厉墨,唐黎《荆棘深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厉墨唐黎小说荆棘深处最新章节

小说:荆棘深处

作者:哲晗

主角:厉墨,唐黎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厉墨和唐黎在一起,一直就是玩玩,唐黎知道。唐黎和厉墨在一起,一直就是为钱,厉墨知道。两个人各取所需,倒是也相处的和平融洽。只是最后啊,面对他百般维护,是她生了妄心,动了不该有的念头。于是便也不怪他,一脚将她踢出局。……青城一场大火,带走了厉公子的心尖宠。厉公子从此断了身边所有的莺莺燕燕。这几乎成了上流社会闲来无事的嘴边消遣。  只是没人知道,那场大火里,唐黎也曾求救般的给他打了电话。那时他的新宠坐在身边。他听见唐黎说:“厉墨,你来看看我吧,最后一次,我以后,都不烦你了。”而他漫不经心的回答,“没空。”  那边停顿了半晌,终于挂了电话。……这世上,本就不该存在后悔这种东西。它啮噬人心,让一些话,一些人始终定格在你心尖半寸的位置。可其实我啊,只是想见你,天堂或地狱。

厉墨,唐黎《荆棘深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厉墨唐黎小说荆棘深处最新章节

《荆棘深处》在线试读

第一章

唐黎今天被人甩了一巴掌。

按照她平时的尿性脾气,本来是应该当场就甩回去的。

可是手都抬起来了,她想了想又没抽出去。

这一巴掌要是真的打出去了,回去和厉墨不好交代。

她撩了一下被打乱的头发,没什么表情,任凭那个女人指着她骂了很多的难听话。

也任凭周围人对她指指点点一脸唾弃。

唐黎还真的不在乎。

女人骂完了,最后警告她,“离我儿子远点,我告诉你,阿墨是有未婚妻的人,你这种骚狐狸,他也只是玩玩。”

唐黎不轻不重的笑了。

谁还不是玩玩呢。

厉墨是,她自然也是。

唐黎没说话,看着厉家夫人带着佣人离开。

在商场电梯口那边,站着一个女人,衣着考究,娉婷而立。

厉夫人过去,好像是安抚了那个女人两句。

女人垂着头,有些委屈的模样。

厉夫人还抱了抱她,然后两个人带着佣人呼呼啦啦的从扶手电梯下去了。

唐黎摸了摸脸颊,这厉夫人下手还挺重的。

她舔了舔后槽牙,现在一侧的太阳穴还嗡嗡作响。

她把掉在地上的手提袋捡起来,不管别人的眼神,转身去了另一处的电梯。

这逛街肯定是没办法了。

顶着半张肿脸,她虽然是不太介意,但是厉墨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

地下停车场,有唐黎的车子。

车子是厉墨给买的,她不懂车,但是也知道,这个车子不便宜。

不过好死不死的,唐黎才走到车子旁边,就又看见了厉夫人。

厉夫人身边的女孩子这次哭了,小声的抽泣。

这停车场现在没人,于是抽泣声就显得那么清晰。

厉夫人似乎挺心疼的,拍着对方的肩膀安慰。

唐黎嗤笑一下,按了车钥匙。

车灯一开,厉夫人就发现了唐黎。

她真的是,恨不得用眼神就能弄死唐黎,恶狠狠地看着她。

唐黎是笑着的,眉眼妩媚飘荡,还冲着厉夫人飞吻一下,然后扭身上了车。

车子从厉夫人旁边开过去。

那站在厉夫人对面的女孩子,她看的真真切切。

这是班素,她认识。

厉墨的未婚妻。

典型的温室小白花。

应该是厉墨喜欢的类型才对。

只是这男人啊,都是不安分的人。

唐黎一边开车,一边把遮阳板放下来,顺势照了照镜子。

这半张脸已经肿起来了,配上另半张,看着可有点惨。

不过唐黎挺高兴的。

她一路回了家。

张婶过来开门都被吓了一跳。

她看着唐黎,“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唐黎径直进屋,“哦,被厉夫人撞见了,赏了我个这玩意。”

唐黎慢慢的上楼去,“我不舒服,先睡下了,吃饭不用叫我了。”

她回了二楼的房间。

知道自己这样,张婶肯定会和厉墨说的。

所以她慢悠悠的换了一身衣服,去卸了妆,又在浴缸里面泡了个澡。

结果从浴室出来,唐黎就停了动作。

厉墨就站在窗口那边,双手插兜,看着外边。

唐黎抿了一下嘴,然后就笑了,“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厉墨转身过来,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一会。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整个人显得尤为的清冷。

他连眉头都没蹙一下,只是开口问,“谁打的?”

唐黎摸了摸现在还红肿的脸,微微撅了嘴,声音也带了一些埋怨,“你说呢。”

厉墨眸色深了深,“班素?”

唐黎赶紧摇头,“不是不是,不是她,是厉夫人,她今天看见我了,然后就……”

她还耸了一下肩,有些无奈的样子。

厉墨这就不说话了。

厉夫人动手的,他这个做儿子的,也没办法。

不过安抚唐黎,其实挺简单的。

厉墨开口,“二十万。”

唐黎心里一跳,脸上依旧不显山露水,回答也很干脆,“可以啊。”

厉墨盯着她多看了两眼,然后从房间出去。

等着房门关上了,唐黎才笑出声音来。

一巴掌二十万,她赚了。

>>>点此阅读《荆棘深处》全文<<<


第二章

张婶过了一会上来,给唐黎送了活血消肿的药膏。也不知道是不是厉墨吩咐的。

唐黎正坐在梳妆台前欣赏自己的这张脸。

好家伙,厉夫人平时看着端庄贤惠的,这动起手来,挺彪悍。

张婶把东西放在唐黎旁边,转身就要走。

唐黎还看着镜子,却也开口说话了,“厉墨呢?”

张婶站住,啊了一下,“先生又出门去了,应该是有应酬吧。”

唐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厉墨应酬一般都很多,他不是经常过来的。她被厉墨养在这个别墅里,其实一个月有半个月是见不到厉墨的。

他们的关系,也和外边传言的有些出入。

唐黎擦了药膏,就去床上躺着。

她很久不曾挨过打了,这冷不丁被抽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不说。这太阳穴还一抽一抽的疼起来没完。

张婶过了一会,又端了饭菜过来。可能是知道唐黎胃口不太好,就给她煲了个汤,拌了个小菜,配上一碗米饭,看着多少还是让人有食欲的。

唐黎爬起来,勉强的吃了半碗,然后就让张婶端走了。

因为头疼,做什么都没心情,她干脆就躺下来睡了。

只是这觉也没睡踏实。

半夜的时候,床上明显有人上来了。

唐黎已经习惯了,她还算是配合。

只是在厉墨抬手要去开灯的时候,她一下子勾着他的脖子,“我脸肿了。”

意思就是不想让厉墨看着这样的自己。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盯着半张肿脸,能做得下去?

可是厉墨还是抬手,把床头的灯打开了。

灯光昏黄。

唐黎赶紧转头,把那半张脸藏了藏。

厉墨盯着唐黎看,还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

唐黎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羞涩。

这张脸什么鬼德行,她自己可是清楚的很。

厉墨盯着她看,看的还挺认真的。

唐黎最开始闪躲,只是过了几秒钟后,她也理直气壮的盯着厉墨看。

这脸是他妈打的,她才不应该心虚。

昏黄的灯光里,厉墨的五官就柔和了很多,他一贯清冷的表情,看着都好像温柔了些许。

唐黎看了半天,然后开口,“厉墨,班小姐那边……”

她话还没说完,厉墨突然就低头亲了上来。

也没什么怜惜不怜惜的,亲的还稍微有些用力。

唐黎知道,那就意思着,她说的话,他不爱听。所以她干脆闭上眼睛,心里有些无奈。

其实唐黎有些弄不懂,厉墨的女人,其实不只是她一个。

她见过厉墨带别的女人出入珠宝店,见过他为别的女人一掷千金。

甚至娱乐圈有个小花,还是厉墨砸重金捧上去的。

除了她,厉墨的情人,一只手应该是数不过来的。

所以这时候,随便找一个估计都比她这个半张猪头脸要强的吧。

想不通这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唐黎闭着眼睛,被动的配合。

她今天其实状态并不好,没这份心思,只不过厉墨是她的金主,她没办法。

好不容易挨到厉墨停了下来,唐黎觉得疼的不只是太阳穴了,她全身都疼。

厉墨翻身,从床上下去,套上了睡裤。

唐黎知道厉墨要去做什么,他每次事毕,都会这么做。

他要去浴室放水了,然后把他自己洗的干干净净。

自然,他是不会管她的。

唐黎有点累,往常都会跟着起来,他泡在浴缸里,她就去花洒那边洗自己。

可是今天她不太想动,所以她只是翻了个身,抱着被子。

今天厉墨没在浴室耽搁太长时间,他过了一会就出来了。

他围着浴巾,因为常年锻炼,腹肌还很明显。

厉墨个子高,这浴巾就显得有点短。

唐黎面对着厉墨躺着,眯着眼盯着他看。

厉墨头发还在滴水,脸上没任何的表情,和刚才在床上看着,完全不一样。

他出来后扫了唐黎一眼,不冷不热的一眼,接着就转身去了衣柜那边。

>>>点此阅读《荆棘深处》全文<<<


第三章

厉墨找的不是睡衣,而是衬衫西服。

这意思,就是不留下来过夜了。

唐黎也没说话,只躺在床上,看着厉墨穿戴好,然后出门去。

他甚至都没和她打一声招呼。

像是过来一趟,只为了在床上发泄这么一通。

唐黎也不觉得难过或者伤心。

他们两个在一起,都是各有目的的。

只是厉墨这么一走,唐黎之前的瞌睡,莫名的全都没了。

她顺手从旁边的枕头下摸出来自己的手机。

看了看上面的时间,这都后半夜了。

这时候出去,也不知道厉墨又是去什么地方。

她盯着手机看了看,上面有一条未读信息。

看时间,应该是刚才她和厉墨纠缠的时候发过来的。

唐黎点开,看了两眼,表情就开始变得不耐烦。

可能是心里有气,她快速的回复了一条信息过去。

这一条发出去没多久,那边的电话就进来了。

唐黎直接接听。

那边的声音很苍老,“阿黎,你这么晚,还没睡啊。”

唐黎有些没忍住,“你要是不给我发信息,我就睡了。”

那边一顿,接着似乎有些尴尬。

过了几秒钟,那边又说话了,“阿黎,小嘉这次也是没办法了,你就再帮她一下吧,她和我说了,这次确实不是故意的,没有钱,这个事情过不去……”

唐黎忽悠一下坐了起来,声音压着,却隐隐的带着愤怒,“她自己摔碎了自己解决,找我干什么,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家里的债务全是我来还,你们现在所有的开销,全是我,唐嘉动不动就各种要钱,你张嘴就找我,我死了你们是不是就不活了……”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这些话,她其实很早就想说了。

她咬牙切齿,“你告诉我,唐嘉为什么跑去商场,试那么贵的镯子,她又买不起,她去试什么。”

那边一下子就没了动静。

唐黎抓了抓头发,“你的看护费,爸那边欠的债,还有监狱那边,所有需要钱的地方,都来找我,我什么日子,你们替我想过么,我不是你女儿么,你怎么从来不替我想想,啊?”

那边隐隐的就传来了哭声。

唐黎更是烦躁。

每次都是这样,每次要钱不给,就只会用眼泪来对付她。

她为什么就摊上了这样的一家人。

唐黎闭上眼睛,虽然咬牙切齿,但最后终究还是败下阵来,“十万,我只能给你十万,多了我没有了。”

电话那边瞬间就没了哭声,声音听起来有些急切,“十万也行,十万也可以。”

紧接着那边又小声的问,“那你能现在打过来么,小嘉一直着急要,钱不到的话,她可能觉都睡不好了。”

唐黎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那边要到了钱就高兴,可是从来没想象,她这十万块钱是怎么来的。

厉墨对她其实很大方了,每个月的生活费,还有购置一些奢侈品的钱,他一向舍得。

只是她的窟窿真的太大。

要不是怕厉墨弄死她,她其实也有想过,要不然再去找个男人算了,反正厉墨也不是经常回来,她的时间那么多。

>>>点此阅读《荆棘深处》全文<<<


第四章

第二天醒来,唐黎先去照了照镜子,脸上的红肿已经消了,但是印子还在。

依稀的还有些泛青了。

唐黎盯着镜子看了半天,有些泄气。

她依稀记得,厉墨之前说,接下来会有个晚宴,想要带她出席。

这下子好了,这张脸,哪里也不能去。

厉夫人这一招用的好,用的妙。

不过,她把自己打退了,以为厉墨就能带着班小姐露面?

她未免低估了自己儿子后宫的储备量了。

即便不是自己,厉墨也还有好多备选。

唐黎也没化妆,直接下楼去吃了早饭。

结果早饭还没吃完,厉墨就过来了。

这倒是让唐黎意外的很,他很少这么早就过来。

唐黎赶紧把头发放下来,遮住半张脸。

虽然知道昨天晚上,该看见的也都看见了。

可是现在清醒的时候这么面对他,唐黎还是觉得有点不太自在。

她从餐厅出去,见厉墨已经把外套脱了。

她赶紧过去,把衣服接过来,“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厉墨把领带松了松,唐黎很聪明,过去帮忙把领带解开。

解开的时候,离得近,她一眼就看见领口处的印子。

不是红唇印,应该是腮红或者粉底。

晕染了一片。

唐黎收了视线,把领带拿下来,搭在手臂上。

厉墨垂目看着唐黎,没什么表情。

唐黎抿嘴,尽量把自己淤青的半张脸藏好。

厉墨盯着她几秒后才开口,“去吃饭吧,我上去休息一会。”

这么早过来就要休息,看来昨天后半夜还是有活动了。

唐黎嗯了一下,把衣服拿到一楼一个房间去挂了起来。

唐黎站在客厅里,等着厉墨的身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口,才转身去了餐厅。

张婶站在餐厅门口,也有些意外,“先生今天过来的有点早。”

唐黎笑了笑,“他上去睡了,今天就不用上去打扫房间了。”

张婶应了一声。

唐黎坐下来接着吃饭。

饭才将将吃完,手机就震动起来。

唐黎拿着手机,去了院子里接听。

电话刚接通,那边就传来唐嘉的声音,似乎有些着急,“姐,你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啊。”

唐黎对唐嘉一点耐心也没有,“打电话过来干什么,直接说。”

唐嘉开口,“姐,那个商场,说是我赔偿不够的话,就报警,这报警也太难看了吧,所以,你再多给我点,我把这个窟窿堵上。”

唐黎嗤笑一下,声音冷冷的,“我们家,害怕什么难看,这人,早就丢干净了。”

唐嘉在那边一噎。

唐黎吐了一口气出来,“我没钱了,十万块都给你了,妈这个月的看护费我还没付,爸那边我也还没打钱,没办法了。”

唐嘉有些着急,“姐,你难道要看着我坐牢么?”

唐黎闭了闭眼,“你要是坐牢了,我也每个月给你打钱,和给咱爸的一样多,放心吧。”

说完,唐黎就挂了电话。

她在原地等了一会,感觉厉墨应该是睡了,这才回身慢慢的上楼去。

房间门关着,唐黎站在门口,听了听里面的动静,这才轻轻的开门。

屋子里的窗帘是拉起来的。

但是厉墨没睡,他靠在床头,整个身形隐在了暗色中,只余下手里的手机发出一点光亮来。

唐黎被吓了一跳,她有些尴尬,“你没睡啊,我过来拿个手机充电器。”

厉墨没回答她,他只是在手机上点了一下,然后里面就有一段语音播放了出来。

语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甜美又有些娇弱。

女人说,“阿墨,有点想你了,你现在能不能过来。”

厉墨把手机关了放在一旁。

他从床上坐起来,先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下床。

唐黎比较贴心,赶紧过去把窗帘拉开。

厉墨没看唐黎,去了衣柜那边,找了一件干净的衬衫出来,三两下就把身上的脱下来。

唐黎想要过去把他的衬衫接过来。

结果厉墨甩手就把衬衫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上,“不要了,脏了。”

唐黎垂目,看了看垃圾桶上的衣服,说了句知道了。

厉墨穿上衣服,开门出去。

走到门口才又停了下来。

他半转身,“你的脸如果能好,晚宴还是你和我过去。”

唐黎眨了眨眼,马上就笑了,“好。”

>>>点此阅读《荆棘深处》全文<<<


第五章

唐黎等着厉墨出去,就走到窗口。

从院子里能看见,厉墨走到车旁,拿着手机,发了一段语音出去,然后等了等又听了一段语音,随后才上车。

唐黎手放在窗台上,指节轻轻地敲了两下,嘴角勾着一个浅浅的笑意。

刚才手机里那个女人的声音,不是班素的。

想来应该是厉墨身边别的女人。

厉墨是真的不怕她吃醋胡闹,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她面前播放另一个女人的语音消息。

他还真的是……

没把她放眼里。

一直到厉墨的车子开出去,唐黎才转身回到化妆台那边,她把昨天张婶送过来的药膏又涂了一遍。

只希望这张脸赶紧好起来,她不能放过和厉墨出席任何一场高端晚宴的机会。

倒不是为了在别人面前露脸,她露脸的次数已经不少了。

青城的上流社会人士,谁不知道,她是厉公子的心尖宠,但凡什么大型的宴会,陪在厉墨身边的人一定是她。

外边那些莺莺燕燕,都是逢场作戏,只有她才是厉公子手心里的宝。

唐黎把药膏放好,嗤笑一下。

其实她和厉墨啊,连逢场作戏都不算。

她之所以愿意陪着厉墨出席那样的场合,真的只是因为,厉墨实在太大方,每次参加晚宴的行头都是高定的,珠宝首饰也都随她买。

厉墨金钱方面,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大方。

离开厉墨,她再想找一个这么愿意给她花钱的,着实是不容易了。

唐黎收拾妥当,把手机拿过来,卡里的钱不是很多,攒了这一个月了,也将将够还这个月的欠款。

把钱转出去,唐黎把手机扔在床上。

外边的人都羡慕她,觉得她的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吃喝不愁。

可没人知道,她特么现在过的有多憋屈。

唐黎在梳妆台这边坐了一会,结果就听见院子里面突然开始吵吵闹闹起来。

她起身,去了窗户那边。

呦呵,还找到家里来了。

厉家夫人带着一个佣人站在院子里,作势要往这屋子里冲。

张婶一个人在下面拦着,明显是有些力不从心的。

唐黎笑了笑,昨天被抽了一巴掌,不过是看在厉墨的面子上,她忍了下去。

厉家夫人莫不是尝到了甜头,还上瘾了?

唐黎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下楼去。

她走到楼梯上的时候,厉家夫人就看见她了。

厉家夫人一看见唐黎,表情就开始狰狞起来,“狐狸精。”

唐黎笑了,“这么夸我,我还真的不好意思。”

厉家夫人呸了一下,“臭不要脸的,你说,是不是你在阿墨这边说了什么,让他去找了素素发脾气,唐黎,我没想到你这么不识趣,昨天那一巴掌还没把你打明白是不是。”

唐黎笑了,施施然的下楼来。

她还真的是不怕,过来走到门口,抱着肩膀靠着门框,“厉墨去找了班素?啧啧,我是真的没想到,厉墨居然爱我到这个地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吹吹枕边风,直接让他和班素取消了这个婚约。”

>>>点此阅读《荆棘深处》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