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西夷盛钰)痛吻小说免费阅读_盛钰孟西夷痛吻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痛吻

作者:水无伶

主角:孟西夷,盛钰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孟西夷是污水,是烂泥,还总想着把手伸到盛钰身上。 - 弃恶从善不是我本性,与我对你的爱欲,一同认命。
(孟西夷盛钰)痛吻小说免费阅读_盛钰孟西夷痛吻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痛吻》免费阅读

第一章

下沙镇上,因为过节的关系,人很多。

孟西夷和朋友们走散,累了蹲在小卖铺门口,拧开随身带的水壶。

斜对面是车站,一辆大巴停住,下来两个人从大巴上搬下来几个行李箱。

东西搬完了,才走下来一个年轻的身影。

黑色麻制衬衫,松松垮垮穿在他的身上,灰裤子看着很普通,但裹着的双腿很长,脚上踩着一双板鞋。

他的身型比例很好,还很有钱。

因为那鞋孟西夷在网上见过,七万打底。

当时她在网咖里,对着这双鞋的图片毫不留情地嗤笑,说:“哪个人傻钱多的会买啊?”

这还没过多久,就亲眼见着了。

先下车那几个人在跟他说话,男人低头看着手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衬得他优越的侧脸线条料峭冷漠。

好冷淡哦。

孟西夷看着他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心有些痒。

她拧上瓶盖,寻思着要不要找个理由过去,就见那男人抬脚踹倒面前一个人。

他瞧着冷峻削瘦,可劲好大。

地上那人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孟西夷舔了下唇,心里又想,凶得好带感。

挨了踢的人什么话也没说,低着头恭恭敬敬地把他的行李箱搬上一辆小面包车。

等她过了马路,男人已经上了面包车。

就是臭着脸,看着心情非常差。

孟西夷急急忙忙拦下一辆三蹦子,“叔,你跟着前面那辆小面包。”

小面包一路从镇上开到下沙里,比镇子还要低一级的地方,水泥路,路边的绿植上堆着厚厚的尘灰。

孟西夷很疑惑,前面车上那人,肯定不是她们这的。

那模样,那股子养尊处优的劲头,约莫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少爷。

就连给他拎行李的那两个,都像是大城市的人。

想想他们坐的那辆大巴,除了他们几人也没有别人,明摆着是包车来的。

小面包七拐八拐,停在一家宾馆前面。

孟西夷怕被他发现,坐在车里看着他进了宾馆,才下车。

她跟这里的前台认识,打听男人名字的时候,前台小妹对她挤眉弄眼,“这位是老板安排过来的,姓盛,叫盛钰。你可真会看人,一盯就盯着个少爷来。”

孟西夷在心里重复一遍这名字,冲她招招手,靠在她耳边道:“帮我个忙呗……”

楼上,盛钰看这房间哪哪都不顺眼,憋了一肚子火气。

哪里知道这已经是下沙里最好的宾馆最好的房间了,一年到头都没几个人舍得住。

到这个破地方一路过来弄了他一身汗,现在只想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说。

盛钰走进浴室,懒得一颗颗解纽扣,直接把衬衣从头脱下来。

他伸手捋了把头发,打开淋浴,滴了几滴水,就没了。

停水了。

盛钰搭着腰,被气笑了。

忍着身上难受的汗,盛钰给前台打电话,语气凶得不得了。

不到五分钟,门被敲响。

盛钰看着手机去开门,然后径直往回走,回到空调前面,嫌弃道:“你们这什么地方还能没水,赶紧给我换间房。”

孟西夷反手关上门,看着他的白皙精瘦的后背,眼睛一眨不眨,感觉血液沸腾翻涌,克制着说:“我们这很少有人住这样的房,所以别的都没收拾。”

乍一听到年轻女孩的声音,盛钰侧首看过去,似笑非笑,“那你是来干嘛的?”

“给你修水管,”孟西夷扬一下手里的工具箱,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好像是你这一间房出问题了。”

盛钰挑了下眉,“你,修水管?”

他的目光扫过孟西夷细瘦的胳膊,又重新落回她的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很难不让人猜想她的年龄。

“别看不起我哦,”孟西夷接受着他的打量,笑眯眯的,“我技术很好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点此阅读《痛吻》全文<<<


第二章

盛钰因她的话顿了下,后者好像什么也不知道,拎着工具箱钻进浴室。

只是进去前,视线往他腰腹上瞟了一眼。正光着上半身,那薄薄的腹肌和紧致的身体线条更给他加分了。

孟西夷明艳艳地笑,不吝啬地夸赞道:“身材真好。”

盛钰笑着,微眯了下眼睛。

进去没多久,她就在里面喊:“先生,你能进来帮我个忙吗?”

盛钰放下手机走过去,孟西夷蹲在地上,弯着腰在检查洗手池下面的水管。

她的上半身往前探,短袖跟着往上缩,露出一截小腰。薄薄的,肤色比露出的胳膊和脸比起来有些明显的色差,像白透的玉脂。

说实话单是这样,引不起盛钰多少注意。实在是她一点也不干瘦,在外面他错看了,她应该很有力气,带着种张扬的野性。

很容易让他联想到草原上肆意奔跑、桀骜难驯的野马。

盛钰觉得自己实在不是正人君子,在这间狭小的、有些闷的浴室里,身上还有着薄汗的黏腻,他那些有的没的念头都有几分压抑。

“要我干什么?”盛钰问。

孟西夷对着水管,手上拿着扳手,说:“开一下水,看看有没有。”

盛钰上前一步,打开水龙头,水却从下面的水管呲出来。

水量很大,水管开得口子角度很刁钻,全部呲到盛钰身上。

即使他反应很快地关掉,裤子也前面也湿了一大片。

灰色的运动裤,沾上水之后都被染成黑色,湿哒哒的贴在身上,凸显出一块起伏的地。

“对不起对不起!”

孟西夷侧着身子,嘴上说着道歉的话,神情也很诚恳,眼底却是几分狡黠的笑意,“我以为修好了呢。”

她伸手拽下来旁边的毛巾,递过去,“快擦一擦。”

盛钰没接,抬起手掌摁住她的脑袋,微微笑着,有种意味深长的意思,“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真的不知道,没想到这么巧。”

孟西夷说着,眼神光明正大地飘过去看了眼,“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要我帮你吗?”

她还蹲在地上,看起来没有一点认真道歉的样子。

盛钰觉得自己被她耍了,身上的湿凉让他很不耐烦。扯过毛巾,随便擦了几下,居高临下地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他非投诉她,让她滚蛋不可。

孟西夷眼巴巴地望着他,“我叫孟西夷。先生,你别投诉我,我家里有两个弟弟还在上小学,爸瘸了,妈死了,全家就靠我一个人挣钱养活。”

盛钰在揣摩她话里的真实性。

因为她此刻又看上去很乖,完全不见方才的大胆和圆滑。

盛钰见过很多种人,有钱的,没钱的,孟西夷完全属于后者。

洗的薄薄的短袖,或许本来质量就不好,衣领有些松,处处透漏着她这一身,也不会超过两百块。

亏得她的皮囊长得很好。

漂亮的人可以有外在的加持,要是没有,也不会觉得可惜,反倒会滋生出另一种怜爱。

孟西夷看他不说话,又说:“只要你不投诉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点此阅读《痛吻》全文<<<


第三章

“做什么都行?”盛钰轻笑一声,逐字反问。

孟西夷目光直勾勾,“对呀。”

饱含着无限令人遐想的可能性。

盛钰抬手,指尖擦到她的下唇,勾起她的下巴。

姿态挺暧昧的,可他左看看,又瞧瞧,最后说:“可惜了,我对随便凑上来的人没兴趣。”

盛钰姑且信了她的话。收了手,把身上的水擦个大概,出去前深深瞥她一眼,“修好赶紧走。”

孟西夷也不气,抿了下唇,又恢复了原来的嬉皮笑脸的样。

这回她很快出来,还不忘跟盛钰说一声,“修好了。要不要留个号码,要是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找我哦。”

盛钰拿好换洗的衣服,不打算理会她。

孟西夷耸了下肩,对他挥挥手,笑着跟他说再见。

出了门,孟西夷哼着歌回到楼下。

小婄还在前台守着,见到她下来连忙问:“怎么样啦?”

孟西夷把工具箱还给她,把刚才的事三言两句说了。

小婄听完,惊讶,“啊?那间房的水管真坏了吗?”

她明明只是帮着停了一会水而已。

“没有,我给弄坏了又修好了。”

“那你给他裤子弄湿了,怎么样,有没有看见什么……不得了的?”

孟西夷抓了把旁边的瓜子吃,仔细回想了下,含糊地说:“挺不得了的。”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没忍住露出饱含深意的笑。

小婄说:“那你这不是惹到他了吗?你别惹他们有钱人。”

“他说要投诉我,投去呗。”孟西夷压根不以为意,反正她又不是真的修理工,“记住我就行了。”

孟西夷还有事,没多跟小婄瞎聊,“今天谢谢你了,有什么消息再跟我说,等你休息了我请你吃饭。”

她从宾馆离开后半个小时,盛钰收拾完下楼。

一件白色的短袖,黑裤子,简单到没有任何亮点,偏偏在他身上都透着股矜贵懒散的劲。

小婄从柜台那偷偷瞄他,不过很不巧,被逮着个正着。

看着他往这边走,小婄连忙低下头,假装在看手里的登记册。

盛钰屈指在柜台上敲了敲,问:“你们这的负责人在哪?”

小婄想到孟西夷说的他要投诉她,正想帮她说点什么,老板就从另一边过来了。

盛钰直接去和老板说话。

他们两个人站的位置离柜台不远,小婄竖着耳朵听。

听见盛钰提到孟西夷的名字,但其他的实在听不清内容。

不知道盛钰接下来和老板说的是,“你们这个员工,给我添了不少麻烦,扣她两个月工资不多吧?”

盛小少爷也是仁慈了,到底还是说话算话,只是扣她俩月工资而已。

对于她那样的人来说,就算只是扣两个月工资,也不得了了吧?

盛钰在心里冷笑。

老板听完,一脸古怪道:“可是,她不是我们这里的员工啊,她不在这上班。”

盛钰想了下,顿悟,冷笑这回直接表现在脸上了,眉眼间有几分冷冷的狠意。说:“哦,是吗?那你不用管了。”

>>>点此阅读《痛吻》全文<<<


第四章

孟西夷坐在网吧机子前,完全心不在焉,手上操作的游戏人物不知第几次死了。

惹得季明乐在买装备的间隙伸着脑袋问她:“你今天怎么回事,这种局你也能死六次?你要是再死我们就输了!”

“怎么办,小明,我心里有人了。”

惊得季明乐一抖,烟灰掉在腿上,他飞快地抹掉,再看游戏,已经无力回天。

他索性把鼠标键盘一推,不玩了。

“你刚刚说啥?”

孟西夷眼睛盯着屏幕,注意力却完全不在上头,“我开玩笑的,就是遇到个挺特别的人。”

要是季明乐问,哪特别,她估计会说,特别有钱,特别好看。

但季明乐没问,他根本想不到会有那种人来他们这,只是说:“怪不得上午找不到你的人影,跟哥说说,什么人?”

“现在说不好,等有进展了再告诉你。”

“我去,你还会矜持呢。”

孟西夷差点把鼠标扔他头上,威胁,“晚上不帮你忙了。”

“别啊!”季明乐一把搂住她的胳膊,“晚上你得去,你得帮我报仇!我连你的战袍都准备好了!花了我好几百块钱呢!”

说不去了也就是嘴上说说,到了晚上,孟西夷跟着季明乐去了他们这里的一条酒吧街。

其实也就是几间开在一块的酒吧,这里都是些很年轻的人来,十五六岁的也有,地方不大,挺乱的。

季明乐跟这里的老板熟悉,借了更衣室给孟西夷用,让她换“战袍”。

他在外面守着,孟西夷打开袋子的时候,脸一片红一片青,最后黑了,“小明!你买的什么玩意!”

“你穿啊,你能穿,快快快,人马上来了!”

迫不得已,孟西夷一边骂他,一边把衣服换上。

出去前,孟西夷把成天夹在脑后散乱的长发放下来,梳齐整了,才开门。

季明乐一把拉住她往外走,“等会我们就站在门口,莉莉来了你就跟我演戏,我非让她知道没有她我也能找到更好的!”

结果俩人在门口喂了半天蚊子,也不见人来。

孟西夷在发飙的边缘,实在是这条裙子露的地方太多了,都被蚊子咬了。

她忍着挠了挠后背,气道:“不等了,进去。”

“别别,哎,她来了来了。”

季明乐拉着她不让她走,顺道抽了根烟出来给她。

孟西夷不会抽,但做做样子还是可以的,边点烟边说:“我是不是该搞个纹身贴身上?”

莉莉已经走过来了,看见他们两人,一愣,“季明乐!你什么意思?”

“你看不出来吗?我女朋友。”

都不用过多的介绍,孟西夷在下沙里是顶漂亮的,也就是人穷了点,但这里的小姑娘,都不是很有钱,最在意的还是外表。

莉莉的脸很容易就气红了,因为她跟季明乐分手,有赌气的成分在,就想作一作,没成想他这么快就有新欢了。

“你无缝衔接,脏死了!”

“别,我又没碰你,我最喜欢的还是宝贝,其实我一直给我宝贝守身呢。”

季明乐说着,转过头凑近孟西夷的脸,“来,宝贝,亲一个!”

孟西夷的手在暗地里掐他的腰,弄了个借位,假笑着配合他。

莉莉眼红地冲上,来把两人分开,眼泪往下掉,“你个死渣男!”

>>>点此阅读《痛吻》全文<<<


第五章

“就许你渣是不是?”

孟西夷靠在季明乐肩膀上,委委屈屈地演戏,“宝贝,她抓得我手好疼,你快给我吹一吹。”

季明乐立马照做。

这还不够,季明乐给孟西夷吹完,还特意说:“可心疼死我了,给我亲亲。”

孟西夷靠在他怀里,被他握着手,演得你侬我侬的正上头,余光瞥到一抹身影。

四周的灯光不太亮,红的绿的混杂着,晃得让人眼疼,也抵挡不住孟西夷一眼认出盛钰。

盛钰抄着兜,站在那目睹了全程。

小酒吧门口就一丁点大,她跟季明乐站在这,门口的路挡了大半,不论来谁,都要往他俩身上看上一眼。

尤其是孟西夷。

穿着黑裙子站在那,长发微卷,单手抱着手臂,手里夹着烟。

又冷又艳。

盛钰也免不了去看她。

他没想到,他只是觉得太无聊,所以出来逛逛,也能在这种地方碰上白天那个小骗子。

他走过来,看向孟西夷,“你男朋友?”

莉莉还在这,孟西夷不想回答也得演到底,点头,“是啊,你看不出来吗?”

跟着跟季明乐拉开距离,站直了。

闻言,盛钰恶劣地说:“那他知道你上午跑进我的房间吗?嗯……技术不太好,把我的裤子弄湿了不能穿。”

说着,他还往下面看了眼。

他这话说得很有歧义,故意的。

季明乐霎时扬高声音:“你说什么?!”

盛钰满意地笑了笑,眼睛很黑很亮,又带着误导地说:“你女朋友,挺主动的。”

季明乐扭头盯着孟西夷,连莉莉都不哭了,看着这边,“好啊季明乐,这就是你的宝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嘛!”

宝贝俩字,她从牙缝里咬出来的。

说完她狠狠瞪了眼孟西夷,转身就走。

孟西夷头有点疼,她状似娇嗔地拍了下季明乐,“你还不去帮我解释清楚,她要是跟别人说了,别人怎么看我呀?”

然后咬紧牙关,用只能他俩听见的声音小声说:“快去,她要是真乱说,我饶不了你。”

季明乐抖了一抖,好奇看了看盛钰,不得不听话地去追莉莉。

孟西夷专门给他支开的。

她挪了一步,挡在盛钰跟前,“你刚刚干嘛那么说,上午我都还没做什么,你这么说,我好亏。”

离近了,盛钰才发现她身上这件裙子的特别之处。

领口开得很低,V字中间只有一根一指宽的布横挡着。

若隐若现,半遮半掩,引人遐想。

肩带是两根绳系得蝴蝶结,裙摆也不长,遮着大腿,露出来的腿又直又长。

纤细的手指间还夹着烟,颇有风情。

和白日里盛钰见到的那幅模样,相差甚远。

盛钰勾着笑:“你还想做什么?”

孟西夷把烟丢了,手放在他的胸口处,人也跟着贴近,放轻声音,道:“有很多能做的呀。”

“你男朋友刚走。”

“他呀,他不太行,还在外面拈花惹草,我早就跟他说分手了,是他死缠烂打。”

孟西夷在心里跟季明乐道歉,她都帮他忙了,他牺牲一点也没关系,“你应该懂的吧?”

盛钰看她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我不太懂。”

“怎么会呢,”孟西夷笑得可甜了,“毕竟你看起来,可行了。”

>>>点此阅读《痛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