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良婿(西北射天狼)全文免费阅读_(陈六七,陈老九)麻衣良婿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麻衣良婿

作者:西北射天狼

主角:陈六七,陈老九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八岁那年爷爷带我上山,并且让我发誓不能下山,结果爷爷死的那天,一个老头把我扛下了山。下山的开始,迎接我的便是躲不开的宿命。

麻衣良婿(西北射天狼)全文免费阅读_(陈六七,陈老九)麻衣良婿最新章节列表

《麻衣良婿》在线试读

第一章

我出生在西北的一个山村,直到爷爷去世那天,我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带着我搬到山上生活。

因为……我出生那天被村里所有人认为是不祥之日。

听我爷爷讲,我家以前是村里的大户人家,可以说是村里的首富。

但自从我出生那天开始,一切就都变了。

我是在中元节那天晚上出生的。

这一天,本来就有很神秘的色彩,而我出生那一天还发生了很多事情。

在我出生那天晚上,有一个穿着大红袍子的女人骑着白马来到了我家门口。

那个女人非常漂亮,当时还引起了很多人围观。

可接下来又有一个老头赶着驴车走过来,吓坏了所有人。

因为那头驴开口说话了。

“这些人能看见咱们。”

一头驴说了这样一句话,吓的所有人四散奔逃。

后来有胆子大的人悄悄往我家的方向打量,又看到了很多古怪的事情。

我家的房顶上爬满了猫,红的、黄的、灰的总之很多。

按理说,有猫在的地方,老鼠是不敢出现的,可当时有数不清的老鼠从四面八方赶来。

这些老鼠就聚集在我家门外五十米的地方,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家的院门。

还有水桶粗的蛇,手臂粗的蜈蚣,那天吓坏了不少人。

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聚集在我家门外,房顶,眼里充满了渴望。

没有人知道这些东西渴望什么。

就在这一天,我降生了。

那个时候,村里生孩子都是找村里的医生。

村里的人对于村里的医生,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而我们村的医生,确实有真本事。

但那天,出事了。

难产……我出生的第一天就成了没妈的孩子。

生孩子,尤其是生男孩本该是喜庆的事情,可那天我家里没有人能够笑的出来。

而第二天,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我家门口停着一匹吗,纸马,纸马上坐着一个穿大红袍子的纸人。

后来,我家就一直出事,总之就是诸事不顺。

我家之所以能够成为村里的首富,是因为我爸在附近山上开了个小型的石矿矿场。

结果,在开采的过程中,挖出了宝贝。

金子……

这本来是我家摆脱厄运更加发达的绝佳机会,但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

我家石矿出金子的这件事被县里的恶霸知道了。

结果可想而知,巧取豪夺。

那年,我八岁。

九十年代,我们那边是比较乱的。

我亲眼看着我爸被人活活打死。

打死我爸的人跑了,而幕后的黑手却开始经营金矿。

村里很多人也因为金矿发家致富,只有我被爷爷带到了附近的一座山上。

爷爷的手很巧,搭建了一个茅草屋。

一年四季,我和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不让我读书识字,也不让我下山,每年我们就靠着开垦出来的地种点粮食蔬菜。

自产自销,饿不死,但也绝对吃不好。

尤其是冬天,经常一天吃一顿饭。

哪怕这样爷爷也不让我下山,他自己也不下山。

我问过爷爷,为什么不让我下山。

爷爷说和我的名字有关。

说到我的名字,一直让我有些不理解,我叫陈六七。

这是爷爷给我起的名字,直到爷爷死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

爷爷说我是应劫而生的人,来世上一遭是为了断六欲,斩七情。

七情六欲就是我的劫难。

所以他一直不让我下山,怕我被外面的世界诱惑,那样我的劫难就会更厉害。

会死的很惨很惨,并且永世不得超生。

爷爷说,只要我一辈子老老实实的在山上生活,就能成功渡过劫难。

从而进入一个超脱的世界。

还有一件事,爷爷一直不让我提起爸爸。

一旦我说这件事,他就会骂我,并且让我发誓不能想着为爸爸报仇这种事。

哪怕报警这种事也不要想。

我真的很难理解,虽然爷爷不教我认字,但我感觉生为人子,看着父亲被人打死,总要做点什么。

我心里一直是愤怒的。

但爷爷说,只要我报警,就沾了因果,劫难就会如期而至。

到时候想躲都躲不了。

我不信这些神神道道,总感觉爷爷骗我。

直到爷爷临死的那天,我才发现我错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

原来……爷爷本身就不是普通人。

爷爷死的这天,一架直升机出现在山上,然后降落在茅屋前。

强大的风,把茅草屋吹的七零八落。

一名和我爷爷年龄相仿的老人从飞机上下来后直接跪在我爷爷面前。

这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体面人,他穿的衣服非常漂亮。

我八岁之前在村里也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衣服。

后来我才知道那叫西服。

就是这样一个体面人,跪在我爷爷面前,求我爷爷成全。

并且拿出了一纸婚书。

“陈先生,这是咱们祖上就订下的婚约,六代人了,咱们两家都是儿子。”

“六七这一代,他是男孩,而我有孙女,这门婚事你必须应下来。”

“我找了你二十二年了,现在让六七和我走吧。”

我懵了,这个体面的人是来找我的,并且要把他孙女嫁给我。

在体面的老人说完后,爷爷的脸色很难看,“祖上订下的婚事,悔了确实不好看,但你也知道六七是应劫而生的人,他不能下山,这辈子也不能娶妻。”

听到爷爷的话,我非常难受。

我凭什么就不能娶媳妇?

“陈老九,你别怪我跟你翻脸。”

跪着的体面人站起来,目呲欲裂。

翻脸比翻书还快,那种愤怒,就好像我爷爷挖了他家的祖坟一样。

他继续吼道:“祖上订下这门婚事的原因你不是不知道,如果六七不娶我孙女,我孙女会死,我家也就绝后了。”

这句话让我心中充满了疑惑,为什么我不娶他孙女,他孙女会死,更不理解他家怎么就绝后了?

难道我娶他孙女,有孩子了还要跟他孙女姓吗?

我爷爷声音非常冷,“命数变了,如果六七娶你孙女,六七就完了。”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听出了关键的问题。

我和体面人的孙女,必须死一个。

这让我非常郁闷。

“陈老九,我现在是想把六七请过去,你也能体面的到场喝杯喜酒。”

“你如果不答应,那我就抢人了。”

“现在,山底下已经有不少人,你掂量着办。”

“呵呵……”爷爷的笑声非常冷,“你当九宫神算这四个字是白给的吗?”

“见过白天起尸吗?”

爷爷的话音落下,恐怖的一幕就此发生。

一只青黑色的手,突然从茅屋旁的土里伸了出来。

长满尸斑的手,吓得我差点尿裤子。

随后,又一只手从土里伸出来,接着两只手用力在地面一撑。

一具尸体就这样从地底爬了出来。

我没想到,有这样一具尸体一直在茅草屋旁的地底下。

而当尸体站直之后,我彻底傻眼了。

这具尸体,身上有很多伤口,那张脸上也有很多伤口。

但哪怕如此,我还是认出了这具尸体。

这是……我爸。

我八岁那年被打死的爸爸,从地下爬了出来。

“你想带走六七,还是想让六七的父亲带走你,自己选。”

我每次想起爷爷这句话,都感觉逼格高到不行。

但我现在心里怕的要死。

虽然我很想念我爸,但他真的从地底爬出来,我只想让他早点爬回去。

体面的老人脸色也非常难看。

“陈老九,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六七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你宁愿把他一辈子困在山上,也不放他离开?”

“你真忍心看着我孙女惨死吗?”

“我可以不接六七走,我把轻柔送过来可以吗?”

显然,体面老人让步了,而我也知道了和我有婚约的女人叫轻柔。

“不行。”爷爷说的斩钉截铁。

“好……好……好……”

体面老人连续说了三个好字,他愤然转身上了直升机。

“陈老九,今晚咱们比个高下。”

“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带六七走。”

说完,他回到直升机,隆隆的巨响中直升机飞走了。

我心里有些堵的难受,感觉今晚肯定有大事要发生。

>>>点此阅读《麻衣良婿》全文<<<


第二章

那个老人离开后,我一直盯着爷爷。

我八岁上山,今年二十二岁,在山上整整呆了十四个年头。

平时爷爷不仅不教我读书识字,基本也不怎么和我说话,这导致我说话的能力也很弱。

我张了张嘴,很难把心里想到的事情完整的说出来。

最后只汇聚成两个字,“爷爷……”

爷爷看着我,“不要多问,记住我的话,不管今晚发生什么,你都不能下山。”

“一定要答应我知道吗?”

我从来没见过爷爷这种表情,他的语气非常郑重。

我用力点了点头,嘴里蹦出一个字,“好。”

爷爷继续说道:“就算我今天晚上死了,你也不能下山,更不能想着报仇。”

我顿时就感觉非常难受。

爷爷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在今天之前,是我这十四年人生里,唯一见过的人。

我有很多话想说,但越着急我越说不出话。

爷爷似乎能够猜到我想说什么,他慈祥的看着我,“悔婚本来就是咱们家不对。”

“就算我被吕老头打死了,你也不能记恨,这是我的因果。”

“是我不遵守承诺的报应。”

“可为什么要打呢,我下山不就行了吗,爷爷我想你活着。”

这是我的心里话,可我不能顺畅的表达出来,只能干着急。

爷爷看着我,“六七,我知道你心疼爷爷,但有些事必须有人做。”

爷爷几次让我保证不下山,我反复答应之后,他的脸色缓和了很多。

这一天,爷爷破天荒的下山了一次。

被留在山上的我看着远处怔怔出神。

爷爷中午的时候回来,手里提着不少东西,有猪蹄、羊腿、熏鸡还有一坛子酒。

我已经十四年没有吃过这样的好东西,看到爷爷手里的东西眼里都冒光了。

中午,我和爷爷大快朵颐,吃的非常痛快。

因为吃到好吃的,我心里的担心也少了很多。

下午的时候,我和爷爷一起把茅草屋收拾好。

其实,我是有些怕的。

因为我爸出来后,就一直守在茅草屋旁。

青面獠牙,我根本不敢多看。

但看着重新搭建好的茅草屋,我知道以后还要住在这里。

修好茅草屋之后,爷爷把我叫到了身前。

他示意我坐下。

当我坐好之后,爷爷语重心长的说道:“记住,千万不能下山。”

“就算吕老头把他孙女送到山上,你也绝对不能碰那个丫头。”

我郑重点头。

我刚刚点头过后,整个人都傻了。

只见我爷爷突然拿出来一把匕首,这应该是他上午下山带回来的。

接着我就看到爷爷把匕首横在脖子上用力一抹。

我和爷爷面对面坐着,有血溅到我脸上。

在这一刻,我的大脑是空白的。

我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爷爷为什么自杀?

他刚刚还说的好好的,他为什么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

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就以这样令我难以接受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是说好了要和吕老头打一架吗。

现在还没有到晚上,爷爷为什么自杀?

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自杀,但我心里恨那个姓吕的。

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爷爷绝对不会自杀。

不知道过去多久,旁边的响动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爸正在用手挖坑。

他的一双手比铁锹都好用,没有多长时间就挖好了一个坑。

很快,我爷爷被我爸拖进坑里,山上多了一捧黄土。

早上的时候,我面对青面獠牙的父亲,心里充满了恐惧。

可这个时候,看着坐在我身旁的父亲,我心里不怕了。

他成为了我现在心里唯一的寄托。

哪怕……他是一具尸体。

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不会再死了吧。

只是不知道他吃不吃东西。

“爸,你想吃什么?”

我努力说出一句话,想要用说话这种方式,打破那种令人窒息的心痛感觉。

尸体当然不会说话。

我爸只是在一旁坐着,似乎是守护我一样。

这让我心里多少好受了一点。

我看了看刚刚多出来的那个小坟包,我甚至希望爷爷能够爬出来。

到了晚上,我没有心思吃饭。

一个人,一具尸体坐在茅屋旁,安静的吓人。

今天的月亮特别圆,我呆呆的看着月亮,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

不知道过去多久,我听到身旁有响动。

只见我爸站了起来,他走到我面前,面朝山下的方向。

他的这种举动,让我回过神来。

我向山下看去,借助月光我看到了一道身影。

吕老头的身影。

他没有穿西服,而是穿着类似于道袍的东西。

衣服上,有阴阳鱼的图案。

在他背后,背着一把剑。

有点我小时候从电视里看到的得道高人的味道。

可我看到他之后,眼里如同要喷出火来一样。

我恨他。

如果不是他,我爷爷根本不会死。

他夺走了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我有一种冲过去用拳头砸死他的冲动,但爷爷说过我不能记仇,更不能报仇。

我想,爷爷自杀肯定也和我的事情有关。

我不能让他白死,所以我只是看着吕老头。

他站在远处看着我,“六七,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跟我走吧。”

我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他。

能够克制住动手砸死他,对我来说已经很难。

那种恨,让我心里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我紧握着拳头,心里想着只要他敢继续向前走,我就和他拼命。

“你爷爷因为你死了,你想让我也死吗?”

吕老头再次开口了,“陈老九不想让你沾因果,可人生在世,谁又能不沾因果呢。”

“他为了你死了,这就是因。”

我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也不想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弄死他。

“哎……”

忽然,吕老头叹息了一声。

他迈步继续向前。

我蹭的一下站起来,吕老头背着长剑,可我心里不怕。

我在山上,没有读过书,没有认过字。

平时和爷爷种地,闲着的时候我用不完的精力,全部用在打拳上。

别看我有点营养不良,但一拳砸趴下一个老头还是有自信的。

哪怕他背着剑,我也不怕。

可爷爷的嘱托,让我保持了最后的一点理性。

这也和吕老头刚才的话有关,爷爷为我死了,如果我现在冲动报仇,爷爷的苦心就白费了。

我重新坐下,吕老头继续迈步向前。

他步步向我走来,我只是盯着他。

相距十米左右的时候,我爸动了。

他向前踏出一步,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声音。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因此害怕。

但现在,我心里只有感动。

死了十四年的父亲,如今从地底爬出来保护我。

吕老头没有因此停下脚步,他继续前行。

“六七,我是肯定要带你走的,你和轻柔的姻缘早就注定好了。”

我不答话,吕老头又走近了一些。

这时我爸突然冲向了吕老头。

我心里出现了一股奇怪的感觉,我感觉此时的父亲非常愤怒。

就如同所有护犊子的家长得知自己的孩子被欺负之后一样。

他的愤怒,却让我感觉心里暖暖的。

爷爷走了,我还有父亲。

哪怕他只是一具尸体。

可就在这个时候,令我愤怒到极点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时候的我,不知道什么叫一剑光寒十九州。

但我看到了非常霸道的一剑。

吕老头反手拔剑,月光下……剑光清冷。

我爸的人头落地,原来尸体还可以再死一次。

“我杀了你。”

我疯了一样冲向吕老头,他不仅害死了我爷爷,还夺走了我唯一的陪伴。

我要和他拼命。

什么不能报仇这些被我抛到九霄云外。

我爸已经死了,这是鞭尸,虽然这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这个词。

可我的愤怒,再也克制不住。

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从天际传来。

>>>点此阅读《麻衣良婿》全文<<<


第三章

本来晴朗的天,突然就黑了下来。

瓢泼大雨毫无道理的倾泻而下。

刚刚那一声雷霆的炸响就出现在我耳边,一道闪电似乎落到我身后。

我下意识的回头,又一声可怕的雷声传来。

接着一道闪电再次落到山上,借着闪电的亮光我看到了令我愤怒异常的一件事。

我爷爷的坟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漆黑的深坑。

里面……尸骨无存。

我整个人都懵掉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但感觉应该不是。

又开始怀疑这是吕老头的手段。

可人能够招来天雷吗?

就在我发懵的时候,吕老头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本能的抗拒,心思也在这一刻清醒了一些,不管是不是吕老头导致天雷出现。

但就是他的出现害死了我爷爷。

我一拳狠狠的向着他砸过去。

见到吕老头之前,我一直认为我的力气很大。

可当我的拳头被他轻松捏住的时候,我才知道在吕老头面前,我的力量就是一个笑话。

我想抽回拳头的时候,胳膊上传来一股钻心的疼。

在细微的嘎巴声中,我的胳膊被吕老头卸了。

他用巧劲让我的两条胳膊脱臼后没有给我一点机会,直接把我扛起来向山下走去。

因为我面朝茅草屋的方向,接下来出现的情况让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一道道闪电劈在山上,似乎要把这座山给劈开。

这个时候我已经明白这绝对不是吕老头的手段,他能够轻松的收拾我,没必要用这样的手段。

而他,也不可能拥有这种手段。

这就是天雷!

是巧合吗?

看着疯狂落下的闪电,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去多久,吕老头把我扛到了山下,然后扔进了一辆车里。

这个时候,天上的云彩散去,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吕老……吕老……”

我听到旁边有人焦急的呼喊,声音很急迫。

接着又听到吕老头有些虚弱的声音,“没事,一点小伤,走吧。”

话音落下,吕老头上了车就坐在我旁边。

我警惕的盯着他,如果眼神能够杀人,吕老头早就被我的眼神千刀万剐。

不过此时,让我难以理解的是吕老头的脸色非常苍白。

他那身类似道袍的衣服上有很多血迹。

他受伤了!

他一剑砍了我爸,三下五除二卸了我的胳膊,他怎么会受伤?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吕老头看了我一眼。

“这是你爷爷的手段,他动用了禁忌的力量想要阻止你下山,所以召来了天谴。”

“如果你早点下山,你爷爷就不会死。”

“你放屁。”我怒吼着。

显然,吕老头身上的伤是我爷爷用某种神鬼莫测的手段造成的。

但现在,他却把这一切责任推到我身上。

“如果你不来,我爷爷不会死,刚才天雷怎么没有把你劈死,你才应该遭天谴。”

这是我心里的话,我想骂出来,可却很难说这么长的话。

吕老头被我骂了也不生气,他闭着眼睛淡淡开口,“六七,有些姻缘躲不开,你越躲麻烦越大。”

“等回去了,我就安排你和轻柔的婚事。”

“你做梦。”

吕老头不再理我,汽车在路上飞快行驶。

我想逃跑,但从来都没坐过汽车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车门。

就算知道怎么开车门,两条胳膊都被卸了我也没有这个能力。

“吕老,好像遇到鬼打墙了,开不出去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前面传来司机有些发颤的声音。

“停车。”吕老头的脸色变的难看了很多。

车停下之后,他看着我,“不想死的话,千万不要下车。”

我没搭理他,我根本打不开车门,怎么可能下车。

很快我看到吕老头坐到了前面的引擎盖上。

他取下了背着的那把长剑。

“按剑指的方向开。”

吕老头坐在引擎盖上,司机视线受阻,但司机没有任何犹豫,他根据长剑的方向前进。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鬼打墙,但也明白吕老头肯定遇到麻烦了。

想到他遇到麻烦这点,我心里舒服了不少。

突然,司机踩死了刹车。

因为惯性我的脑袋撞在前面的座位上。

不过坐在引擎盖上的吕老头却稳坐如山。

当我挣扎着坐好,眼前的一幕吓的我差点尿裤子。

今天见到我爸从地理爬出来后,我以为我的胆子应该变大了。

可现在,我还是怕的要死。

那是源自内心深处难以控制的恐惧。

只见在前方道路的中间,出现了一颗巨大的柳树。

柳树不吓人,吓人的是柳树上吊着一个浑身白衣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脖子被一个绳套勒着,绳子连接着女人和柳树。

在我们下山后就不下雨了,月光加上车灯,我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一幕。

女人飘飘荡荡,那张脸始终面向我们这边的方向。

“六七,不要走,留下来陪着妈妈。”

“六七,不要走,留下来陪着妈妈。”

一个声音不断往我耳朵里钻。

我感觉脊背如同出现了一条冰凉的小蛇,一股凉意不断蔓延。

这个女人是我妈?

这是我的疑问。

但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长什么样,家里也没有她的照片。

“六七,不要走,留下来陪着妈妈。”

我想捂住耳朵,但我的胳膊被卸了。

我已经不怕从地底爬出来的父亲,可我怕这个吊在柳树上的白衣女人。

不管她是不是我妈,我不想留在这。

“六七,不要走,留下来陪着妈妈。”

钻进我耳朵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声音变的有些尖利刺耳,让我的耳朵都有些疼了起来。

而接下来,一切变的更加恐怖。

突然……啪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贴到了车窗上。

我急忙侧脸,看到了一张惨白惨白的脸。

这是一张女人的脸,我被吓的尖叫一声。

我想逃走,但我根本没有能力逃跑,连这辆车我都出不去。

“六七,不要走,留下来陪着妈妈。”

声音的频率越来越快,车窗上不断传来啪……啪的声音。

一张张惨白的脸仿佛贴纸一样,贴满了车窗。

很快,前后左右的车窗上,已经满是惨白的人脸。

我已经看不到吕老头,也不知道他正在做什么,我想他可能已经死了,而接下来死的就是我。

“救命,吕老救命。”

我听到了司机的大喊。

“捂住耳朵,闭眼。”

一声大喊传来,这是吕老头的声音。

司机能捂住耳朵,但我没有办法捂耳朵。

虽然我不想听吕老头的话,但还是把眼闭上。

“我听不到,我听不到。”

我自欺欺人的不断重复这句话,但那个声音还是不断的在我耳边响起。

冷汗吧嗒吧嗒的落下,本能的恐惧真的很难控制。

我知道,如果吕老头现在死了,我和司机也活不了。

我虽然很想让吕老头为我爷爷偿命,我依旧恨他,但现在我希望他能解决外面的东西。

不知道吕老头用了什么办法,车外传来女人尖利的惨叫声。

我不敢睁眼去看,不知道过去多久。

车门打开的声音响起,上车的吕老头急道:“快开车,必须尽快离开这。”

司机急忙踩下油门。

我睁眼看向吕老头,他受伤了,看起来很严重。

吕老头看了我一眼,“你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些脏东西?”

我根本不理他。

“你爷爷什么都没教你?”

我还是沉默着,他应该是把我的沉默理解成了默认,总之我是真不会,爷爷也真没教过我什么。

“陈老九,你不当人子。”吕老头突然生气的大骂了一句,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然后塞进了我的衣服里。

“关键时刻能够保命。”

说着他同样给了司机一张符纸。

车辆快速前行,车窗两侧的漆黑仿佛藏着无尽的危险,而车灯也无法驱散前方的黑暗。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在我心里蔓延。

接下来,会顺利吗?

就算顺利,被吕老头带到他家之后,我的命运又会怎么样呢?

>>>点此阅读《麻衣良婿》全文<<<


第四章

黑夜,群山环抱之中一辆越野车逃命一样狂飙。

“吕老,前面出现了岔路,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岔路。”

“走左边还是右边?”

过去没多久司机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

来的时候没有出现岔路,现在却出现了岔路。

听到司机的话,我知道肯定又遇到大麻烦了。

左边还是右边,这不仅仅是往哪边走的选择,我感觉这是生死的选择。

如果选错了,我们都要死在这。

“停车。”

显然吕老头也不知道该怎么选。

“刹车失灵了!”

司机惊慌的声音中吕老的脸色非常难看。

在这种时候刹车失灵绝对是要命的事情,刹车失灵也绝不会是简单的机械故障。

千钧一发之际吕老大喊,“右边。”

既然刹车已经失灵,现在必须选一条路。

“方向盘出问题了,只能去左边。”

“跳车!”

吕老头听到司机的话之后,他发出一声大喊。

越野车高速行驶,现在他却要求跳车。

更何况,我胳膊被卸了,我怎么跳车?

这个时候,强烈的求生本能让我生出了对生的无限渴望。

尤其是,想到爷爷为了我自杀,他付出了生命只是想让我好好的活下去。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吕老头才该死,可我没有跳车的能力。

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吕老头已经打开了车门,显然这个老东西要自己逃命。

就在我心里骂他的时候他一把拉住了我,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拉到了车外。

他抱着我,我们两个在地上一路翻滚,浑身传来撕裂般的疼。

一声惊天巨响突然出现,那辆越野车狠狠的撞在前方的山上。

巨大的撞击声中,越野车瞬间起火。

这个时候,我和吕老头已经停了下来。

我和他身上都受了很多伤,我感觉我的胳膊应该不是脱臼那么简单了,应该真的断了。

身上恐怕还断了许多骨头,就连腿都折了。

但看着那辆越野车,我知道自己是幸运的。

司机没来得及跳车,刚才那样的撞击力他肯定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更何况车起火了。

这时再看越野车那边,哪里有什么岔路,左边是山壁,右边才是正常的路。

可刚刚,我同样看到了岔路。

看来,又是脏东西出现了。

这个时候我看到吕老头站了起来,没想到他的身体素质这么好,我断了那么多骨头,他却还能站起来。

吕老头走到我身边,只见他拿出一个小布袋,小布袋里装的是朱砂。

他用朱砂在我身边洒了一圈。

把朱砂洒在我身边之后,吕老头盯着我,“如果不想死,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走出这个圈。”

他是不是好心我不清楚,但我身上伤势太重,想站起来都难更别说离开朱砂圈。

我沉默着,忍着各处的疼痛,汗水不断的落下。

而吕老头则背对着我坐下,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喵……”的一声。

接着是更多的猫叫的声音。

开始这些叫声还正常,但到了后来就如同小孩子的哭声一样。

如果听到过春天的猫怎么叫,应该理解我现在的心情。

那种声音实在是太恐怖了。

借着月光,我发现很多猫出现在路上。

这些猫从四面八方而来。

我挣扎着坐起来,脸色苍白的看着四周的情况。

我看了吕老头一眼,他背对着我坐在朱砂圈外一动不动。

我心里突然出现更大的恐惧,怀疑吕老头已经死了。

那些猫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凄厉。

而在这个时候,我又听到了很多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不想看,可四面八方都有东西过来。

老鼠、蜈蚣、蛇……

一眼看去,密密麻麻……

所有这些东西向着我和吕老头逼近。

我感觉到了那些动物的目光,它们都盯着我,似乎带着某种渴望。

我能够理解那种渴望,就如同在山上的时候我发现了蜈蚣、蝎子的时候一样。

它们想吃了我。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我感觉身体开始变的僵硬,我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围住我的那一圈朱砂上。

正在我心里怕的要死的时候,猫叫声突然停止,那些猫、蛇、老鼠、蜈蚣全都停下脚步。

远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月色下,一匹白马缓缓而来,马背上坐着一个穿大红袍子的女人。

儿时的记忆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出生的那一晚,就有一个骑白马的女人出现。

白纸马、红纸人!

“六七,你不能走,你说过要做我的新郎,我来接你回家了。”

冰冷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里,我恨吕老头为什么拉着我跳车,还不如直接撞死。

他坐在那,一动不动,必然是已经死了。

我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几个大汉抬着一顶花轿走了过来。

马背上的红袍女人盯着我,“你看,花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呢。”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好听,软软糯糯的。

可我心里只有恐惧,我知道她根本不是人。

怎么就连这些脏东西都想让我当新郎,难道吕老头也不是人。

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身上的伤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几名大汉抬着花轿慢慢逼近。

“真当老夫是摆设吗?”

“老夫还没死。”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地上的吕老头站了起来。

他将长剑举到半空,然后用手一抹。

剑身上,鲜血淋漓!

红袍女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姓吕的,你要敢多管闲事,我不介意杀了你。”

“呵呵……”

吕老头冷笑一声,“如果你有这个把握早就动手了,你想带走六七,那就和我拼拼看。”

“你们去接六七,我来对付这个姓吕的。”红袍女说了一声,哒哒的马蹄声响起。

她骑马走向吕老头。

而那几名抬花轿的大汉再次迈步向我这边逼近。

我恨吕老头,但也不想和这个红袍女走。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出现了不少光亮,同时还有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传来。

几辆皮卡车呼啸而来,当这些车停下后,从皮卡车上冲下来不少人。

这些人手里提着矿镐,一瞬间挡在了我和吕老头身前。

“想动吕老,先问问我们同不同意。”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吕老头多半是人,他毕竟和爷爷有过交谈。

落到他手里,总比落到一个纸人手里强。

应该是活人多了阳气重,红袍女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

她居高临下的看向我这边,“六七,我会等你回来。”

说完她调转马头,哒哒声中,白马远去,与此同时那些猫、蛇之类的也散开。

一名男子走到吕老头身边关切的问道:“吕老,你没事吧?”

当看清这个人的脸,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这个男人就是安排人打死我爸的幕后黑手,是我们村那座金矿的矿长,他竟然认识吕老头。

看样子还十分尊敬吕老头。

我完全傻了,我颓然坐在那,感觉命运给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我要报仇,一定要弄死这个男的,也要弄死吕老头。

片刻后,我心里重新出现了斗志。

命运唯一眷顾我的地方是这个男人不认识我,十四年了他又怎么可能记的当年那个八岁的孩子。

我和吕老头被安排在皮卡车上。

车辆慢慢驶出大山,一路上再没有怪事发生。

不对……还有一件怪事。

在车辆离开大山之后没多久,吕老头坚持下车,他用受伤的身躯扛着我走完了最后一段路。

噗通……

当来到县城看到前方的人,吕老头一头栽倒在地。

我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加上之前的伤,我的眼皮开始打架。

而这时一群人冲了过来。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听到了一些奇怪的话。

“做到了……”

“吕老做到了……”

“吕老真的从……”

他做到了什么?

昏迷之前,我感觉那些声音非常激动,似乎吕老头做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点此阅读《麻衣良婿》全文<<<


第五章

有风,凉凉的。

凉风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就如同有什么东西在我脸上吹凉风一样。

“我是死了吗?”

浑身传来酸疼的感觉,我想睁开眼看看但眼皮却十分沉重。

不对……

当意识到不是眼皮沉重那么简单,一股凉意袭遍全身。

是有人按着我的眼,似乎是一双冰冷的手。

那种对未知的恐惧让我的身体变的僵硬,我努力的想要动一动,可无论我心里怎么想身体却一动不能动。

我想发出声音,哪怕是喊上一两句也好。

但我发现我根本张不开嘴。

眼皮依旧沉重,凉风不断出现。

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正在我脸上吹气。

那是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爷爷一句白天起尸我爸从地下爬了出来。

吕老头强行带我下山,我见到了很多诡异的事情。

但这些我都能看到,能躲能跑。

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但又确定身边有东西。

是什么?

吕老头不是带着我见到了人吗?

难道……难道……那些也不是人,只是我的幻觉?

难道我和吕老头根本没能走出大山?

我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越是这个时候我脑子里越是出现一些不愿意想起的画面。

自称我妈的白衣女人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脸上、脖子都感觉到了凉风。

我现在甚至怀疑我根本没有见过什么吕老头,或许我还在山上。

冷静,必须冷静。

我放缓呼吸,不去想那些害怕的事情。

或许是心理暗示起到了作用,渐渐的我感觉到手指动了一下。

一下子,力量回到了身体当中。

我在这一刻睁开了眼,但睁开眼的那一刻我宁愿永远没有睁开。

一张皱皱巴巴,如同榆树皮一样的老脸距离我不足五公分。

她眼神空洞,或者说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老头子,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她说了一句话,然后站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向一旁。

我微微转头,发现旁边还有一张床,老太太躺到床上很快她的身体开始抽搐。

片刻后就没了动静。

“老婆子,你怎么先走了,老婆子……”

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接着一件让我恨不得现在再次昏死过去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有人从我眼前坐了起来。

坐起来的老人留给我一个背影,他就坐在我的床上。

或者说他是从我身体里坐了起来。

重叠!

我和这个老人是重叠的。

我理解不了发生了什么,但对未知的恐惧却在我心里蔓延。

我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但却什么也做不了。

坐起来的老头身体突然颤抖起来,然后直挺挺的向着我倒下。

我没有被砸中的感觉,老头就这样倒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迫切的想要站起来逃离这个地方,但我根本动不了。

就在我不断在心里劝说自己冷静的时候,明明已经死了的老太太竟然下床了。

她慢慢向我这边走来,手掌心向上手指微微弯曲,似乎拿着什么东西。

但她手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她走到我床边,然后以奇怪的姿势站着。

不对……应该是坐着,她是坐的姿势但却没有凳子。

她的右手好像拿着什么在左手上方开始搅拌。

她张开嘴吹出一口气,这口气落到我脸上。

“老头子,多少吃几口。”

说着她的手上慢慢向我靠近。

她的右手不断把什么东西递过来,就递到我的嘴边。

很快,她做出放下东西的动作而后她的脸慢慢向我逼近。

“老头子,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当再次看来老太太躺在床上抽搐死去,我想大喊,可我只能睁着眼看着这一切发生。

一切不断的重复。

我可以确定自己是醒着的,这绝对不是梦。

可声音就如同卡在我喉咙里一样,我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大小姐。”

“大小姐。”

就在我万分无助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两个男人的声音。

我更加确信我是醒着的。

外面的声音变的有些急迫,“大小姐,你不能进去。”

“让开。”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虽然好听但非常冷。

她是谁?

不管她是谁,我现在希望她能够进来。

“大小姐,你真的不能进去。”

“凭你们拦得住我吗?”

冰冷的声音响起,接着我听到砰砰两声闷响,接着就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一道身影快步来到我跟前。

就在这时,那个老太太消失不见了。

我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在这个时候多了很多。

我盯着眼前的人看去,这是一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人。

我很难形容那种美,又或者是我很久没有见到过别人的原因。

总之我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仙女。

她扎着马尾,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衫,但哪怕这样也难掩她那种飘然出尘的气质。

不过脸上那种冷,却让我感觉到几分忌惮。

尤其是她看我的眼神,让我心中生出了几分恐惧。

那种恐惧不是看到老太太和老头的恐惧,是一种对于活下去的渴望。

这个女人,似乎想让我死。

她冷冷的盯着我,似乎想要把我看穿一样。

女人冷冷开口,“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什么?

难道她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东西?

“不想死,就滚回山上去。”

我还没说什么,漂亮的女人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她是谁?

来做什么?

就是让我回山上?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两个男人看了我一眼,其中一个急匆匆的离开。

我不善于说话,现在也不想说话,而留在房间的男人显然也没有和我交谈的意思。

房间内再次陷入沉默。

“老头子,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片刻后一个声音打破了房间的沉默。

那个老太太再次出现了,恐惧在我心里蔓延,我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穿过那个男人走到了另外一张床那边。

似乎这个男人不存在,又或者老太太只是一个影子。

这个男人还是老太太……谁才是人呢?

刚才来的那个女人是人吗?

还是说,我到现在一直没有醒来?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越想越害怕,可又控制不住的乱想。

“六七……六七……六七……”

一声声呼唤突然钻进我耳朵里。

>>>点此阅读《麻衣良婿》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