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我罪有应得(浅线)免费阅读全文,顾深宋晚晴全文免费阅读,顾深宋晚晴最新章节

小说:爱你是我罪有应得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浅线

角色:顾深,宋晚晴

简介:陈沫不是我杀的,我在法庭上的辩解,没有一个人相信,顾深不信、甚至连生我养我的父母都不信,三年牢狱之灾,备受屈辱折磨,直到今天,自己也开始模糊,或许陈沫就是我害死的呢!

爱你是我罪有应得(浅线)免费阅读全文,顾深宋晚晴全文免费阅读,顾深宋晚晴最新章节

《爱你是我罪有应得》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轰隆”一声,监狱大门在我身后轰然关上。
我狠狠吸了几口“自由”的空气,只觉得外面天大地大,独我身陷囹圄,不得超脱。
打开出狱时,监狱长塞给我一只塑料袋。
里面仅有一张身份证,一身干净衣服,一张百元钞票。
“拿着吧,以后好好做人,别再回来了。

就连监狱长都知道,一定不会有人来接我。
三年前,宋氏将我清理门户,连父母都不要的人,还能去哪呢?
可是,好好做人,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却成了罪大恶极之人?
陈沫不是我杀的。
我在法庭上的辩解,没有一个人相信,顾深不信、甚至连生我养我的父母都不信。
三年牢狱之灾,备受屈辱折磨。
直到今天,自己也开始模糊,或许陈沫就是我害死的呢!
一辆巴士迎面开来,我看了眼十米开外的站台,追了过去。
刚抬起腿,钻心的疼便从腰腿处传来,幸好,我早已经习惯了。
我踉跄的跟着车跑了几米,或许看我腿脚不方便,司机提前停了下来。
“谢谢,谢谢您!”我艰难地挪上车,掏出钱,却只有一张十块的整钱。
怎么办……
我擦了擦脸上的汗,瞟了眼司机的表情,心跟着他的眉头一起收紧。
“对不起,耽误您了……”
我舍不得花掉,只好局促地下车,司机看了一眼我身后的监狱大门,刷了一下自己的卡,
“上车,坐好。

我讷讷地走回去,犹豫了许久,还是将全部身家塞进了钱箱。
我不想欠任何人,因为还不起。
车里很空,只有几个抱着手机的小年轻,一起嘻嘻哈哈的打游戏。
我找了个靠窗位置坐下,阳光洒在我苍白的脸上,刺地一边眼睛涌出泪来。
三年了,阴沟里的老鼠重见天日,真的会开心吗?
道路两旁的高楼鳞次栉比井然有序。
我看着这光怪陆离的城市与我丑陋的倒影渐渐重叠在一起。
既显得和谐又格格不入。
机械的提示音播报站点,陆续有人上下车,可我又能去哪呢?
……回家吗?
耳边突然响起冰冷的嗓音,寒意顿时从心头蔓延,刺地我骤然蜷缩四肢。
“不想宋氏集团破产,就不准再回宋家。

怎么忘了,哪还有家……
我将手伸进口袋,握紧了仅剩的证件。
蓦地,一张粉嫩的小脸跃然眼前,她冲我咧嘴一笑,仿佛在安抚我。
“别怕,妈妈,你还有我。

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里,始终有一道光。
它支撑着我走出铁门,尽管全世界都抛弃了我,至少,还有梦儿。
想到女儿,心里顿时泛起一阵酸涩,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我必须活下来,赚够钱,才能把梦儿接回来。
一瞬间我仿佛确定了目的地,挪着身子下了车。
在破旧的信息栏上,一行一行的浏览招聘广告。
余光无意间发现,我身后竟跟着一辆白色奔驰。
定睛一看,竟然,是顾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是我罪有应得》<<<<


第2章

这个名字伴随着恐惧紧紧缠住了我,我加快了脚步,毫不理会腿上的剧痛,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怎么会是顾深?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三年了,难道他还是不肯放过我?
心中一团乱麻,我不敢往后瞧,顺势推开身边一扇玻璃门,仓皇躲了进去。
好在他没有追来,我松了口气,回过神惊喜地发现墙上的招聘告示。
【洗脚城招聘洗厕工:2000元/月】
……
在这家洗脚城工作了大半个月,风平浪静,本以为他已经放过我了……
但事与愿违。
一道声音仿佛冰水兜头浇下。
“当初天之骄女的宋家千金,怎么如今沦落到扫厕所了?”
我浑身猛地一颤,是顾深!
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出这道声音。
“您认错人了。
”我徒劳地缩到角落,余光瞥见他似乎皱了下眉。
“不敢认?”他嗤笑一声,猛地逼近一步,掐住了我的下巴。
我感到下颌一痛,被迫抬起头,与他对视。
时隔三年,他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
而我已经不再是宋家的千金小姐,只是一个残了的丑陋女人。
他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冷哼道,“你确实不像千金小姐,倒像个杀人犯。

杀人犯三个字犹如淬着毒的利剑,将我洞穿。
无数声嘲笑和谩骂如潮水一般涌入耳朵,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那暗无天日的铁笼。
令我浑身颤抖,呼吸困难。
我猛地挣开他的手,只想逃离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
紧接着听见他对前台说:“准备个包厢,让她来。

话音刚落,顾深便径自往二楼走去。
前台见我呆立不动,使劲地推了我一把,语气酸溜溜的。
“喂,洗厕所的,顾总让你去呢,不想滚蛋就好好照顾客人。

我别无选择,只好拖着残缺的腿,一瘸一拐地跟在他身后,进了一间独立包间。
包厢里已经摆好了一桶洗脚水和用具,他十分熟练地坐在沙发上,转头朝我招了招手,像是在召唤一个奴仆。
阴冷的视线落在我脸上,令我不寒而栗。
我想逃,却被恐惧攫住,耳中一片嗡鸣,僵直地走到他身边,给他脱下鞋袜。
空气里浮动的馨香让我有点恍惚,仿佛回到那时。
我如同此时一样给他洗脚,抬头发现顾深温柔地看着我,然后我调皮的会挠他脚心逗他笑。
“你没吃饭吗?洗的不好,你就别想在这干了。

冰冷的话语将我从回忆中抽离出来,我低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肚子,加大了手中力度。
当初因为担心他工作太累,我特地去学过按摩,只是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用上。
“顾总,我的脸会吓到客人,不适合做这份工作。
”我顿了顿,低三下四地请求,“还是让我去扫厕所吧。

“你一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他逼视着我,冷哼道,“记住你的身份,让你活着,就乖乖的赎罪。

只有罪人才需要赎罪,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这个罪不是法官判的,是你定的。
“在牢里反省了三年,知道错了吗?”
我垂下头,不再解释,没有人会相信的。
“说话!”
他猛地抽回脚,我感觉手里一空。
紧接着“哐当”一声,木桶被他踹翻在地,洗脚水溅了我满头满身。
“你做出这副逆来顺受的样子给谁看?”
“当初就是你害小沫被绑匪撕票,本来该死的人是你,她是为你挡了灾!”
怨毒的声音凿进耳朵,恶毒的话语撕裂着我的心。
我抹了抹脸上的污水,勾起一抹苦笑。
明明当初买通绑匪的是陈沫,死的也是陈沫,到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警方只当她被撕票遇害处理了。
可她留下的一封信,却将所有矛头指向了我。
“顾总,您亲手将我送进监狱,我已经受到了惩罚,如今看见我瞎了、瘸了,您还不解气吗?”
啪!
一记耳光狠狠落下,火辣辣的疼从左脸炸开。
“解气?宋晚晴,只不过三年而已。
”他的声音冷到极致,像掺了冰,
“小沫再也回不来了,你害死我最爱的人!”
“这一生我都要看着你痛苦,看着你在泥里腐烂,生不如死!”
寒意直逼心口,我踉跄着后退一步,脑海里嗡地一声,十岁的顾深倏地出现在眼前。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他握着我的手说:“晚晴,绑匪撕票了,我没有爸爸妈妈了。

含泪的眸子和眼前猩红的眼睛重叠,同样的眼睛,看着同样的人,却是截然不同的神态。
回不去了……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无视腿上尖锐的刺痛,缓缓请求道:“请您高抬贵手,出了这个门,我保证彻底消失,到死都不污您的眼。

“你可以试试,出了这道门,还有哪家店敢收你?”
滔天的恨意犹如利剑直插胸口,他是在把我往绝路上逼。
本以为心已死,不会再疼,可是胸口传来的钝痛是怎么回事?
“您想让我怎么做呢?”
他既然要我生不如死,那我就还能苟活。
只要能给我工作,能让我攒钱,我愿意向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低头。
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想留下,就在会所门口跪一晚上。
”他倏地勾起一边嘴角,笑意却不达眼底。
我松了一口气,暗暗窃喜这不算什么。
下一刻,一只黑色的记号笔扔在眼前,打破了我的幻想。
“但是得举着‘我是杀人犯’的牌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是我罪有应得》<<<<


第3章

“但是得举着‘我是杀人犯’的牌子。

我倏然睁大眼,浑身颤栗。
“你不是急着找工作吗?刚从监狱出来,身无分文,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吧?”
他嘴角残忍的弧度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折磨我似乎给他带来莫大快意。
我闭上眼,那张明媚的小脸又出现在眼前,笑着问我:“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
想到梦儿在等我,我颤抖地拿起笔,一笔一划在纸上写下:
【我、是、杀、人、犯】
落笔的瞬间,背后一片冰冷潮湿,仿佛所有力气一瞬间被抽空。
我攥着白纸黑字,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口,干脆利落地跪了下去。
“天啊,什么情况?杀人犯?”
“好丑啊,你看她脸上那道疤。

“太可怕了,这种人怎么能放出来,赶紧报警吧!”
热闹的街口以我为圆心,周围围了一大圈人。
一张张鄙夷、怒骂、嘲讽的脸像走马灯,在眼前闪过。
心里一片麻木冰凉,幸好,早已经习惯了。
倏地,一个玩具飞机迎面飞来,直直砸在我的额头,螺旋桨绞进我的头发里,疼的像要将整块头皮掀下。
一张稚嫩的小脸凑到跟前,睁着懵懂的眼睛问我。
“老师说杀人偿命,你怎么不去死呀?”
天真的质问如同巨石,狠狠砸下,我茫然地对上她的眼睛,胸口翻涌着浓郁的血腥味。
是啊,我为什么不去死。
三年来,一千多个日夜,我苟活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无数次自问。
可每当这个时候,梦儿的脸都会出现在眼前,因为是偷偷生产,我甚至没能多看她一眼,就被监狱长抱走了,我多想见见她。
“只要好好改造,早点出去,就能把女儿接回身边了。

监狱长的话回荡在耳边,这是三年来支撑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我仰起脸,二楼的窗户里,顾深一直在观望。
在他讽刺的目光下,在嘈杂的怒骂声中,我挺直身子将牌子举地更高。
我不能丢下梦儿,我一定要找到工作!
可就在此时,人群中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竟然……是母亲!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慌忙将手里的牌子藏在身后。
她隔着人群,远远看着我,双目通红。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什么是母子连心,两腮一凉,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干涸的眼窝。
“妈……”我膝行几步,她却朝我摇了摇头,捂着嘴连连后退。
脑海中响起父亲愤怒的声音和顾深残酷的话语。
“我没有杀人犯女儿,从今以后,你和宋氏再无半点关系,滚!”
“想要宋氏,就没有宋晚晴,想要宋晚晴,就没有宋氏。

我浑身颤抖地强迫自己停下,朝着母亲渐行渐远的背影,以头抢地。
“咚、咚、咚……”
一下、两下、三下……
温热的液体淌进眼里,混着泪水落了满地,模糊的视线尽是猩红。
磕到第十下时,眼前骤然一黑,我再也没有力气起来。
周围嘈杂的声音陡然安静,顾深嘲讽的声音传来。
“矫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是我罪有应得》<<<<


第4章

我做了一个梦,生日宴上,父亲和母亲握着我的手,三人一起切开蛋糕。
顾深抱着一束花微笑着朝我走来,梦儿抱着我的腿,甜甜地喊着妈妈。
可眨眼间,暴怒的父亲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耳边嗡嗡作响,伴随母亲的哭啜泣。
见他们漠然转身,我慌了,想追上去,可腿上的剧痛让我无法起身。
一转头,顾深抱着陈沫,冷笑地看着我,黑暗中无数拳脚往我隆起的肚子砸去……
“不——”
我猛地坐起,才发现自己在医院,巨大的动静引来护士。
片刻后,护士出去了,我拔下针管,迫不及待回到了洗脚城。
看到门口一滩刺目的鲜红,才后知后觉地感到额前刺痛。
我按了按纱布的位置,比起监狱里折磨人的手段,这种程度的伤简直不痛不痒。
走进店里,前台却告诉我顾深很少来,我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蹲在门口等他。
这一等,就从中午等到夜幕降临。
“你又来干什么?”他推开车门,一把将我拽了进去,语气不善。
“咔哒”一声,车门反锁,我心里莫名涌起一阵紧张。
曾经我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怕他。
“顾总,我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况且我还欠您住院费。

从护士那得知,送我去医院的是顾深,就连医药费也是他出的,但我知道,他不是可怜我。
只是不想让我就此轻易死掉罢了。
果然,他冷笑道:“我说的是跪一晚上才能留下,你不过跪了四个小时,也有脸回来?”
我算什么东西啊,还需要脸吗?
这句话险些脱口而出,我捏紧了拳头,为了梦儿,只能一再低眉顺眼去求他。
“求求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车内广播忽然跳出主播夸张的声音:乔安娜马戏团当红小丑高空坠楼,巡演无法继续,粉丝联名抗议……
“做什么都可以?”顾深忽然斜眼看我。
“你这幅样子实在可笑,不如,就去做小丑吧。

车窗上倒映着一张丑陋残缺的脸,的确很适合哗众取宠,供人取乐……
指甲用力扎进掌心,生生抠出一块肉来,他总是能将这颗支离破碎的心粉碎地更加彻底。
我咬紧牙关,安慰自己:没关系,我怎样都不要紧,只要赚到钱,就能把梦儿接回来了。
“好!”我扬起一个僵硬的笑,重重朝他鞠了一躬,“谢谢顾总。

……
看着镜子里画着半面妆的女人,终于,就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
残缺的身体塞进了宽大的小丑服,浓妆盖住了原本的丑陋模样,残缺的左眼因为浓妆艳抹,显得更加滑稽可笑。
我放肆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涌出大片眼泪。
幕布升起后,我扬起夸张的笑脸,缓缓走上台,一瘸一拐的样子引来一阵哄笑。
或许是早已经放弃尊严,我毫无负担地模仿着屏幕上出现的动物。
客人选什么,我就扮什么,竟意外博得观众喝彩。
“嘿,小丑,快表演扭着屁股的驴叫。

“你看她妆花了,好丑啊!”
“太好笑了,这是人能发出的声音吗?!”
腿上尖锐的疼痛折磨地我汗如雨下,浓妆糊了一脸,我依然卖力扭着胯。
满堂欢声里,只有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顾深始终满脸阴沉。
好不容易熬到中场休息,我拖着疼到极致的身体躲进化妆间,刚坐下,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
顾深走进来,一把扯掉我头上的小丑假发,摔在地上。
“宋晚晴,你是没有尊严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是我罪有应得》<<<<


第5章

尊严?
我仿佛被这个词灼伤,耸起肩,像只受惊的鸵鸟。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毁掉我活过的一切证明,将我的自尊粉碎,碾入尘埃。
眼睁睁看我在这世上痛苦挣扎,像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永无安宁。
我迎着他略显愤怒的视线,轻声反问,
“顾总,您觉得,像我这样的人,配有尊严吗?”
他那一瞬间投注在我身上的视线,让我怀疑他起了杀心。
“对不起。
”我卑微地呢喃,慌忙捡起假发,重新带好。
“记住你今天的话,你只是一个丑角,再不是从前那个宋晚晴。

残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僵住,侧身朝身后弯下腰,声音一出口,像要散在空气里。
“顾总,宋晚晴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只是一个残了的女人。

我不敢回头看他的表情,脚步蹒跚地走上台。
迎面奔来几个手握飞镖的孩子,他们追赶着跳上台,绕着我玩起了捉迷藏。
团长示意我讨好他们,我慢慢蹲下身,用手指勾住嘴角向上拽起,露出一个夸张的笑。
孩子们被逗乐了,笑得东倒西歪。
一张张鲜活的小脸和记忆中的梦儿重叠,我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一个小女孩的羊角辫。
视线扫到一旁的顾深,他原本阴沉的脸上耸然一惊。
与此同时,金属折射的寒光在眼前一闪,一只飞镖直直朝我甩来。
左眼传来尖锐的疼痛。
我捂着眼嘶吼,温热粘稠的液体从指缝间溢出,滴在了一张白皙的小脸上。
我下意识伸手去帮她擦,立刻被她躲开了,这才发现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
熟悉的一幕让我心悸,耳边嗡嗡作响。
“我最看不惯她这双眼睛了,好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顾总说‘好好照顾’她,要不咱把她戳瞎?”
“那多没意思,这么漂亮的眼睛得留着一只,半人半鬼,岂不是更有趣?”
呼啸而来的黑暗记忆将我吞噬,左眼最后看见的一幕,是狠狠砸下来的尖锐的石头。
双倍的疼痛几乎将我压垮,我疯了似的挣扎起来。
“别乱动。
”顾深直接跳上了舞台,用一块布按在我的左眼上。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我愣了一下,竟从巨大的疼痛中,升起病态的快感。
我见过太多顾深蹙眉的样子,唯独此刻,是因为我受伤才露出这副表情。
冰封的心在这一刻松动,不争气地跳动起来。
很快我就发现心跳快的不正常,按在脸上的布已经吸饱,血正顺着顾深结实的手臂蜿蜒。
周围早已经乱作一团,恍惚间,笨拙的小丑服被撕开,一只有力地手掌贴上腰际,正要将我抱起来。
脑海中霎时警铃大作,想推开他,却被猛地掀开上衣,两根手指按在腰部左侧。
那里盘亘着一条筷子那么长的丑陋刀疤,因为刀口反复发炎,三年过去,还在往外沁着血。
“这是怎么弄的?”
近乎严厉地质问落在耳中,一定是因为失血过多,我竟听出他的尾音在颤抖。
将衣服往下拉了拉,盖住伤口,因为少了一个肾,那里甚至凹陷下去一块,左右不对称,和它的主人一样丑陋无比。
我张了张嘴,努力提气说道:“这是你的……杰作,满意……吗?”
我想看一看他的表情,可是视线难以聚焦,身体像被灌了铅,越来越沉重。
“别睡,宋晚晴,睁开眼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是我罪有应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