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清陈青岩免费阅读,季清陈青岩小说免费阅读带着孩子虐渣渣 最新章节

小说:带着孩子虐渣渣

作者:小耳朵

主角:季清,陈青岩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季清穿越到八十年代,摇身一变成了独自带四孩,被婆婆欺负到投河的小可怜。这还不算,她身上居然还背着“破鞋”的名声?季清撸撸袖子,拿财权、斗妯娌、赶婆婆、抢房子、正名声,风风火火全部拿下。唯一让她犯愁的,是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奇怪男人。不是要休她吗,干嘛把她压在墙角酱酱酱酱。面对一见面就火急火燎的帅哥,季清咽下一口口水,艰难表示:帅哥,虽然我是你老婆,但我跟你不熟好嘛!

季清陈青岩免费阅读,季清陈青岩小说免费阅读带着孩子虐渣渣 最新章节

《带着孩子虐渣渣》免费阅读

第1章 要赶你走

“捞上来了!”

“快看看,人好着没?”

“我看像是没救了,都不动弹了。大冬天跳河,不呛死也冻死了!”

“年纪轻轻的,作孽啊!”

……

迷迷糊糊中,季清听到议论的声音,乱糟糟地在她耳边响起,吵得她头疼。

她想睁开眼睛,眼皮像是被黏住了一样,口鼻也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上了,她难受地用力大喘气,猛地咳嗽出声,吐出几口水。

“咳咳咳——”

“醒了!人醒了!”

“醒了就没事了,赶紧的,抬屋里头去,换一身干衣服捂热炕上。”

季清闭着眼睛,好一阵儿没反应过来。

她记得,自己在家里准备硕士毕业论文,妈妈过来了,不知道第多少次给她絮叨一个跟她同名的奶奶的琐事。

说是老公前些年走了,儿子女儿不孝顺,得了重病没人照顾,可怜的很。

她听得烦,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身下一沉,似乎有只手在解身上的衣服,她脑中警铃大作,强撑着所有的意识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镶嵌在黑不溜秋的皮肤上,正忽闪忽闪看着她,见她苏醒,眼泪成串落下。

“娘,娘……”

季清怔住,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女孩见她发愣,直接扑了上来,紧紧抱住了她。

“娘,你别死,我舍不得你死,我不要你死,娘,呜哇……”

刚刚苏醒过来的季清被这一抱抱得呼吸一窒,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看着怀中泣不成声的女孩,她偷偷掐了把大腿。

好疼!

这不是梦!

直到换了一身干衣服,裹着破旧的棉絮被子坐在土炕上,季清才确定,自己这是穿越了。

她穿越变成了妈妈口中一直念叨的那个跟她同名的奶奶,只不过时间往前面倒退了几十年,同名奶奶还年轻,眼下是1980年,她所在的这地方,是一个她听都没听过的叫红山根的小村子。

好在她有原主的记忆,略微一整理,就清楚了当下自己的处境。

“哐”一声,木头门被推开了。

“来来来,我看看我的祖宗儿媳妇,跳了一趟河成大功臣了,有好由头躺下再也不用起来干活了。”

季清看过去,看到原主的婆婆陈老太嘴里骂骂咧咧着走了进来。

一头乱糟糟灰白的头发,裹在棕色的头巾里,脸上布满了沟沟壑壑的皱纹,背着光看过去,六十岁的人老的像是七十多岁,唯有一双眼睛,闪着精明的光。

光是看这刻薄的面相,就不是个善茬。

见季清好端端坐着,陈老太叉腰往炕前一站,讥讽道:“吆,刚才被抬进来,这就活生生的了。我就知道,装死故意吓唬我老婆子呢!”

“老二媳妇,老婆子我见过的多了,你用不着寻死觅活的吓唬我,有本事你就真死给我看,别做样子!你要是真有骨气死了,我还把你看得起些,也不让老二休你了!”

“我们家老二娶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你搞破鞋丢尽我们陈家的脸,现在又寻死觅活的,把这件事宣扬了出去,现在十里八村,都知道我们老陈家出了个破鞋!真不知道,你怎么还有脸活着!我要是你啊,我早一头撞死了!”

听到这里,季清紧紧蹙眉。

她有原主的记忆,清楚原主被冤枉的,虽然不知道这谣言是怎么起来的,但原主清清白白,跟外头男人连话都没说过。

可老太太才不管这些,她早就想赶走原主,所以也不管会不会影响到儿子的名声,会不会影响孩子们,拿着这个谣言使劲戳原主脊梁骨。

不仅如此,还叫人写了信给远在国外的原主老公陈青岩,说原主不守妇道,让陈青岩休了原主。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原主生无可恋,觉得自己没脸再见远在他乡的丈夫,大冬天投了河。

按理来说一般嘴毒的婆婆看到儿媳妇差点命都没了,怎么也会收敛点,可陈老太倒好,话里话外的,巴不得儿媳妇再投一次河。

这就不光是嘴毒,是心也坏透了。

季清像看小丑一般,冷眼看着说个没完的陈老太太。

陈老太见季清没像往常一样要死要活,眼神还怪怪的,让她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很是不爽,动手就去拽季清。

“好了是吧,好了就下来给我干活!”

季清灵活地往旁边躲了一下,老太太抓了个空,脚下差点一崴。

她刚要骂,这时院子里响起人声,是下地干活的其他陈家人回来了。

陈老太太手指头戳着季清:“好,好,你给我等着!”接着边往外走,破锣一样的嗓子边喊:“天杀的,就是看我一个老婆子在家,把我欺负死呢!”

对此,季清丝毫不怕,抱起胳膊,饶有兴味地听着外头陈老太太告状的话。

原来的事情从陈老太太嘴里一过,立马就白变黑,直变弯了,原主分明是被逼得走投无路跳河自尽,陈老太太给说成了原主故意在人面前跳到河里,拿死吓唬人。

更是添油加醋地说原主被抬回来后怎么甩脸子,怎么唬人。

啧啧。

这陈老太太真是编谎诬陷人的一把好手,要不是她知道所有来龙去脉,她听着都要相信了!

“蹬蹬蹬。”

“娘!”

小跑进来的是原主的一对双胞胎,看着有些营养不良,都瘦的跟竹竿似的,男娃叫陈家旺,女娃叫陈招娣。

陈招娣脸上写满了担忧,快步走到炕边:“娘,奶说你跳河了!”

陈家旺接上说:“娘,咋回事啊?”

季清看着两人,缓缓回道:“没啥事,就是心里觉得冤枉的很,想不开,做了傻事。你们不要担心,娘以后不会再做傻事了。”

陈招娣气呼呼:“铁定是奶又欺负娘,奶真是可恶,一天不欺负娘就活不下去!这会儿还在爷爷大爸跟前编排娘你呢,我去给娘评理!”

陈家旺拉住陈招娣:“妹,你别乱来!”

陈招娣着急:“怎么就乱来了,难不成就干等着,等着奶把娘赶出去吗!”

原来,老太太见季清没再寻死觅活,又想出这么一招。

老陈头不同意,说这大冷天的赶出去,铁定死在外面。被老太太挑唆了一通,老陈头招架不住,松了口表示等她身体养好点,就赶出去。

陈招娣气得垂在身侧的手捏成了小拳头:“娘,奶要是赶你走,我就跟你一起走!反正爹邮回来的钱奶全都把着,我们又没花过,不稀罕呆在这里挨骂!”

看二女儿为自己打抱不平,季清心里替原主暖,不管被怎么欺负怎么造谣,孩子们总归是向着当娘的。

不过,她还没那么废物,大冬天,让六岁的小女儿跟着自己一起被赶出去。

略微沉吟,季清认真道:“放心吧,娘有办法。”

老太太想赶走她?

没那么容易!

她可不是任人搓圆揉扁的原主!

>>>点此继续阅读《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全文<<<


第2章 极品一家人

院子里喊着开饭了,季清坐着没动,陈家旺担心季清,说:“娘,你还是睡着吧,我去端来给你吃。”

“嗯。”季清点头,“你们刚从地里回来,快去吃饭吧,先不用管我。”

陈家旺和陈招娣一起去厨房吃饭,一阵冷风袭来,季清紧了紧被子,又是一阵唏嘘。

双胞胎才这么大点年纪,就跟着大人们下地去干活了,娃娃们不懂事,跟着大人们下地,还觉得热闹,季清却是替原主这几个娃不值。

陈青岩是被国家公派去深造学习的,属于最顶尖的精英人才,像陈青岩这样拖家带口的,国家为了让人才安心深造,是给了丰富补助福利的,除去面油这些吃食,光钱每年能拿一千多元。

在这个年代,能挣到这么多钱,可太不容易了。

要知道一个企业工人,一年到头也不过挣个几百块钱。

而陈青岩挣来的这么多钱,作为媳妇的原主没有花到哪怕一分,不仅如此,就连陈青岩的几个孩子也没享受过。

大女儿陈盼娣今年八岁了,陈老太太以女娃读书没用为理由,不肯花五块钱学费把陈盼娣送到镇上学校里。

而陈老太太自己的小儿子,却拿着陈青岩挣来的钱在县城里读书,每年学费花费过百,享受的是城里娃娃的待遇!

原主能咽下这口气,季清却咽不下,她现在既然以原主的身份活了过来,她就要把本该属于原主的东西拿过来!

叫她忍气吞声被陈老太欺负?那不能够!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双胞胎回来了。

陈招娣一进门就对着季清抱怨:“娘,气死我了,奶一直说你的坏话呢,还说不给你吃饭不给你水喝,你没资格吃喝。哥要给你端饭,她让我们先吃,吃完了再端,结果吃完了哥要端,她才说就没给你做饭!锅里都没饭了!”

饭都不给吃?水都不给喝?

季清气笑了,呵呵!

陈家旺嘘了一声,从胸口摸出巴掌大一块干馍馍,递过来:“娘,这是奶出去的时候,我偷偷拿的,你吃吧。”

“哥,你什么时候偷的?”陈招娣惊讶。

季清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聪明,但视线落在那焦黄色的干馍馍上,她目光沉了沉,不说味道咋样,这一看硬得嚼都嚼不动,怎么吃啊。

陈家旺看季清这反应,还以为娘又跟以前一样,生闷气不吃饭,立马苦下一张脸。

“娘,大队书记都说了,‘人是铁,饭是钢’,你还是吃点吧!”

季清无奈伸手接过:“好,我吃。”

一口下去,虽然没硬得像石块,但也差不多了,最可怕的是,根本就咬不动。

陈家旺忙又把炕头的水端起来:“娘,喝口水。”

被两个孩子盯着,季清硬着头皮吃了半块馍馍,嘴又干又硬,又咬牙喝了几口碗里的水。

真是受不了这种脏兮兮的生活,若真穷就算了,现在分明有钱,钱却花在别人身上,自己过得这惨日子,糟心啊。

她摇摇头,对自己,也对两个孩子道:“等着,娘往后会好好操持这个家,让你们喝上干净的水,吃上软和馍馍,过上好日子。”

陈家旺眨巴眨巴眼睛,像是没理解季清为啥突然说这个,他凑近了些,问:“娘,你刚说有办法对付奶,什么办法啊。”

季清放下馍馍,正视双胞胎:“娘打算跟你们奶分家。”

双胞胎齐声:“啊?”

季清冷哼一声,她是陈青岩明媒正娶的妻子,受法律保护的,老太婆仗着原主什么都不懂,欺压了这么多年,也该把原主的权利还回来了。

她们住的这个房子是用陈青岩的钱盖的,家里有一大半的东西是用陈青岩的钱买的,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谁都没有资格赶她走。

分家后她就是唯一的女主人,老太婆靠边站!

兴许是因为前世听妈妈说了太多原主多惨多可怜,季清现在变成了原主,亲眼看原主被欺压,有种感同身受的愤怒。

陈家旺当季清在说胡话,劝道:“娘,要不你跟奶认错吧,到时候我们一起求奶,肯定不会赶走你的。”

季清摇摇头,孩子傻她可不傻,根据老太太的种种行为,她已经完全确定,老太太这是铁了心要赶她出陈家了。

这个时候她若是委曲求全,老太婆会变本加厉,把她当原主一样糟践。

季清没解释这些,只问双胞胎:“分家后,你们想跟着娘吗?”

陈招娣立马点头:“肯定要跟着娘!娘去哪儿我去哪儿!”

陈家旺却是没吭声,见季清盯着,才勉强道:“我肯定是跟着娘,只是,姐那边不知道怎么说,还有,小旺他才三岁……”

季清摸摸陈家旺的脑袋:“盼娣肯定跟着我,至于小旺,你不用担心,他那么小,更需要亲娘带在身边照顾。”

季清知道孩子们对自己还不是很信任,毕竟自己过去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她也不多说,只是把陈家旺叫到身边耳语。

“娘交代你一个任务,你想办法给娘办成。”

次日,老陈头天刚刚亮就带着一家人去生产队了,季清还没习惯寒冷,依旧在土炕上呆着。

到了中午,陈老太太提着饭盒去生产队送饭,陈家旺吃过饭,以肚子不舒服上厕所为由,偷偷跑回了家。

他先去了正屋,不一会儿,就拿了一个小东西回到了厢房。

“娘!”

早已经准备好的季清坐在炕边,接过指头大的印章,嘴角翘起来。

印章底座有陈红泥,她哈了口气,往掌心一摁。

印上去四个红字:陈青岩印。

陈家旺一脸疑惑:“娘,你要这东西作甚?”

季清小心收起印章,把印章和结婚证放在一起,捧着家旺的脸开心笑起来:“这是好东西,有了这个,咱们就可以跟你奶分家过好日子了!”

家旺没待多久,季清就让他回生产队去了,以免出来太久老太太起疑心。

虽说现在最关键的东西到手,但在事成之前,她还不想打草惊蛇。

当天傍晚,一家人回来进厨房吃饭,饿了一天没吃没喝的季清从炕上爬起来,也进了厨房。

她一出现,原本热络的气氛顿时僵住。陈家老大和老大媳妇交换了个眼神,都朝着正在盛饭的老太太背影看去。

季清心底冷哼一声,这陈家老大和老大媳妇,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知道老妈横行霸道,欺压弟媳妇,却为了也能花上陈青岩的钱,一句公道话也不愿意说。

不仅不愿意说句公道话,老大媳妇为了博陈老太欢心,没少故意使坏欺负原主。

妥妥的不知恩义,养老鼠咬布袋。

季清没理会两人,自己拿了个小板凳,挨着几个孩子坐下了。

她实在是有些饿了,也没力气计较卫生问题和好不好吃了,径直端过一碗,哧溜哧溜吃起来。

老太太端着自己盛的饭走到矮木桌旁,在看到季清的那瞬间脸立马就拉了下来。

“谁准你在这里吃饭的!”

满桌子的人被这一声吼,震得一愣。

季清却是不慌不忙地咽下没什么味道的面条,抬眼朝老太太瞥去:“不给吃不给喝,你是想把我活活饿死?”

>>>点此继续阅读《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全文<<<


第3章 领钱

“你……”老太太没想到季清敢回嘴,噎住。

季清眼瞅着老太太眼里的怒火越烧越旺,目光不动声色扫了一圈:“外头的人要是知道,咱们陈家不给儿媳妇吃喝,趁着男人不在家里,活活把儿媳妇作践死,会怎么议论?”

老太太瞪眼:“谁作践你了,是你自己不要脸!你这种女人,放在以前是要被浸猪笼的!你把碗给我放下,给你长脸了!”

季清冷笑:“我哪种女人?我怎么不要脸了?我什么都没做过!就算是上公堂,我也是敢上的!”

这下,一桌子人统统变成了讶异脸。

从来没看二媳妇这么硬气过,出了“破鞋”风声后,她羞愧的不行,根本就听不得人提这个事,一提就掉眼泪,就要死要活。

怎么今天,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腰杆这么硬。

老大媳妇不可置信地开口:“二弟媳妇,你……”

发完飚,季清也知道自己霸气侧漏过头了,跟原主的形象差别太大了。

她假装不甘心地抿唇,呜咽道:“跳了回河,差点没了命,我也想明白了,我没做过的事,不能被冤了。不然我就是死了,也死不瞑目,变成冤死鬼。”

这个年代的人还没受多少教育,最忌讳神鬼之事,听季清这么说,老陈头拧着眉哼了一声。

“没死就好好活,说什么鬼不鬼的,吃饭!”

老太太还想骂季清,被老陈头剜了一眼,老太太也是个会审时度势的,见老陈头态度强硬,拉着脸坐下了。

只是那眼神,还是跟刀子一样飞向季清。

季清才不管她呢,她所有注意力都在面条上,硬着头皮强迫自己一口一口咽下去,又接了半碗热水喝上。

老太太想让她死,她就把话挑明,这样一来,老太太反而束手束脚,毕竟,活在这么个小村子里,名声和脸面可是比什么都重要。

儿媳妇自杀不活了可以说成是自己没脸活,那不会影响陈家的脸面,陈家还可以说自己倒了霉,博得同情,但若是变成儿媳妇被作践死,那村里人议论的,就是陈家了。

季清心里门儿清,一下就把住了局面。

老太太不是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拿捏人吗,嘿,她先站上去,这就叫,以牙还牙!

余光瞄到老太太气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季清就想笑。

吃完回到厢房,季清派做事稳妥的家旺去打听情况。

不一会儿,家旺跑过来,一脸惊慌地汇报。

“娘!不好了,奶撺掇着大麻麻去村里哭呢,说娘你败坏了咱家的名声,害得咱家女人的名声都臭掉了。”

季清镇定:“你大麻麻怎么说?”

“大麻麻不同意,奶说给大麻麻二十块钱,大麻麻就同意了。”

不惜花钱丢脸也要弄死她?

季清脸上浮现冷漠的笑,为了对付她,老太太还真是舍得,给盼娣花五块钱上学舍不得花,愿意花二十块钱弄臭她的名声。

看样子,她的计划也得提前了。

老太太不仁,就别怪她不义!

她吩咐家旺把招娣叫来,窸窸窣窣一阵吩咐。

“明天早上,就照着娘说的做!”

次日公鸡打鸣,天还没亮,陈家一家老小就起来下地了。

季清蜷在被窝里没动,按照头天晚上吩咐的,招娣和盼娣换了下,招娣跟着陈老太太打下手,盼娣则去地里干活,而家旺谎称肚子疼不舒服。

老太太不知道季清的谋划,在院子里骂骂咧咧说招娣偷懒不去地里,既然跟着自己,就要好好干活,不然不给吃中饭。

磨蹭到十点左右,老太太带着招娣在厨房做饭,季清发出一声夸张的喊叫:“家旺,家旺!”

说着就带着家旺出了东厢房,扶着家旺往外走,碰到闻声从厨房出来的老太太,季清开口:“给几块钱,家旺不舒服,我要带家旺去找大夫看看。”

老太太一听这话,立马就横眉骂起来:“你跟我要什么钱,你在我这里存下着吗?哪来的钱给你乱糟蹋!”

季清蹙眉:“不是乱花,娃生病了,就要几块,给买个药吃上。”

“没钱!”老太太拉着一张脸,“哪家娃没生过病,哪有那么娇贵给别人送钱!你有钱就去,我没钱给你!”

她的钱,还要留着给她的老幺买棉袄呢!

季清看老太太转身就进了厨房,冷笑一声,压低声音对家旺说了句:“幸亏你没真的生病。”

话没说透,聪慧的家旺却是明白了。

看奶这个态度,就算自己真的生了病,奶也不会管的,虽然他从来都没跟奶奶起过冲突,也一直乖乖听话,但奶眼里,从来都没有他。

他心里难受,突然,脑袋上一沉。

抬眼,看到娘正看着他,用他从来没听过的温柔语气说:“放心,奶不疼家旺,娘来疼,不管发生什么事,娘都会护着你的。”

季清也不是个煽情的人,对上家旺黑溜溜的大眼睛,她有些不好意思,扯了把家旺:“咱们快走吧。”

红山根村到镇子上要走十几里山路,冬天的土路冻的比石头路还硬,坑坑洼洼的,走的季清脚疼。

家旺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路上没说一句话,只低着头自顾自地走路。

两人默默走了几个小时,才走到镇子上,陈青岩的补贴和福利是由国家统一发放的,一个季度发一次,米面油在供销社,钱在邮局。

这些年,都是东西到了后,镇上的邮递员负责送到村子里去,米面油发的慢,不好送,所以会迟个几天。

季清正是算准了这一点,趁着邮递员还没送,把东西先取到自己手里。

进了邮局,季清掏出陈青岩的印章和结婚证,趴在柜台上,作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农妇模样。

“同志,俺来取个钱。俺男人寄来的,陈青岩。”

值班的工作人员是个女人,看到季清脸上的局促和忐忑,笑容十分明朗,和气地应了一声,将印章和结婚证拿了过去。

她一边仔细查看,一边盘问:“往常不是都送到家里去吗,怎么这次提前来取了。”

季清闻言,重重叹了口气,朝着一旁蹲着的家旺看去:“娃肚子疼了几天了,村里赤脚大夫给开了药,喝上也不见好,我就想着领了钱,到镇上卫生院叫大夫看看。”

家旺听到季清这么说,还配合的哼唧了几声。

工作人员见季清说话老实巴交,印章和结婚证也没问题,没有再多问,让季清按手印,把钱给季清取了。

小心翼翼将领到的三百块钱揣进衣服内口袋里,季清牵着家旺的手出了邮电局。

她从来没感觉自己这么富有过!

>>>点此继续阅读《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全文<<<


第4章 吃饱吃香

此时已经过了中午,季清摸摸瘪下去的肚子,打算先找个地方吃顿饭。

带着家旺兴冲冲转了一圈后,季清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她没有粮票。

没有粮票,有多少钱都下不了馆子。

虽然到了八十年代,对票的需求没有上个年代那么大,但毕竟还是票证时代,粮食、肉、油都是限量供应,实行严格的配给制,对外自然也只能是凭票购买。

家旺到底是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比季清更不抗饿,拽着季清的手埋怨:“娘,我好饿啊。”

季清摸摸家旺的头,安抚家旺。

举目望向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后,她眼睛一亮。

供销社就在距离邮电局不出五十米远的地方,季清如法炮制,以陈青岩妻子的身份成功领到了三斤油,五斤面,二十斤米。

毕竟现在还是物资短缺的年代,季清怕被人看出来,花了两分钱买了个背篓,把米面油装进去,又花了一分钱买了几个草编的篮子盖在上头。

供销社的人看她虽然穿着破烂神情胆怯,脑瓜子却灵光,知道不能露富的,不禁道:“后面有旧背篓,你要是想要的话,我一分钱卖给你。”

季清连忙道谢。

从供销社出来,季清带着家旺,走进了镇上唯一一家国营饭店。

“吃饭吗?有票吗?”服务员走过来,问道。

季清一边摇头,一边拉开衣襟,里面是她刚才在供销社领米的时候倒出来的米,差不多有一斤,苦哈哈道:“没钱也没票,但是有米,换点吃的,行不?”

这个时代家家户户都自己做饭吃,还没见过直接拿米来换吃的的,服务员不禁愣住了。

季清猜到服务员在疑惑什么,忙道:“俺家是山沟沟里的,一大清早带娃娃上来看病,没来得及做吃食,这会饿得很,大哥,这些米能换两碗米饭不?我们不吃别的,就要两碗米饭就行。”

服务员为难地挠挠头,“我去问问经理。”

片刻后,穿着靛蓝色外套的经理走了过来,看看头发干枯瘦的像个纸片的季清,再看看面黄肌瘦的家旺,叹了口气。

随即,摆摆手:“给他们盛两碗米饭。”

“谢谢,谢谢经理大哥。经理大哥你真是好人,太感谢你了!”季清小心地把米倒进服务员拿来的大碗里,感激地直朝着经理鞠躬。

经理扫了眼米碗,又对服务员补充了句:“再给弄点紫菜汤,弄个炒土豆。”

不一会儿,米饭、炒土豆条、紫菜汤都端了上来,季清看着清汤寡水,几乎没怎么放油的炒土豆条,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从昨天穿过来到这会,她都饿了一天一夜了!

家旺也是好久没吃过这么香的饭菜,看得眼睛都直了,他凑过去,两眼放光地吹捧季清:“娘,你真厉害。”

季清笑道:“不是娘厉害,是叔叔善良仁慈心地好,你以后要以叔叔为榜样,做一个正义的人。”

季清故意说得声音大,不远处的经理听见了,心里越发美滋滋。

家旺不明所以,只以为季清说得是真的,重重点头:“娘,我知道了。”

其实,季清心里清楚,经理愿意给她们土豆和紫菜汤,归根究底是因为她拿来的米多,一斤米做稀一点,能做七八碗米饭,而她只要了两碗而已。

作为市场营销学的高材生,季清第一眼看到经理,就看出经理是个爱面子、虚荣心比较强的人。

一顿饭吃完,经理又让服务员送来两个煮熟的土豆,说是让季清回村的时候在路上吃,季清自然又是一顿好谢。

出了饭店,季清勾起嘴角。

真没想到,她在这里竟然能用到前世学到的知识。

也是,这个时候的人都单纯着呢,大多数人每天都忙于干活做工填饱肚子,没有前世那么复杂。

吃饱喝足,季清带着家旺在街上逛了会,想买很多东西,可无奈处处需要用票,买不上。

“哎,娘多想给你们买点糖吃啊。”站在路边,季清无奈长叹一口气。

家旺听到“糖”字,下意识舔了下嘴唇,但还是懂事道:“娘,今天已经吃的很香了,好久都没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孩子越懂事,季清越心疼。

其实每年都会发糖票,只不过票一发下来,就被老太太拿走了,老太太拿糖票换了糖后,都给自己的小儿子了。

原主为了这事不服气掰扯过,结果被老太太追着骂了好几天,也就不再提了。

就在这时,一个裹着棉袄子的女人突然凑了过来。

“大妹子,买蜂蜜吗?”

季清下意识的拉紧家旺,提防地看着女人。

“姑娘,我看你刚才从国营饭店出来的,想必也不缺钱,咱自家产的蜂蜜,甜得很,一瓶就三块钱。”

原来是兜售蜂蜜的,季清略微一思索,便明白了。

糖是从粮食里提取的,需要加工,所以是由国家统一调配的,而蜂蜜不同,蜂蜜是农民自己养蜂得来的。

见季清不吭声,女人急起来:“大妹子,我这可是紧俏货,就这一瓶。”

蜂蜜是好东西,季清已经动了心,但面上并没有表露,而是装的有几分为难:“三块钱……太贵了……”

女人咂嘴:“大妹子你都能上饭店吃饭,还嫌三块钱贵啊。”

季清见状,错过女人就要走,女人一把拉住季清,“哎,大妹子,那你想多少买,我跟你说,我这一瓶蜂蜜可是能吃个把月的,比白糖还耐吃!”

季清还是摇头:“那也太贵了,这都能买几斤白糖了。我还是忍一忍,等年底糖票下来,买白糖吃吧!”

这正是女人担心的,马上就年底了,家家户户有了白糖,她这瓶蜂蜜就更出不了手了。

她心一横:“大妹子,直说吧,多少钱你才肯买。”

最终,季清以两块钱的价格,买了一大瓶蜂蜜。她把蜂蜜装进背篓里,牵起家旺的手,沿路回村。

一路上家旺频频往季清脸上看,快走到村口的时候,迎着夕阳的余晖,才说了一句:“娘,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的娘,身上有光。

>>>点此继续阅读《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全文<<<


第5章 盟友

“准是在外面找野男人去了,没脸没皮不嫌臊!这么样的儿媳妇我陈家不敢收,打着赶出去算了!”

季清一回到家,就听到老太太在院子里叫骂。

她扭头吩咐家旺在背篓里蹲好,背着家旺走了进去。

此时已经天色昏暗,一家人刚吃过饭,被老太太强行聚在院子里,商量着对季清的处置呢。

季清突然出现,一群人愣住了。

“我带家旺回了趟娘家。”季清说完,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背着家旺进了东厢房。把背篓放下,她走出东厢房,对老太太说:“晚饭还有吗,我跟家旺没吃晚饭。”

“没有!不干活乱跑的人,哪来的饭吃!”

老太太骂了句,跺着小脚快步就往东厢房冲。

季清没拦,径直往厨房走去:“我看看还有啥吃的没。”

“你给我站住!”老太太中途拐了方向,一路小跑到厨房门前,叉腰挡住:“谁准你自己往厨房跑的!要脸不要脸啦!”

季清冷淡重复:“我跟家旺都没吃饭,饿得很。你是让我们娘俩都饿死吗?饿出个好歹咋办?陈青岩知道你们让他老婆儿子饿肚子吗?”

老陈头听不下去,闷声吼道:“给她拿两个饼子!”

老太太气得不行,进厨房拿了两个发面饼子出来,往季清手里重重一砸,“我要是你,我都没脸吃!”

季清不理她,拿着饼子扭头就走,老太太脚底下更快,先季清一步进了东厢房。

她眼尖,刚才季清进院子就看到季清背着背篓,此时看到背篓放在炕边上,更是急吼吼扒背篓上看有其他东西没。

季清看着老太太的动作,冷笑出声:“找什么呢?没金子没银子,就一空背篓。”

老太太丢开背篓,狠狠剜了一眼季清:“回了一趟娘家,不得了的吗?有本事让你穷娘家给你撑腰,把婚离了啊!”

激将法对以前的原主有用,对季清没用,季清闻言,微微一哂。

“不离,我离婚了上哪儿找这么有钱的男人去。这十里八村的,可找不到这么会赚钱的男人喽,我的下半辈子,还打算靠我男人养活呢!”

靠不靠还是未知,先把老太太气一顿。

果然,老太太听了这话,气得哼哧哼哧的。

“你,你……你想都不要想!还想要点脸就赶紧走人,不然就给我等着,等着我老二回来把你休了!”

待老太太喊骂着走后,家旺才一骨碌从炕上翻起来,给季清看他放在炕柜子里的几样东西。

方才进院子前,季清就给家旺交代好了藏东西,家旺坐在背篓里,是为了不引起怀疑,而她强硬的要吃的,也是为了打个时间差,让家旺有时间把东西藏起来。

季清把蜂蜜从柜子里取出来,盖上柜盖子,招娣走了进来,向季清汇报今天一天老太太说的话和做的事。

听招娣说完,季清笑起来。

这老太太还真是视她为眼中钉,不遗余力地对付她呢。

“娘,你怎么办啊?”招娣焦急地问。

季清拧开蜂蜜盖子,用筷子给招娣和家旺一人剜了一筷子头:“放心,娘有办法。”

招娣还从来没吃过蜂蜜,不停唆着,眼睛都眯了起来,良久才回过神:“娘,真甜!”

次日,跟以往一样,家旺招娣下地干活,盼娣跟着老太太打下手。

季清等陈家人们下了地,对着镜子收拾一番,接着故意做出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把抱着柴火往厨房走的盼娣叫到一旁,吩咐道:“娘等会要出去,中午不回来,你给娘留个饼子。”

盼娣木讷点头:“知道了,娘。”

季清快步走出大门后,老太太背着手跟出去几步,折回到厨房问盼娣:“你娘给你说啥了?”

盼娣不同于招娣,老实的过头,不敢撒谎,小声回答:“娘说中午不回来,让我给她留个饼子。”

“她去哪儿了?”

“不知道,娘没说。”

“反了她了!”老太太手往腰里一叉,“不干活不上灶头,一门心思往外跑,还说外头没野男人,我呸!”

盼娣听老太太骂娘,没敢还嘴,只偷偷想着,若是奶不让给娘留饼子,她就多喝点粥,把自己的留给娘。

季清出了陈家,一路小跑跑到山脚下的王大媳妇家。

王大媳妇在红山根是有点名气的,这个年代基本上都是一大家子住在一起,婆婆管家,儿媳妇再不情愿也要被压一头,可唯独王大媳妇不同,结婚不到一年就跟婆婆分了家,搬出来跟丈夫孩子独住。

为此,被不少做媳妇子的羡慕嫉妒,没办法说服自己家那口子分家,只能安慰自己说王大媳妇家的男人不中用,被王大媳妇拿死了。

原主没什么主见,也被这种话影响着,虽然她没有向其他人一样酸王大媳妇,但面对王大媳妇主动的示好,她也没理会。

可季清却知道,王大媳妇能对她有多大的帮助。

她手揣在破棉袄里,对着木栅栏门喊了一句:“嫂子!嫂子!”

王大媳妇推开门探出个头,当看到是季清后,不由一愣:“陈家媳妇?”

这女人不是不待见她嘛,前些天她找她做针线活,她冷着脸都不跟自己说话呢。

“干啥?”想到之前热脸贴了冷屁股,王大媳妇没好气。

季清早就料到会这样,也不觉得难堪,只嘿嘿一笑:“外头冷得很,嫂子让我进去说呗。”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王大媳妇早就对季清比较有好感,所以也没真计较,她把季清让进了屋,还问:“早起吃了吗?”

“吃了吃了。”季清应道,被她怼过几次后,老太太没再不给她吃了,她早上喝了一大碗白粥呢。

王大媳妇在炕边坐下,和季清一样把手放在火盆上烤,眼珠子上下打量季清好几遍,“我听人说,你跳河了?”

“嗯。”季清点头,既然来找盟友,自然也不掖着,她把老太太骂她的话,给陈青岩告状,被救上来后老太太还想刺激她再死一次都跟王大媳妇讲了一遍。

王大媳妇听得火冒三丈,一个蹦子从炕上跳下来:“听听,跟我那个恶婆婆一样一样的,把儿媳妇不当人!你也真是能忍,换了我,我跟她干仗呢!”

季清笑笑,等过段时间,老太太知道她把钱和米面油领走了,也肯定有一仗要干的。

不过,不是现在。

“算啦。”她拉着王大媳妇坐回炕上,“能捡回一条命,我也想通了,管她说啥呢,我行的正坐得直,鬼都不抓我,再不为了别人几句话不痛快了。”

说着,她看向王大媳妇炕边装针线活的簸箕,“嫂子,你之前不是说让我给你画几个花样嘛,咱们来弄吧。”

>>>点此继续阅读《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