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淮州谢初姒的小说(戚总夫人太迷人)最新章节_戚淮州谢初姒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戚总夫人太迷人

作者:谈栖

主角:戚淮州,谢初姒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初姒失散多年的姐姐一回来就想抢走她的一切,包括婚约。 基于和未婚夫一直不太走心的关系,初姒怕这个狗男人真准备更换联姻对象,不得已,只能使出各种花招巩固感情。 上班的时候,她变装成他的秘书:“总裁大人,Coffee, tea, or me?” 回家的时候,她就是他的小佣人:“少爷,您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或是先……” “或是?”戚淮州戴着金丝框眼镜,弯着嘴角故意反问,有点斯文败类的意思。 初姒深吸了一口气,更加坚定了,哪怕冲着他这张脸,冲着这场婚约,她也得杀回去,踹走白莲花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 初姒是戚淮州掌心的玫瑰,他看一眼,就甘做裙下之臣。

戚淮州谢初姒的小说(戚总夫人太迷人)最新章节_戚淮州谢初姒免费阅读全文

《戚总夫人太迷人》免费阅读

第1章 真实的梦

“……放松一点。”

男人的嗓音清冽沙哑,犹如立冬时分的山泉水,又含着一股子隐忍。

炙热的呼吸,烧在她的耳朵边。

“!”

谢初姒直接从梦中惊醒。

甚至摔下床去。

好在床边铺着厚厚的地毯,她才没有将尾椎骨摔裂。

但想起梦里那个不可描述的画面,她仍觉得口干舌燥。

冷静了三分钟,初姒摸索着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亮屏幕,眯起眼睛看时间——

凌晨五点。

黑暗是所有情绪的放大剂,何况那个梦还是初姒的亲身经历,她甚至还能想起更多细节,包括男人的体温。

越想越不能想。

初姒算了一下,她已经有二十一天没有过成人生活,难怪会做这种梦,沉思片刻,她干脆起身,睡衣也不换,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出门。

繁华是京城的标签,哪怕是这个时间,路上也有不少车,车灯路灯与江对岸连成片的霓虹灯一起,投进初姒的眼睛里,璀璨多姿。

她把车开到一个高档小区,停好了,搭乘电梯,直接上了二十一楼。

初姒连按两下门铃。

叮咚——

叮咚——

感觉应该已经把里面的人吵醒了,初姒便输入密码开门,恰在她推门的时候,门里的人也把门打开。

屋内没有开灯,两人在黑暗里对视,一人疏离,一人翻云覆雨,下一秒,初姒扑上去抱住对方的脖子,将唇送了上去。

男人被她撞得惯性地后退几步,靠在墙上,他身上穿着的是睡衣,很方便初姒一边亲一边寛衣解帶。

门在身后咔嚓一声关上,男人任由她胡作非为,不回应不拒绝,只是低敛着眸看她,声音和梦里一样冷淡:“不是要跟我分手?”

初姒有时候挺烦他这幅不为所动的样子,装什么我佛慈悲呢?

她甩掉自己身上的大衣和睡衣。

结束时已经天光大亮,初姒精疲力竭。

卧室里开着加了橙花精油的加湿器,吐出的丝丝白雾带着令人懒倦的味道。

男人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了她一眼,将擦头发的毛巾随意地丢在一旁,黑色的碎发被捋到后脑,露出一双刚被热气浸湿过的眉眼。

看起来精神好得不得了。

初姒幽幽地想,就他这个皮相,就他这个体力,去“掷千金”当个男公关,肯定是头牌,赚个盆满钵满绝对不成问题。

就是可惜,以这个男人的身份,她为他规划的职业前景,怕是到下辈子都不可能实现。

毕竟,他是戚氏集团说一不二的掌权人。

戚淮州啊。

戚家是京城新贵,而戚淮州是戚家最有力的招牌。

他从父亲手里接过公司的五年,是戚氏集团飞跃最快的五年,当年想进圈子都需要引荐的人,现在已经是大家阿谀奉承的对象。

不过……

初姒当初看上他,是他长得实在很对她的胃口,尤其是他戴上金丝框眼镜的时候,斯文又禁欲,让人很想把他往床上带,看他戴着领带做……

手机嗡嗡震动,及时打断了初姒越来越放飞自我的思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戚总夫人太迷人》<<<<


第2章 问她的感受

她翻了个身,拿起来看,是好友的微信。

“在家吗?我来找你。”

初姒打字回复:“戚淮州家。”

“?你不是跟他分手了吗?”

初姒啧了声,理直气壮:“还不许成年人解决一下正常的生理需求吗?”

对方显示正在输入了好一会儿,初姒以为她是要跟自己长篇大论,教育她不能这么随便。

结果来了条信息是:“他是你未婚夫,你想做啥就做啥,不用找借口。”

哦。

初姒高估王女士的思想觉悟了。

王女士又问:“戚淮州怎么样?”

初姒结合上下文,自然以为她是在问她‘睡后感受’,虽然她一直觉得戚淮州很狗,但这方面还是要夸一下的,所以她回:“很行!!”

两个感叹号,是对戚总的肯定。

“少跟你朋友说这些。”身后冷不防响起一道音色偏冷的男声,吓得初姒手机都差点掉了。

她是侧躺着的,一回头,戚总本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可见是见着她们的聊天记录了。

“……”

尴尬只有三秒钟,初姒立即将手机扣在枕头上,爬起来,意图占据道德制高点谴责他窥探别人隐私。

戚淮州却已经收回视线,将领带系上,微抬的下颚线条优越,直接跳过这个话题:“不想睡就起来,跟我回家吃饭。”

“不去。”初姒干脆拒绝。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去。”

睡都睡了,还是她主动找上门,总不能说她还是要跟他分手所以不去他家吧?

太‘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初姒索性耍横。

戚淮州已经穿好衣服,衬衫西装整整齐齐,从上到下均是一丝不苟,他只是看着初姒,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初姒也不理他,掀开被子下床,捡起睡袍穿上,进浴室洗漱。

“因为半个月前那件事?”戚淮州忽然出声。

初姒脚步一顿。

半月前,准确来说,是二十一天前。

在那之前,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听到那些话,正在气头上,好巧不巧又看到那个画面,冲动之下,就跟戚淮州说分手,婚约作废。

当时那么决然,今天却跑来……

初姒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一把关上浴室门,拒绝交谈。

她在浴室待了二十分钟,出来时,戚淮州竟然还在沙发上。

初姒强调:“我说,我不跟你回去。”

戚淮州答非所问:“如果你是因为那些流言蜚语要跟我解除婚约,大可不必,爷爷已经表态,他选你进戚家。”

初姒心头一撞,然后往后一倚,靠在他对面的墙上,轻嗤一声:“戚总读书那会儿做阅读理解的题目一定是满分吧?”

他口中的爷爷是戚老爷子。

她听说的原话明明是“初姒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最喜欢的孙媳妇,我就愿意疼她,谁反对都没用”,虽然直白点说就是他口中那个意思,但委婉一点,听着没那么刺耳。

戚淮州侧头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伸长手臂抓住她,直接将她拽到自己身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戚总夫人太迷人》<<<<


第3章 像旧派的贵公子

初姒神经一炸,刚要挣扎,戚淮州的手便沿着她小臂滑下来,拿住了她的手指。

她蓦地一愣。

男人的手心很暖,和他的性子截然相反,彼此的体温通过交握的手交融,初姒心头像琴弦被拨动,不禁转头看向他。

阳光在他那一边,刚好落在他鼻尖。

戚淮州有着极为出众的五官,哪怕已经认识很多年,对他的身体都到很熟悉的地步,可有时候撞上他,还是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不只是因为他长得好,还因为他骨子里有旁人没有的气质。

戚家是毋庸置疑的极富极贵,一般来说这样的家庭很容易出纨绔,花天酒地吃喝漂赌是常规操作,浑身铜臭味;再好一点的,就算不纨绔,也多少会沾点什么陋习,毕竟有钱有权不折腾非人哉……戚淮州就是这个非人哉。

他克制,疏离,讲究,尊礼,像旧派的贵公子,平时穿西装必须三件套,袖扣领带夹一样都不能少,白衬衫要长出外套一寸,西装裤下是黑长袜不露脚踝,端就一副雅致如斯的做派,偏生还不会让人觉得做作。

若非当年他们戚家要在京城发展,需要京城本地的人脉,因而和谢家定了联姻,想来这么个极品也不会被她霍霍。

初姒心绪飘远有点走神,直到手指上一凉,她才发现,戚淮州往她无名指上带了一个戒指。

那天气急,她连带着他送她的订婚戒指也丢还给他,现在他又戴回她的手指上。

戚淮州道:“你想听好听的话我也会说,只是没什么意义,总之事实是,爷爷喜欢你,戚家就会喜欢你,婚约照旧,一切如常,半个月前那句话,收回去。”

初姒那点悸动的心情霎时灰飞烟灭。

忘了说了,这男人好是好,但那是在他不开口的时候。

他一开口,就很容易变成狗。

他要是不加上中间那两句,她没准就把话收回去了。

偏生他就是要来踩她的逆鳞。

——她就不信他不知道最近京城私底下都在传什么流言蜚语。

初姒一下抽回手:“你以为我很稀罕进戚家?你要是真喜欢我姐,我也不介意让位,反正大家都说你们才应该是一对,而且你们确实聊得挺好。”

岂止聊得很好,简直是有说有笑。

戚淮州蹙眉:“那件事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不想再复述一遍,为了那件小事,你要跟我再吵一回架?”

“你管那个叫解释?”初姒冷笑,还就要再跟他吵一次了。

“你说你是在机场偶遇谢意欢,因为同路所以才同车回家,除了那次以外,没和她私下见过,可就我亲眼看见的就有两次,你要是心里没鬼为什么撒谎?”

谢意欢就是她姐姐!

“什么两次?”戚淮州眉头拧得更紧,看她这么炸毛,心下也有些不耐了,“既然那么介意,早上为什么来找我?”

早上……他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初姒真的炸了,不想跟他说话了,挣开他的怀抱起身。

她虽然是穿着睡衣来的,不过这套房子里也有她的衣服,初姒打开衣柜,随便找了条裙子套上,然后抓起手机。

“去哪里?”戚淮州看着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戚总夫人太迷人》<<<<


第4章 他不走心

初姒踹了他小腿一脚,摔门走人。

戚淮州盯着她的背影,抿住了唇。

初姒下了楼才发现自己忘拿车钥匙。

实在不想回去拿,她索性就靠走路离开小区。

小区名叫琼楼,意思是仙宫中的楼台,敢起这个名字,无须描绘便能想象出是多华丽精美。

这个楼盘位于二环,离戚氏大厦很近,戚淮州贪方便买了这套房子,常住在此。

小区很大,初姒走了整整二十分钟才出去,她在心里骂了无数遍戚淮州狗男人。

骂着骂着,又觉得有点没劲,干脆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下。

已经十月份,成排的枫树都被秋意染成金黄色,风一吹,叶片纷飞落下,初姒捡了一片在手里玩儿。

她回想过去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心烦。

二十年前,谢家长女谢意欢走失,遍寻不见,这么多年下来,谢家父母也渐渐放弃找回女儿的希望,当是只有初姒一个孩子,都没敢想,谢意欢还会回来。

她回来,谢家上下都很高兴,初姒也很高兴,那是她亲姐姐,好好活着,没缺胳膊少腿,她能不高兴吗?

最初几天,初姒还带着谢意欢满京城撒野,把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分享给她,谢家父母对谢意欢更是偏爱,初姒理解,毕竟走失这么多年,肯定有想要弥补的心情。

然而那天,她买了很好吃的蛋糕回家,却听到了父母在房间争吵。

妈妈是大家闺秀,平时也是很优雅的名媛,初姒第一次见她那样歇斯底里。

“这些都是我们欠意欢的!我们全家都欠她!尤其是初姒!”

“意欢当年为什么会走失?是因为初姒吵着要买糖果,意欢才会带她出门,才会在回家路上走失,受了整整二十年的苦,初姒欠意欢的,一辈子都还不了!”

“我们跟戚家定下婚约的时候,虽然没有说清楚是意欢还是初姒,但意欢是姐姐,长幼有序,本就应该是意欢,现在意欢回来了,物归原主,有什么错?”

“初姒不答应?她有什么资格不答应?她这么多年来霸占意欢那么多东西,她该还回来了!”

……

在初姒记忆里,谢意欢走失之前,妈妈是很温柔的妈妈。

谢意欢走失后,妈妈冷淡了许多,但对她还是很好,所以她从没想过,会听到妈妈用堪称咬牙切齿的语气指责她。

是她害谢意欢走失?

简直……荒缪!

当年初姒虽然才四五岁,但不是完全没有记忆,真实的情况根本不是这样!

过去二十年,妈妈从来没有说过是她害谢意欢走失,谢意欢回来后才有这个论调,所以毫无疑问,是谢意欢跟妈妈说是她害她走失。

她居然这样污蔑她!

初姒错愕且愤怒,原本想推门进去理论,她才不背这个锅!

但想到妈妈居然问都不问就相信了这种话,又生出了难过,臭脾气发作,不想说了,丢了蛋糕下楼,结果就看到戚淮州和谢意欢从同一辆车下来。

相!视!而!笑!

她见过两次戚淮州和谢意欢见面,当时没有多想,在听到妈妈说婚约要换人后,她就觉得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刺眼得很,索性甩脸就走。

再之后,就是她和戚淮州的争吵。

她说分手,解除婚约,戚淮州不同意,但除了打几个电话外也没来找过她,两人长达二十一天没有联系。

就在这二十一天里,京城私下都在传,戚家和谢家的婚约要换人了,换成大小姐和戚淮州,连戚淮州的妹妹都上她面前冷嘲热讽,说要不是戚老爷子保她进戚家,她早就得给她姐姐谢意欢让位。

旁人都这么说,而戚淮州那句话,不也是大同小异?

风越来越大,初姒只穿着针织裙,坐在路边有点冷,四处看看,看见对面有一家星巴克,便进去要了一杯拿铁,找个位置坐下,继续发呆。

她承认,她对戚淮州确实有迁怒的成分,只是她谢初姒骄纵了二十几年,从来没对谁低过头,何况戚淮州的确撒谎了,她还是有点介意的。

用王女士的话说,她和戚淮州,只走肾不走心。没准戚淮州这个冷面冷情的狗男人,真的动了换未婚妻的念头。

才想到王女士,王女士就来了电话,初姒焉了吧唧地接听:“干嘛。”

“我给你发信息你怎么不回啊?我以为戚淮州把你怎么了。”

初姒恶人先告状:“他把我赶出家门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戚总夫人太迷人》<<<<


第5章 别让戚淮州不痛快

“没抛尸就行。”

“……”

王女士要求真低。

好在王女士向来嘴硬心软,要了初姒的位置,开车过来捡她。

王女士全名王袅袅,和初姒从小认识,一起长大,初姒的事情她都知道,两人的关系比亲姐妹还亲。

她风风火火赶过来,拿起初姒的奶咖先灌了一口,然后嫌弃说:“别喝全糖的,你已经够傻白甜了。”

“谁傻白甜呢?”初姒不爱听了。

王袅袅道:“我问的是,戚淮州对你姐回来这件事怎么看,你回我说他很行?”

初姒一梗:“……我没反应过来。”

王袅袅自己去柜台要了一杯五分糖的:“所以他到底怎么看?”

“能怎么看?就说他爷爷喜欢我,戚家就会喜欢我,婚约照旧,一切如常呗。”

“那就行,”王袅袅替她松了口气,“我跟你说,只要戚淮州坚定不移选择你,哪怕你妈妈想把婚约给谢意欢也不行。”

谁能左右得了戚淮州的主意?

初姒想到戚淮州和谢意欢有说有笑的画面,闷声说:“她要就给她,谁在乎。”

“真不在乎?”王袅袅睨着她,要是真不在乎,她这次也不会迁怒戚淮州吧?

他们这对未婚夫妻,该干的不该干的事情都干了,王袅袅不信初姒对戚淮州一点感情都没有。

初姒闪闪眼睫,转移话题:“我是想不明白,我姐为什么要跟我爸妈那么说?她以为我把小时候的事情忘了,所以编故事来博我爸妈的同情?有这个必要吗?”

“不,你还是应该关注戚淮州。”

“……”

王袅袅替她想过:“你跟戚淮州在一起这么多年,大家都默认你们是一对,戚爷爷喜欢你更是人尽皆知,谢家最合理的做法是维持现状,为什么你妈妈会突然想要把婚约换给谢意欢?”

初姒皱了一下眉。

“唯一的解释就是,谢意欢不仅跟你妈妈说是你害她走失,还跟你妈妈说想要戚淮州,你妈妈出于责怪你和补偿她的心理,才会说出婚约换人这话。”

初姒一声不吭嘬奶茶。

“你看你这个姐姐,一回来就往你身上泼脏水,还要抢走你的未婚夫,说她一句居心叵测不算污蔑吧?初姒,咱们这种家庭,不止要提防外人,兄弟姐妹也要提防,你看戚淮州那一家,哪个兄弟是好相与的?你现在不是独生女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初姒真不是傻白甜,从小被当成谢氏集团继承者培养,缺什么都不会缺心眼,谢意欢确实很可疑。

王袅袅挑眉:“只是不愿意面对现实。”

初姒哼声:“那你想我怎么办?去找谢意欢对线吗?”

“当然不是,当务之急是稳住戚淮州,戚淮州是镇山之宝,只要他不变心,哪怕谢意欢已经拿下你爸妈,你的胜算也比她大。”王袅袅打量她,“你最近收一下你的脾气,别让戚淮州不痛快。”

这就不好办了。初姒说:“我刚就踹了他一jio。”

王袅袅:“……”

初姒低头琢磨,王女士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别的暂且不论,谢意欢认祖归宗才一个月,动作就怎么多,谁知道她想干什么?她已经在她爸妈那儿失了先机,戚淮州这边不能再被偷塔。

要不她也太被动了。

初姒拎起王女士:“送我去戚氏集团,我要跟我未婚夫交流交流。”

到了戚氏集团,初姒想了想,又转去旁边的YSL,买了瓶香水——反转巴黎。

她擦了一点在自己耳后和手腕,这款香水人称‘行走的春葯’,她没用过,今天领教一下它的威力~

王女士眼看着她还换了一支口红,初姒人如其名,是美若褒姒的浓颜系,五官明艳,换了梅子色的口红,就更有内味儿了。

王女士都有点怀疑她这个交流,不是言语上的交流,而是肢体上的“交流”。

初姒赶走免费司机,大步走进大厦。

她以前也来找过戚淮州,前台小姐认识她,没有阻拦,微笑问候:“谢小姐,上午好。”

“上午好。”

小姑娘嘴甜:“谢小姐今天的香水好好闻喔。”

初姒随手将香水搁台上:“那送你啦~”

小姑娘心花怒放:“谢谢总裁夫人!”

太上道了。

初姒十分赞赏,上了二十一楼的总裁办公室。

戚淮州的秘书看到初姒很意外,忙迎上来说戚总去开会了,初姒表示没关系,她在他的办公室等会儿。

秘书当然没有意见,送她进去,又泡了一杯茶给她。

初姒虽然来过几次,但都没有仔细看过这间办公室,闲着没事转了一圈,感想只有一个——果然是他的风格。

戚淮州性子冷,装潢也是俗称的性冷淡风。

初姒看到柜子上有个摆件很眼熟,踮起脚想拿下来看,不小心撞到低处的一本书,她下意识伸手去接,但有一只手先她一步,拿住了那本书。

同时初姒感觉,后背被一个炙热的胸膛虚虚压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戚总夫人太迷人》<<<<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