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凰(沈木兮,薄云岫)小说最新章节_《离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离凰/女凰

作者:蓝家三少

主角:沈木兮,薄云岫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她无名无分的跟着他,成为所有人口中不知廉耻的女人。 却换来一把火,将曾经的爱恨烧得干干净净。 初遇时,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在皇位厮杀中隐忍保身。 那一夜的大火,终将他的软肋连皮带骨的削去。 佛说,七年一轮回。 七年后再遇,他红了眼。 纵江山如画,不及你一颦一笑一嫣然...
离凰(沈木兮,薄云岫)小说最新章节_《离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离凰/女凰》在线试读

第一章

府里的人都知道,二殿下在后院藏了一个女人,这女人无名无分,连二殿下的妾室都算不上。所有人都说,一个女子连名节都不要,简直是不知羞耻,难怪二殿下连正眼都不肯瞧她。

房间里摆着一壶红花,是主院那头特意派人送来的,二殿下亲口吩咐,他不需要别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他只要一个魏仙儿。

好美的名字——魏仙儿!

“主子,不要喝!”阿落哭着摇头。

门口有家丁堵着,她出不去了,这一壶红花下去,她就再也不会有孩子。

“阿落,谢谢你!”整个王府只有阿落真的可怜她,可现在她平静得像一潭死水,“你出去吧,我会想清楚的。”

“不,主子,阿落不会离开你的!”阿落想把那壶红花砸了,却被人拖出了房间。

恶奴狠狠的说,“如果你不喝,就永远别想走出这道门。殿下说了,若是你不肯喝,咱们就是灌也得给你灌下去!夏姑娘,别逼咱们动手!”

她看着渐渐合上的房门,启唇微笑,“你说的我都会照做,但这是最后一次!”

你说过,会照顾我一生一世。

你也说过,会和我从红衣到白头。

你还说过,此生唯有我一个妻。

薄云岫,你没有遵守诺言,你负了我……

“火?起火了!着火了!”

熊熊烈火在寒风中呈燎原之势,整整两日不灭不息,将整个屋舍烧得一干二净。即便数年后有人提起,还清楚的记得,王府那一夜大火,烧红了东都的半片天。

…………

七年后。

近来村子附近一直有蛇群出没,弄得村子里人心惶惶的。

春秀挥着杀猪刀,“啪”的一刀下去刚好半斤,“小沈大夫,你住的药庐那么偏,可得注意点,有什么事招呼一声。”

沈木兮点点头,“你的腿好些了吗?”

“亏了你的药,早就好利索了。”春秀咧着嘴笑,把一旁的骨头包好递给沈木兮,“拿回去给孩子炖汤喝。”

沈木兮刚要拒绝,身后猛地被人用力撞击,若非她眼疾手快扶住了,估计是要趴地上了。

春秀操着杀猪刀冲出来,扯着嗓门怒喝,“哪个不长眼的,横冲直撞赶着投胎啊?”

可不,真的是赶着投胎!

撞人的是一辆木板车,车夫坐在前头,惊慌失措的下来,“对不起对不起!”

哪知这一撞,竟从车上滑露出一条青紫色的胳膊。

沈木兮目光陡沉,快速掀开板车上的席子,只见车上排排躺着三人,皆是生面孔,肯定不是本村人,但他们的症状却是一模一样。

三人皆是面色发青,唇色发紫,双眸紧闭,双手紧握成拳。

“要死啊,你杀人了!”春秀捏紧杀猪刀。

这一喊,附近的村民都围拢了上来,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议论,说是要扭送官府。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车夫当场就给众人跪下了,拼命的磕头,“是蛇!蛇咬的,我正赶着送去找穆大夫,人还没死呢!”

沈木兮一探三人的颈动脉,“的确还活着。”

穆氏医馆。

大夫穆中州面色凝重,赶紧给三人喂了解毒丹,“这三人的确是中了蛇毒,但是这蛇毒好诡异,不知是什么蛇咬的?”

车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我是前头芙蓉村的,他们三个从氓北逃难过来的,说是讨碗水喝。我也是好心,想着给他们点水喝,谁知道他们喝完就喊有蛇,然后、然后就这样了!”

“奇怪!”穆中州抚着长须,陷入深思,“明明是中了蛇毒,为何身上没有蛇咬的伤口?”

沈木兮一愣,快速翻看三人露在外头的肌肤,疤痕倒是不少,但是新鲜的蛇咬伤痕确实没有,没有被蛇咬又怎么会中蛇毒?

难道是投毒?

可是投毒都具有目的性,看这三人衣衫破烂,身无长物,一个瘦骨伶仃,一个面黄肌瘦,还有一个连身子都没长开,最多才十二三岁的年纪,为什么要对三个难民下手?

“师父,还有救吗?”沈木兮问。

穆中州面色沉沉,“解毒丹只能暂缓毒性攻心,治标不治本。我得知道是什么蛇,才能对症下药!”

外头忽然传来杂乱之声,一大帮衙役呼呼冲进来。

>>>点此阅读《离凰》全文<<<


第二章

穆中州一愣,当即拱手迎上,“刘捕头?”

来的是知县衙门的刘捕头,往日倒是和气,今日不知为何却是面色铁青,“穆大夫,请跟我走一趟!”

“出了何事?”穆中州惶然。

病床上还有病人,医者岂能离开?

刘捕头面色骤变,快速查看病床上的三人,“怎么,也是被蛇咬的?”

“也?”沈木兮一愣。

“蛇进了县衙,以至小公子昏迷不醒,知县大人召集县内所有大夫前往府衙救治。”刘捕头重重一叹,“穆大夫,走吧!”

“师父这几日腿脚不便,怕是不能跟刘捕头前往县衙。不如这样,我随你去!”沈木兮自告奋勇,“即便我治不了,回来的时候也能跟师父描述一下症状。”

刘捕头原本不敢答应,可此去城中尚且有段距离,如今时辰不早,夜里出村更是山路难行。穆中州打了包票,说沈木兮得了他全部真传,大可放心一试。

“师父?”沈木兮面色微沉。

“放心,我会照顾好郅儿。”穆中州知道她担心什么。

沈木兮松了口气,带着药箱便跟刘捕头出了村。

蛇群咬人的事情必须尽快处理,不然伤患会越来越多,而解毒丹治标不治本,一旦蛇毒抗拒解毒丹的药效,便是回天乏术。

一行人赶到县衙的时候,只见县衙外头皆是重兵防守,县太爷好似把能用的衙役都给用上了,可见是真的怕死了这些蛇。

然则进了门,沈木兮突然生出几分忐忑不安的感觉。

院子里停着一辆精致的马车,黑釉金漆描绘,周遭以绸装饰,精工细雕,可见华贵非常。

她认得那描纹是双蟒戏珠,这是只有身份尊贵之人才配享用,须知帝王为尊,是为金龙,蟒次之……

“是来了什么贵客吗?”沈木兮试探的问。

刘捕头凑近她,低低的说,“是东都来的,其余的你别多问。”

见他这般神色,沈木兮便晓得自己的猜测怕是要成真了。脚下如同灌铅一般,她是打死都不愿再见东都之人,可已经到了县衙,自然没有抽身离去的可能。

好在今日来了不少大夫,沈木兮打定主意不出头。

床榻上躺着年幼的孩子,看年纪应该七八岁左右,双目紧闭,面色发青,唇色发紫。

沈木兮看了一眼便大致确定,跟医馆里的那三个人病症一样。

刘捕头将一个瓷罐端上来,当着众人的面打开,里面竟是一条色彩斑斓的蛇。

“呀,这蛇都生了冠子,是要成精了!”

“老夫行医数十载,从未见过这种蛇。”

“怪哉怪哉!”

待诸位大夫都去给孩子诊病,沈木兮才走到刘捕头跟前,低眉望着他怀中的罐子。

细看之下,她的面色愈发凝沉,这哪是什么蛇冠,分明是毒囊。蛇身色彩斑斓,其实是毒液蔓延至全身而造成的病变,所以只要沾着这些蛇,无需啃咬也会中毒。

山野之中怕是不可能孕出这样的蛇,除非是有人专门饲养。

什么人,如此狠毒?

“沈大夫?”刘捕头低低的说,“可看出什么来了?”

沈木兮抿唇,“恕我无能为力。”

刘捕头正想说点什么,外头已有沉重的脚步声进来,紧接着是一声高呼,“离王到!”

脑子里忽然有东西绷断,沈木兮率先跪在地上,将头垂得很低。

有风从耳畔掠过,带着熟悉的气息,金丝绣蟒纹的黑靴在她跟前驻足,那人好似就这样站住了,清清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治不好小公子,本王让你们陪葬!”

老大夫们都是一把年纪了,行医救人一辈子,哪成想临了还不得好死。

“王爷恕罪!”知县也吓着了。

谁能想到,王爷带着小公子路过,竟被这该死的蛇钻进了马车咬一口,这下倒好,乌纱帽要丢了不说,自个的项上人头都会保不住!

离王是谁?

离王——薄云岫,乃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当年先太子谋反,是离王领兵平叛,才有了圣上的皇位永固。,谁不知道离王最得圣宠,只要他跺跺脚,天下都得抖三抖!

老大夫们束手无策,他们都是头一回见到这蛇,哪里会解这蛇毒?即便一一试毒过去,小公子也未必等得及。

“王爷,草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暂缓毒发倒是可行,但要祛毒,草头大夫们哪有这能力。

“拉出去,杀!”音色冷冽,与噩梦中的并无差别。

大夫们哭喊着跪地求饶,沈木兮心寒如冰,她知道他是不会心软的。

因为他是薄云岫啊!

那个冷血无情,说一不二的薄云岫!

“王爷!”沈木兮磕头,“民女或许可以一试。”

四下陡然一片死寂,所有声音都在刹那间消失无踪。

重重的合上眉眼,沈木兮深吸一口气,又将方才的话复述了一遍,“王爷,民女可以一试!”

>>>点此阅读《离凰》全文<<<


第三章

知县大人认得沈木兮,她是穆中州的关门弟子,一直赠医施药,造福乡里,说起来也是个了不得的女子。

薄云岫低头,视线从她头顶掠过,迈开步子走到了床前坐着,“治不好,一并拖出去。”

“是!”沈木兮磕头。

大抵之前有些紧张,起身的时候她未能站稳,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好在一旁的刘捕头快速搀了她一把,“沈大夫,没事吧?”

沈木兮摇摇头,骤见薄云岫正冷着脸打量着自己,她当下深吸一口气,极力保持内心的平静。

稳住自己的情绪,沈木兮挺直脊背走到了床前,素白如玉的指尖轻轻搭上了小公子的腕脉,柳眉略略蹙起,这孩子的毒比医馆里的那三人要烈得多。

她掰看孩子的手脚,在孩子左脚的脚腕上发现了血痕。

蛇咬的位置,伤口已经发黑流脓,但是小腿位置并没有肿胀,这种毒最能伤可怕。

一抬头,忽见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沈木兮的呼吸瞬时乱了,只得快速避开视线,恭敬的躬身,“王爷,民女有一草头方,但药性甚烈,若是王爷允准,民女才敢一试。”

“若本王不允,你便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他字字冷冽,周身寒戾。

沈木兮不敢靠他太近,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她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若是成了,请王爷放过诸位大夫,若是不成,王爷只管杀了民女便罢!咱们这穷乡僻壤的,原就没什么大夫,若是都杀尽了,以后乡亲们怕是要受苦了!”

“你倒是心怀天下。”谁都听得出,他口吻中咬牙切齿的嘲讽。

沈木兮不在意,依旧保持着恭敬的姿态。

不管他如今说什么话,她都不会在乎。

临了,他掷地有声,“好!本王倒要看看,你有几条命?”

所有人都被赶了出去,安静的屋子里只剩下端坐在一旁的薄云岫。

沈木兮提笔写药方,不过她用的是左手,字迹工整而娟秀。

薄云岫眯起眼,幽邃的瞳仁里没有一丝光泽,像极了万丈深渊,似乎只一眼便会坠入,从此万劫不复。他就这么半靠着椅子,视线始终落在她身上,俊美无暇的脸上落着斑驳的光影。

“王爷,药方写好了。”沈木兮躬身呈递。

“黍离!”他一声喊,冷随扈黍离赶紧进门,“煎好端上来。”

黍离不二话,领了方子就往外走。

他冷漠得压根不愿碰触,权当她是空气一般。

沈木兮端坐床前,以银针杜绝毒性蔓延,银针刺穴决不能马虎,稍有差池便是一条人命。是以她不敢分神,额头有薄汗渗出,全神贯注的为孩子施针。

待施针完毕,她取出师父特制的解毒丹给孩子喂下,用锋利的刀刃划开被蛇咬出的伤口,能让脓血流得更快些。

做完这一切,沈木兮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抬手拭去额头的汗,凝眸望着昏迷不醒的孩子。

他们都叫他小公子?

看薄云岫那么紧张,应该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吧?细看孩子的眉眼,还真的跟那人很像,都属于那种很柔和的美丽,让人看着就喜欢。

等待的过程很煎熬,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再看薄云岫一眼。

过了许久,黍离才端着汤药进门,沈木兮当即伸手接过,“我来喂!”

闻言,黍离看了自家主子一眼,见主子没吭声,只得快速退出去。

沈木兮的眉心狠狠蹙了一下,舌尖被咬破出血,然后将汤匙在唇边轻轻碰了碰,瞧着似在吹凉,实则是将舌尖的血悄悄渗入了汤药中,再慢慢喂孩子服下。

如是重复,直到一碗汤药喝完。

“王爷!”她行礼,将空药碗搁在床头,“民女已经尽力,接下来请王爷稍待!”

“出去!”薄云岫下令。

沈木兮有些犹豫,想着把汤药碗拿走,却惹来他冷冷的一记眼刀子,吓得她赶紧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恨不能有多远跑多远。

房门合上的那一刻,她捂着慌乱的心口,脊背一片寒凉。

屋内,薄云岫端起空药碗轻嗅,俊眉微拧。

>>>点此阅读《离凰》全文<<<


第四章

足足有半个时辰,屋内毫无动静。

黍离的视线时不时的落在沈木兮身上,总觉得这个女大夫有些怪异,说是紧张又不像紧张,说不紧张又表现得很局促。

“沈大夫,你有几分把握?”刘捕头悄悄的问。

沈木兮没说话,不是她不回答,只是舌头又麻又疼,她怕万一自己说话异样,会被人瞧出端倪。薄云岫身边的个个都是人精,她不得不防。

门“吱呀”一声打开,薄云岫出现在门口。

沈木兮还来不及跪下,身子已被提起,胳膊上一阵剧痛,那张俊美无双的脸骤然在她的视线里放大,她冷不丁倒吸一口冷气。

薄云岫捏着她的胳膊,目光如刃般剜过她的眉眼,“你给钰儿吃了什么?”

众人骇然,难道小公子……

沈木兮身子绷得僵硬,只觉得寒意从他掌心渗入她的肌体,让她遍体生凉。

“民女是按照古方记载下药,有七分把握可以治好小公子。王爷一言九鼎,若小公子有什么好歹,只管拿民女问罪,切莫牵连他人。”她倔强的回望着他。

薄云岫的瞳仁微微一缩,避开了她的视线,约莫觉得无趣,如丢破布般丢开她。

沈木兮未防备,身子重重摔在地上,手肘不慎抵在地上,疼得她低哼了声,然后死死的咬住了下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一点声音。

“你能治好钰儿,说明有点本事。”薄云岫居高临下,目光冰凉的扫过眼前众人,“随本王回东都。”

沈木兮的眉睫骤然扬起,他要带她回东都?回离王府?

不,她不会跟他走!

她跪在地上,狠狠磕了个头,“恕民女不能跟王爷去东都!”

“放肆,你敢违抗王爷的命令!”黍离呵斥。

“请王爷恕罪!”她伏跪在地,极尽恭敬,却也字字清晰,足见此心坚决。

众人大气不敢出,一介草民胆敢违拗离王之意,杀了亦不足为惜,谁敢求情,不怕被牵连?

“给你两日时间收拾。”不容置喙的口吻,是薄云岫的专属。他不是在跟她商量,是在下达命令,没人能违拗他的意思,谁都不能。

房门合上,众人面面相觑。

知县让诸位大夫赶紧散了,忙不迭搀起失神的沈木兮,好声宽慰,“沈大夫,得王爷重用,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儿,你赶紧回去跟穆大夫商量,去东都未尝不是好事!”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不从王爷的命令,只有死路一条,哪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沈木兮没说话,抬步就走。

他为什么还要执意留下她?

认出来了?

不可能!她现在这张脸怕是亲爹都不认得,何况是他。她连声音都不似从前清亮,哪里还有半点旧时模样?

沈木兮心乱如麻,留在这里只会觉得压抑,不如先回去找师父商量再说。

须臾,黍离推门而入,却见自家主子一动不动的杵在窗口,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主子这般凝神之色。

“王爷!”黍离行礼。

薄云岫负手而立,背对着光,望着窗外漆黑的夜,“她可有说什么?”

“她?”黍离一愣,“王爷是在问,沈大夫?”

“沈?”薄云岫敛眸。

“是!”黍离颔首,“沈大夫,沈木兮!”

他幽幽转身,墨色的瞳仁里,倒映着明灭不定的烛火,薄唇微启,如意犹未尽般咂摸着她的名字,“沈……木……兮!”

>>>点此阅读《离凰》全文<<<


第五章

沈木兮连夜往回赶,县太爷担心她一个女子走夜路不安全,万一出了事没办法跟离王交代,派刘捕头送她回村。

出了县府,沈木兮总觉得身后凉飕飕的,时不时的回头看。

刘捕头提着灯笼,满是疑惑,“沈大夫,你怎么了?”

他站住脚步回头看,身后除了黑漆漆的林子,什么都没有。

沈木兮皱眉,“刘捕头,你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这一带林子里没什么大型猛兽,安全得很。你是不是听到夜鸟叫?”刘捕头笑了笑。

山里常有夜鸟出没,着实不足为奇。

沈木兮觉得那声音不像是夜鸟,是一种很奇怪的沙沙声,断断续续的,难道是山间猛兽?可猛兽会一路跟着这么久吗?

“我们快走!”沈木兮扶了扶肩头的箱带,加快了脚步。

身为大夫,半夜出诊是常有的事,这条路沈木兮走了不止多少次,闭着眼睛也能走回村子。可今日不知什么缘故,好似走得很慢。

穿过乱葬岗的时候,激起夜鸟哗啦啦的成片飞,连刘捕头都吓了一跳,“沈大夫,你没吓着吧?”

“比起死人,我更怕活人!”沈木兮拭去额头的汗,忽然绷直了身子,“你听!”

刘捕头禁声,这次他也听到了,是一阵奇怪的“沙沙”声,这声音稍纵即逝,辨不清到底从哪个位置传来的。

沈木兮捏紧手中的灯笼,忽的眉心微蹙,“我好似踩到了什么?”

闻言,刘捕头忙弯腰,用灯火照亮,只见厚厚的落叶堆上,有一根白灿灿的长条状物什,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这是何物?”刘捕头随即用刀鞘将这东西挑起。

待二人看明白,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是蛇蜕!”沈木兮快速环顾四周,“这蛇蜕足足三指宽,说明这条蛇很大,而且还在成长中。蛇蜕出现在这个位置,说明附近就是这条蛇的活动范围,我们必须小心。”

“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刘捕头脊背发凉,干脆抽刀在手。

沈木兮用树枝将蛇蜕铺开,“尾部骤小而细长,头部位置……嗯?”

“怎么了?”刘捕头不解。

沈木兮急忙拽了刘捕头一把,“离远点,这蛇蜕不正常!”

“为何?”刘捕头不解。

饶是毒蛇,褪下来的蛇皮经过风吹日晒雨淋,也不可能有再带有毒性,何况蛇毒在齿,不在皮!

“蛇头有冠?”她想起了在县衙里看到的蛇,“刘捕头,像不像你们抓住的那条蛇?”  沈木兮这一说,刘捕头也觉出味儿来,“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你们抓住的是小蛇!”沈木兮呼吸微促,“大的这条,可能在附近。这蛇能长大这么大,肯定异与寻常的毒蛇!”  回忆起方才的沙沙声,刘捕头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该死的东西!沈大夫,你跟紧我!”

沈木兮点点头,紧跟在刘捕头身后,她觉得那沙沙声还在附近,但不知为何始终没有靠近,一直隔了段距离,断断续续的响着。这种感觉就像是猫吃老鼠前的戏耍,让人的心七上八下。

此处距离村子不太远,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随时有可能进村伤人,所以这东西留不得。两人紧赶慢赶,终于进了村。

村子里很安静,这个时辰,村民们应该都睡了。

“医馆就在前面,我可以……”

还不待她说完,刘捕头拔腿就往前冲。

沈木兮愕然,但见前方火光冲天,那个方向——医馆!

“师父!”沈木兮大惊失色,“郅儿!”

只是从村口跑到医馆的这么点功夫,原本的黑烟已经成了熊熊烈火,火势包围了整个穆氏医馆。

“师父?郅儿!”沈木兮歇斯底里的喊着,丢了药箱就往里冲。

“你在外头等着!”刘捕头推开她,快速冲进火海。

村里的人被喊声惊醒,一个个披了衣裳走出门,乍见医馆起火,旋即跑来救火,大家接水的接水,泼水的泼水,可这火却怎么都扑不灭。

沈木兮浑身剧颤,双目通红,脑子里满满都是当年的那把火,也曾这样的熊熊不息。

“快,搭把手!”刘捕头扯着干哑的嗓子,满脸碳灰的从火场里背出了穆中州。

春秀气喘吁吁的赶来,帮着刘捕头,将穆中州平放在草垛旁边。

“师父!”沈木兮的声音已经颤抖得不成样子,“师父,郅儿呢?郅儿呢!”

“地、地窖……”穆中州一张嘴,黑血快速匍出唇。

“沈大夫你赶紧救人,我去找郅儿!”春秀夺过村民手中的水桶,哗啦从头上浇下,撒腿就往火场里冲。

沈木兮快速搭上穆中州的腕脉,却被穆中州摁住了手。

“给……”穆中州颤颤巍巍的将一样东西塞进她手中,艰难的张了张嘴,鲜血染满衣襟,“活、活下去!”

“师父!”沈木兮歇斯底里,瞬时泪如雨下,掌心里死死攥着师父给的东西。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点此阅读《离凰》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