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夏梦最新章节列表- 乘龙怪婿(韩东夏梦)全文阅读

小说:乘龙怪婿

作者:貌似纯洁

主角:韩东,夏梦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韩东夏梦最新章节列表- 乘龙怪婿(韩东夏梦)全文阅读

《乘龙怪婿》免费阅读

第一章 醉酒的娇妻

“滚,别碰我!”

夏梦狠狠的甩开男人的手,怒骂道:“滚,滚蛋!我最瞧不起你这种为了钱什么都干的人……才几个钱啊,就愿意入赘?要,要不是我爸逼我,就凭你……”

韩东咬牙看着醉醺醺的女人,尤其是想到她为什么喝成这样,更是拳头紧握,怒火冲天。

自己结婚四年的老婆,为了前任买醉,他却连个屁都不能放!

“你喝多了。”

韩东扶住夏梦,沉声说道。

“韩东,你说你干嘛同意跟我结婚,你明知道我喜欢别人……”夏梦含糊的说着醉话。

“我不知道!”

见夏梦晃悠不停,韩东索性弯腰给她扛了起来往车子走去。

“哎哟,快看,那不是夏家的大美女吗,这是给人捡尸了?”

“什么捡尸,那人是她老公,人家可是合法的。”

“老公?夏大美人什么时候……哦对对对,那个上门的废物,我想起来了。奇怪,不是说夏大美人不让他碰吗,这是怎么了。”

“喝多了呗,要是醒了肯定杀了他,这种废物,也配碰夏梦?换我还差不多……”

韩东面无表情的扛着夏梦走了过去,像这种讥讽,四年来他也不是第一次听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夏梦身娇体软,柔若无骨,尤其是凑近之后身上若有若无的体香,让韩东难免心神荡漾。

但,他们结婚四年,韩东连夏梦的手都没碰过。

将夏梦搬回房间之后,正准备回去自己的卧室,夏梦突然拉住了韩东,哭喊着:“不要走。”

韩东一愣,还没开口,就听夏梦呓语道:“玉平,别离开我……”

玉平!她的那个前任?

韩东顿时面色一冷,眼神里浮现着强烈的愤怒。

好一顶绿帽,真是从天而降给他戴的端端正正的!

“夏梦!我告诉你,我他妈……”

韩东的话还没说完,视线就被大片的白皙吸引了过去。

夏梦今天穿的是一套水蓝色真丝长裙,柔滑的肩带不知何时已然滑落,展现出了大片的白皙嫩滑,随着她剧烈的呼吸不听起伏,煞是诱人。

“玉平……”

这一声,让韩东脑子里的那根弦彻底崩断。

他咬牙切齿道:“好,我不走,不走。”

夏梦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眼泪簌簌下坠,起身抱住了韩东,或者说抱住了她幻想中的邱玉平。

“我爸疼我,我去求他,他肯定会同意咱们在一起……我跟人结婚根本就是被逼的,你放心,我心里始终都只有你一个。你不想要我么,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

夏梦嘴上无意识说着,柔软的嘴唇在韩东脸上乱亲了起来。

若是平日夏梦如此热情,韩东必定满心欢喜。

可现在,自己在夏梦眼中,可是那个叫邱玉平的狗东西,韩东除了愤怒,别无他想。

你夏梦既然当我韩东不存在,我干嘛还要憋屈自己,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合法的妻子!

心思一起,人便疯狂。

韩东压抑了许久的情绪,潮水般涌来,进而决堤。

反客为主将夏梦压倒,滋味玄妙的无以言喻,美不胜收……

不知道多久,一切安静了下来。

夏梦期间恢复了一丝神智,却没办法反抗当兵多年的韩东。

后来,便也认了……

韩东人渐渐从那种兴奋到极点的感觉中平复,看着陷入熟睡的夏梦眼角无意识涌现的泪痕,他呆呆出神。

心疼,愧疚,种种情绪涌上,唯独没有后悔。

他韩东做事,从不后悔!

清晨,夏梦被床头震动的闹铃刺激的怏怏睁开了眼睛,只觉得浑身酸软,抬起胳膊都费劲,她只得转了转眼珠看向周围。

头顶是熟悉的吊灯,墙纸,是她自己的卧室没错。

夏梦一扭头,看到躺在一旁熟睡的韩东之后,脸色大变。

完了,全完了。

昨晚的一切回笼,乱糟糟的思绪冲击着她,夏梦不假思索,全力一脚蹬在了熟睡的男人身上。

还在熟睡中的韩东被夏梦这么一脚直接踹下了床,摔的不轻,手臂都蹭破了。

韩东顿时间睡意全消,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他昨晚竟然把平时高高在上的老婆给睡了!

眼角余光注意到了床上隐晦的一朵红梅,韩东既激动又心虚。

激动的是没想到夏梦还是第一次,心虚却是,自己这可是趁人之外,以夏梦的脾气,还不直接砍了他?

顾不上疼痛,韩东从地上爬了起来,偷瞄了夏梦一眼。

她拉着被子躲在床脚,只露出白皙修长的颈部,一张俏脸苍白,双目憎恨的瞪向他。

“对,对不起……”

韩东下意识道歉。

夏梦不答,只是死死盯着韩东,直让韩东心里发毛。

女人很可怕,韩东对此体会很深。

“那个,昨天你醉酒,非拉着我不让离开……我是个男人,谁都忍不住对吧!”

韩东边说边后退,准备趁机开溜,却听夏梦声音陡然缓和:“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说什么?

他愕然转头,迎面一个玻璃杯带着风声砸了过来。

砰!

韩东额头被砸了个正着,眼前一黑,有液体顺着额角往下流,不知道是水渍还是鲜血。

夏梦并不打算就此放过韩东,紧接着猝不及防的一脚朝他裆部踢来:“王八蛋,我杀了你!”

夏梦学过专业女子搏击,出招动作何止是专业。

韩东倒吸一口冷气,间不容发的矮身,探手牢牢卡住了夏梦纤细的足腕,还没来得及感受那种冰凉滑腻的触感,夏梦一脚失利之下,反手一耳光甩了过来。

不得不说,她反应特别的快,普通人在她面前也不够看。

可惜,她碰到的是韩东。

韩东身体微微移动,躲过巴掌凑上前去,一用力,便牢牢将夏梦整个人压在床上。

夏梦剧烈挣扎,剧烈扭动,可双手全被韩东牢牢掌控,哪儿拗得过他的力道。

情急下,她昂首朝韩东肩膀咬去。

韩东连忙顶过去头,直接亲了上去,那柔软的触感,让韩东重新红了眼睛……

>>>点此继续阅读《乘龙怪婿》全文<<<


第二章 你是我老婆

夏梦惊恐之下,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昨夜的疯狂,一时之间连反抗都忘记了。

韩东已然忘形,手有些发颤的在她肌肤上游走,如同抚摸最上好的绸子。

直到夏梦脸上一丝冰凉的泪水滑落到了他的手上,韩东才如梦方醒,触电一般迅速松开了夏梦。

他在干什么?

昨夜可以说是冲动了,今天这又算什么?

韩东,你什么时候需要靠趁人之危得到一个女人了!

夏梦立刻扯过被子盖住自己,咬牙切齿道:“韩东,你等着坐牢吧,我要告你,我要告死你!”

韩东心思慢慢平复,结婚后被这女人处处欺压鄙夷的情绪反涌而上。

“告我?夏梦,你还真有脸说这种话。从我们结婚,有没有一个人尊重过我,就算是家里的一条狗,岳母大人都舍得在它身上每个月花两三万。我呢,我他妈想回去看看我父亲,都没钱买什么像样的东西。”

“钱是夏家的,凭什么要让你白用。我妈愿意把钱花在宠物身上,那是她的自由。你有本事就先把欠我家的那六十万还上啊!”夏梦讥讽道。

韩东深呼吸:“我倒是想还,可你们给不给我机会。我从一结婚,就被安排到夏家的振威集团工作,每个月工资看不到,不准我辞职做其它事情。一心把我绑在夏家,让我处处依靠夏家,好永远抬不起头来。没错,那六十万救了我父亲的命,又如何,这是长辈间的情分,你少他妈动不动就在我面前提。”

“你再给我说一句脏话试试。”

夏梦恼羞成怒,拳头紧握。

韩东这些话寻常并没有机会说,而今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还有你,夏梦。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可昨晚你竟然还能喊着前男友的名字。更关键的,我扣子都被你给拽掉了,你到底是有多饥渴……”

“韩东,你……你不要脸!”想到昨晚的事情,夏梦的脸和眼都红了。

韩东嗤笑:“我不要脸?我可从来没有求着你父亲来做这个上门女婿,是他主动找到我,拿恩情压人……”

“滚,你滚!我不要再看到你!”

夏梦听到韩东这番言论就火冒三丈。

是,当年的确是自己的父亲上门主动让韩东做自家的上门女婿的,就因为这点夏梦不知道跟父亲吵了多少次,父亲只是一句韩东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就敷衍了过去。

值得托付?

这样贪财好色,趁人之危的无耻之徒,哪里值得托付了!父亲真是老糊涂了。

“老子还不想留下呢。”

韩东冷笑一声,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眼神锐利的盯着夏梦,冷声说道:“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你是我的老婆,老子不管你是自愿的还是被逼的,你要是敢婚内出轨,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就废了那个狗东西,让他做太监!”

“你,你疯了!”

夏梦猛然瞪大眼睛,她实在想不明白,一直唯唯诺诺的韩东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如此强势!

不等夏梦再开口,韩东已经摔门离去了,气的夏梦直喘粗气,胸口起伏不定。

此时秘书的电话打了过来:“夏总。恒远集团的张总同意了见面,地点定在了临安市深蓝茶餐厅。”

夏梦冷漠应声,挂断了电话。

这次公司遇到危机,不得不向各个大型企业寻求帮助,不过振威集团在东阳市规模并不算大,电话打了无数,同意见面的人却寥寥无几。

这次恒远安保的董事长张建设答应亲自见她,张建设是临安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个人的身价早在三年前就突破了六十亿。

夏梦做梦也想不到,如此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大人物,竟然会亲自约见自己!

哪怕是在临安,她也要跑一趟!

夏梦往门外走的时候,韩东也打开自己房门走了出来,拿着车钥匙跟在她后面。

他答应过岳父要寸步不离的保护夏梦,哪怕夏梦不喜欢他,讨厌他,他也不会离开左右。

“临安市深蓝茶餐厅,先去接黄莉。”

夏梦面无表情的下令,仿佛面对的并不是自己丈夫,而是司机一般。

黄莉,是夏梦的秘书。

韩东也不理会她,在一起四年,早就习惯了她这副冰山模样,自顾的上了车发动车子。

约莫一小时,三人来到了深蓝茶餐厅,夏梦带着黄莉下车走了进去,留下韩东一人坐在车内。

与此同时,一辆奔驰600停在了不远处,后座下来一个光头男人,穿着西裤跟白衬衫,皮鞋锃亮,,年龄约在四十岁左右,脸上有一道隔了很远也能清晰看到的刀疤,横肉累累,尤其是一双眼睛,小且圆,密布凶光。

以韩东的眼力判断,这人面有恶相,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瞧他进茶餐厅后,径直往夏梦那桌赶,难道这就是夏梦要见的那个客户。

夏梦看着来到面前的中年男子,有些迟疑:“张总?”

她实在想不到,恒远的董事长会是如此形象。

如果面前这人褪下西装,换上一身松垮的休闲装,夏梦会以为对方是个混混。

张建设跟她观感恰好相反,他被秘书告知,是东阳第一美女夏梦要跟他谈生意的时候,直接推掉所有工作抽时间赶了过来。

暗自惊艳对方姿色跟气质,张建设心道传闻果然不是假的,这个夏梦还真是一个罕见的绝色佳人,脸上顿时露出来色眯眯的笑容,主动伸出手道:“夏总,久等了。”

夏梦确定对方身份后,旋即收了心思,笑着起身握手:“早听说过张总,刚才是没想到您还那么年轻,没敢认。”

张建设旦觉手里像是抓了一团水,柔腻的触感,让他不忍松开,也不落座,皮笑肉不笑道:“夏总更是年轻漂亮,我最喜欢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打交道。”

他一笑,露出满口不怎么好看泛黄的牙齿,并且脸上肌肉扯出了几分凶厉,十分别扭。

夏梦勉强把手抽了出来,叫来服务生到:“张总,吃点什么。”

张建设目光灼灼,好半天才慢悠悠道:“夏总看着点,我不饿。”

夏梦掩饰的躲闪开视线,觉得今天的谈话可能会不太顺利。

这个张建看她的眼神,仿佛要给她活吞了一般……

>>>点此继续阅读《乘龙怪婿》全文<<<


第三章 我要他死!

夏梦硬着头皮开口道:“张总,我先跟您说一下情况。振威目前招聘的保镖跟保安全部都是最专业的,跟您签约保证不会弱了您公司的名声……”

他打断了夏梦介绍,看向了黄莉:“小秘书,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们夏总说,能不能回避一下。”

像是在征询黄莉的意见,可其实话里根本就没有商量余地。

黄莉闻言愣了愣,然后忙起身离开。

等就剩下两人,张建设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坐姿:“夏总,以振威眼下的规模,这几百个人,估计不是小麻烦吧?”

“张总看的透彻,确实是这样。”夏梦犹豫了下,坦诚说道。

张建设若有所思,抬起手腕看了看:“我稍后还有个会要开,夏总,这样好了。晚上咱们在华庭酒店谈,里面的中餐厅不错。”

夏梦要再看不出张建设什么意思,就真是一朵白莲花了,她心底无力:“张总,哪好总耽误您时间。”

张建设起身,笑的尤为肆无忌惮:“不耽误,一点都不耽误。毕竟,你们公司可是有五百人要安置呢,如此‘重大’的事情,怎么能叫耽误时间呢?”

早些年的张建设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混,就算是现在,跟一些道上的人也有所牵扯。其人最大的特性就是好色,在临安市不说人尽皆知,也是赫赫有名,各种夜场欢场的常客,无女不欢。

碰到这种人,夏梦来谈生意,就注定了她不付出一些代价,别想谈拢。

出门,阳光仍旧灿烂,夏梦脚步却像是灌了铅水一样。

也许是因为昨夜没休息好,也许是因为完全看不到振威的未来。

这个世道,想要正正经经的做生意,真是举步维艰。

这种认知,彻底击碎了她的信心。

车内,黄莉正在跟韩东闲聊着张建设的诡异之处。

“韩东,你不知道,他看夏总是什么目光……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说话间,她打住了话匣子,是夏梦走了过来。

砰的一声关门上车,夏梦吩咐道:“回酒店。”

韩东偷偷看了她一眼,他从黄莉的话里已经基本判断出夏梦想依靠张建设解决公司困境,根本就是不现实的……除非,她愿意陪张建设睡一晚,或者是几晚。

不行,这绿帽子怎么也不能戴。

“夏梦。眼下公司的问题在于那些闲置的安保人员,我认为就算是亏一些,也能在东阳市就把人给安置好……”

夏梦一腔恼怒正没处发,不等韩东说完,直接吃枪药一般打断:“你懂什么,这根本就不是权宜之计,我来临安市是为了公司的长远考虑。”

韩东不爽道:“冲我嚷什么,有这脾气干嘛不对张建设使。那种毛手毛脚的货,大耳瓜子扇上去就行了!”

夏梦不想吵架,尤其是当着秘书的面,冷言道:“回酒店!”

“一百,一百一……”

酒店里,韩东的俯卧撑做到一半,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黄莉打来的。

“韩东,我们在华庭酒店,你赶紧过来,有点不对劲。张建设根本不让我进去,我怕夏总会出意外……”

她声音很低,有点慌乱。

韩东不及多想,直奔庭酒店。

他已经明白过来,八成是张建设约夏梦过去的。

以那女人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性格,估计就算猜到有蹊跷,也会抱有侥幸。

可韩东是男人,他不会有任何侥幸心理。

且不说夏梦是不是有打算献身张建设,他可是夏梦的丈夫,这种事情在他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华庭酒店距离他所住的这家酒店并不远,五分钟左右也就到了地方。

韩东第一眼就看到了夏梦那辆红色的宝马R8。

里面就黄莉一人,韩东上前敲了敲窗子,等玻璃降下连忙追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都快一个小时了,夏总的电话也打不通……”

黄莉一脸着急,看到韩东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

韩东又追问几句,得知夏梦在中餐厅后,他连忙走了进去。

可是此刻中餐厅里根本就没有几个客人,又哪会有夏梦的影子。

心道不妙,很明显的,夏梦现在还在酒店里。

那如果不在一楼,会在哪?

楼上可全他妈是客房,难不成她现在已经跟张建设开房去了。

念及此,韩东暗骂了一句,直奔前台:“张建设在哪?”

前台吓了一跳,刚要开口骂人,对上韩东血红的眼睛,顿时间哑了言。

“在,在十楼……”

不等前台说完,韩东转身就走,刚来到十楼,就在走廊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是下午时候帮张建设开车门的那个秘书。

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西装革履,身材稳健的男性,像是保镖。

此时,几人正在一块,略神秘暧昧的说着什么。

韩东靠近之时,听到了一些敏感而关键的词汇。

女人,下药,张总……

火往上撞,韩东眼睛悄然变暗。

“你谁啊!”

一名保镖发现了正走来的韩东,上前一步就用手去推,意图拦阻。

只还未碰到来人,他手腕就被对方单手卡主。

那种不可逆的力道,让保镖眼睛睁大,抬脚就踹了过去:“你他妈的……”

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就觉身体被火车给撞了一般,保镖闷哼着倒跌而退,捂着肚子重重撞在墙上。

能跟着张建设的保镖又岂是什么简单角色,杀人的差事都干过,此刻再看不出韩东来意不善才傻逼了。

另一名保镖见状当即将匕首抽了出来,他本能以为来人是张建设的仇家。

可惜,匕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对准韩东,保镖就捂着咽喉见鬼一般嗬嗬有声,叫都叫不出!

“张建设在哪?”

韩东掐着保镖的喉咙,一字一句的问道。

那血红的眼神,如同地狱里爬上来的嗜血恶魔,令人遍体生寒!

“你,你要干什么,我们张总可是……”一旁的秘书惊恐的后退,边后退边想拿出张建设压人。

“啪!”

韩东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直接给他掀翻在地。

“张总?算个什么东西。”

韩东咬牙切齿的看着秘书,厉声说道:“敢动我的女人,我要他死!”

>>>点此继续阅读《乘龙怪婿》全文<<<


第四章 天皇老子也不好使

再说张建设,此刻简直兴奋的身体都要炸了。

从下午见到夏梦其人的时候,他心思就脱缰野马一样难以控制,这些年他张建设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女人,可如夏梦这般姿色气质之人,绝无仅有!

张建设先架好了微型摄像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完全睡熟的夏梦。

她的脸色因药物的缘故泛酡红,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动人心魄。

长裙末端露出的半截小腿简直如玉石一样晶莹细腻,让张建设忍不住将手放了上去,细细体会,感凉滑柔腻,仅仅是碰了碰肌肤,就令人呼吸急促。

夏梦似有所觉,无意识的发出声音。如同仙乐一般的动静,让张建设的所有理智尽皆土崩瓦解,不顾一切扑了上去,嘴唇雨点一样落在夏梦脸上颈部。

夏梦被突如其来重量给压醒了,睁眼间,就看到一张横肉累累的面孔在眼前放大,满口的酒气以及其它味道夹杂,让她心里一阵翻腾恶心。

“你……你要做什么……”

夏梦想要挣扎,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动一动手指都十分困难。

“夏总,你等会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张建设双眼通红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面颊,兴奋的人都要炸了。

夏梦急怒交加,无力推拒着。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嘈杂的动静突然响起。

张建设被惊扰,气急败坏大吼:“谁他妈再敢叽叽歪歪,老子弄死他。”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巨响传来,门被人直接踹开。

张建设看到了来人,一个清清秀秀,约在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人,正是韩东。

“你他妈的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张建设心知不对,虽被惊到,语气却沉稳至极,隐含愤怒威胁。同时惊诧自己所带的保镖为何没拦着这人,他是怎么进来的?

韩东不理,看到夏梦衣衫不整,泪痕斑驳,眼中寒意一闪而逝。

拳头握拢,咯吱发出响动,指节泛白,几乎没有任何间隙,径直一拳砸去。

张建设想躲闪,可哪里躲的开,咔嚓一声,鼻骨断裂。

张建设惨叫一声,被这一拳给直接打懵。

韩东一拳头下去,暴戾接连升腾而起,揪住张建设衣领,一拳连着一拳。

不知道连打了多久,在张建设叫声慢慢微弱,人如烂泥之后,韩东停了手。

身后,是两个傻眼的保镖,站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他们哪想到韩东竟然胆大包天,连张建设都敢直接暴揍,加上过程又快,以至于他们都忘了上前拦阻。

韩东矮身把装死的张建设强行拉起,并不粗壮的手臂,体重接近一百八的张建设却在他手中如轻若无物。让人很难想象,这股匪夷所思的力道是出自韩东廋削的身体。

“张建设,你好大的胆。”

韩东拽着张建设,微微弯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厉声说道。

此时张建设已经被打得五迷三瞪,鼻青脸肿,根本看不清楚面前的人是谁,下意识的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饶了我吧!”

“饶了你?”

韩东猛然一甩手,只听“啪”的一声,狠狠给了张建设一个耳光。

张建设顿时向后退了好几步,被打的脑袋嗡嗡做响,噗的一声突出一颗大槽牙来,满嘴鲜血直流。

这一巴掌,竟是给张建设打清醒了,捂着脸恶狠狠的说到:“你他妈知不知道老子是谁,竟然敢打我……”

“老子管你是谁!”

韩东猛然跨步,来到张建设面前,又是一耳刮子甩了过去,给张建设肥胖的躯体直接打倒在地。“敢欺负我的女人,你他吗就是天皇老子,也不好使!”

>>>点此继续阅读《乘龙怪婿》全文<<<


第五章 不自量力

张建设地上艰难爬起来,眼神之中,出现了强烈的仇恨,冲着身旁的保镖大喊:“他妈的你们看戏呢!给老子上!弄死他!”

众保镖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一个个的冲着韩东扑了过去。

“呵,不自量力。”

韩东冷笑一声,突然抬脚,后发先至,将距离最近的一个保镖踹飞出去。

随后躲过两个人的攻击,快速抓过一人的手腕直接将他扯到自己面前,一拳轰在他的下巴上,直接给他打晕了过去。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张建设的保镖们全部倒在地上鬼哭狼嚎,硬是没有一个人能爬起身来。

张建设爬起来想要跑,韩东却是又来到他跟前,一脚接着一脚踹在他身上,破口大骂道:“CNM的,敢动老子的女人,敢给老子的女人下药,今天老子一定废了你!”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真的错了,饶了我吧,再打要死了人……啊!别打了!”

张建设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都碎了一样,杀猪般惨叫起来。“她,她吃的是安眠药,等会就没事了!别打了啊啊啊!”

韩东没理他,愣是给他打的涕泗横流之后,才一把拽起张建设扔了出去。

外头,张建设满脸鲜血,狼狈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张总,要不要去医院?你放心,我已经叫人了,那小子离不开酒店……”

此刻最忐忑的是保镖,怕张建设嫌弃自己办事不利进而怪罪。

“你麻痹的,一群废物!”

张建设嘴唇麻木,含糊不清的斥骂,一腔火气像是找到了宣泄口,连续踹了左手旁一个保镖好几脚。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不聪明也不会从一个小混混爬到如此程度。那个年轻人身手如此厉害,绝非普通人,如果他这边再扩大事态,于己不利。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物,但看做事的手段绝不寻常。

报仇,以后大把的时间,绝对不该是今天。

保安队长刘恒也在这时匆促赶来,走廊内瞬间汇聚了二十来人。

酒店张建设有股份,并且这里的保安人员全部都是张建设公司所提供。

换句话说,张建设就是这帮保安的主子,如今主子出事,正是他们表忠心之时。

“张总,我马上打电话报警!”

“都他妈散了,草,报尼玛的警!”张建设怒吼一声。

报什么警,草,是他给人下药,警察来了他脱得了干系吗?

房间内,夏梦悠悠转醒,还未从大起大落的心态中反应过来,眼中恐惧残存。

就在刚才,她几乎绝望的生无所恋,恨不得咬舌自尽,泪水顿时间从脸颊滑落。

韩东哪见过她这种模样,心疼的不行,连忙走到了床前:“没事了……”

话没说完,不可避免的,眼睛有些发直。

她裙子被撕扯的快不成样子,半遮半掩的完美身体,恣意挥发着独属于她的女性魅力。香味,以及那种晃眼的白,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浮想联翩。

“你,还看!”

夏梦见他眼睛发直,哪会不清楚他在想什么。眼泪飞流而下的同时,声音结冰一般寒冷。

韩东正自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女人无力的声音如巨锤一样敲击在了脑门上。

他迅速回神,拿薄被罩在了夏梦身上,探身扶着夏梦坐了起来。

过程中,被子几番滑落。他深怕夏梦怀疑自己用心不善,如此简单的事情都把他给折腾的不轻。

夏梦是半点不想指望韩东,可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路走不动,门出不去,连整理衣服这种琐事,都吃力无比。

“转过去!”

夏梦看男人呆站着,不耐烦的吩咐。

韩东答应,背转了身体。

上次夏梦让他转身,用玻璃杯偷袭了他。有过一次教训后,面对她要求,韩东还是升不起拒绝的心思。

应该不会这样了,她毕竟是没了力气。况且自己救了她,怎么着也算是做了次英雄。

按照电视情节发展,夏梦该对他起好感才对。

胡思乱想之余,身后女人无意弄出的动静跟他心跳相合,像是有股子不可逆的力道,逼迫着韩东回头。

他拼命压制,才强行给忍住。

跟夏梦相逢于幼时,她完全就是自己的克星。

可能过了十分钟,也可能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更有可能是药力已经慢慢挥发掉。

他听到惊呼,回头一个箭步架住了脚刚沾地,就差点摔倒的女人。

无巧不巧的,手臂穿过她腋下隔着两层衣物触碰到了那种让人打心眼里沉迷的柔软,下意识的,他动了动。

夏梦被药物所控,身体的感官被放大了数倍,惊呼:“你找死啊!”

韩东触电一样松开她,夏梦摇摇欲坠,又跌回了床上。

“对不起,对不起!”

夏梦无可奈何:“过来,扶我一下!”

韩东这才稳住,小心翼翼的用右手抓住她手臂,一同慢悠悠的往房间外赶。

出门,张建设那帮人已经离开了,整条走廊安静的一个人都没有。

无声的气氛,让韩东憋了一肚子话:“你以后注意点……今天万一出了事,我回去怎么跟爸交代!”

夏梦不语,偷偷的看了一眼韩东。

其实在韩东殴打张建设的时候她就已经有意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对自己百般迁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男人,身手竟然如此强大!

再一想到他那句敢欺负我的女人,你他吗就是天皇老子,也不好使,夏梦更是忍不住红了脸。

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维护她……

>>>点此继续阅读《乘龙怪婿》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