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欢江郁廷(亲爱的江先生)全文免费阅读_亲爱的江先生最新章节无弹窗

小说:亲爱的江先生

作者:繁华锦世

主角:陶欢,江郁廷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他是严谨刻板的行礼架设计工程师,她是脑洞大开的小说家,机缘巧合之下互加了微信。江先生很理性地说:“晚上我们见一面。”小说家心头乱撞:“啊!晚上......晚上我有事。”江先生声音平平:“怕见我?”小说家结结巴巴:“......不、不是。”江先生似乎是笑了一下,隔着话筒,声音温柔而低沉:“晚上见。”江先生:我只想跟小欢哥谈恋爱,也只想跟小欢哥结婚。小欢哥:......我只想跟江先生谈恋爱,也只想跟江先生结婚。生命有你,才叫完整。没遇见她之前,他不想谈恋爱,遇见了她,他只想结婚,把她拉入自己的生命轨迹。
陶欢江郁廷(亲爱的江先生)全文免费阅读_亲爱的江先生最新章节无弹窗

《亲爱的江先生》在线试读

第一章

陶欢一直有一个毛病,就是不管在哪里,吃饭或是睡觉或是玩乐,只要脑袋里出现了灵感,立马就要写下来,没纸笔的时候她就掏出手机,先打字,灵感总是比手快,所以,灵感一来,她就手速极快地在键盘上敲着。

今天也一样。

逛街的时候看到一对老夫老妻牵着手,老头子在给老奶奶擦汗,二人相视间的那一笑触动了陶欢的心,陶欢脑海里立马蹦出一个片断的灵感来,这灵感是触发而来的,来的快去的更快,陶欢怕它跑了,快速地掏出手机,点开微信,手指在手机键盘上跳动如飞地打着。

打完,发送。

陶欢每次都是发微信,自己发自己,从来没出错过。

这一次,她也没发错。

当然,这是她认为的。

其实,她发错了。

江郁廷在开会,部门会议,手机是静音状态,几乎关了振动,他也没往手机上看,会议结束的时候,部门经理让他准备准备,过几天去一趟韩|国,与韩|国客户的工程师们进行技术沟通与设计方案的确定。

江郁廷没拒绝,他是公司里主管行礼架这方面设计的,但凡跟客户沟通并确定设计方案,他都得去,他冲经理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

经理也没再说什么,结束会议。

江郁廷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等电脑缓存亮屏的时间段里,他习惯性地将自己窝进黑色滑动椅里面,大腿搭着二腿,拿手机看新闻。

结果,新闻还没看,倒先看到一条新微信。

江郁廷的手机显示屏上所有显示的信息都是锁住的状态,这因为他的工作使然,因为大多时候他的手机上有很多工作信息,为了保证这些信息的绝对安全信,他都将提示内容锁定了。

他本身就是一个很严谨细致的人,加上从事设计这一行业,越发的严谨谨慎。

江郁廷滑开解锁,输入密码,点开微信。

原以为是朋友或是同事发来的聊天信息,没成想,是一个头像挂着茶水壶备注名为‘小欢哥’的人发来的。

江郁廷挺拔的眉微微挑了一下,他穿着公司特制的纯白色工作服,一头漆黑的发剪的很短,将他轮廓分明的脸庞弧线拉的越发的俊朗,他薄唇微抿,扯出一丝淡笑,看向微信的内容。

坐在他旁边的同事见他不务正业,顺手将拿起来的文件夹往他手臂上一拍,笑着打趣他:“上班了,还看。”

江郁廷唔一声,看一眼已经显示了工作界面的电脑屏幕,他纤长手指快速地回复了一句话:“写的不错。”

微信那头,已经逛街逛累钻进麦当劳店里,刚点完冷饮和汉堡的陶欢正准备找个位置坐,结果,眼睛还没寻找到位置,手里边儿的手机倒是动了。

她一边找位置一边把手机拿到眼前看,这一看简直吓一大跳。

写的不错?

What?

陶欢定晴去瞧,瞧见回她信息的是一个微信头像用了一盏西式台灯,署名为MT-JIANG的人,她惊呼一声,立马伸手捂住了嘴巴。

江?

MT?

那不是她为了写一个烧脑的汽车设计文案在老乡群里发求助,然后唐以墨给她发了一个联系人,让她加的人吗?

唐以墨说这个人是从事汽车设计的,让她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他,还说这个人是他的朋友,人很务实,也很热情,所以,陶欢就加了。

只不过,加了五天,她还没动手写那烧脑的文案,也就没问,基本上也快把这个人给忘记了,而这个人,加了她那么多天,也没理她一句啊。

搞设计的,大概都很古板的吧?

陶欢有点懵,看着这四个字,默默地回一句:“谢谢,不过,我发错了。”

那边很快回复一句:“哦。”

陶欢没理,那边又跟一句:“你很会写情诗?”

陶欢猛地咳一声,下意识地打一句:“啊?”

电话那头的男人把她之前发的那段话复制了过来:“时光虽老,可爱情依然年轻,我希望我头发花白的时候你也能这么搀扶着我,行走在这闹市街头,看这一片艳阳高照的天,你虽蹒跚,我虽枯萎,可我们依然如此相爱。”

后头又加上了他自己的话:“这是你刚写的?”

陶欢郁结地打字:“是我写的,怎么了?”

江郁廷回了一个笑容符号:“文采很好。”

陶欢脸色微红,内心里又窃窃得意,一个靠写小说为生的人被夸文采好,怎么可能不开心?

不过,陶欢想的是,我知道我文采很好,我跟你不熟,也不用你夸,她自个儿在心里得意地一笑,但还是客客气气地回了一句:“谢谢。”

江郁廷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很想跟这个‘小欢哥’唠嗑,这个‘小欢哥’他压根不认识,当初微信通讯录里突然出现了这个人的添加名单,他见备注名称陌生,就一直没加。

后来还是唐以墨发了信息给他,说他一个老乡,是个小姑娘,最近要写一个烧脑的汽车设计文案,没有头绪,想请教专业人士,唐以墨就向她推荐了他,还告诉了他那个小姑娘的微信名,就是这个‘小欢哥’,之后他才加了的。

只是加了也没见她问什么,他平时也忙,就也置之不理,差不多也忘记有这么一号人物了。

可今天,他莫名的就想跟她说说话。

可能是工作真的太枯燥了吧!

江郁廷这样想着,就端起手边的水杯喝了几口水,眼前的电脑屏幕上满屏的设计图,他也没管,他继续编辑信息:“唐以墨说你有问题要问我,为什么加了那么多天,都不见你问?”

陶欢在麦当劳点完餐,拿了号之后就找了一个位置等,还没等到呼叫台叫她的号呢,又见男人发了信息给她。

陶欢原想着他们本就不熟悉,也没话匣子可聊,截止到她刚刚发的那个‘谢谢’,他二人的对话就该中止了,却没想到,他倒先提起话题。

陶欢看着这一行字,想了想,回道:“觉得那个文案有点难,我在犹豫着要不要推掉。”

江郁廷的信息很快又蹿了过来,只是,只有一个符号:“?”

陶欢看着这个符号,额头抽了抽,她回:“???”

江郁廷:“为什么要推掉?”

陶欢:“觉得很难写呀,烧脑。”

江郁廷大概无法理解这样的一种思维‘因为觉得难,所以想推掉’,在江郁廷的世界里,没有难题,就算有难题,他也会努力去解决,不存在‘放弃’‘推掉’这样的字眼。

江郁廷想到唐以墨在介绍这个‘小欢哥’的时候说她还是小姑娘,江郁廷想了想,还是很冒昧地问了一句:“你今年多大,还在上大学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亲爱的江先生》<<<<


第二章

陶欢盯着这一排问句,脸色不大好看,她心想,我多大管你屁事,上不上大学管你屁事!

陶欢这辈子最忌讳的就是别人问她有没有上过大学,什么学历,她之所以选择写小说,靠写小说维持生计,而不是出去找工作,就是因为不管去哪一家公司,那些人都要学历,都要问这些话,而她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能上大学,那是她毕生梦想,亦是她父母的毕生梦想,可是让她自己给毁了。

陶欢打从上小学开始成绩就非常好,是那种老师见了就会夸,父母亲戚朋友们见了就会自豪地说上一句‘小大学生’的人,她也一直没有辜负这样的称呼和这样的夸赞,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成绩基本没下滑过二十名以下,但是到了高三,她迷上了电脑游戏,故而,成绩下滑很厉害,高考的时候,以十分的成绩之差与二本大学失之交臂,一本上不了,二本也搭不上,她就随便报一个三本学校,可在开学的时候,她选择了弃读。

父母没说她什么,可她觉得愧对父母,尤其是走亲戚的时候,她都觉得脸抬不起来,故而,她就努力钻研挣钱,在职场反复碰壁,心灰意冷之后,她选择了写小说。

这一写就写了一年多,也算小有名气,而名气起来后,她就陆陆续续的开始接一些杂志文案,策销文案或是各行各业的先进文案等,她现在挣的钱比她那些亲戚们中上过大学的孩子们挣的还多,她可以抬起头来了。

但是,‘上大学’这三个字是她心头剧刺,提一次痛一次!

江郁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戳到了陶欢的禁忌,陶欢冷下了脸,没回复,将手机塞进包里,刚好呼叫台叫到她的号了,她去拿餐,然后沉默地吃着。

江郁廷问完那句话,一直没得到小姑娘的回复,他也没等,想着这话大概真的有些冒昧,引起小姑娘反感了,他耸了耸肩,也没在意,将手机放一边,拿起鼠标,解开电脑保护屏,进入工作状态。

那天过后,二人又互不搭理了。

陶欢原本是冲着那个文案加的江郁廷,加了之后也没跟他联系过,现在不想写了,就更加不会跟他联系了。

陶欢把这号人物早抛到九霄云外。

陶欢寻思了很久,是真不想写这个文案了,但又不敢直接说不写,毕竟已经答应了人家,这忽然反悔,搞不好会弄坏自己的名声,她就翻开‘夏姐’的微信号,试探性地问几句。

她以为她问的很隐讳,可人家‘夏姐’是什么样的人物啊,一两句话就听出来她是什么意思了。

陶欢是从一个叫夏姐的人那里接的这个汽车设计文案,主要就是跟行礼架有关,夏姐好像就是圈子中人,她说国内行业对行礼架的认识并不多,做这一方面设计的人才也不是很多,现在他们公司急需要一份这样的专业文案,当初之所以找陶欢,也是唐以墨介绍的,但是唐以墨不让说,江夏也就不说。

给陶欢的报酬是按行内正常的标准给的,看在是唐以墨老乡的份上,江夏也没催她,反正还有一个月才交文案,她不着急。

可是,今天小姑娘忽然给她发微信,虽没有明说,可话里话外就是透露出一种‘我不想写了,你能不能找旁人代写’的意思来。

江夏默默地抿唇,没发怒,只发了一句话:“最近领导也在催这个文案的事情了,你赶紧上手吧,下个周末把初稿发给我看一下,有什么不懂或是不明白的,你可以问我,虽然我并不专业,可我也在这个行业混了很多年了,多少比你知道一些。”

陶欢正编辑的那句‘我不想写了’还没发出去,就看到了江夏发过来的这句话,陶欢泪呀,你这不是在堵我的路吗?

陶欢犹犹豫豫,还是把那句‘我不想写了’给删了,她郁闷地发一字:“哦。”

那边江夏看到这个哦字,没再搭理她了。

陶欢等了半天,没等到夏姐的回复,她耙了耙头发,简直要头疼死了,最后知道这一件事情是真的推不掉了,她只好硬着头皮,翻出MT-JIANG的微信号,给他发一句:“您好,现在忙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亲爱的江先生》<<<<


第三章

江郁廷现在确实正忙,他已经跟一起出差的同事们到达了韩|国蔚山,进入了现代汽车的技术中心,正跟韩|国这边的工程师们坐在会议室开会,手机是关机模式。

江郁廷只管技术,旁边有翻译,还有项目部同事,业务部同事,谈完技术的事情后就是业务部的同事和翻译在跟对方说请客吃饭的事。

江郁廷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正准备打开,就见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大概是定下了吃饭的地点,江郁廷就又把手机塞入裤兜,跟着出去。

吃饭的时候他没有开机,因为一直在聊天。

吃完饭,又跟几个同事们在大市区逛了一会儿,回到酒店已经十点多了,江郁廷脱衣服洗澡,将手机开机扔在床上,等洗完澡出来,他躺在床头,拿起手机习惯性的看一看邮箱,看一看新闻,再一一回复每个人发来的信息。

旁人给他发信息,他倒是没什么稀奇。

但是,‘小欢哥’给他发信息,这就很奇怪了。

江郁廷看着‘小欢哥’发来的那句话,再看一眼时间,是下午两点十九分发来的,再看看手机上方的现在的时间,十一点零五。

韩|国跟中国的时差是一个小时,那也就是说,‘小欢哥’那边是十点零五分。

江郁廷想着,十点,应该还没睡吧?

他垂头,修长手指在键盘上按了几下:“下午在忙,手机关机,没看到信息,你有什么事情吗?”

这句话发过去,对面妙回:“你还没睡呀?”

江郁廷:“嗯。”

小欢哥:“那你现在忙吗?”

江郁廷:“不忙,你说。”

小欢哥:“我要写文案,这个周末交初稿,我有些问题想问你,你不忙的话,我们......语音?打字不太方便,字太多了。”

江郁廷挑了挑眉,心想,你不是说不写了吗?怎么又忽然要周末交初稿,想到上回问小姑娘几岁,是不是还在上大学,小姑娘没回他,当时不介意,这会儿又有些介意了。

江郁廷顿了很久,没回。

小欢哥打了一排:“??????”

后面又跟一句:“你不想语音的话,那打字也行,我切换到电脑微信,那样我就打的快了。”

江郁廷:“我没有电脑。”

其实江郁廷有,他出来技术交流,哪可能不带电脑,但他电脑里面除了工作软件外,没有任何一款可与这个小姑娘聊天的软件。

陶欢已经切换到电脑微信模式了,她坐在电脑前,看着江先生这句话,想了想,打字:“你没电脑你就用手机呀。”

江郁廷:“还是语音吧,我也觉得字太多。”

小欢哥:“你方便吗?”

江郁廷:“你方便吗?”

陶欢看着这句话,愣了一下,傻乎乎的回:“我有什么不方便的?”

江郁廷毫不示弱:“那我有什么不方便的。”

陶欢:“......”妈蛋,莫名觉得这位江先生有点儿内骚。

陶欢不知道这位江先生多大,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女朋友,这都晚上几点了呀,他要是结婚了或是有女朋友的话,肯定不方便呀,刚她也是情急,说了发语音,毕竟如果真是说专业知识的话,那字确实会很多,还是说话会方便一些,但他一顿,她就想着他应该不方便。

陶欢不知道江郁廷多大,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女朋友,江郁廷也不知道她多大,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男朋友,其实这个问题只要问一问唐以墨就好了,可他俩都不问,就这样瞎子摸灯。

小欢哥:“那我发语音了哦?”

江郁廷往侧边瞅了一眼泛着月光的寂静窗帘,发了一个字:“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亲爱的江先生》<<<<


第四章

陶欢看了这个嗯字,果断地发了语音通话过去,江郁廷稍微顿了一下,还是接了,然后又按了免提,再接着就有一个软软的萌萌的声音蹿了出来:“江先生?”

江郁廷心口一麻,五指瞬间攥紧手机,他沉着脸想,这个小姑娘莫非还没成年?声音怎么这么软。

想到对方还没成年,江郁廷就膈应的慌。

可又想想,觉得自己膈应个什么劲,他只是看在唐以墨的面子上帮这个未成年阐述一下专业知识,又不是跟她处对象,谈情说爱,膈应个毛线。

江郁廷收起乌七八糟的心思,应了一声:“您好。”

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过来,在这寂静的夜晚里,有如大提琴音般沉浸心湖,陶欢忽然觉得这位江先生的声音可真好听,她毫不客气地就夸赞了:“江先生的声音很好听哦。”

江郁廷:“......”别撩我,我单身,但我不跟未成年谈恋爱。

江郁廷板着脸,声音更加低沉:“有什么要问的,你问吧,只给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要睡了。”

陶欢原本还想俏皮一下,毕竟往后还要仰仗这位先生,多拍点马屁,总是好的,可一听江先生这个腔,一听江先生这个话,陶欢知道,江先生是个不苟言笑的主,那她就不要扮萝莉了,她乖乖地扮知识分子吧。

陶欢轻咳一声,不知道是夜晚的关系,还是这姑娘真的太娇,这轻咳声落在江郁廷耳里,都是那么的挠人心肺。

江郁廷的脸更沉了,他头一回被一个还没见过一面,亦不知道对方多大,还不知道对方名字的女生给撩的有些坐不住。

他将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搁,下床拿了一瓶酒店里面的矿泉水,打开盖子,喝了两口。

他没再上床,就靠在电视下面的那个桌子沿上,听着手机语音里小姑娘的问话,然后他给予她专业知识的讲解。

中间,他二人再也没说过一句废话。

大概四十多分钟后,他听到了一声很轻很轻的哈欠,江郁廷眉头微蹙,想着她那边快十一点了,正常不熬夜的人,这个时间点也确实困了。

江郁廷正准备开口,说一句:“今天很晚了,你若还有问的明天再问吧。”

只是,这句话还没说出口,房门被敲响了。

江郁廷扭头问了一句:“谁?”

门外响起他们同行的女翻译的声音,女翻译说她买的眼霜不见了,让江郁廷找一找他的衣服口袋,女翻译不是只来江郁廷这里,她还去了另外两个同事那里,当然,女翻译自己有男朋友,对江郁廷也没那方面的心思,江郁廷对她也没有,他们就是纯粹的同事关系。

江郁廷见她说的急,就开了门。

其实江郁廷自己知道,他的衣服口袋里并没有她的眼霜,大概女翻译也知道,但就是想抱着侥幸的心态来找一找,今日女翻译买的东西多,韩|国的化妆品很出名,他们也不是天天来这里出差,来一回,这些女同事们就会大包小包的买,江郁廷今日帮女翻译提过袋子,但他也不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江郁廷开门放了女翻译进来,当着她的面,把上衣和裤子都拿出来翻了翻,女翻译当然不会怀疑江郁廷偷她东西,但人的心理就是这样的,明知道东西是丢了掉了,可还是想自欺欺人地找一找。

女翻译没找到,说了一句抱歉又走了。

江郁廷关上门,过来拿手机,准备对着手机说一句:“很晚了,我要睡觉了,若还有问题,明天再说。”

结果,手机一拿起来,发现语音通话早就关闭了。

江郁廷:“......”

他愣了一下,打字:“睡了?”

那边秒回:“没有。”

江郁廷:“那怎么挂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亲爱的江先生》<<<<


第五章

陶欢想着,怎么挂了?你女朋友半夜三更去找你,我哪敢听你们的声音?

陶欢一开始并没有在江郁廷的那边听到任何女人的声音,不说女人的声音了,就是男人的声音也没有,他那边很安静,跟她这边一样安静,可四十多分钟后,她就听到了他的开门声,接着就听到了女人的声音,那个时候陶欢暗道一声糟糕,这是女朋友进屋了?

这半夜三更的,女朋友进男朋友的房间,能是纯聊天么?

陶欢当即按了挂断,是以,她并没有听到江郁廷跟女翻译之间的对话,要是她听了,大概就不会瞎想了,可她没听,她就认为是那样的。

陶欢不知道这个时候江郁廷的房间中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但她也知道不能坏人‘好事’,她立马回话:“我困了,一不小心就按挂了。”

江郁廷似乎没怀疑,他刚刚就听到了她的哈欠声,他回一句:“那你睡吧,我也困了,正准备跟你说,若还有问题,明天再抽空说。”

陶欢非常理解地发了一串:“哦哦哦哦哦。”

江郁廷看着这一长串像冰糖葫芦似的哦哦哦,莫名有点想笑,觉得这个‘小欢哥’真是可爱的不行,他发了一句:“晚安。”

然后收起手机,又定了闹钟,关灯睡觉。

陶欢没睡,看了这句‘晚安’,她也没回,她盯着电脑,整理着刚刚记下来的专业知识,然后结合自己的思维理解,再配以图案,先写一些。

第二天陶欢没有联系江郁廷,江郁廷就想着她可能也没什么问题了,就也没联系她,而且他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也没时间去搭理她。

第三天二人也没联系。

第四天的时候,陶欢在跟母亲一起逛街,二舅家的大儿子过三天后要结婚,陶欢打算给母亲买一套新衣服,而陶欢要做伴娘,也要给自己买一套漂亮的衣服,顺便给父亲也买一套。

陶欢的母亲叫周喜静,父亲叫陶潜,周喜静四十二岁,在做家政,陶潜四十五岁,在粮管所上班,陶潜和周喜静就陶欢这一个女儿,虽然工资不算高,但足够一家三口用,再加上如今陶欢自己有出路了,这日子就越发的充裕。

二老也不再纠结她没能成功上大学的事情了,虽然偶尔还会遗憾,但女儿现在的职业也挺好,自由自在,还能挣钱,二人也欣慰了。

陶潜的工作不好请假,反正有周喜静在,也不怕给他的衣服买不合适,于是母女二人就去了武商广场。

正在逛女装区,陶欢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江郁廷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她先是诧异了一下,这才解开手机,看内容。

看完内容,她表情十分古怪,周喜静在自己看衣服,也没管她。

陶欢就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那条信息:“你平时用什么面膜?我正好在韩|国,我姐让我帮她带一些回去,她只用SNP这一款补水的,我在给她买,要不要给你带一些?”

陶欢看着这信息,想着江先生真客气,他在韩|国,是才出去的,还是早就去了,那天晚上她给他发语音,她也在韩|国?

陶欢想着她跟这位江先生不大熟悉,如今又是她请他帮忙,就算要买礼物,也是她买给他才是,哪能让他买给她?

抬眼一扫,发现自己正在逛商场,陶欢脑子一抽,发了句:“你戴领带吗?我给你买一条。”

发完对着信息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信息太怪了,她立马撤回。

可刚撤回,对面就紧跟着来一句:“我看见了。”

陶欢:“......”

她能不能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呀,真尴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亲爱的江先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