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远白倩梅小说《一路青云》完整版_(一路青云肖致远)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彪悍人生

作者:淮左名猪

角色:肖致远,白倩梅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一路青云》又名《盛世传奇》肖致远暴打无耻徒,得美少妇情深意长,使两千金小姐暗争夫婿……彪悍人生就此开启。
致远白倩梅小说《一路青云》完整版_(一路青云肖致远)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彪悍人生》免费阅读

第1章 舞厅

“喂,你还有多久过来呀?我已经到夜玫瑰了。”躲在暗处的肖致远刚把手机放在耳边,便传来了一个娇柔而急促的女声。

“就到了,你在哪儿呢?”肖致远在回话的同时,抬眼向舞厅门口张望。

夜玫瑰是长恒县出了名的“黑灯舞厅”,所谓黑灯舞厅,顾名思义,是指男女跳舞时不开灯。肖致远怎么也想不到“白梅无暇”竟会约他在这儿见面,没敢立即现身,而是躲在暗处悄悄观察了起来。

前天晚上,肖致远和白梅无暇在网上聊到了很晚,得知她是省城东华人,一家美容院的老板,属于不差钱的女人,说是今天来芜州来出差,晚上来长恒与之相会,两人约在夜玫瑰舞厅门口见面。

“我就在舞厅门口,你快点过来呀!”女人柔媚的声音诱惑力十足。

虽然隔的有点远,但肖致远还是能看见一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身影,体形绝对没话说,至于长相便不得而知了。

确定女人并没有放他鸽子,肖致远便快步走了过去。

走近之后,肖致远看见少妇身着淡黄色的呢大衣和黑色的开领薄羊毛衫搭配的相得益彰,下身是黑色的V字裙,一双墨绿色的皮靴显得格外耀眼。

“你……你是白梅无暇?”肖致远试探着问道。

女人二十七、八岁左右,瓜子脸,柳叶眉,身材高挑,肖致远目测了一下,一米六五,只高不低,很是诱人。

“我叫白倩梅,你呢?淮左名猪!”女人大方的说道。

“肖……肖致远!”在这之前,肖致远本想不说真名的,谁知少妇那如一泓秋水的目光拂过后,他竟鬼使神差的说出了真名。

肖致远和白倩梅是前天晚上才在网上认识的,淮左名猪和白梅无暇是两人的网名,两人聊了半宿,很是投机,最后还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

今天一早,肖致远便接到了白倩梅的电话,对方说她要到临州出差,想顺便来长恒见一下网友,问他有没有时间。

长恒是临州的下属区县,两地之间只相距十多公里。

肖致远起先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随口答应了下来,谁知临近傍晚时,白梅无暇再次打来电话说她已到长恒了,约其七点半在夜玫瑰舞厅门口见面。

当时,肖致远便意识到了什么。

白倩梅在网上聊天的时候很放得开,聊到了一些私密的话题,这会又约在舞夜玫瑰见面,肖致远意识到待会儿可能发生什么事。

“白梅无暇,我们进去吧!”肖致远低声说道。

白倩梅听到这话后,略显慌乱的点了点头。

肖致远在这之前便听说过,夜玫瑰里只要给十块钱,女人便陪你跳一支舞,在漆黑的舞池中,互相搂抱在一起。

肖致远这段时间虽然颓废,但作为体制内一员,他深知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理,从未涉足过黑舞厅。想不到眼前这个貌美肤白的女人竟主动约其过来,看来她该是此中老手。

肖致远和白倩梅进入舞厅以后,只觉得眼前是一片黑暗,除了吧台处有几盏忽明忽暗的粉色灯光亮着以外,再不见其他光亮。水磨石的地面,四周是简陋的座椅,灯光几近于无,唯一值钱的便是音响,效果很好。

肖致远在舞厅门口站了片刻,眼睛稍稍适应以后,才看见舞池里人头攒动,足有近百人在跳舞,旁边的座椅上也坐满了人,有的人还站着。昏暗灯光里,几十对男女根本没有跟着节奏跳舞,而是互相搂抱着贴在一起,伴随着舞曲轻轻晃动着身体。

白倩梅看到眼前的一幕后,低声说道:“这儿的灯光也太暗了一点,我……我们换个地方吧!”

“没事,既然来了,坐一会吧!”肖致远轻声说道。

白倩梅听到这话后,欲言又止,肖致远却伸手拉着她的手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片刻之后,音乐声渐止,灯光缓缓亮了起来。

黑灯舞厅里一般都是黑曲和明曲轮着放的,为避免尴尬,肖致远乘着播放明曲的机会牵着白倩梅的玉手下了舞池。

一曲终了!

肖致远刚回到座位上,刚一坐定,便见一个长发飘飘、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孩走了过来,娇声说道:“大哥,妹子陪你跳一曲吧,给你优惠,这首奉送,下首再收费。”

肖致远没想到带着女伴来,竟还有人过来拉客,连忙摆手道:“不用了!”

“没事,哥,一曲只要十块钱!”女孩在柔声说话的同时,便伸手来拉肖致远了。

肖致远见其状况,说了句我有舞伴了,随后便拉着白倩梅的手下了舞池。

长发女孩见状,一脸不快的骂道:“不就身材好点吗,神气什么!”

柔胰入手以后,肖致远心头更觉冲动,手上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道,轻捏了一下芊芊玉手。白倩梅见状,不光没有生气,反而转过头来含情脉脉的瞥了肖致远一眼。肖致远顿觉一阵心跳加快,伸手搂着对方晃悠起来。

黑灯舞又叫贴面舞、贴面舞、情舞,男女只需互相搂抱着在原地晃悠就行了。

下场以后,肖致远才发现舞池里已有几十对对男女,男人大多是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而女人中除了熟妇以外,便是二十多岁的少女和少妇,其中有一、两个女孩有没有二十还两说呢!

舞池中的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外貌清纯靓丽,身材凹凸有致。白倩梅在这些女人当中很有几分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感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彪悍人生》全文<<<<


第2章 怎么可能

伴随着轻柔的音乐声响起,舞厅天花板上充满着暧昧意味的彩色小灯彻底熄灭了,舞池四周偶尔闪过若有似无的红光,给红男绿女的身上涂抹上了几分迷乱的色彩,他们手拉着手步入舞池,互相紧紧搂抱在了一起,身体随着音乐轻轻摆动,脚下却未挪动半步。

肖致远心头充满了躁动,但又不敢冒然出手,下意识的将目光扫向了身边那个胖的如猪一般的中年男人。

尽管舞池的灯光几近于无,但肖致远还是看见那只肥猪和怀中的女孩腻在一起。

右侧一个瘦的像竹竿的年轻人正将一个少妇紧紧的搂在怀里,脸和少妇的脸紧贴在一起。

肖致远透过昏暗的灯光,看见舞池中的男女的做派几乎都是相同的,贴面、紧搂,不太动地方,互相抱在一起,完全没有舞姿可言,只有拥抱、亲吻……

白倩梅是从另一位长恒的网友处听说夜玫瑰的,那男人不但满口污言秽语,还一心想要约其见面,被她直接拉黑了,但却记住了舞厅的名字,约肖致远见面时,顺嘴便说了出来。

看着眼前一对对恨不得黏在一起的男女,白倩梅当即便意识到这便是常听网友们说起的黑舞厅,这些女人只要给钱便任由男人动手动脚。

意识到这点后,白倩梅的脸上顿时变得燥热起来,害羞的不行。

“这儿太那什么了,我……我们还是走……走吧?”白倩梅低声说道。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低下头来瞥了少妇一眼,心里暗想道,之前可是你主动约在这儿来的,这会反倒装起清纯来了,哥说什么也不能白来一趟。

“梅姐,大家跳的这么投入,我们要是走了的话,反倒有点格格不入,没事的!”肖致远低声说道。

前天晚上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肖致远已知道白倩梅的比他大三岁,今年芳龄二十八,借此机会,他大方的称呼了对方一声梅姐。

白倩梅听到这话后,略作犹豫,轻嗯了一声,随即便果断的伸手搂住了肖致远的腰。白倩梅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才跨出今天这一步,很有几分义无反顾之意。

肖致远下意识低头一看,只见白倩梅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贴了过来。

见此状况,肖致远心里暗想道,刚才还说要走,这会就原形毕露了,这女人还真是善于伪装。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但白倩梅此时的动作正是肖致远期待的,他毫不犹豫的将两只大手轻轻的放到白倩梅柔软的腰肢上,搂着她的身子随着音乐的节拍,轻轻摇摆起来。白倩梅则将头轻轻的靠向了肖致远,两人此时的状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便是耳鬓厮磨。

白倩梅的动作给了肖致远强烈的暗示,使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刺激。

就在两人沉浸其中之时,轻柔的萨克斯戛然而止,之前暗下去的灯光渐渐亮了起来。白倩梅连忙从肖致远的怀中站起身来,若无其事的伸手撩了一下额前的秀发。

肖致远见状,伸手轻搂着白倩梅的柳腰向着之前的座椅走去。

重新入座之后,白倩梅的脸便如夏日天空中的火烧云一般,红彤彤的,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肖致远一眼。

肖致远见状,越发觉得心旌摇荡、难以自抑,他瞥了近在咫尺的美少妇一眼,试探着说道:“梅姐,我们走吧?”

白倩梅听到这话后,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道:“好,好吧!”

肖致远一听有门,连忙站起身来,冲着对方做了个请的手势。

白倩梅起身以后,小鸟依人一般轻挽住肖致远的手臂向前走去。

出了舞厅以后,肖致远低声在白倩梅耳边说道:“梅姐,斜对面便是恒远大酒店,我去帮你开个房间吧?”

白倩梅听后,娇声说道:“不用了,我之前开好房间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转头想白倩梅扫去,见她的俏脸更红了,立即收回目光,低声说道:“那我们过去吧!”

肖致远这话听上去说的很是随意,实则心里却紧张的不行,话中“我们”二字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如果对方点头答应的话,那这事便算成了。

白倩梅没有回答,轻点了一下螓首。

肖致远见此情况,开心的不行,连忙领着白倩梅向着恒远大酒店走去。

两人穿着酒店的豪华大厅径直走进电梯,进入房间后,肖致远顾不上开灯,便将白倩梅搂进了怀中,白倩梅不知是惊慌,还是享受,在其怀中轻扭起身躯来。

肖致远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八点半了,除了枕边几缕秀发以外,再无他物。他急忙往卫生间跑去,当见到里面同样空空如也以后,肖致远愣在了当场。

重新走回到卧室里,肖致远猛然发现了些什么。

“这怎么可能呢?”肖致远彻底懵逼了,低声自语道。

一阵愣神以后,肖致远拿出手机来翻出一个号码摁下了回拨键,耳边随即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彪悍人生》全文<<<<


第3章 歪心思

肖致远是长恒县府办的一个小科员,这段时间对他而言,可谓是霉运连连,二十五岁的他,人生几乎沉到了谷底。

2001年初,有意将肖致远选为秘书的陈副县长突发脑血栓,虽抢救过来了,但却只能病退回家了,他失去了一个施展才能的机会;二月二,龙抬头,相恋三年的女友向他摊牌,我们俩的性格不合,分手吧!

肖致远连遭事业和爱情的双重打击,整个人如被废了一般,除工作以外,整天沉迷于网络游戏中……

肖致远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拖着沉重的双腿走进了县政府。

县府办的工作多而杂,综合科更是如此,肖致远这样的小人物更是如陀螺一般忙个不停,周一早晨从上班开始一直到十点半,他屁股都没落板凳,好不容易将手头的事情办妥,泡了一杯茶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品尝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娇美如花的脸庞探了进来,见到肖致远后,李若青推门走了进来,轻声说道:“致远,你在呀,真是太好了!”

李若青,信息科普通科员,一米六八左右,瓜子脸,美目流转,黛眉轻舒,长相俊美,身材前凸后翘,丰满妖娆,一身淡黄色的呢大衣搭配上黑色短裙,端庄又不失性感,魅力十足。

李若青的老公和肖致远穿开裆裤便在一起玩了,两家又对门而住,彼此间的关系很不错。

“怎么了,若青姐,两天不见,想我了?”肖致远开了个玩笑道。

李若青周末两天回娘家了,没在县里,肖致远才会有此一说。

李若青显然无心和肖致远开玩笑,一脸忧愁的说道:“致远,那老东西又叫我去了,怎么办呀?”

李若青口中的老东西指的是县府办主任陈善良,听他这名字如正人君子一般,实则却不是什么正经人,自持有县长在后面撑腰没少祸害大姑娘小媳妇,这段时间将目光盯在了李若青的身上,这让李若青很是苦恼。

肖致远在这之前就听李若青提起此事的时候,心里便很是恼火,现在见此仍死心不改,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怒声说道:“若青姐,我和你一起去,那老东西要是想干什么坏事的话,我就干死他!”

血气方刚的肖致远哪儿见得了陈善良打李若青的主意,当场就发飙了。

“致远,你别乱来,你看这样行不行?”李若青低声说道,“我去他办公室以后,你等会也跟着过来,就说你汪哥找我有事,好吗?”

李若青口中的宁哥正是她丈夫——汪强,汪强比肖致远长两、三岁,两人之间一直以兄弟相称。

“这行吗?他要是一进去,就那什么,怎么办?”肖致远忧心忡忡的说道。

“没事,他不可能一进去就那什么的,放心吧!”李若青羞红着脸说。

肖致远听后,轻点了一下头,沉声道:“若青姐,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你就往外面跑,拼着这工作不要了,我也要狠狠收拾那老东西一顿。”

肖致远被女朋友甩了以后,对这事格外敏感。他心里很清楚,虽说对方摊牌的时候,说什么性格不合,实则是攀上高枝了,对于这样的女人,他只能说一句,离我远点,但李若青可不是这样的女人,他决不允许陈善良伤害他。

李若青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很是感动,低声说道:“致远,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肖致远听后,轻点了一下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低声道:“五分钟!”

李若青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整了整衣裙,便往综合科的门外走去。

陈善良惦记李若青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女人真是太漂亮,与那些电视上的明星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陈善良见后有种心痒难熬的感觉。

陈善良虽说有这个贼心,但却没那个贼胆。他那婆娘凶悍得很,曾经跟在她爹后面杀过三年的生猪,两口子打仗的话,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年后,陈善良忽悠着婆娘去市里照顾儿子学习,这才算彻底获得了解放。

陈善良本以为凭他县府办主任的身份,李若青就算不主动投怀送抱,至少会半推半就。谁知经过多次暗示和试探以后,陈善良发现这小娘子保守得很,根本没有就范的意思,无奈之下,他便起了坏心思。

两天前,陈善良瞅准机会偷摸了两下李若青的小手,对方很是不客气的将他的手打落了下来。这让陈主任的心里不爽到了极点。

李若青由于周末回乡下娘家去的,上班的时候,中巴车迟了十来分钟,她到单位的时候便迟到了。

进门的时候,恰逢陈善良从办公室里出来。当看到李若青时,陈善良只觉得心中一热,他冷声说道:“小李,你怎么这时候才来上班,一会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迟到倒没有什么,李若青担心陈善良借机使坏,于是在去他的办公室之前,特意找到了肖致远,并让其五分钟以后去叫门,这样便能确保万无一失了。

正当陈善良坐在老板椅上心猿意马之时,只听见高跟鞋敲打水磨石的地面发出的笃笃声由远而近,他立即坐正身体,心里暗想道,上次徐总带来的东西我还没用过呢,今天就拿你当试验品了,据说那药还有特殊作用,也不知真假,不过今日一试就知道了,嘿嘿!

李若青并不知道陈善良的龌蹉心思,走到主任办公室门前后,整理了一下衣服,确认呢大衣上的扣子全都扣上了,轻抚了一把秀发,抬手便去敲门。

陈善良等李若青连敲了三、四下以后,才很是装逼的说道:“请进!”

李若青推开门以后,走进门里站在原地对陈善良说道:“主任,你找我?”

陈善良见状,从老板椅上站起身来,往前走了两步,冲着李若青说道:“小李来了,坐,坐呀!”

李若青看到陈善良一脸的淫笑,心里瘆的慌,连忙说道:“主任,早晨班车耽搁了一会,来迟了一点,请您批评!”

陈善良想不到李若青竟会说出这话来,当即笑着说道:“小李啊,你这么说可就太小看我陈某人了,我大小也是县政办的主任,怎么可能为这点小事批评你呢,你想多了,想多了!”

陈善良在说这话的同时,将手探进了衣袋里,将长恒化工的老总徐长江送给他的药物捏在了手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彪悍人生》全文<<<<


第4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李别站着呀,到我这儿来怎么还客气上了,快点坐呀,我给你泡茶!”陈善良边说,边往墙角的饮水机边走去。

李若青见状,连忙说道:“主任,不麻烦了,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那边还有点事没有做完了。”

陈善良听到李若青的话后,开口说道:“小李呀,你别急呀,我叫你过来当然有事,你先坐下喝杯茶,再听我说!”

李若青明知对方不坏好意,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而陈善良比她大了可不止一级,只得悻悻的坐下身子。

陈善良借着李若青入座的机会,将东西全都倒进了茶水中,并用身体遮挡住李若青的视线,将茶杯轻轻摇晃了两下,以便药物迅速溶解。

看到那白色的粉末彻底溶解到水中以后,陈善良将茶杯轻放在李若青身前的茶几上,笑着说道:“小李,我听说你和综合科的小肖是邻居,而且关系还很不错,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

李若青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搞不清楚陈善良突然提到肖致远的用意何在,她蹙着眉头轻声问道:“主任,肖致远出什么事了?”

陈善良通过平时的观察和了解,得知李若青和肖致远的关系不错,于是便想以此作饵来分散她的注意力,以期达到他的目的。

陈善良见李若青果然上当,并不回答对方的话,只是模棱两可的说道:“这小子的性太子急,干了不少糊涂事,有人反映到我这儿来了,你和他既是同事,又是邻居,说说他的情况吧!”

李若青的社会阅历还是太浅了一点,压根没有看出陈善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个劲的帮肖致远开脱,生怕陈善良去找他的麻烦。

陈善良根本没有听李若青说了些什么,他的注意力完全在她那性感的粉唇上,见其不停的开合着,心中那卑鄙的想法越发强烈起来。

“来,小李,先喝口水,再接着聊。”陈善良不动声色的说道,“听到你的这番话,我才知道小肖同志还是很不错的嘛,看来之前是误解他了。”

陈善良的这话是顺着李若青的话头说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使得李若青放松警惕,将杯中的茶水喝下去,就算大功告成了。

按说陈善良作为县委办主任不该如此下作,退一万步讲,就算有那想法也不该在办公室里乱来,这要是被人发现了的话,那他的仕途可就玩完了。

这当中有两个特殊情况,其一,陈善良是县长方朝阳的铁杆手下,在县府办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就是老大,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敢闯进他的办公室里,如此一来,他便没了后顾之忧;其二,昨天晚上,他和长恒化工的老总徐长江去市里的梦里水乡浴都潇洒,结果被方大老板一个电话招了回来,难受了一夜,今天要不出出这火,怎么也过不去。

陈善良一点也不担心李若青告发他,他打算以视频要挟,就算这美少妇不顾脸面将这事嚷出去,他便可以据此为证,说对方勾搭他,到那时,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李若青早晨从乡下娘家赶过来,撞见陈善良以后,又去和肖致远打了声招呼,一口水也没顾上喝,口中正干的不行了。听到陈善良的热情招呼后,她便伸手端起了茶杯,将其轻放在嘴边。

李若青虽对陈善良有很强的防范之心,但她只防备对方动手动脚的,压根就没想到这不要脸的家伙竟会给他下套,端起杯子后,毫不犹豫的将水喝了下去。

陈善良看到李若青喝下杯中的茶水后,嘴角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两眼盯着对方,心里很是开心。

李若青将茶杯放下后,不好意思的看了陈善良一眼,若不是口中实在干渴的话,她是绝不会碰这茶杯的。

陈善良怕李若青看出破绽,立即将话题扯到了工作上,如此一来,李若青便无暇他顾,认真回答起陈善良的问题来。

一会功夫以后,陈善良看着李若青越来越没有精神,直至最终眼睛彻底合上。

陈善良尽管觉得心痒难熬,但他并没有立即付诸行动,而是站起身来轻喊了两声李若青,见没有反应后,伸手轻推了少妇两下,还是不见动静,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陈善良伸手在李若青那胜似白雪的香腮上轻捏了一把,一脸淫笑道:“小宝贝,我这就来好好招待你!”

说完这话后,陈善良快步走到后窗前,伸手拉上窗帘,办公室里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此时,陈善良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急不可耐的跑回到沙发跟前。

陈善良凝视着李若青,心里暗道:“老天真不公平,竟把这样尤物嫁给了一个赌鬼,我每天回家却要面对那臭女人。”

就在陈善良即将动手时,耳边突然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陈善良收回手上的动作,怒声骂道:“敲什么敲呀,忙着呢,等会再来!”

陈善良这话几乎是直接从喉咙里吼出来了,他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才哄的美少妇就范,却突然响起了敲门,不发飙才怪呢!

敲门声并没有因为陈善良的吼叫停止,反倒越发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怒喝,“快点开门,否则就踹了!”

门外站着的正是肖致远,他见陈善良将门从反锁上了,心里很是着急,生怕李若青吃亏,在大声怒喝的同时,做好了踹门的准备。

肖致远的声音很大,整个县府办里的人都被惊动了,大家纷纷探出头来观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彪悍人生》全文<<<<


第5章 背后下黑手

陈善良眼看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心头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冲着门外大声叫嚣道:“你倒是踹给我看看!”

陈善良生气到了极点,连粗口都爆出来了,全然不顾县府办主任的形象。

话音刚落,只听见嘭的一声,反锁的实木门应声而开。肖致远则如天神下凡一般站在门口,怒目圆睁,直直的盯着陈善良,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

陈善良看到门口站的竟是肖致远这样的小角色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吼道:“肖致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踹主任办的门,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肖致远见李若青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陈善良则站在她身边,一副垂涎欲滴的表情,傻子都看的出来,他想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后,肖致远愤怒到了极点,猛冲上去,怒声骂道:“陈善良你这王八蛋,我揍死你!”

政府办可是陈善良的一亩三分地,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儿竟然有人敢踹他的门。看见肖致远站在门口后,他便有点吓呆了,虽说色厉内荏的吼了一声,实则却心虚得很,就在他愣神的功夫,肖致远的拳头已到他眼前了。

陈善良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他惊呼一声,双手掩面,只觉得热乎乎的液体从口鼻中流了下来。

肖致远一击得手后,后拳跟上,直往陈善良的左眉角处砸去。

陈善良连中两拳后,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肖致远则紧跟其后,看准时机,抬起脚来一个直踹,狠狠的踹在了陈善良的小腹上。这一脚既准又狠,直接将陈善良踹到在地。

信息科的赵迎春,一个四十五、六岁的中年女人,之前敲门的便是她。

陈善良在这之前特意交代过,他要和李若青谈点事情,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他。赵迎春虽看不惯陈善良的做派,但她毕竟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只得不折不扣的执行领导的命令。

肖致远过来之时,赵迎春拦了一下,但对方如虎一般,哪儿拦得住,赵迎春见状,只得去帮其敲门了。

谁知刚敲了两下,陈善良便在里面骂上了,赵迎春刚想解释,肖致远却一脚将门踹开了,紧接着就直接上手了。

赵迎春见到这一幕,连忙招呼身边的两个年轻小伙道:“你们快去拉住小肖呀,再打可就要出人命了!”

听到赵迎春的招呼后,两个年轻人才醒过神来,连忙上前拉住肖致远,另有两人将陈善良拉到了一边,使其脱离肖致远的火力范围。

肖致远被众人拉住以后,心里激动到了极点,怒声喝道:“放开我,今天我要揍死这披着人皮的混账!”

两小伙见状哪儿敢松手,竭尽全力拖拽住肖致远,生怕他真竟陈善良给废了。

赵迎春不愧是老机关了,见此状况后,连忙走到肖致远身边疾声说道:“小肖,你还是先把小李送医院去吧,救人要紧!”

赵迎春的这话对肖致远而言,无异于当头棒喝,他狠狠剜了陈善良一眼,沉声警告道:“姓陈的,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说完这话后,肖致远用力一甩,挣脱三小伙的束缚,快步走到沙发前,探身弯腰将李若青横抱在手中,快步往县府办门外走去。

肖致远看了怀中佳人一眼,虽昏迷不醒,但衣衫完整,再联系他破门而入时陈善良的表现,肖致远确认那个王八蛋应该还没有得手,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肖致远长出了一口气,手脚齐用力,抱着李若青快步上了车。

肖致远抱着李若青走后,陈善良站在墙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看着赵迎春、小陈、小王等人如看怪物一般看着他,陈善良发飙了,冲着几人怒声骂道:“你们傻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给我滚回去做事,眼看这那孙子动手打我,你们竟然不拦着,成心让我出丑呀?”

听到陈善良的话后,几人心里很是不爽,对视了一眼,低着头,快步往门外走去。在这之前,当看到李若青的几近昏迷的状态后,众人当即便明白了肖致远暴打陈善良的原因了。

听到陈善良的怒骂后,小陈、小王等几个年轻小伙的心里暗想道:“早知道你干这缺德事,我才不拉肖致远呢,让肖致远揍死你个人渣!”

骂走手下人以后,陈善良怒气冲冲的坐在了老板椅上,不光到嘴的天鹅肉飞了,还被那小子痛扁了一顿,陈善良愤怒到了极点,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想到这以后,陈善良只觉得口鼻之间火辣辣的疼,脸上更是黏糊糊的,他连忙拿出抽屉里的小镜子,对着镜子用面纸轻擦起脸上的血污来。

陈善良越擦越疼,心里越烧越旺,他这是典型的狐狸没打着,反惹一身骚,而这都是拜那姓肖的小子所赐。

想到这以后,陈善良将手中的面纸拧成团,用力向垃圾桶里砸去,手上青筋直冒,愤怒到了极点。

三分钟以后,陈善良便出现在了县长方朝阳的办公室里。

看见陈善良这副落魄的样子,方朝阳将手中的文件往桌上一放,吃惊的问道:“善良,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搞成这幅样子了?”

陈善良听到问话后,随即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连他想将李若青那啥也没有瞒着,一并说了出来。

陈善良和方朝阳之间的关系远远超出了一般县府办主任和县长之间的关系,陈善良在长恒县有“二县长”之称,由此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有多铁。

介绍完事情的经过后,陈善良沉声说道:“县长,我要把那小子搞到东溪乡去,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否则,我咽不下这口气。”

东溪乡是长恒县最偏远的一个乡,距离县城五、六十公里,号称长恒县的大西北,陈善良要将肖致远搞到那儿去,可谓是憋足了劲,要将其给整死。

“善良,你先消消气,要整那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不过不能搞的这么明目张胆,那样的话,容易被那边盯上,多生事端。”方朝阳低声劝道。

“县长,我陈善良难得有事求你,这事还请你无论如何给我个面子,否则,你让我以后还这么在这大院子里立足。”陈善良沉着脸,蹙着眉说道。

方朝阳听到陈善良的话后,犹豫了片刻,沉声说道:“行吧,照你说的办,不过这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为了不给那边留话柄,你得找个合适的由头。”

“放心,我一定办的滴水不漏!”陈善良开心的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彪悍人生》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