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陈婷)诡胎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诡胎怨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诡胎怨

小说:悬疑惊悚

角色:江枫,陈婷

作者:江枫

简介:富婆用20万聘礼让我入赘她家,成亲后,她神秘失踪午夜空无一人的公交车,失去心脏的盲眼司机,穿寿衣的纸人,梳头的女人,换脸的婆婆,诡异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江枫陈婷)诡胎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诡胎怨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诡胎怨》免费阅读
第1章 富婆

我当男主播,已经有整整一个月。
直播这一行的饭,并不好吃,颜值要高,声音要好听,还要会套路,会骗人,放得开。
女主播还好,只要长得稍微好点,都不会太差,男主播就不一样,可能开播一个月,也未必能赚到200元。
我就是这种200块都赚不到的男主播。
公司给了我800元的保底工资,如果一个月里,赚不够800元,下个月就算自动离职,不用来了。
整整30天,我后台的收益,才92块。
再这样下去,我明天基本就要换新的工作了。
公司包吃包住,这也是我一直坚持的原因,如果换新的工作,那就要考虑住宿的问题,吃饭的问题。
“唉。

我叹了口气,电脑前坐下来,开播。
随着旁边窗户打开,微风吹过,我感觉到,脖子有些发痒。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我的脸颊。
这种状态,从我来公司直播的时候,每天都会出现过几次,我已经习惯了。
屏幕上打上字:“求700元过月底任务,求好心人可怜一下,最后一天开播。

接下来,就是等待。
等人进入直播间要礼物。
一小时过去。
两小时过去。
直播间里进来了一个人,还没等我把“欢迎某某”说完,就走了。
三小时过去……
直播间里,估计也就来过四五个人,没有一个人,停留超过10秒钟以上。
我是个拉拉主播。
我坐在那里,唱着跑调的歌,浑浑噩噩的,也不知过去多久。
屏幕上,忽然有人,开始打字。
那是一个ID叫作霞姐的玩家:“小哥哥,最后一天开播了?”
有人?
我连忙坐正,挺了挺腰,回答:“恩,如果不能完成月底任务,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同时点开这个观众的头像。
那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美少妇,穿着健身背心的照片,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
一般看男主播的,都是女粉丝。
小女孩是不会看直播的,只有老阿姨或者那些无聊的家庭主妇才会看。
霞姐的字幕出现在电脑上:“我可以帮你完成月底任务,但我有一个条件。

哦?
条件?
看直播的,大多数是男粉丝跟女主播谈条件,比如刷多少礼物,让女主播出来见面啊,开房啊之类的。
倒是很少有女粉丝跟男主播谈条件。
我立即回答:“好啊,只要你刷,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好。
这样,我每天给你刷1万块的礼物,连刷10天。
10天以后,你当我的男朋友,怎么样?”
每天1万,连刷10天?
那不是10万?
我感觉她是来耍我的。
这种直播平台上,一天舍得打赏1千块的人,都是百里挑一了,大多数人都是三块、五块、10块的送,而且竞争激烈,愿意一次刷1万块的,小主播这里,根本见不到。
我马上回答:“好啊,只要你刷,别说当你男朋友,就算是入赘,我都可以接受。

“入赘?也行。
那就这么说定了。

霞姐打出这么一段话。
就没了下文。
我笑了笑,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刚过12点。
看来,我要重新找工作了。
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候。
“轰!”
“轰!轰!……”
耳机里,传来震天的声音。
我一抬头,惊呆了。
电脑屏幕上,满屏幕的特效:那是平台大礼物大火箭的效果!
一共十根大火箭!
一根大火箭一千块,10根就是一万块!
是霞姐送的!
她还真送啊!
我愣了10秒钟左右,随后当场跳了起来:妈耶!
除去平台分成和公司抽成,这一下子,我就挣了四千块!
送完礼物后,霞姐并没有来我的直播间,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我下播后,整个公司的人,都跟我祝贺。
当然更多的,还是在嫉妒。
整整一晚上,我都没睡着,想着霞姐的事情。
她到底是真正的土豪,还是别有用心?
她还会不会来?
难道,她真的要我当她的男朋友?
我全身上下,唯一能让她图的,也就是我的人了。
……
第二天,早早的我就开播。
同样也是播了个寂寞,一天过去,除了偶尔不时出现的、脖子上的瘙痒之外,直播间里说话的人屈指可数。
一直等我熬到12点的时候。
就见到屏幕上,特效再次出现!
又是十根大火箭!
天啊!
“霞姐!”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想要说点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霞姐回了我一句:“记住我们的约定。

就再也没有说话。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12点,霞姐都会去我的直播间,给我送1万块的礼物。
我既是兴奋,又是担心。
总感觉哪里不对。
她为什么偏偏看上我?
我没颜值、没才华,不会搞笑,也不会说话,公司里大把的男主播,随便出来一个,都比我优秀。
在这种忐忑中,过去了九天。
九天里,霞姐已经给我刷了九万块的礼物。
今晚,就是第十天。
我的心里,莫名有些不安。
总感觉,今晚过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具体会发生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在电脑前坐着,足足坐了两三个小时,一直不敢开播。
难道……真的要和霞姐好?
我倒是不吃亏,可我会不会被当小白脸打?
霞姐那么有钱,年龄看着也不小,肯定是结过婚的,她老公一定有权有势,我要是和霞姐好,会不会被她老公找人打死?
“干嘛呢,还不开播?”
主管打开直播间的门,对我吼了一嗓子:“可别以为这几天榜单不错,就开始飘啊!”
被主管这一吼,我吓了一跳,连忙开播。
托霞姐的福,有了榜单的刷量,直播间里,多多少的,还是有几个说话的人。
不过都是我们俗称“白嫖”的玩家,就是不会刷礼物的那种。
陪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感觉时间特别的漫长。
一直熬到12点。
一分钟过去。
二分钟过去。
三分脏过去了。
霞姐并没有和之前一样,一过12点,就准时出现在我直播间里。
她,不会来了吧。
我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却又同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可就在我心刚刚落下去的时候,就见到屏幕上,满屏的火箭特效,飞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胎怨》<<<<


第2章 诡异公交

这火箭的特效,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分钟。
一分钟的时间里,整个平台的头条,都被我的直播间霸占。
一时间,所有的玩家,都涌入。
屏幕上,满是“土豪666”“土豪V587帅”“土豪求大腿”的弹幕。
一百一十根火箭。
十一万。
我惊呆了。
不是说,只刷10万块么?
怎么又多出来10万?
霞姐的话,出现在屏幕上:“多余的10万,算是订婚的订金。

订婚的订金?
我忽然想到她之前说过的话:难道,她真的想要让我入赘?
霞姐话一说完,屏幕全是“在一起!”“在一起!”这三个字。
我哭笑不得。
和往常一样,在刷完礼物以后,霞姐的头像,很快就熄灭下去。
我喊了她两声,见她没回应,也就关掉电脑下播。
“滴滴。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震了震。
是一条微信消息。
我瞄了一眼,顿时愣住。
发微信的人,是一个我从来不认识、却又十分熟悉的头像!
霞姐在直播间的头像!
可是!
我敢保证,我从来没有加过霞姐的微信!
哪怕是她每天都来给我刷1万块的礼物,我俩的交流,也仅仅只是局限于直播间里的几句问候。
什么时候,我俩居然是微信好友的!
点开那则消息,里面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发了个地址过来。
阿房宫大酒店。
这是什么意思?
我琢磨着,打开直播间的门,准备回宿舍睡觉。
“哟,你小子不错啊,遇到富婆了。

主管在门口笑着,递给我一个东西。
他的笑容有些猥琐的感觉。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笑,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卡包。
“这是……?”
“刚才外卖跑腿小哥送来的,快去,别让富婆久等。
”主管拍拍我的肩膀,说。
我不明所以的打开卡包,一看,里面放着一张房卡。
卡片上,赫然印着六个大字:阿房宫大酒店!
这是……开好了房?
是霞姐约我去开房?
我一下子目瞪口呆。
难道,霞姐已经准备的这么充分了么?
这是铁了心,非要睡我啊!
我总感觉这事情,有些不对劲。
可是,我总不能失约。
霞姐可是实打实的,给我刷了20万的礼物。
哪怕是分成后,到手我也有八万块左右。
这笔钱,我工作一年都挣不到。
好,去!
我咬了咬牙,从公司出来。
那地方距离这里,有三四公里的路程,我身上没什么钱,工资也没结算,不敢打车,只敢扫辆共享单车,准备骑过去。
就在我准备扫单车的时候,旁边,一辆公交车,忽然停了下来。
我抬头一看,咦,这趟公交车,好像刚好经过那家酒店。
连忙上了车。
抬头一看,好家伙,车上空荡荡的,整辆车,就我一个人。
而且,最奇怪的是,开公交车的司机,居然还戴着一副墨镜。
这大晚上的,戴个墨镜防晒?
防鬼呢。
这公交车司机怕是有病。
我想着,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去。
公交车缓缓启动。
到站,停车,开门,关门,启动。
每经过一个站,公交车都会正常的停车,犹如上下乘客一般。
我觉得这个司机很是古怪:明明一路过来,不论是站台上,还是车里,都是连个鬼影都没有的,他多此一举有什么意义。
这大半夜的,他不会看不到站台没人吧。
我心里犯着嘀咕。
公交车在空落落的街道上行驶,一个站一个站的经过,很快就来到了阿房宫大酒店的站牌前。
车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
我正准备下车。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一件事:这辆公交车,竟然只能上,不能下!
车门打开的,是上乘客的前门,车的后门根本就没开!
眼看着前门打开又关上,我急了,伸出手,拍了拍车门:“司机,我要下车!还有人没下车!”
殊不知,我这句话一说出口,司机就跟见了鬼一样,吓得叫了起来:“人?车里怎么会有人?”
他这话说的,真是奇怪,公交车本来就是载人的,没人,难道有鬼?
我还没反应过来,车后面的门,猛地打开。
就见到司机扯开嗓子,对着我吼道:“滚,赶紧滚下车!现在就滚!立刻!”
这!
现在的司机,都这么暴躁的么?
一言不合就骂人。
我有些生气,准备跟司机争论两句,但转念一想,万一这司机精神状态有问题,到时候抱着跟我同归于尽的想法,把车开到河里,那我可就亏大发了。
不和疯狗一般见识。
想着,我迅速下车。
我刚下车,“砰”的一声,车门就被关上。
随后迅速离开。
“真是的,这人,都什么素质。

我骂了两句,看着那远去的公交车,想要记住车牌,回头投诉他丫的。
这一看,我吃了一惊:就见到那公交的后面,居然没有挂车牌!
不但没有车牌,在公交车的上方,那后面窗户的玻璃上,竟然还能够隐隐约约的能见到几个人!
那几个人面无表情,随着远去的公交车,一言不发、面色冰冷的望着我!
我感到后背发凉!
这不可能啊!
刚才公交车上,明明没有人的!
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可能这忽然间,就多了那么些人在上面!
难道……
我真的见鬼了?!
对了!
看着那远去的公交车,我猛地想起一件事:现在已经是12点,正常情况下,城市的公交车,在10点就停运了!
这12点钟,哪里来的公交车?!
我顿时觉得手上脚上,全是冷汗。
这大半夜的,真的是见鬼了!
“嗡嗡,嗡嗡。

这个时候,手机又是忽然响起。
把我吓了一跳。
我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看了看,是霞姐打来的。
她在催我了。
我犹豫了一下,正准备点开接听按钮。
微信电话就已经挂断。
看着旁边不远处的阿房宫大酒店,我咬了咬牙,把心一横:来都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胎怨》<<<<


第3章 怀孕

酒店很豪华。
大厅里金碧辉煌的,水晶灯,成片的皮沙发,明亮的晃眼睛的地板。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这辈子都没出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有些不太敢往里面走。
见我进来,旁边站着的两个迎宾的女服务员迎上来,问:“先生是要办理住宿还是提前订好的?”
“恩。

我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拿出霞姐给我的房卡。
见到这张房卡,那女服务员原本应付的脸色,一下子笑逐颜开,点头哈腰的说:“原来是定了豪华套房的贵宾。
您这边随我来。

这人的态度,转变倒是很快的。
就跟我们主播一样,不刷礼物的玩家,我们都是爱答不理的,但一旦刷礼物,那我们立马变得卑躬屈膝。
我跟在她的身后,上了电梯。
在她的带领下,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来到了一个房间面前。
“就在这里了。

女服务员很是体贴的帮我用门卡刷开门:“您请。

随后识趣的退了出去。
门里很豪华,有着高档的地毯,以及很大的液晶电视和沙发。
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心跳的十分厉害。
“咯吱~!”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门过于高档的缘故,在我进去后,门自然而然,就自动关了起来。
“霞……霞姐?”
我往前走,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
就在这时候,我感觉脖子旁边,又有些发痒。
这是之前直播时候,经常会出现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直播间里坐下后,都有这种感觉,但离开直播间就没有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这种感觉居然又出现了。
我揉了揉脖子。
见旁边还有一道门,便走过去。
里面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那边是另一个房间。
里面,有一张看起来很软和的双人床,床的旁边,有一面半透明的玻璃,是一个玻璃浴室。
水声就是从浴室那边传来的。
光线很柔和,这个房间,并没有开灯,而是点了几根蜡烛。
蜡烛的光芒映照着玻璃那边,出现出一个朦胧的影子。
是一个长发女子的妙曼身姿!
有个女子在那边洗澡!
我的心,一下子就不争气跳了起来。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还没和女孩子发生过特别亲密的接触,难道,今晚真的要……那啥了?
但愿霞姐和她头像一样好看吧。
我想着,又喊了一声:“霞姐?”
随着我这一声喊,那几根蜡烛的烛光,忽然猛烈的晃动了起来!
有一阵冷风吹过,蜡烛一下子熄灭了几根!
这里,窗户都看不见,哪里来的风?
没等我多想,一阵香风扑面,蜡烛全部熄灭。
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中。
在这片漆黑中,我被一个软绵绵的身子,给轻轻抱住了。
虽然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我却能感受到这个身子的完美曲线。
这是个身材十分火爆的女人。
我的呼吸,一下子加快许多。
她就是霞姐么?
这个女人的身材虽然很好,但也许是因为刚刚洗澡的缘故,身上水淋淋的,感觉十分的冰冷。
就好像是抱着一块冰一样。
她抱着我,一用力,就把我压到了床上。
我感觉大脑一下子变得一片空白,身体瞬间被原始本能所占据。
从头到尾,我俩根本没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
也不知过去多久。
当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的时候,我这才睁开眼睛。
醒过来后,一拍脑袋,想起昨晚的事情,我连忙喊:“霞姐!”
爬起来看了看,两个房间都是空荡荡的,除了我和五根烧到一半的蜡烛外,并没有其他人。
那五根蜡烛,都烧了一半,其中有三根长点的,两根短点的。
让我莫名想到了一个词语:三长两短。
总感觉哪里不对。
昨晚的事情,就好像梦一样。
那凌乱的床,以及我的身上……
我低头看了看,我身上,遍布淤青的痕迹。
在那些淤青的痕迹中,又夹杂着一些唇印。
看来,昨晚的事情,确确实实是发生了。
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感觉过了自己一晚上,忽然就成长了。
“霞姐,霞姐。

我念叨叨的说着,想到手机,连忙拿出手机,找到霞姐。
奇怪。
微信里,霞姐居然换了个头像。
不再是之前那种看起来靓丽青春的头像,而是变成了一个黑白色的头像。
给人的感觉,不像是真人照片,反而有点像……遗照。
我心里一咯噔。
她怎么换头像了?
打开对话框,看了看聊天记录,有一条留言。
“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我愣了下:哪里来的孩子?
“霞姐?”
我试着发了条信息过去,却发现,不论我发什么,都无法在聊天窗口里显示!
这个聊天窗口,就好像被冻结了一样,除了霞姐的那句话,便再也不能说其他的内容!
“先生,你好,客房服务。

门外,响起一个声音。
我连忙穿好衣服:“来了!”
……
从酒店里出来,我一脸茫然。
这都什么事嘛。
回到公司后,我不再提这事情,继续上班。
这事情,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吧。
其他人调侃式的问了我几声,见我不回答,也没有继续追问。
几天后,我感觉身体明显有些不舒服。
那些淤青虽然消了,但我总觉得恶心、反胃,身体有种奇怪的反应。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
导致我工作起来也没什么心思。
我只能去医院检查。
在抽完血,各种检查化验完之后。
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他拿着我的化验单,看了看我,皱起眉头:“你这身体的各项指标,不像是生病,倒像是怀孕啊。

怀孕?
这不扯淡么?
我一个大男人的,怀什么孕?
忽然!
我猛地想到了被我遗忘的,霞姐的留言!
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难道,我真的怀孕了?!
“不过,我感觉应该是你吃了什么不干净的……”
没等医生说完,我站起来,抢走化验单,转身就走。
医生在我的身后大喊:“喂,我还没说完呢,你这明显不是怀孕,好好回去休息一下,过几天再来检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胎怨》<<<<


第4章 点不燃的香

从医院出来,我一直浑浑噩噩的,在想着“怀孕”的事情。
这事情我是怎么都不应该相信的。
男人怀孕,这不扯淡么。
但冥冥之中又有一个声音隐约在告诉我,这事情,大概率是真的。
难道我真的遇到鬼了?
这事情搞得我也无心工作,便索性从公司宿舍搬了出来,自己在城中村里,租了间房子住着。
好在上个月的工资已经到账,手里还有几万块,暂时饿不死。
公司主管见我状态不好,倒也没有强求我上班。
住了几天,这种孕吐状态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镜子里的我,脸色犯青,整个人,完全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城中村里,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小小的一栋楼里,住了好几十户人家。
有浓妆艳抹、身材火辣、经常带着不同男人回家的女人,有拖儿带女、在附近打零工的夫妻,也有年已花甲的老人。
这天一早,我起床排队上厕所的时候。
因为一层楼只有一个厕所,所以早上时候,一个厕所经常有几个人在外面等着。
就见一个老婆婆和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正在那里闲聊。
“今天是农历的龙抬头。

老婆婆说:“我打算去旁边的圆通寺上个香,你去不去啊?”
那妇人拍了拍怀里的孩子,回答:“我还要洗一大堆的衣服呢,就不去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俩这样一说,我忽然醒悟过来:如果我真的撞鬼了,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去寺庙里上个香?
说不定就好了呢?
“哇,哇哇……”
我还没靠近,妇人怀里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淘淘大哭了起来。
不论怎么哄都哄不好。
妇人只好抱着孩子离开。
我看着婆婆,厚着脸皮说:“婆婆,你去哪里上香,带着我一起吧。

“圆通寺啊。

婆婆倒是很古道热肠的回答:“那可是这里最灵验的寺庙了,小伙子,你也有事求菩萨么,一起吧。

我点点头。
圆通寺并不远,坐公交车也就五个站的距离。
这些年,因为地铁和共享单车的普及,坐公交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公交车上,就几个人坐着。
第二个站的时候,上来了一个带着小孩的妇人。
小孩约莫三岁左右,一上车,目光在车上巡视一眼,落到了我的身上。
忽然就哇哇大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让我有些措不及防。
“怪物,怪物!”
小孩用手指着我,一边哭着,一边奶声奶气的说。
他.妈妈看了我一眼,拉着他坐到旁边,一边骂:“瞎说什么。

“怪物,就是怪物!”
小孩说着,被他.妈妈拉到背对着我,也就慢慢不哭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也许其他人可能觉得小孩调皮,但我却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小孩说的没错。
这不是第一个小孩害怕我了。
之前也有个小孩,见到我就哇哇的大哭。
我身上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只有小孩才能察觉到的事情。
难道真是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但愿……这次去寺庙,能够解决这件事吧。
……
下了公交车,前方就是圆通寺。
我跟在婆婆的后面,正走着,旁边忽然传来了一声狗吠。
就见到一只黑狗,夹着尾巴,对着我狂吠不已!
狗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呜呜声。
我小时候家里养过狗,知道狗叫的原因:一般狗如果夹着尾巴叫,还带着这种声音的话,那很大概率,是这只狗遇到了什么极度危险的情况。
比如遇到了比它个子大许多的同类,或者遇到了野兽。
狗才会夹着尾巴这么叫。
这只狗在害怕我。
这狗的体型蛮大的,一般不会怕人类。
那么,令它害怕的,应该……不是我!
那又会是谁?
小孩的哭泣,黑狗的狂吠,这一切,都让我觉得,我只怕是被某种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住了。
……
圆通寺的香火还是鼎盛的,远远望去,人来人往。
“小伙子,我先去拜菩萨了,你自己也买点祭品,这东西可不能共用。

婆婆说着,拿出纸啊,香啊,水果啊之类的物品,自己念念叨叨的去旁边祭拜了。
旁边就有小贩卖这些东西。
我也买了纸和香,径直走到大殿里。
大殿左右,是四大金刚。
我才进去,就感觉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奇大的压力。
这股压力,径直压在我的脚上,让我一下子,就好像腿灌了铅一样,无法再前进一步。
“噗通!”
我身不由己,直接跪在了四大金刚的面前。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天意?
天意让我跪眼前的金刚?
我想着,连忙拿出香,点了点,插到香炉里。
口里说着:“菩萨保佑,不论我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请菩萨保佑我逢凶化吉。

“嗤。

我话音才落,就见到那原本点着的香,忽然间就熄灭了。
恩?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连忙又拿出打火机,去点那香。
但不论我怎么点,那香就是点不燃。
不但没点燃,火苗甚至烧到了我的手指,让我痛呼一声,丢掉了打火机。
就在这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施主,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休要勉强,你哪里来的,哪里去吧。

那是一个听起来很慈祥的声音。
我回头望去,就见到一个穿着僧衣的老和尚,就站在我的身后。
他这一说,我又不傻,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
连忙转身,一把抱住老和尚的脚,哀求道:“大师,我这到底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求求大师,你救救我吧!”
“一切皆是命数。

老和尚摇了摇头:“不是贫僧不帮你,而是贫僧帮不了你啊。

他双目低垂,看着我:“好好想想,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没来得及做的事情,趁着现在,你肚子没大起来之前,赶紧去做吧。
等后面,你肚子变大以后,你想做,也就没机会做了。

我心里一凉。
这事情,果然和霞姐有关!
“那我……”
我颤抖着声音,问老和尚:“我还能……活多久?”
老和尚缓缓伸出一根手指。
“一年?”
怀胎十月,前后好像差不多刚好一年。
“一个月。

老和尚缓缓说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胎怨》<<<<


第5章 纸人

一个月?
我一下子慌了。
“大师,救我!”
“求求你,一定要救我!”
我死死抱着和尚的脚,犹如抓住救命的稻草。
我这辈子,从来没遇到过鬼。
也不可能找到对付鬼的办法。
我哀求了许久。
“唉。

老和尚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贫僧试试看,先帮你上柱香吧,你先放开贫僧。

我这才乖乖放开他。
他从旁边拿过三炷香,口里宣了一声佛号,整个脸上,立即显得宝相庄严。
一拂袖,也不知他从哪里借的火,手里的香便燃了起来。
随即插进前方的佛龛里。
香才一落下,闪了两闪,两头的香,迅速灭了。
只剩下中间的那支香,一直往下燃烧。
说也奇怪,那支香的上方,笼罩着一团黑雾,一明一暗,随着香火往下。
中间那支香,一直烧到一半,才跟着熄灭,但黑雾却是久久不散。
和尚看了看,摇摇头,脸上满是凝重之色:“凶,大凶啊!”
“大……大师。

我试探着问:“这是有什么说法?”
“这香灭的,两长一短,两边长,中间短。
人有生死福祸,三支香,代表了人的精、气、神,你的精、神,都已经到了肉眼可见的尽头,只有一气尚存。
只是,哪怕这口气,那也是阴气啊!”
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
老和尚手里捏着佛珠:“施主,回去买些好的吃,想去哪玩就去哪,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近日都去完成吧。

我听他这话说的。
顿时就慌了。
“大师,你救救我啊!”
老和尚闭口不言,转身离开。
我想要去追他,却哪里还找得到他的人?
说也奇怪,在老和尚帮我上过香之后,我发现,我原本被压制住、浑身无法动弹的那种状态,居然解除了。
我浑浑噩噩的从圆通寺出来,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我的寿命,真的只剩下一个月了?
“小伙子。

就在我跌跌撞撞,从门口出来的时候。
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我扭头看去,见是和我一起的老婆婆。
老婆婆的手里,拿着一样东西:“这东西是寺里一个老和尚托我交给你的,说让你看看,兴许有用。

老和尚给我的?
我心里燃起一丝希望,连忙接过婆婆递过来的东西。
那是一本书。
我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出家人慈悲为怀,和尚还是决定救我。
我激动的转身对着圆通寺,大大鞠了三躬。
坐上公交车,我大致翻了一下手里的这本书。
这是一本记载着关于殡葬文化的书,里面基本上讲解的都是一些关于殡葬物品的制作方法。
诸如各种陪葬品,纸人、花圈、灵屋等等,以及给死者祭灵的各种方式。
书不厚,约莫二十来页。
……
一路上,又遇到了几只狗,同样对着我狂吠不止。
也吓哭了几个小孩。
我不敢多呆,加快脚步回到家里,拿出钥匙开门进了去。
这才仔细去查看手里的书。
反复看了好几遍手里的书,一直看到下午傍晚。
整本书的页码并不多,一下午的时间,我已经摸了个透。
但我有点想不明白,和尚给我这本书是什么意思。
书里全是一些祭品的制作方式。
要不,去殡仪用品店问问?
想做就做,我立即站起来,掏出手机,打开地图,搜索了一下附近的殡仪用品店。
好在不远处,就有一家花圈店。
一般开这种店都开在比较偏僻的地方。
我扫了辆共享单车,几分钟后,就找到了那家店。
周围冷冷清清的,唯独他家这个花圈店,十分醒目。
门口周围放着七、八个大花圈。
花圈店的老板是个中年秃顶的男人,他穿着一身休闲装,看到我进来,从凳子上站起来,十分热情招呼着:“兄弟,买点什么?”
“老哥。

我把手里的书,递给他:“你能帮我看看,这里面,有哪些东西,我能用到么?”
“哦,这个啊。

老板一看,心神领会,笑道:“我明白了,你坐着吧,我去帮你准备。

哦?
他这就明白了?
我有些好奇。
就见到老板很快,就拿来了一个扎纸人、一套寿衣、二两不知名的草灰、还有一些蜡烛、香、纸钱等等……
一件一件的把东西准备好,放在柜台上。
拿到某样东西的时候,他顿了下,说:“这鸡冠血价格贵,因为取鸡冠尖的血,都有些讲究,一般养殖户都不愿意让公鸡缺冠,割不好,血也不好取,杀了又浪费,在我们这里还要保鲜,所以这鸡冠血的价格,是你要买这些东西当中最贵的,你先看下价格。

我摇摇头,说:“老板,你尽管装好,再贵我也要。

和命比起来,钱真的不算什么了。
花圈店老板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也是点点头。
东西拿齐,他指了指那堆东西,问我:“会用么?”
我摇了摇头。
“来,给你笔。

老板从旁边拿过纸人:“先把你的名字,生辰八字,用这鸡冠血,写在这纸人的背上。
一定要你亲自写,才有效果。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活命要紧,还是按照老板的叮嘱,在纸人背上,写下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说也奇怪,当我的名字,写在纸人身上的时候,我明显能够感觉到,有一种奇异的感觉,缓缓出现。
就好像,眼前的纸人,渐渐……拥有了灵性。
给我一种……活过来的感觉!
十分奇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虽然说不上来,但我却能够真实的感应到。

老板左右看了看,低声说:“把这件寿衣给它穿上,过了12点以后,找个十字路口,按照这张纸上的记载,把它烧了吧。

说着,递给我一张纸。
我一看,是一张草图。
写着纸人的摆放顺序,角度,以及其他物品的安排配合。
这花圈店老板,是个高人啊。
为什么我在那本书里,看不出这些东西的安排?
“佛曰,不可说。

老板似是看出我心中所想,笑道:“就像医生写药方的时候,要用草书一样,这些东西,是为了以防‘泄露天机’,不是怕人看得懂,而是,怕其他的东西,看得懂。

他左右看了看,低声说:“你知道就行了。

这老板说的神秘,想到霞姐和我的事情,以及霞姐那已经黯淡掉的、犹如遗照一般的头像,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管怎样,能活着就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胎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