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哲孟瑶《至强富少》免费阅读全文,《至强富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至强富少

作者:万路之遥

主角:马哲,孟瑶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至强富少》又名《我的同居女神》他遭遇穿着婚纱的美女新娘“打劫”,本以为是擦肩而过的路人,却没想到竟是…

马哲孟瑶《至强富少》免费阅读全文,《至强富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至强富少》免费试读

0001 半路遭遇婚纱女“打劫

车内,马哲直勾勾盯着趴在后座的婚纱美女,整个人懵了!

女孩的容貌让他感觉惊艳,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左眉梢还有颗米粒大小的痣,浑身散发着高贵冷艳的气质。

“姑娘,我这不是婚车,你上错了吧?”马哲回过神说了一句。

“闭嘴!”女孩却一脸严肃,探头瞄了一眼,以最快的速度蜷缩在狭小的空间,紧张道:“看前面,别看我!”

马哲忙移开视线看向车前,只见七八个彪形大汉,正左右张望着。其中一男子戴着新郎的花,转着圈呼喊道:“孟瑶,孟瑶……”

此时正是早高峰,车堵的无法前行,他们一辆车接着一辆车搜寻,但估计是看不起他的小奥拓,直接从前面的别克跳到后面的宝马。

“喂!起来吧,人都走了。”

孟瑶松了口气,探头偷瞄了一眼,确定找她的人都走远后才坐起来,看向马哲道:“把你上衣和裤子脱给我。”

“什么?”马哲赶紧摆手道:“这怎么行!”

“废什么话,让你给就给。”孟瑶语气坚定,十分强势。

马哲傻了,赶紧道:“姑娘,咱能不能商量一下……”

还不等他说完,孟瑶直接上手了,三下五除二将他外套给扒了,然后指着裤子道:“这个快给我!”

“别……这真不能给!”

孟瑶脸色一冷,见此直接摇开车窗喊道:“非礼啊,有人……”

“姑娘,我给你!”

马哲赶紧将裤子脱了递过去,忍着怒气道:“你到底要干嘛?”

孟瑶探出头轻声道:“你来后座,我开车。”

“开什么玩笑!姑娘,我待会要去开会,你怎么还得寸进尺呢,赶紧下车!”马哲生气道。

孟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眼神晃尔变得柔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马哲一时半会难以解读这一眼神背后的故事,不知怎的心里一软,干脆一手拉开车门,迈步下车。

一阵寒风吹来,马哲冻得瑟瑟发抖。

就当他准备绕到后座时,却透过车窗看到孟瑶从后座钻到了驾驶位,紧接着车子一个急转弯,竟然逆行离去了!

“这什么人啊?”

马哲彻底懵了,他下意识摸向裤兜,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钱包甚至今天开会的发言稿都在车上!脑袋一阵眩晕,差点倒地。

今天对马哲来说太重要了,他当了三年的律师助理,终于媳妇熬成婆,即将成为一名诉讼律师!

可现在他不仅要迟到,连一身衣服都被扒了,如今是白衬衫配红秋裤,这幅装扮怎么去公司?

马哲低头看表,已经八点四十五,再去找衣服已经来不及了。

他找人先借个手机,打电话告诉自己的好朋友苏夏,让对方帮忙带一套衣服到事务所去。

随后,马哲甩开两条大长腿狂奔而去,大概十几分钟后,他总算到了位于时代大厦的22层大地律师事务所,可是不知为何,苏夏还没来!

马哲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就在这时,他看到会议室的门打开,主任陈忠国一马当先走了出来,两人眼神一对,只听对方严肃道:“来我办公室。”

马哲心里一沉,在同事揶揄的眼神中跟了过去,一进办公室他就道:“陈主任,您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陈忠国恨铁不成钢道:“你自己应该清楚,今天的机会多么重要,可你怎么做的?迟到这么久就不说了,还穿着这么一身!”

马哲惶惶道:“陈主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说自己被一女孩子打劫了,谁信?

陈忠国摆了摆手,没好气道:“马哲,你私底下穿什么我不管,可这是公司!律师的职业操守要有一定的严肃性,每天接触社会各界形形色色的人,你这么打扮觉得合适吗?行了,出去赶紧找身衣服穿上!”

马哲还惦记着今天会议的事,扭捏半天低声道:“陈主任,那我……”

陈忠国瞪了一眼,道:“不开除就给你留面子了,你还想咋地?好好安心工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看来是彻底泡汤了,马哲没再言语,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

马哲刚坐下不久,苏夏就进来了。

她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走到近处道:“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得有点晚,没耽误你转正吧?”

这时,马哲已经换好了衣服,他撇嘴道:“泡汤了。”

“哦。”苏夏明白了,开口鼓励道:“别放在心上,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一名伟大而优秀的大律师!”

马哲叹了口气,并不说话。

苏夏奇怪的问道:“到底咋回事啊?衣服还能丢了?”

“一言难尽啊!”马哲摇了摇头,将事情缓缓道出。

“啊?那你报警了吗?”

苏夏的话提醒了他。对啊,记糊涂了,都忘了这茬!

可想到那女子可怜楚楚的眼神,马哲又有些心软,要是真报了警,把她的前途就给毁了。

“算了吧,估计她会还回来的。”

苏夏就知道他会如此说,沉下脸道:“马哲,你总是那么善良,这既是你的优点又是缺点,你记得赵雅怎么对你的吗?”

提及赵雅,马哲顿时脸色大变,复杂的眼神里写满悲秋,不自然地耸耸肩道:“苏夏,咱能不提她吗?”

苏夏也意识到说错话了,安慰了马哲两句后,便匆匆回医院工作了,她是为了马哲偷跑出来的,不能耽误太久。

苏夏走后,马哲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赵雅的身影。

两人在大学相识,很快热恋。毕业后,马哲放弃了京城的优厚工作,追随赵雅回到了坞州市。

他们过着甜蜜的二人世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可就在去年末,赵雅开始经常彻夜不归,嫌弃他没钱,最终在春节前提着行李箱离开了他。至于去了哪里,马哲并不知情。

但他坚信赵雅会回来的,哪怕快一年了杳无音讯,可马哲依旧不会放弃。

天色渐黑,马哲下班回到公寓楼底下,他抬头下意识望眼自己家。

这半年多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抬头看一看。

他希望奇迹发生,只要灯一亮,意味着赵雅回来了。

然而,奇迹一直没有发生。

但就在此时此刻,奇迹居然发生了,房间的灯亮了!

马哲以为出现了错觉,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确实自己家亮灯了。

他依然不敢相信,从一层数到十五层。

没错,就是自己家!

难道赵雅真的回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强富少》<<<<


0002和女神同处一室

为了这一天,马哲度过多少个难捱的夜晚,他无法掩饰内心激动,疯狂地冲了进去。

可就当他准备敲门时,门开了。

马哲看着眼前的女人愣怔半天,呆滞道:“婚纱女?”

孟瑶嗯了一声,皱眉道:“你进不进来?不进来我可关门了啊。”

她的坦然镇定让马哲不淡定了,跨进门质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孟瑶努了努嘴,“车里有你家地址,钥匙也在你衣服口袋啊。”

“你!”马哲急了,撸起袖管道:“这是我家,谁允许你进来的?对了,还有我车在哪,楼底下怎么不在?”

“丢了。”

“什么?”马哲蹭地跳了起来,愤怒道:“你丢了?”

孟瑶脸上不知为何,流露出一抹哀伤,“是我丢的,而且我也没钱,要么你让我在你这住两天,以后还你。要么你让我走,钱你估计也拿不到了。”

马哲噎得说不出话来,怒道:“你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惹急了我照样揍。”

孟瑶把脸凑过来,示意马哲动手,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不一会儿眼眶红润,两行泪顺着脸颊淌下来。

马哲顿时心里一慌,他最害怕女人哭,一哭就招架不住,只得缓声道:“你为什么要住在我这儿?”

“因为我无家可归,马哲,我就住几天都不行吗?”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身份证有。”

“那你叫什么?”

“孟瑶。”

“不是。”马哲开口道:“孟瑶,我有点糊涂,看你白天的着装打扮,不像是普通人家女子,怎么会无家可归?再说你何必住我这里,找个酒店或者朋友亲戚都不行?”

“无可奉告。”孟瑶道:“我就在你这里住三天,三天后就走。”

面前的女子一句实话没有,马哲实在不放心。

可就等他再开口的时候,孟瑶的眼泪又无声的流了出来。

马哲见此心里一软,无奈道:“那你睡沙发。”

孟瑶摇了摇头:“不行,这里不是两居室吗?你一间,我一间。”

“那个房间谁都不能住!”马哲突然情绪激动地道。

看着马哲情绪起伏,再看看墙上的照片,孟瑶似乎明白了什么,道:“那我睡你的房间。”

说完,孟瑶起身直接走到门口,提着行李箱径直进了卧室,“呯”地关上了。

马哲惊得出神,走到门口拍打着门道:“你给我开开!我今天可算开了眼界了,头一次遇到你这种女人。”

无论马哲如何叫唤,孟瑶躲在房间里始终没出声。

他累了,返身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准备睡觉时才发现没有被子。

马哲走到卧室门口准备敲门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哭泣声,声音虽小,但能听得出她受了很大委屈。

他听了一会儿,没有打扰孟瑶,关掉客厅灯,瘫沙发上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马哲被闹铃吵醒。

他下意识看了看时间,猛地翻起身,竟然七点五十。妈呀,又要迟到了。

他匆匆洗脸刷牙穿戴整齐,就要出门时,孟瑶从卧室出来了,她开口道:“马哲,能帮我个忙吗?”

马哲拿起挎包问道:“什么忙?”

“能帮我买部手机,顺便以你的名义办张卡吗?”

“你的手机呢?”

“丢了。”

“和我的车一起丢的?”

孟瑶没有说话,冷冷地看着马哲。

“行吧。”

马哲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我贵的可买不起,你多担待。”

孟瑶听出了弦外音,道:“马哲,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偿还你的。”

马哲不在意道:“得,你别给我惹麻烦就行。对了,厨房有方便面,你待会吃点,我去上班了。”

走出房门,马哲对自己答应她的行为有些吃惊,为什么会和一个陌生女人说这样的话。仔细一想,这都是从前和赵雅说的。

来到公司,刚好八点过半。马哲叹了口气,又没赶上打卡。

前台梁媛看着马哲滑稽的表情偷乐,假装严肃地道:“马律师,你可又迟到了啊,你这是这个月第七次迟到,全勤奖是别指望了。”

马哲无力辩解,抱拳作揖道:“我的姑奶奶,我以后保证不会迟到了,今天你给通融下,就一次!”

梁媛停顿了一会儿道:“那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听到有门,马哲立马来了精神,道:“你说吧,我照做就行。”

梁媛道:“这样吧,这个周末请我去你家吃饭。”

马哲为难了,现在家里还有个孟瑶,挺不方便的。

但他想起对方说只待三天,那周末前应该就走了,于是点头道:“没问题!”

“这还差不多。”梁媛脸上露出笑容,接着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未拆封的苹果手机,道:“这个送给你!”

“啊?”马哲连忙摆手道:“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拿着,这是你应得的。”说着,塞到马哲手里。

马哲疑惑,道:“怎么就成了我应得的?”

梁媛一本正经道:“你忘了,上次你给魏雪公司的老板起草了合同文本,你当时不要钱,这不,为了感谢我们特意派人送来两部手机。”

“哦。”马哲想起来了,魏雪是梁媛的朋友,在一家模特公司,前一阵子他的确接过这单私活,“成,那我就拿上了。”

说完,他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身为一个律师助理,一天的业务无非就是接洽一些前来咨询的人,还是很清闲的。

马哲乘着中午出去又办了张手机卡,等到晚上下班,他和梁媛打了个招呼回家。

在小区附近的超市里,他又买了些食材,没想到的是,等马哲回到家,却看到孟瑶正在手忙脚乱的炒菜。

“行了,我来吧!”马哲抢下锅铲,又道:“桌上是新买的手机,你看怎么样。”

“好。”孟瑶也不再坚持,返身回去,看到了手机盒子上的苹果标志,她抿了抿嘴,眼眶有些湿润。

时间不长,一桌丰盛的饭菜就做好了。

两人安静的吃完,马哲看着孟瑶转身回到卧室,喃喃道:“真是的,锅也不说洗一下。”

等他全部都收拾完,准备去卫生间洗澡时,却听到了孟瑶在卧室里压抑的喘息。

马哲身形一滞,他贴近想要去听,却不料房门竟然没关!

他一个踉跄冲了进去,只见孟瑶白皙的手紧紧抓着床沿,眼神迷离的看着马哲。

“你没事吧?”

马哲赶忙坐到床边问道。

也就在这个时候,孟瑶柔软的身躯靠在了他的腿上,马哲心里泛起一股火热,手不由自主伸了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强富少》<<<<


0003孟瑶出事了

“好冰!”

马哲的手触及到皮肤时,他下意识惊呼了一声,“孟瑶,你怎么了?”

对方没任何反应!

他不敢再犹豫,单手抱起她柔软的身躯,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急救电话,往楼下冲去。

十分钟后,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赶到了省人民医院,直接推进了急救室。

马哲站在急救室门口呆呆望着,尽管里面躺着的人和自己毫无关系,却还是忍不住揪起了心。

半个小时后,一个医生走出来询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马哲硬着头皮道:“医生,我是。”

医生摘掉口罩道:“辛亏送来的及时,再晚十分钟估计就没命了。病人算是保住了,现在还需要做进一步检查。我们初步判断是急性阑尾炎,待会内科的医生会过来,你赶紧去交押金吧。”

马哲懵了,除了同情孟瑶的遭遇外,更关键的是他身上没带钱。刚才走得匆忙,钱包在挎包里。

“马哲?”

马哲正准备回家取钱,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居然是好友苏夏。

他脸上一喜,开口道:“你身上有钱吗?”

苏夏瞟了眼急救室,似乎明白了什么。对旁边的护士道:“你去办公室从我钱包里拿卡过来。”

“好的。”

苏夏没再多说什么,急忙走进了急救室。

马哲拿到银行卡,赶忙到了挂号处,等交了押金之后,他又回到急救室门外焦急地等待着。

半个小时后,苏夏一脸凝重走出来,劈头盖脸问道:“马哲,你和我说实话,里面躺着的是谁?”

“就昨天早上抢劫我的婚纱女,她情况怎么样了?”

“那你们怎么又在一起?”

“以后再说吧,现在解释不清楚。”

苏夏不再追问,反而急迫道:“病人很危险,需要立刻手术。但却不说家里的情况,我给她谈了病情,想了很久同意手术,不过需要你代她签字。”

“好!”

马哲脸色有些苍白,接过了是苏夏手中的夹本,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凌晨十二点半,手术灯熄灭了,苏夏疲惫不堪地从急救室走出来。看着有些惊慌失措的马哲,微笑着拍了拍手臂道:“手术很顺利,放心吧。”

马哲听完心神一松,又赶紧去办理了住院手续,接着回家将一些必需品拿到医院。

他忙忙碌碌已经天明,根本来不及休息,只得托苏夏照顾一下孟瑶,转身回到公司上班。

办公室内,马哲闭目假寐,桌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的名字,他在内心激烈斗争后咬着牙接了起来,“喂,阿姨。”

来电话之人正是赵雅的母亲,李文慧!

赵雅离开快一年了,但赵母并不知道两人已经分手,何况赵雅从来没说过分手。赵母对马哲一百个满意,时常牵挂着他。

“马哲,你和小雅可有好一阵没回来了。”李文慧道:“我和你叔想去坞州看看你们,你看有时间吗?”

“啊?”马哲赶紧摆手,“阿姨,您千万别来,我们回去看您就是了。”

“不行,你们不会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们吧?”李文慧狐疑道。

“阿姨,我……”马哲想要道出实情,却还是咽了下去,“那到时候你务必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们。”

“嗯,好的。”

挂了电话,马哲吐了气,正准备点烟。

这时手机嗡嗡作响,他一看竟然是苏夏打过来的。

“马哲,孟瑶的伤口有点感染,必须要人照顾。”苏夏说了一句,又道:“要不我先找两个护工过来?”

马哲有些犹豫,心中既不想再麻烦苏夏,也有些不放心护工,缓缓道:“算了吧,等会我过来。”

苏夏张嘴相劝,想了想还是摇头道:“那行,我先挂了。”

吸完一根烟,马哲起身出门。

他走到梁媛身前,嬉皮笑脸道:“小媛,剩下半天给我请个假呗。”

“啥事啊?”梁媛慢吞吞端起咖啡,靠着椅子优雅的喝了起来。

梁媛虽在前台工作,其实是事务所办公室主任。分管着后勤、财务及日常管理,相当于事务所的中层领导。像平时请一两天假,压根不用和主任开口,直接找她就成了。

马哲撒了个谎,“我爸来了,这不得去接人家嘛。”

“这样吗?”梁媛放下咖啡,微皱眉头道:“要不要公司派车?”

“太隆重了,不必了。”

“那你去吧,明天我去找你!”梁媛喊道。

“知道了。”说着,马哲一溜烟飞出了公司。

他没有直接去医院,反而回了趟家,因为他想起母亲曾说女人喝乌鸡汤大补,于是在超市里买了两个准备煮给孟瑶喝。

马哲做饭不差,曾经专门去厨师班学过,最拿手的就是糖醋鱼、冬瓜排骨汤两道菜。因为,这都是赵雅最喜欢吃的。

熬排骨汤和炖鸡汤原理一样,触类旁通,等做好后,马哲用勺子品尝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

将乌鸡汤装好在饭盒里,马哲直接赶到医院里。

进了病房后,孟瑶已经醒来,她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

马哲走到床头柜前将保温饭盒打开,浓郁的鸡汤醇香瞬间萦绕在病房上空。

孟瑶鼻子微微翕动,眼睛猛然挑了下,顺着香味将眼神停留在鸡汤上。

马哲坐在身边细心地吹着勺子的鸡汤,然后伸到嘴边道:“你慢点喝,小心烫。”

孟瑶微微张开嘴巴唆了一口,确实相当美味,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她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马哲。

一滴鸡汤从嘴角淌出来,马哲立马拿着餐巾纸为其擦了擦。孟瑶突然哽咽,眼泪慢慢地顺着脸颊流下来。

马哲怔了一下,放下碗道:“你没事吧?”

孟瑶终于回应,用手擦掉眼泪摇了摇头,依然不肯说话。

马哲摇了摇头重新端起碗,让孟瑶将鸡汤喝完。

这时天色渐黑,他收拾完东西,看着孟瑶躺下,顿时也感觉到了累。

马哲整整跑了一天,昨天又没睡,现在是真的撑不住了。

他脱了外套躺在陪护床上,看着眼前孟瑶的背影闭上了眼睛,没过几分钟就听到有鼾声响起。

马哲睡得迷迷瞪瞪,刚想翻身时,却听到有人坐在了床边。

他伸手摸索过去,正好握住了一处柔软之地,下意识捏了一下。

“嗯……痛!”

突然,一声嘤咛响起!

马哲一愣,那声音,不是孟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强富少》<<<<


0004赵雅回来了!

“快别睡了!”苏夏脸色一红,伸手推着马哲,焦急道:“孟瑶跑了!”

马哲回过神来,他猛地坐了起来,“跑了?”

“半个小时前,我刚查的监控。
”苏夏当机立断道:“报警吧!”

“别,再等等!”马哲冷静地道:“或许她只是出去了,估计一会就回来。

“还等什么啊。
”苏夏急切道:“你可是在手术协议书上签了字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马哲摇头道:“这样吧,我出去找找,如果一定找不到再报警,好吗?”

苏夏望着异常冷静的马哲,道:“半个小时后,不管你找到找不到,我立马报警!”

马哲冲出了医院,望着光怪陆离的城市有些迷茫,去哪才能找到孟瑶呢?他糟心地掏出烟吸了几口,恍然想到了什么,难道回了自己的家?

冒出这个念头后,马哲马不停蹄地回到公寓。

上了楼,孟瑶果然双手抱臂蹲在门口。

马哲有些火大,冲过去一把将其拉起来怒吼道:“孟瑶,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受了多大委屈,你觉得这样做对得起我吗?”

孟瑶身子瑟瑟发抖,脸色煞白,嘴唇都冻成紫黑色,她摇头道:“我不想回去。

“为什么?”马哲狐疑道:“可是你还需要继续治疗恢复啊,万一落下什么病,这以后都是隐患啊。

孟瑶抬起头眼眶红润地道:“能开门让我进去吗,我冷!”

马哲没有再劝说,赶紧打开门将孟瑶扶了进去。

由于没有送暖气,家里也暖和不到那儿去,而孟瑶发抖地异常厉害,马哲赶紧把冬天用的电暖气取出来,又为其倒了杯热水,在被子里捂了一会儿才算缓过劲来。

看着孟瑶慢慢恢复平静,马哲也打电话给苏夏解释了一下,随后他坐到床边缓声道:“你不想去医院,是因为怕别人看到你?”

孟瑶一阵沉默,看来是猜对了。

马哲想了半天道:“如果你不想去省医院,那我带你去其他医院。

“不用了,我明天就会走,你快去睡吧。
”孟瑶十分冷漠,转过头不再看他。

马哲彻底无语,摆摆手道:“随便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将卧室的门关上,他返身回到沙发上,突然手机滴滴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一个陌生人添加微信,网名叫蜜枣,犹豫了下还是添加了。

过了一阵,蜜枣发过一个笑脸的表情符号,马哲回了句你谁,听到里面卧室传来滴滴响声,一切都明白了。

又过了一会,蜜枣回过信息道:“明天之后你就能睡个好觉了。

马哲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惆怅,他不知道是孟瑶要走,还是想起了与赵雅分别的时刻。

周末的清晨,马哲睡得很香,但迷迷糊糊中却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他瞬间睁开了眼睛,抬头正好看到母亲刘玉梅提着一袋子东西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害羞的女子。

他赶紧穿好衣服上前道:“哎哟,我的老妈,你咋不打招呼就来了?”

母亲刘玉梅将东西放到门口,对后面的女孩道:“不用换鞋,进来吧。
”说完,她转头对马哲小声道:“这女孩不错吧,电视台工作的,叫陶姗,你们两试试,我看能成。

马哲恍然大悟,不由埋怨道:“你老怎么直接把人带家里了,至少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啊。

刘玉梅没搭理马哲,转头让陶姗先坐在沙发上,接着想打开阳台的窗,却不料抬头就是一惊!

马哲跟着一看,连死的心都有了,阳台上晾着孟瑶第一天来的时候洗的内衣!

“家里来人了?”刘玉梅怔怔问道。

“哦,没有。

“那是小雅回来了?”刘玉梅瞪大了眼睛。

马哲不知该如何解释,挠头道:“邻居的。

“啥?”刘玉梅难以置信,道:“谁家邻居这么友好,居然把这东西挂到你家?”

“我……”马哲绞尽脑汁准备继续编,这时“嗒嗒嗒”一阵拖鞋声传来,紧接着孟瑶淡定闲散的路过客厅,走到阳台收走了内衣。

他一只手狠狠掐着大腿,假装镇定,看着孟瑶返身回了卧室。

刘玉梅和陶姗几乎都愣住了,随着孟瑶的身影呆呆看着。

尤其是陶姗,脸色铁青通红,眼泪夺眶而出,站起身拿着手提包冲出了家门。

刘玉梅瞬间反应了过来,赶忙去追陶姗,临走时狠狠瞪了一眼道:“等我给你好好算账,这是邻居?还住在你家里?”

这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马哲颓丧的坐在沙发上,等他吸到第三根烟的时候,孟瑶提着行李箱走了出来:“马哲,我该走了。

“啊?”

马哲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妙龄女子,不知为何,心中无比留恋。

孟瑶走到门口,她下意识停住脚步,回头抿嘴笑道:“马哲,谢谢你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
既然你心里的她不会回来了,那就再找个女朋友吧。
还有,你是个好人。

说完,她的手放在门把手上,犹豫了一下,但依旧打开了门,拉着行李箱走了。

马哲在阳台看着身影远去,不知为何心里空落落的。

他返身回到卧室,突然看到床角有一串项链,还挂着一个钻石吊坠,不出意外,这是孟瑶落下的。

他立马坐起身打开微信拍照发过去问道:“这是你的嘛?”

可孟瑶并没有回消息,他想了想转身将项链放到了赵雅的卧室里,害怕放在自己屋里怕弄丢了,这时梁媛发来消息说已经快到家了。

马哲这才想起来周末要请人家吃饭,忙收拾了屋子,准备出门买菜。

这时手机嗡嗡一声,他打开发现竟然是母亲发来的微信,“妈去赶车了,你好好对待人家,记住少抽烟,有时间了带那个姑娘回家一趟。

马哲看完鼻子一酸,就要打字时,敲门声响起。

他透过猫眼看去,只见梁媛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东西。

马哲连忙迎了进来,梁媛买的东西还挺多,再加上母亲刘玉梅的带的几斤排骨,也不用去买菜了。

他收拾的很快,天色刚黑,一顿丰盛的晚餐就做好了。

两人围坐餐桌,气氛十分融洽。

可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这个时候谁会来呢?

马哲想了一大圈都想不出来,不会是孟瑶吧?

他随即起身赶紧打开门,立马神情骤变!

与此同时,饭桌前吃饭的梁媛也愣住了,直勾勾地望着站在门口的人。

赵雅真的回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强富少》<<<<


0005 偶遇陶姗

马哲有些认不出赵雅了,她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穿着一身时尚装扮,浑身名牌,最扎眼的莫过于右手无名指的钻石戒指。

“你们吃饭哪?”赵雅笑盈盈走了进来,似乎早上离开,晚上回来似的,并没有什么不适应。

梁媛站起来瞪大眼睛道:“赵雅,你这是……”

赵雅瞟了眼站在门口发呆的马哲,笑着走过来道:“你们接着吃,我来拿走属于我的东西,马上就走。
”说着,转身进了卧室。

马哲依然在门口傻站着,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直到梁媛上前推了一把,才木讷地走到门口。

赵雅打开卧室灯,看到住了三年多的小房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心里不禁酸楚。

她回头看了看马哲,强颜欢笑道:“你还是原来的模样,没有变。
这里也还是原来的模样,没有变。

马哲死死地盯着赵雅,喉结不停涌动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或许,他有太多话要说了。

赵雅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翻了翻,看到一串项链放在那里,以为是自己的,随手拿了出来。
然后又在衣柜抽屉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笔记本,装进手提袋里。
接着她环顾一周,看到了墙上大学时候的民谣吉他还在,无数回忆接憧而至,不禁热泪盈眶,哽咽道:“马哲,谢谢你还珍藏着我们的回忆,我永远不会忘记。

马哲淡然一笑道:“你要走了吗?”

赵雅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走出房间到了客厅,她看到了饭桌上摆的糖醋鱼,心里再次翻江倒海,随手拿起一双筷子夹起鱼块放到嘴里,眼泪再次吧嗒吧嗒流了出来。

她走到梁媛跟前,伸出手笑道:“梁媛,我走了,你替我好好照顾马哲。

梁媛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抬起手狠狠甩了一巴掌,指着门吼道:“赶紧滚,这里不欢迎你!”

这一巴掌下去,把赵雅的所有负罪感都打没了。
她捂着发烫的脸颊走到门前,转头留恋的看了一眼房子。

就要开门时,似乎想起什么,她回头道:“马哲,下个月我准备结婚,在希尔顿大酒店,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
”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份请柬放到鞋柜上。

随着房门“呯”地一声,两人七年的感情就这样断了。

马哲靠着墙缓缓地坐在地上,哆嗦着手从衣兜里掏出烟塞到嘴里,打火机却怎么也打不着。

梁媛见此,赶紧走过去为其点上,扶到沙发上道:“马哲,你别这样,想哭就哭出来吧。

一顿饭就这样被赵雅就搅和了,马哲看着她用同情的眼神望着自己,痛苦地笑了笑道:“怎么?真以为我拿不起放不下?”

用尽全力拍了拍茶几怒吼道:“我和你说,从今天开始,我和赵雅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了。

说完,他转身进了卧室,将两人所有的照片都取下来踩了个稀巴烂。

“梁媛,能帮我个忙吗?”马哲瞪着血红的眼睛道:“这个房间所有的东西我都不要了,都帮我扔出去吧。

“好!”

很快,不过一小时,他们将赵雅的痕迹彻底擦除,而马哲一个人坐在阳台上,一根接一根地拼命抽烟。

“你走吧,让我自己静一静。
”马哲望着天空,好像下起了雪花,他的心也渐渐变得无比冰凉。

当初回到坞州,完全是为了赵雅。
而如今赵雅走了,或许自己也该离开坞州了,不是吗?

梁媛见此,立马上前抱住马哲,安慰道:“你的梦早该醒了,但现在也还不晚。

话音落下,马哲竟然抱着梁媛放肆痛哭起来。
可能,这是一个真诚的男人,在压抑许久后最绝望的爆发。

待马哲心情冷静后,歉意地道:“真对不起,本来是请你过来吃饭,没想到成了这个样子。

“别说了。
”梁媛一脸担心道:“马哲,不要再想了,都过去了。

马哲点了点头,露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行了,你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那你……”

“我没事。
”马哲站起来道:“你看我不好好的嘛,真以为我马哲扛不起?多大点事,你走吧。

梁媛知道,这种时候让马哲独处,静一静也好,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第二天照样是周末,天还未亮马哲就醒了。

他手里的一支烟还没抽完,远途户外俱乐部的老板王铎却打来了电话,“马哲,睡醒了吗?”

马哲喜欢户外运动,是远途俱乐部的骨干成员,与同龄的王铎是无话不谈的朋友,道:“什么事?”

“赶紧过来,今天有个活动。
”说完,王铎直接撂了电话。

马哲一番拒绝的话顿时就说不出口了。

不过他正好也没事,出去活动活动,陶冶下情操,或许有些事就看开了。

想到此,马哲下了楼朝着俱乐部赶去。

等他来到俱乐部门口,王铎叼着烟走了过来,开口道:“你可够慢的。
今天一早,市电视台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说他们要做一期公益节目,希望我们配合。
每人能拿一千块,不多,至少是个心意。

“至于你,待会负责接受采访。
毕竟我们这几个,也就你口条顺,而且长得帅,肯定上镜……”王铎接着小声道。

“啊?”马哲摆手道:“我从来没搞过这个,冷不丁来这么一下,不行,不行!”

“马哥,就算帮我一个忙,成不?”王铎诚恳地道。

马哲犹豫了一下,问道:“采访啥内容?”

王铎立马露出笑容,拍了拍肩膀道:“放心,就谈谈对教育的看法,也不用加广告词。

“那就行。
”马哲松了口气,应该不难。

正说着,一辆印有电视台的轿车行驶而来,随后下来两男一女,看到那个女记者时,马哲直接呆住了。

竟然是老妈介绍的相亲对象,陶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强富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