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男潘晓静(超级小农民)全文免费阅读,楚男潘晓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超级小农民

作者:六夕

角色:楚男,潘晓静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一文不名的农村半大小子、得到了隐居村里面一位神秘老人的传承,从而走上时运、得到邻居家守寡小媳妇的青睐、再到屯花、乡花、班花、校花、警花、女大学生村长的垂青、小小农民运气爆棚,攀登人生更雄伟的巅峰……

楚男潘晓静(超级小农民)全文免费阅读,楚男潘晓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超级小农民》免费阅读

第1章 很渴望

小暑。
中午热的让人喘不过气。
楚男从炕梢爬起来,刚才他做了个春梦,梦见跟班里的女同学赵鹤在做那种事,梦得真真的,让他下面邦邦的难受。
父亲一早就去收鹅毛了,他们家就父子两口人、大小两根光棍。
父亲楚永贵在村里绰号楚小抠、赚的钱不多,更舍得不吃穿,导致楚男营养不良、发育缓慢、十六周岁只有一米五的身高、这样的身高在乡中学算是最小的,让他被同学瞧不起、就连女生都欺负他。
楚男迷迷糊糊的下炕,走到东墙根准备撒泡尿放放火,这时,邻居家的儿媳妇潘晓静正巧走出房门。
潘晓静二十四五岁、长得白白嫩嫩、一掐一股水,柳腰丰臀,一走路屁股一撅一撅的。
她丈夫开挂车常年不在家,有个六个月的孩子,平时就她跟孩子在家。
只见潘晓静左右看了看,就在自家门口,花布裙子往上一撩,就地小解了起来。
这白嫩嫩的正对着楚男,哗啦啦的水声惹得楚男火更大了!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看女人,紧张得快要窒息了。
潘晓静小解完,晃了晃提上裤衩,放下群里,竟然往楚男这看过来!
楚男一个激灵,慌慌张张的跑回了屋里。
本来还想撒尿的,这会儿硬生生的没感觉了,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发现,这闷热的天儿竟让他浑身凉飕飕的。
正忐忑时候,自家院门当啷一声响了,楚男趴窗户一看,心又跳到嗓子眼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潘晓静白嫩的小手已经拉开院门,走了进来。
来者不善啊!
楚男硬着头皮迎了出来,只是他不敢看潘晓静的眼睛,心虚的打了个招呼:“嫂子来啦?”
潘晓静平时很少和他家联系,毕竟大多数时间是自己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他家大小两个光棍,联系多了怕人说闲话,可没想到这小屁孩竟然偷看自己。
“嗯。”潘晓静答应了一声,眼神扫在楚男脸上,发现这小子长得还挺秀气的。
楚男家里实在是穷,就两件草泥房子,墙壁灰突突的,家里到处都是灰。
潘晓静进屋也没坐,就把东西放桌上。
“楚男,嫂子给你送点儿水果,拿着吃吧。”
虽然她是来讨说法的,但是空手上门总归不好看,就拎了点儿梨子和苹果。
“嫂子,我不要……”楚男没敢去接。
“咋的?嫌嫂子给的少啊?那嫂子再回家给你拿几个去?”
“不是,不是。挺多的,够了。”
潘晓静拿出一个梨,然后用纸巾擦了擦递给楚男:“吃吧,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楚男紧张的答应了一声,有点胆怯的咬了一口。
潘晓静见这孩子太老实了,逗他说:“甜吗?”
“甜。”
潘晓静又问:“好吃吗?”
“好吃。”
潘晓静气消了不少:“楚男,梨再甜再好吃,那也是别人家的,别人家的就不是你的,你不能惦记,知道不?”
“嫂子,我懂。”
楚男认错,微微抬起头,潘晓静所站的位置正好背对着阳光,阳光照射到她的薄裙子上,像是透视一样的把她的丰饶身体全映衬了出来。
她丰润的双峰、甚至小解的地方都看的清清楚楚,是黑色的内裤。
楚男脑袋轰的一声炸开,身体也有了反应,整个人邦邦的像是一根棍子。
潘晓静刚好看见楚男下面快速的支撑起一个大帐篷,脸上先是一红,接着她大眼睛转了转就笑了。
她男人吴勇跑大挂车,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她还年轻,却天天独守空房,心里早就寂寞了……而且吴勇那东西还小,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吴勇就是个无用的。
如今自己抓住了楚男这半大小子的把柄,他老实,胆子小,好控制,关键是这大帐篷规模还不小,如果……潘晓静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听二姐说过,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正是勇猛的时候。
真急了,能把锅盖顶一个窟窿,潘晓静脸上又是一红,她是多么渴望那种力道啊!

>>>点此阅读《超级小农民》全文<<<


第2章 讲条件

潘晓静眉头一簇、计上心来。
她紧咬薄唇,盯着楚男,吓唬他说:“楚男,你偷看我……上厕所,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爸。”
“啊?嫂子,我没有……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准备上厕所,一抬头就看见你家院子里了,我也没想到你出门口就撒尿,我真没……”
“住嘴!”潘晓静双手抱胸骄横道:“你就是看了,就是看了,我亲眼看见的,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爸,看你爸打不打你!?”
楚男吓得一哆嗦,潘晓静心里更有底了:“楚男,我不告诉你爸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行,行。嫂子你说啥事儿吧。别说一件事,几件事都行。”
潘晓静不好意思的说:“这件事我不告诉你爸也行,但是你……你得跟我……”潘晓静心跳加速,满脸通红、深呼吸口气终于又鼓足勇气说:“你得跟我……好。”
话刚说一半,院门响了,骑自行车收鹅毛鸭毛的楚永贵回来了。
潘晓静暗道一声糟了,这事儿没法说了,要是让楚永贵知道自己勾引他刚成年的儿子可麻烦了。
“楚男,我明天再跟你细说吧。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好,好的,嫂子放心。”
潘晓静见他这怂样噗嗤一笑,放心大胆的晃着小蛮腰颦颦婷婷走出门,看见楚永贵咯咯一笑说:“楚叔回来了呀?”
“啊,回来了。”
楚永贵一愣,心想这小媳妇怎么跑自己家来了?自己家这么埋汰她还能来?真是稀客啊!忙客气起来:“小静啊,再坐会儿?”
“不了,不了,就是来你家窜窜门,现在我得回去奶孩子了。”潘晓静晃着小蛮腰回家去了。
楚永贵心里嘀咕:“这个小媳妇,说话不注意点,什么奶孩子,奶孩子的,唉……”
楚永贵拎着收上来的鹅毛鸭毛回屋问儿子:“潘晓静咋来了?”
楚男还在大口吃梨,指了指炕上的一个苹果说:“给咱家送点水果。”
楚永贵抓起苹果咬了一口:“她没事儿给咱送什么水果?这苹果还挺甜,这娘们平时乱花钱,真不会过日子。”
楚永贵今天收成不错,收了五斤鹅毛,转手卖掉就能赚五十元,便从兜里摸出五块钱说:“小子,给我打一斤酒,再买点鸡蛋,今天咱家改善伙食。”
楚男答应了一声,拿了钱出了门。然而他并没有去小卖店、而是跑到孤寡老人花老头儿那里。
花老头儿来到柳树村三个多月了,也没人跟他来往,楚男没事儿喜欢往他这里跑。
花老头儿也是孤单,便给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也包括一些生理知识,楚男非常喜欢听他这些荤段子,农村很保守,一般父母耻于跟儿女讲一些生理和器官的知识,也就是说花老头儿算是楚男的性启蒙,没有他楚男现在都不明白男女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花老头儿还能教他一些别的东西、例如卜卦、拳法,奈何楚男体质差、学的也慢。
“花老头,花老头!”楚男推开他家的破院门就开始喊。
三伏天,花老头儿正在灶坑里烤土豆吃,他住的地方是以前村里生产队养驴的房子,更为偏僻。四下不靠、就他一家。
“你这小子喊啥?我又不聋!”
说着话把手里的土豆一抛,楚男伸手接住,笑嘻嘻的掰开吃了一口
“花老头儿,我问你个事儿。”
“小子,老规矩,先打一套拳我看看。”
“好嘞~!”楚男答应了一声,把土豆放在旁边一落旧砖上,随后展开少林寺小洪拳的架势、一套小洪拳熟练的打完。
花老头儿在一旁撇着嘴,等看完了这套拳叹息一声:“这他妈让你打的,老子死不瞑目啊……”
花老头儿不止一次感叹楚男的悟性差了,楚男都习惯了。
“对了,花老头儿,有件事你得帮我拿拿主意。”楚男捡起土豆,跟着花老头儿进了屋。
“啥事儿啊?”花老头儿进屋,打开了十五瓦昏黄的灯泡,他这屋子有些下沉,光线也很暗。
花老头儿坐下给自己倒杯水喝。
楚男吃着土豆慢条细理说:“今天晌午,邻居家那个潘晓静来了,说我看了她撒尿,就得跟她好。”
“我噗……”花老头儿一口水都喷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喷了楚男一脸。
“臭小子!别胡说八道行不行?”
楚男哎了一声,一边擦脸,一边说:“花老头儿,我骗你干什么?是真事!”
“那我问你,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哦不,我是问她怎么和你说这话?”
楚男道:“今天晌午我睡蒙了,迷迷糊糊去墙根撒尿,谁想到潘晓静这时候出来,她出门口就脱裤子啊,我不是故意的。”
“那……那你都看到了?她穿什么颜色的裤衩?”花老头儿老眼瞪的倍儿亮、小老头儿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手抓住楚男的胳膊,力量大的如同老虎钳子。
楚男哎呦呦道:“花老头儿,轻点轻点,黑的,黑色的,行了吧?那女人屁股真不小,但是我不明白她说跟我好是啥意思?花老头儿,你说话啊?”
花老头儿咂了咂嘴,一副恨恨的说:“她怎么能跟你好呢?唉,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人欣赏我么?咳咳,臭小子你过来,你小子要时来运转了。”
楚男疑惑问:“她说的和我好,是不是要和我亲嘴?”
“她不是要和你嘴,是要和你睡觉。”

>>>点此阅读《超级小农民》全文<<<


第3章 去打酒

“啊?不能吧?花老头儿你是不是在骗我啊?”
“呸!也就你这种小嫩毛不明白罢了!要是换了我,今天已经把那小媳妇给骑了!”
“可是……我这么穷,再说她是有家庭的,万一被她男人发现了……”
“要不说你小子没出息呢!别人都是主动勾引别人家媳妇儿,你是人家小媳妇儿主动勾引你。她自己愿意的跟你有什么关系?至于她图啥么、或许就想玩个小嫩鸡……嗯?”
花老头儿说着又瞥了瞥楚男胯下:“或许家里的田里太干了,想要一场雨给她那三亩良田浇浇水,行了,我给你小子解释完了,你滚蛋吧,反正是人家女人主动往里怀里钻,要不要是你的事儿了。”
“那行,花老头我去给我爸买酒去了……”楚男吃完最后一口土豆,满怀心事的跑了
对于答不答应潘晓静还有些犹豫不决,快到小卖店门口的时候,楚男终于下定决心:对,男子汉顶天立地,有啥怕的?
拿定了主意心里便一阵的轻松,撩开帘子进了老王家小卖店。
“买点啥?”一个戴着眼镜、长相瘦削白嫩的女生从椅子上站起来。
“哦,打一斤酒,剩下的钱买鸡蛋。”楚男把五块钱递过去,女生接过钱,转身去给他打酒、农村散装白酒也便宜,两块五一斤,剩下的还能买一斤鸡蛋。
楚男知道这女孩儿叫王春梅、大学毕业也结婚了,对象是城里人,她这段时间回娘家窜门、帮照看照看小卖店,楚男又看见她放在椅子上的红楼梦,刚才进门时候这女的显然在看书。
这还是个文艺女青年。
女青年打好了酒,又往电子秤上放鸡蛋,这时,门帘子又挑起来,一个清脆又磁性的声音说:“春梅姐,买肉。”
随着声音,一个穿着牛仔短裤的女生走了进来,牛仔短裤下面是一双白花花的大腿、这女生至少一米七的身高了,身材又好皮肤又白嫩,不过看到楚男她眼中透出一股厌恶的表情。
楚男家里穷,成绩又差,人还邋遢,尤其是家里收鹅毛的,带着一股子味儿。
这女孩就是自己初中同学赵鹤、下午,就是梦见她了才害得自己迷迷糊糊的犯了错。
“稍等哈。”王春梅先给楚男称好了鸡蛋递过去,楚男接过鸡蛋和白酒,往外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又瞟了一眼赵贺的大白腿。
挑开帘子刚走两步,身后传来赵贺的声音:“楚男,你英语书抄好了吗?”
“抄书?”
“你少装糊涂!咱们班主任说了,英语不及格就抄书,你英语考几分你自己不清楚吗?把书抄好了就交给我,我负责交给老师。”
“哦,我抄好了自己交给老师。”
“哼!楚男你什么人品我还不知道吗?你根本没抄书对不对?老师让你抄书也是为了你好,为了让你提高学习成绩,你这种学习不好的,以后走上社会也是废物一个!”
“呵呵,赵贺,我是不是废物不用你管,我倒是要提醒你……”楚男说着又看着她白花花的两条大腿:“老师也说过,某些同学穿衣服要检点,但某人就是不自觉。”
“你说谁不检点?你再说一遍试试!”赵贺气得满脸通红,两条大腿也气得直跳:“是男人你再说一遍!”
“切!我是不是男人自己知道,凭啥你让我再说一遍我就听你的啊?”
赵贺气急败坏道:“你个收鹅毛鸭毛的,你给我等着!等开学的!”
等就等着,你不就认识几个不念书的小混混么,骚货一个。
楚男又回到花老头儿那里,把一斤酒分一半给他,随后往里面兑了一半水,这才回了家。
楚永贵晚上喝酒的时候一劲儿大骂:“这他妈的老王家小卖店,往里面兑了多少水啊!怪不得他家女儿被退回来了,心术不正啊!”
吃完晚饭、楚永贵早早的睡觉了,农村睡觉都早、再说他家连个电视也没有、现在一个电视虽然没多少钱,但楚永贵怕费电。
爷俩东西两间房,一人一间,楚男回到自己西边的房间打开英语书抄了几页,天色暗黑下来后,他便到了后院子,一套小洪拳打完,浑身上下都是臭汗。
此时万簌俱静、满天繁星、不仅是仲夏凉爽的时候,也是让人心灵更为平静的时候。
楚男越打越感悟到了拳法中的一些特殊的地方,他仔细在这些特殊地方琢磨,越打越觉得深奥,又一套大洪拳打下来,更是一裤裆的汗。
楚男停下休息一阵,又打了一套长拳,忽然发现真如同花老头儿所说,打拳不是目的,目的是体会。
拳法招式都是虚的,体会到招式的用途才是真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着招式之外的东西,像广袤深邃的夜空,而无穷无尽。
一身臭汗的楚男最后停下,准备去前院撒泡尿冲个凉,回来再多打两套拳,到了前院,他习惯性的到了东墙根,解开裤子放水,正放着,暗淡的星光下邻居家的门隐隐约约的开了。
潘晓静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偏头一看,发现了楚男,楚男尿了一大半又憋回去了:“嫂子,我……我也来方便。”
潘晓静打了个哈欠,低声笑了笑:“别解释,爱看就看呗,嫂子又不是不让你看。”

>>>点此阅读《超级小农民》全文<<<


第4章 炸大酱

潘晓静说着又靠近了一些,然后把裙子撩到了腰间。
蹲了下去,传出哗啦啦的声音。
“楚男,嫂子问你,你得说实话,你……你喜欢嫂子么?”
楚男又冒汗了,低声说:“嫂子,你长得这么漂亮,没人不喜欢。”
“呵呵……那可不一定……”潘晓静觉得自己这样跟一个半大小子聊天特别的刺激,不过楚男可受不了了。
“嫂子,天黑了,那啥,我先回去了。”
“不行!”潘晓静刁蛮道:“你敢走,我就把咱俩的事儿告诉你爸,看你爸打不打你。”
“唉……嫂子我不走,你别告诉我爸啊。”
潘晓静就喜欢他这怂样,方便完,走到墙边,两人面对面,不过看对方还有点黑乎乎的,潘晓静小声说:“你……跟女人有没有过那种事?就是跟女人睡过觉。”
“没有,没有。”楚男摇头咽了口唾沫。
潘晓静心里美了,没想到还真是个小嫩毛。
“楚男,我今天白天想和你说的就是……我要你和我睡觉,反正你都看我了,你要是不跟我好,我就把事情告诉你爸,你跟我好我就不告诉别人了。”
“嫂子……你别威胁我啊?”
“哎呦,嫂子我就威胁你了,咋地吧?你敢不敢?”
楚男激动了,隔着墙头一下子搂过潘晓静的脖子在她脸上啵啵的亲了几口,楚男也没亲过女人,只是平时在电视上看男女亲热了,这几口亲的,把潘晓静给亲笑了,而楚男觉得自己跟过年一样的开心。
潘晓静呼吸急促说:“来,跳过来,嫂子给你,别亲,这样没用,嫂子让你成为真正的男人。”
楚男正要翻墙过去,这时,屋里传出楚永贵的咳嗽声,两人同时吓得一哆嗦,各自往回跑。
楚男是怕被老爹发现自己挨揍。
潘晓静也怕,大半夜的自己一个结婚的小媳妇勾引人家刚成年的半大小子。
不过潘晓静往回跑的时候黑灯瞎火的一头撞门板上了,哎呦的叫了一声,满头冒金星的摸着门回屋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潘晓静对着镜子一看,吓了一大跳,自己脑门起了一个大青包,恨得这个牙根直痒痒,昨夜偷鸡不成蚀把米,偷男人不成、啥都没捞着,自己还受伤了……
楚男早上起的很早,到后院打了两套拳,又到前院抱苞米杆儿准备做早饭。
一出门,就听见邻居潘晓静在吆喝自己家的小鸡,见到楚男潘晓静抿嘴一笑,便转过身把屁股对准他,然后就脱裤子方便,一大早上的楚男一下子就支撑起帐篷来了,他可不敢看了,忙抱了捆苞米杆儿回去烧火做饭、心里也后悔,这小媳妇真不该招惹,这下子沾身上了,甩都不好甩了。
爷俩早上饭也简单,煮挂面、然后和大酱。
大酱是自家发酵的、楚男觉得生酱不好吃,煮完了面条就炸酱、刚把油烧热,父亲楚永贵就翻着眼睛大声问:“往锅里放油干啥?”
“哦,炸酱。”
“炸酱?不费油吗?真不会过日子!”楚永贵气呼呼的嚷嚷着、看着锅里面滋滋滋响边的猪油,见儿子又把一碗大酱倒里面了,他抓起一大把盐粒子扔锅里了:“败家,败家,大酱照你这样的吃法根本吃不到年底。”
这根本不是酱,根本就是盐了,这个难吃。
不过楚男半大小子也能吃饭,吃了三大碗面条,楚永贵吃了两大碗,随后骑着自行车去收鹅毛鸭毛了,临走的时候让他把院子好好收拾收拾。
早上的天气就热辣辣起来,楚男刚拾掇了一会儿院子,潘晓静就趴在墙头嗑瓜子。
“楚男,挺能干么,嫂子这有点活,你帮帮忙呗?”
“啊?嫂子,啥活啊?”
潘晓静看他木纳的样子,小声骂了一句:“笨蛋!”
之后又笑着招手:“来,你过来,我告诉你。”
楚男放下铲草的锄头,走到墙根,跟潘晓静面对面,发现她额头贴着一块纱布。
“嫂子,这怎么了?”
“哎,你还问?还不是因为你?来,跳墙过来,帮嫂子揉揉。”潘晓静见他老实,自己就强硬起来了。
“这个……嫂子,不太好吧……”
潘晓静细眉蹙了起来,脸也冷了下来:“楚男,你咋回事?现在装人了是不?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不都答应了么?昨天晚上你还在这墙头搂着我的脖子亲,要不是你爸咳嗽一声,昨天晚上咱俩就好到一块去了,现在你准备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告诉你,没门!你要是敢不跟我……信不信找我哥打你,我哥是我们村的混子,我就说你欺负我……”
“嫂子,你看你说啥呢?我给你揉揉不就行了么?不过,我现在家里干活呢。”
“干活?”潘晓静刚才见他拿着锄头锄草,忙说:“这个好办,嫂子帮你干,你等着,我拿一把锄头过来。”
“哎,不用不用。”楚男越说不用,潘晓静越是积极。
抿嘴笑说:“跟我还客气啥?我进屋再奶两口孩子,然后就过来,你等我奥……”
潘晓静回屋见孩子睡着了,便拿了一只铮亮的小锄头跳过院墙,帮着楚男锄草,别看她长得娇柔白嫩的,但到底是农村家的孩子,做农活一点不比男的差。
两个人干活速度就快多了,再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半个多小时就把院子里的草除光了,锄光了草,潘晓静才直起腰板、擦了擦脸上的汗,楚男这时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几声。
虽然早上吃了三大碗面条、但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再说光吃面条也没有多少油水,不抗饿。
“嫂子,咱先进屋歇会儿吧。”
“哦。”潘晓静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又说:“不行,我得回去看看孩子,你先回屋去。”
“好的,好的。”楚男先回屋躺在炕上,心想一会儿潘晓静就来了,自己这回告别处男了,女人到底是啥味儿?一会儿就能品尝了,他既激动、又有些恐惧。

>>>点此阅读《超级小农民》全文<<<


第5章 她二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过了半个小时,潘晓静才过来,她已经换了一身衣裳,浅白的短裤外面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她的头发也往后面扎起了一只马尾辫。
这样打扮更显得清纯了,像是个十八九岁的女生,楚男看她这样,一下联想到了同学赵鹤,赵鹤长得真好看啊,就是太傲了……如果自己有钱了,一定要把赵鹤娶到手,然后把她压在身下,让她傲,让她傲,非让她求饶不可……
潘晓静嫣然一笑:“楚男,这样直勾勾的瞅我干啥?”
“哦哦。”楚男回过神来。
“对了,你给我捏捏膀子,刚才给你干活,膀子累的发酸,总不干活我都娇气了。”
潘晓静说着看了看他家的炕沿,灰突突的,自己的牛仔短裤坐在上面肯定落一层灰了,潘晓静有洁癖,不想坐下,但楚男还没她高,站着捏她肩膀还费劲。
潘晓静便抓过来他家两张报纸垫底下坐在炕沿上了,楚男就站在炕上,两手摸到了她柔嫩的肩膀,一碰到、楚男身体就一哆嗦。
捏到别人媳妇的香肩、楚男兴奋的跟过年一样。
潘晓静指挥说:“用点力,使点劲儿,往里边点,对对,就是那里,用力捏,哎呦,舒服……对了楚男,嫂子给你煮了几个鸡蛋,你吃了补补。”
楚男这才发现,她手里拎着个小手绢,打开是六个煮鸡蛋,潘晓静给他剥皮,伸手喂他吃。
楚男犹豫一下,紧张的张口含住鸡蛋咬着吃,潘晓静转身搂着楚男脖子在他脸上啵的亲了一口:“小样,我就喜欢你这样老实巴交的,来,让嫂子好好亲亲。”
潘晓静说完又在他脸上亲了几口。
楚男虽然有些黑,但长相秀气,一个小处男小嫩毛,潘晓静觉得自己一个结了婚生过孩子的小媳妇玩小嫩毛,是自己占了便宜了。
刚才她回家煮鸡蛋的时候二姐还打来电话,说昨天晚上她跟个男的开房去了,那男的弄了她四回,可舒服了……
当初二姐不顾家里反对嫁了个有钱人,比她大十岁呢!虽然现在各玩各的了,但是不愁钱,日子滋润了。
而自己是相亲结婚,现在真是后悔,早知道要独守空房,还不如找个有钱的。
二姐潘晓宁说:“女人年轻时候就这几年,你得对自己好一点啊,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咋样?你是喜欢帅哥还是喜欢老板?”
“哎呀二姐,不用,我这边有……”
“你有?啥样的?和我说说啊?”
有了二姐的精神支持,潘晓静胆子更大了,主动亲了楚男两口,手就在他身上摸,嘴里还说:“楚男,你爸真不愧叫楚小抠啊,真抠啊,早上我都听见了,下挂面炸酱他还嫌费钱,还往里放那么多盐,昨天说改善伙食就给你五块钱,给他买一斤酒还能买几个鸡蛋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他亲生的。”
潘晓静说着把鸡蛋都塞进他手里说:“以后你爸去收鹅毛了,嫂子天天给你煮鸡蛋吃,我的好弟弟,以后嫂子对你好,没人疼你,嫂子我疼你……”
潘晓静说着话,把楚男推倒在炕上,她骑马一样骑在楚男身上,看见楚男鼓起来的帐篷,她一屁股坐了上去,隔着牛仔短裤感受到了那种少年的硬度和强度。
“好弟弟,我来了。”
楚男有些被动了,在这方面他没有一点经验,潘晓静这样骚气把他给弄的手足无措,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
潘晓静笑了,一把抓住他的两只手,按在了自己胸口上:“来,放在这,放在嫂子这里,然后你这样揉……”

>>>点此阅读《超级小农民》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