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云胡韩清远全文免费阅读小说_《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最新章节

小说: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

作者:姜云胡

主角:姜云胡,韩清远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京城韩家的病秧子,跟一暴发户的女儿结婚了,结婚没多久,众人发现病秧子的媳妇,是暴发户找来替嫁的!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一直呆在犄角旮旯的深山里,连山都没下过,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所有人都在猜那病秧子什么时候死,可谁都没想到,他那身子愣是一天天的好起来了。直到有一天,闭门不出多年的病秧子搂着媳妇现身,引来各界震动,众大佬纷纷对病秧子的媳妇表示:大佬求带!
姜云胡韩清远全文免费阅读小说_《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最新章节

《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在线试读

第一章

“姜云胡,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明天就要跟韩少爷领证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心里要有个准儿,明白吗?”
“姐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也不会让姐姐代替我去受苦了。”
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姜云胡坐在沙发上有些不耐烦,思绪被打搅,消消乐最后一步没能通关,烦躁的一脚踹在了桌子上。
耳边的声音骤然停顿了两秒钟,随之而来的是更尖锐的声音。
“姜云胡,你什么意思?!你现在已经是我们姜家的女儿了,有你这么对长辈的态度吗?!”姜夫人气的浑身颤抖。
“我不是你们的女儿。”姜云胡抬起头,眼底染上猩红,整个人似乎被逼近临界点的边缘,“别随便拿长辈那套来教训我,你们没资格。”
“你!”姜夫人被那眼神吓了一跳,“你的户口已经在我们姜家的户口上了,你不是姜家的人你还想是谁?还没嫁去韩家就以为自己是韩家的人了?”
姜知暖在边上看的差不多了,适时出来给姜夫人顺气,“妈妈别生气,姐姐为我牺牲了那么多,她有再多怨言也是应该的,咱们还是别打扰她了吧。”
姜夫人也不想理会这个没有教养的乡下人,冷哼一声,顺着姜知暖的台阶就下去,“明天早上八点半,韩家会在民政局门口等我们,记得穿我们给你准备的衣服,别露馅了。”
末了,她又话里有话的留下了一句,“好好想想你爷爷。”
姜云胡手指顿了顿,眼底划过一丝戾气。
很好,敢威胁她。
离开姜云胡的房间,姜知暖还在给姜夫人顺气,“妈妈别生气了,生气会长皱纹的,就不好看了。”
自家女儿撒娇式的安抚,确实让姜夫人气消了不少,回头狠狠剜了眼姜云胡的房门,“要不是看在她跟你的生辰八字差不多的份上,我们姜家才不会让这种人玷污地板。”
姜家跟韩家有联姻。
事出突然,也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定下的婚事。
主要是韩家唯一的宝贝疙瘩没活路了,莫名其妙的病症找了全世界的医生都治不了。
韩家的老夫人也是没办法了,竟然去找了个什么大师算八字,正好就算到了他们姜家,姜家唯一一个女儿就是姜知暖,大师说她的八字旺夫,嫁给韩家那短命鬼至少能续命一年。
姜家就是个不起眼的小家族,没什么家底,是靠姜老爷炒股炒的本钱,才开了家公司做了点买卖,就是俗称的暴发户。
那韩家可不是,韩家是京城的顶级大家族,能跟韩家联姻,那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姜家当场就应下来了。
可事后冷静下来,才觉得不对劲。
算命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现在还有谁信那些?韩家那短命鬼都要没命了,姜知暖嫁过去岂不是直接守活寡了?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姜家不想嫁女儿,又舍不得韩家的滔天财富,思来想去之下,就连夜找到了跟姜知暖同年同月同日,几乎也是同时出生的姜云胡,把她接过来当作姜家的女儿嫁过去。
原本想着姜云胡是深山穷沟沟里的乡下人,初中没毕业就开始帮爷爷干农活了,这样的人没见过什么大城市,思想简单,好掌控些,嫁去韩家既能得到韩家的财富,又不用把宝贝女儿嫁出去,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可现在,姜夫人却有些动摇了。
姜云胡完全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好掌握,脾气暴躁的很,不惹她还好,一惹她砸桌子仍椅子那是家常便饭。
“暖暖,咱们要不把这个女人送回去吧?”姜夫人眉心紧皱,“这女人万一脱离了咱们掌控怎么办?”
闻言,姜知暖那温柔的眼中划过一丝暗芒,伸手握住姜夫人,“妈,别担心,那姜云胡虽然性格暴躁不好掌控,但是她相依为命的爷爷在我们手上,我就不信她敢拿她爷爷的命做赌注。”
“可是……”
“别可是了,妈,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姜知暖打断她,“咱们找一个姜云胡都花了四天时间,明天早上就要跟韩家领证,这一晚上的时间咱们从哪儿再找个替代品回来?难不成你真想让我嫁去韩家吗?”
“怎么可能?”姜夫人当场否决,虽然心底还是有些不确定,可听到姜知暖的一番话,也还是把心底的那一份不安压了下去。
毕竟有句话说得对,姜云胡的爷爷在他们手上,这可是姜云胡唯一的亲人。
——
第二天一大早,姜云胡就被喊了起来,被强硬的穿上了姜家给她准备好的衣服,带着她一起去了民政局。
韩家那边迟了一会儿才来的,来的只有韩家管家一个人。
“姜夫人,抱歉,我们少爷临时病发去医院了,老夫人放心不下他,所以去照顾少爷了,今天只有我过来,请姜夫人见谅。”韩管家歉意道。
姜夫人连连摆手,讨好的笑着,“没事没事,韩少爷更金贵些,是要好生照顾。”
韩管家道了声谢,视线落在了身边的姜云胡上,有些疑惑,“这位是……姜小姐?”
怎么跟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韩家当初上门的时候没有见到姜知暖本人,只是看到了姜知暖的照片,长得挺眉清目秀的一个姑娘。
可却远远没有惊艳二字。
眼前的女子穿着名牌,挎着一个黑色的背包,伸出一只手挡着头顶的太阳,懒洋洋的样子,举手投足都有种骨子里的美。
不像是韩管家看过的那些只美在皮相的,她不仅是美在了皮相上,还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美,那种美甚至超越了她的皮相。
眯着眼的样子,像是一只昏昏欲睡中的猛兽,随时爆发出野性。
姜家的女儿,看照片的时候可是个乖乖女的样子啊。
姜夫人不着痕迹的挡住了他的视线,生怕他多看一眼看出端倪来,笑着道:“对啊,这就是我们家的女儿,之前她不在,你们没看到来着。时间不早了,要不咱们先进去领证吧?”

>>>点此阅读《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全文<<<


第二章

韩管家被转移了注意,笑呵呵道:“说的也是,不过未来的少夫人比照片中好看多了。”
姜夫人:……
这是在变相说她女儿没有这个野女人好看?
偏偏姜云胡在边上还补了一句,“你眼光不错。”
姜夫人差点没忍住撕烂她的嘴。
领证没花多少时间,今天是民政局的休息日,韩家动用了些关系让民政局临时开门半小时。
双方上交户口本和身份证,姜云胡拍了张单人照,再把韩清远的照片p上去,没多久,两个红本本就到手了。
韩管家以老夫人的名义,把两个红本本捏在自己手里,似乎生怕姜家会反悔似的。
姜云胡收好户口本和身份证,跟着离开民政局。
韩管家道:“少夫人,老夫人说领证之后就让你去医院看看少爷,之后就在韩家住下,照顾少爷的饮食起居。”
话落,姜云胡还没发表意见,姜夫人有些炸。
“不是,这婚礼都还没结的,怎么就要住在韩家了?这于理不合啊。”
万一在事情昭告天下之前被发现姜云胡是个假货,韩家单方面退婚怎么办?
“抱歉,我只是传达老夫人的话。”韩管家歉意道,“老夫人说少夫人和少爷还没见面就这么定下婚约了,对少夫人来说确实不公平,所以想让他们俩多走动走动,联络下感情。”
主要是想看看那个大师的话到底准不准。
如果因为姜家的女儿,让韩清远的病情真有些起色了那最好不过。
对于韩家那个雷厉风行的老太太,姜夫人也就只敢在心底里骂两句,明面上是不敢反对的,便伸手拽着姜云胡去了一边。
“你把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拿来。”以防万一她得把户口本保存好。
姜云胡瞥她眼,讽笑,“瞧你那怂样儿,我爷爷不是在你们手上吗?为了我爷爷,我肯定不会让韩家找你们麻烦的。”
闻言,姜夫人像是瞬间抓到了救命稻草,急躁的心也逐渐平缓了下来。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有些不稳妥,回头对着韩管家商量着:“我家女儿好歹还是个清白的姑娘,何况我们夫妻俩养了这么久,实在是舍不得……不如这样,我每天让她去照顾韩少爷,但在婚礼之前,她还是住在姜家吧?”
韩管家沉吟片刻,道:“那我跟老夫人打电话问问。”
姜夫人连忙点头应好。
待韩管家走到边上去打电话,姜夫人回头对着姜云胡又剜了眼,看她脸上那浑不在意的模样就觉得厌恶,“没有我家暖暖,这门婚事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你头上,你最好给我安分些。”
分明就是嫌弃韩家那病秧子。
姜云胡掀了掀眼皮,懒得跟她争论。
没多久,韩管家打完电话回来了,笑着道:“姜夫人,老夫人说了,少夫人可以回去住,但少爷住院的这几天,还是希望她能住在韩家,也让家里的佣人们熟悉一下少夫人的生活习惯,待少爷出院之后,少夫人就可以回姜家,等待婚礼了。”
其实主要还是想考量下姜云胡的品性。
这一点,姜夫人还是能想到的。
虽然还是有些顾忌,可也不敢再提,生怕被韩家察觉端倪,最终还是同意了。
临走前,她似是不舍的对着姜云胡道:“你已经是个嫁人的大姑娘了,以后做事一定要慎重,不要莽撞,爸妈可不希望你闯祸,尤其是你爷爷。”
等姜夫人坐上车离开,韩管家笑着打趣,“不论去了哪儿,父母总是最心疼子女的。”
姜云胡不置可否。
她是心疼女儿,可她的女儿是姜知暖。
——
韩家的独子韩清远,现在正在一家私人医院。
姜云胡跟着韩管家来到VIP病房,透过病房的玻璃窗,能看到韩老夫人坐在韩清远的病床边,低着头应是在浅眠,韩清远在躺在床上闭着眼。
“少夫人,老夫人和少爷都在睡觉,烦请您进去的时候务必小声些,别惊扰了他们。”开门前,韩管家低声提醒了一句。
姜云胡隔着玻璃窗,远远的看了一眼韩清远,就侧脸来看,长得应该挺不错的。
她伸手阻止了韩管家的动作,“他们既然在休息,就不进去打扰了。”
韩管家迟疑了下,最终同意了她的决定,将手从门把手上放下,“那我先送少夫人去韩家吧?”
姜云胡点头,没有留恋的转身离开。
韩家为了让韩清远好好养病,专门找了个空气好的风水宝地,修建了个四合院,环境和装修都很让姜云胡满意。
“少夫人,因为您还没有跟少爷举办婚礼,所以这段时间要暂时委屈您跟少爷分房睡。等婚礼结束之后,就可以跟少爷同床了。”韩管家生怕她误会,提前跟她解释了一遍,得到她的首肯之后,才带着人去布置好的房间。
什么毛绒娃娃粉嫩床铺衣帽间的,房间里面的布置一切都是按照当下小女生最喜欢的样式来的。
姜云胡并不在乎能不能同床,她别的爱好没有,就挺喜欢毛绒娃娃,除了整个衣帽间的公主裙外,她对这个房间的装潢都不挑。
“麻烦你了。”姜云胡放下背包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少夫人不必客气。”看她脸上淡淡的愉悦,韩管家心底放心了,又问了她的饮食习惯,就去给她准备吃的了。
整个四合院没几个佣人,都是在韩家待了二十年以上的老人了,专门过来伺候韩清远的,做事麻利又安静,姜云胡就更满意了。
吃过午饭,佣人将保温盒准备好,交给了姜云胡。
之前都是韩老夫人或者韩管家去送饭的,现在落到了姜云胡的身上。
姜云胡没什么意见,提着保温盒就去了医院。
这会儿韩老夫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没在病房里,韩清远也醒了,床头被摇了起来,他躺在床上正在看书。
听到姜云胡推门的动静,便转移了视线看过去,只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说实话,韩清远不仅长得好看,还有一双好看的凤眼,朝着姜云胡看过去的时候,她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点此阅读《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全文<<<


第三章

姜云胡面色淡定的走过去,滑出病床上的小桌子,将保温盒打开,把里面的汤和药膳端出来。
韩清远吃的不多,所以饭菜也没有准备很多,但每一份都是精心配置的专属套餐。
饭菜摆好,筷子也摆了出来,姜云胡侧眸,就看到某人还在看书,伸手就给他拽了,语气不咸不淡的,“吃饭。”
此时,偷偷摸摸站在门外的韩老夫人和韩管家,看到平板上的这一幕,皆是呼吸一滞。
为了方便观察,韩老夫人特意买来了微型摄像头,安装在病房里,就是想看看这两人相处怎么样。
却怎么都没想到,姜云胡胆子这么大,上手就抢了韩清远的书。
虽说韩清远表面上看着是温润如玉的那一卦,可实际上心理是有一定缺陷的,极其偏执,且占有欲极强,就连韩老夫人都不太敢触及他这一点。
韩管家吓的就差没有直接冲进去把姜云胡拽出来了。
可谁知道,画面中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暴力画面。
病房里,韩清远手中的书没了,顿了下,眉头刚皱,却闻到一股很莫名的味道。
那味道是从抢走他书的女人身上散发的,裹挟着淡淡的药味。
他跟药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对药的味道很熟悉,尤其是安神的药。
姜云胡身上的味道就有点像安神药。
只不过这其中还夹杂了其他的,他从未闻到过的药味。
如果说只是安神药的味道让他的情绪缓和,那是不可能,奇就奇在,闻到那味道的时候,他的嗓子就像是淌过了一股清泉,干燥嘶哑的感觉没了,咳嗽的感觉消失了,就连身体也在刹那间轻松了一点。
即便那一点可以忽略不计。
正是因此,才导致他刚才出神了。
而在姜云胡离开的时候,那感觉又在瞬间回上来,拉回了他的思绪。
那书是原文书,姜云胡扫了一眼就丢在了边上,像是因为看不懂而兴致缺缺的模样。
而后她拉了把椅子过来,就坐在靠近床尾的边上,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安神药的味道没了,那呼吸都困难的感觉上来了,韩清远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看着像完成任务似的将饭摆好,就坐在边上玩的姜云胡,似是想验证心中的想法,他眯眼,沉声道:“过来。”
若他没病,这句话听上去必然有很大的威慑力。
可他病入膏肓,连动一下都很费力,更别提说话了。
在姜云胡听来,他这两字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嗓音又哑,听着更像是撒娇。
姜云胡抬头看他眼,那双好看的眸子里没有半分波澜,并不像平常那些,跟韩清远对上视线就害怕的女子。
想了想,姜云胡还是勉为其难的搬着凳子,往前挪了半米。
这个距离,还是闻不到安神药的味道,韩清远皱眉,脸上不太满。
见状,姜云胡又搬着凳子往前挪,然后抬头,像是哄孩子似的语气耐心问:“行了吗?”
韩清远:……
对于她的态度,韩清远的额角跳了跳,正要开口,就见姜云胡一把将凳子拖到了床头,跟他并排坐在一起。
那股安神药的味道顿时侵入了他的口鼻,从未有过的舒适感蔓延在他的四肢百骸,以至于让他忽略了姜云胡脸上,如同应对孩子似的无奈表情。
韩清远眸光深深的看了眼姜云胡,手指动了动,端起了饭碗,慢吞吞的,开始一小口一小口的吃饭。
中间的抢书,就像是个无足轻重的插曲。
外边的韩老夫人和韩管家对视一眼,眼底皆是震惊。
今天的韩清远,竟然没有因为东西被抢而大发雷霆,也没有平常对吃饭的抗拒,不管是哪一件拎出来,都足够让人难以置信。
要知道因为他的病,韩清远早就没有活下去的欲望了,甚至连自己的棺材墓地都已经选好了。
韩老夫人没忍住,眼眶湿润了,看着平板上的画面,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喃喃道:“大师说的没错,姜家这丫头是旺夫的,上天派来专门救清远的。”
就连原本觉得荒谬的韩管家都忍不住咋舌,愣是没想通为什么。
屋外的两人欢喜着,屋内的两人气氛极其安静。
直到有人打了电话进来,害的姜云胡的游戏人物死亡。
姜云胡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然而没两秒钟,电话又打了进来。
韩清远皱眉,偏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结果备注是傻逼。
韩清远:……
姜云胡被电话打的烦,干脆起身准备出去接。
然而一步还没跨出去,衣角就被人拽住了。
她低头,看向揪着衣服的那只手,尽管打点滴导致他的手有些浮肿,却还是能看出他的骨节分明。
事实证明,就算浮肿,好看的手还是一样的好看。
韩清远的眉头皱的紧巴巴的,眼底有些深,用最软绵无力的声音,说着最刚的话,“坐下。”
其实韩清远自己也知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威慑力。
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他也懒得收回去。
看到姜云胡起来,他脑子里想到的只有那种窒息的感觉,他不能让姜云胡走。
说实话,姜云胡以为他又在撒娇,皱了皱眉,思忖了片刻,还是坐了下来,低头接了电话。
“姜云胡你脑子是不是让驴给踢了?谁tm允许你去姜家的?!姜家就是拿你做傀儡去跟韩家那个病秧子结婚的你看不出来吗?!”
手机里咆哮的男声,差点儿震穿了姜云胡的耳膜,连韩清远都听到了。
他眯了眯眼,垂眸继续小口的吃饭,掩藏了眼底的情绪。
姜云胡不耐烦,“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我能让你体验被我踢的滋味。”
“你!”对方气的不轻,好半天才稍微平缓下来,“你跟那病秧子领证了?”
姜云胡没打算隐瞒,嗯了声。
听筒里传来东西被摔坏的声音。
半晌后,对方语气平静的有些诡异,“挂了。”
说完就真挂了。
姜云胡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不以为意的嗤了声,“神经病。”

>>>点此阅读《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全文<<<


第四章

放下手机,抬头看到韩清远放下了碗筷,慢条斯理的在擦嘴。
碗里明明还有不少饭菜,但他已经不准备吃了。
他没什么胃口,毕竟寻常,他今天吃的已经算多了。
姜云胡瞥他眼,起身去收拾东西。
谁知道韩清远又把她拉住了,眸光沉沉的朝着微型摄像头的方向看过去。
韩老夫人一惊,随即无奈,关上了平板,对着韩管家道:“什么都瞒不住清远。”
话落,就在韩管家的搀扶下,走进了病房,姜云胡的视线也顺着看了过去。
韩管家笑道:“少夫人坐着就好,桌子上的东西我来收拾。”
韩管家给韩老夫人端来一把椅子,放在床边,而后才去收拾桌子上的保温盒。
“清远,你们俩相处的如何?”韩老夫人笑呵呵问道。
韩清远不想回答,相处的如何她自己明明知道,多此一举。
唯有姜云胡重新坐下来,开口,“还行,韩少爷还挺好相处的。”
或许是生病的原因,姜云胡觉得他也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可怕。
收拾保温盒的韩管家险些手没拿稳。
少爷好相处?这是他今年听过最冷的冷笑话。
韩老夫人也是愣了下,半晌才缓和过来,笑道:“清远脾气不太好,还是要劳烦你多担待了。”
末了,又对着韩清远道:“对了清远,我还没跟你介绍,这位是你的妻子,叫姜知暖,是姜家的女儿。”
说完,想起早上领证的时候韩清远不在,韩老夫人心底有些愧疚,“抱歉知暖,今儿清远的病复发的突然,没有亲自跟你去领证,是韩家的不对。你想要什么,只要是韩家能做到的,必定倾力而为。”
被喊成知暖的姜云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顿了两秒钟,嗓音淡淡的道:“没什么想要的。你们还是叫我云胡吧,云胡不喜的云胡,我比较喜欢这个名字。”
韩老夫人虽然奇怪,但没问,点了点头应下,回头又对韩清远道:“收敛起你那些脾气,好歹是已经成家的人了,对知暖……对云胡好点儿。”
韩清远没应,却也难得的没有不耐烦,反而是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老夫人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午饭之后,又是到了吃药的时间。
韩清远现在喝的药都是中药煎熬的,极为苦涩,这也是除了吃饭之外,另一件最让韩老夫人头疼的事情。
毕竟韩清远早就没有活的念头了,平常饭也不想吃,药更是不喝,每每到了喝药的时间,能搞的整个病房鸡飞狗跳。
药端过来楼来,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味道。
姜云胡见老夫人和管家都在忙,还有几个医生护士在边上帮衬,没她什么事,就打算直接回去。
谁能想到还没走到门口,韩清远的声音淡淡传来,“喝药可以,让她留下。”
顿时,病房里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朝着姜云胡看过去。
姜云胡身形一顿,回头,疑惑的望向韩清远,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但,韩清远也没解释的意思,低垂着眼,完全看不出他的想法,一副选择权已经交给你们了剩下的看你们自己的架势。
姜云胡沉默两秒,不等人开口,自己回去在凳子上坐下来。
见人回来了,鼻腔里又涌入了那令他舒服的味道,韩清远瞥她眼,伸手端了药过来,仰头一饮而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配合,那么苦的药喝下去,愣是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仅是医生护士,就连韩老夫人和管家都有些难以置信,呆滞原地半晌没反应。
以往让韩清远喝药,至少得花费一个小时。
可这次,前后连十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到。
良久,直到韩清远抬眼,眼底有些不耐烦的望着他们,“还有事?”
韩老夫人知道,他这是不高兴了,于是赶紧招呼着医生护士出去。
韩清远不喜欢人多,但每次喝药是特殊时间,不得不让医生护士也来帮忙。
临走的时候,老夫人还给韩管家使了给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的跟了出去。
病房里就留下了姜云胡和韩清远两人。
姜云胡不太理解的看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安神药。”韩清远也没有隐瞒。
姜云胡皱眉,看他脸上冷淡,眼底却有血丝,显然是睡眠不好,可能是想要过去助眠吧。
想了想,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香囊,丢给他,“还有别的事吗?”
韩清远捏住那香囊,上面散发的味道跟姜云胡身上的几乎没差,他的眉心松了几分,心情还算好,“没。”
姜云胡提着保温盒就走了。
在她走后,韩清远垂着眸子盯着那香囊,看了许久,香囊是市面上很常见的那种,里面的安神药也是他以前用过的配方。
可为什么,姜云胡的安神药却能让他觉得浑身舒坦?
——
姜云胡回到韩家,保温盒交给了佣人清理,自己回去了房间。
还没休息多久,姜家那边打电话了,是姜夫人。
“云胡,”姜夫人的语气还挺热情的,“你去韩家待的怎么样?还习惯吗?”
姜云胡知道她的目的,却不主动开口,懒洋洋的嗯了声,“还行。”
“那就好。”姜夫人笑着应声。
过了半晌,没有听到姜云胡的声音,姜夫人还是坐不住了,心底暗骂着,嘴上却小心翼翼的,“那个,你在韩家的身份……”
“还好。”姜云胡打了个哈欠,“现在还没人察觉。”
领结婚证用的是姜云胡自己的身份证,说实话只要韩家那边一查看结婚证的名字就能看穿,姜夫人担心的就是结婚证那边的纰漏。
想了想,她又道:“你想办法把那个结婚证拿回来,不管什么方法,反正别让韩家看到结婚证的名字。”
末了,像是怕姜云胡会找理由拒绝,又拉出了她爷爷警告,说完就挂了电话。
姜云胡捏着手机,眼底的情绪荡然无存。
半晌,她重新拨了个电话出去。
医院里的韩清远接到她的电话时,还在看书。
“结婚证在韩管家手上。”姜云胡说道。

>>>点此阅读《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全文<<<


第五章

她直接开门见山,韩清远愣了下,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想要结婚证?”
姜云胡嗯了声,就听那边道:“关我什么事?”
姜云胡:……
孩子叛逆没关系,收拾一顿就好了。
“香囊的作用只能持续三天时间,刚好,今天是最后一天。”姜云胡不紧不慢的开口,“你的身体症状香囊只能缓解,治不了。”
韩清远根本不在意治不治的了,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
但比起舒服的死和呼吸困难窒息而死,他还是偏向前者。
韩清远放下手机,没有挂断通话,朝着外边喊了声韩管家。
韩管家一直守在门边,第一时间走了进来,“少爷,有何吩咐?”
“结婚证给我。”韩清远伸出手,语气不容置疑。
在他躺在医院之前,也曾是商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哪怕是后来病重躺在医院,他一句话也没人有胆子忤逆。
也就姜云胡觉得他说话软绵绵像撒娇了。
韩管家愣了下,赶紧掏出结婚证,递到他面前,看他直接收起来的模样,忍不住道:“少爷,结婚证我还没给老夫人看……”
韩清远的眼神扫去,韩管家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低着头不说话了。
韩清远重新拿起手机,旁若无人的道:“拿到了。”
“行。”姜云胡点头,“晚上去给你送饭。”
说完就挂了。
韩清远看了眼被挂的手机,就把手机放在边上。
回头又看韩管家在边上站着,眼底有种他看不懂的情绪,皱眉,“有事?”
“没有没有。”韩管家连连摇头,“少爷要没别的事,我就不打扰了。”
然后快速离开病房,轻声关上门。
韩清远还没拿起书,就听到韩管家那没控制住的嗓门,“少爷竟然那么听少夫人的话,连少夫人挂他电话他都没生气!”
韩清远:……
想了想,姜云胡给他香囊,他帮姜云胡拿个结婚证,互利互惠的事情,这是听话吗?
至于被挂电话,他也想过了,不过是懒得跟个女人计较。
他躺下来,略微调整了下姿势,过了会儿,又把收好的结婚证拿出来。
两个喜庆的红本本,他的眼底去却毫无波澜,好似跟他没有关系。
结婚证打开,里面就是一张被p过的照片。
姜云胡面色淡淡的,当时摄影师让她笑,结果她露了个冷笑,还不如不笑。
在她边上,就是被p上去的他的照片,还是他病倒之前拍的证件照。
韩清远只是扫了眼照片,就把视线落在了结婚证的信息上面。
上面显示女方的名字为姜云胡。
至此,韩清远的眼底才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
晚上,姜云胡又提着保温盒来了。
老夫人有意培养他们两人的感情,又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俩。
姜云胡把桌子拉出来,饭菜都放在桌子上,而后抬眸看向韩清远,“结婚证呢?”
韩清远才睡醒没多久,眉眼都是倦懒的,事实证明香囊的效果确实不错。
他随意指了下枕头下面。
姜云胡伸手去摸。
结果手才摸到枕头,就被韩清远的头压住了。
隔着一个枕头,韩清远枕在她手上,瞥她,眼底的情绪不言而喻。
姜云胡用空着的手把兜里的香囊拿出来,丢给他。
香囊还是很不起眼的香囊,里面的味道也没分毫差别。
韩清远满意了,终于大方的挪开头,让姜云胡拿走了结婚证。
姜云胡打开结婚证确认了一眼,就随手放在了包里,然后拿出手机,戴上耳机,开始玩游戏。
两个人的气氛跟中午没差,都自己做自己的,也没什么交流。
可看到老夫人眼里却成了两人相处恩爱和谐的画面。
老夫人喜滋滋的放下平板,想了想,对韩管家道:“过两天咱们去姜家拜访一趟,亲自跟他们道谢。”
韩清远在医院躺了三天就出来了。
这是韩清远病重以后,头一次住院时间没有超过一周。
医生都觉得震惊,赶紧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结果发现,这不是回光返照,而是韩清远体内的病变细胞,被莫名抑制住了。
按照之前的病变细胞扩散速度,韩清远接下来要在医院住半个月的时间。
而现在,那些病变细胞,就像是受到了威胁,竟然停止了扩散。
医生惊奇之余,却检查不出来原因,心底又担心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可老夫人却觉得是大师的话应验了,高兴的不行。
只有韩清远坐在床边,垂着眼,手里翻来覆去的把玩着那两个香囊,面色毫无波澜。
姜云胡那个骗子,跟他说香囊效果只有三天,骗走了结婚证,第二天他才发现,他最开始得到的那个香囊还有药效,追根究底一问才知道,香囊的药效是一个月。
韩清远出院,姜云胡没有来医院,韩管家说她一大早就走了。
中午回到韩家,佣人说她一直没回去。
此时当事人姜云胡,正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戴着耳机打游戏。
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个一身名牌,长相俊朗的男生,男生的气质很像网上说的那种小狼狗。
魏子言等她打游戏等了半天,等的耐心都耗没了。
终于在他忍无可忍的时候,姜云胡通关了。
他一看她的手机桌面,看着是个像素游戏,中间是胜利两个字,边上是一堆乱码。
“姜云胡,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魏子言没好脸色,讽笑,“别跟我说你是来秀你脱单了。”
闻言,姜云胡挑眉,收起手机,笑,“怎么,爱上我了?我这刚领证你就开始发神经?”
魏子言的眼底闪过一丝尴尬,被很好的隐藏,“别自作多情,我忙的很,不想跟狼心狗肺之人聊天。”
姜·狼心狗肺·云胡毫不在意的打了个哈欠,“帮我查个事。”
魏子言忍不住了,“你tm自己有手有脚不能查,非得要我来?何况韩家可比我魏家厉害,你不去找你老公,来我这小庙做什么?”
姜云胡不以为意,“小事一桩,让韩家来查那是杀鸡用牛刀。”
魏子言:……

>>>点此阅读《替嫁甜婚:偏执老公宠不停》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