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炎楚仪免费阅读全文,姜炎楚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天王令)姜炎楚仪免费阅读

小说:天王令

作者:君醉扶摇

主角:姜炎, 楚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隐忍五年,错爱她人,一朝真相明,天王出山,誓要守护辜负之人。 我不仅会治病救人,更会杀人!

姜炎楚仪免费阅读全文,姜炎楚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天王令)姜炎楚仪免费阅读

《天王令》免费阅读

第1章 五年,不过一条狗

“宝贝,你可想死我了!”

“杨少,讨厌死了,这么猴急,你轻点,弄疼人家了!”

“嘿嘿,我当然着急了,难不成像你那个废物未婚夫,五年都不碰你?”

男子邪魅一笑,对着女子的耳边口吐热气。

别墅外,姜炎刚到家门口,正准备开门,却听到屋里面传来一阵声音。

这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伺候了五年,深爱着的女人,竟然会背着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姜炎不过二十出头,却已经是华夏首屈一指的神医!

更是天医门现任的门主。

代号“天王”。

五年前,他被人下毒围杀,突出重围,却重伤在身,命悬一线。

若不是一位路过的善良姑娘搭救,恐怕他坟前的草都已经有人高了。

七星合欢散!

婆罗门最无耻的毒药,非女人不可解。

他意识昏沉,但那绿草地上一滩鲜红的梅花血迹,让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事后,楚家老爷子派人找到他,告诉他楚家大小姐楚莹为了救他,牺牲了自己的清白。

甚至因为药性强烈,以后可能都丧失做母亲的资格。

姜炎满心愧疚,决定弥补楚家。

因为中毒,五年内,姜炎无法动用任何医术,直到毒素清除。

借着这段时间休养,姜炎回到金陵。

在楚老爷子的牵线搭桥下,顺利成为了楚莹的未婚夫。

五年来,姜炎为了弥补当日对楚莹造成的伤害,任劳任怨。

端茶送水,洗衣做饭,甚至,每晚还要给楚莹进行中医推拿。

自始至终,姜炎都没有一句怨言。

可楚莹呢?

不仅丝毫没有将姜炎对她的好放在眼里,反而是大小姐脾气越发的过分,轻辙对姜炎一顿呵斥,重则动手,心情不好更是一个耳光。

这些,姜炎都忍了,只当是当日的伤害对她造成的情绪大变。

无数个夜晚,姜炎都忍不住地问自己。

这真的是当初救自己的女子吗?

为何会完全变了一个人?

直到上周,楚莹走到他面前,说道:“姜炎,你娶我吧!”

听到这句话的姜炎,差点激动的跳起来。

多年的努力,终究是感动了楚莹!

她,终于愿意嫁给自己了!

“莹莹,五年之期已到,我会在婚礼上让你知道,我不是个废物!”

姜炎安排好婚礼满心欢喜回到家中,想将这件事告诉她,却是见到了眼前这一幕。

“你们在干什么!”

姜炎双手握拳,青筋凸起,一声怒吼。

“哟,宝贝,你家的狗回来了。”

男子停下动作,丝毫不慌,脸上更是露出不屑的笑容。

他淡然爬起身来,从一旁拿起衣服穿上,道。

女人则是急忙拉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目光躲闪,神色慌张。

这个女人,便是姜炎打算娶的楚家大小姐,楚莹!

“你.....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楚莹看着姜炎,惊魂未定。

“我要是不回来,岂不是还像个傻子!你这么做,对的起我吗?”

姜炎那叫一个愤怒。

他满心欢喜的为两人准备婚礼,可到头来,楚莹却在家中与另外一个男人交欢!

而且还是在他的床上!

“对的起你?”

楚莹逐渐从慌乱中平静下来,脸上轻蔑一笑。

“杨少,你可真是的,都说了这家伙拿捏不准,你还要来!”

楚莹娇嗔一句,对着面前的男子撒娇道。

两人相处五年,这等神情却是从来没有在姜炎的面前出现过!

男子很是享受楚莹的撒娇,直接忽视姜炎,脸上邪魅一笑,用手轻轻刮了刮楚莹的鼻尖:“小宝贝,怪我太想你了啊!反正他迟早要知道,今天看见就看见呗!只是以后估计没有把他当傻子的刺激了!”

说完,男子目光移向姜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散,反而散发出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自我介绍下,鄙人姓杨,单名一个伟.......”

杨伟!

知道对方是谁,姜炎脸色大变。

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或许整个金陵城的圈子都熟悉,因为他........

“想必你也听过我,我杨伟没什么本事,就是喜欢找已婚妇女玩刺激的事情。”

说到这里,杨伟的脸上满是自豪,仿佛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为什么莹莹突然要你娶她了吧?”

一句话,让姜炎如坠冰窖。

他不敢相信,楚莹会为了杨伟如此!

“莹莹,他说的都是真的?”

“没错!”

楚莹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是理直气壮。

“还有,不要莹莹的叫我,我跟你很熟吗?”

楚莹脸上闪过不屑。

“要不是杨少想要玩的更真实,觉得我们没有结婚不算真正的戴绿帽,谁愿意跟你结婚啊!本小姐看到你就恶心!”

“识相的,以后就好好配合杨少演这一出戏,乖乖把婚结了。要不然,从今以后你就给我睡狗窝去!”

句句扎心。

姜炎浑身震颤,难以置信。

他盯着楚莹,颤抖着问道:“为.....为什么?”

“为什么?你配我给你答案吗?姜炎,你以为你是我未婚夫?做梦吧!你一个废物,也配的上我楚家大小姐?你在我的眼中不过是一条挥之即来的狗罢了!”

“实话跟你说,我们不是第一次,已经持续五年了!”

“五年,你都像个傻子被蒙在鼓里!好不好笑!”

楚莹的脸上越说越是骄傲。

“看到没!”

楚莹显摆了下手指上那颗鸽子蛋大的钻石:“这是杨少送给我的钻戒,价值百万,你买的起吗?知道百万多少吗?砸都能砸死你!也对,你这种废物,这辈子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么多钱!”

姜炎整个人有些麻木,对于楚莹的羞辱也充耳不闻。

“既然你这么嫌弃我,为什么,五年前要牺牲自己的清白来救我?”

终于,姜炎积压了五年的不甘在刹那爆发出来。

“你说什么?牺牲我的清白?”

突然,楚莹大笑了起来。

“我说你是不是傻了?这五年,你连我的手都没碰到,还想有其他?”

这话一出,姜炎脸色骤变!

>>>点此阅读《天王令》全文<<<


第2章 你有一个女儿

“这怎么可能.........”

姜炎身体一震,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楚莹则是丝毫没有觉察姜炎的震惊,而是急忙朝着身旁的杨伟解释:“杨少,你可要相信我啊,这五年来,我连手都没让他碰过,我就是你一个人的!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

说完,楚莹转过身来,厌恶地看着姜炎,吼道:“你别在这里瞎说话,好好的准备结婚,只要配合好杨少,让他开心了,说不定,杨少来了兴致,还允许你在一旁看我们两个表演........”

姜炎站在原地,一句话不说,只感觉恶心。

眸中寒意更甚,双瞳深邃,似无底深渊。

“楚莹!”

“以前你怎么辱我,我都忍了,但是从今天起,你我恩断义绝,相忘于江湖!”

此话一出。

楚莹愣了。

相忘于江湖?

这是要造反啊!

这个废物胆从屁眼里生?

都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

是不是又想找打!

“你........你这个废物说什么?你再给本小姐说一遍!”

楚莹裹着被子,悍然走到姜炎的面前,举手便是要打下。

只是,手刚抬到半空,就被姜炎给握住了。

“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打了!”

简单撂下一句话后,姜炎甩开楚莹的手,霸气转身,头也不回地向房门外走去。

楚莹怒目圆睁:“反了!你这个废物反了!长胆了!都敢还手了!我跟你说,姜炎,你这个废物,离开了本小姐,你什么都不是!”

见姜炎没有半点反应,楚莹一个健步追了上去,抓住姜炎的手臂:“狗东西!我这个主人没有发话,你就敢走!谁给你的胆子!信不信打断你的狗腿!”

一旁看好戏的杨伟双手交叉,横于胸前,脸上带着玩味的神色:“莹莹,你家的狗还真有脾气啊!看来平日里你训练的还不够好!”

“明日可就是天医门门主的婚礼大典,我杨家可是已经接到了邀请。要是我被天王器重,杨家家主之位必定就是我的!这样的狗奴才,我一根手指头都能够捏死几十个!”

“我保证,到那时,我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到这里,杨伟换成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盯着姜炎:“与其那时饱受折磨,倒不如现在识相点,乖乖听话,好好配合,跟莹莹把婚结了!”

“我爽了,以后你也少些苦头吃不是吗?”

此话一出,楚莹的眼中绽放精光。

她的脑海里全是杨伟说的得到了天医门门主婚礼大典的请帖!

“杨少,真的吗?杨家真的有天医门门主婚礼的请帖?”

“传说天王的婚礼,普通的家族根本没有资格!你居然连这个都有,真的是太棒了!不愧是我的偶像!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你要我怎么样我都满足你!”

楚莹俨然另外一幅面孔对待杨伟,那讨好的卑微姿态,不堪入目,令人作呕!

“楚莹!”

就在楚莹对杨伟谄媚的时候,姜炎说话了。

“最多明天!”

“明天,你就会知道,你在我的眼中多么不值一提!”

“等着后悔吧........”

说完这话。

姜炎大步流星,离开了别墅。

五年忍辱,换来的是不知道多少顶帽子。

当牛做马,却是冷漠的理所应当。

如此自私,厚颜无耻之人,世间少有!

姜炎离开别墅,静静地走在孤寂的道路上。

凉风拂面,昏黄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拉得很长。

耳边只传来鞋底与落叶摩挲的声响。

嗤.....嗤.....嗤....

突然,一阵急促的汽车刹车打破了宁静。

三辆汽车停在了姜炎的面前。

库里南,魅影,迈巴赫。

随便一辆,都价值百万!

车门打开,车上走下三人。

噗通!

三人齐齐单膝跪在了姜炎的面前!

“天王,五年之期已到,陈家请您出手,救我父亲!”

“天医门左护法苏龙,恭迎天王!”

“天王,这是国主赠予您的华夏赤龙卡,内涵诊费800亿!”

他们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如众星拱月一般。

等了五年,终于,等到了姜炎恢复出山!

天王姜炎,医术通天。

只要有一口气,都能从阎王手中拉回命来。

有人豪掷千金,请姜炎出手,他不屑一顾。

天王一生行医,只救有缘之人!

“苏龙!”

“在!”

“发布天王令,通知天医门众人,出山之日,必倾全门之力,对抗婆罗门,不死不休!”

姜炎眼中闪过一抹坚定和狠戾。

当年婆罗门设计围杀他,导致五年的休养,这笔账,他必须要清算!

“天王放心!属下早已经通知下去,天医门时刻准备着!”

“另外,先前您让准备的请帖已经向金陵各大世家发放,至于楚家的特殊邀请函,还在准备中,稍后送去!”

“天医集团根据您的吩咐,已经入驻新街口,并且开始挑选本地合作伙伴。”

“好!”

姜炎微微点头。

“只是.....”

说到这里,苏龙顿了顿,欲言又止。

“说!”

“昨天,我们抓到一个婆罗门的重要人物,从他口中得知,当年救了您并且发生关系的根本就不是楚莹。”

“什么?!”

此话一出,姜炎大惊。

沉寂五年的丹田突然气劲涌动,自体内奔涌而出,周围的草木竟然直接被压弯了一个头!

气压百草,势逼万人!

这就是绝代神医,天医门门主的威势!

眼前三人都深切感受到了那股滔天之威,心中一紧,不敢喘息。

“到底怎么回事!那老匹夫可是信誓旦旦说是楚莹救了我!”

姜炎的眼中杀意顿现。

这个老匹夫竟然敢骗我!

苏龙知道姜炎震怒,不敢怠慢,急忙道:“可能楚家老家伙看出天王您非池中之物,故意蒙骗您,想要将楚家牢牢与您捆绑在一起。这件事,就连楚莹都一直不知道,整个楚家,就您和他二人知晓!”

苏龙说到这里,姜炎仰起头,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怒意,长叹一口气。

“那救我的到底是谁!人在哪里!”

“她叫楚仪。”

“是楚家的私生女,楚天河的女儿,而楚天河软弱无能,一直不被楚家待见,所以自然她也受到了牵连。住在城中的商品房里,这五年来,估计关于你的传闻也听到不少........”

说到这里,苏龙顿了顿:“尤其是她五年前救了您,还.......为天王您.......”

苏龙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哪怕是他知道的时候,也惊得眼睛差点掉下来。

“为本王什么!说!”

姜炎有些不耐烦。

“还为您生下了一个女儿!”

“因此,楚家更加嫌弃她,觉得她未婚先孕,有辱门风,甚至,现在楚家逼迫她出卖自己,去换取家族的利益........”

此话如平地一声惊雷,在姜炎的脑海里炸响。

>>>点此阅读《天王令》全文<<<


第3章 你装什么装

前所未有的愤怒!

出门前,姜炎曾听楚莹提过,今晚楚家要在金陵大酒店的会议室商量一件大事,难道就与楚仪有关?

“混账!敢逼迫我的女人卖身?!”

“这些年,楚家怕是过的太安逸了!”

姜炎爆发出焚天之怒!

楚家蒙骗自己,他可以忍。

可现在要逼迫自己的女人去卖身以谋夺家族的利益,姜炎忍不了!

五年的耻辱,今日,他要一朝夺回!

楚家,势必要为他们五年来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这世上,敢欺骗他天医门门主的人,还不存在!

他不仅能救人,更会杀人!

“天王息怒!楚家,不过小小家族,岂能劳烦您亲自出手!我陈家,一句话便可替您了结!”

就在这时,一旁,那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神情肃穆地说道。

陈家,泰省的顶级家族!

而说话之人,正是陈家当代家主——陈山河!

“只是如今,家父病危,为了等天王,已经苦熬了五年,如今身体每况愈下,劳请天王出手!救治我父!我陈家必感激涕零!”

陈山河是真的等不起了。

为了姜炎所谓的休养,他们倾尽家族之力,维持着陈老爷子的性命。

只是现在,真的是油尽灯枯,除非天王出手,扭转乾坤!

姜炎看了眼陈山河,淡淡道:“我现在要去找我的老婆和孩子,等婚礼结束,再去不迟!”

“可是......”

陈山河还想说什么,却是被姜炎瞪了一眼,瞬间闭嘴:“这是养气保心丸,给陈老吃下,能够撑到我去!”

“走吧!”

姜炎挥了挥手,陈山河战战兢兢地接过他递来的药丸,满脸无奈,只能上车离开。

“你们也都散了吧!”

姜炎接过递来的华夏赤龙卡,说道。

“是!”

对于姜炎的话,二人不敢违背。

转眼,整条大街又安静了下来。

......

金陵大酒店,会议室!

偌大的房间里,聚集了不少的人。

今晚,几乎楚家所有的人员都出现在了这里。

楚老爷子坐在会议室的上座,看着两侧落座的楚家众人,脸上绽放出笑容:“今晚,把大家召集过来,想必你们都或多或少听到点关于天医门门主的消息了吧!”

楚家众人纷纷点头,不过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楚老爷子将他们召集在这里。

难道说,跟传奇的天医门门主有关?

楚老爷子扫视了一圈,注意到每个人好奇的神色,他缓缓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神医天王沉寂多年,近期将举办婚礼,地点就选择在了金陵。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啊!若是能够见到天王,结下善缘,足够我们楚家吹嘘一世!”

“更何况,人食五谷,谁能保证健康长寿?与天王交好,等于多了一条命!”

“况且,能够出席天医门门主婚礼的,都是本市一流的家族,商贾巨鳄。若是能够趁机与他们结识,攀上高枝,日后我们楚家绝对能够一飞冲天,成为这金陵城中的新贵!”

“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啊!我们楚家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获得出席天医门门主婚礼的资格!”

“可是,金陵城这么多家族,名额少之又少,我们怎么可能争的过他们啊?”

就在这时,楚莹的父亲,楚老爷子的大儿子楚中天眉头深锁,有些为难地问道。

上座的楚老爷子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些,我自然是早有准备!经过我不断的跟各大家族接触,总算是不负众望,为我楚家要来了一个名额!”

“真的?”

楚中天等人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

“当然!我说话还能有假?不过,孙家这个名额也不是白给的........孙家大少孙思崖要求我们楚家奉上一个女人!”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要求。

孙思崖的名声,在整个金陵城都烂透了。

几乎上流家族遇到他都要避让,唯恐自家姑娘被这个灾星糟蹋。

遇上他,姑娘的这辈子算是毁了。

不过,若是用楚家一人,换来整个楚家飞黄腾达的机会,这个买卖,怎么看都觉得挺划算的。

只是,楚家派谁去呢?

楚家二代一个个脑袋飞速运转,想着如何保住自家的姑娘。

“如今,楚家三代里面,单着的就剩下楚莹一人......父亲,莹莹可是你最疼爱的孙女啊,她不能.......”

楚中天话还没说完,便是被楚老爷子打断了。

“谁说我们楚家就剩下莹莹一个人的?”

楚老爷子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楚仪,这一次,就你去吧!”

楚老爷子目光冷冽,看向角落里坐着的一位美妇人。

那美妇人年龄不过二十多,有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眼睛更是灿若星辰。

可唯独脸色惨白,身材消瘦,看起来很憔悴。

她,正是楚老爷子最小的孙女,楚莹的堂妹,楚仪。

“爷爷?为什么?”

楚仪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自己,她震惊地抬头看向楚老爷子。

楚老爷子被质问,脸瞬间阴沉了下来,他瞪着楚仪,冷哼一声:“当年,你私生活混乱,有辱门风,未婚先孕,生下野种,让我们楚家成为金陵城的笑话。”

“现在,金陵谁敢娶你?你不去陪着孙少,难不成让莹莹这个黄大闺女去?”

“爷爷让你去,那是给你一个机会将功赎罪,给你一个机会为楚家做贡献!”

“你愿意,得去,你不愿意,也得去!这是整个家族的决定,除非,你还有你们一家,都不想当我楚家的人!”

楚老爷子大手一挥,根本容不得半点反驳。

楚仪早就知道,这是爷爷谋划好的。

可是当这话从楚老爷子的口中说出,楚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疼。

被撕裂的疼!

同样都是你的孙女,待遇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想着,想着,楚仪越来越委屈,眼中泪水不断萦绕,顺着脸颊滴落。

“你还有脸哭?五年前,在外面被野男人完了,你不是挺开心的吗?听说还是野战,楚仪你还真的会玩啊,平日里也没有看出来是这样的人!”

“现在让你释放你本来的面目,好好伺候孙大少,怎么就不愿意了!难不成,堂堂孙家的大少爷还比不上你那野男人?”

会议室的大门推开,却是楚莹走了进来。

>>>点此阅读《天王令》全文<<<


第4章 总算找到你

看到楚莹,楚仪吓得瞬间向后挪了几步。

这么多年,楚莹可是没有少欺负她。

当然,她心里也明白,楚莹为何如此。

因为她一个私生子的女儿,长得却是比她这个楚家正统血脉还要好看,难免会招惹嫉妒。

再加上楚仪生了孩子以后,身上多了一种少妇独有的魅力和韵味,更是让不少男子着迷。

楚莹心生嫉妒,隔三差五就找楚仪的麻烦,各种难听的话羞辱她,甚至一言不合就抽打她。

楚仪自知身份卑微,也是敢怒不敢言。

楚莹走进来,将在姜炎那里受的气一怒脑全发泄在了楚仪的身上:“少在爷爷面前装可怜,你就是个公交车,让你去陪孙大少,那是看的起你,给你机会将功赎罪!”

“你要装贞洁烈女是吧?行!那我们楚家就让人停了医院的治疗,让你生的那个小野种去死吧!”

“养条狗,喂了这么多年,喊一声还摇着尾巴过来讨好呢!你们一家就是白眼狼!留着也是浪费空气!”

楚莹满是厌恶地盯着楚仪呵斥道。

此话一出,楚仪瞬间慌了。

“莹姐,爷爷。你们不能这么做!芯儿如今情况刚好转,若是中断治疗,这会要了她的命的!求求你们,不要!这么多年,我为家族赚的钱,也足够充当医药费了,求你们手下留情!”

说着,楚仪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芯儿,正是楚仪的女儿。

更是个命途多舛的女孩。

与姜炎有过一夜后,她想堕胎,可是医生告诉她,因为子宫壁薄,若是人流,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怀上孩子。

楚仪不想因为那个祸害她的男人从此丧失生育的权力。

忍受各种白眼,遭受各种辱骂,她艰难地生下了女儿。

那一日,寒冬腊月。

冰天雪地里,她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一个人离开了医院。

她给孩子取名楚芯儿。

可没想,楚芯儿因为药物的影响,再加刚出生就感染风寒,从小便体弱多病,这么多年来,更是没少受病痛的折磨。

对于楚仪来说,楚芯儿就是她的全部。

可是现在,楚家人要拿走!

为了芯儿,她什么都愿意忍受。

只要能救她,答应就答应吧……

想到这里,楚仪缓缓抬起头,内心挣扎,嘴唇颤抖着,正要发出声音。

嘭!

大门被粗鲁地推开,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门前:“我倒要看看,是谁有天大的胆子,敢逼我的女人卖身!”

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门前。

来人,正是天医门之主——天王姜炎!

姜炎的突然降临,吓住了所有的人。

甚至,连他说的话,也没有几个人听清。

但,等看到来人是姜炎后,众人脸色又瞬间阴沉了下来。

“姜炎,你怎么来了!”

楚老爷子目光一凝,有些不悦。

五年前,他看姜炎气宇轩扬,定非池中之龙,想着将他捆绑在身边,将来若有一日飞黄腾达,能够帮助楚家。

这才将楚仪换成了自己最疼爱的孙女楚莹,成为了姜炎的未婚妻。

可五年过去了,楚老爷子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姜炎在楚莹家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整个就一窝囊废。

不要说帮楚家飞黄腾达了,五年来还都靠着楚莹的零花钱活着。

也正是因为有了姜炎,让楚莹错失了好多嫁入豪门的机会。

要不然,现在的楚家早就和其他的世家大族联姻了!

至于沦落到如此境地?

渐渐地,楚老爷子对姜炎的态度也由最初的热情,到冷漠,再到现在看了就恶心。

尤其是今天!

姜炎冒然闯进会议室,打断他们商讨楚家大事,已经点燃了楚老爷子心中久压的怒火!

“姜炎!你放肆!也不看看这是哪里!是你能够进来的吗?给我滚出去!”

楚老爷子看着姜炎呵斥道。

不等姜炎回应,刚刚到来的楚莹连忙抢话道:“爷爷,您不要生气,为这种废物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我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

“刚才你们是不知道,这个废物本事大了,敢跟我发火,还要跟我分手!现在估摸着啊,走了几步,吹了点风,知道离开了我什么都不是,想要来乞求我复合呢!”

说着,楚莹还特地向前走了几步,满脸傲慢地看着姜炎道:“废物就是废物,离开了主人,什么都不是!我说的对不对啊?”

楚莹话音落下,楚家的众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一阵哄笑。

“一只孽畜而已,也敢有脾气,还真的是活久见!”

“就是,当畜生,就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要不然,迟早得饿死!”

“畜生,汪两声来听听!”

...............

楚家人各种落井下石的嘲讽传来,姜炎目光越发阴寒,置若罔闻。

楚莹也是人来疯,见如此多的人数落姜炎,脸上得意的神色更盛:“想要道歉,先滚到门外再跪着,等我们家族的会议谈好了,再给我认错!表现好,今晚允许你喝我的洗脚水........”

话还没说完,姜炎一道凶戾的目光瞬间盯上了楚莹。

仅仅一个眼神,楚莹的声音戛然而止,浑身鸡皮疙瘩都不由自主地起来了。

不过,很快,楚莹便恢复过来,一股无名之火蹭的就蹿上来了。

都这个时候了,这个畜生还敢瞪自己,还是当着家里这么多人!

以后她的面子往哪里搁?

还不得被人耻笑!

“畜生,我是给你脸了是吧!敢瞪我,你再瞪一个试试!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喂狗吃!”

楚莹指着姜炎就是破口大骂,唾沫星子四处飞溅,姜炎却是熟视无睹。

此时的他,目光紧紧地盯着会议桌后,那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

恰巧。

楚仪也是被辱骂声吸引,抬起头来看去。

两者四目相对,皆如触电。

是他(她)?!

这个脸,楚仪这辈子都忘不了!

那个夜晚,那个夺走他第一次的男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楚仪还没有回过神来,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感觉身体一紧,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总算是让我找到你了!”

>>>点此阅读《天王令》全文<<<


第5章 你说的,我都答应

楚仪被姜炎抱在怀里,整个人都是懵的。

可是姜炎却是没有失去理智。

他缓缓松开楚仪,单膝跪下,拉起楚仪的一只手,仪式感十足:“楚仪,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离开了你五年,亏欠了你五年,只要你想要,只要这个世界上有的,只要你说,我都能给你找来!”

哗!

全场被姜炎的话给震撼住了。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今天上演这么一出戏剧!

整个楚家,谁不知道明天就是你和楚莹的结婚典礼。

你现在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地向楚仪求婚?这是明目张胆的出轨啊!

这还是楚家的废物女婿吗?

怎么现在这么嚣张?

众人没缓过神来,楚莹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

胸中的怒火唰的一下被点燃,一个快步,走上前来,一个巴掌就要落下:“姜炎,你个混蛋!”

楚莹真的要气疯了,她原本以为姜炎过来,是想要讨好自己,求自己原谅他。

可没有想到,竟然是在众人面前上演了这等戏码!

这是将她楚莹的脸面摁在地上摩擦!

是可忍孰不可忍!

巴掌眼看着就要打向姜炎的脸颊,却是姜炎一个转身,握住了楚莹的手臂。

同时迅速探出另外一手,没有任何犹豫,朝着楚莹的脸颊,啪啪两声落下。

声音清脆响亮。

在会议室内回响。

楚莹当场就被抽懵了。

手僵硬地维持在半空,一双眼睛满是惊讶地看着姜炎。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两道鲜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不过,很快楚莹就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她捂着臃肿的脸颊,口中爆发出满是杀气的惨叫:

“姜炎你个王八蛋,你敢打我!”

楚莹像个疯婆子一样,挥舞着双手,便是上前要挠姜炎。

姜炎面无表情,一脚迅速踹出。

楚莹身体弯曲,向后倒飞而出,落在地上。

小腹的疼痛,让她浑身抽搐。

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我说过,从今以后,不会再给你机会打我!”

姜炎目露凶光,盯着地上的楚莹。

仅仅一句话,便是让她遍体生寒,不敢叫出半分。

这等凶戾的目光,楚莹从来没有见过,也想象不出会从一个被自己虐待了五年的废物身上散发出来。

但是本能告诉她,若是她再说话,姜炎,真有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姜炎收回冷漠的目光,转过头来,温柔地看着楚仪:“小仪,当年是我不好,辜负了你,但是现在,我找到你了,我愿意用一辈子弥补你,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他的话,如春风般轻柔。

与刚才的冷酷狠辣,截然不同。

楚莹躺在地上,这声音,是如此的刺耳,又仿佛一张无形的大手,打在她的脸颊上。

姜炎明明是她养的一条狗,可现在,这条狗不听使唤,竟然朝着另外一个女人温情表白!

他这是在挑衅自己!

此时的楚莹满脑子的愤怒,全然忘了这些年她是如何对待姜炎的,只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

周围的楚家众人也从震惊中缓缓回过神来。

尤其是楚老爷子,被姜炎这么一捣乱,怒火更是压不住。

嘭!

楚老爷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姜炎,你个混账东西!吃里扒外!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可是莹莹的未婚夫!”

“就是,没有想到这个废物还是个负心汉,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混账东西,必须要跟他接触婚约,乱棍打死!”

“这是把我们楚家的面子放在地上碾压啊,绝对不能忍!”

........

姜炎的话,让楚家众人愤怒了。

各种忿忿的声音不绝如缕。

只可惜,此时的姜炎眼中只有楚仪,对于楚家的抨击,置若罔闻。

在楚家受辱五年,可到头来,发现,自己伺候的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

这对于姜炎来说,是多么搞笑的事情!

以他天医门门主的身份,想要调查,其实也很容易,可他偏偏大意了!

楚仪的生活,他大体也有些了解。

若是他早日辨别,若是他早日发现,就断然不会让他们受到这样的对待!

说来说去,都是他的错!

错过了一次,这一次,说什么,姜炎都不会再让楚仪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了!

楚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姜炎。

突然。

楚仪倏然抬起手,一巴掌扇在了姜炎的脸上。

啪!

清脆的声响,打破了喧嚣,全场寂静。

谁都没有想到,楚仪会动手,打姜炎!

哪怕是姜炎,都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楚仪。

脸颊上,一道鲜红的巴掌印浮现,他声音有些颤抖:“小仪.......”

“这一巴掌,是你欠我!”

楚仪愤怒地瞪了眼姜炎。

不等姜炎说话,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姜炎的脸颊上。

“这一巴掌,是替芯儿打的!”

说到这里,楚仪的话语软了几分。

似乎是将这么多年积压在心里的怨恨全部释放。

姜炎在那里受着,普天之下,敢打天医门门主脸的,恐怕只有楚仪一人!

他知道,这是自己欠楚仪的!

楚仪发泄完,转过身,眼含泪光地看着还在气头上的楚老爷子,“爷爷,刚才你说的,我都愿意答应你。我愿意代替家族去陪孙少,也希望,在我走后,您能够保证芯儿的治疗,以及......”

说到这里,楚仪顿了顿,目光看向脸颊上还有着鲜红巴掌印的姜炎,神色一阵纠结:“我希望您能够饶了姜炎,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想以后有他能够照顾芯儿.......”

>>>点此阅读《天王令》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