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擎苍楚幼琳免费阅读全文,沈擎苍楚幼琳全文免费阅读擎苍神帅

小说:擎苍神帅

作者:九色莲花

主角:沈擎苍,楚幼琳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十年前,他家破人亡,被流放非洲,险些身死他乡; 十年后,他封号擎天,从地狱中崛起,统帅百万麒麟军,财权无双! 荣耀回归之日,我要杀尽害我毁我的一切敌人!

沈擎苍楚幼琳免费阅读全文,沈擎苍楚幼琳全文免费阅读擎苍神帅

《擎苍神帅》免费阅读

第1章 神帅归来

杭城,龙山港口。

一排排特级军列舰从大海中黑压压地驶来。

迎接它们的,是地面上数十辆重型战舰火力,和天空上百架顶级战机盘旋警卫。

军列开道,战舰护航,轰机低空,震慑寰宇。

三十万迷彩战士荷枪实弹,鸣枪示意,整个天际都被枪声所掩盖。

“恭迎沈帅归来!”

所有战士收枪而立,眼中浮现狂热,呐声大喊,地动天摇。

军舰靠岸,一位披着西装大衣的青年夹着特供雪茄,在身后八大战王的簇拥中踏下了甲板。

他,是华夏将士的信仰,亦是活着的一尊传奇!

曾以一双铁拳大败百国军神,铸就无上神话,一战封神!

封号——‘擎天’!

沈擎苍望着这些护国战士,不觉牵起参军前的悲痛回忆。

十年前,父母车祸身亡,蓄谋已久的二叔趁乱夺下家族大权,其后流放仅十六岁的他去往国外,路上被打个半死,扔在了苦力营做劳役。

但却没想到,赶上国际清除行动,沈擎苍顺利逃出,可也被弹片波及,受了重伤。

等他醒来时已在医院,睁眼便是一个小姑娘。

“小哥哥,你受了伤,这里是医院,哦,对啦,你没有护照,回不了国,呐,这个勋章给你,妈妈说,这个是爷爷的宝贝,只是好可惜,断了,这半个给你吧,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

她们是来旅游的,却意外卷入纷争,在人群中走丢,华夏行动很快,第二天便安排了撤侨行动,沈擎苍也回到国内。

养好伤之后,望着勋章,他的心中不免火热,参军,复仇,寻她。也成了他唯一希望!

十年时间,他从边防小将,一步步拼到现在,驰骋沙场,立下赫赫战功,成就一代擎天战神 !

“六年前,回归杭城,可却遭遇百国埋伏,身受重伤,中昌国百花毒,与一女子缠绵一晚,却发现在她胸前挂着另一半勋章,这就是缘分啊......”

“林战,有她的消息了吗?”沈擎苍突然转头,望着旁边八大战王之首的林战。

林战上前躬身,“禀报沈帅,杭城S级天眼组织刚传来消息,一小时前少夫人在杭城市一医院出现!”

“她病了?”沈擎苍瞳孔微缩,难得有了波澜。

“沈帅放心,少夫人非常健康,只是楚家老爷子心脏病犯,已住进ICU,生命危矣。”

“林战备车,你们七个留下。”

“是!”

......

杭城杭一医院,重症ICU住院部。

“老三,林少一直倾心楚幼琳,和老爷子说过很多遍,希望能将楚幼琳嫁给他,而且林少的人脉可以救老爷子,你看怎么办?”

楚松,楚家长子,也是楚沧海的大哥。

此时楚沧海一脸苦涩:“大哥,这件事再说吧,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楚松打断了,目光泛着冷意,“怎么?让楚幼琳嫁给林少委屈她了?那可是林家,而且还能救老爷子,何乐而不为呢?”

“莫不是你楚沧海想分家产了?”

“我告诉你,赶紧给林少打电话,如果有林少,就算老爷子走了,我楚家依旧能立于不败之地!”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楚沧海连连抹着额头上的虚汗,赔笑不已。

他们现在楚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地位,如果这顶帽子坐实了,不是屎也是屎了。

楚沧海只能连连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了林宇的电话,朝着消防通道走去。

卑微不已。

“我说了,我不会嫁给林宇的,大伯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谁不知道就你想分家产,何必把这顶帽子扣在我们头上?”

楚幼琳今天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线条勾勒完美,容貌清艳,是杭城三花之一,此时脸上却露出一丝嘲讽,声音冰冷。

“混账!你嫁给林少,既稳定了楚家地位,也能救老爷子,一箭双雕,有什么不好?莫菲你还在等六年前那个大头兵?呵呵,说不定早就死了!”

楚松同样冷冷的说道,针锋相对。

“就算死了,我也不会嫁给林宇.....”

啪!

楚松面色阴寒,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定下来的事情,谁也不能改变!”

楚幼琳娇嫩的小脸上浮现出一个巴掌印,倔强的看着他,不曾退缩。

不多时,楚沧海擦着汗走了回来,走到楚松面前,微微躬身,“大哥,林少说已经安排好了!”

可其实院长办公室中,方院长却冷笑一声,“林家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教我做事?”

下一刻,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刚准备破口大骂,电话中响起冰冷的声音让他浑身一颤。

“麒麟军八大战王之首林战,命令你派专家就诊,救治楚道,另外,国林圣手即将莅临你院。”

与此同时,ICU门口忽然静了下来,一位穿着西服大衣的青年突然出现,后面还跟着一位绿装军官,气氛莫名诡异。

沈擎苍英姿挺拔,步伐沉稳有力地慢慢走上前。

脚步虽然不大,但诡异的是,就好像是踩在所有人的心脏上,让人情不自禁的回头。

呼呼!

他们的呼吸好像都沉重了起来,就好像有一头巨兽在缓缓睁眼。

沈擎苍浑身带着强大气场,走至近前,望着面前清冷的女子,嘴唇蠕动,“幼琳,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林战适时递上一捧玫瑰,沈擎苍接过送向楚幼琳,脸上浮现出笑意:“ 送你的。”

楚幼琳的眼睛慢慢红了起来,两行清泪忽然落下:“混蛋!我还以为你死外面了......”

六年前,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闺房,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还引来众多杀手惊动了楚家,临走前,却留下了半块勋章和一张字条。

上面只有两个字:等我。

见到那半块勋章,楚幼琳心绪复杂至极,她很想再见到他当面把事情说清楚,于是,就等到了现在!

沈擎苍温柔地拂拭她的泪水,近了一看,才注意到楚幼琳脸上的巴掌印。

皱着眉头,眉宇之间一抹温怒浮现,转头望着楚松,语气冰冷,“你打的?”

楚松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的迷彩服青年,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语气不屑的道,“你就是六年前和楚幼琳厮混一晚的那个大头兵?”

“小子,我告诉你,楚幼琳现在已经和林少订婚了,知道林少是谁吗?那可是杭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少爷!”

沈擎苍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寒意,迅速出手。

啪!

谁都没想到,他突然出手,一个嘴巴子直接抽了过去。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楚松躺在地上,天旋地转。

“敢动我的女人,就要有死亡的准备!”沈擎苍警告道。

这时,林战端着一个长形木盒走了过来。

“沈帅,鬼门十三针我已取来!”

沈擎苍点头接过,冷眼扫了一圈楚家人,“滚开,别妨碍我救人。”

他散发的气场太强大,他们根本不敢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ICU。

然而,沈擎苍前脚刚进去,另外一条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为首的是方院长,一边走还在一边擦着汗。

他也是体制内的人,自然知道刚刚那个电话的分量。

“方院长,您怎么来了。”

楚家人看到这个场面,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迎了上去。

方院长擦了一把汗,能让那位爷打电话的,肯定不是常人,他们不敢懈怠!

“有人给我打电话了,听说楚老爷子病了,我特地过来看看。”

听到方院长这么一说,楚家人的眼神齐刷刷亮了。

“肯定是林少!”

>>>点此继续阅读《擎苍神帅》全文<<<


第2章 国林圣手沈擎苍

“肯定是林少!”

等到方院长带着专家团队进入ICU,楚家人这才炸开了锅。

各个开始对楚幼琳阴阳怪气了起来。

“看看,这就是你那个野男人和林少的区别。”

“人家林少一个电话就让方院长亲自带着团队过来检测,你看看你那个野男人呢,暴力不说,还目中无人。”

“他能和人家林少比吗?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林少面子多大啊,方院长都不知道多久没亲自给人检查过了,林少一个电话,方院长都屁颠屁颠的过来了!”

楚幼琳看着面前的一幕,垂着眼帘,并不言语。

看来自己和林宇的事情,铁板钉钉了?

星辰酒店,荷花池包厢中,林宇站在窗户面前,他的对面是工商管理局局长莫忘。

而他,自顾自的打着电话。

“喂,爸,你能不能联系一下方院长,让他救一下楚老爷子?”

“啊?他居然敢拉黑我们林家?什么东西啊!”

挂断了电话,林宇这才摇了摇头,对着莫忘道,“还是我林家面子不够大,就连一个区区小院长都敢拉黑我们。”

莫忘笑了笑,摸了摸自己几十斤的大肚子,挤出一个笑容,“你也不必这样,方院长虽说声名不显,但实则他有军部背景。”

“原来如此。”

林宇一阵恍然大悟。

病房之中,方院长带着一众专家团队走进来,就看见沈擎苍正用打火机烤着银针。

这一幕让所有专家都愣住了,在过来的路上,方院长也将电话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能让那一支部队的高层亲自致电,足以说明面前的老爷子很重要。

他们怎可能让一个毛头小子在这里碍事,出了事情谁承担?

“针灸?你是中医部门的吗?那你可走错地方了,心脏病可不是中医能够插手的。”

专家团队中,一个很年轻的医生推了推镜框,满是不善的说道。

微微抬头,金色眼镜框似乎泛着光,略带高傲。

他是最年轻的专家,在医学界也有一定的地位,在国际刊物上也发表了几篇论文,引起无数业界大佬赏识。

这也是他骄傲的资本。

“庸医!”

沈擎苍烤好一支针,将老爷子胸口病服解开,直接插入心脏,没有任何花哨的手段,如果形容的话,只能说是暴力,甚至都没有插入穴位。

银针最少有十公分长,就这么直直的插入心脏,看的所有人心惊肉跳。

这特么是要死人啊!

那位可是亲自致电,这要是死在了他们医院,估计第二天就得被大炮夷为平地。

“住手!”

所有专家齐齐大喊一声,那个带着眼镜的医生更是直接朝着沈擎苍走了过去,一只手抬起,刚要落在他的肩膀上,沈擎苍反手就是一巴掌。

眼镜男就好像是陀螺似的,原地七百二十度转圈,一头撞在墙上。

一闪一闪亮晶晶了。

沈擎苍的暴力出手吓坏了一众专家,他们都是医生,什么时候被这么对待过,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瞎搞,简直就是瞎搞。

间歇阶段,他又烤好一支针,熟练的将针直接插入心脏部位。

紧接着,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接下来的十一针,让他们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

方院长见多识广,看见针法忽然激动了起来,他整个人似乎都神经了。

“别,别去打扰他,谁要去,立马开除!”

他的话一出,所有专家都懵了,怎么特么的院长也跟着瞎搞?

沈擎苍摸了一把汗,施针对施针者的精神要求极高,鬼门十三针虽然是自创,但上至国老,下至平民,无数人都从他手中捡回一条命。

国林圣手沈擎苍,这是身份的象征,亦是医道最高荣耀。

看着十三针落下,他微微闭眼,随后一根针一根针的捻动,慢慢的,针端尾部竟然是开始嗡鸣不止。

嗡嗡。

声音以一阵诡异的旋律响起,让所有专家浑身的鸡皮疙瘩冒起。

“鬼,鬼门十三针,这竟然是鬼门十三针!”

方院长忽然惊呼出声,眼中浮现出浓浓的不可思议的神色。

什么?

专家们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脸上浮现一丝潮红。

“竟然是沈帅自创的鬼门十三针!”

“听说此针法能将一脚迈入鬼门关的人都拉回来,素来有‘阎王不收我来救,沈帅送你十年寿’的美誉!”

“我这辈子竟然能看到这针法,不枉我在世上活一遭啊!”

一群人神色震惊,低头呢喃,大有一种此生没有白活的感觉。

旁边所有仪器上的各项数值也在趋近于正常人,这让他们再次高呼医学奇迹。

“既然是庸医就应该有求医问道之心。”

老爷子缓缓醒来,看见沈擎苍正在收针,想说话,只是喉咙却发出沙哑的声音。

“好好养病。”

说完,便直接走了出去。

一打开门,所有人都围了过来,看见老爷子睁开了眼睛,松了一口气,一群专家挡着,他们也没有看到一巴掌被沈擎苍扇晕了的眼睛男。

外面走廊之上,林战听到楚家一群人对沈帅的羞辱,早就叫了一队战士上来,站在走廊两边。

一个个荷枪实弹,目不斜视,一股肃穆的气氛在场中升起。

不过他们也没有在意,市一医院经常有军区的人出入,有心人都知道方院长有军区背景,他们下意识以为这群人是来接方院长的。

“林少救了老爷子,对我们楚家有大恩,你楚幼琳就不是楚家人了?让你去感谢一下林少都不去,你是想把我林家置于死地吗?”

“林少又没有让你干什么,只是让你去表演一个节目而已,你能攀上林少的高枝,那是你的荣耀。”

“沈擎苍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还敢打我,我告诉你楚幼琳,你今天晚上要是不去,我让你那个野男人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他的面色也渐渐的沉了下来,淡漠的双眼扫视了他们一眼,走到楚幼琳的旁边。

伸手,握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一双漆黑散发着深邃而神秘的眸子紧紧的看着她,声音如春风。

“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会让我的女人受任何一点委屈!”

沈擎苍如同鬼魅的身形忽然出现在张婉的面前,一巴掌朝着她脸上呼了过去。

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甩甩手,“粉真厚。”

说完,竟然是拿起林战递过来的水,洗了洗手这才继续道。

“你若是再有一句辱幼琳的话,我杀你全家!”

霸道而又杀意凛然的话,让所有人浑身一震。

下意识吞了一口唾沫。

“我怀疑她有病,好好看看!”

沈擎苍冷声道,扫了一眼方院长。

“好的先生,对了,还不知先生贵姓?”

方院长躬身,他见识了鬼门十三针,对沈擎苍的态度莫名的恭敬了起来。

沈擎苍拉着楚幼琳的手,正欲离开,听到这句话,脚步一顿。

“我姓沈!”

>>>点此继续阅读《擎苍神帅》全文<<<


第3章 擎天集团

“我姓沈!”

方院长身心猛然一颤,迅速抬头,可面前哪里还有沈擎苍的身影。

前往创意风投广告公司的路上。

“这次准备什么时候走?”

楚幼琳虽然还红着眼眶,但已经好转了很多。

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实则一双小耳朵都竖了起来,一双纤白的小手不直觉的抓住方向盘。

沈擎苍也看出了她的动作,侧头望着她,如天鹅般的玉颈能看到绒毛泛着白光。

他双手枕在后脑勺,撇撇嘴,自己这个口嫌体正直的小媳妇啊。

“不准备走了。”

说完,又看着她,似乎感受到她灼热的目光,从小脸红到了玉颈。

“那...挺好的。”

......

楚家有三大支柱,房地产,城投建筑,创意风投,这三家公司,都掌握在老大老二老三手里。

楚沧海一家则是掌握着创意风投。不过早在一年前,楚沧海就把创意风投交给楚幼琳了。

只是这一年,创意风投越来越走下坡路了,这也没办法,林宇明里暗里打压,根本接不到什么单子。

“楚总,这件事情希望你给个交代,你知道我们公司损失了多大多大吗?”

“楚总,不好意思,这件事情对我们同样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必须及时止损。”

“楚总....”

会议室中,坐满了人,他们的来意很明显,全部都是来和她取消合作甚至不惜上百万的违约金,甚至有几位是创意风投的长期合作伙伴。

楚幼琳坐在最前方,皱着眉头,说实话,今天一天过的很糟心。

在医院的时候被针对,回到公司还遇上这种事情。

“诸位,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公司的错,但我们公司从未出现过这么低级的错误,如果没猜错,你们都是受了林宇的指使吧!”

不得不说,沈擎苍这位小媳妇的控场能力很强。

短短一句话指出了核心,他们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楚总,作为生意人我们知道什么人该得罪,林少我们实在惹不起。”

钢铁厂老王叹了一口气,戏谑的看着楚幼琳。

林少可是给他们打过招呼了,要是在和楚幼琳合作,别说他们了,估计自己一家都得破产。

她咬着牙,低着头沉默不语,还有这些委屈。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干,凭什么这一切都要她来承受,明明是林宇见色起意,可凭什么他们都要来说自己?

“楚总,林少让我转告你一句话,若是你今晚去临海公寓,他或许会考虑放你一马。”

老王看着她,再次说了一句,带着莫名的笑容。

楚幼琳红着眼睛,抬起眼眸,紧紧咬着下唇,语气坚决,“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去求林宇。”

“那就没办法了,对了楚总,我的公司还缺一个助理,创意风投破产以后,你可以考虑考虑。”

她再次沉默,睫毛颤动不已,胸口起伏不定。

沈擎苍看着手机上林宇的资料,冷哼一声,在他心里已经给林宇判了死刑。

“没事,一切有我。”

“我保证他们会后悔,甚至会求你合作。”

他的前一句话,就像是一道暖流,沁入心间,让她的一颗心似乎找到了依靠。

可他后面的一句话,却如同一盆冷水浇在她的心中。

他一个退伍兵,有什么底气说这句话?

然后,沈擎苍的小媳妇爆发了,今天这么多糟心的事,终于爆发了。

“啪!”

楚幼琳猛的一拍桌子,怒目而视,“沈擎苍,你太让我失望了,在医院你吹牛,我顾及你的面子,我没说什么。”

“可你现在也是这样,你就不能改改你吹牛的习惯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楚幼琳爆发了,沈擎苍沉默了。

可他明明说的是事实啊!自己一句话,绝对能扶持一个百强企业出来,她为什么不相信自己呢?

“呵呵呵,楚总,这样的废物配不上你,你还是考虑考虑林少的建议吧!”

沈擎苍转头,看着钢铁老王,径直走了过去。

一巴掌呼在他的后脑勺,钢铁老王的脑袋直接撞在会议桌上,紧接着又弹起来,满脸茫然。

我是谁?

我在那?

特么发生了什么?

“我沈擎苍的女人若是沦落到陪别人的地步,别说华夏,丢人都特么丢到国际上了。”

他冷哼一声,随即又望着楚幼琳,非常认真,“擎天集团明天会送来长期合同,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楚幼琳傻傻的看着他,下意识点点头。

他的话虽然平静,但却很霸道,霸道到她根本没有犹豫就相信他的地步。

“呵,擎天集团从不对外合作,我有朋友在业务部,就算是我他们都不合作,更何况你们连林少都得惧怕的小人物。”

老王再次冷笑一声,捂着额头,恶狠狠的看着沈擎苍,“我的律师会和你联系,我要把你告的倾家荡产!”

沈擎苍再次呼了一巴掌,脑袋再次撞在会议桌上,又弹起来。

“啊!小畜生,你在找死!”

“你的废话太多了。”

老王不说话了,很识趣的闭嘴,他知道,若是再逼逼赖赖下去,自己绝对得进医院。

“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消失在我面前,否则将你们从这里扔下去。”

所有人浑身一颤,就连合同都没拿,直接离开了。

楚幼琳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跌坐在老板椅上,眸光无神。

“我出去一趟。”

沈擎苍走到她面前,柔声说道,顺带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待到沈擎苍离开,她有抬起眸子,眼中有些许茫然,手机上,林宇的电话迟迟未拨打,许久之后,才发了一条短信。

楼下,林战早早的在此等候,沈擎苍打开车门 直接坐了进去。

“去省府大院。”

林战心中一惊,作为沈帅的心腹大将,他心里很明白楚幼琳在他心中的地位。

“通知擎天集团法务部,拟定一份广告合作合同,除了我们的成本之外,将利润全部给创意风投,另外将广告部的一半业务让出来。”

“是。”

“那少帅,要不要通知军部,以破坏军婚的名义把林宇抓起来。”

说完,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点此继续阅读《擎苍神帅》全文<<<


第4章 要不现在弄死你?

沈擎苍摇了摇头:“杀鸡焉用牛刀。”

林战了然,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加快了去往省府大院的速度。

省府大院。

杭城各阶级领头人带着笔记本,坐姿端正的进行开会。

没办法不来,召集人可是那位传奇存在。

“我就说两件事,第一件事,楚家楚幼琳是我妻子,你们各部门自己看着办。”

“第二件事,新闻部宣传广告,全部交给创意风投,另外擎天集团部门的广告业务也会交给创意风投。”

沈擎苍坐在主位上,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浑身王者气场全开。

所有人顿时哗然,莫忘身躯一震,瞬间抬头,随即又低下头去,只是浑身颤栗不已。

他们都知道坐在主位上的青年是谁。

那可是华夏传奇人物,财权双绝的擎天战神呐!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神色惊骇。

他们震惊的是楚家,居然攀上了这位的高枝。

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沈擎苍说完径直离开,林战刻意拉开脚步,冷眸的眸子扫过,冷哼一声。

“有些事情沈帅大人不想计较,不代表我不会计较,你们当中的某人,在下不是很喜欢。另外,先生希望他的身份保密。”

这句话一出,莫忘额头顿时生出密汗,颤抖不已。

夜,渐渐深了。

漫天繁星悬苍穹,银河点缀万千星。

铂悦江山府,楚幼琳呆呆的看着短信上的地址,咬着嘴唇,耳中传来自己母亲骂骂咧咧的声音。

“幼琳啊,你说说,林少有什么不好的,林家在杭城也是一流家族,还能亏待你不成?”

“你看看那沈擎苍,什么都没有,当了这么多年兵,还是个大头兵,你看看你大伯的女婿,就当了三年兵,人家都已经是华南军区兵王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说他是个废物,他还不承认,你们干脆分了算了,我看林宇是真不错。”

看着呆呆的女儿,李淑芳喋喋不休的毒舌,楚幼琳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李淑芳顿时喜笑颜开,一张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哎哎哎,这才对了嘛,林少不知道比那废物强了多少倍。”

楚幼琳坐在车里,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不是她脆弱,相反,她很坚强,这六年被人骂做寡妇,她也没有落下一滴泪。

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泪腺异常敏感。

“擎苍,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

十几分钟之后,她揉了揉有些红肿的眼睛,火红色的马自达如同一道疾风,消失在夜中。

不多时,楚幼琳带着绝望无助来到临海公寓1301。

林宇早早再次等候,穿着睡袍,手中夹着一支雪茄,目光玩味的看着面前局促不安的楚幼琳。

火热的眼神,灼热的目光,让楚幼琳感觉自己浑身赤裸,毫无秘密可言。

“楚幼琳,杭城三枝花之冰花,位列名花榜魁首,果然名不虚传。”

他的目光没有丝毫掩饰,就这么上下扫视着她的娇躯。

如果有办法,她也不想这么做,创意风投关系这他们一家的生死,和楚家的地位。

虽然他们在楚家已经没有了丝毫地位可言。

“林宇,我希望你说话算话。”

她抬起倔强的眸子,让林宇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全貌,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刚站起身,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林宇,我劝你最好别动楚幼琳,她不是你能招惹的,我告诉你,你若是今天染指楚幼琳,明天整个林家都得给你陪葬!”

刚接通电话,莫忘的声音就咆哮而来。

林宇却冷笑,“我林家在杭城可以无惧一切,你居然说这样的话,别忘了是谁扶持你上位的!”

“林宇,我告诉你,若你执意动楚幼琳,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楚幼琳身后的人不是你能惹的起的,就算整个杭城家族加在一起,也不够他一手横推!”

林宇冷笑一声,挂断了电话,转头毫不客气的朝着楚幼琳走去,露出诡异的笑容。

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柔弱无助的小猫,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

她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但她知道,或许从今天晚上开始,自己和沈擎苍真的不可能了。

“其实我很好奇,莫忘为什么要帮你说话,他甚至说出和我们林家断交的话,要知道,他可是我们林家一手扶持起来的人。”

林宇对此非常不解,但这有所谓吗?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莫忘这么不识抬举,找个意外把他弄下来就行了,林家能扶持一位,就能扶持出第二位。

对于他来说,其实无所谓。

“这半年来,楚松做的真不错,呵呵,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就好心告诉你吧,半年前我就和楚松达成了合作,”

“目的就是为了你啊,将创意风投逼入绝路,那么,你就会来求我了,哈哈哈哈!”

他似乎很开心,不过他却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的真理。

莫忘烦躁的抓着头发,林宇这特么简直就是在作死啊,那位已经当着杭城所有管事的说楚幼琳是她妻子,谁特么还敢不开眼的招惹楚幼琳啊!

别特娘的说招惹了,就是整个杭城体系都特娘的得给她开绿灯。

临海公寓内,楚幼琳颤抖着手去解自己衣服,他真的没想到,自己大伯会联合林宇坑她。

心中无比绝望,两行清泪落下。

可突然之间,就好像是丧尸围城一般,大门突然就被暴力破开。

轰!

大门似乎都承受不了来者的力量,直接从中间凹进去。

两道身影鱼贯而入,不管是谁都阴沉着脸。

林宇看见凹进去的铝合金大门,眼皮狂跳,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浮现。

“混账!谁允许你们闯进我的地盘来的,赶紧滚出去,否则我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世上!”

战王林战直接走到他面前,低头俯视着他,目光之中酝酿杀意。

沈擎苍面无表情,从卫生间拿下浴巾,披在楚幼琳的身上,“你这么不相信我吗?一晚上时间都不给我?”

感受到他的目光,楚幼琳委屈的眨着眼睛,睫毛颤动,轻声抽泣,“对....对不起。”

沈擎苍知道她为什么说对不起,但他却是摇了摇头,表情很认真,“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你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爱惜。”

说着,楚幼琳抬头,明灭不定的眼眸煞是好看,心神震动,可眼中又浮现眼泪,“你吹的牛太大,任谁也不会相信,这六年你不在,我承受了太多,我扛不住了。”

沈擎苍什么话都没说,紧紧将她拥在怀里,楚幼琳浑身一僵,脸上也有些愕然。

僵硬的全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闭上眼睛,小鼻子耸动着,贪婪的吸着他身上的气味。

看见这一幕,林宇急了,“混蛋,那是我的女人,你特么给老子放开!”

林战可不是好脾气,一巴掌直接呼在脸上,他登时感觉天旋地转。

“再特娘的逼逼赖赖,老子特么现在就弄死你!”

>>>点此继续阅读《擎苍神帅》全文<<<


第5章 温柔一点

楚家老宅中。

楚家老大楚松,楚家老二楚开元,以及他们的妻子和女儿都在这里。

“老大,我说什么来着,那楚幼琳也就是看着表面清纯而已,你看看,这还不是乖乖送到林少面前了。”

“切,可不是嘛,说自己多么多么清纯,结果自己屁颠屁颠跑过去了。”

“话说回来,我们明天就去收回公司吗?”

两个男人没说话,只是抽着烟,能够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一丝欣喜。

楚家三大产业,虽说是分开的,但是股权都有其余两家公司的一份。

他们想要创意风头不是一天两天了,半年前就联合了林少,但是林少的条件就是楚幼琳。

这下好了,楚幼琳千里送炮,创意风投广告也能顺势落入他们的手里了。

“反正我们手里的股份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五十一,可以直接架空楚幼琳这个董事长。”

“就是,她手里的股份我们在慢慢稀释掉就行了,有了林少后面的合作,我们还担心什么?”

“不过大哥,沈擎苍有点碍手碍脚,这可得处理一下啊!”

“我知道,过两天兰兰的男朋友就正式退伍了,到时候交给他,他不是退伍的吗,那就交给我家兵王去收拾他,哈哈哈哈。”

楚家一群人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

而另一边,沈擎苍直接带着楚幼琳离开了,根本没管林宇。

这让林宇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他堂堂林家大少,居然在眼皮子地下被抢了女人,而对方竟然还敢无视他!

这让他如何能忍?

长这么大,就没有感受过这种耻辱。

翌日,天空放晴。

一轮初升的红日刺破黎明。

创意风投广告公司会议室中,早就坐满了人。

虽说是股东会议,但是说白了,就是楚家会议。

因为所有的股权都掌握在楚家人自己手中。

“幼琳啊,女人不适合管理公司,你看看这半年来公司都亏成什么样了,看在我们是楚家人的份上,你手里的股权我可以考虑溢价收购。”

“咱们都是楚家人,你把公司交给我们,比交给其他人要好得多啊!我可是听说,创意风投现在没有一家合作公司了。”

“呵呵,昨天把人全部得罪了一遍,还能有合作就有鬼了。”

楚松夫妇,楚开元夫妇坐在会议室中,若不是昨天晚上知道楚松和林宇达成合作,她都还以为,大伯是疼爱她的。

“楚总,钢铁厂老王发来律师函,要求我们公开道歉,赔偿医药费和违约金。”

“楚总,龙轩影视发来律师函,要求赔偿违约金。”

“楚总......”

总助忽然推开门,手中拿着一堆律师函,眼神有些无助。

他们从没有同时收到过这么多律师函,小助理已经从这件事中悟出了什么东西。

楚幼琳叹了口气,转头问道,“公司账目上还有多少资金?”

“六百万。”

六百万也不够赔的啊!

楚家人笑呵呵的看着,六百万确实很多,但是广告公司如果在行业内口碑不行,无疑是个致命打击。

这些人,都是林宇安排的,为的就是击垮楚幼琳,他才有机会,只要她开口求林宇,那么一切都在林少的掌握中。

所以他们丝毫不慌。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楚幼琳昨天晚上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

看着楚幼琳越来越黯淡的眼神,沈擎苍眼神闪过心疼。

“楚幼琳,赶紧把协议签了,这样我们还能挽回损失,现在一家合作公司都没有,你还想让创意风投跟你直接倒闭吗?”

楚松严厉呵斥道,大伯的威严一下就彰显了出来。

“谁说没有合作商了?杭城新闻总部会将所有的宣传广告业务扔过来,另外擎天集团也会带着合同上门。”

“至于你说的没有合作商,那是创意风投看不上他们。”

沈擎苍打了一个哈欠,漫不经心的说道,摸摸索索点上了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

“沈擎苍,别在这里胡言乱语!”

楚幼琳略微不喜,这人简直不分场合的吹牛逼。

他是真的对这个小公司没有任何兴趣,要不是楚幼琳很在意这家公司的话,他都想让她直接过去接手擎天集团算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特么一个废物也敢在这里逼逼叨叨,你自己身份你不知道吗?”

“我楚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白脸说话了,不过我很欣赏你吹牛逼的能力。”

“果然是沈擎苍,一个无法无天,一个牛逼吹上天,你们还特么真是天生一对啊!哦,对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我觉得很适合你们。”

刷!

整个会议室之中的温度骤然降下,如同冰窟,所有人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

“张婉,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的话?”

沈擎苍站了起来,目光之中泛着寒光。

张婉,也就是楚松的妻子,在医院挨了沈擎苍几巴掌的那个女人。

张婉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下意识捂着脸,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的步伐,简直特么有一种六亲不认的感觉。

砰!

楚松猛然一拍桌子,吓了小助理一跳,瑟瑟发抖的站在一边,看着画风突变的一幕。

不是在谈事情吗?为什么感觉要打人了?

小助理很不解。

“沈擎苍,注意你的.....”

“啪!”

“我让你说话了?”

沈擎苍一巴掌呼在楚松的脸上,顿时天旋地转,撞到椅子,直接倒在地上。

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再次看着张婉。

楚幼琳皱着秀眉,面色不喜,“沈擎苍,这里是公司!”

“好,我温柔一点。”

他转头露出咧嘴一笑,回过头来,满脸又是冰寒。

“请问张婉女士,能不能把您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呢?我觉得,我有一种痛,您应该感受一下,医学上来讲,叫骨折。”

小助理:“......”

楚幼琳:“......”

所有人:“......”

这特么简直就是个西装暴徒啊!

温柔是他娘的温柔了,但是为什么还是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张婉看见沈擎苍,牙关打颤,“我,我,我不敢!”

“那么请问张婉女士,您刚刚是怎么敢的呢?”

沈擎苍笑着,一只手已经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咔咔!

令人牙祭的声音忽然传来,那是骨裂!

沈擎苍落在她肩膀上的手,就宛若铁钳一般,紧接着,让所有人头皮发麻的惨叫传来!

“啊!我错了!我错了!”

“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啊!”

然后大门被推开了,新闻总部代表人以及擎天集团代表人,直接走了进去,“沈先生?我......我曹!”

>>>点此继续阅读《擎苍神帅》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