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免费阅读全文_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小说_张天锐, 柳诗颖

小说: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

作者:万里天鹏

主角: 张天锐, 柳诗颖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六年前,他是窝囊的赘婿二代;六年后,他是肩扛半壁山河、权势滔天的王者。 报父仇,血妻女之耻,铲奸邪,谁挡灭谁! 这世间,大奸大恶者,灭之!挡我者,只手灭之!

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免费阅读全文_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小说_张天锐, 柳诗颖

《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免费阅读

第1章 荣耀归来,伊人不在

“大姐、二姐、三姐,四姐,六妹、七妹,我回来了。”

六年了啊,终于回来了,这真是你们住的地方吗?

张天锐站在平州市一个棚户区内,望着眼前墙壁斑驳、破烂的玻璃窗上布满蜘蛛网的破旧小楼,眼里是深深的震惊。

而且小楼旁边就是一个垃圾场,臭气熏天。

想到六个不是自己姐妹却胜似亲姐妹的女孩住的地方变成这般模样,堂堂钢铁男儿心里一痛。

这一刻,他心如刀绞,内心陷入深深的自责和愧疚。

很小的时候,张天锐和父亲张青山遭家族排挤迫害,被迫带着家族至宝江山社稷图逃至平州市,投靠沈、方两家寻求庇护。

在六年前,张天锐被沈家“好心“招纳为上门女婿,与沈雨倩成婚。

谁知,新婚之夜,沈方两家露出了隐藏多年的獠牙。

沈雨倩给张天锐的交杯酒中放入刺激心脏的烈性药物,当晚被紧急送往医院。

为救儿子,张青山被迫交出宝图。

然而,得到宝图的沈方两家丧心病狂,杀人灭口。

当晚,张天锐住的病房突然起火,床边照顾的父亲在他眼前活生生地被烧死,大火即将把他烧死的关键时刻,医院的一名护士冲入火海闯了进来。

护士不顾一切地将张天锐从病床上扶起,一个娇弱女孩奇迹般地背起一个大男孩。

燃烧的烈火烧着她的衣服,烧在她的脸上皮开肉绽。

凄厉的惨叫在火中回荡。

她这时候完全可以丢下张天锐自己逃跑,但她没有,她忍着痛、流着泪,咬着牙背着张天锐冲出火海,逃出这间病房……。

这名美丽勇敢的护士,叫柳诗颖。

……

张天锐被救出后,送到柳诗颖租住的出租楼里。

当年这栋出租楼住着包括柳诗颖在内的六位来自各地的年轻女孩,她们结成异姓姐妹,互相帮助和扶持。

张天锐和柳诗颖当初均被烧伤,其他姐妹们没有任何怨言,端屎端尿,擦洗身体,悉心照顾。

随着时日增加,张天锐与六姐妹感情日深。

一男六女住在一起,张天锐排行老五,柳诗颖排行第六。

然而,半年后,张天锐藏在六姐妹出租楼的消息泄露,阴谋再次上演。

那个晚上,七人齐聚一堂,为二姐叶幽兰庆祝生日。

可谁知那一夜,大醉后的张天锐仿佛着魔了一般,失去理智!

当他清醒过来时,房间里除了遍地狼藉外,便是满地的刺眼落红。

那一夜后,四个姐姐一时无法接受和张天锐一夜疯狂的事实,纷纷离去。

唯有六妹柳诗颖、七妹韩菲菲选择留下,陪着张天锐。

数天后,张天锐被一位神秘高人强行带走。

这栋出租楼里,就剩下了柳诗颖和韩菲菲。

六年努力,数年征战,张天锐由一名小兵到执掌主帅印,打造了一支由他名字命名的最强军——天锐军。

半年前,他亲率天锐军横扫西荒二十国,杀得西荒诸国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从而一战封神。

成为国祚以来最年轻的主帅,封号战帅无双,没有之一。

今天,战帅荣耀归来。

当初离去时,对六妹、七妹说好的等三年,可这一去就是六年,回来太迟了。

这次回来,张天锐发誓一定要找到失踪的四个姐姐,寻找那一晚上变故的黑幕。

还有,为惨死的父亲报仇雪恨。

更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因为救自己而容貌尽毁的六妹柳诗颖……。

“诗颖,我害了你六年。现在回来了,一定恢复你的容貌,风风光光地迎娶你进门,让你成为世上最美丽的新娘,做最幸福的女人……。”

六妹,七妹你们还活着吗?

不,你们必须活着。

“哗啦!”

一声响,张天锐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撞开生锈的铁门。

早已锈迹斑斑的铁锁哪承受得住他的力道,当场脆断。

“吱嘎……!”

门推开,里面布满灰尘。

几只老鼠仓皇地逃向别处。

显然很久没人住了。

“会不会这里的人搬走了?”跟在身后的一名年轻女子发出疑问。

这是一个身段曼妙,带着几分神秘的蒙面女子,名叫幽影。

“诗颖说,她会在这里等我回来。如果有一天我回来不见她,那就是她可能死了。”张天锐说完这句,虎目突然间泪水溢出。

堂堂铁血归来的男儿,竟然这一刻流泪了。

随行的下属虎山和幽影都很震惊。

他们还以为,这个男人从来只相信血与火,不会流泪。

不曾想,现在竟然见他流泪了。

“诗颖,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似在哭泣。

“你们谁啊?”突然,外面响起一个老妇人的询问声。

张天锐虎躯一颤,豁然转身大步朝老妇人走去。

“婆婆你好,请问住这里的人呢?”

老妇人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是在这一带捡垃圾的。

“你,你谁啊?”老妇人警惕地盯着张天锐。

“婆婆,我们想买这空闲的房子,所以就进来看看,问问这房子是谁的。”虎背熊腰的虎山走过来找了一个理由解释道。

“哦,这样啊。”老妇人也不作多想,回道:“就我老婆子知道的是,两年前这里的确住着两个女人和两个孩子……。”

“等等。”张天锐突然打断话头:“孩子?谁的孩子?”

“是那个脸上全是疤痕的女娃的孩子。唉,女娃命苦啊。”老妇人叹了一口气:“听说,之前她是和好几个女孩,还有一个男人住这里的,后来男人和四个女孩走了,就留下两个最小的女孩。”

“走后第二年,疤脸女孩生下一对龙凤胎,一男一女可爱极了……。”

“轰!”

平地起惊雷,张天锐如遭雷击,呆愣当场。

他怎么也想不到,六年后归来,竟然有了两个孩子。

张天锐自然记得那一夜酒后的疯狂,他和六个姐妹都发生了关系。

柳诗颖应该是意外怀孕。

那么,其他姐妹呢,会不会也……。

这一刻,张天锐大脑一片空白。

“可怜啊,一个受人嫌弃的丑女子和两个娃,生存艰难。为了养娃,扫大街、捡垃圾,甚至去工地搬运水泥……。”

老妇人的话就如一根根尖锐的针刺,一针一针地刺在张天锐的胸口。

他的心,在滴血。

“好不容易将两个孩子养大,谁知两年前……。”老妇人老脸露出怜悯和悲愤之色:“不女娃知得罪了谁,那天一伙人冲进来,一个鼻子上有一颗黑痣的男人将一个孩子残忍地摔在地上,好大一滩血啊!”老妇人发出一声悲呼:“孩子才只三岁啊,那些畜生怎么下得了手……!现在孩子是生死未知啊!”

“另一个女孩为了保护孩子,一只手被人砍得血淋淋的……,太惨了啊……!作孽啊……!”

“轰隆!”

惊雷再次炸响,张天锐整个人直接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像化成了雕塑。

一张冷峻刚毅的脸,此时已惨白如纸,全无血色。

>>>点此继续阅读《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全文<<<


第2章 血债血偿

“主帅!”虎山看到张天锐那惨白的脸色,大声惊叫:“你要挺住,要冷静啊!”

“噗——!”

一口鲜血豁然喷出,染红了长空。

砰然巨响,张天锐重重跪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

突然间,悲愤、痛苦的吼叫,犹如野兽的哀嚎。

“七妹啊……!”

“我的孩子啊……!”

哀嚎声中,两行血泪自一双虎目缓缓流淌而下。

虎山和幽影大惊失色。

“主帅,节哀啊……!”虎山的声音都快哭了。

“扑通!”

一声闷响,那一个男子直挺挺地倒下。

……

滨江印象,平州最顶级的别墅区之一。

滨江一号别墅,临江而建,价值上亿。

虎山来打前站时花费一个多亿买下了滨江一号,现在是张天锐等人的落脚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天锐从昏睡中睁开眼。

“主帅,您醒了。”虎山一直守护在旁,看见张天锐醒来,大喜过望,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哗啦!”

张天锐猛然坐起,抬手朝虚空中抓了抓,也不知在抓什么。

“您,您要什么?”虎山赶紧扶住张天锐。

“我的孩子,我的六妹诗颖,我的七妹菲菲……。”张天锐吐出的这句话,让虎山狠狠震颤了一下,眼眶也湿润了。

“主帅放心,她们吉人天相,会没事的,我们正在全力查找他们的下落。”虎山有力的声音报道。

“不惜一切代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张天锐咬牙,一字一句。

“是。”虎山轰然领命,同时低吼:“她们的仇我们一定要报,我发誓,一定让那些畜生血债血偿!”虎山咬牙切齿,双眼充血,一片腥红。

张天锐的手停在半空,好一会后,缓缓吐出几个字:“对,血债血偿。”

“幽影呢?”一会后,张天锐放下手,好像冷静了许多。

但,他身上冰冷的杀意却犹如实质,空气中的温度几乎降到冰点。

“报告主帅,幽影带人去找她们了,相信很快会有消息。”虎山安慰道。

话音刚落,电话铃声骤然响起,是幽影打来的。

虎山欣喜若狂,火急接通电话。

“幽影,快说……。好,太好了,我这就报告。”虎山立即激动报告:“报告,诗颖姑娘找到了……。”

“哗!”

张天锐迅疾转身,一双虎目炯炯有光。

“带路!”两个字,却是张天锐发出的最有力的命令。

“是。”虎山吼着遵命。

……

此时此刻,天色已晚。

一栋建造在青山环绕中的山庄别墅。

别墅里传来的狞笑声、喝骂声,以及女人的惨叫声在树林里阵阵回荡。

“啪,啪!”

这是鞭子抽打的声音。

“啊……,啊……!”

每一鞭子落下,便会带起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

别墅大院前,灯光下。

一个女人跪爬在地上,脖子上牵着一条铁链,后面有人一手牵铁链一边抽着鞭子。

“啪!”

又是一鞭子抽在跪爬的女人身上,带起一片血肉。

女人身上已经衣服破烂,血痕累累。

“啊——!”

女人惨叫着努力地往前爬。

终于,她爬到一双翘着二郎腿的脚下。

“沈少爷,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求求你让我见妹妹菲菲一面,见我女儿笑笑一面吧,呜呜……,你行行好,求求你了啊,呜……。”

女人声泪俱下,狗一般爬在地上苦苦哀求。

沈昆翘腿坐在沙发上,左手搂着一个妖艳女郎,右手端着红酒,自顾和女郎喝着看似甜腻实则恶心的交杯酒,完全无视脚下跪爬女人的哀求。

在旁边,坐着一条真正的狗,一条凶猛的黑狼犬。

狼犬不断地朝女人露出锋利的獠牙,眼里闪烁着绿油油的光芒,似要将女人一口吞掉。

“沈少啊,这么喝酒太无趣了,人家想听母狗叫助兴嘛。”妖艳女郎喝完交杯酒后,嗲声嗲气地撒娇道。

沈昆没好气地骂道:“麻的,老子的黑将军是公狗,哪来的母狗给你叫。”

“这不有一个吗?”女郎戏谑的目光扫了一眼跪爬在地上的女人。

沈昆一愣,反应过来时大笑:“哈哈……,我特么把这条母狗给忘了。来,叫一个。”

女人不敢反抗,忍着屈辱,含着泪发出狗叫声:“汪汪汪……。”

“哈哈……。”男人猖狂大笑。

“咯咯……。”女郎更肆无忌惮地尖笑:“好一条母狗哦。”

“沈少爷,让我见见她们吧,我该做的都做了啊,呜呜……。”女人整个人爬跪在地,泣不成声。

“哼哼……。”沈昆发出阴恻恻的笑声:“柳诗颖啊柳诗颖,你特么现在知道求人了啊。好好的大医院医生不做,竟敢多管闲事去救张天锐那个我沈家要弄死的废物,还跟他生下孽种!你说我该说什么好呢,有今天的这一切都是犯贱啊,怨不得别人。”

“沈少爷,都是我的错,可我妹妹是无辜的啊,呜呜……。她已经被你们折磨得够惨了啊,求你放过她……,求你了,我给您磕头了啊……。”

柳诗颖立即疯狂地磕头哀求。

“啪!”

一个响指,沈昆带着戏谑的笑意吩咐:“带出来。”

“是。”有人应声而去。

很快,一个粗鲁大汉拎着一个模样虽然有几分精致,但却瘦骨嶙峋的女生从别墅大门里出来,女生整个人血迹斑斑,面无血色,一看就是刚受过虐待……。

“菲菲,我可怜的妹妹啊!”柳诗颖看到女生,发出凄厉的哭喊,疯了一般准备爬起来扑过去。

“砰!”

一只大脚猛然一踩,将可怜的女人踩在脚下。

“六姐……,不要伤害我姐,呜呜……。”韩菲菲大声哭喊。

提着韩菲菲的大汉狞笑一声,随手一扔,跟扔一破烂似的。

“扑!”

韩菲菲重重摔在地上,溅起一团尘雾。

剧烈的疼痛让她发出本能的惨叫,但她没有顾忌这些,咬牙爬起来冲过去。

“噗通!”

重重一声响,韩菲菲跪在沈昆脚下:“沈少爷,求求你,放了我姐吧,我再也不闹了,只要你放了我姐,我什么都可以做,求你了沈少爷……,呜……。”

“菲菲啊……!”柳诗颖看到七妹这般维护自己,本应该欣慰,可是此刻的她没有欣慰,只有心如刀绞。

抬起被火烧伤的疤脸,本已流干的泪水再次决堤而下:“七妹,姐没事,只要你还活着就好,真的,姐真的没事……。”

“啧啧……。”沈昆阴阳怪气地发出赞叹声:“呵,真是姐妹情深啊,我都快被感动了,不过呢,距离感动还差一点点,你们要继续努力哦,啊哈哈哈……。”

尖锐的笑声响起,犹如太监发出的声音。

“哐当!”

一声响,一只喂狗的饭盆丢在韩菲菲面前。

这是被狗吃了一半的狗食。

“吃了它,本少就放了你姐。”沈昆俯身,带着玩弄的笑意盯着跪地的韩菲菲。

“不——!”柳诗颖尖叫:“沈少爷,你不能这样,有什么尽管冲我来,她已经够惨了啊,呜呜……,求你发发善心,不要这样对她啊。”

“善心?好,我就发发善心。”沈昆奸笑着将饭盆捡起来:“可能不好吃,我发善心给她加点佐料吧。”

>>>点此继续阅读《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全文<<<


第3章 快乐建立在血泪上

沈昆恶毒地朝饭盆喷了一大口唾沫,又从地上抓起一把灰尘放进去,几下搅拌后,狗食变成了黑乎乎的一团,让人看着都恶心想吐。

“你,你要干什么?”看到这一幕,柳诗颖慌了:“不,不要……。”

“哐。”沈昆将饭盆重新丢在韩菲菲面前,阴阴地笑道:“贱人,吃完里面的东西,老子就放人。”

“不,不要吃!”柳诗颖发出歇斯底里地尖叫:“菲菲,不要吃,不要管我,我没事,我真没事啊……!”

“姐……。”韩菲菲看着被踩在脚下痛苦惨嚎的柳诗颖,脸上早已经是泪水纵横:“姐,菲菲没事,我可以吃。只要你没事,我什么都可以做。”

“因为姐要好好活着,等锐哥哥回来,去寻找你们的孩子……。”

说着说着,韩菲菲的脸上泪水横流。

她流着泪,不顾柳诗颖的劝阻和尖叫,伸出那只伤痕累累的小手将饭盆端起来。

那一只饭盆竟比她的脑袋还大啊。

“不,不,不——!”柳诗颖疯了一般挣扎着要爬起来。

“砰!”

沈昆面目狰狞,脚下狠狠一用力,刚爬起来一点的柳诗颖再次被狠狠踩在地上。

“沈少爷,求你不要踩我姐,我吃,我马上吃,呜呜……。”女孩一边哭着,一边端起盆子吃起来。

“不,不啊——,菲菲啊——,我可怜的妹妹啊,姐对不起,姐没用啊,啊啊啊……!”柳诗颖哭得撕心裂肺,声声泣血。

……

“哈哈哈……。”

“咯咯咯……。

然而,几个狗男女,几个畜生却是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他们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这对可怜姐妹的血泪上。

丧心病狂……。

“不要吃,不要吃,不要吃啊啊啊……!”柳诗颖再一次哭得泪干,喊得喉咙嘶哑,直到她筋疲力尽瘫在地上,嘴巴却仍然在动。

“呕,呕……。”韩菲菲艰难地吃着黑乎乎的狗食,几次作呕要吐出来,却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她知道,如果吐出来,柳诗颖就要挨打受苦,她不想柳诗颖挨打,她要柳诗颖好好活着。

好一会后,半盆黑乎乎地东西终于被她吃完,吃得她眼珠都翻白了。

“哐!”

吃空的饭盆掉在地上,韩菲菲可怜巴巴地望向眼前的畜生:“沈少爷,我吃完了,可以放我姐了吗,求你了……,我真的什么都肯做了啊。”

“好吃吗?”沈昆俯身,嘴角勾着邪恶的笑意。

“好,好吃……,沈少给的东西都很好吃。”韩菲菲忍着屈辱含着泪回答,她不敢说不好吃。

“哈哈……。”沈昆邪恶大笑:“想不到啊,张天锐那废物竟然有你这么好的女人,连我特么都有些羡慕了。老子想不明白,那个废物有什么好,至于你们这么喜欢他,你们都特么是犯贱……!”

“汪汪……!”突然,旁边的黑狼犬叫了几声,打断沈昆的嘶吼。

“沈少,黑将军饿了哦。”身旁的妖艳女郎嗲声嗲气地提醒了一句:“哎呀,它的食物被这贱货吃了,该怎么办哦。”

“重新弄一份狗食不就行了。”沈昆没好气地回道。

“不行哦,黑将军的食物需要拌生血,现在这么晚了,去哪里找生血啊。”妖艳女郎蹲到黑狼犬身旁,抚摸着狼犬的黑毛:“可怜的黑将军,你要挨饿了哦……。”

“生血?”沈昆噬血的眼眸突然落在跪地的韩菲菲身上,嘴角突然勾出残忍的狞笑:“生血还不简单吗,这里现存的啊。”

妖艳女郎一顿,突然醒悟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菲菲:“人血哦,黑将军肯定喜欢,咯咯……。”

已经瘫在地上没有力气了的柳诗颖,这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发出更加凄厉地哀嚎:“不,你们不能这样……。菲菲,跑,快跑啊……!”

可是,菲菲没有动,流着泪道:“姐,我不跑,我跑了你怎么办?你必须活着。”

“当!”

一声响,一把锋利的匕首扔在韩菲菲面前。

与此同时,一只大碗也放在她面前。

“嘿嘿……。”凶残邪恶的狞笑声响起,沈昆俯身,一张丑恶的脸凑到韩菲菲近前:“你吃了黑将军的食物,要放你的血给黑将军补偿,害怕吗?哈哈……。”

韩菲菲脸色已经惨白一片,瞳孔里有着深深的恐惧。

“沈少爷,你说过的,我吃了东西后就放了我姐,你……,你不守信用……。”

沈昆脸色愣了愣:“信用?我他妈说的话就是信用。现在必须放血后才能放你姐,我不能让我的黑将军挨饿不是。”

“如果你不愿意放血,那我就放你姐的血哦,哈哈……。”

沈昆狰狞大笑着让手下人捡起匕首去放柳诗颖的血。

“不,我愿意,求你,不要伤害我姐,呜……。”菲菲哭了。

“不要,放我的血,放我的血!”柳诗颖疯狂尖叫,声泪俱下地朝沈昆哀求:“沈少爷,求你放我的血,求你了。别伤害菲菲,她那么瘦,不能放她的血啊。放我的血吧,我的血多……。”

“柳诗颖,不好意思,我的黑将军更喜欢她的血。”狞笑着说完,沈昆一摆手:“放血!”

“是。”一个粗壮的大汉立即抓起韩菲菲的手,捞起女孩破旧的袖子,露出瘦巴巴的胳膊。

“不,不要啊!”柳诗颖哭得撕心裂肺:“沈昆,你不能这样,你还是不是人?”

“哈哈……,我不是人,我是神,主宰你们命运的神,哈哈……!”沈昆猖狂而凶残。

“姐,不要紧的,菲菲的血多,我放完血后你就没事了。”韩菲菲哭着安慰柳诗颖道。

“嘶啦——!”

锋利的刀口在韩菲菲手臂上豁然划出一条血口,鲜血瞬间涌出。

“哇……!”韩菲菲就算再坚强,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啊,怎能承受得住这一刀之痛,一时间惨叫悲嚎,泪水哗哗汹涌而出。

“住手,住手啊……!”柳诗颖看到韩菲菲手上的巨大血口,看着殷红的血水滴入碗里,听着韩菲菲痛苦的悲嚎,眼眸几乎炸裂,瞪大的双眼尽是血丝。

“沈昆,你就不怕遭报应吗?”柳诗颖咬牙切齿,整个人疯狂颤抖,牙齿“咯咯”直响,一张被毁容的脸因为愤怒而在扭曲、抽搐,显得更加的恐怖。

“报应?哼哼……。”沈昆摸着下巴,面目狠狠一抽:“我特么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报应!”

“砰!”

沈昆猛然暴起,抬起脚再一次践踏在柳诗颖身上。

“啊——!”柳诗颖发出痛苦凄厉的惨嚎。

>>>点此继续阅读《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全文<<<


第4章 新仇旧恨一起算

“姐——!”韩菲菲凄厉喊叫:“别打我姐,求求你了,她会被你打死的啊,呜呜……。”韩菲菲哭成了泪人:“姐,不疼的,我一点事都没有……,呜哇哇……,真的不疼,一点都不疼……,放完血你就没事了……。”

韩菲菲一边疼得大哭,一边却说着不疼。

柳诗颖的心彻底碎了。

“菲菲啊……!”柳诗颖哭声震天:“苍天,我做了什么孽,如果要惩罚就惩罚我吧,放过菲菲啊,她是无辜的啊……!”

“张天锐,你这个混蛋,你死了没有?没死就来救救七妹啊,你混蛋,你是个混蛋……,啊啊啊……!”

“锐哥哥你在哪,快来救救六姐和你的孩子吧……!”韩菲菲哭着,心里在喊着,泪水爬满了消瘦小脸:“诗颖姐太苦了,相信你一定不会忍心她受苦的,呜呜……。”

提到张天锐,沈昆更加来劲了。

“张天锐?呵呵……,你还指望那废物来救你们,真是不要太天真!”沈昆的脚突然踩在柳诗颖的脸上,狞笑道:“就算张天锐那废物还活着,他敢来吗?就算他敢来了,一个废物,老子分分钟踩死他……!”

“轰!”

一声巨响犹如雷鸣,吓了院子里的人一大跳。

厚重的大铁门轰然坍塌,一道人影携带狂暴的气势电射而入。

“汪!”

那条黑狼犬训练有素,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露出锋利的獠牙朝着那道冲进来的人影扑去。

恐怖的拳头一往无前,照着狗头狠狠砸下。

“砰!”

犹如西瓜炸裂的声音爆响,一大团血雾爆开。

狗头直接炸裂,变成一具体无头尸体横飞出去,一声闷响过后,就砸在沈昆的脚下,场面异常的血腥。

这……。

事出突然,猝不及防之下,沈昆等人吓得大脑直接当机。

“啊啊啊——!”

愤怒的嘶吼声宛如野兽的咆哮,让这一片区域为之颤抖。

冲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天锐。

在山庄别墅山脚下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柳诗颖和韩菲菲的惨嚎声。

于是,愤怒的他疯狂冲击,将别墅的大铁门撞飞。

当看到柳诗颖和韩菲菲的惨状,张天锐直接炸裂。

一拳轰爆黑狼犬的狗头后,铁手一抓,狠狠掐住那个给韩菲菲放血的汉子。

“你干什么?”汉子惊恐大叫:“这里可是沈家……。”

“去死!”张天锐恐怖的力量爆发,单手直接将汉子提前来,然后翻转,头朝下狠狠砸向坚硬的地面。

“不——!”绝望惊恐的惨叫炸穿耳鼓。

“砰!”

那一颗大好的头颅直接变成血渣,变成一具无头尸体。

下一刻,铁爪一闪,狠狠扣住了沈昆的脖子上。

“主帅,这样杀了他,太便宜他了。”身后,虎山和幽影冲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幕,两人杀意滔天。

张天锐打住狂暴的气势,咬牙切齿地嘶吼:“别墅里的畜生,一个不留。”

“是。”幽影黑影一闪,人已经消失进别墅大门里。

很快,别墅里便响起一道接一道的惨叫声。

虎山赶紧救人。

……

“你,你……,张天锐?”

这会沈昆终于反应过来了。

当看到张天锐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时,他的瞳孔差点炸裂。

熟悉,是因为这张面孔的确是他认识的张天锐的脸,那个自己妹妹沈雨倩曾经招纳的赘婿二代。

陌生,是此时张天锐那狰狞凶狠的面目,以及那骇人的滔天杀意。

这气势,根本不像当年那个赘二代废物啊。

“啊啊……,吼吼……!沈昆,又是你沈家的人,我张家的灭门之仇。沈家,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轰!”

愤怒的嘶吼声中,往日的仇恨犹如出闸洪水,在脑海里汹涌而来。

……

张天锐脑海里回想起当初柳诗颖救自己的一幕,那被烧的皮开肉绽的俏脸,那痛苦的惨叫声……。

想起父亲被活活烧死的惨烈场景……。

那一张刚毅的脸因为愤怒在渐渐扭曲。

“沈……雨……倩……!”

三个字突然从他口里吐出,钢牙几乎要咬碎。

这些年来,沈雨倩名字就如张天锐心中一根刺,每每想起,都让他如鲠在喉。

“六年了啊,沈雨倩,方琴,你们两个恶毒的女人,想不到我张天锐还活着吧……。”

“沈家,方家,你们从我父亲手中夺走那件至宝,六年时间里飞速崛起,成为了平州市顶级家族,竟然还不够。现在,连我无辜的姐妹和妻儿也不放过,用这般畜生的手段残害她们,你们丧心病狂,畜生不如!”

“我张天锐在外浴血奋战保家卫国,你们这些人渣享受着老子用命换来的和平却干着残害老子亲人的事,若不灭你们,天地不容!啊啊啊——!”

宛若野兽的嘶吼再一次响起,张天锐的铁手突然抓住沈昆的手臂一用力。

“嘶啦……!”

一条血淋淋的手臂直接被愤怒的“野兽”撕扯下来。

“啊——,啊——!”沈昆的惨叫犹如一把利剑撕破夜空,冲上云霄。

“住手!”突然,别墅里冲出一个大汉,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大汉手里正挟持着一位只有四五岁,昏迷不醒的孱弱小女孩。

“放了我们家少爷,否则,我弄死这小贱种。”大汉面目狰狞而凶残,一双大手掐住小女孩细小的脖子,只有他一用力,小女孩细小的脖子他可以轻松地扭断。

“不……!”即将昏迷的柳诗颖发出凄厉刺耳的惨叫,犹如一个疯癫的女人,爬起来张牙舞爪地朝着那大汉扑去:“笑笑,我的女儿,放了我的女儿!”

“轰!”

张天锐脑顶惊雷炸响,惊愕的目光望着那个孱弱不堪的小女孩。

柳诗颖的女儿笑笑。

那不就是自己女儿吗?

“扑通!”

一声巨响,扑过去的柳诗颖跪在大汉面前:“求求你,放了我女儿,她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啊,你们不能这样做啊。”

“滚!”大汉猛然抬脚狠狠踹向柳诗颖。

“刷!”

刀光从后面豁然一闪,一条血箭冲天而起。

大汉踹出去的脚在半路停下,然后带着对死亡的恐惧轰然倒地。

大汉手上的孩子落在了身后冲过来的幽影手中。

张天锐见幽影救下孩子后,猛然用力。

“轰!”

还未从惨叫中回过神来的沈昆,身体便如一条死狗被砸了出去。

砰然巨响,血沫飞溅。

沈昆的身体和地面猛烈撞击的瞬间,躯体全部麻木,感觉身体好像已经不存在了。

“沈少……!”女人的尖叫声响起,是沈昆的那位姘头,那个妖艳女郎。

“刷!”

张天锐目光射过去,杀意森冷,目光如刀。

女人吓得魂飞魄散,手脚冰冷,她想跑,可脚上好像灌了铅一般,根本动不了。

>>>点此继续阅读《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全文<<<


第5章 恨与怨

“呜呜,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妖艳女郎吓得哇哇大哭。

可惜,现在哭已经迟了。

“砰!”

一拳砸下,妖艳女郎横飞出去,撞在后面插满倒刺的围墙上,然后就那么挂在那里,犹如倒挂的香肠。

“主帅,她们的伤势很重,必须马上急救!”虎山那里紧急呼叫。

孩子笑笑和韩菲菲都已经昏死过去了。

处于杀戮暴走状态中的张天锐一个激灵,赶紧清醒过来。

“张天锐,你,你真是张天锐……。”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让张天锐浑身剧颤。

下一刻,他急奔过去抱起地上伤痕累累的女人,紧紧地抱在怀里,虎目泪如雨下。

“对不起,诗颖,我来迟了来迟了……。”

早已经化作铁血硬汉的男儿,此时泪水模糊了双眼。

柳诗颖努力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渐渐清晰。

是他,真的是他。

这个男人,当初离去时说等三年。

可是,这一等就是六年。

现在终于等到了,女人以为自己会很激动。

然,她现在有的只有恨与怨。

“嘶哈……。”沙哑凄然的笑声发出:“你回来了,你终于知道回来了,呵呵……,三年,说好的三年呢……。”

“诗颖,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这一刻,张天锐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说对不起。

想着柳诗颖这些年受到的磨难和痛苦,想着她们无依无靠,面对沈家人的凶残只有绝望……。

张天锐惭愧、自责,恨不得给自己一刀赎罪。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

张天锐心如刀绞,虎目泪水溢出。

怀里的可怜人儿,抱得更紧了。

“对不起,对不起就完事了吗?你就是个混蛋!你怎么不去死!”突然间,柳诗颖爆发,疯了一把狠狠一口咬在男人结实的肩膀上。

“啊——,啊——!”柳诗颖疯了,一边歇斯底里地尖叫,一边死死撕咬。

牙齿破开肌肤,血水涌出。

这一咬,有恨,有怨,更有苦啊……!

“主帅?”虎山看到自家主帅都被咬出血了,急叫着就要上前将柳诗颖拉开,被张天锐大声喝止。

“让她咬,我活该,是我的错,我的错啊……!”张天锐仰头,泪水犹如决堤的洪水,“哗哗”而下。

柳诗颖咬着咬着,突然趴在男人的肩膀伤心痛哭。泪雨滂沱,打湿了男人的肩膀,和肩膀上的血水混合在一起,流淌而下……。

“呜呜……,哇哇……。”

柳诗颖的哭声中,张天锐钢铁一般的的心,痛了,碎了……。

一会后,柳诗颖头一歪,就这么哭晕在张天锐的怀里。

“快,带回去急救!”张天锐大吼。

“是。”虎山紧急行动。

……

两个小时后,滨江一号别墅。

虎山请来了一个专业医疗队给柳诗颖、笑笑母女治疗。

母女二人身心都受到严重打击,均处于昏迷中。

七妹韩菲菲被放血,因失血过多,只能到医院进行输血。

张天锐亲自将韩菲菲送进医院后,这才又急忙赶回别墅。

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母女,张天锐狠狠给了自己几个耳光子,打得脸都红了。

都是自己害的啊,自己真特么是个混蛋。

张天锐正在自责中,医疗队负责人走过来:“张先生,经过我们的治疗和检查后,母女二人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主要是小女孩问题有些严重,长期遭受重创,长期营养不良,这个需要以后慢慢调理恢复过来,多给孩子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说这话时,医生眼里闪过一丝不解和诧异。

这可是滨江一号啊,上亿的豪华别墅。

这么有钱的人家,难道还买不起营养的东西给孩子吃?

真是无法理解。

当然,土豪的世界他们不懂,也不敢多嘴问这个问题。

“辛苦了。”张天锐吩咐虎山支付双倍酬金后送医生走。

虎山将医疗队送走回来时,发现张天锐坐在柳诗颖和笑笑母女病床中间,一只手握着女儿的小手,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柳诗颖那半边满是烧伤疤痕的脸。

“主帅,这么晚了,要不您先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虎山来到床边,小声建议道。

张天锐无视虎山这句话,突然道:“通知鬼医华九,十二小时内必须赶到平州,慢一分钟,他以后就不用给人看病了。”

声音不大,甚至带着一丝沙哑,但那语气里透出的寒意,就连虎山都是心头就狠狠颤了一下。

“是。”虎山遵命。

“还有,让幽影派人到医院保护好菲菲,菲菲一醒来马上告诉我。”张天锐又是一道命令。

“明白。”虎山点头。

“我不想被人打扰。”张天锐再次命令。

虎山抬头,想说什么却最终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默默地退了出去。

……

一夜过去,当天色大亮时,柳诗颖睁开眼睛醒过来。

醒来那一刻,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床边好像有人。

一偏头,一个人趴在床边睡着了。

不是别人,真是她苦苦等了六年的那个男人。

“哗。”

看着这个男人,女子眼泪一下汹涌而出。

昨晚,她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

可这一刻,她却突然恨不起来了,唯有泪水长流。

昨晚张天锐实在太累,于是就趴在床边适当休息下,谁知这一趴下竟然睡着了。

这会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赶紧醒来。

当看到柳诗颖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时,堂堂万军丛中斩敌主帅的天锐军主帅,竟然惶恐了。

“诗颖,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马上叫医生。”

“我没事。”柳诗颖发出嘶哑的声音,叫住张天锐的脚步。

张天锐停下,望着女人泪水横流的脸,一阵心痛。

“颖,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张天锐蹲下身,伸手握住女子包扎了纱布的小手。

“别碰我。”柳诗颖的手没有动,但吐出的声音却是异常冰冷。

张天锐僵住,愣了一下后,只好将那只手放开,轻轻用被子盖好。

他知道,柳诗颖还在恨他,怨他,不肯原谅他。

“对不起,我……。”张天锐话刚出口,却是被冷漠的声音打断。

“我不想听你的对不起,你真正对不起的是你的孩子,最对不起的是七妹。”说这话时,柳诗颖泪水模糊了双眼。

“七妹她……为了我和孩子,她太惨了,我们欠她的一辈子都还不完啊,呜呜……,张天锐,你这个混蛋啊……!”

柳诗颖捂脸失声痛哭。

“诗颖,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张天锐带着自责,赶紧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快别哭了,咱们的女儿还在睡呢。”

提到女儿,柳诗颖满是泪痕的双眼望向隔壁床上尚在昏睡的女儿笑笑。

“知道吗,我们是罪人。”柳诗颖抽泣道:“我们将她带到这个世界,却没有尽到父母的义务保护好她,给她快乐的童年,给她幸福的家,我们给她的是无尽的灾难痛苦……。”

女子的声音再也说不下去,哭声更大了。

“呜呜……。”

>>>点此继续阅读《我的六姐妹国色天香》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