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医豪婿吕凡苏若溪全文免费阅读_吕凡苏若溪(道医豪婿)小说最新章节

小说:道医豪婿

作者:东亭大仙

主角:吕凡,苏若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且看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赘婿,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怒天下惊……

道医豪婿吕凡苏若溪全文免费阅读_吕凡苏若溪(道医豪婿)小说最新章节

《道医豪婿》免费阅读

第1章 大衍驱邪针

大衍门,位于昆仑山脉一处神秘的无名山峰,

“吕凡,你的衍术已经大成,天眼已开。天赋还要在为师之上,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为师耗费十年寿元,算出你有一劫,要度过此次劫难,你须下山入尘破世,入赘江州苏家。”

“大衍门乃是五大隐世宗门之一,世俗界有众多外门弟子,这些外门弟子如今要么是一方首富,要么是一区战神,要么是一省特首,你入世后他们都会听令于你,但也需要等到三年之后……”

吕凡跪地叩头,带着一个破布包就下了山:“吕凡铭记师傅教诲,三年内决不使用衍术!”

吕凡下山后,师傅缓缓闭上双目,朗声宣布。

“大衍门所有弟子听令,即日起闭门三年,三年后传掌门之位给吕凡!”

……

三年后。

江州市,盛唐仁爱医院。

一间重症监护室内。

“胡闹!”

“我不同意他对我的病人乱来。”

“警方已经调查清楚,这小子是个上门女婿!”

“他就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连学校的门都没迈进过,他懂个锤子的医术!”

“他没有行医资格证,甚至没有学医的履历。”

“让他给病人治病,简直是胡闹!”

吕凡被秃顶微胖的王主任的口水喷了一脸。

吕凡本来应该去给正在酒楼宴请贵客的丈母娘一家送两瓶红酒。

途径天池大道的时候,他遇到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琪琪。

他见琪琪孤单可怜,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于是好心陪她,哪知保姆刚接走她不久,她就出事了。

更让他始料不及的是,保姆竟然指证他拐卖儿童!

所以吕凡被警察带到了这里当面对质。

琪琪躺在重症监护室,情况十分危险。

医院的专家束手无策。

“琪琪是我姐姐留下的唯一血脉,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一个个饭碗都保不住。”

唐清秋怒道。

如果别人威胁,作为医院的专家,他们当然嗤之以鼻。

但是眼前的这一位,不是别人,可是这家私人医院的幕后大老板啊。

唐清秋,琪琪的小姨。

江州一流世家唐家的二小姐,二十六岁已经成为了江州唐家话事人。

干练清爽的短碎发,白里透红的瓜子脸,杏目含波,睫毛长长……

再搭配着一身香奈儿的秋款OL制服,让她显得漂亮且气质尊贵。

“我……我们,真的尽力了。”

秃顶微胖的王主任哆哆嗦嗦的说道。

“哼!废物!”

唐清秋冷哼一声。

“你刚才说自己懂医术,确定吗?”

唐清秋看着眼前的吕凡,见吕凡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样子,心里有点拿不准。

“我懂医术。”

“而且,以琪琪现在的情况,只有我能让她康复。”

吕凡平静的回答,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琪琪,笃定的说道。

“只有你能治?”

“你当自己是华佗再世吗?”

“你跟我说说,你懂的是中医还是西医?”

王主任连番发问。

因为唐清秋的不信任和质疑,此时他非常生气。

“我懂的……算是中医吧。”

吕凡的回答有些含糊。

“二小姐,听到没,他连自己懂的医术是什么都搞不清!”

“我真的能治好琪琪。”

吕凡坚持道。

“琪琪的时间不多了,再耽搁下去,怕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了。”

“真是狂妄!”

王主任恨恨的道。

“你当我们这些专家是摆设吗?”

吕凡反问。

“你能治好琪琪吗?”

王主任顿时噎住了。

是的,他治不好琪琪,目前只能勉强保住琪琪的性命。

“二小姐,您千万不要被他骗了,他……”

说话的是琪琪的保姆,名叫胡艳。

胡艳的这句话还未说完,病床里的仪器便发出了警报声。

琪琪的情况危急,心跳频率迅速下降。

“唐小姐,你继续犹豫下去,才会真的害了琪琪。”

吕凡看向唐清秋,再提醒一句。

“让他治,都让开!”

唐清秋一把推开了王主任。

“二小姐,出了事可跟我没关系的!我事先劝过你的!”

王主任先撇清干系,同时后退几步,等着看笑话。

一个从山沟里出来的穷小子,一个上门女婿,懂医术?

开什么国际玩笑!

“吕凡,你如果是吹牛,我保证让你坐一辈子牢!”

唐清秋语气严肃。

吕凡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布包里取出了一只银针盒,将之打开,来到了病床前。

一根根细长的银针,在吕凡的指间闪过一道微弱的白光后,被刺在琪琪的身体各处。

“装得有模有样,运针前却是连给银针消毒都不懂,哼!”

王主任越发轻视吕凡。

听了他的这句话,唐清秋也皱起了眉头。

“已经消过毒了。”

吕凡淡然回应一句,随即施展《大衍驱邪针》。

寻常毒素不是邪类,但琪琪中的是一种邪毒,非常阴损。

六根银针困邪毒!

再六根银针引动邪毒!

最后用九根银针驱除邪毒!

三轮运针,一气呵成。

随即众人讶异的发现,琪琪那苍白如纸的小脸渐渐变得红润。

“行了。”

吕凡停手,后退了两步。

此时众人才看到,他的脑门布满了汗珠,脸色略显疲惫。

显然,刚刚过去的半分钟,他的消耗不小。

“啊!我不能让你害死琪琪……”

众人看着琪琪的小脸变得红润的时候,琪琪的保姆胡艳扑向了病床,想要拔掉那些银针。

“住手!”

唐清秋想要拦阻,但为时已晚。

她伸出的手未能抓住保姆胡艳。

“哼!”

吕凡忽地横移一步,让中年保姆胡艳撞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头撞,撞得胡艳踉跄一下,跌倒在地。

她迅速的爬了起来,想要继续靠近病床。

啪!

吕凡抬手就是一巴掌。

胡艳立时原地转了两圈,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噗!

原本安静躺在病床上的琪琪,忽然身子一动,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紧跟着,黑血不断从琪琪的口鼻溢出,看起来格外瘆人。

王主任见琪琪吐血,冷哼出声。

“我还以为真有什么本事呢,原来只是瞎蒙的!”

“现在琪琪吐血,这事可不能算在我们头上。”

参与抢救的医生护士,一个个露出了幸灾乐祸的怪笑。

各种冷嘲热讽在这间病房里响起。

“我……我好渴……”

忽然,病床上的琪琪睁开了双眼,微弱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

>>>点此阅读《道医豪婿》全文<<<


第2章 吕先生,对不起

石破天惊!

王主任等医护人员目瞪口呆!

胡艳更加躁动,同时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唐清秋在怔了怔后,快步跑到病床跟前,俯下身子,轻抚琪琪的额头。

“水!快拿水来!”

看到琪琪醒来,唐清秋喜极而泣。

一群医护人员彷如石化了一般。

吕凡用一次性杯子接了一杯纯净水。

一只手轻托着琪琪的后脑勺,一只手喂她喝水。

喝过水,琪琪的脸色变得红扑扑的。

“谢谢叔叔。”

琪琪认出了吕凡,就是那个在马路上陪自己等保姆的叔叔。

“琪琪,你可吓死小姨了!”

“琪琪,你有没有对保姆胡姨说过,吕凡叔叔不是好心人?”

“吕凡叔叔是想骗你跟他走吗?”

唐清秋一脸梨花带雨。

胡艳紧张得全身都紧绷起来。

“吕凡叔叔不是坏人!”

琪琪虽然此时身子骨很虚弱,却很大声的说道。

“他陪我聊了很久,还给我讲山里的故事呢!”

“他没想骗我跟他走,只想把我送回家,说爸爸妈妈会着急会伤心,让我做一个乖孩子……”

“为了陪我,他的两瓶红酒还被人偷了呢!”

胡艳整个人都垮了。

“琪琪,你记得自己是怎么中毒的吗?”

唐清秋继续问。

王主任等医护人员则开始对着各种仪器进行检查,想要弄清楚琪琪的真实状况。

“中毒?我……我记不清了。”

“我只记得跟着胡姨回家的路上,胡姨让我喝了半瓶西瓜汁,然后我就开始闹肚子了。”

琪琪眨了眨眼睛,努力回忆。

“胡艳!我要扒了你的皮!”

唐清秋霍然转身,恼恨无比的看向胡艳,一双杏眸像是能喷出火。

她快步走到胡艳身前,甩手就是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

“医院和警方检测的有毒西瓜汁,你不是说是吕凡给琪琪喝的吗?”

啪!

“我待你不薄吧?一个月给你开一万五千的工资,对一无所长的你来说,低吗?”

啪!

“你不仅害琪琪中毒,还冤枉好人,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啪!

“你为什么要害琪琪,是不是有人指使你?快说!”

啪!

唐清秋左右开弓,胡艳的两边脸都被扇肿了,口鼻流血。

“对不起,我错了,唐小姐,求您饶了我这一回吧!”

胡艳哭着求饶。

对于唐清秋的问题,她没有回答。

“饶你这一回?你可真敢想!”

“带走!我保证你能做一辈子的牢!”

唐清秋恨得牙痒,冲胡艳冷笑一声。

两名警察立即把胡艳的手考起来。

“吕先生,对不起,我之前……冲动了。”

想到自己先前误会吕凡,唐清秋十分懊悔,此时冲吕凡鞠躬致歉。

放眼整个江州市,能让她弯腰鞠躬的人不多。

“你们这群废物,还不给吕先生道歉!”

“对……对不起!”

一群医生护士的脸上都是火辣辣的。

“没关系,只要琪琪没事就行。”

吕凡能理解唐清秋当时的着急上火。

十五分钟过去。

吕凡再次出手,拔掉了琪琪身上银针,收进木盒里,再将木盒放回腰包里。

这盒银针是老鬼师傅传给他的,与普通银针不同,他必须认真保管。

“事情已经弄清楚了,我可以回去了吧。”

“琪琪,叔叔有事要忙,再见了。”

吕凡仍和气且谦逊。

他轻轻捏了捏琪琪的小手,笑容可掬。

“嗯,吕凡叔叔再见。”

琪琪半抬手臂,摇了摇小手。

吕凡再次看向唐清秋。

“唐小姐,琪琪的毒已经解了,但还需要好好调养一阵子。”

“我给你写一副药方……”

“生地10克、杭白芍15克,丹皮20克……”

“二小姐,有我们给琪琪看病,不需要他开的药方!”

王主任上前讨好。

“滚开!”

唐清秋也没给王主任好脸色。

“二小姐,您可别听这小子瞎扯,他只是恰好赶对了时间点而已!”

“琪琪能醒过来,完全是我们之前的救治措施发挥了作用……”

王主任强行辩解。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

“琪琪中毒那么深,怎么可能随便扎几针就好了?”

一位医生和一名护士开口附和。

“让你滚开,你听不见?”

“琪琪危险时,你们束手无策!”

“现在琪琪的毒解了,你们居然有脸邀功,还敢继续污蔑吕先生,要脸吗?”

“一群废物,给我好好照顾琪琪,要是有半点差错,小心你们的前途!”

被这么骂了一通,王主任不敢顶嘴,慌忙躲开,一边擦着冷汗,一边摆弄仪器。

出了气后,唐清秋对一名警员嘱咐一句。

“刚才琪琪说有人偷了吕先生的两瓶红酒,希望你们能尽快帮他找回来。”

“唐总放心!”

如果不是唐清秋亲自吩咐,这种小失窃的案子,肯定是不会上心办理的。

吕凡准备离开医院。

为了表达谢意,唐清秋送到了医院大门口。

吕凡伸手拦出租车之际,她将一张支票和一张名片塞进了吕凡的手里。

“吕先生,一点心意,请您笑纳!”

唐清秋和颜悦色的说道。

“以后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一千万。

吕凡先看了看那张支票,上面写的金额是一千万。

出手挺大方。

他又看了看那张名片。

令他略感讶异的是,这张名片有点压手,它不仅镀了金,“唐清秋”三个字的周围还镶了一圈小钻石。

显然,这种名片是不会随便给人的。

“江州盛唐投资公司执行总裁,手机号码139……”

吕凡将支票和名片都揣进口袋。

忽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电话里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

“吕凡,你死哪里去了?”

“糟了,我老婆苏若溪还在等我呢!”

>>>点此阅读《道医豪婿》全文<<<


第3章 苏若溪

江州市,醉忘忧酒楼门口。

苏若溪时不时低头看看手表。

那张未施粉黛却清丽绝美的俏脸上满是焦急神色,还有那么一丝丝愤怒!

秋夜的风,微凉。

苏若溪一身蓝色长裙,在都市霓虹灯的照耀下,犹如一朵迎风轻舞的蓝莲花。

“若溪,那个废物怎么还没到?气死我了!”

“今天是三年之期的最后一天,若溪,你明天就能跟这个废物离婚!”

母亲袁莹穿着大红秋裙,套了一件丝绒坎肩,一头毛毛卷,拿着一只手包来到自己女儿身边。

“妈,若溪,我来了!”

一个身材瘦弱,长得白白净净的小青年跑了过来,满头大汗。

正是刚刚从医院赶来的吕凡。

袁莹质问道。“吕凡,你怎么是跑着过来的?”

吕凡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汗,连连摆手。

“出门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女娃,我觉得跟她有缘……”

“好了,好了,别啰嗦了!”

袁莹没好气的打断了吕凡的讲述。

“你怎么是空着手来的,不是让你把那两瓶红酒送过来的吗,酒呢?”

“呃……我给不小心弄丢了。”

吕凡尴尬的挠了挠头,解释出声。

“我给那个小女娃讲故事的时候,把包装袋放在了脚边,哪知道一转眼的工夫……”

啪!

听到这里,袁莹一巴掌扇在了吕凡的脸上。

顿时,白净的脸上多出了一片鲜红的五指印。

“妈,算了。”

当袁莹再次挥起手臂,想要再给吕凡一耳光的时候。

苏若溪伸手拦了一下。

“什么就算了!”

袁莹怒不可遏。

“那两瓶拉菲是你姐夫送给你爸的生日礼物,值十几万块钱呢!”

“这个废物说给弄丢就给弄丢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烂泥扶不上墙!”

吕凡捂着刚刚被扇过的脸,争辩一句。

“那两瓶拉菲是假货,最多值几百块钱。”

“姓吕的,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不凑巧,苏若溪的姐姐苏颖从酒楼里走了出来。

“你个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还是从山沟沟里出来,连学都没上过的废物,能分得清真拉菲假拉菲?”

“如果真是假货,你之前怎么不说,非要等到弄丢了才说?”

“分明是害怕承担责任撒的谎!”

苏颖一脸冷笑。

“之前不说,是因为照顾姐夫的面子,也不想爸生气。”

吕凡争辩道。

“吕凡!你在我们家白吃白喝也就算了!”

袁莹见吕凡死不承认,恨得牙痒。

“弄丢了十几万的东西,还在这里死鸭子嘴硬,冤枉你姐夫送假酒。你真是不仅废物,还人品败坏!”

“妈,您也别生气,明天三年之约期满,赶紧让若溪跟这个废物离婚!”

苏颖先安抚自己老妈一句,而后挽住了自己妹妹苏若溪的右臂。

“徐少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呢!”

刚才袁莹忽然打了吕凡一巴掌,引得不少人驻足围观,此时他们开始议论起来,指指点点。

“卧槽!那个小白脸居然是这个大美女的老公!”

“好好吃软话就行了,一个上门女婿还敢跟丈母娘顶嘴。”

“弄丢了东西不老老实实认错,还冤枉自己的姐夫,又蠢又不厚道!”

……

这些议论当然能传进苏若溪的耳朵里。

就像一颗颗炮弹一样,猛烈的撞击着她那已经不平静的心情。

傲人的身体轻颤,绝美的凤目含着委屈和怒火。

“跟我姐道歉。”

她看着自己的这个窝囊老公,尽量语气和缓的吩咐道。

“道什么歉?”

吕凡疑惑问道。

“还装傻呢!”

“我老公的那两瓶拉菲是真的,花了十几万买的,你却说是假的……”

苏颖昂首提醒道。

吕凡一脸认真的截了话。

“那两瓶拉菲确实是假的,我仔细辨认过……”

啪!

话未说完,吕凡又挨了一巴掌。

不过这次不是丈母娘袁莹打的,而是他老婆苏若溪打的。

“你给我滚!”

苏若溪感觉自己快要被气炸了。

从钱包里取出了一张红钞票,丢向了吕凡。

这是给他回家的打车钱。

……

江州市,桃源小区。

第35号别墅。

前院的一棵桃树下。

刚刚回家的吕凡坐在一张吊椅上。

忽地,一股疾风吹过。

很疾却很轻。

一名约二十出头的貌美女子出现在了吕凡的身前。

“弟子江柔儿,拜见小师叔!”

貌美女子双手抱拳,单膝跪地。

她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秀发扎成马尾,看上去十分清爽干练。

在她的右手里,拎着一条购物袋。

“小柔儿,你来早了。”

吕凡将身体稍稍前倾,微笑着揉了揉江柔儿的头顶。

“起来吧,你这么嬉皮笑脸的行礼,太不诚心了。”

对于这个只比自己小两岁的师侄女,他在之前也仅仅只见过两次,但却印象很深刻。

古灵精怪的丫头可是让他吃过不少亏。

“小师叔,这是庆祝您完成‘破尘入世’的礼物。”

江柔儿一边说着,一边翻开了那条购物袋的袋口。

袋子里有一捆捆钞票,看上去应该有二十几捆的样子。

“我记得大师兄挺有钱的啊。”

吕凡看了看袋子里的钱,笑着摇摇头。

“没办法,我那老爹老娘比您还抠门儿,一个月只给我五十万的零花钱。”

“这也没五十万啊?”

“这个月已经过去七天了好不好?”

“算了,算了,少是少了点,但也够了。”

吕凡再次揉了揉江柔儿的脑袋。

“苏家几口快回来了,你先回去吧,过阵子我再指点你。”

“好嘞!小师叔,咱回见!”

又一阵风掠过,江柔儿化作一道白影,转眼消失不见。

吕凡叹息一声,想起三年前,老鬼师傅对自己说的话。

“吕凡,为师算出你当有一劫。”

“下山历练,未满三年,不得使用衍术……”

于是吕凡来到江州,做了三年的上门女婿,三年来没有动用衍术。

终于在今天,他的三年尘世磨砺之期就要结束了。

吕凡起身,将江柔儿留下的购物袋拿到了客厅,随手丢了茶几上。

在一楼的公用卫生间洗过澡,吕凡正要去二楼,却听到了开门声。

苏家三个人回来了。

送她们回家的是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

这个青年,名叫徐青松,是苏若溪的追求之一。

也是徐氏集团的二少。

今晚,由徐青松牵线,苏若溪一家在醉忘忧酒楼宴请万商银行的信贷部刘主任。

“徐少,今晚真的不好意思,都怪吕凡那个废物,说好带两瓶好酒的……”

“结果让你丢人了。”

袁莹满脸堆笑。

“没关系的,阿姨,你这么说就见外了。”

“我对若溪的心思你知道的,只要能用的上我徐青松的地方,义不容辞。”

徐青松显得彬彬有礼。

“徐少,你放心,明天……就明天,我就让若溪去跟那个废物离婚。”

袁莹把徐青松让到沙发上坐下。

“吕凡!”

“真是个废物,送个东西都能送丢!”

“现在好了,刘主任想喝的酒没喝到,贷款的事情也黄了!”

袁莹劈头盖脸的指着吕凡责骂起来。

苏长顺没有骂吕凡。

他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吕凡,摇头叹息,很是失望。

不过,他很快看到了茶几上的购物袋。

“咦?这些钱哪来的?”

苏若溪和袁莹随即也看到了袋子里的钱,同样一脸疑惑。

“有人送给我的。”

吕凡走到茶几前,拿起了那条购物袋。

呼!

袁莹一把抢下了购物袋,火大的问道。

“是你偷偷藏的私房钱吧?”

吕凡皱了皱眉头。

“我没藏过私房钱。”

“你一个废物,成天待在家里,一个亲戚朋友都没有,谁会送这么钱给你?”

袁莹完全不信,表情里不仅有怀疑,还带着浓浓的厌恶。

听老妈这么说,她皱起了一双柳眉。

“吕先生,每天存几百块私房钱,存了三年,也应该有二十万了。”

徐青松开口说道。

“不是你私藏的钱,就是你把两瓶好酒卖了换钱了。”

“我还没有跟你算这三年在我们家的伙食费呢!”

茶几上的钱,直接被丈母娘“收缴”了。

袁莹趁着徐青松在场,为了讨好徐青松,把几张文件纸砸在了书桌上。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先签了,签完明天就去领离婚证。”

>>>点此阅读《道医豪婿》全文<<<


第4章 你有血光之灾

“终于要结束了!”

干了三年的家务活,受了三年的窝囊气……

按照大衍门的规矩,入世破尘的过程中,不得使用衍术,要完完全全像是一个普通人。

看着书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吕凡的神色很平静。

他没有细看这份协议的内容,从笔筒里拿出一支水笔,完成签字。

默默走上别墅二楼,走进书房。

这个家,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不多。

咚咚咚!

敲门声刚落,穿着一套蓝色睡裙的苏若溪推门而入。

曼妙身材在薄薄的睡裙中若隐若现,若隐若现的柔美线条更是极具诱惑力。

微卷的长发披在肩背,冒着缕缕雾气。

头发都被没吹干她就来了。

“明天去办张银行卡,我会把钱转到你的卡上。”

“什么钱?”

“袋子里那二十几万。”

“哦。”

吕凡了然。

苏若溪说完这些,走出了书房。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午夜来临。

盘腿坐在椅子上的吕凡,忽然睁开了双眼。

点点白光从他的双瞳中飞了出来。

白色的光点很快变成了一朵朵白花,然后又很快消散不见。

这是入世破尘前,师傅给他施下的迷花障。

迷花障按时消除,不仅他眼里的一切清晰起来,也可以施展衍术了。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

衍术,乃宇宙运转法则!

衍术,可通世间万理!

“呼!”

吕凡长出一口浊气,嘴角微扬,像是已将三年来的晦气吐尽。

已消失三年的自信神采,重新浮现于清澈的眼眸中。

……

第二天下起了绵绵细雨。

本着善始善终的原则,吕凡如往常那般早早起床。

收拾过书房的那张折叠床,又在一楼的公用卫生间完成洗漱,他进了厨房。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给苏家人做早饭了。

一如既往的一丝不苟。

早上8点整,一家人坐在餐厅里开始吃早饭。

“今天是周五,你们俩赶紧去把婚离了。”

“这个周末,我不想再看到一个废物在我眼前转来转去!”

才喝了几口粥,袁莹便絮叨个不停。

“妈,今天上午我们就会去领离婚证。”

苏若溪面无表情的剥着茶叶蛋。

“太好了!”

袁莹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苏长顺则只是闷头吃饭,一言不发。

“若溪,改天吧。”

吕凡忽地开口道。

“你今天不适合出门,否则会有血光之灾。”

“哦?”

苏若溪皱起一双柳眉。

苏长顺吃饭的动作也稍微顿了顿。

“吕凡,别想耍赖!”

丈母娘袁莹再次痛斥出声。

“我知道你不想离婚,因为离了婚,你可能连口饭都吃不上。”

“可是你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你多拖几天又有什么意义呢?”

吕凡摇了摇头,一脸认真。

“我如果真想耍赖,就不会签离婚协议书了。”

“若溪今天出门真的会有血光之灾,不信你们看她的脑门……”

“够了!”

苏若溪实在不想听吕凡胡扯,轻喝着打断了他的话。

“还没离婚呢,就开始诅咒若溪了,真是个白眼狼!”

袁莹气呼呼的破口大骂。

“养了你三年,还不如养条狗!”

还真是穷小子连呼吸都是错的呀!

吕凡暗自叹息,心知没人会信自己的实话,便不再浪费唇舌。

一家人吃过早饭。

吕凡拎着一只灰布包裹,跟着苏若溪出了门。

这只包裹是三年前从山里带出来的。

依照袁莹的意思,办完离婚手续后,吕凡就被彻底扫地出门,不能再回苏家。

“你们赶紧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袁莹催促道。

“叮铃铃……”

苏若溪刚刚带着吕凡出了门,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什么,公司出事了!”

“吕凡,今天婚是离不成了,公司出事了,我得马上去处理……”

苏若溪神色很焦急。

“若溪,你听我一句劝,留在家里,千万不要出门……”

吕凡的话没说完,苏若溪的车就开走了。

十几分钟后。

吕凡还是不放心,掏出自己的手机,给苏若溪打了一个电话。

“若溪,我真的没有骗你,你今天出门真的会有血光之灾!”

吕凡有点激动。

苏若溪人不错,吕凡不想她出事。

“够了!”

苏若溪则有点恼火。

“我不管你是存心咒我,还是想拖着不离婚,总之今天下午……啊!”

听筒里传来了尖叫声,吕凡不由得心中一颤。

苏若溪,出事了……

>>>点此阅读《道医豪婿》全文<<<


第5章 您的两瓶拉菲是假的

吕凡有一阵的懊恼,如果一直跟在苏若溪身边,有他在,苏若溪遇到危险也可化解。

可惜……没有这个如果。

这便是命中注定的劫数!

衍术,虽然可以推衍出一些事情,可以给人一些预警。

但是有些结局无法改变,例如当事人不信。

吕凡没有挂电话,一直呼喊着。

苏若溪显然已经出事了,可能事发突然,她也没挂掉这次通话。

大概两分钟后,听筒里才再次传来了苏若溪的声音。

“有……有人跳……跳楼,砸……砸在了我的车上……”

苏若溪肯定被吓得不轻,素来沉稳的她,很少出现声音发抖吐字不清的状况。

“你没受伤吧?”

“我被……被卡在车里了。”

苏若溪回道。

“有块玻璃……刺进了肩膀。”

“你现在在哪里?”

“在……不用你管了,我先挂……挂了,有人来帮忙了。”

苏若溪挂了电话。

吕凡想也没想,立即冲出小区,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鸿天商场!”

苏家的公司就在鸿天商场对面。

……

徐氏集团总部。

徐青松的办公室,此时电话铃声响起。

徐青松一看来电显示,眉头就微微皱起。

这个号码是他留在苏若溪的眼线打过来了。

“喂,陶姐,有事儿吗?”

“徐少,苏总出事了,公司有一个会计跳楼了。”

“苏总也受伤了,现在在唐氏旗下的盛唐仁爱医院里,你要不要马上过来……”

徐青松沉默了一阵子,面色阴险的冷笑一声。

“都在计划之中,你去联系这个死者的家属,把事情闹大,越大越好。”

“最好闹到无法收场,到时候由我出面,英雄救美,还怕苏若溪不乖乖臣服在我的脚下!”

徐青松挂了电话,又打给了一个人。

黑虎堂,潘虎。

潘虎可是江州道上响当当的人物。

“有个大单子接不接?帮我收拾一个人,一个上门女婿……”

徐青松冷笑,一个上门女婿,跟我徐家斗,看我不玩死你。

……

中午12点15分,吕凡来到了鸿天商场的门口。

可惜,他来晚了。

出事地点就在苏家公司的楼下。

苏若溪的那辆保时捷卡宴还在现场。

车顶凹陷一片,车身血迹斑斑,挡风玻璃近乎全碎。

听围观群众说,跳楼的人是苏家公司的员工,当场死亡。

苏若溪受了伤,伤势是轻是重,没人说得清楚。

不过有人知道,她是被唐氏旗下的盛唐仁爱医院的救护车拉走了。

于是,吕凡立即打车离开。

盛唐仁爱医院。

苏若溪昏迷不醒。

“你们这么大的一个医院,怎么会没有床位呢,就让我们若溪睡在走廊上的一个病床上!”

吕凡刚一到医院,就发现袁莹和护士吵起来了。

苏若溪的助理陶姐,也在一旁助阵。

“是啊!护士小姐,我们苏总刚刚受了惊吓,需要静养,麻烦看看有没有床位可以安排一下!”

“你们现在能在走廊上安排一个病床就很不错了,我们盛唐仁爱医院是江州当地最好的医院,你也不看看来我们医院看病的都是什么人!”

护士也不甘示弱。

“你们有本事就去把那些高级病房里的贵人赶出去,看看哪个人是你们可以得罪的起的。”

吕凡没有管她们,径直走到苏若溪的病床前。

苏若溪的脸色有点苍白。

“还好,没有大碍!”

吕凡把手搭在苏若溪的手上,给她号了脉。

苏若溪只是惊吓过度,并且受了一点皮外伤。

“你这个废物,别碰若溪,都是你这张乌鸦嘴,说什么若溪会有血光之灾。”

袁莹奈何不了护士,对着吕凡又是一顿劈头盖脸。

“都怪你这个窝囊废没出息,你要是有人家徐少的能耐,若溪现在需要住在走廊上吗?”

袁莹的嗓门很大,整条走廊的人的都听到她的声音。

“病房的事情,我可以试试解决!”

吕凡说道。

苏若溪现在这个情况,确实需要静养。

盛唐仁爱医院,是唐氏的旗下,他手里有一张唐清秋的名片,可以打个电话试试,唐清秋能不能帮这个忙。

“你解决?”

袁莹吼道。

“你怎么解决?你除了吃软饭,你还能干啥,若溪摊上你,简直就是倒了血霉了。”

吕凡没有理会袁莹,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打了一个电话给唐清秋。

“唐总,您好……”

吕凡把事情跟唐清秋说了一遍。

唐清秋很爽快的答应了吕凡的要求,并且给苏若溪安排了最高级的病房。

等吕凡回到苏若溪所在的走廊的时候,刚才跟袁莹吵架的那个护士,紧张兮兮的跑到袁莹的面前。

“对不起!袁女士!我刚刚接到院长通知,苏小姐可以马上安排到最高级的病房内,请跟我来!”

“……”

连袁莹自己都懵了。

刚刚还十分嚣张的护士,现在满脸堆笑,生怕得罪自己。

“你刚才不是说没病房吗?我看你们就是故意不给我我们开,狗眼看人低!”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您认识院长!”

“是不是有人跟你们院长打招呼了?”

“是的,据说是一位医院董事级的大人物,亲自跟院长打了招呼,一定要让我们十分妥当的照顾好苏小姐。”

护士恭敬答道。

会是谁呢?

“应该是徐少跟医院打过招呼了,因为刚才徐少还打电话过来问了苏总的情况。”

苏若溪的助理陶姐,提醒道。

“我就说嘛,原来是徐少打了招呼。”

袁莹恍然大悟。

“还是徐少面子大,连这种最高级的病房都可以安排到。”

“我可是听说,省首夫人过来看病才能安排这种级别的病房呢。”

袁莹的嗓门很大,走廊里的其他病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

……

苏若溪被安排进了7号高级vip病房。

吕凡走近,就要推门进入病房,却被陶姐给拦住了。

“苏总睡着了,你别进去打扰她休息。”

陶姐推了吕凡一把,瞅着他的包裹,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你没资格跑来关心苏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徐青松人都没到,就帮忙解决了病房这么大的一个问题。

可眼前这个废物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们还没离婚,我现在依然是你们苏总的老公……”

吕凡眉头一皱。

“别呆在这碍眼,赶紧给我滚。”

“王八蛋,要不是你神神叨叨的说什么血光之灾,若溪怎么会倒霉的被跳楼的人砸着?”

“赚钱干正事你不行,招灾引祸你可是个能手呀!”

吕凡知道这个丈母娘不怎么讲理,也懒得跟她计较,默默站到了门口。

苏若溪的伤势确实已经稳住,可她脑门上黑晕及红光仍未消散。

也就是说,她的血光之灾还在。

黑晕是晦气!

红光是凶兆!

可惜它们并不明显,普通人根本看不到。

“这事不能怪吕凡,他哪有招祸引灾的本事?”

头发半黑半白的苏长顺,拉住还要挥手去打吕凡的袁莹。

“他提醒过我们,我们没有相信……”

“哼!不怪他怪谁?”

袁莹凶巴巴的瞪了吕凡一眼。

其实她心里也很纳闷儿,所以不再提血光之灾,又唠叨起了昨晚的事情。

“王八蛋,若溪是不是要在离婚后给你二十五万,我告诉你,你不能收那笔钱!”

“你卖了我大女婿的两瓶红酒换到的钱,你要是敢拿走,我一定报警抓你!”

吕凡被数落得有点头大。

他知道跟袁莹争辩没任何用,只会招来更加无理的指责和谩骂,索性一言不发。

没多久,苏颖和她的老公王海涛赶来了。

“你小子说我送给爸的那两瓶拉菲是假酒?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老子好歹有过千万的身家,会送假酒给长辈?”

王海涛指着吕凡的鼻子骂道。

“老公,你跟个废物较什么真儿,他懂个锤子!”

苏颖讥笑道。

“就是,海涛,你别搭理他!”

袁莹接话道。

“他要是懂得鉴别拉菲的真假,我把酒瓶吞了!他不过是弄丢了两瓶酒,给自己找理由开脱罢了!”

她的话音刚落,敲门声传来。

病房的门并未关,两名警员礼貌性的敲了敲门框,然后走了进来。

“吕先生,这是您被偷的那两瓶红酒。”

一名警员走到吕凡面前,递过来了一条包装袋。

袋子里有两个红酒盒。

“太感谢了,辛苦你们……”

吕凡客气道。

呼!

袁莹靠近过来,一把抢下了装着红酒的袋子。

“好女婿,过来看看是不是送给你爸的那两瓶。”

她将两个酒盒拿了出来,对王海涛说道。

“没错,就是那两瓶!”

王海涛仔细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

“你看,不是吕凡把它们卖了换钱,是真的被偷了。”

苏长顺则对袁莹责怪道。

“就算真是被偷的,也是他不小心!”

“十几万的东西拿在手里,也不知道小心看护着,真是个废物!”

袁莹一脸的不服气。

“这位女士,您拿着的两瓶拉菲红酒是假的。”

一位警员提醒出声。

“为了确定那两个小偷的涉案金额,我们找专家鉴定过,它们值不到十几万,最多值五六百块钱。”

>>>点此阅读《道医豪婿》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