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不凡唐飞雪《龙门医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龙门医婿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龙门医婿

作者:一起成功

主角:叶不凡,唐飞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龙门医婿》又名《太极医婿》主人公是(叶不凡唐飞雪李静)是来自一起成功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叶不凡是唐家的上门女婿,自从入赘之后,他一直被人嘲讽,妻子看不起他,丈母娘当众羞辱他,为了母亲的医药费,他只能放弃尊严,一次又一次的向唐家借钱。阴差阳错下,叶不凡成了医仙传人,得到了太极经和生死石,从此走上逆袭之路。有了医仙传承,他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医术救人,武道杀敌,成了都市中的最强者,从此逆天改命,睥睨天下……

![94555.jpg][1]

《龙门医婿》免费阅读

第一章 欺人太甚

破晓时分,医院。
叶不凡戴着帽子,裹着围巾,瘦弱的他在人群中毫不起眼。

他拿着手中的诊断报告,双目无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天上浓重的乌云,将天穹压得低低的,如同一团庞大的阴影般,笼罩着整个城市,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轰隆的雷声响彻天际,也惊醒了叶不凡。

他患上了癌症。

晚期。

不过他已经不打算进行治疗了。

他决定找个没人的地方等死。

他想清楚了,反正也治不好,不如多留点钱给自己的养母。

叶不凡摸出手机,给妻子发了条语音。

“飞雪,我可能不行了。我的银行卡里有几万块钱,你帮我转交给我妈。”

这么早,妻子唐飞雪应该还没有起来吧?

叶不凡苦笑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还真是失败啊。

大学毕业后,入赘唐家一年,却连妻子的一根手指都没有碰过。

而他作为上门女婿,这些年蝇营狗苟,苦心经营,根本没有存下多少钱,让养母沈碧琴只能在菜市场卖菜为生……

自己得了绝症,就只能等死!

“不行,就算我死,也要留下一笔钱给母亲养老……”

当脑海里又出现沈碧琴寒冬腊月洗菜,一双手都是裂口的场景时,叶不凡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他来到医院外面,拨通了前女友李静的电话,

“喂,是李静吗?”

“叶不凡!这么早打电话过来,你脑子有病吗?”电话那头的李静尖叫道。

“对不起,对不起,”叶不凡连忙道歉,“我得了癌症,晚期,没几天好活了。我想问你,你上次说过的,有偿器官捐献的事情……”

李静那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你得了癌症?在医院是吧,我马上到。”

李静是她的前女友,开了一家酒吧,不,这是他曾经的室友黄东强,借了五百万给李静实现梦想的。

当然,也因为这五百万,李静离开了叶不凡,投入黄东强的怀抱。

叶不凡也沦为了笑资。

好在李静还念旧情,给了叶不凡这最后的机会……

轰隆!

法拉利的轰鸣声呼啸而至!

“哈哈哈,叶不凡,听说你得了癌症要死了?”

黄东强搂着李静,狂笑着下车。

当他看到如今瘦弱不堪的叶不凡时,脸上的笑容更甚。

叶不凡也望向了黄东强和李静。

他从黄东强眼里看到了意气风发,看到了浓浓不屑,唯独没有看到一丝怜悯的情绪。

李静上身穿低领背心,下半身则是一件热裤,白皙的肌肤和两条修长的腿,再加上漂亮的脸庞,很是吸引眼球。

不过她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让人不敢对视。

她毫无感情地看着叶不凡,那淡漠感觉,就好像在街边看到乞丐一样。

“是……”叶不凡刚想开口,猛地重重咳了几声,这回他雪白的围巾染上了一抹触目惊心的殷红,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

李静捂住鼻子,后退了一步,她的眼神嫌弃:“你离我远点。”

“怎么?你快撑不住了啊?”黄东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扔在地上一份合同,“室友一场,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赶紧签了吧。”

叶不凡捡起地上的合同,快速扫了一眼合同——本人叶不凡自愿捐献身体器官,受捐人某某某在手术后赠与叶不凡先生三十万元……

有了这三十万,养母的日子会好过一些了吧……

叶不凡颤抖着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填下了养母的银行账号。

“很好!你可以滚了!”黄东强等着叶不凡签完名之后,猛地抢过了这份合同。

他甚至连客套一下的心思都奉欠,搂着李静直接大笑离开。

汽车的尾气刺鼻,叶不凡勾着头走到了角落,他习惯和妻子唐飞雪发语音,话到喉咙却发现声音哽咽,只好改为打字:

“飞雪,原谅我没有早点告诉你,我得了癌症快死了,我选择放弃了治疗……”

“我知道这入赘一年来,我懦弱,我无能,丢尽了唐家的脸。”

“等我死后,你再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吧,我会祝福你的……”

天知道叶不凡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打出这些字。

而发完这短短几行字,叶不凡就好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他失魂落魄的走着,勒紧了围巾,还是瑟瑟发抖,感觉好冷啊。

好像穿再多的衣服也无济于事。

他也不怪唐飞雪,毕竟自己从未告诉过她真正的病情。

他恨的是他自己的无能。

他还没有尽孝养父母,还没有牵过妻子的手,还没有享受过人生……

可没走多远,刚到停车场,隐约间,两道熟悉的声音却是突兀传入他的耳中。他顿时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慢慢凑了过去。

“嘿,骗叶不凡签个字,就骗到了他家快拆迁的房子,李静,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啊!”

“事先说好的,这拆迁款的几百万都要给我当零花钱,我看中那款全球限量款的包包已经很久了!”

“这是当然!不过这叶不凡可真是个傻子,连癌症患者不能捐献器官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他要是不傻,也不会看不出来,这捐献合同底下还藏着一份卖房合同了……”

不能捐献……卖房合同……

后面的话,叶不凡听不见了。

此时此刻,他的双目一片通红,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愤怒给淹没了。

难怪……难怪李静会这么的好说话,二话不说就来到了医院!

原来这一切,只是为了骗走养母的房子!

叶不凡二话不说,就朝着法拉利狂奔而去!

那边,黄东强还在那儿一脸得意的跟李静炫耀着,可转眼间,便见叶不凡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冲了过来。

他猛地一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听到叶不凡一声怒吼:“欺人太甚!”

话音刚落,叶不凡已经冲到了跟前,一拳打在了黄东强的面门之上!

“你敢骗走我家的房子,我和你拼了啊啊啊!!!”

充满无尽怒火的咆哮声中,叶不凡拉开车门,就要和黄东强拼了。

但叶不凡终究重病缠身,哪里是黄东强的对手。

黄东强愤怒下车,连续给了叶不凡几下重拳。

叶不凡很快就被打倒,只能凭着本能抱住脑袋。

“废物一个!”

“也敢来打我?!”

黄东强一脚踩在叶不凡头上。

“砰——”

叶不凡抱住头部的双手终于松了开来,整个人无力的倒在地上。

他昏迷了过去。

一篷鲜血从掌心流出,渗入古朴的太极玉……

“嗖——”

光芒一闪而逝。

“我乃太极医仙,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太极经和生死玉,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叶不凡感到自己处于一片飘渺虚空中,伴随着传承之音,庞大的信息量充斥进了脑海。

武道医术,玄妙针法,修行法诀,不断冲击……

当一块生死玉涌入掌心时,叶不凡按捺不住尖叫一声:

“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2]**----------第二章欺 负不起你吗?当叶不凡醒了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在医院,全身伤痕累累。他努力回想,记起自己被黄东强打晕,然后被丢在医院门口。脑袋的疼痛也证实了这一点。只是他还惊慌发现,梦境依然清晰:“难道刚才的梦是真的?这也未免太可笑了。”叶不凡嘟囔一句,可是闭上眼睛,他却震惊不已。他的脑海真有一部《太极经》。“这梦会不会太真实了?”叶不凡还是不相信,随后打开《太极经》,按照上面法子修炼起来。只要修炼不出什么,那生死玉和《太极经》就是一个笑话。但事实让叶不凡再度目瞪口呆。半个小时不到,他就感觉到丹田中,涌现出一小股热流。接着,热流游走四肢百骸。所过之处,舒爽异常。同时,他的左手掌心,隐约有一个太极图呈现……生死玉。白色为生,黑色为死。每一面都有七片光芒,影子很淡,却层层分明。叶不凡以为是不小心沾染了图案,用手腕在大腿上擦了几下,却发现太极图依然存在。而且还转动了起来。下一秒,叶不凡脑海忽然浮现一股信息:状态:癌症晚期,擦伤十三处,头颅轻微脑震荡......病因:癌症,被人暴力殴打导致。修复或毁灭?叶不凡愣在当场,这是什么玩意?他下意识发出一个修复指令,只见生死玉转动起来,随后一片白光没入叶不凡体内。“啪——”接着,身体出现了异常变化。血管不受控制发热,继而周身滚烫,叶不凡感觉全身细胞都在奔跑,它们成群结队地在体内狂奔。骨骼也噼噼啪啪作响。没有多久,叶不凡身躯猛地一震,全身疼痛彻底消散,手臂和脸上擦伤也都愈合。同时,太极图上面的白光黯淡了一分。“这是修复妙手啊。”叶不凡激动了起来,人家修复的都是古玩字画,他的生死玉却能修复身体疾病。看来梦中一切都是真的。这实在是上天的恩赐。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叶不凡看着手机上唐飞雪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心中一紧,准备回唐家一趟。刚走到医院门口,耳边就传来两个人的对话。叶不凡瞥眼一看。可不就是李静和黄东强吗?真是冤家路窄!此时黄东强也看到了叶不凡,先是一愣,而后眼神一寒:“哟,是叶不凡啊?小子,挺耐打啊?这么快就出来了?”他活动了下手腕关节,皮笑肉不笑走向叶不凡:“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反正你也没几天好活了,不如让我再打你一顿出出气。”“哦,对了,看在你家房子的份上,这次我下手会轻点的!”说完,黄东强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有着不屑和戏弄。李静一如既往高冷,看到叶不凡更是多了一丝嫌弃。叶不凡都快死了,她可不想沾上叶不凡身上的晦气。叶不凡声音一沉:“黄东强,把我家的房子还给我!不然,你这是在找死!”“找死?你算什么东西?”黄东强皮鞋敲地,气焰很是嚣张:“谁给你勇气叫板我的?”“刚才挨打还不够是不是?”“跪下,磕头,道歉。”黄东强手指点着叶不凡:“我当这事没发生过,不然我现在就把你送太平间。”叶不凡闻言眼神一寒:“你们不要欺人太甚。”黄东强冷笑一声:“欺人太甚怎么了?老子欺负不起你吗?”“嗖!”就在这时,叶不凡身影一闪。黄东强还没看清,就感觉脖子一紧。叶不凡掐住黄东强脖颈,再以快到所有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对着一辆豪车的车窗猛地一磕。“砰!”触目惊心的撞击,车窗瞬间爆裂,黄东强的脑袋也溅起血水。力道骇人。这还没完,叶不凡甩手将晕头转向的黄东强扔地上,对着他的手臂就是毫不留情一脚。“咔嚓!”一声脆响,黄东强左手瞬间骨折。“混蛋,你敢动我?”黄东强喷出一口鲜血,但依然气势汹汹:“你知道,动我有什么后果吗?”没等后者说完话,叶不凡一个耳光扇过去。黄东强两颗牙齿跌落,满嘴是血。接着,叶不凡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告诉我,什么后果?”“叶不凡,够了!”李静愤怒站出来:“你已经闯祸了,再不住手,你会后悔……”“啪——”叶不凡又是一巴掌打在黄东强脸上:“闯什么祸了?”黄东强怒吼一声:“你会死的,你会死的,你没资格动我!”“我要杀了你,还有你父母,我要杀你全家……”“不服?”叶不凡又一大耳光过去。黄东强捂着脸颊,满脸怨毒,却不敢还嘴。李静也气死:“你——”在她眼里,只有黄东强能教训叶不凡,叶不凡没资格肆虐黄东强。叶不凡轻轻拍着黄东强的脸:“告诉我,什么后果,什么祸?”黄东强很是憋屈,但最终咬着牙:“今天我认栽了,你究竟想怎样?”叶不凡稳如泰山扣着他的咽喉:“把卖房合同还给我!再自扇十个耳光,向我道歉,赔偿,不然我废了你。”黄东强看着叶不凡的眼神,莫名的感到恐惧。他虽然感觉今天被叶不凡欺负实在是羞辱,但他相信叶不凡说得出做得到。因为他感觉叶不凡已经变了个人,不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废人了。可凭什么啊!叶不凡不是癌症晚期,都快死了吗?!黄东强甚至能够感受到叶不凡手指的寒气。再叫板只会被踩的更惨,今天先忍一忍,就算叶不凡过几天死了,再想法弄死他妈,也能够出这一口恶气,黄东强脑海转动着念头。于是他向叶不凡艰难低头:“对不起......”接着他又撕掉怀中合同,给了自己十个大耳光,还掏出几千块钱赔偿。叶不凡居高临下俯视着黄东强,眼中带着快意。黄东强踉跄起身,眼眸中流露出深切恨意。叶不凡知道黄东强迟早会报复。他念头一转,生死玉一亮。与此同时,一行信息涌现叶不凡脑海:状态:肝癌初期,梅花病,手臂骨折。病因:酒色过度,吸食禁品,被人殴打……修复或毁灭?叶不凡毫不犹豫闪过毁灭念头,他知道,那是加重病情的意思。一片黑色光芒注入黄东强体内。“啊——”黄东强莫名惨叫一声,随后从叶不凡手底滑落在地。肝癌晚期。叶不凡喝出一声:“滚——”黄东强带着李静他们怨毒离去。看着黄东强的狼狈背影,叶不凡闪过一抹光芒。这是一个死人了……**[>>>>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3]**----------第三章 我要离婚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叶不凡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叶不凡,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死了?现在在哪家医院?”“你是我唐飞雪的丈夫,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唐飞雪。叶不凡本来想说出自己癌症治愈的事情,但这话一说出口,唐飞雪必然会更加的嗤之以鼻。于是他出声解释道:“没有,是医院误诊了,我并没有得癌症......”听到这话,隐约听到电话那头长松了一口气,而后唐飞雪声音缓和了少许:“你在哪?我去接你。”“不用了,我马上回去了。”叶不凡说道。“好,那我和爸出去晨跑了,你早点回来。”唐飞雪挂断了电话。很快,叶不凡回到了唐家。他在自己房间,花了半个小时练习《太极经》。练完《太极经》之后,叶不凡感觉整个人又变化不少。他还发现身上多了一层油腻的污垢,粘乎乎的,非常难受。他连忙去冲了个澡,发现被狗咬过的伤疤消失不见,皮肤变得白了。就连力气也变大了许多,在浴室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一块瓷砖砸坏了。“啊——”叶不凡刚洗澡出来,就听到二楼健身房传来岳母林秋玲尖叫,声音无比痛苦。入赘唐家一年来,丈母娘对叶不凡的态度很不好,叶不凡本来不想过去。但听到林秋玲很是凄厉,而且唐三国和唐飞雪出去晨跑了。所以他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楼:“妈,怎么了?”视野中,健身房的瑜珈垫上,林秋玲光着脚丫站立,双手合十高举,保持着瑜伽的动作。凹凸有致的丰韵身体,包裹在紧身衣里。从高挺的傲然到纤细的柳腰,从光滑后背到翘起的后背,再从修长的美腿到裸着的脚弓……无一不展现着成熟和曲线美。叶不凡不得不承认,岳母大人风韵犹存。“滚!”看到叶不凡出现,林秋玲嫌弃喝道:“你这废物帮不了忙,快叫飞雪他们来。”叶不凡皱起眉头:“爸和飞雪去跑步了,估计要等一会才回来……”“啊——”没等叶不凡说完,林秋玲身躯晃动了一下,随后就向地板摔过去。叶不凡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要摔倒的林秋玲:“妈,你怎么了?”同时,他发现林秋玲姿势怪异,双手合十高举半空,很是僵硬。叶不凡一压她的双手。“啊——”不碰还好,一压,林秋玲又是一声尖叫:“痛,痛,痛。”叶不凡感受到林秋玲的疼痛,于是连忙松开往下压的手。他一转掌心生死玉,脑海涌现一抹信息:状态:筋脉错位,气血逆行,必须及时救治,否则将会扭伤断裂……病因:练习瑜伽过度导致……能量不足修复,可用《太极手》捏骨……叶不凡让林秋玲重新站好:“妈,你练瑜伽拉到筋脉了……”林秋玲怒骂一声:“废话,快叫你爸和飞雪送我去医院……”“快点,快点,太难受,太痛苦了。”她感觉筋脉越来越绷紧,身体也越来越痛了。来不及了。“妈,这病,我能治,捏几个骨头就好。”看到林秋玲脸色越来越红,叶不凡扫视着她几大穴位道:“我恰好看过一个类似的养生节目。”“滚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捣乱?”“你连我诊所扫地的都不如,你会治什么病?”林秋玲板起脸喝斥:“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在我面前添乱,看到你就烦。”“妈,来不及了,再耽误,你的双臂筋脉就可能断裂——”叶不凡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去抓林秋玲的手臂。他内心是不想搭理林秋玲,可想到林秋玲残疾了,势必让唐飞雪日子难过,他又只好援手一把。“流氓——”看到叶不凡浑身热气压过来,林秋玲大惊失色,这是要非礼自己啊?她一边怒吼不已,一边向后退了几步。“叶不凡,你干什么啊?”“禽兽!”“我是你丈母娘啊。”她本能向后退却,叶不凡却已经到了她面前,双手触碰到林秋玲的手臂。肌肤滑嫩。“啪啪——”叶不凡手指一捏阳池、曲池和天井三穴,让林秋玲的气血正常运行。接着,叶不凡手指往下一移。“啪啪——”手指落在肩贞和肩井两穴,用力一捏,又是两声脆响,林秋玲的筋脉顺利原位。只是手臂恢复正常,林秋玲却依然高举,初始的疼痛,让她神经高度紧张。她已经痛怕了。“嗖——”这点没有难住叶不凡,叶不凡双手一滑,落在林秋玲的裤子上。他作势要往下一拽。“畜生!”林秋玲愤怒一吼,双手猛地落下,死死拽住自己的裤子。为了毫无束缚地练瑜伽,她只穿了一条最薄的紧身裤。怎能让叶不凡扒掉呢?“嗖——”趁着林秋玲双手落下拉着裤子,叶不凡又在她太行和腹结两穴捏了过去。林秋玲身躯一震,全身酸痛瞬间消散。“叶不凡,你干什么?”这时,唐三国和唐飞雪在门口出现,他们齐齐冲到叶不凡和林秋玲面前。“啪——”唐飞雪一把推开叶不凡怒道:“你敢非礼我妈?”唐三国也青筋凸出:“小畜生,光天化日,非礼丈母娘?我打死你。”他一拳打在叶不凡肩膀。两人刚刚晨跑回来,听到林秋玲喊叫就冲上来,发现林秋玲一副羞愤样子,而叶不凡扯着林秋玲裤子,画面不堪入目。他们下意识认定叶不凡非礼林秋玲。叶不凡身子晃动一下,随后抽回捏骨的双手。林秋玲气势汹汹:“快,快,打电话报警,送这混蛋去坐牢。”唐飞雪满脸厌恶:“叶不凡,你就是一个畜生。”叶不凡平日里窝囊也就算了,好歹品行也算端正。可她万万没想到,叶不凡居然是个这样的变态!非礼母亲?她太心痛了!叶不凡面色平静,冷眼看着林秋玲:“妈,你应该还我一个清白!”林秋玲一怔,随后看看灵活的双手,很快意识到,叶不凡刚才不是非礼自己,而是给自己治病。只是她没有向唐三国和唐飞雪解释:“清白?什么清白?”她冷笑一声:“自己做什么事,心里没点数吗?”她在借故发挥。林秋玲早就对叶不凡不满了,始终惦记着要让叶不凡和唐飞雪离婚的事情。“非礼丈母娘,被我们抓个正着,还要什么解释?”唐三国指着叶不凡破口大骂:“滚,给我滚出去。”他想要报警,又怕家丑外扬。叶不凡盯着林秋玲:“妈,你真不还我清白?”“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唐飞雪咬牙切齿的看着叶不凡说道:“欺负我妈,还威胁我妈还你清白,当我们都是死的吗?”脸上火辣辣的疼,叶不凡脸上多出了五道指印。叶不凡猛然间握紧了拳头,可是看着唐飞雪惨白的俏脸,他又松了开来。他上前一步,嘶哑出声:“我要跟飞雪离婚。”“好啊……”林秋玲下意识接话:“离就离……”话到一半,她打了一个激灵:“你说什么?”叶不凡重复一遍:“我要跟飞雪离婚。”离婚?全家一片死寂。林秋玲他们目瞪口呆看着叶不凡。谁都没有想到,叶不凡会说出这样一句。按照林秋玲她们的设想,叶不凡此时应该跪下来,痛哭流涕求原谅,求着不要报警。结果,他却敢提出要跟唐飞雪离婚?他不怕被抓去坐牢吗?唐飞雪俏脸呆滞:“你……要和我离婚?”“好聚好散。”叶不凡淡淡出声:“既然我们之间连最基础的信任都没有了,留下来只会碍着你们眼。”“飞雪,明天带上户口簿,咱们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唐飞雪刚才的态度,让他对于两人最后一丝幻想也没了。她从来都没将自己当成过丈夫,从来没有选择相信过自己,全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脑中,十八年前初识的印象又出现。只是人是会变的,当初那个虽有脾气却恩怨分明的小姑娘,早就没了……“离婚?”林秋玲也反应了过来,气极而笑:“一个吃软饭的也敢甩脸离婚?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啊?”这几个月,她不止一次要唐飞雪跟叶不凡离婚,可每次总是有各种意外不成功。林秋玲心里巴不得叶不凡早点滚出唐家。只不过现在她却不那么想了。这样不仅仅她的女儿,就是她和唐家,也觉得没面子。“你有什么资格说离婚?”林秋玲手指点着叶不凡怒道:“没有唐家,你这个废物出去,不用两天就会饿死。”叶不凡目光平和:“离婚吧,我不想跟唐家有半点牵扯。”不想跟唐家有牵扯?林秋玲气极而笑:“行啊,离婚,要离婚也可以。”“当初给你的五十万彩礼就不提了。”“这一年,你吃唐家,喝唐家,还住唐家,你欠我们一个天大人情。”她声音忽地拔高:“要想离婚,可以,先把这笔账还了。”叶不凡平静开口:“怎么还?”“四海商会欠我春风诊所两百万货款。”林秋玲冷笑一声:“你这么有能耐这么有魄力,你现在去把这笔钱给我讨回来啊。”“讨回来了,我马上让飞雪跟你离婚。”她把叶不凡往死里逼:“不然你就是去搬砖,去卖血,做鸭做狗,还唐家这笔账。”唐飞雪俏脸一变:“妈……”“闭嘴!”林秋玲打断唐飞雪的话,盯着叶不凡冷冷出声:“有没有问题?”叶不凡点点头:“没问题。”他转身就走,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唐飞雪还想再说几句,却又瞧见叶不凡落寞的身影,她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刚才的那个耳光,似乎又让两人的距离相隔得更远了一些。接着,她目光一挑,看到角落的摄影机。唐飞雪走过去打开视频重放。很快,她脸色巨变。**[>>>>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4]**----------第四章 准备好了吗?“妈,叶不凡不是非礼你,是你练瑜伽卡住了手臂,他帮你放下来。”唐飞雪把摄影机往唐三国和林秋玲面前一放。唐三国探头一看,老脸也变了。他刚才被愤怒控制住了理智,现在一看视频马上发现破绽。如果林秋玲真被叶不凡非礼了,林秋玲早把叶不凡往死里整,哪会这样轻描淡写让他滚蛋?“是,是我练瑜伽卡住了双手,他用蹩脚医术帮我解决问题。”林秋玲气势汹汹一把推开丈夫:“但那又怎么样?我有什么义务给他解释?”“你们要抱打不平吗?你们难道要打我吗?来吧,打死我吧,打死你亲妈吧。”她一副撒泼无赖的样子,就差在地上打滚了。“你……”唐三国气得头皮发麻,冤枉了叶不凡不要紧,可他还不讲道理的打了叶不凡一拳。这要他怎么办才好?而且林秋玲推波助澜看着这件事发生,竟然没有阻止他也没有解释,这不是陷他不义吗?“我怎么样,我怎么样?”林秋玲吼出一声:“唐家养了他一年,我还不能给他受点委屈了?”唐三国感觉老脸都被林秋玲丢光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唐飞雪头痛欲裂:“爸妈,你们必须给叶不凡道歉。”“放屁,我为什么要给白眼狼道歉?”林秋玲不置可否:“我给他道歉,他受得起吗?不怕被雷劈吗?”唐飞雪转身离开了唐家别墅……......唐家别墅外。叶不凡等着出租车,林秋玲所为让他心寒,只是清白不重要了,他只要把两百万债讨回来,他就可以远离唐家了。“嘎——”叶不凡等了五分钟不到,一辆红色宝马就停在旁边。车窗落下,露出唐飞雪清冷的俏脸:“去哪?”叶不凡淡淡出声:“去讨债,你放心,今天我会把债讨回来的。”唐飞雪听到叶不凡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四海商会那是四海集团旗下一个组织,也是杜天虎的黑暗势力之一。它打着商会的幌子,干着各种擦边球的勾当,手上染着不少鲜血。叶不凡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上门女婿,拿什么跟他们斗?非要逞强?唐飞雪眼眸中闪过一丝轻蔑,不过还是冷冷冷开口:“上车!我送你回家!”叶不凡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唐飞雪,只要她说句对不起,他就会妥协。唐飞雪强势喝道:“有完没完?大男人,斤斤计较有意思吗?”叶不凡还是没有说话。“爱上不上,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就在此时,一个紧急电话打来,让她必须马上回公司开会。“不准讨债!”唐飞雪严厉告诫了叶不凡几句,随手对叶不凡丢出一个纸袋,随后一踩油门离开。啪——”叶不凡一把接住纸袋,打开,发现是一袋牛奶和一笼叉烧包。他精神微微恍惚,似乎回到了当年流露街头的时光……“呜——”下午三点半,叶不凡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四海商会。出租车上,叶不凡抓紧时间重温以前练过的几套拳法。车子出现在南山区长乐街道的尽头。这里屹立着一栋七层小楼。小楼有些年代,但看起来很是坚固,门口有一大片开阔地,两侧还有不少小商铺。小楼入口,悬挂着四海商会四个字,张牙舞爪,很有气势。主事人是杜天虎干将,黄震东。当然,说是干将和会长,其实就等于一个大堂主。因为经常有人打架斗殴受伤,所以四海商会固定在春风诊所救治,每个月还从春风诊所购入大批消炎药。林秋玲虽然不愿跟这些人有往来,可诊所没有拒绝病人的权力,而且也担心得罪四海商会被报复。所以这几年一直客客气气合作。四海商会对春风诊所也算敬重,每隔六十天结一次账,欠额始终维持在一百万左右。不多欠,但也不还清,让春风诊所不得不一直合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超过了六十天也没结账,前几天更是赊走了五十多万药品。春风诊所库存的消炎药止血药全部被扫空。这让林秋玲感受到巨大压力,也感受到了不安,让人催促了好几次,黄震东都说过几天再说。明眼人都看得出黄震东赖账。两百万,对于林秋玲不是小数目,一年利润也就百来万,拖欠两百万,林秋玲睡觉都心疼。只是她又无法跟黄震东撕破脸皮,毕竟黄震东背后还有杜天虎。所以叶不凡喊着要跟唐飞雪离婚,林秋玲就趁机把难题甩给叶不凡。她想要看叶不凡笑话。“哗啦——”叶不凡刚从出租车钻出来,几个在门口聊天的混混就靠了过来。司机见状一溜烟跑了。叶不凡坦然走向几个混混。一个黄毛青年厉喝一声:“什么人?干什么的?”叶不凡彬彬有礼:“你好,我是春风诊所的,我叫叶不凡,我来找黄先生结尾款的。”“叶不凡?春风诊所?唐家上门女婿叶不凡?”听到讨尾款和春风诊所,黄毛青年眼神玩味:“你就是唐家那个出名废物?”下一秒,他马上吹出一个口哨。只听哗啦一声,四海商会涌出十几号混混,手里不是拿着棒球棍就是钢管。没多久,一个光头男子把玩着佛珠出现。面目粗犷,凶意流淌。正是四海商会负责人,黄震东。他盯着叶不凡狞笑:“春风诊所的,来要债啊?”“我是春风诊所的叶不凡。”叶不凡眉头一皱,还是点头说道:“什么意思,这钱你们不打算给了?”黄震东得意一笑:“这事情你解决不了!”“说实在话,这钱我们还真不打算给了。”“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听说啊,唐家母女都是美人?这样吧,让你丈母娘再带上你老婆,来陪杜先生睡上一晚,这钱我就还给你们。”他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出的得意和猖狂。他身后的一众小弟也都哄笑不已。他上前轻轻拍着叶不凡肩膀:“有没有意见?”“啪——”叶不凡一把抓住黄震东的手,脸色一沉:“黄先生未免欺人太甚了吧。”“这世道,本就是弱肉强食。”黄震东挣脱叶不凡的手,退后一步笑道:“你太弱了,就该被欺负。”叶不凡眯起双眼:“这么霸道的吗?”“当然!”黄震东摸出一根香烟,啪嗒一声点燃,浓浓的烟雾喷向叶不凡的脸:“另外,我不喜欢别人站着和我说话。”他脑袋一撇:“黑虎,拿下他,送回春风诊所,让这废物把话带回去。”“是!”黄震东身后那魁梧男子点点头站了出来。看到黑虎要出手,黄毛混混顿时一阵激动,似乎已经看到了叶不凡血溅当场的画面。黑虎是黄震东手下的第一猛将。但凡他出手,对方断手断脚都是轻的,从来就没有他搞不定的人。“小子,接我一拳!不死,断你四肢!”好狂妄的口气。仿佛断四肢都已经是一种施舍。黑虎扭了扭脖子,狞笑道:“准备好了吗?”“准备你大爷!”叶不凡直接一脚把人踹飞了出去……**[>>>>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5]**----------第五章 叫最牛叉的人“嗖——”伴随着黑虎的身子倒飞出去五六米远,叶不凡突然就冲了出去,一大耳光扇翻了黄震东。接着他一个转身,一拳打中黄毛混混的下巴。“砰——”没等黄发混混发出惨叫,叶不凡的左脚又踢中另一人小腿。后者刚刚倒地,叶不凡又来了一个贴身靠,撞飞第三人。下一秒,叶不凡一记左勾拳,打中第四人的脖子。第四人宛如面条软绵绵倒地,叶不凡又踩中了第五人的膝盖……转眼间,围着叶不凡的十五个人,全部哀嚎着倒在地上,毫无战斗能力……快,实在是太快了。八极拳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看到这个阵势,刚刚爬起来的黑虎瞬间傻眼了。“我靠……“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日了狗的模样。这十五人可不是纨绔子弟,全是身经百战的街头霸王啊,怎么一个照面就被干趴了?黄震东同样难于置信。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叶不凡缓缓走到黄震东面前。脸颊发肿的黄震东眼神一冷,反手拔出一刀,对着叶不凡大腿扎过去。“啪——”匕首刺到一半就停住了,不是黄震东善心大发,而是他的手被叶不凡刁住了。稳如泰山。下一秒,只听得“咔嚓”一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声,瞬间在这里炸响!围观的众人,脸色巨变。叶不凡把黄震东手腕硬生生折断。“啊——”黄震东发出一声惨叫,痛的满头大汗。“你要战,我便战——”叶不凡一脚踹飞黄震东。“我是四海商会负责人,你今天伤了我,伤了我的兄弟……”黄震东握着断手满脸痛苦,艰难挤出一句撑场面的话:“四海兄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四海商会这几个字在中海是金字招牌,抬出来绝对能够吓住很多人。可谁知话音落下后,叶不凡冷笑着大步走到黄震东面前,在众人注视下甩动手臂,扇出一记响亮耳光。“啪!”黄震东脸上又多了五道红印。脑袋嗡嗡作响的黄震东,听到叶不凡的一声冷哼:“话就不要多说了,现在,给我打电话叫人,叫最强的来,最牛逼的来!”“我想知道,四海商会怎么不放过我……”去叫人?黄震东满脸悲愤,今天真是被人欺负到家了。他心里头非常的难受和憋屈。可他又清楚,再说废话更是丢面子。于是黄震东忍着疼痛拿出电话喝道:“小子,等着。”他要去叫人,他要讨回这个公道。在场的混混们震惊之余,也看傻叉一样看叶不凡。不见好就收或者趁机跑路,还继续叫板四海商会,实在是脑子进水。叶不凡再能打,能打赢十五个,还能打赢五十个?五百个?叶不凡没有理会黄震东他们,只是站在原地不断运转《太极经》。除了他要尽快恢复精力和体力外,还有就是发泄心中的憋屈与不满!入赘一年,他受够了被冷眼相待的日子,这团火,他要狠狠地发泄出来!“呜——”在叶不凡念头转动中,四海大楼再度沸腾起来,二十几号猛男拖着钢管冲出来。接着,街道也开来了八辆面包车。黄震东把外面干活的骨干也都叫了回来。车门打开,钻出七十多名四海打手,不算膀大腰圆,但满脸戾气,一看就是逞凶斗狠之徒。他们一言不发,拿出手套和口罩戴上。接着,他们又从车厢拖出几个大箱子,丢在地上,打开,全是钛合金的甩棍。一人一根,在掌心一拍,啪啪作响。专业,狠戾。小商小贩匆忙关门,胆子大点的敢偷偷瞟一瞟这帮狠人,胆子小点的干脆躲起来,深怕殃及池鱼。黄震东见到援兵来了,马上底气十足,手指一点叶不凡吼道:“兄弟们,废了这小子……”一百多人向叶不凡包围过去。“嗖——”叶不凡根本没有废话,身子像炮弹一样撞出去,瞬间掀翻指手画脚的黄震东。“哎哟——”黄震东直接跌飞出去,撞翻十几人倒地,说不出的狼狈。几十名打手先是一滞,随后同时怒吼一声。“杀——”他们挥舞甩棍冲向叶不凡。叶不凡反扑了过去。虽然对方有几十号人,但叶不凡却浑然无惧,运转的《太极经》,战力生生不息。以一当十。几名冲在前面的打手,甩棍还没碰到叶不凡的身子,便发现自己飞上半空,接着才是巨大的痛疼。轰然落地!肋骨折断。叶不凡速度极快,十几米距离,转瞬即至。短兵相接。叶不凡夺下一棍,如同流星挥舞。风声雀起,快如闪电。“砰砰砰——”六名打手脑袋一痛,惨叫着摔倒在地。额头流出鲜血。叶不凡没有停滞,身子一转,对着十几人扫了过去。又快又狠。“啊——”周围又是一串惨叫。十几名打手捂着断手后退,甩棍全部掉落在地。眨眼功夫,废掉二十多人,尽显叶不凡的彪悍。黄震东精神恍惚,人在现场,愣是没看清人家怎么出手。他开始感觉叶不凡有点邪门。黄震东原本以为叶不凡会被淹没,就是不死也会脱层皮。可没想到,叶不凡生猛如斯,几棍就把冲锋的打手撂翻。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几十号猛人,依然压不住一人。冲上去的二十多名打手,再度被叶不凡打翻在地。一个个不是手断脚断就是脑袋开花。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把叶不凡身躯拉出一道美丽弧线。黄震东的眼神呆滞,满脸的难以置信。这家伙怎么会这么的能打啊……“当——”此时,甩棍往前一伸,架住七把砸下的钢管,叶不凡随后一脚旋出。“砰!”八人轰然跌飞空地!无可匹敌!叶不凡看着剩下的打手,冷笑一声:“继续!”冷漠没有人情味的话音,狠狠撞击着黄震东他们的心房。横行霸道多年的他们此刻生出了崩溃之意。黄震东牙齿一咬:“上!”五十多人吼叫着冲锋。叶不凡迎接了上去,甩棍如破浪之梭,所过之处,波翻浪消。惨叫间不停歇。转眼之间,叶不凡便穿过五十多人的阵营。他的身后,是鼻青脸肿断手断脚的四海战将。惨叫一片,受伤一片,惊呆一片,以一敌百,竟然不是神话。叶不凡踹飞最后一名打手后,缓缓走向脸色难看的黄震东:“继续……”听到这两个字,黄震东他们瞬间崩溃。“上,上……别过来。”黄震东一边喝斥打手起来继续冲锋,一边颤抖着身子往后退,同时还向叶不凡发出警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黄震东此时四分畏惧、三分委屈、三分痛苦,没有一分不服。没有人挣扎起来保护黄震东,除了很多人确实失去战斗力外,最重要的是,叶不凡简直就是魔鬼……这小子,实在……实在太可怕了。“别废话,叫人,继续叫人。”此时,叶不凡走到黄震东面前:“叫最厉害的,最牛叉的人来……”**[>>>>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6]**----------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10/178477339.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du520&bookname=%E5%A4%AA%E6%9E%81%E5%8C%BB%E5%A9%BF [3]: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du520&bookname=%E5%A4%AA%E6%9E%81%E5%8C%BB%E5%A9%BF [4]: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du520&bookname=%E5%A4%AA%E6%9E%81%E5%8C%BB%E5%A9%BF [5]: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du520&bookname=%E5%A4%AA%E6%9E%81%E5%8C%BB%E5%A9%BF [6]: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du520&bookname=%E5%A4%AA%E6%9E%81%E5%8C%BB%E5%A9%BF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