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弃妃美又娇》免费阅读全文,《毒医弃妃美又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毒医弃妃美又娇

作者:慕云然

主角:慕云然,楚景弦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二十一世纪最强医师一朝穿越竟成弃妃?开局便身中巨毒,家人极品,更是人人可欺。夫君冷眼相待不说,竟还迎娶了个侧妃来到她面前耀武扬威!慕云然发誓必要逆天改命,非要在这古代混的风生水起不可!侧妃以下犯上?一巴掌打回去。摄政王爷夫君非要作死?一纸休书接好了!谁知才短短半年,她收拾东西就要走人。某王爷依依不舍:“夫人,要走带我一起吧!”

《毒医弃妃美又娇》免费阅读全文,《毒医弃妃美又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毒医弃妃美又娇》免费试读

第1章 门前受辱

玄云国,摄政王府清阁。

紫檀木桌子上昏暗的烛光轻映,纱帘伴着窗外吹来的清风微荡,金丝勾线而做的蚕绒被柔软顺滑,正落在冰肌玉骨的女人肩膀之处。

女人的狐魅眸子打量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只见木床微动,销魂的声音透过窗户而传出。

清阁门外,蒙蒙亮的天空月光暗淡些许,一个身材臃肿的嬷嬷将恶狠狠的眼神看向被她按住在石板路上的慕云然,两只手的力度又重了许多。

“长得这么丑,天不亮看着都煞风景!哼!反正王爷吩咐了让我好好看着你,你就在这待着吧,听着王爷和侧妃恩爱有加!”

嬷嬷低着头厌恶的眼神停留在慕云然的脸蛋上。

月光打在她的脸上,眸子中透露着深邃,眉毛如山黛一般,可一条红色的疤痕凸出在脸上,从右眼下方一直到嘴唇之上,密密麻麻的小分支在疤痕上面喧宾夺主。

慕云然紧咬着牙,瞪着眼睛死盯着窗户纸上烛火映照的身影,两个人缠绵悱恻情意绵绵,只听到慕梦婉娇滴滴的声音越来越大,恐怕过后的鸡鸣都比不上这般装腔作势。

真是可笑。

她嗤笑一声,目光中透露出几分不屑,白衣落在地上却不沾染一丝灰尘。

子时已过,今日便是慕梦婉嫁过来的第二天,摄政王和侧妃真是好情趣,男女之事还要正妃亲自见证不成?

慕云然紧握起拳头,怒火中烧,这都是什么狗血剧情!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特种部队最强毒师,解毒,制药,抓敌这都不在话下,谁知道天意弄人,三个月前一睁开眼睛就成了这丑陋无比,不受待见的痴傻王妃。

摄政王楚景弦在朝廷上面一手遮天,势力雄厚,这当今皇上一句话慕云然便成了这摄政王妃。

自从她嫁进摄政王府,每日所听到的不过是万人指指点点罢了,而自己也是有一个好妹妹,慕梦婉。

这不,与楚景弦男有情,女有意,整夜笙歌,慕梦婉也真是费尽心思,为了让慕云然感到屈辱,还让人把她“请”过来看这出好戏。

早就知道摄政王心仪慕梦婉,如今一见,真是名不虚传!

昨日的大张旗鼓,两个人成为了全城佳话,什么郎才女貌,琴瑟和鸣,可谓是大阵仗。

而她慕云然也就成为了整座城中的笑柄,若不是皇上乱点鸳鸯谱,她到是也不用受这般侮辱,当时大婚之日,连摄政王楚景弦影子都没见到。

“啊~”娇嫩的声音打断了慕云然的思绪,放空的目光又一次狠厉起来。

窗户纸上映出的身影消失不见,只剩下烛火摇曳的影子。

“咯吱。”清阁的门突然微开,谄媚的笑声随风而来。

慕梦婉随意将青衫搭在身上,不整的衣领生怕别人不知道刚才她都干了些什么。

楚景弦跨步走出房间,温暖的手掌搂着慕梦婉纤细的腰肢,嘴角轻勾一抹不让人察觉的微笑。

细看他眉眼如画,漆黑的眼眸宛如星辰一般,高挺的鼻梁更是点睛之笔,不愧是全城少女心中的向往夫婿,有颜又有势。

慕云然冷哼一声,眼神满是不在意,于她而言,外面的野狗都比眼前这个男人多几分姿色。

“王爷,姐姐在门外许久恐怕有些累了,要不您去安慰安慰她?”慕梦婉一脸人畜无害,温柔语气好像春风一般,却也盖不住那分得意。

慕云然轻笑,发髻后的步摇伴着风飘荡起来,她不紧不慢地打了一个哈欠,开口说道:“这也不过如此,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这石板路还没待多久。”

本就在这摄政王府待了三个多月,从不曾听闻楚景弦与哪个女人有关系,刚才这慕梦婉出来得意的脸色之下还藏着失望,不难知道,这楚景弦……

“莫不是这摄政王经常忙碌于公务,这男女之事一窍不通?王爷,急不得,这个要看天分的,不行谁也没办法。”

话音刚落,楚景弦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身旁的慕梦婉脸上的笑容也尴尬了几分。

这当真说中了?还真是不行?

“你再说一遍?”一种压迫感袭来,楚景弦眸子深不见底伴着怒气。

“怎么?你不行还不让人说?”

空气安静下来,楚景弦一脚踢过来,低沉的声音怒吼起来。

“慕云然,你真是让人恶心,看到你本王都感到反胃!”

只见要踹到慕云然肩膀时,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巧妙侧身完美躲避。

哼,就这吗?怎么说也是特种部队出来的,这对她来说雕虫小技。

慕云然攥紧拳头的力度更甚,僵硬的嘴角微微抽搐,眼眶中充斥着红血丝。

恨意涌上心头,她巴不得立马让眼前的男人死无葬身之地,慕云然将牙咬得咯吱作响。

楚景弦势力庞大,惹了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慕云然吞下这口怒气,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

冷风轻起,青丝飘荡在慕云然面前,正巧遮挡住了那恶心的疤痕,竟一瞬间美得不可方物。

楚景弦身后的慕梦婉做作的神情定格在脸上,满脑子都是刚才慕云然的话语。

不行?是不行啊。谁知道这摄政王还患有隐疾,根本就没有感觉,什么都干不了……

要不是为了让慕云然生气离开,她怎么会费劲叫了那么半天。

想到这,慕梦婉轻甩衣衫,白皙的玉手穿过楚景弦结实的手臂,嘴唇微张。

“王爷,如今你都有我了,而且梦婉什么都可以满足你,这时候有一个闲人恐怕反而累赘,不如?”

她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抬起,直直地指向石板路上的慕云然,声音更为娇柔。

“不如,就把姐姐休了吧,这摄政王府姐姐待了也不开心,倒不如还她一个自由,可好?”

“不可!不可!”

慕云然着急地喊到,转而冰冷的眸子看着楚景弦身边的慕梦婉,好像下一秒便要将那贱人冻住。

慕云然虽是丞相之女,可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人罢了,自她嫁进来那时,用心险恶一直想扳倒楚景弦的慕天忠便留了一队暗卫给她,用来监视楚景弦。

贵在暗卫一心向着她,里面又都是她的亲卫,不仅做事小心谨慎,还在江湖上面为她创立了一个门派。

现在正是关键时期,用人之际。不能离开楚景弦摄政王称号的这个帮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弃妃美又娇》<<<<


第2章 对她有反应?

气氛顿时安静下来,慕云然的反应让楚景弦与慕梦婉有些意外。

楚景弦眉间多了一分复杂,心中顿时不解。按常理来说,慕云然自然是不愿意待在这摄政王府中。

况且今日,她受了如此大的侮辱,怎么会丝毫没有犹豫地放弃了自己的自由?

莫非别有用心?真是令人作呕。

慕云然目光游离在楚景弦身上,心中有了打算。

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王爷,不是喜欢慕梦婉那个类型的吗?那就给你看看!

只见慕云然下一秒便梨花带雨起来,打破了寂静。

“妹妹为何这么说,姐姐知道自己配不上王爷,可是皇上开恩才让我坐上了这王妃之位,我心中自然知道我不配服侍王爷,如今你来了我欢喜,可却没想到你竟想赶走我。”

哽咽的声音伴着抽泣,委屈的泪水顺着慕云然脸颊留下。

不是喜欢白莲花吗?那就陪你们玩玩!

慕梦婉微愣,一时间说不出话,没等反应,话语声再次响起。

慕云然的泪水更为丰富,清澈的眸子看向楚景弦,微张开嘴说道:“王爷,我本不想打扰你们,而且云然以为王爷开心是最重要的,难道当真连云然一口饭都不愿意给了吗?”

楚楚可怜的神态在慕云然脸上定格,无助的眼神连她自己都入戏太深。

一身黑色长袍之下的楚景弦轻咳几声,眉目舒缓开来,却还是能看出嫌弃的神情。

“让这女人先赶紧滚开!本王不想看到她。”

慕云然是丞相之女,慕天忠心思细腻,可不是几句话就能糊弄过去。

慕云然听之,一抹笑意藏在心中,果然,这楚景弦还是最吃这套。

慕云然的玉手僵持在半空中,眼睛瞪着跪在地上的慕云然,喘着粗气。

嬷嬷当真识人脸色,发觉摄政王心软,按着慕云然的力度小了些许。

慕云然一个轻晃差点便晕倒在地上,头上的步摇来回荡起。

“让你滚,难道听不到吗?难不成还要在这脏了我的眼睛?”楚景弦挥着衣袖,低沉的语气惹得慕云然心中不舒服。

不过这个时候,她可不想在这再待下去一秒钟!

慕云然挺着酸痛的膝盖,脸色略微苍白,身体的疼痛使她眉头紧皱起来。

一阵踉跄起身,走起路来都极其费力,白衣底下轻点了一层灰。

慕梦婉吃了哑巴亏,青衣之下右脚一个用力,脚底下的鹅卵石便飞起直直冲着慕云然而去。

慕云然又不是傻子,她察觉到了不对,在鹅卵石即将打到她脚后之时,却作势向后倒去,嘴角还有让人耐人寻味的笑容。

白衣轻起,拂过楚景弦的脸颊还带着淡淡花香,而她刚好落在了楚景弦怀里。

却不料,落下的手正巧打在了他的那处,一丝奇妙的反应顿时发生。

楚景弦竟然有了反应!

“滚开!”

他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心中本平静的怒气又一次翻涌,用力甩起袖子猛然推开了慕云然。

“啊!”

突然的发怒让身边的慕梦婉吓得不轻,楚景弦脸黑得像炭一样,实在害怕。

慕云然本就跪久了身体不支,这么一推直接跌坐在地上,好在她反应迅速并无大碍。

她狠厉地目光瞪了慕梦婉一眼,这个女人真是让她恶心至极。

慕梦婉回过神来,看向慕云然的眼神满是嫉妒。

这贱人!刚刚明明躲开了那石子!怎么还往王爷身上靠!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怎么还敢勾搭王爷,难道不照镜子看看自己!这副嘴脸,配得上我们王爷吗?”

泪水哗哗地从慕梦婉脸上落下,这般弱女子模样真是可怜。

一阵吵闹的声音让本怒气冲天的楚景弦更为心烦,一声怒吼打断了慕梦婉的话语。

“来人!把慕云然这个贱人拉下去!”他怒吼的声音让慕梦婉身体微抖,不敢继续言语。

天色蒙蒙亮,慕云然脸上红色的疤痕更为明显,楚景弦脸上写满了恶心,心中认为刚才不过是慕云然这个贱人的狐媚之术罢了。

慕云然脸色不屑,单手撑着地面站起,冷哼一声。

“不劳烦了,我自己走!”

偏院。

风声阵阵,破败不堪的杂草在地上虚张声势,沉木制成的桌椅落了一层灰。

慕云然坐在凳子上面,用手拄着头观望着四处。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虽然这偏远的院落破了些,但是该有的东西倒是不落,况且这地方比外面可是安静许多,悠然自在又不用管那个楚景弦的嘴脸。

“啧。”慕云然突然皱眉,想到了刚才楚景弦那处的炽热,差点把昨天吃的馒头吐出来。

真是恶心。

不是说这摄政王不行吗?真是……

杂草轻动,风势微转,慕云然警惕地转头看去。

房顶之上,一身黑衣跳落而下,两只手对着慕云然行礼。

“何事?”慕云然询问道,暗卫这时到访,莫不是有什么变动?

暗卫环顾四周,眼神中透着不满,主人功夫如此厉害,怎么会被一个女子欺负如此?

“慕梦婉日渐嚣张,用不用解决掉……”说罢,他用手在脖子上面摆出一副杀人的手势。

慕云然微转衣袖,将藏在衣服中的银针拿起,端详起来。

楚景弦实力不容小觑,现在并不是下手的好时候。

暗卫在一旁瑟瑟发抖,脸庞一层虚汗冒出,背后发凉起来。

想当年,慕云然就只凭借一根银针就让这十八个暗卫折服在她的手下,不管怎么回忆,这银针都是对暗卫的最大震慑。

“记住,不要多管闲事。”冷淡的声音寒气入骨,犀利的眸子中好像藏着一把锋利的剑,让人望而却步。

暗卫大气不敢出,连忙认错。

“对不起主人,对不起,这次是我鲁莽了,帮派最近很稳定,收入上也比之前多了许多……”

话语声才落下,慕云然的陪嫁丫鬟蓝秋便推门而入。

眨眼间,暗卫便已经消失在慕云然眼前。

蓝秋端着水盆,闷闷不乐的脸上多了焦虑。

“那慕梦婉仗着王爷宠爱,进门第一天就胡作非为,明明王妃你才是正妃,她不过是一个侧妃怎么就……”

蓝秋无奈地摇摇头,看着慕云然本一尘不染的白衣,膝盖那里被点点血液浸染,小嘴撅起来更是不满。

慕云然父亲如今的丞相慕天忠,早就觊觎摄政王的势力,便逼迫她监视楚景弦。

楚景弦再怎么说也不是吃醋的,从她进府那日就已经什么都知道了,这么长时间对慕云然不过是更加厌恶罢了。

身为摄政王妃的她怎么也应该受到爱戴敬仰,如今场面就是连一个嬷嬷都可以随意欺负慕云然。

“我自然有安排,他们得意不了多久……”慕云然轻声安慰蓝秋道,顺而将手中的银针又收回到袖子里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弃妃美又娇》<<<<


第3章 毒发吐血

正午,刺眼的阳光落在慕云然白衣之上,淡淡花香轻飘而来。

腰间的玉佩泛着光泽,她苍白的嘴唇却少了几分生气。蓝秋蹲下身子,轻掀起慕云然下身的白衣,用沾湿的毛巾擦拭着那白嫩腿上显眼的红色血迹。

“王妃娘娘,您受苦了。”蓝秋抿着嘴,脸上写满了担心。

慕云然见状,苦笑一声。

“委屈的是你们。”她伸手拂去蓝秋肩膀微落的灰。

粗布织出的衣服都觉得扎手,摄政王妃的陪嫁丫鬟只有粗布的衣服可以穿,这传出去估计不少人笑话。

前朝王妃的陪嫁丫鬟哪一个不是光鲜亮丽,想到这慕云然心头更为一紧。

蓝秋摇摇头,轻声说道:“王妃娘娘,没有什么委屈的,蓝秋只是心疼你。”

慕云然长叹一口气,眉头皱起来,心中的愤怒再一次被点燃。

“父亲从我进去摄政王府开始,便派人盯着我的行动,如今线人已经日渐松散,我们的势力也慢慢壮大起来,最多再过几个月,我定要让楚景弦与那贱人生不如死!”

话音未落,慕云然便攥紧拳头重重打在桌子上面,一道清晰的裂纹在指缝底下延展开来。

“王妃娘娘,切勿动气!”

慕云然眸子中充斥着愤怒,身体跟着颤抖起来,嘴角抽搐着。

慕梦婉,楚景弦,今日之辱,定加倍百倍还给你们!

只见一口黑色的鲜血从慕云然嘴中喷出,飞出去十米远。

“娘娘!小心身体,先回房休息吧。”蓝秋连忙起身,察看着慕云然的伤势。

“无碍。”虚弱的声音从慕云然嘴中说出,她摆摆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蓝秋扶起慕云然,两个人向内屋走去。

这毒怎么突然就发作了?慕天忠害怕她不老实,早在进府之前,便逼迫着她吃下了一颗毒药。

这毒药性强烈,虽说慕云然本是毒师却也只能暂时压制。

而这毒又通通都表现在脸上……

她径直走向梳妆台,轻坐在椅子上面,铜镜上面一张难看至极的脸让人不想直视,她抬起的手轻轻触碰着脸上的红色疤痕。

真是恶心。深红色的疤痕布满脸中,分支仿佛蜈蚣一般,这毒怎么就非要在脸上呢?

慕云然心中顿时烦闷起来,打开梳妆台顶上的盒子,拿出五根银针。

她轻插在特定穴位之上,缓解毒素继续蔓延,这方法却也只能暂时压制。

这毒素里面的几味,早就已经没有了记载,若是自己琢磨试药,搞不好更为严重,甚至一命呜呼。

为今之计,只能先缓解,再想方法拿到慕天忠手上的解药,方能奏效。

蓝秋在一边急得跺脚,泪水噙在眼中,说话声音都颤抖起来。

“娘娘,怎么样了?”

慕云然轻笑,随意地挥挥手说道:“没有事了,不用太过担心,都习惯了。”

耀眼的阳光打在窗户上,铜镜上面的疤痕比刚才稍微淡了几分。

慕云然轻拿下头上的步摇,轻放在盒子中,纤细的手微微挡住脸,打了一个哈欠。

“蓝秋,去再打一盆水,端进来我擦擦身子。”

“是的,王妃娘娘。”刚听到说话声,蓝秋就已经走到了门外。

蓝秋回眸看着微破的房间,王妃娘娘的性情与之前相比似乎有所不同。

之前在丞相府被慕梦婉欺负的时候还畏畏缩缩什么事情都只知道躲避,如今倒了多了几分英气。

虽然性格变得阴晴不定,但是似乎现在的娘娘更让人觉得安心。

内屋里的慕云然将银针收起来,头枕在手臂处微爬在梳妆台上,眸子中带着疲惫。

折腾了许久,被那楚景弦与贱人耽误了大好睡觉时间,真是晦气。

太阳都落到了半山腰,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慕云然轻睁开朦胧的睡眼,原本亮眼的光变得温和。

想必太阳已经下山了吧……蓝秋呢?怎么还没回来?这都多久了?

正当她疑惑之时,只听门被推开,蓝秋一脸幽怨地走进来,水盆中的水都荡漾起来。

“怎么打水如此之久?”慕云然盯着蓝秋手上的水,伸了一个懒腰。

蓝秋撅着嘴,生气都写在了脸上,红扑扑的脸蛋好像要冒烟一般,蓝秋和慕云然的肚子也十分配合地咕咕叫了起来。

“娘娘,您饿了?”

慕云然脸上的笑容尴尬几分,勉强地摇摇头。

“没有。”

怎么会没有?这都快一天没吃饭?

蓝秋看穿了她的心思,叹了口气。

“打水之前,蓝秋特意去厨房嘱咐了好久,可谁知道刚才过去,竟然连晚膳都没有准备!这才回来晚了,这水也已经凉了。”

慕云然听完,眸子凌厉几分,这厨房现在都开始如此胡作非为?

“娘娘,等到晚上厨房估计没有什么人,到时候蓝秋去给你拿点吃的,总不能让您饿肚子!”

蓝秋一脸正经,关切的目光看着慕云然,倒是事事都很上心。

慕云然本烦闷的心情听完蓝秋的话轻松许多,从椅子上面站起身来向蓝秋走去,抬起手拍了一下蓝秋的脑袋,轻笑:“到时候我自己去就行,你就在这等着吧。”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整个王府静下来没有了白日的喧嚣。

摄政王府诺大,花园中盛开的花映照着月色,一排排的石英柱子都泛着光,几条金鱼在波光粼粼的池塘中显得十分可爱。

慕云然从偏院轻轻溜出来,踮着脚轻轻地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香气扑鼻,她深嗅了一口,白皙的手轻轻打开一个个盖子。

这还有烧鸡!慕云然嗖的一下就将烧鸡拿了出来。

蓝秋日日夜夜帮衬左右,倒是衷心,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奖励她,这烧鸡就先让她饱餐一顿。

一阵话语声打断了慕云然的思绪,厨房外面李主管和慕梦婉的声音越来越近。

这么快,就学会笼络人心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估计也和这人有关。

先躲为妙!厨房瓶瓶罐罐那么多,慕云然还没找到隐藏的地方,厨房门便被打开,迎面就走过来李主管和慕梦婉。

慕云然眸子中多了警惕,转过身去。

李主管脸色严肃,本欢喜的神情顿时转变,而那慕梦婉一脸得意,瞥向拿着烧鸡的慕云然,一抹笑意荡开在脸上。

“姐姐,这是来厨房欣赏夜色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弃妃美又娇》<<<<


第4章 不知好歹

“姐姐,这是来厨房欣赏夜色吗?”


慕云然冰冷的眸子打量一番,还没等开口便听到一声大喊。

“真是好大的胆子,完全没有把规矩放在眼里!厨房这种地方也是你这种人能够进来的?”李主管指着慕云然便开始叫骂,吐沫星子在空中飞舞。

慕梦婉见状偷笑起来,看着慕云然的眼睛又多了几分嚣张。

慕云然捏着烧鸡的手力度重了些许,凶狠的目光看过去,努力地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冷漠说道:“哦?此话怎讲?我又是什么人?”

空气没有安静太长时间,李主管的怒气中烧,脸上黑红黑红闷得大声吼叫。

“当然是一个恬不知耻的丑女人?不过是一个在摄政王府混吃等死的女人,眼中竟然完全不知道尊卑!”

慕云然犀利的眼神瞪着他,极具压迫感的声音从嘴中说出。

“尊卑?我慕云然是圣上赐婚,三书六礼明媒正娶,是当朝摄政王的摄政王妃!跟我提尊卑?我就告诉你!我尊你卑!难不成你还想抗旨不成?”

没等李主管说话,她一挥白衣一个飞踢直冲而去。

“啊!”

一声惨叫过后,就听见“哐当”一声,地板都跟着震动起来,李主管被踢飞了五米多远,晕倒过去。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慕梦婉看着眼前的景象,两条腿不听话一般发软起来,瞳孔中满是惊慌。

“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这可是摄政王府,如今权利都在我手上,你要是敢做什么!我定要告诉王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话音刚落,慕梦婉便瘫倒在地上,指着慕云然威胁一通。

慕云然嘴角微微上扬,一步步向着慕梦婉逼去。

威胁?就这难道会怕?这贱人怎么只有这点手段!

看着慢慢靠近的慕云然,慕梦婉爬着向后退,青衫上面蹭满了灰。

一声清脆的声响落地,做工精美的翡翠钗子掉落在地上,慕梦婉来不及去管,变得更加慌乱。

慕云然脚底踩过那翡翠钗子,蹲下身子一把把慕梦婉拉过来,一股寒气瞬间包围了地板上面腿软的女人。

“我都说了,你不要乱来,你要是今天对我做什么,以后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慕梦婉眼神飘忽,时不时向那边的李主管看去,紧接着身体都颤抖起来,原本嫩红的嘴唇此刻苍白无色。

慕云然冷哼一声,纤长的手直接捏住慕梦婉的下巴,力度越来越大,眸子中深不见底。

“你是在威胁我?你做过的那些漂亮事情,想必你自己心中有数,倘若今日我有什么事情,你的下场可就不是像那位那么简单了。”

她瞥了一眼另一边地板上面晕倒的李主管,再看看现在的慕梦婉,一抹轻笑在她脸上微露。

她拿开那双白嫩的手,眨眼间只剩下慕梦婉一个人留在厨房惊魂不定。

“救命!救命!慕云然你不得好死!你就等着一会王爷取你性命!”慕梦婉抓着自己的头发,发疯一样在原地喊叫。

蓬乱的发丝在昏暗的月光之下,脸上本精致的妆容也消失不见,就像疯婆子一样。

“找王爷,他替我做主!对!”她只顾着自己的自言自语,双腿发抖无法站起来。

慕梦婉凭借着两只手的力量,爬出了厨房……

静心室的沉香飘飘然,数千万稀有图书排列整齐,不愧是摄政王府的图书室,应有尽有。

楚景弦一身深紫色长袍,低调的紫金发冠将青丝盘起,碧螺春的茶香氤氲了整个书房。

他修长的手指落在书卷之上,好像画中的美男子。

“谁!”楚景弦警惕的眸子看向门口,眼中透露着谨慎。

慕梦婉撑着门,一瘸一拐地走进书房,泪水止不住一般哗哗掉落。

“王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原先娇嫩的声音带着沙哑,眼睛中充满了委屈,一步步向楚景弦走来。

楚景弦见状,眉头微皱,右手轻合起书卷,心中不知道为何多了几分复杂滋味。

怎么回事?这女人怎么弄的如此狼狈?

在他身后的白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他从小就跟着楚景弦出生入死,表面虽是主仆关系,但是也算相互了解。

不过,这侧妃这架势,不懂……

慕梦婉顺势倒在楚景弦的深紫色长袍之上,哽咽的声音更为可怜。

楚景弦刚要开口,便被怀里的女人打断。

慕梦婉哭着将刚才厨房的事情变本加厉地告诉了楚景弦,楚楚可怜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一开始嚣张的影子。

“王爷,你可要为我撑腰啊,姐姐都这样欺负我了。”

慕梦婉话毕,椅子上面的楚景弦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书房安静下来。

她眸子瞥着男人,心中不安躁动起来。

楚景弦咽了一下口水,脑海中不禁想到了那处当时因为慕云然有的反应。

这是那丑女人勾引我的手段?还是真有……不可能!

他冷淡的眸子落在怀里的女人身上,衣服上面脏了许多,前几日送的翡翠钗子也消失不见。

“白夜,去将那贱人给我好好地‘请’过来。”楚景弦的脸上冷若冰霜,轻轻挥动的手指刚停,一身黑色便衣的男子便离开了两个人的视线。

他暂且放下刚才的顾虑,如今重要的是不能让慕梦婉受伤,倘若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什么男人!

慕梦婉听完,心中自然开心起来,原本的担心顿时烟消云散。

此时的偏院,伴着几声轻快的笑声。

“娘娘,这可真香啊!”蓝秋左手擦擦嘴上的油,右手拿着一个被啃了一口的大鸡腿,满足的声音在房间里面回荡。

慕云然轻笑,用力地咽下嘴里面的烧鸡,给蓝秋竖了一个大拇指。

蓝秋微愣,眨巴眨巴大眼睛,疑惑地问道:“娘娘,这是何意?蓝秋就知道娘娘十分厉害!没想到我们家娘娘不仅聪明过人身手也十分了得!”

这一句句的马屁话,慕云然听得头都大了,这古代人夸人还真是第一次听,这三个月就学会怎么骂人了……

刚准备开口,不速之客便也到了。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一阵说话声从门外传过来。

“王爷让我来叫你过去一趟。”

门外的白夜面无表情,声音冷冰冰的和楚景弦如出一辙。

啧,真不愧是楚景弦的狗腿子,真是臭脾气都一模一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弃妃美又娇》<<<<


第5章 是那女人冤枉你不成?

“你怎可如此和娘娘说话!难道你的主子都不教你礼仪吗!我们娘娘不会去的!”蓝秋抬起手臂将慕云然向后退,对着门大喊。

慕云然微微皱眉,这大半夜还真是有闲情雅致,告状倒是快。

“蓝秋,在这等我回来。”她轻轻摇摇头,示意蓝秋不要阻拦。

楚景弦的性子她清楚,这种时候倘若她不去,或许事情便当真闹大了,慕云然走到门口。

“咯吱”一声,两个人的身影便慢慢从偏院来到了静心室。

香禅木的椅子上面楚景弦怀抱下的女人更显得娇俏可怜,慕梦婉走下地一点点靠近刚进来的慕云然。

“你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不敢吭声了!不过是一个丑陋的女人罢了,仗着皇上恩赐才能来到摄政王府,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

慕梦婉指着鼻尖就叫骂起来,她抬起右脚狠狠地踩在了慕云然的左脚上面。

慕云然脸色狰狞,眉头紧锁,心中强制压抑着愤怒。

这个时候不能动气,不能让楚景弦发现什么端倪,现在还不是亮底牌的时候。

“慕云然,你怎么敢!敢对婉儿下手!”楚景弦端起清茶,这么长时间碧螺春也早已经凉了,他茶杯贴近嘴唇,端茶的手却气得发抖。

静心室安静下来,慕梦婉也些许收敛,给了慕云然一个白眼。

“那王爷可是要听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慕云然冷冷的声音透出了几丝寒气,周围的温度顿时都下降了许多。

她冷淡地将事情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眸子紧紧盯着旁边的慕梦婉,惹得后者心头一紧。

慕云然轻咳几声,声音放大了说道:“不管如何,我都是摄政王妃,就算没有夫妻之实,平时的种种我都忍下了,可是现在就连饭菜都不给准备,怎么这是要将我们活活饿死?”

没等慕云然接着说下去,慕梦婉的脸色便着急起来,立马大喊起来。

“明明就是凭空捏造!没想到姐姐不仅面容不佳,就连心思都是如此这般不知羞耻!你说厨房克扣你的饭菜,可有证据?明明是你自己嘴馋,就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慕云然被气得嘴角抽搐起来,就连声音都开始颤抖,直勾勾的眼神瞪着男主,讽刺的声音说道。

“你还真是找了一个贤内助,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的,一调查便知?”

楚景弦握着茶杯的手紧了几分,低沉的声音在静心室响起。

“李主管呢?让他来见我。”他用力一挥长袍,从刻着花纹的椅子上面站起身来。

顷刻。

白夜把厨房中昏迷的李主管拖到了静心室,整个人一眼望去不省人事,要不是还有呼吸便跟死人没什么两样。

楚景弦微一甩手,凉茶便直接落在李主管的脸上。

“救命,救命!”昏迷的男人醒过来,两只脚扑腾扑腾地说些胡话。

等到李主管冷静下来,顿时又慌了神,心中不安起来。

怎么回事?不是在厨房吗?这是王……王爷!

“王爷,王爷,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是小的看管不周,下次绝对不会!”

“你还想有下次!”楚景弦怒吼,翡翠茶杯顿时摔落在地上,碎裂得不成样子。

李主管被吓的连连后退,赶紧指着慕云然便开始瞎扯。

“都……都是这个女人!就是她!这可不关我的事啊!都是这个女人深夜闯入了厨房!还将小的弄成这个鬼样子。”

冷风穿过窗户吹进来,使得慕云然膝盖的伤口吹得生疼。

真是没完没了!

“你克扣偏院的饭菜可是真的?难道是那女人冤枉你不成?”楚景弦狠厉的语气让李主管后背发凉,深邃的眸子更是让人不能呼吸。

气氛突然安静下来,李主管蜷缩在原地不敢吭声,心虚两个字就差写在了脸上。

“真是一出好戏啊!没想到摄政王如此看不上我!竟然都开始让一个主管来虐待我?今天还特地把我请过来,就为了看戏吗?”慕云然拍手大笑,不屑的声音算是彻底惹毛了楚景弦。

楚景弦面无表情,心中的怒火却无法控制,一脚狠狠地踢在了李主管的胸脯上面。

“混账东西!”

眨眼间,李主管横飞了十米远,他跪在地上便开始求饶。

“王爷,小的知错了,没有下次了,你原谅小的吧。”

“砰砰”的磕头声响起,李主管额头上面的红色格外显眼。

楚景弦轻轻抬起手,纤细的手指微动。

李主管便已经被丢在了门外,静心室只剩下慕云然,楚景弦与慕梦婉。

见到情势转变,慕梦婉连忙装起笑脸,虚伪的模样让人反胃。

“姐姐,今天的事情可能就是一个误会,是妹妹没搞清楚事情,妹妹给你赔罪了,这厨房克扣你的饭菜,这个事情妹妹实在不清楚。”

慕云然冷笑,没有回应地转身便要离开。

“站住!”

一阵阴冷声音从身后传来。慕云然转过头,脸色淡然望向楚景弦。

楚景弦本就气愤不已,见慕云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心中更是犹如火烧般烦躁。

“本王让你走了吗?”他一字一字,咬牙切齿道。

“你的可人儿都狼狈成这样了,王爷不好好安慰她,这时把精力浪费在我的身上做什么?”慕云然反问,语气轻佻得很。

楚景弦目光凌厉,狠狠盯着慕云然。

“王爷,妾身知道您想替我做主,但姐姐也并非有意如此。此事就过去吧,您别生姐姐的气了。”慕梦婉娇滴滴的劝慰楚景弦,语气夹杂着几丝哽咽。

眼见自己暗中买通下人克扣慕云然伙食的事情差点败露,慕梦婉现下只想快些把慕云然打发走了。

“你倒说了一句人话。”慕云然轻笑,居高临下打量慕梦婉。“这世上确实没有妾室向正妃问罪的道理。”

慕梦婉心里最惦记什么,慕云然一清二楚。既然慕梦婉眼红她王妃的位置,慕云然索性句句往慕梦婉软肋上戳。

瞧见慕梦婉气得脸色通红又不敢发作的模样,慕云然觉得十分好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医弃妃美又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