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和刘铭的小说《我曾爱你如尘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曾爱你如尘埃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李浩

简介:“想要钱,我给你两条路
”“要么张腿,要么裸贷
”我们因金钱分开,又因金钱相遇
而这次,他不会再把我捧在手心......

角色:李浩,刘铭

李浩和刘铭的小说《我曾爱你如尘埃》全文免费阅读

《我曾爱你如尘埃\/我曾爱你如尘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裸贷

“手持身份证,脱掉衣服。”

微信视频界面里一片黑暗,冷硬的男音从里面传来。

那声音是被变声器处理过的,如同视频里的画面一般,黑暗空洞。

我颤抖着手,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物,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强忍着屈辱,在镜头面前摆出他想要的姿势。

眼泪难以遏制的滑落出来,我压抑的抽泣着,同时喉咙里又不得不发出对方想要的暧昧声响……

“停。”

视频电话里,传来男人简短有力的一个音节。

只是,那语气似乎夹杂着愤怒。

愤怒?我不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么,拿到了想要的那段视频,为什么会愤怒?

可能是我听错了。

视频电话切断后,我狼狈的清理着自己的身体,颤抖着手迅速将衣服穿戴整齐。

而与此同时,手机页面划过一道支付宝收款信息。

看到收款信息,我瞳孔一缩。

不是说好的裸贷支付一百万么?为什么只有十万块?

越想越不对劲,我拿起手机,拨打了那串号码。

“陆先生,请问……是不是给我的薪酬里少了个零?"我斟酌着开口。

“是么,想要剩余的薪酬,就过来找我。”声音依旧是用变声器处理过的,听起来冷漠空洞。

“……好。”挂断电话后,我攥紧了手机。

心中隐约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冥冥之中,我总觉得,接下来可能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可我知道,自从我踏上裸贷这条路后就没有退路了。

为了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妈妈,我别无选择……

打车来到金爵大厦B座2201,我屈起食指,敲了敲门。

“进。”

一个低醇磁性的音节从里面溢出。

这声音……怎么那么像……

可能是我想多了。

甩掉脑中的想法,我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奢华的办公室内,男人背对着我,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做工考究精良的英伦风黑白条纹手工西服衬的他身材颀长,气场十足。

“简小姐,好久不见。”

男人话音落下,缓缓转过身来。

逆着光,男人轮廓深邃的脸在光影交织间,我看的并不真切,但那道声音,以及那双深若寒潭般的眸子,我没有听错看错——

我踉跄着后退两步,声音发颤:“陆庭轩!怎么是你?”

“呵,”陆庭轩冷笑勾唇,他一步步逼近我,深邃双眸中寒光微闪,眸底满是讽刺嘲弄,“简然,那你希望,买了你自慰视频的人是谁?”

一番话,让我脸色彻底惨白。

时隔一年,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陆庭轩,更别说是以这样尴尬而不堪的形式。

“想不到曾经高高在上的简家大小姐,A市第一名媛,竟然会为了区区一百万裸贷,怎么,你那个高富帅未婚夫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陆庭轩继续逼近我,将我逼退到沙发处,他手掌一推,我整个人顺势跌坐在沙发处。

我骇然抬眸,却对上他那双幽冷写满了嘲弄的眸子,那眸光过于犀利,我几乎不敢跟他对视。

下一秒,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捏紧我的下巴,强迫我抬眸直视他,“也是,从简城脑溢血身亡的那一刻起,简家就彻底完蛋了,现在负债累累的简家人人避犹不及,想必你那个未婚夫看都不会看你一眼吧?”

“你……”他的话激的我脸上青红交错,我怒视着他:“陆庭轩,你究竟要做什么?”

“做什么……”陆庭轩手指捏着我的下巴,轻轻摩擦着,漆黑不见底的深眸里翻滚着炽热的火焰,出口的话让我浑身发凉:“想要剩下的钱,就张开腿,好好伺候我!”

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恼羞成怒:“你休想!合同上都规定好了,你理应给我一百万。”

“合同?”陆庭轩嗤笑一声,“你以为,裸贷这种灰色行业,签署的合同就具有法律效应么?”

“你什么意思?”我身体一僵。

“意思就是……”陆庭轩俯身逼近我,将我压在沙发处,他单手禁锢着我的两只手臂,让我丝毫动弹不得。

“简然,想要钱,我给你两条路,要么,给我张开腿卖,要么,我就把你那段搔首弄姿的视频发布在网上,当然,所得打赏分成收入,你七,我三……”

说着,他暧昧的在我耳边吹了口气。

我浑身一个颤栗,气的脸色发白:“陆庭轩,你混蛋!”

“是么,那我得让这声混蛋,实至名归。”薄唇中挤出这几个字,陆庭轩幽深的眸里一片冰寒,随后,他俯身,吻住了我的唇。

我睁大了眼,拼命挣扎,却被他钢铁般有力的手臂紧紧钳制住,双腿也被他身体压住,丝毫动弹不得。

他泄怒般撕咬着我的唇,动作又凶又狠,如同野兽般,像是要把我吃到肚子里去。

我甚至尝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眼泪在眼眶中凝聚打转,我仰着下巴,努力不让眼泪掉落。

拼劲全身的力气,我抽出手去,扬手,朝陆庭轩脸上狠狠扇去。

“啪——”

气氛,在这一刻冷凝成冰。

陆庭轩俊美无铸的脸上落下五个清晰的手指印,此刻,他脸色冷凝成冰,漆黑双眸里翻滚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周身的空气,骤然暴跌了十几个摄氏度。

“简然,你敢打我?”陆庭轩一字一句,齿缝中迸出寒意。

我脊背一寒,用力推开他,迅速整理好自己,“陆庭轩,我就算是卖,也不会卖给你!”

“不卖给我?”陆庭轩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他声音冷的能凝结成冰:“好啊,那我现在就视频发到网上,让你体验下一夜爆红的滋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曾爱你如尘埃/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章 下贱

我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一直颤抖着,却是高傲的抬起下巴,笑的眉眼弯弯:“陆先生,你觉得一个为了一百万不惜裸贷的女人还会在意这点名誉么?

想发在网上,随便你,到时候别忘了给你那七分的分成就好。”

说完,不再看陆庭轩的脸色,我洒脱的转身离开。

却在转身的一瞬,眼泪差点飙落出眼眶。

“简然,没想到你能下贱到这种地步!”

身后,陆庭轩的声音透着彻底冰寒,毫不掩饰对我的厌弃。

下贱么?

可能吧。

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尊严才是最没用的东西。

我只是在赌,赌他会不会真的不顾往日的情分,将前女友的不雅视频放在网上……

敛好心绪,我不再理会,拎紧包包,快步逃离似的离开了。

出了大厦,一口气走出去好远,我坐在黄色长椅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眼泪难以遏制的滑落出眼眶。

我捂着脸,眼泪从指缝中渗出,滑落滴落在地。

我怎么能想到,曾经把我捧在手心上宠到骨子里的男人,现如今,对我鄙夷厌弃恨之入骨……

昔日里甜蜜恩爱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那时的我有多幸福,现在就有多痛苦。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可惜,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是我对不起他,也不能怨他这样对我……

在我伤感时,放置在包包中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医院打来的。

我连忙擦掉脸上的泪,摁了接听键。

“简小姐,你母亲肾脏血管破裂,已经进了ICU里,我们这边已经找到合适的肾源,若是你再不缴费,我们这边不会安排进行手术,至于后果,由你自己承担……”

医生冷漠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

轰!!

我脑中像是有惊雷炸起,我用力攥紧了手机,急切道:“医生!手术费能不能缓一缓,你们能不能先帮我妈妈安排手术……”

我声音抖的厉害。

“先手术再缴费我们医院这边没有这种先例,我看你还是先凑手术费吧。”

“不要!”我大脑迅速思考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我保证,明天晚上之前一定会筹到手术费,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申请高额贷款……”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响,最终还是同意了。

医院,ICU。

签署完了医院那边提供的贷款协议后,我忙不迭的跑到急救室外。

隔着透明玻璃窗,看着躺在蓝色无菌病床上,鼻孔里插着各种管子,扣着氧气罩,奄奄一息的妈妈,我泪如雨下。

从小妈妈就把我宠成了掌上明珠,把一切最好的都给我,甚至在家里破产之后,不想让我过上苦日子,不惜抛弃自己贵妇的身份,给曾经的好友贵妇做佣人,抛弃自己的尊严,赚钱贴补家里。

而我这个不孝女,却在她最脆弱生命垂危的时候,没能力付医药费让她一度陷入危险中……

深深的看着母亲,我抹掉眼角的泪,转身,决绝离开。

妈妈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这条命都是她给的。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她的命。

更别说是去卖了。

为了她,我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打定主意,我来到了A市最繁华的夜总会。

原本想卖掉自己的第一次,却没想到,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直接将我拒之门外。

这一晚,我去遍了所有夜总会,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看来,我已经被划入了黑名单。

这绝对,是陆庭轩做的。

他就是要让我走投无路,回头找他,将我狠狠羞辱一番。

颤抖着手翻出手机通信录,对着那串号码,我的手收起又放下。

我没有勇气面对他,没有勇气面对他接下来要给我的羞辱……

可我知道,除了求他,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犹豫良久,最终,我拨打了陆庭轩的电话……

帝尊酒店。

“不是说卖给谁都行么?怎么,卖不出去了?”

陆庭轩身穿黑色法兰绒睡袍,慵懒的坐在沙发处,修长苍劲的手握住半满的高脚杯,轻轻摇晃着。

灯光下,透明玻璃杯泛着耀眼的光,更衬得他那双眸子冰寒彻骨。

知道他会羞辱我一番我早有心理准备,我故作不在意的笑着:“陆总,今晚我服务的好的话,会有提成小费么?”

“呵,”陆庭轩喉咙里溢出短促而凉薄的冷笑声,“那得看你有什么本事了。”

说完,他直接俯身,把我压在身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曾爱你如尘埃/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三章 闺蜜

撕裂般的痛迅速传来,我疼的脸色发白,身体颤抖着。

一次强过一次的钝痛感袭来,我被撞得东倒西歪,几乎要趴倒在地。

他的蛮横狂野让我几乎要招架不住——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传来。

是陆庭轩的电话。

他动作顿住,接听了电话。

“庭轩,你现在在哪呢?”电话里传来一道温婉清丽的女音。

那声音让我身体彻底绷住。

那道声音我不会听错,是我最好的闺蜜——苏婉婉。

她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给陆庭轩打电话?

“在公司。”陆庭轩性感磁性的声音伴随着微微粗喘声响起,与其同时,他重重的惩罚着我。

身体钻心的痛袭来,我被他一下撞倒在地,身体碰在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我抬起泛着血丝的眼睛瞪着他,对着唇形:“你疯了!”

陆庭轩却置若罔闻,继续肆虐着。

我痛得几乎要无法呼吸。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随后,苏婉婉发颤的声音传来:“庭轩,你在做什么?”

“加班。”陆庭轩带着粗喘的声音响起。

这种不走心的谎话,用脚指头都能猜出来是假的。

苏婉婉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相信?!

却没想到,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后,竟然道:“那好,我跟孩子等你回家。”

一句话,让我彻底僵硬在了那里,我脑袋轰的一声,像是有惊雷炸起。

她跟孩子等陆庭轩回家?

难道……

陆庭轩已经跟苏婉婉在一起了?

意识到这个想法,我大脑一片空白。

我听不清陆庭轩跟她说了些什么了,不久后他挂断了电话。

陆庭轩在我身体内继续肆虐着,冷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三年前,你走了后,我就跟婉婉订婚了。”

一句话,更是如同一盆冷水,直接兜头朝我泼了下来。

我整个人如坠冰窟。

曾经的好闺蜜现如今成了我前男友的未婚妻,他们甚至连孩子都有了……

可时隔三年,我却还犯贱的爱着陆庭轩……

接下来陆庭轩折磨的我筋疲力竭,最后我瘫软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陆庭轩慢条斯理的清理好自己,随后将一份文件丢在我身上。

“填好这份协议,两百万打到你账户上。”他俯视着我,眼神厌恶而冰冷,看我的目光如同在俯视最卑微的蝼蚁。

我抬起僵硬酸软的胳膊一看,是情妇协议。

大意是年薪两百万,我必须满足陆庭轩的需求,随时随地,随性而要。

我苦笑一声,三年前,我是他捧在手心上的前女友,三年后的现在,我成了他解决生理需求的情妇,还真是讽刺。

但是,除了这个,我别无选择。

终究还是有些不甘心,我撑着疲惫酸软的身体,坐起身来。

“你都有苏婉婉了,都有你们的孩子了,为什么还要我做你的情妇?”我苦笑。

“我的事还轮到你管。”陆庭轩冷哼一声,穿戴整齐后离开。

我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酒店里,看着那份情妇协议,眼泪,终究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

签署完协议后,这次陆庭轩倒是很准时的把钱达到了我银行卡上。

我迅速缴纳上了妈妈的医药费,还清了贷款。

而陆庭轩让我住在一套他的别墅里,以便能随时满足他的需求。

于是,我做起了他圈养的金丝雀。

这天,我正在家里插花,却接到了陆庭轩的电话。

大意是他有份重要文件落在家里了,让我给他送到公司里去。

跟陆庭轩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知道他向来谨慎,更不是个丢三落四的人,这次怎么会把重要文件落在家里?

再者说,重要文件,他不该是让自己助理亲自来拿么,让我一个情妇去给他送,他有那么放心我?

虽然心底疑惑,但我也不敢耽误,找到那份文件后,直接出发了。

生怕耽误了他工作,打车一路急急忙忙的来到陆氏集团,我拿着文件,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

敲门进入后,我微微喘着粗气,把文件放到了他桌上。

“你工作吧,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我就要离开。

却不料,手臂被陆庭轩大手紧紧扣住,随后,他手腕一个用力,便把我扯入他怀中。

我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坐在他大腿处。

“这是在办公室……”我挣扎着,身体反而被他抱的更紧了,我抬头,便对上他那满是戏谑的眸子。

此刻,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脸上,脖颈处,痒痒的,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让我又羞又窘,尴尬的手脚不知道该往哪放。

他深深凝视着我,随后不顾我的挣扎,俯身,吻住了我的唇。

不同于上次满是侵略意味的吻,这次他吻得很温柔,那种感觉就像是三年之前……让我有一种被深爱的错觉。

渐渐的,我被他撩拨的身体几乎要软成一滩水。

他大手在我身上游走着,随后,他扯掉了我的底裤,我脸色更红,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陆庭轩却猛然推开了我。

我迷茫的睁开眼,入目,却是陆庭轩满含讽刺的目光。

“简然,你以为我会上了你么?”

他讽刺开口,声音刺骨。

“你真让我恶心。”

他深邃双眸轻蔑而不屑的看着我,“还不快滚!”

“你!”我像是被人迎面打了个巴掌似的,脸上涨红的厉害,羞愤无比:“那你把内衣还给我!”

“你没有要求我的资格,趁着我还没发火,赶紧给我滚。”他冷嗤一声,眸色冷的让人心惊。

“可难道你要我不穿内裤出门?”我脸色一白,有些着急。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他随手将我的内裤丢在了垃圾桶里。

我气急,却又无可奈何。

丢在垃圾桶的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

我只好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夹着腿,狼狈而不堪的转身离开。

刚一出门,眼泪就难以控制的掉落下来。

我没想到陆庭轩会这么羞辱人。

在他面前,恐怕我连个婊子都不如吧。

抹掉眼角的泪,我离开了办公室。

就当我要离开陆氏集团时,却没想到,迎面竟撞上了苏婉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曾爱你如尘埃/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四章 下贱的女人

“简然?”此刻苏婉婉妆容精致,穿着香奈儿高定长裙,提着爱心便当,迟疑的看着我。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又怎么会来这里?”苏婉婉拧眉,上下打量着我。

“我……”我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微微握紧,不知该怎么解释。

难道要我承认,我其实就是她未婚夫的情妇么?

这种见不得人的身份我怎么可能说出口。

“我路过,顺便来处理下事情。”我别过眼,做贼心虚道。

苏婉婉犀利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像是要透过我的脸,看到我心底去。

半响,她冷笑一声:“昨天,跟庭轩在一起的人是你吧?”

我浑身一震。

她怎么会知道的?

是猜测的还是……

我脸色惨白,干笑一声:“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别装了。”苏婉婉上前逼近我,眼底满是讥诮:“没想到啊你手段倒是挺高明的,这才回国多久,就勾搭上我未婚夫了?

怎么,你忘了三年前,在他还是个穷小子的时候,你是怎么抛弃他跟有钱男人跑了?现在看他有钱了又回来了,简然,你怎么就那么贱呢?!”

她声音不大不小,却引得周围的人微微侧目。

很快,那些探究的意味不明的看好戏的种种目光投落在我身上,让我无地自容。

“我不是!”我拼命为自己辩解,“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是?”苏婉婉冷笑,压低了声音,“你敢说昨晚跟陆庭轩上床的不是你?!”

一句话,让我无法辩解。

我想否认,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起初苏婉婉可能只是猜测,见我这副模样她更加落实了心中的想法,看我的目光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简然,你这个贱人!”

她扬手,一个巴掌朝我脸上狠狠扇去。

我猝不及防,身体倾斜了下,却无意间碰翻了她手里的保温桶,顿时,滚烫的汤汁涌了出来,直接洒落在了我裙子上。

身上被滚烫的汤汁给洒的遍处都是,腹部更是火辣辣的疼着我都能感觉到衣料下已经有大片大片的肌肤被烫红。

“简然!!”我听到苏婉婉声音尖锐急促起来,她一双猩红的眸子狠狠的瞪着我,恨不得要将我碎尸万段,“你竟然没穿内裤?”

一句话,让我彻底僵硬在那里。

身上火辣辣的灼伤感似乎都消失了,我木讷的站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

顺着她的目光,我注意到,因为身体被洒了汤汁的缘故,包臀短裙紧紧贴在身上,清晰的勾勒出了身体的形状,也能隐约看到短裙里面的风景。

轰!!

似是有惊雷在我脑中炸响。

“我靠,这女人也太下贱了吧,出门都不穿内裤啊!这是摆明了想勾引人啊!”

“还能勾引谁啊,刚才她去的可是咱们总裁办公室,想勾引的自然是咱们总裁喽。”

“咱们总裁都有未婚妻了,人家苏小姐还给他生了个孩子,这女人怎么就那么恬不知耻呢!”

“……”

“……”

越来越难听的鄙夷声四面八方般涌来,如潮水般把我淹没,各种鄙夷的嘲讽的眼神如同最锋利的匕首,将我一刀刀凌迟。

周围的世界在天旋地转,我肺部的空气像是被人抽走一样,胸腔里疼的厉害,我几乎不能正常呼吸。

我捂着耳朵,逃也似的狼狈离开了。

我跌跌撞撞的跑出公司,思绪就像混乱的毛线缠在一块,我木然的迈着沉重的双腿,朝马路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斑马线对面的绿灯变成了红色。

余光瞥见刺眼的灯光,我转过头看去,一辆开着远光灯的小轿车,由远至近,飞快的向我行驶而来。

开车的人发现了我站在马路中央不动,不断的按着喇叭,刺耳的喇叭声在车流如织的街道处响起。

我心头一惊,想后退躲开,可此刻已经来不及了,我退无可退——就在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想象中的疼痛到来时,极为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

我茫然的睁开眼,却发现那辆车子在我面前停下,离着我的身体仅剩下几厘米的距离。

“抱歉,小姐,你没事吧?”温柔的让人一听就如沐春风的嗓音像是阴雨天后的一道阳光,带着歉意,并且还有点耳熟。

“没、没事。”我回过神来,看向从小轿车中走出来的男人,想到自己的裙摆,难堪的用包包遮挡住被咖啡浸湿的地方,夹紧双腿,难堪的涨红着脸,“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我笨拙的转身,用包包遮挡住漏出的部位,就要仓皇离开——

“简然?”

男人迟疑的声音响起。

我刚要迈出的脚步顿住,身体一僵。

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怔愣间,男人快步上前,来到我跟前。

“还记得我吗?陆浩楠,在飞往英国的飞机上被你救了的。”

飞机上…

我盯着他欣喜而略带兴奋的俊颜,皱着眉思索了起来。

陆浩楠……

陆浩楠……

我想起来了,三年前,在A市去往美国的航班上,有个男人失血过多,急需输血。

恰好我的血缘是相符合,当时想着救人要紧,我就去献血了。

说起来这个世界也小,竟然在今天遇见他。

“我想起来了。”我笑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是啊,说起来我还没好好感谢你……”他笑的温润,余光落在我包包遮挡住的位置,眸色一暗。

我意识到些什么,脸色涨的更红了,拼命的用包包按住我的小腹处,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的衣服……”

“只是脏了一点,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不等他说完,我仓皇就要离开。

“慢着——”陆浩楠上前,脱掉自己剪裁精良的黑色西装外套,直接披在了我身上。

“陆先生……”我愣在那里。

男人比我高出两头,他西装套在我身上,宽大的衣服恰好能包裹住我的臀部,将我被咖啡浸湿的部分完全遮挡住。

“用这件衣服挡一下。”他朝我温和的笑着,阳光下,琥珀色的眸子泛着温柔的光晕。

我吸吸鼻子,心头有暖流涌过:“谢谢。”

“我还没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走,我带你买身衣服。”说着,陆浩楠做了个请的姿势,绅士的邀请我上车。

“这怎么好意思……”我捏着西服衣角,有些别扭。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救我一命,我带你买身衣服又有什么不妥的?简然,上车吧。”

看着他真诚而温暖的眸子,我最终点头,“嗯,那就麻烦你了。”

上车后,我没意识到,在暗处,有一个摄像头,把这一切清清楚楚的拍了下来。

陆浩楠带我来到A市最奢华的商场内。

那里面每一件衣服都是现在的我不敢奢想的。

我本想离开,但陆浩楠执意让我在这里挑选衣服,无奈之下,我只好同意。

看着那一件件LV,香奈儿吊牌价格上多的吓人的好几个零,我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最终,我挑选了件相对而言最便宜的白色长裙,挑选了件内衣。

换好衣服后,我走了出来。

陆浩楠目光落在我身上,我能清晰的捕捉到他眸底闪过的浓浓的惊艳。

“好看么?”我捏着裙角,咬着唇,有些羞窘。

“很好看。”陆浩楠连连赞赏,说着,他叫来了服务员,竟把我刚才看过的所有的衣服,跟身上这件尺码相同的衣服全部包装起来结账。

“陆先生,我不需要那么多衣服……”我连忙阻止。

“女孩子多几件衣服没什么,”他朝我温和笑着,随后就要去刷卡付款。

我心头一急,想着起身阻止,却没想到踩着高跟鞋的我没站稳,竟一下,往陆浩楠身上栽倒过去——

陆浩楠连忙扶住我,将我揽入怀中。

四目相对,我窘迫,尴尬的厉害。

而这时——

“你们在做什么?!”

一道森寒阴沉到极致的声音传来。

“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曾爱你如尘埃/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五章 伤

陆浩楠也看见了,他刚说出一个字,陆庭轩就像是一个暴怒的狮子,跨步来到了他的面前,挥拳狠狠砸在他的脸上,将他后面的话都堵住了。

“谁给你的勇气动我的女人?!”陆庭轩阴沉着眼眸低声对陆浩楠说,那样子好像随时都能在给他一拳。

我站在一旁不敢说话,怕一开口会火上浇油。

“庭轩,你误会了。”陆浩楠揉了揉被打的生疼的脸颊,这句话才刚说完,陆庭轩就直接扑倒他,将他按在地上打了起来。

陆浩楠解释无果,也不忍了,捉住他的手反抗起来。

“你们不要打了!陆庭轩!”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救命恩人被陆庭轩这样打。

陆庭轩动作顿了顿,我看见他额头上青筋暴跳,挥动着的拳头更加凶狠的砸在陆浩楠的身上。

我怕陆庭轩在这样打下去会将陆浩楠打出事,咬牙压下心底的惊怕,上前抱住了他精壮的腰身,没有穿内衣的浑圆直接贴在了他背脊上。

隔着单薄的衣料,我感受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

“陆庭轩,你住手啊!”我歇斯底里的喊着。

陆庭轩的身躯一顿,随后他松开拽住陆浩楠衣领的手,转过身来,一双因为愤怒而隐隐泛红的深邃黑眸直勾勾的望着我,面无表情的样子让我有些害怕。

“我,你、你不能再打下去。”我收回手,被他眼神吓的后推了几步,牙齿都在打颤。

陆庭轩没有说话,眼睛落在了我身上,那一刹那,我似乎看见了有两团火焰在他眼底燃烧。

“不知廉耻的贱女人!”陆庭轩咬牙狠狠的骂道,不给我解释的时间,他强势的捉了我的手腕拽着就往店外走去。

在走出店门时,我回头看了一眼,陆浩楠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浑身狼狈,看向我的眼神中却还带着担忧,如果不是他受了伤,我觉得他肯定还会起来阻止陆庭轩的。

被陆庭轩粗暴的丢在车子的副驾驶位上,然后一路飙车回到了那栋别墅。

他不顾我的挣扎,把我打横抱起大步走向主卧。

一股不祥的预感升起,我好像猜到了他要做什么,拼尽全力想要挣脱出他怀抱。

男人和女人的力量悬殊在这摆着,我最后被他丢在主卧的柔软大床上。

刚得到自由我就爬起来往后躲去。

陆庭轩欺身压下,一只大手捉住我的双手腕拉过头顶禁锢住。

“陆庭轩…”我羞愤的对上他幽深的充满嘲讽和厌恶的双眼。

满腔的酸楚涌上心头,眼前这个男人,在三年前可是根本不舍得让我受一点苦的,可如今…

“简然,你还真是贱,如果不是婉婉,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在我背后勾引别的男人,这个男人还是我的大哥,呵,是我满足不了你么?”

苏婉婉?难道她派人跟踪我了?

我咬着下唇,欲开口解释时,他已经粗暴的将我身上的男士睡衣扯下。

“陆庭轩!不要…!”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中,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羞愤的转过头,紧咬着唇瓣。

“不要?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要!”陆庭轩连缓和的时间都不给我,拉开我双腿跻身进来。

“不!陆庭轩…”我蹬着双腿想挣脱开,挣扎间大腿触碰到了他那处灼热的昂扬,意识到那是什么后,脸庞瞬间就红了个彻底,眼底浮上泪水。

我听见陆庭轩冷哼了一声,然后脱去了裤子,将我翻个身背对着他像个母狗一样趴下。

羞耻的承欢姿势让我想要逃,下一刻,身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我痛呼了一声,眼中的泪水也落下。

混蛋…

最娇嫩的地方传来的疼痛已经让我痛的没办法集中思绪了。

好像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他终于释放在了我体内。

我像个破布娃娃般,躺在床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通通没入身下被子上,意识沉沉浮浮的,唯一的感觉就是身下撕裂一样的疼痛,下体一定被撕裂了,不然不会这么疼。

隐约间我好像听见陆庭轩走出卧室的脚步声,可没多久,他又回来了。

“起来。”陆庭轩的声音很冷,可我已经没力气起来了,意识都是混沌的。

安静的气氛像病毒一样在房间内蔓延,我怕他生气,想起来,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陆庭轩将手中的水杯放在床头,然后坐在床边将我抱在了怀里,感受和以前一样的温暖怀抱,鼻尖一酸,刚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隔着泪水,我看不清陆庭轩的表情,只知道他在我嘴里塞了什么,又端起水杯喂我喝水。

温柔的好像刚才强上我的人不是他。

“避孕药,身为情妇的你没资格怀我的种。”陆庭轩无情的声音再度响起,然后他将我放回床上,离开了。

房间内归于平静,我躺在床上,眼中毫无焦距。

如果不是为了妈妈,不是想着要治好妈妈的病,这种折磨我是一刻都忍受不了的。

这么想着,而后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哗啦。”

冰冷的水被泼在了我脸上,不少钻进我鼻腔内,短暂的窒息让我惊醒了过来。

“你睡的挺香的么,简然,你真够不要脸的。”苏婉婉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手中拿着水杯,气度矜贵,可那精致的脸上却带着恶毒的神色。

我缓了好一会,冷眼看着苏婉婉。

我可没有忘记,不久前陆庭轩的羞辱就是拜她所赐。

“勾引我未婚夫感觉很好么?简然,如果我是你,那我就早早的滚蛋了!”看我这幅冷漠的模样,苏婉婉怒由心生,更为不客气的嘲讽着我。

“呵。”我从床上坐起身,将凌乱的睡衣套上整理好,擦去脸上的水渍,不甘示弱的向苏婉婉投去挑衅的目光,勾唇露出妩媚的笑容。

“苏婉婉,你管不住你的未婚夫怪我么?要怪就怪你没有魅力呀。”

苏婉婉被我这话气的猛地站起身,哪还有刚刚盛气凌人的样子,她愤怒的扬言:“简然!你以后不要想有好日子过,我们走着瞧!”

“那就走着瞧吧。”我不以为然的睨着苏婉婉。

如果这个时间露出害怕的样子,那一定会被苏婉婉嘲笑,既然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苏婉婉走后,我收拾好自己,又找出药膏上了药。

别墅里没有其他人,天黑下来后格外的冷清安静,就像与世隔绝一样。

我没有任何胃口,只是下了一碗面条草草的吃了一点就坐在客厅,琢磨着以后应该怎么办。

手机铃声兀自响起,我拿出来接了,那侧就传来陆庭轩带着命令口吻的嗓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曾爱你如尘埃/我曾爱你如尘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