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绯和向钧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夏绯向钧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附庸风月

作者:唐浅

主角:夏绯,向钧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附庸风月》(主人公是夏绯,向钧)是来自唐浅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夏绯这个名字,曾经是湘城这个圈子里“肆意妄为”的代名词,在外闯祸了有宠爱的爸爸兜着,在学校犯错了还有青梅竹马帮着,曾经多少人羡艳的终点,也仅仅是这位大小姐出生时配备的最基础装备。直到,夏家大小姐的位置有了更合适的人。直到,青梅竹马也不过是她念念不忘的美好回忆中最惨烈的污渍。直到,向钧捏紧她的下巴,嘲弄道,“夏绯,你不过是夏家送给我的附属品,附属品也要有点专业素养。”夏绯手扯他的腰带,倏然笑得妩媚,“附属品而已,又何必多费口舌在床上对我思想教育。”---我愿寄情山水,尝遍世俗,但不愿做你的附庸。

夏绯和向钧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夏绯向钧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附庸风月》免费阅读
第一章

闷热的夏夜,四周幽静,唯有路灯影影绰绰。

夏绯拖着个巨大的行李箱,埋头走在湘城最昂贵的别墅区。

要不是看在奶奶生病的份上,她也不会从美国回来。

而要不是遇上了不道德的司机半路把她扔在路边,她也不至于在诺大的别墅区里徒步。

重点是她的手机还没电了。

又上了一个斜坡,夏绯抬头看着眼前的岔路口,一脸茫然。

太久没回来了,她忘了是哪条路。

正在她一愁莫展的时候,汽车引擎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刺眼的车灯闪过,一辆轿车驶向这边。

夏绯赶忙招手,但对方的车速不低,正当她准备放弃时,车子倒是在她身边停下。

夏绯看了眼轮胎上劳斯莱斯的车标,认出这辆车的价值不菲,抬手轻飘飘在驾驶座的车窗上敲了两下。

不一会儿,驾驶座的侧窗没动,倒是后座的车窗降了下来。

夏绯弯腰望向车内,只见后座的男人仰头拧眉,给她展示了一个具有高挺鼻梁和凌厉下颌线的完美侧脸。

被车窗飘出来的冷气吹拂,夏绯找回了几分清醒,礼貌地问道,“我很久没回湘城,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您知道别墅区的夏家怎么走吗?”

在她一连串的话说完,男人依旧揉着眉,送了她两个字,“不熟。”

夏绯也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点点头,继续问道:“呃,那您有充电宝吗,我的手机没电了。”

驾驶座的杨鸣想说他有,但碍于今天是他被应聘秘书以来第一次跟向总单独出行,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选择了闭嘴。

向钧睁开眼,打量了她一眼,盛夏闷热,女人的脸上沾了几缕碎发。

“没有。”沙哑低沉的声音没什么语气的道。

夏绯撇撇嘴,从那两个字中听到了几分不耐,意识到自己可能惹人嫌了。

“没有就算了,谢谢。”她道谢后,后退一步站上马路牙子,注视着车子开走。

车没开出去20米,杨鸣透过后视镜偷瞄了眼后排,正巧看到向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身,正侧身向后挡风玻璃看。

“停车。”

“啊,”杨鸣马上一脚刹车,将车稳稳停在路边。

夏绯拖着拉杆箱,抱着最后的信心,准备换一个岔路找找记忆中的感觉,兴许就能找到是哪栋了。

“夏小姐。”

夏绯闻声望去,只见劳斯莱斯驾驶座的男人正朝她跑来。

“我老板家有充电器,您可以去那里充电。”

杨鸣帮夏游把拉杆箱搬上后备箱,然后拉开后座的门,向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夏绯感激的笑了笑然后坐在清凉的车内,终于舒了口气,觉得活过来了,不用想也知道这个面善的秘书能载她一程是他老板网开一面。

她闻到微微的酒味,侧身看过去,男人熨烫妥帖的西装虽然已经松了领结,但依旧是衣冠齐楚,跟走遭的冷气共同营造了一份生人勿近的冷漠气质。

男人正闭目微微皱着眉头,夏游不确定他是不是睡着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了声谢谢。

在她以为已经结束了这简短的对话时,听到了一声,“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附庸风月》<<<<


第二章

车七拐八拐了几个弯,终于停了下来。

“夏小姐,进屋我给您找充电宝。”杨鸣留下这句话就再顾不及她了,冲下驾驶座便拉开向钧那边的车门,扶着他下车。

男人显然等不及了,被搀扶到院子里的一棵樱桃树下,弯腰干呕了起来。

夏绯下车也忍不住被带的恶心,她都想吐了。

杨鸣拍着男人的背,紧张到出得汗已经打湿了衬衫。看到向总吐了,一时失了主心骨,小声道,“向总,我的车开得不好,抱歉害得您遭罪了。”

这个画面,就像不谙世事的毕业生给个老大爷道歉。

夏绯看得出司机也就刚刚大学毕业的年纪,车开得确实水平一般,但再稳的车技,也挡不住这七拐八拐的路。

夏绯走过去,见他吐得狼狈,从腰包里掏出几张面巾纸递给他,忍不住替司机说话,“这个破别墅区,路都是弯弯绕绕的,车属实不好开。”

向钧看了她手上的纸巾一眼,没接。

夏绯见他一脸淡漠,幽深如墨的眼眸丝毫没有波澜,转手将纸巾递到杨鸣面前,“给你的,我看你衣服都打湿了,擦擦汗。”

杨鸣尴尬接过纸巾,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了张深蓝色的手帕,伸到男人面前,“向总,您用这个。”

向钧默默注视着女人将纸巾递给杨鸣,淡淡开口,“今天你开错了路,是曹秘书这一个月教得不好,还是你学得不好?”

杨鸣只觉得头皮发麻,低声道,“是我没学好,明天我到曹秘书那里领处罚。”

“嗯。”说完,男人对上她的视线,金属眼眶下的眼眸看不出神色,然后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充电宝在客厅柜子里,自己来拿。”

“······”

这句话夏绯竟听出了几分发号施令的意味,要不是手机没电找不到回家的路,她觉得自己实在忍不了了。

-

拉开门,别墅内的灯光依次自动点亮,夏绯懒得欣赏这个欧式冷淡风的装修风格,依照吩咐也不拿自己当外人了,走到客厅开始找柜子,准备拿了充电宝直接走人。

她半跪在地上,拉开茶几抽屉,没有动手翻找,仅靠目光搜索。

身边的沙发塌陷,一个声音飘过来,“不在这个抽屉。”

夏绯侧身看过去,男人正仰头喝水,手指一抬给她指了个方向。

夏绯起身说了声谢谢,走到他说的方向,拉开抽屉。

杨鸣顾不上帮忙,从曹秘书长今天交代过的一楼的药箱里翻找出胃药,接了杯温水,递给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向总,您刚吐完,胃不舒服,曹秘书交代我给您胃药。”

向总瞥了眼他手里的药盒没有接,继续看女人翻找东西的背影,问到,“会做醒酒汤吗?”

“不···不会。”

他说完向总便不再理他,杨鸣觉得自己第一次跟老板出来真的很挫败,竟不知如何收场。

“有人会。”男人淡淡的道。

头顶光线一暗,夏游抬头,便见到这个男大学生眼巴巴的看着她,带着几分期待。

“小姐姐,能麻烦您帮忙煮个醒酒茶吗?”

-

点火烧水,将清洗好的豆芽、大葱下锅,再加点调味料,一碗醒酒汤十分钟煮好。

夏绯端着碗出来,只见男人松松垮垮的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

向钧抬眸对上她不偏不倚的目光后便收回视线继续注视着电视里的财经新闻。

夏绯心中冷笑,这都是什么小场面。

醒酒汤哐当磕碰后稳放在茶几上,夏游问到,“他人呢?”

“他,”向钧咀嚼这个字,隔着金丝边框的眼镜后眼尾挑了挑,“下班走了。”

男人的目光带着赤裸裸的打量,穿着相当于半裸的浴袍,并且醉意明显,周身的气氛变得暧昧。

一眼睹间男人身边的数据线和充电头,跟她手机的型号完全一致。

“数据线和充电头借我,我家就住这附近,明天还你。”

男人点点头,却没有递给她。

夏绯抿抿嘴,走到沙发边准备伸手去拿。手上一道灼热,触不及防,她被男人拽倒摔在了松散的浴袍之上。

慌乱中,夏绯单手撑着沙发的椅背,明显感觉到腰被禁锢住。

耳边是男人轻轻浅浅的笑,“夏绯,好久不见,你不记得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附庸风月》<<<<


第三章

耳边的声音低沉,倏然间夏绯想起了那个夏天。

脑海中埋藏了许久的记忆翻涌,她抬眸对上那双沉静如墨的眼睛,不确定地问道,“向哥哥?······你是向翊?”

向钧只觉得胸闷,就像一块大石头正砸他身上。

“向哥哥?”男人舌尖抵了抵上颚,嘴角扯起一个不屑的弧度,“夏绯,这么多年乱认亲戚的毛病还没改过来?”

此刻男人清冷的态度倒是比冷气管用,让她飘忽的思绪集中回来,夏绯刚松弛下来的身体又因这句不轻不重的话僵直在他怀里。

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是向翊呢,世界上又有几个人会比得上向翊?

她刚刚绝对是被这张脸迷幻住了,若不是看在住一个小区这可能是个熟人的份上,她一掌便能劈过去。

“是你认错人了吧?”夏绯撑着手臂,眼神大大方方在男人的胸膛荡了荡,平心静气地道,“酒喝多了就洗洗睡吧,把我放开。”

禁锢住她腰际的手没有松了力道,男人甚至轻慢地弯了弯唇,仿佛一切在意料之中。

呵?

“Siri!”夏绯冲着他手机喊去。

“在的。”手机传来熟悉的机械女音。

“帮我拨打壹/壹/零。。。”

号码还没念完,天旋地转,唇畔被一片温热堵住,背后是柔软的沙发,压在身上的是一堵“墙”。

夏绯懵了半秒,才发现这是一个吻。一片湿润在唇畔碾过,她紧闭着唇,开始拳打脚踢却完全找不到着力点。

身上的人比起动情,更像是发泄某种不爽,她睁着眼,看见的也不过是男人眼眸中的平淡。但这个吻带着技巧,下颚被捏开,薄荷的清香被带进她嘴里。

男人高挺的鼻梁压在她鼻孔之上,而这个吻也就刚好辗转到她缺氧为止。

“啪”,被放开的时候,她一个巴掌甩在了男人的脸上。

夏绯气息不稳,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你知道我是谁吗?湘城夏家。你等着被告吧。”

“本来就是你欠我的,”向钧燃起一只烟,拿过桌上的手机,翻出通讯录拨通号码。

夏绯抿唇看着他,脑海中正细究这句话,仅仅刚闪过一个片段便被电话里传来的音讯打断。

“喂,你好,这是夏家,请问你找谁?”

夏绯闻声慌忙接过电话,“喂,阿姨,我是夏绯。”

没有惊动长辈,在夏家干了十几年保姆工作的孟阿姨把她接回了家,甚至找上门时还跟向钧闲聊了两句。

向钧这时已经换妥帖的居家服,文质彬彬地与孟阿姨寒暄,夸孟阿姨的手艺好,红烧排骨是一绝。

夏绯在一旁一边隐忍,一边脑袋中跟过电影一般一幕幕拉过。

小时候这条街上玩得好的几户人家,有夏家、向家还有季家,而向家的孩子确实不止一个。

夏绯看了看男人穿居家服依旧挺拔的身姿,心想向钧,不应该是那个矮个子的虚胖小子吗。

离开时,趁孟阿姨拿行李的功夫,夏绯被向钧堵在门口。“想起来我是谁了?”

夏绯面无表情一个巴掌呼过去,向钧轻松攥住她的手臂。

她一如七年前那般高傲,带着依旧清冷疏离的杏眼,只不过是多了几分女人该有的艳色。

可是,他现在才是可以俯视的那个。

沉了沉眼色,他意味不明地说道,“甩两个巴掌给我?夏绯,这个后果你承担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附庸风月》<<<<


第四章

日光透过碎花的窗帘照进屋内,夏绯七点钟自然醒,睁眼看着天花板,仿佛穿越回到了七年前。

屋内的陈列还保持原样,书桌上摆放的是古早恐怖小说,梳妆台上放着各种粉嫩的小卡子。

刚刚做了个梦,梦中是那个让她战栗的吻,夏绯咬了咬唇畔,回想起昨晚她回怼向钧的那句话。

---“你若不再犯浑,我看在你哥的面子上,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向钧听到这句话脸沉得仿佛下一秒就变成暴风雨一般。

看在向翊的面子上,她咬了咬唇,要不就别计较了,毕竟传出去也不好听。

她的卧室在二楼最里面的拐角,拉开窗帘能看到后院种着满园繁盛的桂树,九月便能闻到清风拂来的浓郁桂花香,吃上一片清酿桂花糕。

洗漱完神清气爽,夏绯拉开房门,正逢一旁的门打开,她抬眼看过去了,见温筠穿着藕粉的长裙,正准备出门。

夏绯停留在原地,还是温筠先打招呼的,“听说你昨天没找到家门,遇到了向钧。”

“嗯。”夏绯淡淡回应,顺手带上门,随她一路下到一楼。

楼下温槿正环视着客厅,为晚上的晚宴做最后的陈列修整。

温筠走在前面,唤了声’妈‘便跳了几步下楼扑进女人怀里。

温槿捏了捏温筠的腰,目光却隔着向她投过来,面上带着温婉的笑意,“绯绯,这些年老夏很想你,我们也很想你,你怎么也不来个电话。”

温槿年纪比她爸夏治州小十岁,是她名义上的后妈,而温筠,就是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名义姐妹。

夏绯扶着楼梯的栏杆,回以淡笑,“我这不是过得很好,不用挂念我。”

温槿走过来亲热地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道,“个子长高了,越来越标致。都说有女像家姑,你和你姑姑长得很像。”

夏绯心想,她是该像爸爸妈妈,其次才是别人。

“我爸呢?”

“你爸一早上班去了,本该今天接奶奶出院,但下午公司有事抽不开空。”温槿解释完便拉着她的手到餐桌前吃早饭。

夏绯坐在餐桌旁,伸手拿了根油条,对面坐着温筠。

温筠身上飘散着花调的香水味,耳边带着淡雅粉色的珍珠耳环,脚踩着春季新品D牌的高跟鞋。

温筠手捧着半碗粥,心情很好,喝了两口起身跟她说了句‘晚上见’便出门了。

早年夏绯和她就没什么交流,何况夏治洲二婚后一年,她就去了国外。仅仅一年的相处时间,她也是经常往向翊或钟诺家跑。

吃完饭她又回卧室收拾整理了下房间,下午跟着温槿和孟阿姨去接奶奶回家。

市医院高层的单人高级病房,夏绯捧着一束康乃馨,敲开病房的门。

病床上坐着的老人已经收拾得整齐,一身苏绣,银色发丝盘成发髻一丝不苟。虽然很多年没见,但病房里有奶奶身上常用香膏的味道。

杨琼转过身,对上女孩微红的眼眶,招了招手,眉宇间依旧平眉静目,气定乾坤。

夏绯扑进奶奶怀里,鼻头也是一酸,声音哑哑的问道,“奶奶,你病好些了吗?”

“高血压,老毛病了,不碍事。”

温槿去办出院手续,孟阿姨负责收拾行李,夏绯拉着奶奶的手聊了许多这些年的事。

回到夏宅,已经接近黄昏。

她搀着杨琼下车,进门便闻到饭香飘来。看到满桌的好菜便扶着奶奶直奔客厅餐桌旁。

西式长饭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一看就不止他们一家人的量。

夏绯没多想,进厨房洗手拿碗筷手到擒来,再默默把碗碟摆在位子上。

门口传来阵阵喧闹,夏治洲带头引向云峰进门。

夏绯抬头,唤了声爸,又看到了向叔,心中一悸,捏紧了手中的盘子。

这么多年,在异国他乡无数次的节日中,除了奶奶她最想见的人正出现在向云峰身后,温筠正挽着他手臂,笑盈盈的交谈。

“今天是向家和我们夏家的订婚宴,向翊和夏温筠要结婚了。”杨琼坐在主位上,这话是对她说的。

夏绯微愣,看着向翊挽着温筠一步一步走过来。

男人似乎察觉到这份灼热的目光,看过来也是微微一怔。

夏绯难以置信的踉跄后退,手上一松,盘子碰撞瓷砖发出尖锐的声响,裂得粉碎。

杨琼不动声色打量了她两眼,语气平淡地叫来孟阿姨,“绯绯不小心把盘子打碎了,也是叫我这老婆子‘碎碎平安’,扫走吧,小心别割了小姐的脚。”

一行人只有走在最后的向钧没定在原地,气定神闲走到餐桌旁,在她对面落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附庸风月》<<<<


第五章

晚餐按部就班的进行,主题无非就是这场婚事后面的行程安排。但夏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片段。

爸爸再婚的那段日子,她正处在初中升高中开学前的暑假,那时候几乎每天都往向翊家跑,吃着向阿姨亲手做的饭菜,跟向翊混迹各种男孩子玩的圈子。

在外人看来那段时间她可能看起来很可怜,家里没人管,在外混成了小太妹。但这都不影响她每天通宵唱K,在海边看日出,半假半真地靠在他身边慢慢入睡。

“绯绯···”

夏绯闻声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正盯着向翊,收回视线尴尬的搅了搅手上的羹汤。

向太太贺华婵看她出神,便又唤了她一声,“绯绯,向翊和你姐姐的婚期将至,我和向伯伯已经好久没见到你了,这次想邀请你当婚礼的伴娘。”

桌上沉默了几秒,在夏绯出声拒绝前,温筠便已经抢在前面说道,“妈妈,我和翊哥已经找好了伴郎伴娘,也订好了伴娘服,现在恐怕来不及再加一个人了。况且绯绯应该从来没做过当伴娘这种事,并且她刚从国外回来,时差还没调过来,我怎么忍心折腾姐姐在这种小事上。”

温筠的语气不紧不慢,听起来不像是抗拒,仿佛真的为难在怕妨碍了夏绯。

夏绯点点头,准备顺杆往上爬,“干妈,我刚回来跟许多朋友都断了联系,估计来得宾客也不认识几个,并且既然温筠伴娘都找好了,我就安静的代表娘家出席就好了。”

贺华婵的脾气她还是了解的,从小就喜欢拉着她参加各种局,对外就把她说成是自己女儿。

她已经这样说了,干妈便不会在坚持。

“夏小姐确实快把旧交忘得一干二净,趁着这个机会,不是正好重新联络起来?”坐在她对面的向钧淡淡反问。

这还是夏绯从这顿饭到现在第一次认真瞧他,男人今天脸上依旧挂着金丝边框的眼镜,换了身湛蓝色的西装,一个同色系的丝绸丝带松垮的挂在脖颈上,趁得冷白皮闪闪发光,骚得不行。

夏绯眯了眯眼,眼底的警告意味明显。这没你的事嗷,别挑事。

夏绯擦了擦嘴巴,默默瞥了眼对面从吃饭到现在跟她没有一句交流的向翊,“这次我只是回来看看奶奶,等奶奶养好病我就要回美国了。”

在她的注视下,男人也仅仅是手里的调羹猝然碰上碗碟发出一声微小的脆响,小到也只有她能发现。

“住嘴!你才回来多久,又要到外面鬼混。”

夏绯怎么也没想到,恼羞成怒的是这么多年来对她不闻不问的父亲,这句话还是从她回来到现在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

难得,她亲爸捅破了这桌饭别别扭扭的表面和谐。

夏绯莞尔一笑,“爸,我从事话剧专业,在世界排名前一百的高等学府毕业,目前也算是能接到戏的文艺工作者。鬼混还不敢当,毕竟还没混上奶奶年轻时的水平。”

她向主位谄媚一笑,恰巧对上杨琼的目光。

谁不知道她奶奶是老艺术家,拍过的黑白胶片电影红遍了大江南北。

“既然也毕业了,又能接到戏,回国发展从事传统话剧也不会是一个差的选择,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让我看看你的功底。”

奶奶发话了,夏绯便不好再反驳,回头再把奶奶气着她才真够混了。

一顿饭如同嚼蜡,后面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也没放过她。

隔天上午夏绯接到电话,干妈已经给她订了套伴娘服,叫她去试。

夏绯在诺大的试衣间换伴娘服,还没穿好便听见隔壁试衣间传来声响。

—“向钧,这套深蓝的西装很适合你。”

—“嗯。”

—“去,别闹。”

女人咯咯地笑声一声声打在夏绯天灵盖上,她冲出去,直接扯开隔壁试衣间的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附庸风月》<<<<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