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知意和霍纪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余生和你都很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余生和你都很甜

作者:西青先生

主角:郁知意,霍纪寒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抖音小说郁知意霍纪寒《余生和你都很甜》(主人公是郁知意,霍纪寒)是来自西青先生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帝京豪门圈有个心照不宣的秘密,霍家二少是个精神病患。矜贵而冷漠,雅致而深沉,狷狂而偏执。但在郁知意的心里,霍纪寒却像一只粘人的巨型犬。嗯,又粘人又霸道又忠诚,天天呢喃着,只爱她一个人。一开始,霍二少小心翼翼。 “知知,你只喜欢我一个人好不好?” 后来,面对和郁知意搭戏的某年轻帅气的影帝,霍二少霸气把未婚妻圈在怀里。 “知知看我,不...

郁知意和霍纪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余生和你都很甜全文免费阅读

《余生和你都很甜》免费阅读

第一章 你是最好的

帝京传媒大学。

表演大厅观众席,座无虚席,前两排位置,坐的是华国当下有名的艺术家,还有帝京传媒大学的老师们,身后,是一片学生和话剧爱好者。

这是一场经典剧目,于三十年前首次公演,引起巨大轰动,曾在国内外巡演多次,国内不少艺术家都曾排演过,并塑造不少经典,它是话剧剧目中的经典。

老艺术家们或是沉思,偶有点头,或眼神惊叹,不掩赞赏。

舞台上,民国时代的背景,医院,穿着旗袍的白发女人,穿着病服的枯瘦男人,四十年阴差阳错,彼此寻找,却又彼此失去,清冷空旷的病房,压抑悲呛的气氛。

“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男人苍老的声音,不甘、颤抖、害怕,犹疑。

舞台安静。

灰暗的场景,唯一的光,聚焦在病房里的两人身上。

女人低着头,不敢抬头看男人。

观众席中,静可闻落针之声,所以,压抑的抽泣声,也更加明显,连男孩们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老艺术家们忍不住坐正了身体,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上的人。

良久,舞台上传出女人沙哑的细弱的声音。

“我们都老了……”

叹息、无奈、不甘、怨愤、悲哀,所有分离错失、命运浮沉,少年天真、青年颠沛,中年痛苦,老年不甘,都汇在了这五个字中。

观众席中,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女孩一声呜咽的声音。

“呜呜,知意和顾师兄演得这么好,我的眼泪啊,我的眼袋啊!”

满满惆怅的叹息。

舞台上,女人离开了病房,只剩年迈的男人,在病床上无声流泪。

话剧到这里就结束了,但观众席中却没有人起来鼓掌,似乎所有人都沉浸在压抑悲伤的气氛中,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直到舞台上,所有参演的演员们一齐出来谢幕,大家才反应过来一般,纷纷站起来鼓掌。

舞台上几个演员,站在中间的化了妆之后头发花白的女孩,一身白色的旗袍裹住曼妙身姿,脸蛋白皙而年轻,笑容浅淡,与同组的演员们谢幕了之后,便一起退去了后台。

观众席前排中间的位置上,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满脸骄傲问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怎么样,这帮学生演得?”

陶斯礼满眼惊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尤其是那位小姑娘,看不出来,大二学生?”

即便他拍戏四十年,被誉为国家一级演员,却仍旧惊叹于郁知意的舞台表现力。

提起郁知意,老人骄傲之色更显,语气几分神秘与得意,“这小姑娘,呵呵呵,不得了啊,原本不是表演系,是我挖来的。”

陶斯礼一愣,笑,“陈老可是帝京传媒大学的元老,多少人想要跟您学习您都看不上,竟还要您亲自去挖人,这小姑娘,到底何方来路啊,啊?”

老人乐呵呵一笑,故作神秘,“不告诉你!”

陶斯礼一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舞台观众渐渐散去,这些多是帝京传媒大学大二的学生。

离开的人,免不了惊叹一阵。

“郁知意真的演得太好了的,看得我哭得稀里哗啦的!”

“听说她原本不是表演戏的,但却被陈季平老师亲自请到了自己的话剧组里,《浮沉》每年公演巡演,必定郁知意为女主。”

“郁知意已经跟陈老师演了两年话剧了,功底深着呢,听说不少剧组和导演都来找陈老师要人呢。”

“人长得漂亮又有才华,天哪,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用演技来抢我等的饭碗!”

学生们渐渐走了出去,还在谈论刚才的话剧表演,有人注意到观众席角落里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一件白衬衫,一身精英范,静静地坐在角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舞台。

座位隐蔽,表演大厅的灯光,散落在他身上的寥寥无几。

男人的皮肤白皙细腻,不是那种健康肤色的白,而是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

轮廓分明的脸庞,立体且生硬,双眉微蹙,一双凤眼,眼尾微微挑起,分明柔和,却因为他冷硬的面庞,以及那份隐隐约约的病态,眼窝微陷,以致那双原本漂亮温柔的眼眸,少了几分多情与风流,更带着几分深邃与冷酷,墨色的瞳仁,漆黑如寒夜,看不出一丝情绪,却又让人忍不住去探究。

男人长得太好看,坐在那里静静不动也像一幅画一般,还是那种珍贵的世界名画,让人忍不住驻足。

有女孩掩唇惊呼,忍不住拿出手机想要拍照。

男人却猝不及防转过头来,黑眸冷淡,让人不敢冒犯,原本还想偷拍的女生,甚至愣住了,直到被身旁的同伴拉着离开,才反应过来,拍了拍胸脯,吓死她了,刚才那冷淡深邃的眼眸,想起来,依旧让人脊背发寒。

就像电影里那种冷酷的变态杀人魔,果然就算遇见长得这般精致的人,也没有看一眼的命。

男人再转回头看舞台,空空如也,冷硬的眉目,夹着一丝违和的懊恼之色。

郁知意谢幕之后,又出来跟老师说了两句话之后,便回到后台卸妆了。

妆容卸净,明亮的镜子里露出年轻女孩白皙的脸蛋,面容姣好,琼鼻樱唇,眉眼如画,一双眼睛,像盛了一泓清泉,纯澈盈盈,又似装满了繁星般清亮,左眼眼角一颗泪痣,几分温软。

“郁知意,有你的花。”场务小哥抱着一束鲜花走到后台,对郁知意喊。

郁知意赶紧站起来过去接住,“谢谢。”

小哥笑着离开,后台的其他演员朝着郁知意看过来,看她手里明艳的鲜花。

免不了调侃,“知意,又有人送花呢?”

“Ms。right?”

“不会是知意的粉丝吧,唉,同样上台的演员,咱们怎么就没有人送花呢?”

“到底是谁啊,知意你就告诉我们呗?”

郁知意登台演出已经快两年了,自从她第一次公演之后,每次表演结束了,都有人送上一束鲜花,但却没有留下姓名,只有一张卡片——You—are—the—best。

同组演出的人,从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习以为常,甚至期待这一次,送的会是什么花?

不是随便买的一束花,必定经过精心挑选,比如这次,一束白色风信子。

郁知意笑了笑,对大家的调侃习以为常,将花儿小心放在化妆台上。

夏诗沅已经卸好了妆,瞧着这边的动静,眸色几分思量,“知意,老师说,等下一起去外面吃饭,今天来了不少前辈,都是老师的朋友。”

郁知意从镜子里看过去,“好的,师姐。”

夏诗沅笑了笑,“知意今天在舞台上感染力这么强,可把我们所有人的戏都压下去了。”

夏诗沅是今天最重要的女配,贯穿了全线的人物,她在组中资历最长,还是表演系的人。

“师姐的表演比我强多了,带动了全场。”女孩话语几分谦虚,语气温软和善。

“是啊,是啊,夏师姐才是真的太厉害了,那一声痛哭,听得我在后台眼泪啪的一声就掉下来了!”

不少应和的声音,夏诗沅抚了抚耳边的长发,笑道,“好了好了,能上舞台,证明大家都很努力。”

她看向今天的男主演,“尤其是顾真,有他在,才能那么快把我带起来。”

顾真无奈地笑了笑,看向郁知意说,“知意的感染力太强了,我现在还有些走不出来。”

大家免不了一哄而笑,夏诗沅唇角扯了扯,笑意几分苦涩。

表演结束之后,剧组十几个演员一同去帝京如意酒楼吃饭。

这场表演,是今年帝京传媒大学话剧组巡演的开场演出,接下来,将会在帝京和几个著名城市的戏剧院巡回演出,但演出的,都是一群大二大三的学生。

觥筹交错,宴请的是今天来观看表演的艺术家,这些都是帝京传媒大学出来的老艺术家,在座的学生们的前辈,当然,不少也是陈季平的门生。

酒过三巡,饭桌上,夏诗沅和顾真侃侃而谈,谦虚又不怯场,其他学生也找机会跟前辈们交流,唯有郁知意这个女主角,安安静静地认真吃饭,偶尔有前辈问几个问题,她就答上一两句,却并不主动去交流,可她礼貌客气,从容温和,却并非害羞退怯,看起来,只是不善于主动交流。

陶斯礼看了郁知意的表演之后,这会儿,忍不住问,“小姑娘,有没有兴趣去拍戏?”

桌上的人都忍不住去看郁知意。

郁知意先是一愣,对方是国内知名的艺术家,她小时候就看着对方的戏长大,深知这一问,已是让人望尘莫及的前辈对她最大的肯定,她明显感觉到桌上的同学羡慕的目光。

郁知意淡淡笑道,“谢谢陶老师,我还想跟在陈老师身边学习两年。”

“你现在的功底,已经很好,戏剧院的学生,就是一边学习,一边给自己找机会,焉知进了剧组又不是在自我学习和提升呢?”

郁知意仍旧坚持,“谢谢,我目前只想将话剧做好。”

陶斯礼不免几分遗憾,他拍戏四十多年,一眼就能看得出对方的功底如何,这个郁知意,他很看好,绝对是一根好苗子,日后必定一鸣惊人,求助的目光看向好友。

陈季平朗声一笑,“我话剧组好不容易收了个专心搞话剧的,你休想把我的人挖走。”

郁知意笑了下,餐桌上继续调侃,老师看重,资源无数的老艺术家青睐,让桌上的人不羡慕得不行。

要知道,这可是每一个想要拍戏的学生的梦想。

当下不少人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郁知意,对方却只认真吃饭,让人好一阵扼腕叹息。

郁知意席间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站在洗手台洗手,旁边走来一人。

是个男人,郁知意眸光微侧,看到旁边的洗手池,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放在水流下冲洗。

怎么说呢,那双手指,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带着男人的力量,水流冲在手指上,往旁边溅开一朵朵白色的小水花。

像一幅画一般。

郁知意不自觉看痴了眼,反应过来,水声停止,男人已经收了手。

她心下微微懊恼,将水龙头的水关小了一些,慢条斯理地洗手,掩饰方才偷看的尴尬。

但眼角余光,却不自觉跟着那双手移动。

男人伸手去拿纸巾,却发现,纸巾盒已经没有擦手的纸巾,一只手停在半空,另一只手还在往下滴答滴答地滴水。

郁知意关了水龙头,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抽了一张给自己,然后,递一张给男人。

“谢谢。”低沉疏离的声音,寡淡客气,彬彬有礼。

“不客气。”郁知意将纸巾扔进垃圾桶,视线最后停留在男人的手上,转身离开,没有看到,男人在她转身之后,目送的眸光,温柔缱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和你都很甜》<<<<


第二章 痴恋

宴席散尽,大家出了酒楼,与老师们道别之后,便分散回去。

都喝了一些酒,大家的脸上都带着几分醉意,唯有郁知意,身上虽然散了些酒气,脸上却半分醉意也没有。

送走了几位前辈,顾真小跑过来,笑道,“知意,我送你回学校吧。”

走在郁知意身边的几个女生,借着几分酒意起哄,“哦噢,顾师兄偏心,怎么不送我们啊?”

顾真笑起来,眉眼带着几分温柔,也许因为喝酒了,他双目清亮,带了点水光,看起来,更加帅气清朗。

顾真笑道,“都是一起回学校的,我一起送你们。”

几个女生哄散开,“顾师兄明知故问,我们都住外校,才不跟知意一起回学校呢,好啦好啦,都走了,这电灯泡,不当,不当!”

顾真不好意思地看向郁知意,笑容温柔又腼腆,“我们走吧。”

郁知意摇了摇头,“顾师兄不住校,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回去就行,今天也没有喝什么酒。”

顾真一愣,笑意微微僵在脸上,“我可以先送你回学校,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

夏诗沅从后面走过来,“顾真,走了么,顺路,一起回去吧?”

郁知意道,“顾师兄好像和夏师姐是一个方向的吧,今晚师姐喝了些酒,师兄还是将师姐送回去吧,我打车回去就好了。”

说罢,她摇了摇手里的手机,唇边升起一抹浅淡却又客气的笑,“我的车到了,师兄再见。”

顾真还要说什么,郁知意却已经向夏诗沅道别了,“师姐,我先回去了,你和师兄路上小心点。”

夏诗沅应了一声,目送郁知意离开,“好,回到学校之后,记得给我发个消息,路上小心。”

“师姐再见。”

“再见。”

夏诗沅走过来,拍了拍顾真的肩膀,道,“人都走啦,别看了,走吧。”

顾真眼中几分黯然,那一抹清亮不再,轻嗯了一声。

如意楼距离帝京传媒大学有点远,郁知意回到学校时,已过凌晨,出租车在传媒大学校门口停下,待她下车之后,便又扬长而去。

帝京传媒大学门口不远处,也停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霍纪寒坐在车里,看着郁知意的从车上下来,走进了学校,直到看不见身影了,才恋恋不舍地将目光收回。

前一秒,还脸色柔和的男人,看向驾驶座上的后脑勺时,一秒变脸,声音冷漠,“回去!”

赵宇对霍纪寒的这种举动早就习以为常了,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阵之后,一踩油门,车子唰的一下冲了出去。

才开了几米远,不小心瞄了一眼后视镜,赵宇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歪,差点把车撞上防护栏。

霍纪寒皱眉,不满,薄凉的眼神睨了一眼那颗后脑勺,“不会开车就下去。”

赵宇抖了抖,“二少,这是个意外。”

霍纪寒冷哼了一声,“把知知送给我的东西撞坏了,十条命你都赔不起。”说罢,又低头,对着手里的一张纸巾,眉眼柔和地傻笑。

嗯,那副唇角快要咧到耳根的模样,出现在一向以冰冷漠然态度示人的霍二少身上,可以叫做傻笑吧?

赵宇再次看了一眼后视镜,确定自己在后视镜里看到的场景是真的,不是做梦也不是见鬼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他应该早就习惯的。

二少一旦对上郁小姐的事情,就不再英明神武,变成了一个可能智商连他都不如的智障。

比如……怎么会有人坐车出事担心撞坏了一张纸巾而不是自己没命啊喂!

赵宇在心理默默吐槽着,却又面无表情地认真开车。

霍纪寒坐在后座,凤眼因为含了一丝笑意,微微挑起,眉目柔和,清湛如点缀了星河一般,连语气都忍不住轻快了几分,“赵宇,你看,这是知知给我的纸巾。”

赵宇:“是,郁小姐给的纸巾果然不同凡响。”

霍纪寒珍惜地放在手里,双手捧着,像是捧着珍宝一般,“当然,我家知知是最好的。”

“是。”

“吩咐下去,从明天开始全公司都用这个牌子的纸巾。”

“是。”

“这个牌子,好像不是国产品牌,霍氏能不能买下?”男人语气为难,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赵宇:“……!”

赵宇觉得他家二少疯了,不过他不敢说,他已经不想再领会被发配非洲的苦难岁月了。

霍纪寒一路上捧着一张纸巾回了家,陆邵珩提着药箱进门时,看到的就是一向高冷的某人对着一张纸巾咧嘴傻笑的样子。

那样子,出现在那张禁欲而冷漠的脸上……有些不忍直视。

陆邵珩眼神示意赵宇。

赵宇小声道,“据说是郁小姐送的。”

陆邵珩笑了,“我说呢,原来是这位姑奶奶。”他走过去,站在霍纪寒的面前,好笑地摇了摇手,“唉,我说,你对着你暗恋对象给的纸巾傻笑一晚上,就能睡着了是吧?”

这家伙失眠多年,又一身毛病,陆绍珩作为他的主治医生,有时候不得“屈辱”地怀疑“郁知意”这个名字比什么药对霍纪寒都有用。

霍纪寒收回目光,神色略微冷漠,小心翼翼地将纸巾收起来,放在贴身的口袋里,“你一个单身狗,懂什么?”

陆邵珩一噎,微笑,“好,我是单身狗,你一个暗恋不敢说的人,就不是单身狗了是么?”

霍纪寒瞥了他一眼,“我有知知。”

陆邵珩简直被气笑了,“霍少爷,容我提醒你一句,人家现在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哦,还有我这个单身狗,不能晚睡,你失眠的毛病,请让你家知知小姐给你看好么?”

霍纪寒冷眼看他,“知知是你叫的么?”

赵宇心累地看着两个大男人像小孩一样闹,无语望天花板。

陆邵珩懒得跟一个暗恋神经病计较,只想快点看病,看完病回家睡觉,问了霍纪寒几个问题之后,将药片丢给他,“这是新开的药,你先试试看,如果实在还睡不着,我只能考虑加大剂量了……”说起这个事儿,陆邵珩似乎又不计较霍纪寒刚才的无礼了,神色严肃了几分,倒如一个颇为考究的老医生。

霍纪寒嗯了一声,不太当回事,将药片收了,“你可以走了。”

陆邵珩深吸了一口气,“我上辈子欠你的!”

说罢,他提起药箱,怒气冲冲地离开,将门摔得震天响。

赵宇已经见怪不怪,叮嘱了霍纪寒两句记得吃药,再次获得了自家老板的嫌弃的目光之后,终于可以离开。

晚上,霍纪寒洗了澡,躺到了床上,仍然是半分睡意也没有。

熟悉的头痛侵蚀着脑部的每一根神经,青筋渐渐暴起。

可是,他却浑然未觉一般,着迷地看着手里的纸巾,唇角始终扬起一抹笑意。

那双漆黑的眼睛,褪去了所有的冷漠,留下的,只有清澈与干净,如那烈日下飞扬的少年一般。

手上那块分明已经被几经折叠又展开的纸巾,却如同没有用过一般,依旧干净、完好。男人的神色,渐渐痴迷,唇角弧度温柔如水。

“知知……”

“知知……”

他轻轻抚摸着,几分痴恋地低唤,如情人耳边的呢喃,低头,轻轻嗅了一口,清新的香气冲入鼻尖,霍纪寒如同染了毒瘾一般,凤眼渐渐带了血丝,清隽而冷硬的面庞,却依旧一片痴恋之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和你都很甜》<<<<


第三章 不敢表露的爱

郁知意回到宿舍时,宿舍的其余三人已经睡下了。

听到动静,谭晓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声音迷迷糊糊的,“知意,在厨房给你留了一碗粥。”

郁知意心下一暖,也小声道,“谢谢你啊,晓晓。”

“唔……”谭晓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模糊地应了一声又躺下了。

传媒大学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学,硬件和软件设施都非常好,连学生宿舍都分配了一间小厨房,有微波炉之类的厨房用具,给学生行方便。

郁知意虽然在饭桌上吃了不少,但那些东西却不太能填肚子,进了厨房之后,叮的一声,启动微波炉,她便进浴室洗澡了。

洗完澡之后,微波炉里的粥已经热好,拿出来,就着厨房的灯光吃了几口,觉得被酒精充斥的胃渐渐被一股暖意取代。

自从初中的时候发生了那件事,她对同学便有几分无法亲近的心理障碍,她知道自己心态有问题,可人非草木,同宿舍两年,宿舍里三个女孩真心实意的关心,让她心里的防线一点点崩塌,终究是渴望这些朋友之情的。

吃过谭晓留的那碗粥,在浴室吹干了头发之后,回到床边,淡淡的花香漫入鼻尖,郁知意顿了顿,借着窗外的月光,还能看到桌子上被摆放得很好的那一束风信子。

她去酒店之前,便将它交给莫语拿回来了。

来路不明的东西,她很少会放在身边,送花的事情刚刚出现时,她有些不太能接受,但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对方每次也都只是一张纯欣赏的卡片,她就慢慢接受了。

一开始,郁知意以为是那人默默的关心,但后来细想,并不是,是她期盼太多了。

看着那一束风信子,郁知意唇角慢慢勾起一抹笑意,大略浏览了一下手机,微信有几个未读消息,是顾真和夏诗沅发来的消息,问她到了学校没有。

郁知意分别回复了,顾真的消息秒回,“到了就好,太晚了,晚安。”

郁知意回复,“好的,谢谢师兄。”

她没有道晚安,按了一下屏幕,手机黑下去,郁知意闭上眼睛,听着其余三个室友平缓的呼吸,慢慢进入了梦乡。

梦里有些混乱,小时候父母争吵,初中时,同学们可怕的嘴脸……最后一切都慢慢消逝,一只大掌,为这一切拉上了帷幕,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空旷中朝她走来,对她伸出一只节骨分明而充满力量的手。

郁知意闻到一股浅淡的风信子的香味,她愣愣地将自己的手朝着那只大掌伸过去,却在指尖相触的一瞬间,被一个突兀的声音惊扰,醒了过来。

郁知意睁开眼睛,望着寝室的天花板,梦境里最后的画面,依旧停留在记忆中,她神色呆愣。

怎么会……梦见这个?

宿舍的其余三个人迷迷蒙蒙地从床上坐起来,“什么声音啊?”

无声了一瞬,有女孩模模糊糊的声音出现,“莫语,是你的手机掉地上了。”

“啊!”女孩惊叫的声音响彻宿舍,这下好了,大家都惊醒。

谭晓坐起来,一头长发乱糟糟的,“莫小语!再叫就把你从五楼丢下去!”

莫语圆滚滚的身体,动作也行云流水灵活匆匆,从床上下来,捡起被挤落在地上的手机,一脸心疼,“还好,还好,没有摔坏,晓晓,你继续睡啊继续睡。”

起床的声音纷纷响起,谭晓咕哝着打了一个呵欠,“还睡什么睡啊,起来了起来了,今天可是最后一节课。”

肖晗也从床上起来,“小语,你的手机没事吧。”

莫语乐呵呵的,“没事没事。”

郁知意压下因为胡乱的梦境而失序的心跳,笑道,“再多摔两次,她就长记性了,昨天肯定抱着手机睡觉了。”

莫语掐着腰,站在床下仰头看郁知意,圆乎乎的脸上佯装愤怒,“知意,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充满室友爱的小仙女了!”

郁知意无辜一笑,“哦,我觉得我以后再也不想去如意坊的甜品店了。”

莫语一听,立刻谄媚笑,“别呀,知意是世界上最友爱的小仙女啦。”她扬着笑眯眯的脸蛋,站在郁知意床边的梯子旁,做了一个鞠躬请的动作,“最美腻的小仙女请您起床,小仙女请问您需要我为你拿鞋子么?”

郁知意被她滑稽的模样逗笑,“得了你!”

“吃货,怂样!”宿舍的其余两人也跟着笑起来。

郁知意所在的宿舍还是比较和谐愉快的,就在别的宿舍还在搞小团体分化,各种争吵的时候,她们宿舍一向和谐。

当然有时候她也怀疑,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宿舍里的四个人都是单身狗。

谭晓是帝京本地人,家境充裕,生活随意潇洒,莫语拥有一个与自己的名字完全相反的个性,圆乎乎的身材,几分可爱,减肥喊了两年,不仅没有减下去,反而一年比一年圆润,但她是宿舍的开心果,肖晗也不是帝京本地人,来自江南的姑娘,奖学金拿到手软的学霸。

宿舍三人陆陆续续起床洗漱,莫语的嘴巴就没有停下来过,“知意,你昨天表演得太好了,看得我在观众席里哭得稀里哗啦,丢脸死了!”

提及昨天的话剧表演,宿舍的其她人也忍不住赞叹,谭晓道,“是啊,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我还是被虐得不轻!”

肖晗也跟着点头,“知意,你表演那么好,怪不得脸陈季平老师都亲自来我们文学院请人,你在演戏方面这么有天赋,想过去娱乐圈发展么?”

郁知意一愣,淡笑道,“我目前没有这个想法。”

肖晗顿了顿,“昨天来了不少老艺术家吧,我看到陶斯礼坐在陈老师身边,他们对你没有什么想法么?”

郁知意温软一笑,不等她说什么,谭晓和莫语几乎是同声道,“肖晗,你在开玩笑吧?就知意这样的性子,怎么可能进娱乐圈,会被吃得渣渣都不剩的吧?”

郁知意只是笑,倒也不反驳。

肖晗笑了笑,“也是。”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莫语目光一转,看到郁知意桌上的花,笑得不怀好意,“知意,那位神秘的送花使者到底是谁哟?”

郁知意瞥了她一眼,轻摇头。

莫语一脸揶揄地笑道,“白色风信子哦,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爱呢,知意,是不是你的哪个暗恋对象啊?”

郁知意回头,弯眼道,“你莫非是在取笑我是个母胎单身?”

莫语歪头微笑,“不许转移话题!”

谭晓也一脸不怀好意地笑,“不会是那位表演系的顾师兄吧?我看他对知意挺上心的。”

肖晗也凑过来,三双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郁知意。

郁知意无语地看着三个舍友充满八卦的眼睛,脸不红心不跳,微笑道,“关顾师兄什么事儿,别乱开玩笑,是我粉丝送的。”

“咦惹……”三个明显不信又嫌弃的声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和你都很甜》<<<<


第四章 国民女神

大学每门课程的最后一节课,一般用来划重点。

上课之后,谭晓和莫语有志一同地拿出手机,带上耳机,唯有郁知意和肖晗认真地听老师划重点,顺便做复习资料时还要帮那两只学渣一起。

对于文学院的学生来说,语言学绝对是人生的一场噩梦:大一被现代汉语折磨,大二被古代汉语折磨。郁知意非常佩服两位室友,在这两门挂科率超过百分之七十的课上还能像听某概论某理论课一般肆意自在。

讲台上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滔滔不绝,郁知意在老教授的唾沫横飞中匆忙翻书做笔记。

忽然,教室里一阵短暂的骚动,不少人都往教室中间的座位看过来。

郁知意一脸懵地抬头,发现许多视线聚焦在自己附近,环视了一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前面的同学欲要开口,老教授轻咳一声,用那本厚重的古代汉语课本敲了敲讲台,“平时不好好听课,现在也不好好听,都想挂科了是么?”

大家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郁知意不以为意,也没有注意到坐在旁边偷偷摸摸玩手机的两个室友奇怪中带着激动的神色。

但教室里的氛围,明显变了。

莫语把课本抬起,遮住视线,手机屏幕往郁知意跟前的书本上一放,压低了的声音依旧不难听出激动,“知意,你上微博热搜了!”

连坐在前排的同学都忍不住回头看郁知意,一脸兴趣和八卦,原本坐在她右边认真听课的肖晗也停笔看了过来,“微博热搜?”

郁知意皱了皱眉,莫语的手机已是微博热搜页面,已经点开其中一条话题——帝京传媒大学新晋校花。

郁知意眉心一跳,不为别的,当头一条微博就是某知名媒体官微官博的转发,一串配文下是九宫格的图片上,而九张图片,全部都是她本人照片,大多数是她昨天表演的剧照、宣传海报照片,后台定妆照,还有一张不知从哪里来的她在学校的生活照——夕阳的余晖下,她举着相机拍摄晚景的特写。

莫语一边划拉着手机的屏幕,两眼放光,低声激动,“知意意啊!你的照片被网友放到了网上,经转发之后,现在大家都说你是新晋国民女神!”

四颗脑袋凑在一起,莫语快速地划拉着屏幕。

郁知意凝眉看着,原博下已有三万多评论。

“都说男帝大,女传大,传媒大学果然盛产美女!”

“嘤嘤嘤,小姐姐也太美了叭,这颜值,简直可以吊打众生了!”

“经过我阅人无数的经验,这张脸,绝对纯天然,比起当下许多网红脸,国民女神的称号当之无愧惹。”

“嘤嘤嘤,那张白色旗袍回眸一笑的照片简直美哭我,我一个大龄女青年,竟然看得心跳加速!我完了!”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这个小姐姐我认识哟,我经常在学校里看到她,一个特别温柔的小姐姐。”

“小姐姐的微博是什么呀,有没有人告知?”

“就这一组照片,绝对比前段时间传出的传大最美校花高琳琳美腻一百倍,跟小姐姐比起来,呵呵,高琳琳算什么?”

网上一片称赞的声音,都是网友对郁知意颜值的评价,其实郁知意的长相看起来不是那种美艳妖娆的,她眉眼柔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却因神色少笑,时常清冷,又带着几分清高的卓尔不群,颇有古典仕女的味道,诚如网上公开的那一组照片,拍照者简直将郁知意的神韵完全表达了出来,几张照片,让她如古画中的仕女,从画中缓缓走来,又如民国古巷里,着一身旗袍,缓缓走向世人的典雅美人,让人忍不住为她流连驻足。

当然,评论中也不缺乏网友恶意的评论,诸如“整容脸”“这种颜值也敢称国民女神”之类的话,还有前段时间被封为传大校花之后已经进入了娱乐圈的高琳琳的粉丝直接在微博下抨击谩骂,三百六十度攻击照片不过是“修图脸”和“整容脸”。

莫语原本还很激动,看到评论里恶意评论的话,一拍桌子,怒而站起,“简直太过分了!”

“这位女同学!你在干什么!”教授严厉的吼声从讲台上传来。

莫语一愣,她忘记了这是在课堂上。

老教授气得胸膛起伏,他早就注意到坐在教室中间这么显眼位置的四个女孩凑在一起小声叽叽喳喳的样子,原本以为是认真听课的学生,原来竟然这样目无尊长。

教授发怒的结果就是,四个女孩,全部被发配到了教室外面壁思过。

不过这也倒好了,郁知意已拿了手机出来,这时候也无心去记重点了,拿着手机看微博上的消息,热搜已经进入前五,刚好今天没有什么明星大料,这条微博的评论和转发还在上升的趋势。

发微博的是个网名为“传大摄影”的网友,按照微博配文,应该是传大的学生。

郁知意越往下看,眉头蹙得越紧。

那种莫名的,控制不住的恐慌,也在一点点的蔓延。

莫语看她的脸色都变了,也没了心思开玩笑,以为是网上的那些恶意评论让她难受,急忙安慰,“知意,你别把那些恶意评论放在心上,那些键盘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谭晓懂得郁知意的心思,撞了撞莫语的胳膊,“知意你先别急,别去看那些评论了。”

她们都了解郁知意的性子,绝对不想闹得这么大。

“知意……”三双眼睛齐齐看向她。

郁知意收了手机,在三双担忧的眼眸中,刚才莫名升起的恐慌,已经慢慢消散了。

不一样的,已经不一样了,她告诉自己。

她扯了扯唇角,“我没事,别担心,网络环境就是这样,我明白。”

三人听到她这么说,都松了一口气。

郁知意低头看了一眼暗下去的屏幕,“刚刚给原博发了私信,希望他能删了照片,我也没有办法了。”

肖晗道,“删照片也没用吧,许多娱乐微博直接保存了照片发博的,而且……”肖晗将手机递到郁知意的面前,“你的名字被人说出来了。”

莫语前一刻还在激动郁知意红了,这一刻却又怒了,“搞什么,这是侵犯隐私侵犯肖像权!”

郁知意觉得有些心累,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私信的回复消息:不好意思同学,我只是觉得这组照片很美,单纯想发出来,没想到会造成这么大的轰动,给你造成困扰,抱歉抱歉,我马上删博!

郁知意:“……”

谭晓冷笑,“删博还有什么用,没有经过同意就把别人的照片发出去,什么人啊这是,没有别的热度抵上,现在又扯上了一个高琳琳,高琳琳现在正踏进娱乐圈,不管什么话题,只要能刷存在感,怎么会放过这种热度,我看还能维持个大半天!”

郁知意垂眸,没有说话。

肖晗看了看三个室友,顿了顿,收了手机,垂眸道,“其实换个角度想,也未必是坏事吧,《浮沉》不是要巡演了么,当做打个广告就好了,网络环境就这样,有捧高有踩低,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和你都很甜》<<<<


第五章 霍家大少

霍氏集团,霍纪寒的办公室。

本就眉目冷峻的男人,这会儿正脸色阴沉地盯着电脑屏幕。

屏幕上,正是郁知意在微博上的照片,“这是怎么回事?”

微博事件出现之后,赵宇就第一时间将事情告知了霍纪寒,那几张照片都拍得非常好,霍纪寒一一保存了下来,原本看着网友正面的评论和夸奖还与有荣焉,但是很快的,他的脸色就越来越差,直至发怒。

整容脸,狐狸精,妖艳贱货这些字眼出现在评论里,霍纪寒的脸色阴沉得连赵宇这个跟在他身边多难的人都有些发憷。

他家二少不玩微博,所以根本不知道微博热搜的评论规则。

霍纪寒皱眉,“能不能把负面评论全部消掉?”

赵宇一噎,他想说不能,但这话当然不能跟他家二少说,赵宇拐了一个弯,“微博话题,可以让运营公司来操作……”

不等赵宇说完,霍纪寒冷冷瞥了他一眼,“能还不去做?”

赵宇再一噎,霍纪寒直接站了起来,没了耐心,“要你还不如我自己来!”

说罢,他起身,直接走出办公室,往旁边的总裁室去了。

霍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霍家大少,霍氏集团真正的掌权人霍世泽正在看文件,办公室的未经敲响,就有人推门进来。

整个公司,敢这么做的,也只有他那位堂弟了。

哦,不,还有一个,不过眼下不可能,那人现下应该不可能来找他。

霍世泽眼里的光芒一闪而逝,无奈一笑。

抬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大步流星走进来的人脸上明显的不快,霍世泽放下说里的文件,“这又是怎么了?”

霍纪寒站在霍世泽的办公桌前,冷峻高大的男人,微微睨眼,“我不想看到微博上,有人说知知不好。”

霍世泽挑了挑眉,一边轻触鼠标,打开了微博页面,一看,忍不住乐了,“呵,照片拍得不错。”

霍纪寒一秒黑了脸,见此霍世泽不敢再惹他,“好好好,别生气,我立刻让旗下的运营公司处理这件事。”说罢,还真的叫助理进来处理这件事了。

霍世泽助理韩冰接到命令,有些诧异,霍总怎么会对这件事上心?

霍纪寒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知知不喜欢曝光,这件事会给她困扰,她会不开心,新明娱乐现在正火的那个谁,不是出了什么丑闻,顶上去,把知知的热度降下来。”

新明娱乐是霍氏集团下的娱乐公司,培养了不少艺人,霍纪寒口中的“那个谁”便是林梦琪,是新明娱乐签下不久的流量小花,正大热,但目前却陷入了诈捐门事件,公司正极力压着。

霍世泽撑着下巴,好笑地看着这位说得一板一眼的堂弟,“你倒是懂得挺多,林梦琪可是公司的摇钱树,你要我为了你的知知砍了霍氏的摇钱树?”

霍纪寒嗤笑,“摇钱树?霍家是穷得把什么都当摇钱树了?”

霍世泽笑,“我忘了,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比得上你家郁知意。”

霍纪寒冷冷地看着他。

霍世泽像是逗着一只猫儿似的,“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就帮你。”

可惜,霍家二少不是任人逗的小猫儿,很痛快地道,“与宋氏的那个案子,我帮你搞定。”

霍世泽响指一打,“成交!”他睨了一眼站在旁边目瞪口呆的韩冰,“还不按照小霍总说的去做?”

韩冰赶紧应下,内心万马奔腾地出门,小霍总看起来禁欲十足的,难道与微博上刚刚出现的这位国民女神,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关系,天啦噜,他是不是知道太多了?

霍纪寒轻哼了一声,转身出门。

霍世泽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摇头,若不是发生了郁知意这件事,估计霍纪寒能十天半个月不跟他说一句话,更别说这样应下搞定合作的事情。

他这位弟弟啊,是个商业上的天才,到了他手里的案子,没有做不成的,至于那位什么林梦琪,呵!自然比不上换得霍纪寒一个冷静理性的头脑重要。

没有人比霍世泽更明白郁知意对他的影响力,这世界上,能让他这位堂弟变得正常或者不正常的也只有那位郁知意了。

中午,距离早上的古代汉语课,也不过过了三四个小时。

莫语时刻关注着微博的消息,正撸起袖子与网上的键盘侠和黑粉大干一场,突然“啊”的大叫了一声,“快看微博!”

宿舍几个人全都站起来,围在她的电脑前。

“清纯校花人设崩塌,细数高琳琳与豪门太子们的二三事!”

“林梦琪诈捐!”

“知意,连老天都在帮你啊,这两个角儿一出来,绝对把你的热搜给压得死死的!”

“我的天,高琳琳和豪门太子们啊,这也太劲爆了,连林梦琪都陷入了诈捐门,前段时间不是还宣扬她公益做得多好么,这瓜也太大了吧!”

莫语满眼兴奋,哪里还记挂方才还在网上跟黑评掐架的事情,赶紧去微博围观两个大咖的瓜了。

这两个,要么是为备受瞩目的新戏做宣传,要么是正当要红的小花,而微博上爆出来的事儿绝对是大料,甚至导致了微博的瘫痪。

比起来,郁知意这个刚刚出现的国民女神,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郁知意也松了一口气。

谭晓道,“这下好了,知意你不用担心了,微博上没你什么事儿,现在那些想要来学校捉你的媒体,估计早就去找高琳琳了。”

郁知意点了点头,“嗯!”

肖晗若有所思地道,“不过这也太巧了,忽然就爆出了高琳琳和林梦琪的事情。”

谭晓不在意地道,“这有什么,好比高琳琳现在正要红,被爆出什么黑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所谓黑红也是红啊。”

肖晗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和你都很甜》<<<<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