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和楚小艾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剑仙归来免费阅读

小说:剑仙归来

作者:狂奔的哈士奇

主角:秦凡,楚小艾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抖音秦凡秦家三少爷重生小说《剑仙归来》(主人公是秦凡,楚小艾)是来自狂奔的哈士奇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三千年前,你秦家谤我、欺我、辱我,害我面目全非,无颜面世。三千年后,我要你懊悔、恐惧、绝望,永生永世永堕地狱!

秦凡和楚小艾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剑仙归来免费阅读

《剑仙归来》免费试读
第一章:一字卦

上午十分,晴朗的苏杭上空突然暗无天日。紧接着一道紫色闪电划破天际。

正当众人议论起这罕见的气象时,中央公园的角落,却缓缓走出一身材消瘦的青年。

明明已经入冬,青年却穿着单薄的T恤和破洞牛仔裤。

外加黑色鸭舌帽和仅仅露出一双眼睛的口罩,看上去十分另类。

青年抬起头,若有所思的观察起周围环境。

随后小声道:“看来我真的重生了,这里是曾经的地球。”

虽然记忆有些混乱,但他清楚记得前一刻自己还在灵界渡劫。

明明只差半步就能登上神帝之位,不料却在渡劫期间突遭三大帝族的暗算。

甩了甩脑袋,青年立刻检查起自身丹田。

当他发现体内的修为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时,不得不自嘲一笑。

“呵,三千年的修真大道,到头来终究是一场梦……”

青年原名秦凡,乃是苏杭富可敌国的秦家三少爷。

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加上母亲又没什么背景,从小便受尽族内各种的冷嘲热讽。

十五岁那年,他独自前往苏杭郊区别墅,看望躺在病床上的母亲。

不料无情的大火却夺走了母亲的生命,更夺走了他光鲜亮丽的容貌。

自那以后,他背负了间接害死亲生母亲的罪名。

事后族中长者看他可怜,就说是无意间造成的火灾。

但只有他自己清楚,那场大火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操纵!

“为什么不能让我回到母亲在世的那天?以我现在的能力,定能治好母亲的病。”

秦凡的表情,充满了不甘与无奈。

同时又庆幸当年在机缘巧合下,打通了前往灵界的隧道。

不然,真要被他们玩死……

秦凡随即转身,望向不远处独树一帜的秦氏大厦,表情逐渐冰冷。

“秦家,你们可曾想过我秦凡这三千年的变化?又可曾想过我秦凡还能回来?”

既然能重活一世,秦凡自然不会在浑噩度日。

他兜兜转转找了家陈年杂货铺,掏出仅有的十几块钱买了三张空白符篆。

于他而言,这是赚钱的门道。

哪怕千年的修为已经没了,但体内还尚存并未完全消散的些许灵气。

片刻后,秦凡盯着手中的三张成品强身符。

“佩戴此符者,可强身健体逢凶化吉。想必在这儿,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不大会儿,秦凡来到不远处的天桥席地而坐。

只是卖符的过程中,时不时便会引来些许争议。

对此,秦凡倒也没怎么在意。而是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周围熟悉的高楼大厦。

直到现在,他还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仿佛这一切都只是渡劫时所遇到的心魔,想要试图摧毁他三千年的修真大道。

但三大帝族偷袭是真,同时又动用了九天神器。

那可是灵界不出世的无上法宝。即便真正的神帝降世,也足够他喝上一壶……

“小兄弟,看你这么年轻做点啥不好,偏偏要来摆摊卖符?”

两个小时过去,终于有人愿驻足与他交流。抬头一看,却是个年过半百的花甲老人。

“爷爷,跟个骗子有什么好说的,我们还赶着去武馆呢!”

老者身旁,还跟着一青春靓丽的小美女,看上去最多只有十六七岁。

很明显,小美女并不喜欢秦凡。

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这装神弄鬼不说,外加秦凡这一身打扮也令她十分反感。

只是当秦凡听到武馆时,不禁扬了杨眉。

偌大的炎夏,尽出藏龙卧虎之辈。

还是秦家三少爷的他,就曾听闻这世上存在着不少隐世家族。

这些家族轻易不出世,一旦出世必将引起轩然大波。

就连秦家之主,都不得不对他们礼让三分。

“你那是什么眼神?”

不知不觉间,秦凡多看了小美女两眼,只是目光中充斥着不屑。

“再看,信不信本小姐把你的眼珠挖出来?!”

小美女充分将大小姐的刁蛮任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单凭这点,秦凡也更加确定这对爷孙的隐者身份。

他不予理会,而是望向白发老者,面无表情的说道:“要买就买,不买别挡道。”

此话一出,老者的表情顿时显得十分古怪。

反观小美女蹙了蹙眉,不满道:“你这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到底谁在挡道?!”

要说天桥的路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秦凡在中央这么一摆,确实有些不地道。

不过,也可能跟他在灵界随性惯了有关。

话说老者本意是看秦凡可怜,想给点帮助。

毕竟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施点善举也对日后的修炼有好处。

索性拿起一张符篆,又从袖间取出三张百元大钞,呵呵笑道:“小兄弟,这符我买了。”

本以为眼前的小家伙,会毫不犹豫的把钱拿走。

不料还没等他伸手,秦凡却不紧不慢的回道:“三万。”

“哈?你怎么不去抢?”

小美女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望向秦凡。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可理喻的家伙。愿意买就不错了,还如此的不识抬举!

“三万已经很便宜了。不是看你们有缘,起步至少十万。”

秦凡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

要知道他其实并不差这三万块钱。随便找个土豪,帮忙看次风水就能赚他个百八十万。

可惜他并不想再与豪门,有任何瓜葛。

“神经病!”

小美女说完,扭头就走。

倒是老者轻叹了口气,说道:“老夫愿花钱买平安,你愿赚点生活费,这样不好么?”

秦凡听后,心中不禁冷笑。

连富可敌国的秦家都得主动巴结的隐者,还会在乎这三万块钱?

老者虽然想走,但还是时不时的回头张望。

以他这么多年的阅历来看,身后的小家伙铁定会后悔,再舔着脸来要这三百块钱。

事实证明,秦凡并没有这么做。

“爷爷,你干嘛老回头看他?他就是个神经病,哼!”

小美女越说越气,可老者却隐隐觉得事有蹊跷。

“曼曼,那小兄弟卖的符纸,好像是有些门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当拿起符纸的那一刻,他能明显感受到阵阵暖流涌入体内。

当然,这也只有身为隐者的他,才能清楚感受到。

换成普通人,不会有任何感觉。

迟疑了片刻,老者最终决定回到秦凡的摊位前。

“小兄弟,这叫强身符对吧?便宜些,降到三千老夫就买。”

三千?开玩笑?

秦凡前世可是仙帝级的存在,更是位数不多能踏入剑仙行列的剑道鬼才。

他所炼化的符篆,随随便便就能卖出百斤灵石。

那可是按斤来算,如今卖个三万RMB都有人嫌贵?

见秦凡不予理会,老者似乎有些急了。

不停的低头看手表,最终只好又往上加了两千。

“爷爷,你要是喜欢,我就托朋友去茅山请几张回来!”

小美女气呼呼的走了回来。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眼秦凡。

秦凡却毫不在意的,瞄了眼天桥下的人行横道。

“老爷子,不如送你一卦如何?”

“什么意思?”老者愣了愣,出声问道。

“你这孙女恐怕今日有难,所以我想送她一个字。”秦凡不动声色的回道。

“什么字?”

要知道老者向来宠溺自己这宝贝孙女。听闻大祸临头,下意识的紧张道。

“滚。”

没错,这就是秦凡送给老者孙女的一字卦。可这字,听上去异常刺耳。就见老者逐渐颤抖着身子,恼羞成怒的吼道:“你这小娃娃,实在令人火大!”

说完,大手一甩直接走人。

秦凡见后却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任何留人的举动。

直到目送爷孙的背影渐行渐远,才起身淡淡的说道:“你们很快便要后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剑仙归来》<<<<


第二章:施舍

下了桥的爷孙,大好的心情都被秦凡搞没了。

孙女埋头前行,抱怨道:“爷爷,你干嘛要没事找事?多耽误时间!”

“我也是看他可怜,只是没想到这小伙子太不识规矩。”

说话途中,俩人压根没注意迎面冲来的保时捷超跑。

直到发现,为时已晚。

就见老者面色大惊,忙喊道:“曼曼,快跑!!!”

奈何保时捷的速度实在太快。

眼看着快要撞上时,老者突然一声暴喝,竟硬生生抱住孙女像个皮球似的滚了出去。

之后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保时捷迎面撞上了路牙石!

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早已吓坏了路人。

正当他们指指点点时,先前那对爷孙却从路边草丛里,灰溜溜的钻了出来。

老者心有余悸的望向孙女,见相安无事才松了口气。

如果不是他反应够快,下场将不堪设想。

“爷……爷爷……”

就在这时,小美女表情复杂的轻声唤道。

只见她满脸不可思议的望向爷爷,而后又将目光转向天桥。

临走前,她可是听见秦凡送她的那一卦。

本以为是报复,现在想想岂不是全都被那家伙说中了?!

老者愣了愣,同样望向天桥的方向有些沉默。

如果刚才那一卦只是瞎说为了骗钱,那这也忒巧了点吧?

“高人,那一定是位高人!”

老者已经顾不得去找车主算账,马不停蹄便朝天桥的方向赶。

怎料刚上来,眼前哪里还有高人的影子?只剩地上的一块破布。

老者相当懊恼,为没能抓住这一机缘而感到后悔万分。

“爷爷……其实……”

小美女犹豫了片刻,小声道:“他的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自打天桥见面,她就隐隐觉得秦凡声音和某人很像。

但因为对神棍的厌恶,当时也就没怎么多想。

事后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声音的主人是谁,却敢发誓绝对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曼曼,你说的可都是真的?你听过那位高人的声音?”

老者原以为断了希望,却在听到孙女的喃喃时立刻激动道。

“对了,学校!”

小美女终于想起了什么,惊呼一声!

话说秦凡这边也不是故意要走,实在是肚子饿的咕咕叫。

现在是下午一点半,再过半小时学校食堂就要关门。

加上钱包里有张剩了半年的饭卡,抱着不用白不用的想法一路小跑。

“唉,老子曾经可是货真价实的剑仙,居然会沦落到两袖清风的地步……”

路上,秦凡由衷的感慨了两句。

随后看到不远处的学校大门时,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是苏杭为数不多的贵族学院,同样也是管理极其严格的半封闭式学院。

能够来这里上学,非富即贵。

当年他因为是秦家的少爷,所以能来这里上学也很正常。

奈何没过多久,便被逐出家门。

走进学校,秦凡二话不说便往食堂赶。

怎料刚进门,却与一身材魁梧的青年,撞了个正着。

“混账,走路没长眼啊?!”

魁梧青年正端着高档饭盒准备就坐,被撞后忍不住破口大骂。

“抱歉抱歉。”

秦凡下意识的道了声歉,便想离开。

可魁梧青年却阴阳怪气的冷笑道:“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秦家的废材少爷嘛?”

有时候人要想出名,也不一定非要正面形象。

像秦凡,反着来一样能行。

“没记错的话,你以前不是从不吃食堂的饭?”魁梧青年不依不饶的嘲讽道。

毕竟前世的秦凡,很少来过学校。

就算偶尔来一次,午饭和晚饭也是去隔壁的3星酒店。

面对魁梧青年的嘲讽,秦凡也没在意。

他早就认出对方身份,苏杭王家的少爷王翔天。

一个专门生产马桶而出名的家族企业,在苏杭的豪门排名也是不上不下。

若是半年前,王天翔连给秦凡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见王天翔堵着路不肯让步,秦凡有些不爽。

“怎么?你还想找我打一架不成?”

可能是王天翔的笑声太大,引来了不少学生围观。

“那不是秦凡嘛?他怎么会在这儿?”

“这还用问?都已经被秦家除名了,不来食堂还能饿死在街头?”

食堂右侧第三排的座位上,两名长相还算清秀的女同学小声嘀咕道。

同样有点儿瞧不起的味道。

而在她们对面,还坐着一身材丰满且长相绝美的女人。

当听到两人的小声对话时,不禁蹙眉道:“跳梁小丑而已,吃你们的饭吧。”

说完,自己却瞄了眼秦凡,眸子里充满了漠然。

她叫楚小艾,是苏杭豪门榜上排名第5的楚家千金。

要说她的另一身份,便是秦凡的前任未婚妻。

三天前,她正式拜访秦家宣布解除婚约关系。

导致秦家上上下下颜面尽失,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秦凡早已不再是秦家人,加上楚家现在的地位其实并不比秦家差多少。

随着越来越多的学生来凑热闹,秦凡瞬间成了众人眼中的猴子。

或是嘲讽,或是漠然,总之没有人愿意站出来为他说话。

“啧啧,曾经不可一世的秦家大少也会有今天。不知作何感想?”

王天翔本意就是想嘲弄秦凡。见目的达到,更加肆无忌惮的笑道。

“感想嘛,就是我现在很饿,麻烦你滚开谢谢。”

静,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当所有人都以为秦凡会主动认怂时,不料却来了个大大的惊喜。

秦凡并未选择认怂,而是和王天翔正面硬刚!

“你想死了是吧?”

王天翔勃然大怒,当即拽住秦凡的衣领低吼道。

“把你的手放开,我不想跟蝼蚁计较。”

秦凡的声音逐渐冰冷,灵气则于右手迅速凝聚。

只是当他话音刚落,全场瞬间迸发出哄然大笑。

“喂喂喂,我刚才听到了什么?这废材居然敢说王少是蝼蚁?”

“哈哈,八成是小说看多了,以为自己是天选之人。”

面对众人的嘲讽,秦凡全然没放在心上。

他只知道再过五分钟,食堂就要关门。

“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秦家人,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王天翔说着,忽然抬起沙包大的拳头。

却在即将挥下的那一刹那,被角落里的声音突然制止。

“你们打扰到我用餐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楚小艾。

没人知道她为何要出声,但现场却很少有人敢对其出言不逊。

准确说,就见王天翔见了都不由得露出一丝忌惮。

楚家如今势头正盛,大有进入豪门前三的可能。

反观王天翔所在的王家,在豪门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排名显得十分尴尬。

正当所有人愣神之际,楚小艾缓步来到秦凡面前,漠然道:“跟我出去一趟。”

这一下,现场彻底疯狂了。

秦凡是谁?秦家的废材大少且早已被逐出家门。

可楚小艾的身份却不同了,是真正的楚家千金。

加上天生的美人胚子及生人勿进的性格,被多数男生定义为遥不可及的冰山美人。

他们何曾见过冰山美人,主动邀请男同学?

关键还是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秦家废物!

然而两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

秦凡面无表情的盯着楚小艾。

刚想拒绝,后者突然冷声道:“不想被打,就跟我走。”

想到自己刚刚重生归来,不能暴露太多实力。

只能选择不动声色的走出食堂。

直到两人来到操场,就见楚小艾漠然道:“请你认清身份,我不会再帮你第二次。”

“帮我?”

秦凡忽然觉得这女人有些搞笑。

自己何时寻求帮助了?

“你觉得这很可笑?如果不是我出面,你已经躺进医院。”楚小艾傲慢的说道。

她只是在尽自己曾身为未婚妻的义务。

准确说,是在可怜秦凡。

不等秦凡开口,楚小艾又从钱包里取出了张银行卡。

“卡里有五万,算是封口费。从今往后,不准再提任何关于我们订过婚的事情。”

“如果让我知道你敢乱说,下场只会比刚才更惨。”

楚小艾将银行卡递到秦凡面前,以为对方会迫不及待的去接。

不曾想秦凡不但没接,反倒转身就走。

“嫌钱少?别忘了你现在连条狗都不如,这已经算是对你的仁慈。”

仁慈?秦凡心中冷笑。

当年无情的羞辱,如今还历历在目。

他自问就算再穷,也不会落魄到需要女人的施舍,更不会拿楚小艾一分钱。

就在楚小艾忍无可忍时,忽然有道曼妙的身影与之擦肩而过,挡在了秦凡面前。

“哼,终于找到你了!”

只见曼妙身影双手掐腰,气呼呼的盯着秦凡。

“你为什么不等我们?”

秦凡听后,愕然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在认出是天桥上见过的小美女后,面无表情的回了两个字:“吃饭。”

反观楚小艾不敢置信的望向两人。

好半响,才忍不住惊道:“姜小姐,您……认识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剑仙归来》<<<<


第三章:你也是武者?

前世秦凡很少来学校,所以对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是很清楚。

但他不知道,不代表楚小艾不知道。

揉了揉双眼,确定面前突然出现的是姜雨蔓后,楚小艾满脸的不敢置信。

身为楚家千金的她,从小便被灌输了大量潜在思想。

认知这世上并非有钱人说了算,还存在很多传说中的隐者世家。

这些隐者拥有常人无可比拟的实力与手段,说成只手遮天都不为过。

所以别看姜雨蔓年龄比她小,却是货真价实的隐者!

每当出现在校园,都会引起阵阵轩然大波的姜小姐,居然会主动找秦凡搭讪?

不对,也可能是秦凡惹到了对方……

这般想着,就见楚小艾有点儿想打退堂鼓的意思。

毕竟她和秦凡早就没有任何关系,免得再受牵连。

反观姜雨蔓却不紧不慢的回过头,出声问道:“我们认不认识,和你有什么关系?”

先前发生的一幕,她都看在眼里。

也听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才得知秦凡以前居然有婚约在身。

她想不通,秦凡若真有本事又怎会被秦家抛弃?现在还要被前未婚妻嫌弃。

楚小艾有些傻眼。

自己好像什么也没说吧?怎么就无故惹到了姜小姐?

看了眼还在面前的秦凡,故作淡定的回道:“姜小姐,我只是随便问问,没有……”

不等她把话说完,姜雨蔓却拉长了语调“喔”了一声。

随即冷冰冰的质问道:“难道你家中长辈没告诫过你,不要随随便便与我搭话?”

楚小艾的脸色顿时一红,急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然而看向秦凡时,又很不甘心。

明明高高在上的是自己,凭什么要被一个废材看笑话?

“姜小姐,请原谅我的无礼。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与这个男人有任何往来!”

既然不能报复隐者,那就只能选择报复秦凡。

“说完了?难道还想本小姐亲自送你?”

比起傲慢,楚小艾又怎能比得过姜雨蔓?

两人打从出生起,就根本不是一路人。而后者在前者面前,也注定就是只跳梁小丑。

见姜雨蔓不吃这套,楚小艾心中恨得牙痒痒。

最终只好收回银行卡,狼狈离开。

看着消失的楚家千金,姜雨蔓立刻像个需要夸奖的孩子似得,朝秦凡眨了眨双眼。

不料秦凡连声谢谢都没,不声不响的进了食堂。

没人能理解现在的他,究竟有多饿!!

“阿姨,盛饭。”秦凡礼貌的来到窗口喊道。

这是他第一次来学校食堂。

虽说不能和外边的星级酒店相比,但比较其他学校算足够豪华。

然而当他看到所有菜都被一扫而空时,那叫一个无奈。

“咋来这么迟呀?菜都没了,只剩米饭了。”阿姨回道。

秦凡听后,想也不想的盛了两碗米饭,又找了个无人角落坐下。

没办法,有的吃总比没有强。

何况当初刚进灵界的那段日子,不也是这么挺过来的?

“咦?你……就只吃白米饭呀?”

还没等秦凡握紧筷子,耳边竟再次传来姜雨蔓清脆的声音。

“没想到你真的这么穷,连饭都要吃不起了……”

想到对方之前在天桥摆摊的情景,姜雨蔓忽然同情心泛滥。

对此,秦凡不想理会,也懒得理会。

于他而言,女人很烦。有背景的女人更烦。

刚扒拉两口米饭,吃的正香。

姜雨蔓却坐在对面,托着腮略显惊讶的说道:“这你都能咽下去,换我肯定不能。”

“对了,你真的是楚小艾的未婚夫?还有你为什么会被秦家抛弃?”

“。。。。。。”

秦凡无奈的望向姜雨蔓,想老老实实的吃顿饭都这么难,于是起身换了个角落。

现在的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可以任人欺负的秦凡。

更不是那个心思单纯到连被卖了都不知道,还笑着替别人数钱的傻缺。

豪门的水太深,隐世家族水更深。

没有绝对利益的前提下,绝不轻易和这些所谓的隐者产生任何交集。

然而姜雨蔓却毫不自知像个跟屁虫似得,再次跟了过来。

只见她鼓着小脸蛋,有些气呼呼的质问道:“你这人好奇怪,我明明都帮了你……”

“帮我?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外人帮助?”

如果只是帮忙打发楚小艾,那么这忙真是不帮也罢。

他早就知晓前者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不屑理会。

“可我……”

“可什么?我还没找你算账。就因为你,害得我差点连白米饭都吃不上!”

姜雨蔓想要解释,却被秦凡立刻打断,语气也显得异常冷漠。

开玩笑,他秦凡向来不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

何况前世在修真界,什么样的精致美女没见过?

什么倾国倾城的郡主,美若天仙的圣女。

说到底,不就是空有一副好皮囊?

可向来众星捧月的姜雨蔓,哪里被人这般呵斥过?

委屈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似乎察觉有些过了,秦凡不禁干咳两声接着道:“走吧,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吃顿饭。”

“哼,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

姜雨蔓第一次感受到了挫折,还是个往常根本不被她放在眼里的男人。

正要起身,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也不避讳,直接当着秦凡的面接听道:“爷爷,找我有什么事嘛?”

虽然秦凡不知道电话里说了啥。

不过看姜雨蔓凝重的表情,和几句简短的对话。

貌似,有人想要踢馆?

挂了电话,就见姜雨蔓匆忙离开。

秦凡则松了口气打算继续吃饭时,没曾想对方居然又回来了。

只见姜雨蔓站在秦凡面前,郑重其事的说道:“你要跟我走一趟,我爷爷想见你!”

“见我?抱歉,我并不想见他。”秦凡拒绝的也很干脆。

姜雨蔓蹙了蹙眉,有些急道:“你必须去!”

此话一出,秦凡忽然觉得这女人有点搞笑。

先不说两人没见过几面,根本不熟。

就算是个熟人,也不是谁都能轻易请得动他。

“你到底去不去?不去,就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见眼前的男人油盐不进,姜雨蔓突然冷冰冰的说道。

身为隐者,本身就拥有超越超人的实力。

本打算动用武力,强行把对方带回去。

可没想到自身最引以为傲的速度,在眼前的男人面前竟丝毫不起作用!

秦凡见招拆招,游刃有余。

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但不过眨眼的功夫,两人其实已经对了三四招。

姜雨蔓突然怔在原地,呆呆的望向秦凡。

好半响才收回拳头,不可思议的惊呼道:“你也是武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剑仙归来》<<<<


第四章:踢馆

姜雨蔓一直以身为隐门武者而自豪,从不把秦家楚家等豪门放在眼里。

然而现在却吃惊的望向秦凡,从没想过自己会失手。

能快过自己的速度,能挡住自己的拳头。足以证明眼前的男人同样是隐门武者!

“武者?呵。”

秦凡冷笑一声,不予理会。

身为仙帝的他,何曾把隐世家族放在眼里?不过都是小打小闹罢了。

姜雨蔓目光迟疑的望向秦凡,却发现自己真的看不透。

她虽然不是很了解秦凡,但多少也了解点背景。

明明只是被豪门抛弃的弃少,怎么转眼就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武者?

“你打不过我的,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秦凡还在不紧不慢的扒着米饭,不过早就已经凉透。

正是抓住这一细节,姜雨蔓转而出声问道:“如果你肯跟我走,我可以付你三万块钱。”

三万,以她目前的消费水平还是吃得消。

秦凡听闻,放下筷子若有所思的打量起姜雨蔓。

随即扬了扬嘴角,笑道:“三万?你是把我当成了路边乞丐?”

“可你之前不是说一张符,只要三万?”姜雨蔓急道。

“我那是看你们有缘,给的最低价。我不是都说了,往常至少也要十万起步?”

这话他的确说过,只是当时的爷孙俩根本没在意。

不过缘分这种东西有时候就这样,错过就是错过。

虽说十万对于姜雨蔓来说,只是毛毛雨。

但她现在没有这么多,答应了就只能回去找长辈拿。

想到自己时间紧迫,最终跺了跺脚气愤道:“行,十万就十万!”

说着,姜雨蔓先拿出五万算是定金,剩下的等去了武馆再付。

秦凡也不客气,直接把钱塞进了裤兜。

“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姜雨蔓神色冰冷的问道。

“随时可以。”秦凡则咧了咧嘴,淡然笑道。

他答应的目的其实很简单。

在没钱就寸步难行的地球,首先要做到不用挨饿。

剩下的钱还能顺便买点药材,也好尽早步入修炼正轨。

离开食堂,秦凡再一次成为全场焦点。

“我没看错吧?那个被秦家赶出来的废材,居然和姜小姐走在一起?”

“卧槽,姜小姐是何等高贵的身份,怎么能容许一个废物跟在身边?!”

许多同学在发现秦凡居然和姜雨蔓走在一起时,立刻炸锅。

也有不少人张大了嘴,满脸的不可置信。

见到此情此景,姜雨蔓高傲的昂了昂头。

或许也只有在这点上,她才能真正体会到自己高高在上的非凡身份。

离开校园。

看到早已停在门口等候多时的加长宾利,秦凡忽然有些后悔。

心中暗道这些隐世家族,平日里肯定没少从各大豪门手里捞钱。

十万的报价,和价值千万的宾利比起来确实寒酸……

要说姜家武馆的位置,其实有些偏僻。

足足用了四十多分钟的路程才到,而且还是在一座山脚下。

下了车,姜雨蔓立刻朝自家武馆的方向赶。

秦凡则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还时不时的观察起周围环境。

他先是停下脚步,观察起周围的风景。

而后皱眉喃喃道:“是我的错觉?这里的灵气浓度,为何比之其他地方要强烈些?”

如果真是这样,那对修真者而言无疑是莫大的惊喜!

“干什么呢?快点过来呀!”

走在前头的姜雨蔓忽然停下脚步,生气的喊道。

可秦凡并未理会,依旧自顾自的检查着周围灵气。

“蔓蔓姐,你可算回来了!”

就在这时,武馆里迅速走来俩鼻青脸肿的少年。

“你们的脸?谁揍的?!”

虽然俩少年和姜雨蔓并非亲姐弟,但都是姜家的族员。

看到自家族员被人欺负,姜雨蔓更加气愤。

“是梁天成打的。他还带了两位高深莫测的老者,扬言要取缔我们姜家武馆!”

“梁家简直欺人太甚!”

姜雨蔓也顾不得身后慢条斯理的秦凡,立刻带着两位弟弟赶往武馆。

只是当她刚刚来到门口,却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

武馆的大厅里,此时正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十道身影。

也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姜家族员!

而在大厅的中央,唯一站着且目中无人的家伙她认识。

正是梁家近些年才崛起的年轻武者,梁天成。

“啧啧,偌大的姜家武馆却连个能打的都没。看来姜家也不怎么样。”

梁天成刺耳的嘲讽,响彻大厅。

令在场姜家长者们,一个个恼羞成怒却又恨铁不成钢的连连叹气。

十几个姜家年轻武者,车轮战都没把梁天成打下去,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尤其姜雨蔓的爷爷,脸色早已难看到了极点。

而身旁,同样满头华发的老者忽然大声笑道:“看来这武馆,就快要被我梁家接手了。”

“梁兄,话可不能说的太满。我姜家还有不少年轻族员没有出手。”

姜雨蔓的爷爷名叫姜振龙,乃是隐门姜家的现任家主。

即使知道局势已不可逆转,但还是不肯放弃。

“姜爷爷,您说的应该都是群虾兵蟹将吧?还是几岁的小娃娃?”

梁天成突如其来的嘲讽,令在场的姜家族员更加憋屈。

“那就让本小姐来会会你!”

姜雨蔓忽然上前,盯着猖狂到不可一世的梁天成。

她的到来,也令不少姜家族员看到了希望。

但老一辈都知道,姜雨蔓根本不是梁天成的对手。

准确说,两者之间根本不在同一级别。

“蔓蔓,这场比武你不能参加。”

姜振龙的一句话,可谓浇灭了姜家年轻族员的最后希望。

可姜雨蔓却据理力争的回道:“爷爷,孙女必须参加!”

同样身为姜家一员,她又怎能选择退缩?

“你!”

就算平时再怎么宠爱孙女,姜振龙也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

以两家的恩怨,谁又能保证梁家不会借此机会故意报复?

“接招吧!”

奈何姜雨蔓的性格太傲也太决绝,突然朝梁天成冲了过去。

反观梁天成却轻轻摇了摇头道:“两天前我就突破到四品武者,凭你也想赢我?”

此话一出,姜家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很不愿承认。但能以十六岁的年纪踏入四品武者,绝对算得上真正天才。

毕竟姜家最引以为傲的姜雨蔓,也才堪堪二品。

这之间的差距,更是不言而喻。

“怪不得他能一次打败我姜家众多年轻族员,原来已是四品武者。”

姜振龙左侧的族老们终于恍然。同时,又流露出深深的绝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剑仙归来》<<<<


第五章:我是来拿钱的

姜家之所以眼睁睁看着小辈受欺负不敢起争执,是因为大厅坐着两名神秘老者。

别看这俩老头一言不发,坐在椅子上老身自在的喝着茶。

实际却来自隐门最高协会。且二老胸前佩戴的徽章,代表着银阶会员。

要说隐门最高协会,实际相当于法院般的存在。

他们负责管理炎夏各大城市的隐门,并且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在这里,有着相当严格的等级制度。

只有真正的少年天才亦或拥有一定实力者,才有可能被协会高层看中。

从而再进行各种测验,依据最后评分来判断是否能够加入。

最初进入协会的会员,大多都只是铜阶。

随着实力的深入再进行考核,会晋升为银阶和金阶。

然而可怕的是,这还并非正式会员!

“姜家主,这场比武我看就不用继续了。”

坐在左侧留有山羊胡的协会老者,放下茶杯不紧不慢的说道。

姜雨蔓和梁天成之间的差距,一目了然。

即便是在全力以赴的情况下,姜雨蔓都无法对梁天成造成任何威胁。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姜振龙不得不承认。

但还是咬了咬牙坚持道:“汪前辈,比武还没结束又怎能知晓结果?”

“实力不怎么样,嘴还挺硬。”

梁老不屑的瞄了眼姜振龙,又朝梁天成提醒道:“早点结束,我们还要参加协会考核。”

此话一出,姜家之人瞬间骇然!

“参加协会考核?那不就意味着……”

不等姜振龙把话说完,梁老洋洋得意的笑道:“没错,我们小成就要进协会了。”

说实话,像姜家梁家这种隐门世家,在偌大的隐门圈里还真是不值一提。

族里能有一人进入协会,那都是无上骄傲。

“只是得到考核资格罢了。每年获得资格的年轻人也有不少,能进的却寥寥无几。”

话虽如此,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姜振龙的心情有些低落。

本来面对踢馆就已经很无奈,现在却又得知死对头即将有人参加协会考核。

双重打击的结合下,即便混迹江湖已久也很难不情绪化。

不只是他,姜家上上下下凡是在场的族员,心情都很复杂。

“就你这样也能得到考核机会?可笑。”

唯独姜雨蔓依旧不服,朝狂妄自大的梁天成蹙眉道。

梁天成不怒反笑,且居高临下的盯着姜雨蔓。

“我再不济,也不比你们姜家强。有本事,你们姜家也拿个考核机会来给我瞧瞧。”

见姜雨蔓欲言又止,梁天成更加肆无忌惮的冷笑道:“弱就是弱,别找借口了。”

简短的一句嘲讽,彻底把姜雨蔓激怒。

哪怕明知道不是对手,但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更无法忍受爷爷被外人羞辱。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看着再次出手的姜雨蔓,梁天成渐渐抬起了双手。

直到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将之包围的那一刻,姜振龙面色大惊。

立刻起身,朝自己的孙女喊道:“蔓蔓,不要靠近他!”

那是只有四品以上,才能练就而出的武魂气息。

但凡能够释放武魂气息的武者,绝对要比无法释放的武者强出数倍不止。

这若是真正打起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反观姜雨蔓在看到武魂气息的那一刻,脸色也跟着出现了变化。

奈何已经动手,脚步更不受控制的出现在梁天成的面前。

“不要!”

梁振龙惊惧的望向孙女,忍不住大声吼道。

而其余姜家族员,也都彻底慌了。

紧接着,就听现场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所有人都以为姜雨蔓要遭遇意外,甚至个别姜家族员都不敢再继续看下去。

可想象中的悲局迟迟没能出现,反倒梁家人当场愣住。

姜雨蔓并没有倒下。

准确说,在她面前不知何时多出一名青年。

他就站在那儿风轻云淡的,将梁天成蕴含武魂气息的一掌轻易化解。

“你……”

姜雨蔓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的身影,惊到说不出话来。

“不用多想,我只是确保雇主安然无恙。”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门外磨磨唧唧的秦凡。

于他而言,出手相助是本分。

毕竟这女人要出了啥事,剩下的五万块钱找谁要?

见攻击被挡下,梁天成惊疑不定的退了两步,而后朝秦凡喝道:“你是谁?!”

“你没资格知道。”

秦凡霸气的回答,令现场瞬间哗然。

梁天成是谁?

他可是梁家的少年天才,且不久前刚获得协会的考核资格。

本应散发万丈光芒的他,第一次体会到被人羞辱的感觉。

关键秦凡并非有意这么说,而是他根本就不在意这姓梁的小子。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梁天成再次运转武魂气息,这次比先前更加强烈。

即便已经踏入八品的姜振龙,都能感受到一丝威胁。

他想不通一个十八岁都不到的少年,为何拥有如此可怕的修炼天赋?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梁天成话音刚落,瞬间出现在秦凡身后。

怎料还没等他出手,秦凡却很不耐烦的一脚将其踹飞!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现场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

直到梁天成躺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哀鸣声,梁家人才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

“这……到底什么情况?”

“他不是蔓蔓姐带来的那个家伙吗?好……好强!”

鼻青脸肿的姜家兄弟,满脸崇拜的望向秦凡。

在们他看来,这才是年轻一辈真正的强者,更是值得他们学习的榜样。

面对石化的众人,秦凡却不动声色的问道:“他想杀我,我还他一脚有问题?”

“。。。。。。”

众人无语,心道这是一脚不一脚的问题吗?

简直太他妈疯狂!

梁家最引以为傲的天才,被协会选中的家伙就这么败了?

败得彻底,败的莫名其妙。

更是间接打的协会俩白银老头的脸,啪啪直响。

唯有姜振龙在短暂的惊疑后,立刻清醒。

他认得秦凡,也猜到秦凡可能是位高人。

但怎么也没想到年纪轻轻,就有此等不显山露水的惊人实力。

来不及多问,就见秦凡无视了所有人径直走来。

随后伸出右手,淡淡的说道:“我是来拿钱的。”

“拿钱?拿什么钱?”众人小声议论。

要知道秦凡现在的一言一行,可都被他们看在眼里。

而原本正发呆的姜雨蔓,眼角抽了抽。忍不住来到秦凡身边娇嗔道:“我不会赖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剑仙归来》<<<<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