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陈丽姝顾兴东推荐抖音小说(陈丽姝顾兴东)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作者:木十一

主角:陈丽姝,顾兴东

类型:重生穿越

简介:又名《重生回1975年》。前一世,陈丽姝所有的人生悲剧,都是从嫁给村里的知青陆成鸣开始的,因为选错了人,她最终吃尽苦头,抑郁而终。一朝重生回到1975年,陈丽姝果断甩开渣男,独自美丽,独自盛开。她赚钱养家,继续上学,不断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顾兴东的出现,让她明白,只有自己变得优秀了,命运才会给她安排更好的人,这一世,她一定擦亮眼睛,爱对人,嫁对人!
![7fe32dfef1a31b88834492210af04937.jpg][1]

**《重生七零:长姐为大》免费试读**

**第4章**

陈满囤犹豫半晌终于轻轻点了点头。

之后全家就按照陈丽姝说的,打着吴春梅坐月子需要营养的旗号,陆续收上来三十斤小米,还有二斤红小豆。

然后一家商量好到镇上后由陈满囤放风,陈丽姝负责卖,互相有个照应。

因为镇上距离村里有二十几里地要走,第二天天不亮,陈丽姝和陈满囤就起来了赶路了。

等到镇上的时候,陈满囤提着手上的袋子拉着陈丽姝就要往墙角缩去。

“这会儿正是他们上班的时候,咱俩寻个背风的地方等着,有需要的就会过来打听了。”

陈丽姝听见他这话顿觉一阵无语。难怪她爸上次要被人骗,甚至还被刘三儿逮个正着勒索。

“爸,这样不行。等着人家找咱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再说天这么冷,咱们就这么干站着人也受不了。”

陈满囤回头:“那你说咋办?”

“爸你带着东西先寻个地躲着,我去前头问情况。如果谈妥了我再把人带过来。这样就算被人发现了我身上没东西他们也说不出来什么。”

陈满囤听了陈丽姝的话当即点头:“要不说还是闺女你脑袋反应快。这主意太好了。”

看着陈满囤躲进巷子里,陈丽姝才朝着前头一个职工家属区走过去。

这会儿正好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从里头走出来,看她一身藏蓝色工装服,左侧胸口的位置白色的线织成的四个小字‘青山糖厂’,知道这应该是糖厂的职工。

陈丽姝快走两步上前,路过她身边时小声问道:“大姐,需要小米么?”

女人停下脚步,警惕的将她上下打量一遍,见她眼神清明,扎着两条麻花辫,一身打着补丁的粗布衣服。知道是乡下过来偷着卖东西的。提着的心才总算放了下来。

“咱们去那边说。”说着将人拉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墙根处。

“小米多少钱一斤?你有多少?”

“一块五一斤,不要票。”

女人听她报的价钱皱起眉头。

陈丽姝看她反应就知道可能是报高了。可本来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价。她也不急,等着她开口。

一块五即便不要票确实也有些高。平时私底下从别处买也就一块二三。眼下要过年了就算涨点一块四也差不多了。女人想至此开口道:“一块五太贵,一块四吧。”

陈丽姝一听就差一毛钱,当即坚定的摇头:“大姐,我们大老远背过来的,真的不能再便宜了。今年年景不好,这点粮食都是家里人嘴里省出来的。”

果然,女子犹豫一下继续开口问道:“有多少斤?”

“三十斤,还有两斤红小豆。”

“我先去看看东西吧。”

陈丽姝听见她说,立马带着人朝陈满囤藏身那处过去。

陈满囤正等的着急,见闺女带人过来了,立马拎着东西从墙角处出来。

女人看过小米,颜色上乘的金黄色,各个颗粒饱满。满意的点点头。

“给我称五斤吧。”很是痛快的数出七块五毛钱,想了想又掏出来一块钱,买了一斤豆子。

只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卖出去六斤粮食,父女俩看着手里的八块五毛钱顿时干劲十足。

陈丽姝陆续又问了几个人,不到中午就把所有的粮食全都卖掉了。拢共得了四十四块钱外加一斤绵白糖。

一斤白糖是一个大娘主动提出来要换的。家里姑娘儿子都在车间,家里多少能攒点。真因为这点东西拿出去卖万一被别人知道了不好,索性就跟陈丽姝换了二斤粮食。

陈丽姝没想到还能这样操作。白糖可是比粮食还金贵啊。

眼看时间还早,跟陈满囤说一声,拿着钱再次进了糖厂家属区。没过多久,又用三块钱买了一斤白糖出来。

“白糖这么贵,又不能当饭吃,你弄这么多做什么?”陈满囤不解的问。

经过这两天的事情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姑娘是个有主意的,比他强。

陈丽姝将二斤糖收好,答道“拿回家跟别人换粮食。”

农村吃粮比城里方便,可这糖啊油啊都是定量的。一年到头队上都分不到二两。更是有钱都买不到。

两人往家走的时候路过一家国营饭店,中午正是饭口,里面传来一阵爆葱花的香味。

陈丽姝的肚子当即就忍受不住的咕咕叫了起来。

去国营饭店需要粮票,她现在没有,不过心里却暗暗下定决心,努力赚钱,下次再路过一定进去吃一顿。

父女俩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吴春梅和几个孩子早就盼的脖子都长了,这会儿见爷俩回来,一窝蜂的涌过来。

“你还在月子怎么出来了,这里冷,快回屋里去。”陈满囤一边扫着身上的雪催促道。

几人到屋里后,父女俩烤了火又喝了一茶缸子热茶才感觉身体是自己的了。

屋子里头,陈满囤兴奋的把今天的事讲了一遍,一家人都激动的不行,尤其几个小的听到还有二斤白糖,馋的口水的流出来了。

陈丽姝当即把糖拿出来就着枸杞给全家冲了白糖水,一家人心里都暖烘烘的。

次日,为了不引起村里人的怀疑,陈丽姝和陈满囤一起拿着钱和白糖去了几十里外的别的大队。

一天下来足足换了近二百斤粮食。家里留下五十斤,其余的两人全部拿到镇上去卖。

短短几天时间就从原来的五十块攒到了一百五十块,额外还有五十斤粮食!

而此时,陈丽姝出嫁的日子也快到了。

“家里也没给你准备什么东西,这五十块钱你拿着。喜欢什么就买点。”

这日,吴春梅突然把她叫到身边,从炕柜底下翻出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手绢,打开后从里面数出五十块钱递给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2]**----------**第5章**陈丽姝并不推辞,顾家具体情况她不了解,况且有了这钱她也能有个本钱。她并不打算结婚之后就放弃这个赚钱的机会。时间一晃到了腊月十八这天。这会儿结婚并不像后来那么隆重,远一点的可能会借个马车或者自行车。顾家和陈家就一个村住着,中间隔个十几家,自己走几步路就到了。陈丽姝换上唯一一身补丁相对少点的衣服,身边放了一个只装了两身换洗衣服的包袱,静静等着顾家的人来接。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她今天出嫁而变得不一样。而她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能让生活变得越来越美好。“大姐,我舍不得你离开。”陈丽媛站在一边开始抹泪。她从昨天就已经开始舍不得。几个小的排排站在墙边,见二姐哭,也跟着揉眼睛。“离的又不远,跟在家也没什么区别。”陈丽姝被这氛围弄得心里也有些不舒服。起身给她擦了下眼睛:“你要想大姐了就去找我。我想家了也还能回来。”几人正说着话,院子里突然进来几个身影。紧接着房门打开,顾家老大顾兴国夫妻俩和老四顾兴业走了进来。陈丽姝起身,刚要去伸手去拿包袱,被顾兴业眼疾手快的抢过去,黝黑的皮肤露出一口大白牙:“我帮三嫂你拿。”他妈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这个三嫂能在顾家关键时刻还选择嫁过来,大家一定要对她好,千万别寒了人家的心。陈丽姝被他一句三嫂叫的怔了一下,朝他微笑点点头,出了房门。顾家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因为没有分家十几口人全都住在一排连脊的房子里。顾兴东不在甚至连拜堂都免了。按照她婆婆李秀兰的话,等顾兴东回来了再隆重的补办一场。陈丽姝直接被安排在了顾兴东在家时的那间屋子里。十几平米的屋子墙上贴着报纸。一张两米多宽的小炕。炕上一个木头箱子上头板板正正叠着两床被子。另一侧墙边一个崭新的五斗橱,一把椅子。简简单单却分外干净整洁。陈丽姝打量着以后可能会住很长一段时间的屋子心里很满意。刚刚收好自己的东西房门被敲响,一道甜脆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过来:“三嫂,妈让我喊你吃饭。”“哎,就来。”陈丽姝应一声去开门,就看见门口站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齐耳的短发,圆脸大眼,非常符合时下的审美,一看就很讨喜。陈丽姝一出门,顾兴萍忍不住悄悄朝她脸上瞄一眼。虽然两家离的不远,可以前上学不总能见到。而且陈丽姝除了队上干活都不怎么出门,她只知道人长得漂亮。这会儿近距离一看,瓜子脸杏核眼白皮肤。果然很美。顾家因为她的到来,特意做了四个菜。白菜土豆片,炖豆腐,炒豆芽还有一只鸡。“三弟妹快坐,我们大伙都是借了你的光才能吃到这么多肉。妈可是连下蛋的鸡都杀了。”老二顾兴民的媳妇刘月敏一脸笑意的将她拉到身边坐下。陈丽姝听见她这话,嘴角的笑僵了一下。李秀兰拿眼睛警告的瞪一眼二儿媳妇,伸手夹一筷子肉放到陈丽姝面前的碗里:“养鸡就是给人吃的。吃蛋吃肉都一样。别听她胡吣。”“谢谢妈。”陈丽姝立马扬起脸朝她笑笑。因为是来这个家的第一顿饭,虽然都认识但并不熟悉,所以李秀兰特意又给她介绍了一遍。老大顾兴国,媳妇张芹,下头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老二顾兴民,媳妇刘月敏,两人生了两个儿子。老四顾兴业二十岁,未婚。老五顾兴萍十五岁,上初二。吃过饭,陈丽姝作为新加入的一员,自然要主动分担家务。帮着一起将碗筷捡下桌子,正要挽起袖子刷碗,被大嫂张芹接过去:“三弟妹你才来先回屋歇着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大嫂你这话不对,就是才来才更要熟悉一下,依我看你这可不是在帮她。”刘月敏端了盘子进来接话道:“三弟妹你说是不是?”.**[>>>>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3]**----------**第6章**陈丽姝看出张芹的为难,笑着道:“多谢大嫂好意,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帮你。”两人相视一笑,全没把刘月敏的话当回事。气的刘月敏咣一声摔下盘子转身走了。收拾好厨房,陈丽姝回到自己房间,躺在炕上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换粮食的生意还是要做。赶在年前能多赚一点,年后生产队就要复工,到时候恐怕就没有时间了。书也要看,现在是七五年冬天,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做准备。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咣当——”随着突然一声响,陈丽姝一个惊悸从睡梦中睁开眼睛。冬天天亮的晚,村里又没通电,这会儿屋子里乌漆麻黑的看不清东西。陈丽姝盯着漆黑的房梁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这里不是陈家,她已经嫁到了顾家。“一大早你又在作什么妖?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顾兴民烦躁的声音从隔壁传来,陈丽姝犹豫一下抓过一旁的棉袄穿上摸索着起身下炕。刚到门口就听见刘月敏的声音从外间传来:“我作什么妖?人家新媳妇不起来做饭,还不行我自己动手?”陈丽姝开门的手顿了一下,很快没事人一般推开房门。“是我起晚了,二嫂还是我来吧。”窗台上燃着一点豆大的煤油灯,陈丽姝快走两步过去接过刘月敏手里的盆子。“三弟妹我可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大人没什么,我屋里孩子小不经饿。”陈丽姝摇了摇头:“本来就应该我早起做饭,二嫂你先回屋吧。”刘月敏见她态度不错,终于满意的点点头:“那我就先回屋去了。”眼见刘月敏进了屋,房门吱嘎一声被关上,陈丽姝脸上的笑容再难维持。清冷的眸子垂下,开始准备早饭。“三弟妹你怎么起这么早?”张芹打着哈欠进门,一眼看见坐在灶台边烧火的陈丽姝,不解的问。陈丽姝抬头看一眼外面过了许久都没亮的天,想到什么,秀气的眉头皱起:“大嫂几点了?”她屋里没有钟,自己更没有手表,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才五点多。我睡不着就寻思过来把饭做了。你起什么时候了?”才五点多?陈丽姝皱眉,难怪天一直没亮。看来自己是被刘月敏摆了一道。张芹看着已经呼呼冒热气的锅,估摸着怕不是四点就起来了吧。以为她新媳妇怕公婆说所以才这么积极,倒没好意思说什么。“以后不用起这么早,冬天没什么活,家里基本都七点多才吃饭。你约莫着天要亮再起就行。”她话音刚落,外头响起一阵鸡鸣声。陈丽姝朝她笑笑:“行,我知道了大嫂。”很快顾家的人陆续起床,知道是陈丽姝做的早饭,李秀兰和老伴顾守福对看一眼,对这个儿媳妇是越发满意。顶着这么大压力嫁过来不说,也没有挟恩图报,别人家的儿媳妇什么样她就什么样子。黑咕隆就起来做早饭,在李秀兰心里简直就没有比这更好的儿媳妇了。“妈你不知道,三弟妹屋里没有钟不知道时间,我五点多起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把饭做好了。”张芹本是打趣才将这话讲给婆婆听,谁知道李秀兰听了之后立马开口道:“我屋里柜子上头那座钟一会儿让兴业搬丽姝屋去。”话音刚落看见打着哈欠进来的顾兴民两口子,意有所指道:“过日子没个时间观念可不行。”钟对于陈丽姝来说还真没多大用,她还想着赚钱之后自己买块手表呢。那东西比钟实用。因此,笑着推辞道:“爸妈你们看时间都习惯了,一下子拿走多舍手。再说我要是想看时间过来瞅一眼也是一样。”“妈你要把你屋的座钟给三弟妹?”刘月敏也不困了,立马瞪着眼睛道。当初她和顾兴民结婚的时候,闹了多少次,最后才终于从别处给他们屋里倒腾了一个破钟。天天都要去拧转儿,跟大屋对时间,不然就停工。见李秀兰点头,刘月敏的脸当即就沉了。凭啥陈丽姝一来就把钟给她?!“妈我不同意!”李秀兰白她一眼:“没问你意见。”“是啊,妈,你这偏心有些太过了啊。”顾兴民垂着眼皮嘟哝一句。“你们都是俩人,她屋里就一个,我偏心点怎么了?”顾兴民撇撇嘴,说不过她这个当妈的,一抬腿坐到饭桌前,刚准备吃饭,被他爹一筷子敲在盘子上:“没看见大伙都没上桌,你是饿死鬼托生的?”“爸妈,真不用搬,我以后想看时间过来看一眼就成。”李秀兰两口子见她坚持,没再说什么。一家人吃过早饭,陈丽姝刚收拾完厨房,李秀兰就把她叫去了屋里。“明天回门,这里是十块钱,我就不准备东西了。你看看家里需要什么就去供销社买点。”李秀兰说着从炕柜里拿出一张大团结,递到陈丽姝手里。罐头白糖啥的陈家那条件送去了帮助也不大,两口子一商量索性直接给钱吧。儿媳妇是想买东西还是直接给娘家钱,随她意思。陈丽姝看着手心里的十块钱,知道老两口是在变相的帮她娘家,抿了抿唇角将钱收下,低声道:“谢谢爸和妈。”“你这孩子,都一家人客气啥。”李秀兰被她谢的有些不好意思,挥挥手把人打发走了。外间,刘月敏拉住张芹,朝着老两口的房间努努嘴,压低声音道:“把人叫屋里去了,我猜肯定又偷着给好东西了。你看她屋里的五斗橱,咱俩结婚那会儿就俩木箱子。明摆着偏心!大嫂你心里就不气?”张芹不接她的话,温声劝道:“咱们结婚都几年前的事了,那会儿条件差,有两口箱子就不错了。现在有的人家彩礼都要二百呢。还有什么三转一响七十二条腿。三弟妹这个真不多。”“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太好说话。”刘月敏气的一扭头回自己屋去了。**[>>>>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4]**----------**第7章**很快就到了回门这天。没有丈夫陪着,陈丽姝将自己收拾妥当,揣上李秀兰给的十块钱就自己回了陈家。刚一进门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大姐你可回来了。”老三陈丽妃跑过来,刚一到近前嘴一撇眼睛里就蓄满了泪水。“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跟大姐说,大姐替你收拾她。”陈丽姝说着,领着她朝屋里走,刚一进屋,就看见炕上吴春梅抱着孩子正在抹泪。一旁的陈满囤也蔫头耷脑。几个小的好像受了惊吓的小鸡仔,团团挤在墙根处。二妹陈丽媛正背对着门口趴在桌子上,肩膀一抽一抽的显然正在哭。“昨天奶和大娘来了。发现家里有粮食,全都被他们抢走了。二姐气不过去找他们理论,还被他们给打回来了。”陈丽妃说着说着,眼睛里的泪水一下子淌下来。一听二妹被打,陈丽姝哪里顾得了其它,快走两步上前:“他们打你哪儿了,严不严重?快抬起头给大姐看看。”陈丽媛听见她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一直压抑的哭声一下子大了起来。抬起头扑到她身上:“都是我没用。连家里的粮食都护不住。”原本她也想像大姐一样去把粮食要回来,谁知道竟然被她奶连打带骂直接给轰出来了。随着她抬头,陈丽姝赫然看见她红肿的脸颊上清晰的五个手指印。顿时心抽疼了一下。当年她没能耐,一心追求自己的爱情。最后落魄的时候,几个妹妹虽然过的都不怎么好,可听说她的事情,纷纷出钱出力。直到那时她才幡然醒悟,亲情才是最重要的。“咱奶打的?”陈丽媛埋在她怀里轻轻点了下头。“别哭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陈丽姝说着抬起袖子给她擦了擦眼泪。“她们都拿家里什么东西了?”陈丽妃立马开口道:“爸收上来的几十斤粮食,还有家里留的口粮。全都被他们拿走了。奶还质问咱爸东西哪来的,咱爸就跟她说了。奶还朝咱爸要钱。咱爸没给。奶就说要去公社举报咱爸。妈没办法,就,就......”陈丽姝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就把钱全都老老实实交出去了。“你奶说不给就上公社去告你爸,那么多粮食,万一被抓调查起来肯定也要连累你。妈实在太害怕了。”吴春梅说着,又呜呜的哭起来。陈丽姝深吸一口气,又努力将胸口的浊气吐出来。“没事妈,这事交给我吧。你还在坐月子别想太多。以后留下病根就不好了。”前世吴春梅就因为月子里经常哭,后来四十几岁眼睛就看不见了。“你能有啥办法?要不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真要闹起来,大伙谁都不好。”陈满囤不是没想过去要,可万一吵起来邻居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到时候两家都讨不到好。反倒还要惊动村干部。大伙都讨不到好。陈丽姝冷笑一声,眼底寒芒闪过。他们不让自己家好过,那就谁都别想好吧。重活一世,她再不想活的窝窝囊囊,对谁委曲求全。“二妹别哭了,你跟大姐一起去。这次学着点,以后万不能再让人欺负了。”“嗯。”陈丽媛重重的应一声,立马抬起袖子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看着陈丽姝,重新又亮了起来。姐妹俩一路出了院门,此刻陈满仓家里的几人正围坐在炉子旁边商量着手里头这钱的花法。“丽敏出门子妈你是不是应该多给添点?”张春华说着给儿子陈宝柱使了个眼色。陈宝柱是陈家唯一的孙子,陈老太的命根子。“奶,这么多钱,多给大妹添点以后她在婆家腰杆也硬,您这个当奶的面上也好看不是?”果然,他一开口陈老太哪有不答应的。当即拿出二十块钱。“奶,我还想买块手表送给您孙媳妇。她现在肚子里怀着的可是您曾孙子。”“好好好。”提到曾孙子,陈老太立马乐的合不拢嘴。一家人正有说有笑的讨论着,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大力的踹开。陈丽姝寒着脸站在门口,冷冽的身影几乎与身后漫天的风雪融为一体。“你怎么来了?”张春华见识过她的厉害,心一紧,下意识的站起身子。“小的来完来大的,赶紧给我滚出去,看见你们这一家子扫把星我就烦。”陈老太厌恶的朝地上重重的吐了一口痰。“丽姝你不好好在婆家待着上这儿来干嘛?”陈宝柱说着起身:“哦,今天回门是吧?这么大的日子赶紧回自己家去。敞着门多冷,赶紧走吧。”说着跟打发叫花子似的,不耐烦的伸手过来就要把人往外推。“大哥你今天要是碰上我我转身就去公安局报案说你揍我。”比力气她自然不是陈宝柱一个大男人的对手。她也不想用武力解决问题。否则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你还报案?瞧把你能的。你咋不上天呢。”陈宝柱虽然嘴上说着,但看着她乌沉沉的眸子还是有几分忌惮。陈丽姝抬脚走近屋里,目光落在桌上的钱上。心里冷笑一声,感情他们拿着自家的钱已经在分赃了。“我今天来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想你们把从我家拿的粮食和钱原封不动的送回去。这样大家谁都能过个安生年。”“你个小兔崽子你吓唬谁呢?你爸就是教你这么说话的?进屋一个长辈都不叫。赶紧出去,否则别怪我这当大伯的替你爸教育你!”陈满仓端坐在桌边,一开口就是拿长辈的身份压人。“大伯我从来不吓唬人。我现在还能心平气和跟你们说话已经很有教养了。”陈丽姝说着目光将屋子里的几人扫了一遍,最后落在陈老太身上。陈老太对上她目光,怵了一下。随即梗着脖子骂道:“你个王八羔子啥眼神看我?你爸这钱和粮食咋来的你不知道?投机倒把!我去公社告你们,通通把你们抓起来。”**[>>>>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5]**----------**第8章**“还有你这个小贱人。是你告的状吧,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陈老太说着就朝陈丽媛走过去。刚扬起手要打,一把被陈丽姝攥住胳膊用力朝后一掼。要不是张春华眼疾手快把人扶住,早就一屁股坐到地上了。“造孽啊——”陈老太当即拍着大腿哭嚎起来:“亲孙女打奶奶,你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奶你再大点声最好把所有人都招来让他们看看这粮食和钱。”陈丽姝一句话成功堵住了陈老太的嘴。虽然说要去公社举报,可真让人知道了她可就一点好处都没有了。这种傻事她是绝对不会干的。她不干不代表有人不会干。“我最后说一遍,你们把粮食和钱原封不动的还回去今天这件事就算完了。否则我就去公社举报你们。”陈满仓心里咯噔一下:“举报我们什么?”“举报你们威胁我和我爸投机倒把。这些钱和粮食就是证据。”张春华急了:“你放屁!这些东西明明都是你们家干的!”“现在在你们这。”陈宝柱:“你举报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大伙都得被拉出去批斗。”“不举报我也没好处。反正你们是主犯,我们顶多是从犯。”陈丽姝挑了下眉尾,声音里带着嘲讽的笑意:“要死一起死,这才是一家人。”“这是要活活气死我!”陈老太捶着胸口,这回是真气着了。“这样吧。这些东西你拿回去一半,剩下的全当是孝敬你奶的。这样总行了吧?”陈满仓权衡利弊,很快做出让步。不过姿态依旧端的很高,仿佛在施舍。“我说了我要原封不动的还回去。少一粒米一分钱都不行。”陈满仓活了这么大岁数,还真能被她一个半大的丫头片子吓唬住?“那你去吧。”陈丽姝再没开口,拉着陈丽媛扭头就出了房门。“爸,她不会真去公社举报咱们吧?”陈宝柱心里有些打鼓。陈满仓也不太确定。沉吟片刻同儿子道:“你出去远远看一下,要是回家就算了。要是真往公社去......”要是真往公社去,他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同样的问题陈丽媛也在问陈丽姝:“大姐,咱们真要去公社啊?”陈丽姝裹紧头上的围巾,脚步不停:“去,为啥不去。我赚的钱,就是充公了也绝对不会便宜他们。”“那万一真被革委会抓了咋办?”陈丽媛声音有些发抖。前两年村里还有游街的。带着大高帽的,胸口挂破鞋的,后头围着一帮看热闹的,谁都能上去吐唾沫。有的还拿石头扔。“咱们的成分摆在这儿,就算被抓顶多是去学习班。虽然名声不好,可只是一时的。奶和大娘他们不一样。你一次治不住,就会一辈子都像爸似的。”陈丽媛想到他爸对奶言听计从的样子,想想点了点头:“大姐我知道了。”公社距离青山村十几里路程,姐妹俩一路闷头走,很快远远的就能看见公社一片房子。“丽姝,丽媛——”这时身后突然传来陈宝柱的声音,两人停下脚步回头,就见他骑着自行车拼命的朝两人跟前赶。到了近前才终于气喘吁吁的从车子上下来:“你俩赶紧回去,东西和钱我已经给二叔送回去了。”一路跟着,眼看着姐妹俩出了村口他是彻底慌了。回家同陈满仓说,他也没能再镇定起来。但面对这么多粮食和钱,还想再等等。结果人越走越远。最后没办法,只能先把东西送回去,然后让儿子借了个自行车一路骑车来追。雪天路滑,陈宝柱又急,一连摔了好几个跟斗。车把都摔歪了,回去还不知道要怎么跟人家解释。陈丽媛一听她这话,顿时激动的去拉她姐的胳膊。陈丽姝也暗暗松一口气。毕竟谁也不想走到那一步。把人叫住之后,陈宝柱先骑车子回去了。陈丽姝姐俩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让你爸给你做点饭吧,回来总不能连顿饭都不吃。”东西钱又失而复得,吴春梅这会儿也想起来要给闺女拾掇饭菜了。陈丽姝摇了摇头:“虽说离的近,回去太晚也不太好。我爸就不用麻烦了。”说着制止了陈满囤动作,才抬头同陈满囤夫妻俩商量道:“既然奶和大伯他们都已经知道倒卖粮食的事情,我看这个生意暂时还是停了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今人已经得罪了。万一再被抓到把柄举报就真的得不偿失了。“中。反正家里这些钱和粮食也够用。我跟你妈都听你的,再不干了。”陈满囤听见她这话反倒先松一口气。整日提心吊胆的,这活真不适合他做。陈丽姝见两人同意,想了想开口说:“爸妈,家里的钱暂时还是由二妹来管吧。”她话一出口两口子全都怔住了。即便知道接下来的话会伤二人的心,可为了这个家以后,陈丽姝还是不得不说。“爸你太容易听奶的话了。还有妈,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人家一吓唬你就把钱给了。”“其实二妹管钱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当家做主的还是你们两位。”“她一个小孩子就能比我们俩强了?”陈满囤心里很不是滋味。“爸妈,我拼死也会护住家里的东西。”陈丽媛虽然只有十三岁,可看向夫妻俩的眼神却有着与她这个年纪不相符的坚定。大姐信任她才会把这个重任交给她。她绝对不会让大姐失望。陈满囤夫妻俩看着姐妹两个,又看一眼一旁的几个小的。虽然心里不好受,最后还是把钱交给了二闺女。陈丽姝从陈家出来回到顾家的时候正是中午。看见她回来,屋子里的众人纷纷抬头。不等其他人开口,刘月敏先说道:“三弟妹怎么回这么早?娘家都没留饭么?”农村为了省粮食一天只吃两顿,中午是不吃饭的。李秀兰正在纳鞋底,听不得她的阴阳怪气,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训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6]**----------**第9章**刘月敏悻悻的撇撇嘴:“我也是一份好心关心三弟妹。”“你有那闲心先管管自己屋里头的男人孩子。你看看他们爷仨那鞋都快张嘴了。不要老是擎等着我给你纳鞋底子做鞋吧?”刘月敏有些委屈:“妈又不是不知道我针线活不行。”“不行还不趁现在没事抓紧学,你想咋地?”这下刘月敏是彻底没话了。李秀兰见她不说话了,才看向陈丽姝:“外头冷吧?快上炕暖和暖和。”陈丽姝朝她笑笑,在炕边坐下,伸手拿过她旁边叵罗里的鞋底默默的帮着纳起来。一时屋子里有些安静,只能听见娘俩嗤啦嗤啦的拉线绳的声音。李秀兰:“眼看着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明天队上出车拉大伙去镇上买年货,家里也需要买点东西。你们看看谁去?”“天太冷了,我不抗冻就不去了。”刘月敏笑笑,第一个拒绝。翻过来掉过去每年就那几样东西。大冷天还得起早,可不如舒舒服服在家待着。其他人也都没吱声。“要不我去吧。正好我攒了点布票,仨孩子长的快,衣服都要接一接了。”这种时候,张芹作为家里的大儿媳妇,主动把差事揽下来。顾家人虽然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但李秀兰和顾守福不是苛待子女的人。除了必要的花销,各家屋头多少都有自己的小金库。“大嫂我陪你一起去吧。”陈丽姝抬头朝她笑笑。张芹对她不错,总不能让她一个人跑一趟。张芹自然知道她的好意,笑道:“那我明天一早去叫三弟妹。”事情就这样说定了。第二日天还没亮,陈丽姝还在睡着,房门被人轻轻的敲响:“三弟妹,你醒了没有?”张芹站在门口小声问。“大嫂我醒了,这就过来。”陈丽姝忙应一声起身穿衣服。很快推开房门。“路上冷,我特意拿了条小被子,一会儿咱俩车上盖。”陈丽姝听见她说,目光落在张芹手上挎着的篮子里,只见里面放了一个蓝底碎花的小被子,笑道:“还是大嫂你想的周到。”两人说着话往外走,刚一推开房门,一阵冷风夹杂着雪粒子灌进来,陈丽姝下意识紧了紧裹在头上的围巾。马车停在村口,车上已经坐着四五个人。看见陈丽姝妯娌两个过来,纷纷往旁边让了让。“今年这雪真是下起来没完了。”两人寻了空坐下,一个大娘忍不住抱怨道。“还不知道来年什么样,雪这么大,种地估计都要往后推一推。”另一个附和一句。“你们家兴东咋样了?结婚这么大的事儿都不回来,不会真死外头了吧?”陈丽姝正听其他人讲话,身子突然被人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侧头看去,原来是他们家隔壁的刘寡妇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她旁边。听见她的话陈丽姝不自觉皱紧眉头。一旁的张芹不着痕迹的拉她一把,凑近了小声说“她这人难缠的很,你别搭理她。”眼看着成功吸引了大伙的注意力,刘寡妇更加来劲儿,声音都比先前高了几分:“要我说你也够傻的,明知道守寡你还嫁过来,真不知道图啥。”“那你又图刘叔啥?稀罕他天天喝完酒打你?”陈丽姝不客气的回一句。不搭腔以为她自觉无趣就会消停,谁知道还蹬鼻子上脸了。众人听见她这话顿时忍不住哄笑起来。谁都知道刘百穗活着的时候是个烂酒鬼,打媳妇更是出了名的凶。也就死了之后刘寡妇才过几天好日子。刘寡妇造了个没脸,却又不死心,轻哼一声:“别管图啥,我好歹有俩儿子傍身。就你这模样能给兴东守几年?”“刘婶儿你有空操心别人家,不如多管管那俩孩子。”陈丽姝说完扭头看向张芹,也不压着声音故意道:“我要有那样的俩儿子肯定直接掐死,不给队上和社会添乱。”刘寡妇选男人不行,教孩子也不行。俩孩子十七八了,正事没有,一天竟干些偷鸡摸狗,扒墙头偷看女人上厕所的不入流勾当。“你!”刘寡妇指着她半天没说出第二个字。以前一直以为陈家人全都性子软好欺负,这会儿无聊正好寻个乐子。谁知道竟然看走眼了,原来是个伶牙俐齿的泼辣货。“那也是儿子,总比你妈生了个‘七仙女’强。”这话大伙都是私底下说说就算了,可哪有当着人面揭伤疤的。“刘婶子你这话就过分了。上头下来搞宣传的都说了,生男生女都一样。你现在这话是要跟上头对着干么?”张芹平时虽然性子和软好说话,几乎从不跟村里人红脸。可现在她跟陈丽姝是一家人,自然听不得别人说自家人。“是啊,什么儿子闺女的,陈家这几个女娃个顶个的好看。我要能生个这样的闺女做梦都要笑醒了。可惜我和我家那口子都是鞋拔子脸,可生不出人家的瓜子脸。”陈丽姝侧头看去,说话的是前院李茂才家的,跟她婆婆李秀兰是拐着弯的亲戚。当即朝她感激的笑笑。七仙女这个称呼前世也有,以前每次听见她都觉得刺耳。认为他们是在嘲笑自己家。这会儿听见却并没有太大感触,全当是夸自己长的好看了。闹了这么一出,很快又有四五个妇人过来。眼见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车把式往车上一坐,摇着鞭子虚抽一下。随着鞭子的响声,马车开始动起来。步行要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马车用了一个小时就到了。“我还在老地方等着,三点半发车,大伙可别迟到了。”冬天黑的快,天黑了路上不好走。所以车把式交代一声,赶着马车走了。陈丽姝和张芹两人想了下,决定先把李秀兰交代的东西先买好,然后自己想买什么再看。先去副食品商店买了肉和其它一些必备的调料,然后才去了百货商店。镇上的百货商店一共有两层,一楼是大厅,一进去靠墙的一圈全都摆着柜台和货架子。**[>>>>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7]**----------**第10章**各式各样的东西都有。不过大多需要票。这会儿形势没有前两年严峻,偶尔也会有特价供应商品和大城市过来的大品牌。虽然不需要票,但价钱都奇高。一般人都望而却步。妯娌两个先去写着日用百货区那块买了针线。陈丽姝看见有卖肥皂牙刷毛巾之类的,因为没有票,只好花五块钱买的高价货。三样东西加起来就五块钱,还是不顶吃不顶喝的东西。这让张芹不禁有些咋舌。不过她也看出来陈丽姝是个有主意的,并不多说。最后两人停在卖布的地方。“同志,那个藏蓝色的布多少钱?”张芹瞅了一眼,除去黑的,径直选了素色斜纹布中颜色最深的。这会儿的布没有什么鲜艳的颜色,颜色很单一。黑灰蓝是最常见的三种颜色。偶尔谁要是弄一身军装,那绝对是街上最靓的风景线。售货员掀开眼皮扫了两人一眼,不耐烦的开口:“一尺八毛,外加一尺布票。”贵倒是不贵,关键是手里只有半尺布票。犹豫半天,张芹把布票和钱从兜里掏出来开口:“同志,给我来半尺布。”“没钱还出来买东西!”售货员不耐烦的说一句,转身拿起布料,也不用尺,眼睛一扫,上去就扯了一条布下来。“你有钱不也在卖货么。”陈丽姝看张芹收了布,目光扫向售货员顶了一句。“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售货员啪的拍了下柜台。气势还挺唬人。陈丽姝面无表情的回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人家可是营业员。张芹有些发怵,拉着她走:“算了算了。咱们买了布就行了。”“特价布,沪市来的大绒布,不要票两块钱一尺。”另一侧售货员突然高声喊一嗓子,好多人都围了过来。“走走,咱们也过去看看。”陈丽姝不理会气的眼睛鼓鼓像金鱼的营业员,抬腿跟张芹过去。“这布可真好看。”张芹看着售货员手里随着抖动上面好像风吹过泛起麦浪的麦田。不禁感叹一句。后世好看的布陈丽姝见过很多,对这个倒没有什么感觉。而且两块钱一尺,做一件衣服就要将近十块钱。对于现在全身上下只有四十五块钱的她来说,太奢侈。“三弟妹,你看那两个女人的头发,真好看。”突然张芹凑在她耳边轻声说,眼睛里更是写满了艳羡。陈丽姝顺着她目光看过去,只见人群里有两个穿着挺时髦的女子其中一个烫了大卷。另一长头发的烫了刘海,垂在两边的辫子上绑了两条碎花手绢。与旁边清一色麻花辫或者大分头很不一样。“确实挺特别。”用后世的审美来看好看算不上,特别倒是真的。这会儿已经75年,眼看就要76。社会上对于那些资产阶级臭思想的批判并不如前几年激烈。尤其城市里的工人阶级,女性相对独立,对于穿衣打扮也更在乎些也更开放。陈丽姝看着女子辫子上的两条碎花手绢看了半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前世她跟陆成鸣结婚没多久,因为条件有限买不起布,有一次她碰见一个偷着兜售碎布头的。虽然都是碎布,但胜在价钱便宜还不要布票。她也买了一些回家还给陆成鸣拼接了一件衣服。可惜他嫌弃拼接的穿不出手。最后只能丢在角落里压箱底。后来去了城里也碰见过这样兜售碎布头的。一次闲聊才知道,他们都是从服装厂里低价收回来的。碎布头质量颜色杂乱,想拼接一件衣服很费劲。但是她可以用来做头花。缝制成后世那种包橡皮筋的。这会儿橡皮筋还不是后来的成品。而是按尺量着卖的,只要几分钱一尺。成本低,头花也简单。一个只卖两毛钱这样价钱虽然比红头绳贵些,却比那个好看实用。应该会有人买。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可行。于是拉着张芹出了百货公司,寻个空挡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以后想要做生意,肯定瞒不了顾家人。这次也算是个试探。张芹向来小心谨慎。如果她都能接受,那其他人应该也能接受。张芹听了她的话没有反对,而是担心道:“三弟妹这样能行么?这可是投机倒把?”“他们要是能卖,咱们肯定就不是第一份。应该没什么事。再说了,就算不做头花出去卖,收回来的布头也能给孩子拼个书包或者衣服啥的。”张芹听她说给孩子做东西就有些心动。三个孩子尤其两个小的都没穿过新衣服。全是他们俩改小的或者老大剩下的。老三顾盼还是个闺女呢。不过条件差也不讲究那么多。但当娘的心里一直不太好受。“时间还早,我跟三弟妹你一起去。”陈丽姝见她同意,立马高兴的拉着人朝青山服装厂走去。半路路过一家供销社的时候,陈丽姝特意进去买了一包五毛钱的香烟。张芹不解:“三弟妹你买这个做什么?”“一个厂子最了解情况的除了老员工就是门卫。咱们买包烟过去有什么也好说话。”张芹这回是真的惊住了。东西还没买到就花了五毛钱。万一买不成,那可是五毛钱呢!可毕竟钱已经花了,她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好肉疼的跟她一起往前走。两人很快到了青山服装厂。这会儿厂里职工都在车间里上工。两人刚到门口,传达室就出来个老头,瘦高个带着个老花镜:“你们两个同志找谁?”陈丽姝没敢直接说买布头,先试探的说:“大爷你好,我们是下头村里的,家里条件不好也没有布票,就想来问问厂里能不能买布?”大爷将两人上下打量一遍,穿的确实挺破。衣服上头还打着许多补丁。不过看两人眼神清明知道不是那等寻事的。好心提醒道:“你们打哪儿听说这卖布的?这是服装厂,做衣服都是有指标的。”见他没一口咬死,陈丽姝面上故意现出一丝失望:“没有布,碎布头也行啊,眼看要过年了,别人都有新衣服。”听见她说碎布头,门卫大爷眼睛闪了一下。**[>>>>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8]**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10/3123120614.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angguangshucheng&bookname=%E9%87%8D%E7%94%9F%E4%B8%83%E9%9B%B6%EF%BC%9A%E9%95%BF%E5%A7%90%E4%B8%BA%E5%A4%A7 [3]: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angguangshucheng&bookname=%E9%87%8D%E7%94%9F%E4%B8%83%E9%9B%B6%EF%BC%9A%E9%95%BF%E5%A7%90%E4%B8%BA%E5%A4%A7 [4]: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angguangshucheng&bookname=%E9%87%8D%E7%94%9F%E4%B8%83%E9%9B%B6%EF%BC%9A%E9%95%BF%E5%A7%90%E4%B8%BA%E5%A4%A7 [5]: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angguangshucheng&bookname=%E9%87%8D%E7%94%9F%E4%B8%83%E9%9B%B6%EF%BC%9A%E9%95%BF%E5%A7%90%E4%B8%BA%E5%A4%A7 [6]: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angguangshucheng&bookname=%E9%87%8D%E7%94%9F%E4%B8%83%E9%9B%B6%EF%BC%9A%E9%95%BF%E5%A7%90%E4%B8%BA%E5%A4%A7 [7]: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angguangshucheng&bookname=%E9%87%8D%E7%94%9F%E4%B8%83%E9%9B%B6%EF%BC%9A%E9%95%BF%E5%A7%90%E4%B8%BA%E5%A4%A7 [8]: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angguangshucheng&bookname=%E9%87%8D%E7%94%9F%E4%B8%83%E9%9B%B6%EF%BC%9A%E9%95%BF%E5%A7%90%E4%B8%BA%E5%A4%A7

上一篇 2021-10-12 上午2:11
下一篇 2021-10-12 上午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