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千初燕少淳(阿米)免费阅读全文,临千初燕少淳娇宠毒妃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娇宠毒妃倾天下

作者:阿米

主角:临千初,燕少淳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她是家中的耻辱,声名狼藉,臭名远扬,人人恨不得她死。24世纪医毒双绝的顶级女佣兵一朝穿越而来,锋芒毕露,大放异彩,狂掉马甲。皇亲贵胄惊掉下巴……多少人都翘首盼着燕王爷休了王妃。谁知燕王爷将自己的王妃宠上了天。某女告状:“王妃欺负我们……”燕王皱眉:“欺负你们一下能死吗?”某女泪水涟涟,“王爷,不要怪王妃,是我们碍了王妃眼了嘤嘤嘤……”某王:“知道碍王妃的眼睛了,还不滚?!”众女傻了:不是说好的要灭了她吗??

临千初燕少淳(阿米)免费阅读全文,临千初燕少淳娇宠毒妃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娇宠毒妃倾天下》免费试读

第1章 开局一美男

临千初睁开双眸,就看到一张睡美男的容颜。

瞬间卡壳!

不是,飞机不是炸机了吗?

到了此刻,她还能感觉到那种支离破碎感……

只是,这炸机怎么炸出一名美男来?!

美男是真的美,狭长的双眸乖巧的微闭着,浓密的睫毛投下一个优美的弧度阴影,有种让人想要亲吻的冲动。

尤其是他眼尾下方有一颗似火般极艳极烈的桃花痣,有着丝丝入骨的妖冶邪魅。

重点是她和美男都是衣衫不整!

而且还极为亲密的躺在一个被窝里???!

就在她怔楞之时,美男也睁开了眼眸,眸里有着迷离,有着潋滟的光芒。

临千初心里咚的一跳……

竟然是一双极为罕见的桃花眸?!

此时这么眸光迷离的,仿佛里面藏了万千星海长河似的,有着让人永远迷失在其中的力量,好看到窒息!

然而下一瞬,桃花眸离犀利如刀,黑如墨渊……

就连眼尾下的桃花痣都给人一种赤血的残酷!

同时那张上帝之手精雕细琢的脸都扭曲了。

美男猛的坐起身,好像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人似的咬牙切齿道:“临千初,你竟敢算计本王,真是该死!”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竟该死的好听!

临千初又是一怔……

不是,这怎么感觉好像他被她给睡了一样??

就在这时,房门豁然大开,门口站着一群衣着华丽的古装打扮的男女。

没错,就是一群!

皆是震惊的捂住了嘴巴。

用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床榻上的两个人。

突然,一名娇俏的华服少女分开人群看到眼前的一幕,尖叫一声。

脸色涨红,仿佛难以接受的颤着手指指着临千初大声指责道:“大姐姐,你平时怎么胡闹都不要紧,你怎么能在大长公主的寿宴上做出如此不知羞耻之事?简直令九泉之下的父亲以及整个临家蒙羞!”

少女的这一番话瞬间引起了围观众人的共鸣。

纷纷面露愤怒,出言指责起来……

“是啊,真不要脸,大长公主的寿宴上能做出这样的事,将大长公主置于何地?”

“燕王何等的尊贵,这虎女不是心仪端王的吗?为何要染指天神一般的燕王?”

“没准这虎女八成是起了贪心,端王和燕王都想要!”

“呸,如此声名狼藉,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面对群攻的指责,还不等临千初反应过来,然而下一刻,她华丽丽的飞了出去……

一个不防,竟然被美男给踹飞了??

还飞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砰的一声撞在了结实的墙壁上……

引来集体的一阵惊呼声!

紧接着就是解恨般的各种的奚落和嘲讽。

临千初被摔的晕头转向,脑袋嗡嗡作响。

下一瞬,潮水般陌生的记忆疯狂的涌入脑中……

临千初,北燕国护国大将军临沐嫡长女。

三年前护国将军意外亡故,夫人追随而去。

女儿临千初大病一场后整个人就变的混不吝,往后就开始声名狼藉起来。

如今再有三个月满三年就要与端王大婚。

今日大长公主寿辰,上至皇亲国戚,下至文武权贵都来为大长公主贺寿。

前身本来准备要和端王提前生米煮饭的。

至于刚刚最先跳出来指责她的那名少女,是前身的庶妹临允娴。

记忆里只喝了一杯壮胆的酒而已。

但那却是她叫心腹拿给她的。

可前身的记忆就在喝了那一杯酒之后戛然而止。

等现代的她飞机突然炸机,再睁眼就成了她把燕王给睡了……

原本就声名狼藉,还把守卫东疆的战神给祸害了,难怪燕王如此!

事情再过于诡异,临千初明白这是穿越了。

身为24世纪医毒双绝顶级女佣兵的她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同时也被这种群攻的聒噪之声从心底里生出了怒火。

“住嘴!”临千初神情淡然如冰。

她的声音不高,但身上那股凛冽之气却令乱糟糟的场面突然一静。

都愣愣的看着镇静从容整理着衣衫的少女。

少女的五官本就精致,肌肤若雪。

此时这般从容镇静,那双凤眸说不出的漆黑如墨。

自身上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之势。

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少女好像和平时不同了??

这还是那个粗鄙不堪的临千初吗?

“收起你们自以为是的揣测,到了现在,就算我再解释你们也不会相信……”

临千初说着转身面对走来的向她走来的燕王微微福身,“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我只能说这是一场意外,对此,我很抱歉!基于你踹我那一脚,我不跟你计较,就当扯平了!”

燕王燕少淳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眸里一片幽深难测,“一句抱歉就能抹杀你玷污本王的清名吗?扯平?哼,临大小姐说的未免过于轻松了。”

临千初身姿笔直,双眸淡漠:“燕王想要怎么样?”

二人针锋相对之时,临允娴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指着临千初道:“大姐姐,你怎么能对燕王爷如此无礼,还不快跪下向王爷请罪,求得燕王的谅解?”

说着,她竟然跪在了地上,“王爷,允娴代姐姐给王爷赔罪,姐姐做了糊涂事理应任燕王爷打杀,允娴愿代姐姐承担一切后果,只请王爷看在姐姐糊涂的份上不要为难她!”

燕少淳冷笑一声,“一丘之貉!”

临允娴呼吸一紧,面色一下变的难堪起来!

睡了他的是该死的临千初,凭什么骂她?

这燕王空有其表,出了名的不解风情,合该京都贵女们都喜欢端王!

可围观的众人却议论,感叹的小声窃窃私语起来。

临允娴美眸一转,转身面对众人深鞠一躬,“允娴代表大姐姐给诸位赔礼道歉了,让大家看笑话了!”

众人顿时又是对临允娴的一通赞赏,“看看,这才是护国将军的女儿该有的气度。”

“要我说就该将这声名狼藉的临千初逐出家族!”

“是啊,早该如此了,这样丢人现眼的女儿,护国将军一世威名被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给毁于一旦……”

“不过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还有一个深明大义的庶女……”

“庶女怎么了?若是我家有适龄儿郎宁娶临家庶女,也不要临家嫡女!”

“是啊,虽是庶女,却温婉善良,乖巧懂事,比嫡女不知好了多少倍……”

临允娴嘴角微不可查的勾了下,她相信,这一次,一定能将临千初打落地狱,永不翻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毒妃倾天下》<<<<


第2章 美男要灭了她!

临家如今适婚女只有临千初和临允娴。

但在临允娴的心中是一万个看不起临千初的,她有什么?

草包一个,声名狼藉,臭名远扬,空有美貌,就这样一个不堪之人,却与温文尔雅的端王有婚约!

想到此,临允娴做出一副悲痛不忍之色的对临千初道:”大姐姐,我希望你今天回去之后,为了三妹和小弟的将来,自请出族吧……”

众人齐刷刷的看着临千初,包括美人燕王也是浑身冒寒气的看着她。

临千初那张精致完美的脸上却一片波澜不惊,全身上下仿佛都写着“气定神闲”几个大字。

只见她微微偏头看向临允娴,“表演完了吗?”

“啊?”临允娴习惯性的还还等着临千初跳脚发狂出丑的,可没想到她却说了这么一句。

临千初嗤笑了一声,“我若没有猜错,恐怕今天这一出就是你设计的吧?为的就是我名声尽毁的同时,护国将军府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你和你姨娘的?”

“什么?”临允娴脸上的血色瞬间顿失。

其他人:她还有名声吗?

临千初轻笑一声,“哦,还有一点,我记得你也喜欢端王,是不是以为我被退婚,天真的做着美梦等三个月后与端王大婚之人就能改成了你吧?再不济也没准能谋个侧妃当当?嗯,主意虽好,可你这手段却卑劣下作!”

围观的人也变了脸,“不会吧?”

临允娴发现所有人都用着怀疑的目光看着她。

她一下就慌了起来,声色历任的道:“大姐姐,你怎么能如此污蔑我?”

然而她却不知道,这一句底气不足带着颤音的话语还是泄露了她的心虚。

这些高高在上的皇亲贵胄们哪个不是人精?

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临千初,不由同时的点头,的确如此!临大小姐一向性子憨直,头脑简单,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难道真的被设计了?

京都贵族圈背地里的腌臜事多的是,说再多,这虎女其实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过就是太喜欢端王了而已……

临千初将众人的神情尽数收进眼底,满身高雅,“本来我不屑多说,但有人不依不饶,既然如此,那我也索性当着大伙的面说个明白好了,今天这一切明显都是有心人设计的,否则大家不在前头为大长公主祝寿,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大家都知道我心仪之人是端王,就算我再蠢,也不可能蠢到去招惹和我毫无交集的燕王,这只会令我与初衷背道而驰,大家都是心明眼亮之人,只要细品品相信就能明白,你们能出现在这里不过都被当成棋子利用了而已!”

没办法,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能捏着鼻子承认她喜欢那个端王了。

少女神情从容,话语条理分明,可信度远比临允娴要高出不止几个层次了。

临千初的最后一句话才是扭转了局面的关键。

这些人都是眼高于顶的,只有他们把别人当做棋子的份,看热闹自然不会嫌大。

可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那就触碰到了他们的逆鳞。

任何人都不愿意成为别人的棋子。

临千初就是抓住了人性的这个弱点!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

果然,所有人的面色都一下变的难看起来。

不少人用着愤怒的,质疑的以及凶恶的眼神扫向了临允娴。

临允娴毕竟是十五六岁的少女,就是心思再多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

顿时眼泪在眼圈里直转,极力掩饰心中的慌张,悲愤的道:“姐姐我没有……”

“没有?”一名贵妇人冷笑:“我记得刚刚就是你到处再找你姐姐的!”

“对啊,怎么就恰好的有人故意在咱们身边议论说燕王与临大小姐在这里的?”

临允娴强辩道:“大家都知道我姐姐头脑不清楚,出门前祖母叮嘱允娴看好姐姐,所以……”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名女子轻蔑的道:“林二小姐不要再狡辩了,就你这点这点手段在咱们眼中还真不够看的,果然如燕王爷所言,都是一丘之貉!”

临允娴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看到临千初勾着冷笑的唇角,更觉难堪至极,分开人群泪奔而去……

临千初眸光一眯,算计了她还想走?

正要追上去,就听到一直没言语的燕少淳嗤笑了一声,“临千初,你们做戏做够了吗?招惹了本王还想全身而退?”

“什么叫我们做戏?”临千初拧眉,这人当她和临允娴一伙的?

然而燕少淳却已经挡在了临千初的面前,看着临千初的眼眸森森,格外的冷冽如冰,“今R本王冒着被陛下与皇姑母的责罚也要灭了你!”

就在他话落之时,外面一阵骚动,不知是谁惊慌的一声,“不好了,大长公主晕倒了……”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的人都是一惊,对视一眼匆匆的散了开去。

原本要动手的燕少淳也是面色一变:“皇姑母……”

临千初眼看着燕少淳连灭了自己的心思都放弃了,疾步而去,她想了想也追着燕少淳的脚步而去。

大长公主的院落里聚满了人,都用着关心的神情伸长了脖子往门窗的方向看。

“大长公主……”

“快,传御医!”

“已经去了,不会那么快……”

随着靠近,里面催促声和呼唤大长公主的声音彼此起伏的传了出来。

燕少淳焦急的拨开人群疾走了进去,而临千初恰好跟在他身后,很顺利的也跟着进去了。

大长公主在先帝时曾两次平定北疆,一次宫变力挽狂澜,又两次救驾才有北燕国今日的四海升平。

这功劳大过天了,不但先帝倚重,当今新帝也是万分敬重。

就连整个北燕都以大长公主为守护神的存在。

而护国将军恰恰就是大长公主悉心培养出来的!

再直白一点说是大长公主成就的新一代护国将军!

否则,以前身的身份是没有资格来给大长公主贺寿的。

但,可惜的是,两年前护国将军突然意外亡故!

不止对家人的打击,对大长公主更是一种打击!

从两年前开始,大长公主也明显的英雄迟暮了。

对于大长公主这个寿辰,新帝是格外重视的。

可没想到还是发生了这种污遭事!

“乔嬷嬷,皇姑母之前不是还好好的?”燕少淳进去后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句,随后看到大长公主的状态,单膝跪伏在榻前焦急的唤道:“皇姑母……”

然而大长公主面色煞白,双眼如同要瞠破般瞪的极大,大张着嘴却无法呼吸,然而胸腹却剧烈起伏着,症状极其危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毒妃倾天下》<<<<


第3章 她被睡了……

正跪在大长公主榻前的乔嬷嬷闻言,面色十分难看:“还不是因为燕王您……”

临千初到了榻前,一眼就看到榻上一名年逾五旬的妇人症状极其危险。

当下面色一变,清声道:“让开!”乔嬷嬷闻声回头,瞬间激动又愤怒的站了起来,张开手臂挡住了她,声色俱厉的喝道:“临千初,你竟然还敢出现在大长公主的面前?”

若不是因为她,大长公主又怎么会这般的?

京都权贵都在这里,临千初却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不但大长公主颜面扫地,还将大长公主最为喜爱的燕王毁了!

临千初却顾不得理会乔嬷嬷的态度,而是眉目冷凝:“我说闪开,现在立刻开窗通风!”

“临千初,赶紧离开大长公主府!”乔嬷嬷厉喝一声丝毫不让,更不理她的话。

同时站在榻前的燕少淳也霍然起身,双眸如箭:“临千初,趁我现在还未改变主意,马上滚出我的视线,否则不要怪本王心狠手辣。”

临千初丝毫不惧,面色冷静,“就算你要灭了我,也要先救大长公主要紧,若是再耽搁救人的最佳时期,你们就是杀人凶手!”

“少危言耸听,你现在就离开!”乔嬷嬷愤恨的出声。

燕少淳看了一眼大长公主的症状,神情变幻,却没有说话。

临千初一字一顿的道:“你眼瞎看不到大长公主现在上不来气了吗?对我有偏见,稍后随你处置,但前提是让我救人!”

乔嬷嬷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燕少淳给抬手阻止了,他倒要看看临千初在玩什么花样!

在乔嬷嬷愣神的功夫,临千初已经等不及推开了面前的障碍,单膝跪在大长公主的身边。

深吸一口气,静心凝神……

瞬间,手心中多了一个鲜红小巧的瓶子。

等她亮出来的时候,拜宽大的袖子所赐,燕少淳等人只以为从袖子里拿出来的随身携带一般。

上边标注高浓救心水丸!

临千初心中一喜,自动补货药房竟然还在,黑科技果然强大!

拧开盖子取出一粒透明水丸顺势塞进大长公主的口中,水晶般的丸药入口即化。

“临千初你给大长公主服用的是什么?”乔嬷嬷声音激动的大喝。

“聒噪,不想大长公主死,你就闭嘴!”

临千初说完开始做心肺复苏……

“你……”

乔嬷嬷还要说,却被一旁的燕少淳抬手阻止了!

“王爷!”乔嬷嬷已经六神无主了,大长公主从没有这样的症状过!

“大长公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自有她跟着陪葬,你急什么?左不过也要等御医!”

随着临千初的额头都冒出了薄汗之时,大长公主发出了一声长长的一声**……

“主子……”

“皇姑母你感觉怎么样……”

燕少淳和乔嬷嬷同时唤出了声。

大长公主只觉身体前所未有的疲惫,连眼皮都不想动。

声音无力的道:“我这是怎么了?”

临千初抬袖沾了沾额头,下了地站直了身体对燕少淳道:“大长公主一直就有心疾,只是一直没有发作,今日受了刺激才一下发作了出来,但以后还是莫要轻易动怒。”

可燕少淳眸光看向放在榻旁高足柜上的红瓶一眼,“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是我的事。”临千初冷瞥了他一眼很不客气的一句,提步准备离开……

她可没忘记他要灭了她的,一个男人也太小气了,貌似是她被睡了吧?

燕少淳周身瞬间散发出冰冻三尺的寒气,“临千初!”

正在这时,杂乱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来人是皇帝跟前御用的刘御医,医术自然高超。

“见过燕王。”

“快给皇姑母看看……”燕少淳不耐的开口道。

刘御医上前,见大长公主面色虽然苍白,但人却醒着的,并没有寻他之人说的那般严重。

心中虽然疑惑,却还是上前开始为大长公主把脉。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御医的神情却转为了凝重之色,抬头问燕少淳,“不知大长公主之前服过何药?”

这下却惊了乔嬷嬷,瞬间回头用着吃人的目光瞪着临千初,恶狠狠的道:“你到底给大长公主服用了什么药?”

说着,她扬声对外一吼,“来人,现在就将临千初绑了!竟然谋害大长公主……”

燕少淳也是面色沉寒的看向临千初,“是临千初给的药……”

“慢慢慢!”刘御医知道他们误会了,连忙解释道:“我是说大长公主这次极为危险,若不是救治及时又服用了见效快的神药,恐怕……”

乔嬷嬷当即怔楞住了,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临千初,随后又看了一眼分外夺目的红瓶,这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刘御医是说这次是临千初救了大长公主?”

皆是因为临千初的斑斑劣迹深入人心,就连刘御医刚刚都忽略了燕王刚刚的话。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瞬间起身,目光灼灼的道:“那药可还有?可否让我看看?”

临千初指了下柜子上的药瓶道:“那药以后大长公主每到胸闷或疼痛之时服一粒,尽量不要动怒!”

说完,再不给人刁难的机会,转身离去……

很快就出了大长公主府,她这才松了口气。

若是可以,她都想大骂前身一通,做的这叫什么事啊!

“小姐小姐?”

临千初闻循声看去,在大长公主府侧墙外的一颗树后露出一颗脑袋。

十六七岁的年纪,原本秀气的小脸经过脂粉的修饰格外的青春俏丽。

临千初脑中瞬间浮出关于这女子的信息,前身极为信任的心腹香茹!

前身喝的那杯酒就是香茹给的!

酒必然是有问题的……

香茹左右看看没人留意,这才小跑的追了上来目光灼灼的道:“小姐,怎么样成了吗?”

啪!

临千初反手就给了香茹一个耳光。

香茹捂着脸,满眼震惊,“小姐,您为何……打奴婢?”

临千初面沉似水,“那杯酒到底怎么回事?”

“那杯酒?”香茹喃喃。

“还装吗?给我喝的酒里下了什么?还不从实招来?”

香茹越发的迷茫,“奴婢不知道啊,奴婢按照小姐的吩咐,给您送了酒后就去寻端王了,可是没有找到,问了公主府中收买的那名内应,内应说端王已经过去了,所以奴婢就出来等你了啊……”

记忆证明前身的确有过这样的吩咐。

香茹见临千初在沉吟,顿时委委屈屈的道:“奴婢不知做错了什么,小姐要打奴婢……”

临千初眯了眯眸子,可她给的酒,前身喝完后就失去了知觉是事实。

这让临千初不得怀疑香茹已经和临允娴勾结在一起!

若是直接问她,她定然不承认,反而还打草惊蛇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毒妃倾天下》<<<<


第4章 原身还在??

临千初压下怀疑,试探的道:“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香茹的神色尽是迷茫,“发生了什么?难道小姐没成事吗?”

临千初深深地看了香茹一眼,凭着记忆径直的往护国将军府方向走去。

要么香茹是无辜的,要么就是掩藏至深,只能往后再看了。

香茹摸了摸脸,跟在后面,“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燕王被人算计了……”临千初说完,不动声色的用眼角余光观察着香茹的神情。

可她却是惊讶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燕王?怎么会是燕王,那你和燕王有没有……”

“有没有什么?”临千初冷瞥了她一眼。

香茹仿佛怕了她似的不敢直视她的眼,嗫嚅的道:“奴婢是想说燕王没有为难你吧?燕王那人可不是好惹的,尤其冷酷无情不解风情出了名的,若是小姐惹上他……奴婢好去求端王,让他为您说情……”

临千初脚步不停的侧头看她一眼 ,“你觉得端王会为我求情?”香茹心里打了个突,“可您毕竟是端王爷未过门的王妃啊……”

“呵,好个未过门!”临千初冷笑一声。

根据记忆里,前身可是日日追着端王跑,还如儿时那般在他屁股后面倾翰哥哥,倾翰哥哥的叫。

可端王燕倾翰却从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也不对,应该是从护国将军意外亡故之后才逐渐开始疏远前身的。


护国将军府也不知是杀戮太重,还是遗传,一向阴盛阳衰,几乎世代只出一名男丁。

两年前护国将军战死沙场,老夫人忽闻噩耗,一病不起一直缠绵病榻中。

家中如今由妾室连姨娘主持府中庶务。

前身日日在外头追着端王跑,压根就不理家中事,对缠绵病榻的祖母和嫡亲的弟弟还有妹妹更是不上心。

如今府中的庶务由妾室连姨娘主持。

护国将军才去了两年多,就连门庭都因陈旧而显得落寞萧条起来。

香茹见她怔怔的看着门楣,拿不准她的心思,还是上前敲门。

很快,大门被门房掀开一条缝,看到她们立即开门让她们进来了。

只是,再临千初二人进了大门后就被哐当一声关了起来 。

临千初这才看到临老太太以及连姨娘母女带着管家等人站在一侧。

临老太太和大长公主的年纪相仿,然而面如枯槁,一脸病容。

记忆中两年前还是满身富态的,只两年多的时间就手里拄了拐杖。

由眼睛红肿的临允娴和连姨娘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才能站稳。

临允娴对上临千初的目光之时,眼中闪过一抹恶毒,这回你必被逐出族谱,“祖母,您仔细莫要气坏了身子,姐姐她只是一时糊涂……”

临允娴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临老太太愈发怒火攻心,就连气息都粗重起来。

拐杖戳了戳地面,“孽障,跪下!你……你怎么能做出如此败坏门风之事!”

临千初看着临老太太随时要晕死过去的模样,暗叹一声,还是跪在了地上,“祖母,孙女……”

身后的香茹看临千初跪下了,她也连忙跪了下去。

“住嘴,老身没有你这种大逆不道的孙女咳咳……”临老太太虽是听着吼的声嘶力竭,可因气息不足而撕心裂肺的咳嗽了起来。

临千初不敢再刺激她,便闭了嘴,从面相上看老夫人的身子很不乐观。

具体还需要把脉之后才能知道。

就在这时,连姨娘好声哄道:“老夫人,眼下已经这样了,我们还是回去商议一下吧……”

转而又对临千初道:“我说大小姐,你也太糊涂了,为了和端王赌气也不能做出有辱门庭之事啊……”

临千初刚刚要开口,就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仿佛要将她挤出躯壳一般。

就在她怔怔的功夫,瞬间感觉身体一空,便失了身体的掌控权。

这种无形之感很是令人不安。

明明跪在地上的少女猛的站了起来,双眼瞪的滚圆,神情激动的道:“你胡说,谁和端王赌气了?我是被人陷害的!”

临千初瞬间惊愕,这是什么情况???

可那少女的容貌分明和自己一模一样,一样的凤眸,一样精致的芙蓉面,也穿着自己之前穿的那身鹅黄裙衫,梳着繁复的发髻,可气质与自己却截然不同。

突然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在临千初脑中呼之欲出。

前身还在??!!

临千初震惊的无以复加!

简直不要太诡异!

“临千初!你做错了事,现在还忤逆祖母?”临允娴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可话语里却是痛斥。

果然前身瞬间暴跳如雷,大吼:“连姨娘你不知道情况就少胡说八道……”

临千初急的跳脚抓狂,很想揪着她的耳朵骂醒她:傻蛋啊你,好好解释啊,你吼叫个毛线?

连姨娘眼里满满的幸灾乐祸,话语也是语重心长的添油加火:“大小姐啊,不是姨娘说你,你也太糊涂了,做出这种有辱门风之事,你让咱们临家的人以后如何抬头做人啊……还有,如今你失身了燕王,燕王爷也不会娶你啊,恐怕连个侍妾都不会给你的……”

简直了,临千初更想踹这个女人几脚,从古至今,这种事没有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嚷嚷的。

可这位姨娘,说的就和吃饭喝水一样,明显是故意的。

这时连姨娘说着,眼角余光看向老夫人,她就不信这老东西还不被气死。

只要这老东西一死,整个将军府就是她的。

允娴回来时,说成事了,别提心里多敞亮了。

允娴温柔可人,善解人意,好东西理应都是女儿的,凭什么好事都是临千初的?

就因为她是个妾,女儿从她肚子里爬出来身份就低一层?

凭什么?

果然就见老夫人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

“孽,孽障……”临老太太却被临千初的反应给气的只颤着声音说出这么一句,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祖母!”

“老夫人!”

“祖母!”前身也抢步上前两步,担忧的唤了声!

“滚开,临千初,你太过分了。”临允娴声色俱厉的一句,将她推了一个趔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毒妃倾天下》<<<<


第5章 深夜探望

临允娴见祖母身边的宋嬷嬷焦急的上前来了,便将祖母交给了她。

只要临千初离祖母远些就好。

连姨娘也将临老夫人交给了心腹婆子,吩咐道:“送老夫人回去。”

可临千初却皱了下眉头,只是让人送回去,难道不是该请个大夫吗?

然而就听连姨娘历声道:“来人,大小姐忤逆不孝,暂且将大小姐关进柴房,稍后请了族人过来,再做定夺!”

“连姨娘你敢,你不过就是我父亲的一个妾室而已,没有权利这般对我,我才是临家现在的家主……”

然而就在连姨娘话落之时,护院和仆妇已经如狼似虎的扑了过来,不容分说的就将前身给扭了胳膊带走了。

“小姐,小姐……”香茹在后面焦急呼唤。

前身挣扎无果,回头高声道:“去和端王哥哥说,稍后我会和他解释的!”

嗷嗷嗷……

临千初一通仰天长啸,尼玛,她有病!

随着一声咔嚓声响,柴房被锁了。

前身疯狂的拍打着上了锁的木门,“我是临家大小姐,放我出去,我要杀了你们……”

临千初犹如幽灵一般寄居在这具不受控制的躯壳中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实在受不了她的鬼吼鬼叫,掏了掏耳朵,“我说你叫的不累么?这一手好牌被你打的这么稀烂,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前身压根听不见,继续哐哐哐的砸门。

即便来自于24世纪的顶级佣兵,就算她身怀十八般武艺也左右不了这种超出了认知,超出了人力范围之内的境况!

临千初无奈的翻个白眼,两眼一闭,爱咋咋地吧。

夜色笼罩天地,四下里安静的仿佛世界都陷入了沉睡中。

临千初感觉有些冷,缓缓地睁开眼,惊讶的发现,她竟然好像又掌控了这具身体的主动权。

她动了动手脚,确实是真的。

临千初缓缓地起了身思忖了起来。

外面深秋的夜风时不时的扑打一下简陋的柴门,灌进阵阵秋寒。

这个上了锁的柴门能挡住前身,却挡不住佣兵出身的她。

很快她便卸了一扇门出了柴房,夜色深沉,正是人们睡的最沉之时。

临千初凭着记忆很顺利的摸进了老夫人的院子里。

里面静悄悄的,只余一豆昏黄羸弱的光从窗子里透出,不时的听见一声咳嗽,还有妇人的哽咽声,“主子,您看开些,莫要气坏了身子,大小姐只是生病了才犯浑的,您看她生病前多乖巧?”

临千初回想了下前身两年前的性子,嗯,的确乖巧,乖巧的和木讷寡言,好像个木偶。

半晌,才传来苍老且沙哑的声音,“以前是过了头,她老子不在了,她那软弱的娘跟着去后,她大病了一场,就好像将那个叛逆的魂儿放出来了一般,被人引着做了那么多的糊涂事……”

一旁的宋嬷嬷听着听着悲从中来,“主子,您得打起精神来,这下头还有一条根儿需要您护着呢……”

临老太太长叹一声,“老身只恨铁不成钢啊咳咳……”

“主子……”

宋嬷嬷的一声惊呼突然传了出来,临千初不再听,离开窗口推门走了进去。

临千初一眼看到宋嬷嬷手里帕子上染的红,顿时上前,“祖母……”

“大小姐?”

“你……”

主仆二人看到突然出现的临千初都吓了一跳,惊愕的看着她!

临千初上前,面色严肃的拉过老夫人的手腕把脉,同时出声道:“稍后我会给祖母一个解释,祖母先不用动怒,我看看。”

在临千初拉过老人的手之时,明显的看到老人因太过瘦弱,手背青筋毕露,面色在灯火下双眼浑浊无神,面色显得蜡黄。

可当她搭上脉搏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两年多的时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抽干了老夫人的所有精气神。

临老夫人回了神,想抽回手,然而却没有力气:“你还有脸来见老身?”

半晌,临千初松开手,眸光定定的看着临老夫人,“祖母,之前做的那些我是身不由己,也就是说被人下了毒!”

“什么?”

主仆二人同时出声。

临千初垂了眼,她无法预知未来,更怕再出现被前身掌控身体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所以,她必须要趁着现在提前给老夫人打好预防针。

临老夫人刚刚已经吐了血,那是心头血,如今这样绝不能再受一丁点的刺激。

临老夫人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正色且陌生的长孙女,“谁给你下的毒?”

临千初哪里知道谁下的毒啊,不过前身病的莫名,以她的专业来看并不正常。

但她却不能这样说,就当善意的谎言好了,“孙女猜测是府中之人,具体还需要暗查!”

临老夫人将信将疑,“你告诉祖母,今天你和燕王又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被人算计,孙女什么都没做,只喝了一杯酒而已……”临千初半真半假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

可临老夫人却信了,气息粗重,一定是那个贱人,一定是她,她就等着初儿彻底毁掉,老身腿一蹬,这将军府就成了她的天下……

临千初深有同感,就从今日那母女二人的作为上,她完全猜测很有这可能,但毕竟没有证据。

“不对,千初,你怎么会把脉?”临老夫人面露孤疑的追问。

临千初早就打好了腹稿,所以面色坦然的道:“那是因为我被一个世外高人偶然所救,同时也传了我一身医术,只是……”

“只是什么?”

临千初抿了下唇角,将老夫人的手放回到被子里,她顺势坐在临老夫人的榻边,“只是我之前不是得了癔症,而是中毒了,所以才无法控制自己,做了很多错事,让祖母挂心了。”

“什么,你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是,不过祖母暂且就当不知,以免打草惊蛇。”

临老夫人倒是没有半分怀疑,而是关心道:“那世外高人也没有办法解你的毒吗?”

其实临千初就是暂且安抚住老夫人,却没想她却这么简单的信了。

可临老夫人毕竟了解自己的孙女,孙女从两年前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请了很多医者,都说是受了刺激,得了癔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毒妃倾天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