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锦姝和阎北铮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摄政王的掌心医妃

作者:司锦

角色:盛锦姝,阎北铮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又名《团宠医妃:我家夫人谁敢惹》《偏执皇叔的掌心娇》,《邪王权宠掌心娇》未婚夫悔婚,与白眼狼表妹合起伙来欺负她。耿直大哥说:“姝儿莫哭,大哥将他们丢出去!”腹黑二哥说:“二哥马上将他们的龌龊传遍四国天下,让朝臣与百姓的唾沫淹死他们……”精明三哥说:“让他们把这些年吞下去的,加倍吐出来!”财大气粗的爹爹说:“乖女儿,爹爹给你招婚,青年才俊随你挑!”站在神坛上的摄政王走下来:“本王权势滔天,富甲天下,嫁我!”“在本王的势力范围内,杀人放火,挖坑埋人,随你欢喜!”“...

盛锦姝和阎北铮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免费阅读全文

《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免费试读

第1章 说!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若还有来生,我盛锦姝绝不会让虚情假意的伪君子骗去一片真心,绝不会让假仁假义的手帕交蒙蔽双眼,绝不会让心如毒蝎的表妹害的父母亲族惨死,家破人亡!”
“而他……我愿用一生来补偿……”
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只剩下一只手的盛锦姝抓紧好不容易磨出来的石刀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窝,带着无尽的悔和恨,断了最后一丝气息。
下一瞬间,撕裂般的疼痛毫无征兆的从下、身传遍全身。
“啊!”她疼的皱紧了眉头,嫩白的手指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褥垫。
猛地睁开眼,就对上一双令人无比惊恐的黑眸。
“阎……阎北铮?!”
她明明亲手将自己捅死了,怎么还能见到阎北铮?
莫非,他竟是追她追到了地狱里来?
“很好,还记得本王的名字!”
“身为本王的女人,竟想和别的男人私奔,你好大的胆子!”
没等盛锦姝想明白,覆在身上的男人已经开始了她熟悉至极的惩罚!
狭窄的马车里,他的动作狂风暴雨般猛烈!
整个车厢里都充斥着他嗜血的阴冷……
“说!还跑不跑了?”
“说!你盛锦姝到底是谁的人?”
“说!本王是谁?说!”
男人每动一下,就扔出来一句冰冷的质问,毫无丝毫温柔可言的冲、撞!!
疼的盛锦姝连一张精致的小脸缩成了一团,伴随着马车被晃的“吱呀吱呀”的声响,她终于忍不住喊出声来:“好疼!”
“疼?”
男人却再一次加重动作:“本王就是要让你疼!”
“你给本王好好的记住这种疼,记住你这辈子到底是谁的人!”
而后,他继续用他独有的残、暴恨戾将她的灵魂都烙上属于他的印记……
支离破碎中,盛锦姝死死的盯着车窗的帘子,那帘子每一次晃动都会带进来一丝明亮的光……
这样的光和男人给她的疼让她清晰的知道——她还活着。
重活一次。
她回到了八年前,被阎北铮关在摄政王府里的前一年。
这一年,大兴王朝的战神阎北铮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征战生涯,班师回朝的第一日,就将正在与好友周水碧一起逛街的她掳到了王府中。
可她心心念念的情郎却是二皇子阎子烨,不断的反抗他。
她试图逃离他的掌控,却又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抓回来,被迫接受他那些所谓起亲密却让她倍感屈辱的惩罚。
这一次,她在闺中好友周水碧的帮助下离开了王府,藏在马车里离开京城,是与阎子烨约好了要私、奔的。
可阎子烨没来,阎北铮却来了。
盛怒中的阎北铮冲进马车,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
也突破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将她……
强要了!!
而后她名声尽毁,被他带回王府。
她开始各种闹自杀,可他派人不分昼夜的看着她,她没机会死,还会换来他更加凶残无情的蹂、躏!
他毁了她,她恨毒了他,不能逃走,就想尽一切办法与阎子烨互通消息。
让盛家倾尽财力将阎子烨送上了太子位。
阎子烨上位一年后,伙同敌国王制造边境摩擦,将他骗去了边疆。
时,皇帝缠、绵病榻已久,她以为只要阎子烨趁着这个机会成为新皇,她幸福的日子就会来临。
哪怕,她因身子不洁,不能做阎子烨的皇后,可只要能去阎子烨的后宫,哪怕无名无分,她也心甘情愿的。
可直到盛家被诬陷通敌叛国,满门抄斩,她才知道阎子烨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她。
那个她付出了全部深情的男人,早就和她的表妹盛蝶衣滚在了一起!
他们杀了她全家,却把她藏起来,砍了她的双腿和一只手,将她扔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
知道她肚子里竟然有了阎北铮的孩子的时候,还用木杖生生的将孩子打成了一摊血水……
此时此刻,前世对父母亲人的愧疚,对阎北铮和孩子的悔,裹挟着滔天的恨,让盛锦姝猛地攥紧了拳头,眼眶瞪的猩红。
阎子烨!盛蝶衣!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
“血债血偿!”

>>>点击阅读《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全文<<<


第2章 腿不听话?不如本王帮你砍了?

“你想让本王血债血偿?”
耳边,响起男人阴冷至极的讽刺:“那本王倒是要好好的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他从容的撤身,捞起染上点点红梅的软布在盛锦姝的面前晃了一下,“啪”的一声,锁在了漆黑如阎的盒子里。
他竟以为盛锦姝说的血,是那个“血”?
下一瞬,那只覆有薄茧的大掌掐住了她细嫩的脖子!
男人过分俊美的脸上,嗜血的残忍不加掩饰:“盛锦姝,你是觉得本王对你太好了吗?”
他的视线落到她的眼睛上,顺着她苍白的脸往下,越过他刚刚享受过的身子,移到了她的双腿上:“那么喜欢往外跑,这双腿,就不要了吧?”
盛锦姝来不及从他的误会里多想,就陷入到前世自己的双腿给阎子烨亲手斩断时的恐慌中了。
血肉被切开的冰冷,骨头断裂的痛苦,生不如死的煎熬仿佛从前世蔓延到了今生,让她连灵魂都颤抖了起来。
她忽然起身,紧紧的抱住了阎北铮:“不要!不要砍我的腿!”
她怕阎北铮,他是大兴王朝的最有权势的人,性情阴冷残暴,喜怒无常;
是令敌国将士闻风丧胆的杀神;
是无数名门贵女只敢仰望,不敢觊觎的嗜血阎王,不可能是她梦想中的良人。
可他偏偏对她有着罔顾一切的占有欲,只是她前世到死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不想本王砍你的腿,就给本王安份一些。”
刚刚还笼罩在嗜血疯狂里的男人在盛锦姝抱上他的时候就已经松了掐着她脖子的手,这会儿,迟疑了一下后,反抱住了她:“再有下一次,本王就……”
就怎么样,他没说,但盛锦姝知道他会做什么。
她又颤抖着缩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整个人都缩进了他的怀里。
这男人就是个杀神,手里除了拿刀拿剑,却偏还喜欢捏着一串佛珠,时间久了,他的身上就带着一股子独特的佛香……
盛锦姝闻着这淡淡的佛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说下一次?那这一次就是放过她了?
他这是对她……妥协了?为什么妥协?
是因为她没有像上一世那样,在他毁了她的清白后就满眼怨恨的想要杀了他?
还是因为她……抱住了他?
“摄……摄政王,”
盛锦姝的脑子里浮起一个想法,被她及时的抓住:“我知道你因为我去找阎子烨动了怒,但我去找阎子烨是……”
“你果然是想和阎子烨私、奔!”
男人刚刚缓和的脸色再一次布满了令人恐惧的杀气。
就在这时,忽然有个女子爬上了马车,“咚”的一声跪在了帘外的踏板上,声音娇柔:“摄政王,求您饶了锦姝妹妹!”
“锦姝妹妹从小就爱慕二皇子殿下,为了能和二皇子殿下在一起,她可以不顾一切,这是整个京都都晓得的事情啊!”
盛锦姝的身体猛地僵住了。
这是周水碧的声音,她来的这么快,是早就等在了附近?
只等着阎北铮抓住她之后,就跳出来演戏?!。
其实是趁机给她下刀子,让阎北铮嫌恶她?更残忍的对待她!
可笑她前世却没看懂,还感谢周水碧冒着被阎北铮迁怒的风险出来帮她说话。
更在事后一次次的给周水碧当了垫脚石,将周水碧从一个小官员家的庶女捧成了京城里最有身价的贵女!
“摄政王,您千万不要怪锦姝妹妹,您要怪,就怪我吧!”
是我接应锦姝妹妹出的摄政王府,也是我给锦姝妹妹准备的马车……”
“我是锦姝妹妹最好的朋友,锦姝妹妹哭着求我帮她,我实在不忍心她饱受相思之苦……”
“摄政王,您手掌大权,人人敬仰,您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一定要强求锦姝妹妹呢?”
“水碧求您了,求您放了锦姝妹妹!”
“摄政王,这强扭的瓜,它不甜啊……”

>>>点击阅读《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全文<<<


第3章 碧莲她又绿又婊

“砰!”的一声。
阎北铮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猛地掀开车帘,一掌就将周水碧拍下了马车!
周水碧就像一枚被人嫌恶的烂绿叶,甩飞了出去!
春寒料峭,她却穿着单薄的衣裙,本是想展露她姣好的身段,好博得阎北铮一眼青睐。
被这么重重的一摔,裙子罩住了头,好一番痛苦又难堪的挣扎,才勉强找回整理自己的能力……
却已经是发髻歪斜,珠钗散落,发丝凌乱,狼狈不已!
周围传来一阵笑声,更让她的脸青白一片……
就连车帘被掀开的时候,盛锦姝已经迅速的抓过阎北铮的外袍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又戴上帷帽。
此时,她硬着头皮越过阎北铮,跳下了马车,急步到了周水面的面前,朝着她虚虚的伸手:“水碧,你……你还好吧。”
她当然不是真的关心周水碧,而是要利用周水碧来演一场戏,用来平息阎北铮那里的怒火!
周水碧下意识的将手伸向盛锦姝,用力起身的同时,却低下头,作痛苦又为难的模样:“锦姝妹妹,真是对不起,我没能帮你和二皇子殿下在一起……”
就在她的手挨到了盛锦姝的手的时候,盛锦姝忽然将自己的手缩了回去,后退了一大步,连连摆手:“不不不,水碧,你不要这么说……”
“扑通”一声,周水碧再一次摔了下去!趴在盛锦姝的脚边,疼的嘴角直咧咧。
她这才发现盛锦姝竟然是裹着阎北铮的外袍下的马车。
玄黑如阎的衣袍,金丝绣着云纹和金龙,只有摄政王这样身份无比贵重的人才有资格穿。
而且阎北铮有洁癖,不喜与人接触!
可他却偏偏与盛锦姝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事后,还让盛锦姝穿他的衣袍?
一时之间,周水碧眼里的妒恨几乎要将她的理智淹没。
该死的盛锦姝,不过就是个又蠢又粗鄙的商户女,凭什么得了摄政王的偏爱?
她怎么不裸着身子下马车?
她一向冲动,又被她骗的死死的,从前就穿着寝衣追过阎子烨……
这回为什么没有当众出丑?
想到这里,周水碧抓住那柔软的外袍就扯,边扯边说:“锦姝妹妹,如果我再安排的周密一些,这会儿,你已经见到二皇子殿下了,我……”
盛锦姝在心底讽笑了一声。
她当然知道周水碧想要做什么,前世她蠢,以为周水碧对她的好是真心的,见周水碧被阎北铮拍伤,穿着一身破碎的衣裙就出了马车,被围观的众人看了去,就此沦为婚前与人苟、合,声名狼藉的荡、妇!
而这周围几十号的观众,却都是周水碧花了钱请过来的……
这一世,她刻意裹的严严实实的才出来,周水碧竟还想将这外袍扯下来?
可惜啊,周水碧不知道这外袍被她打了死结!
“水碧,你别说了,都是我连累了你。”
盛锦姝捏紧了藏在衣袍里的手,将心头对周水碧的恨强压了下来,才换了语气,满是自责的说:“自从知道二皇子欺骗我,与我那表妹一起合谋算计我利用我。”
“我就恨极了他,甚至一时冲动想去杀了他!”
“可他到底是皇家贵子,杀他是死罪,你却还肯帮我,我真的很感谢你……”
周水碧猛地抬起了头:“你说什么?”
这贱丫头在说什么?她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呵~”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阎北铮下了马车,只往那里一站,就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了!
“本王的锦儿,敢杀皇子了?嗯?”

>>>点击阅读《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全文<<<


第4章 袍子不好穿,穿我……

他把玩着手里那串漆黑如阎的佛珠,深邃的眼眸眯起一道危险的光!
盛锦姝转过身,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地上:“摄政王,臣女年纪小,不懂男女之情的时候,是二皇子亲自到府中来,给臣女送礼物,口口声声说爱慕臣女,要娶臣女为妻!”
“臣女信以为真,视他为未来夫君,与他订婚,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后来他开始疏远臣女后,臣女还以为是臣女对他不够好,为了他的欢心,做了很多的蠢事……”
“可直到臣女发现他与臣女家中的表妹纠缠在一起,才知道他至始至终都是在骗臣女。”
“多年的真心喂了狗,臣女意难平,才求了周七小姐帮臣女去见二皇子,想趁机杀了他!”
说到这里,盛锦姝扯下了自己头上的一支簪子,双手捧高,低下头去:“臣女知罪,将凶器交出来!”
“求皇叔看在臣女阴谋未遂的份上,只砍了臣女的脑袋,饶过周七小姐今儿臣女的家人!”
阎北铮看过去,瞧出那簪子的确与一般的簪子不同,簪尾部分被磨的很尖锐,倒也勉强能称得上是个凶器。
她知道阎子烨和盛蝶衣的龌、龊了?想去杀了阎子烨?
这借口找的,还真是意外又大胆!
不怕死?还是知道只要哄了他开心,就算真杀了个把皇子也有他兜着?
他的视线落到盛锦姝的头顶上,又往下移到她白皙的脖颈上,眸底的幽深加重。
“盛锦姝,上前来。”
“摄政王,事情不是盛锦姝说的那样,她……”
周水碧终于意识到情况很不对劲,着急的开口,想要揭穿盛锦姝在说谎!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阎北铮再一次抬起了手掌,凌厉的掌风打过去,她飞进了人群中——且刚刚好,被个邋遢的老男人抱了个满怀……
阎北铮已经不耐烦的亲自上前,一把将盛锦姝拉起来,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用了巧劲,并没有伤着盛锦姝,盛锦姝却惊呼了一声,忙将簪子收了起来:“怀锦小心,这簪子上有毒!”
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怀锦,是阎北铮的字。
前世每次他将她拖上床榻,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就强迫她这样喊他。
但她总是倔着,一次也没喊过。
如今,却忽然意识到——怀锦怀锦,这个锦,莫非指的是她?
听闻,摄政王原本是没有字的,上战场后,才自己给自己取了个……
盛锦姝的心忽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那是从没有过的异样感觉……
而阎北铮一愣过后,嘴角微微往上勾起。
他一弯腰,就将盛锦姝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回了马车。
钻进车厢之前,他想到了什么,回头,冰冷冷的扫过那些看热闹的人。
“今日本王与锦儿来郊外踏青事,谁敢乱嚼舌、头,杀无赦!”
扔下这一句,他就抱着盛锦姝进了车厢。
他说是踏青,那就是踏青,即便之前那马车摇晃的有多么的激、烈,修罗王的事,谁敢说半句不是?
原本的马车夫被摄政王府的侍卫代替,将马车一路赶回摄政王府。
车厢里还弥漫着某种暧昧的气味儿没有完全的散去,阎北铮还将盛锦姝抱的紧紧的,大掌扣在她柔软的腰肢上,隔着好几层的布料,都能感觉到他掌心的灼烫。
她小心翼翼的抬头,却对上黑眸里滚动着隐忍又火、热的意味。
下一瞬,他将她抵在了车壁上,声音黯哑:“袍子不好,我不喜欢!穿我……”

>>>点击阅读《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全文<<<


第5章 毁灭他在意的东西,让他生不如死

“摄政王!”盛锦姝忙用手撑住了他的胸膛:“你先别……我有话跟你说。”
“演了一场戏,骗的本王对你心软了,就不想跟本王好了?”
阎北铮身上的气息再一次变得阴冷瘆人:“你还想逃?”
盛锦姝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他看出来她只是在演戏了?
是了,他没那么好骗……
“我想和皇叔好的,”盛锦姝说:“但皇叔也该给我时间处理好上一段感情,若是我带着对二皇子的恨与皇叔好,皇叔心里也会有所膈应的……”
“皇叔说是不是?”
“你恨阎子烨?”
阎北铮眯了下眼眸,伸手捏住了盛锦姝的下巴。
“对!我恨他!”
盛锦姝不闪不避的望着阎北铮的眼睛:“我最憎恶背叛和利用,阎子烨欺骗我,背叛我,利用我,耽误了我这么多年……”
“我不仅恨他,我还打算报复回去!”
“不能杀了他,那就摧毁他在意的所有的东西,让他生不如死!”
这一刻,盛锦姝无可避免的想起前世的仇怨,没能压住自己心里滔天的悲与恨。
她忽然有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
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就算这一世她能未仆先知,也无法与身靠皇权的阎子烨相抗衡!她要保护好自己和家人,要让那些人都付出惨痛的代价,就必然要借助外力。
而阎北铮,不就是最为强大的外力吗?
虽然阎北铮嗜血阴冷,残暴无情,与阎北铮在一起是与虎谋皮,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拆骨入腹……
但如果她成功了呢?他就会变成她最大的靠山,甚至,变成帮她砍死那些渣滓的刀!
“摄政王,你帮我去教训阎子烨,好不好?”
盛锦姝抱住了阎北铮的手,眼里带着期待。
盛锦姝并不是素雅如莲的样貌,反而天生带着几分媚态,就只是这么看着阎北铮,就流淌出一股子令人难以自持的媚惑。
阎北铮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越发的低哑:“叫我,怀锦。”
“怀锦,”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盛锦姝马上顺从了他:“你再信我一回,我真的想要报复阎子烨,也不会……再跑了。”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给你捶背捏腿,给你暖榻生娃……”
阎北铮的眼里迅速的划过一抹光……
他忽然将身子撤了回去,正襟危坐。
“好。”
他合上了眼皮,将眼里的情绪全都遮掩,只吐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好一会儿,盛锦姝才小心的将有些僵硬的身体挪了挪,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
阎北铮放过她了?他明明都有了那方面的需求,竟……忍回去了?
前世,他从来没有在这种事情上忍过……
两刻钟后。
马车稳稳的停在了摄政王府的门口,阎北铮才睁开了眼,率先下了马车。
盛锦姝掀起车帘的一角,看向府门口威严的石狮子和王府金匾,心情无比的复杂。
她又回到这里了。
前世,是被迫回来,这一世,却是主动回来。
捏了捏拳头,又松开,她一把掀开车帘,弯腰出了马车。
正准备跳下车,却发现阎北铮竟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马车下,朝着她伸出了手。
她的心忽然跳的有些快。
风吹过他的发,也吹动他的衣,他过于冰冷的脸上竟生出了一丝丝的柔情。
也让她终于想起——大兴王朝的摄政王,先帝第十九子阎北铮,曾是名动四国的第一美男子!
“怀锦,你……”
她想对阎北铮说点什么,阎北铮却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抓住她的手,将她往前一拽,她就无可避免的扑进了他的怀中。
“不是要给本王暖榻生娃吗?那就——赶紧的!”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将她抱起来,大步进了府门……

>>>点击阅读《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