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凌安商璟煜小说,他从梦中来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他从梦中来

作者:落清

主角:凌安,商璟煜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他从梦中来》(主人公是凌安,商璟煜)是来自落清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最后他捏着我的下巴冷飕飕的说:“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你就要自己上了。” 我坚决拒绝,可惜后来的事情再也由不得我了…

主角叫凌安商璟煜小说,他从梦中来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他从梦中来》免费阅读

第一章

“安安,晚上八点,有个大单子!”

“在哪?”

“客户会派车去接你!”

挂了李娜的电话,我看了看表,离八点还有三个小时,先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等着。

我叫凌安,23岁,三流大学毕业后,就来奶奶的婚介所帮忙。

奶奶是这一代有名的媒婆,从她20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干这个行当了,其实媒婆是明面的,暗地里,她也是这一代十分出名的灵媒。

灵媒顾名思义,就是给死人做媒的,奶奶因为有一双天生的阴阳眼,年轻的时候就混的风生水起,着实挣了不少钱,可惜后来遇上破四旧,她没少挨批斗。

我爷爷就是在那个时候彻底跟她划清了界限,娶了同村的另一个女人。

奶奶当时已经怀孕了,可她什么都没说,独自生下我爸,并且扶养成人。

爸爸爱画画,奶奶觉得他不务正业,后来我爸也和奶奶闹僵了,老死不相往来。

奶奶也搬到了临近的申城。

爸爸并没有画出什么名堂来,而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跟着爸爸长到7岁,爸爸也出了车祸。

于是我在7岁的时候,被送到了陌生的素未谋面的奶奶家。

可能因为爸爸那个不孝子的关系,奶奶对我的态度很冷淡,甚至有些厌恶我,我总是很小心翼翼的想讨她欢心,可惜无济于事,她除了不打骂我从来也不给我好脸色。

好在奶奶是个灵媒,虽然活人的生意赚不了多少,不过死人的生意,那可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

这些年,配冥婚渐渐的流行起来,奶奶的生意也好了点,她对我的态度虽然还是不冷不热,不过比从前和颜悦色多了。

我大学毕业后,她死活不让我出去上班,说我白吃了她这么多年粮食就该报答她,让我回来好好守着她这个小婚介所。

我一想也是,奶奶年纪大了,也是个可怜人,而且我那个大学也没学到多少东西,还不如回来帮她的忙。

于是,我就成了这个行当里最年轻的媒婆。

奶奶年纪大,一般都在老屋住着,我则在婚介所二楼搭了个小床铺,一天24小时基本都住在这。

李娜是我闺蜜,高中同学,在一家夜总会上班,认识的有钱人也多,这个单子就是她给我介绍的,说是一个有钱人家的独生子死了,要找一个适龄的女孩子。

我赶紧应承下来,想着等这个单子成了,我就把奶奶家里那台大屁股电视给她换成液晶的。

我喜滋滋的出去吃了碗麻辣烫,等回来的时候,已经7点多了,等了一会儿,眼看着到了八点。

果然有人来了。

来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一身得体的西装,金丝框的眼睛,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十分有礼貌的样子。

“请问是凌安小姐吗?”他问。

我第一次被人这样称呼,有些局促:“嗯,我是,叫我凌安就可以了!”

“我姓刘,您可以叫我刘管家,车子已经在外面了,凌小姐请!”

刘管家十分有礼貌,好像我真的是什么名媛千金。

我咽了咽口水,跟着他出了门。

门口停了辆黑色的奔驰轿车。

我坐上车,刘管家便吩咐司机开车了。

车子走了近一个小时,一直从城东到了城西的一座白马山。

白马山是申城城西的一座不高的山,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寸土寸金,住的都是有钱人,等车子进了一栋别墅的庄院时,我忍不住感叹了有钱人的世界。

别墅是西洋风格的白色建筑,很大气。

不过天太黑,其他的我倒是没看清,跟着刘管家进了别墅,我又一次见识了下有钱人的世界我果然想象不到。

里面是欧式风格,每一件家具都是精品,就连女佣给我倒茶的杯子,我都觉得比我家整体的家具都要值钱了。

我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茶,放杯子的时候都是轻手轻脚,生怕给人家磕坏了。

刘管家礼貌的说:“凌小姐,您先等一会儿,我去请夫人!”

我点点头,等刘管家走后,我微微松了一口气,好奇的看着别墅的装修,很想拿出手机自拍下装个逼的,可是看到门口那两个戴着墨镜的保镖想想还是算了。

不一会儿,楼上就下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保养的很好,看着也就30多岁,只是气色不好,眼睛红红的,看样子没少哭。

想想也是,年纪轻轻死了儿子,的确是够痛苦的。

我不由想起了奶奶,虽然她平时嘴很恶毒,经常骂我爸爸,可我还是在她抽屉找到了一张爸爸小时候的照片,奶奶抱着他照的。

照片边缘都磨破了,显然是奶奶经常拿出来看的。

想到这,我不免有点同情这个女人了。

“你好!”女人很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嗯,你好!”

“你可以叫我商夫人!”商夫人边说边打量着我。

我习惯了这种目光,毕竟我太年轻了,即使今天特意穿了显老气的衣服,还是给人一种年轻不靠谱的感觉。

“凌鬼婆怎么没来?”商夫人果然开口问了。

凌鬼婆是奶奶的名号,在申城她算是排得上号的灵媒了。

“我奶奶年纪大了!”

我知道商夫人不信我,赶紧补充:“我叫凌安,奶奶的手艺我都会的,而且一般外面接单子的事都是我,重要的事宜奶奶还是会出面的!”

商夫人这才点点头。

沉默了下她说:“我儿子才27岁,他没有结婚,所以我想给他找个合适的姑娘,只要满意,钱不是问题!”

儿子27岁?我看了看商夫人,她可真看不出有50多了!

我赶紧保证:“夫人您放心,别看我们婚介所小,可说起专业能力没人比得上我们。

商夫人点点头。

我感觉她可能还是对我不太放心,不过这就没办法了。

“我能见见商少爷吗?”我说。

这也是奶奶要求的,做媒之前必须先见见当事人,看看他到底还在不在。

意思就是看看事主的魂魄在不在,如果不在,那就好办了,直接配一个没有魂魄缠绕的尸体,让他们在那边自行相会。

如果事主的魂魄还在,那就麻烦了,毕竟找对象这个事还要有个看上眼看不上眼的问题,何况是结婚?

而且鬼魂比人难伺候多了,这种的收费也高,一般配对是不容易成的。

其实大部分冥婚的,事主身边魂魄早就去了地府投胎了,都是家里人给个寄托而已,起码我接手婚介所以来,虽然遇到过事主在的,可是特别难缠的基本没有,所以我很自信。

日后,也为这份自信付出了代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从梦中来》<<<<


第二章

商夫人点点头。

和刘管家领着我上了二楼,她拿出钥匙打开一个房间的门。

“让刘管家陪你进去吧!”商夫人说。

我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怕触景生情,于是点头,跟着刘管家进了房间。

一进门,一股寒意扑面而来,冷的我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房间里开着冷气,很大的冷气,正中央则放着一个巨大的冰棺。

旁边的桌子上,摆了一张黑白的照片,照片旁边是白色的蜡烛,以及贡品。

我见过很多次死人,并没有太害怕,可是这个房间却给我一种说不出的寒冷,简直冷到人的骨头里。

“凌小姐,我在门外等你!”刘管家说。

我暗暗想,刘管家还是很懂我们这一行规矩的,难道以前就有同行来过?

这么想着我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大单子拿下来。

门关上后,房间里有种异常安静的诡异氛围。

我抱了抱胳膊,慢慢的靠近棺材。

棺材里躺着一个男人,身材高大结实。一身得体的西装,干净的短发,还有……

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张脸了,五官立体深邃,轮廓分明,尽管他闭着眼睛,依旧能想象得出,他如果活着绝对是个迷死人的美男子。

我走到门口,拉开门,对门外的刘管家说:“刘管家,能把商少爷的生辰八字给我吗?”

刘管家见怪不怪的从兜里拿出一张纸给我。

我接过,心中更加肯定了,一定有同行来过,否则刘管家怎么连生辰八字的都给准备好了?

我从包里拿出一只白色的蜡烛,放在头顶棺材边缘,然后小心的探出手拔了他一根头发,用自己带来的黄纸包好。

“商……”

我看了看牌位,上面他的名字叫商璟煜,于是我说:“商璟煜,尘归尘土归土,我是灵媒,应你母亲的要求给你说一枚亲事,望你走的不那么孤单……”

说完,我把包着头发的黄纸包,放在蜡烛上点燃……

以前我总是能很顺利的点燃,可是这次居然点了三次都没着。

难道是这里太冷了?

我咽了咽流水,挡着风,又点了一次,这一次,总算是着了。

等黄纸烧尽,我紧张的看着那些灰烬,然后就发现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商璟钰的那根头发好好,没烧掉。

我后背发冷,果然遇上事了,商璟煜还在,他没有离开,而且就在这个房间里。

我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目光落到他的照片上,那张照片虽然是黑白的,可是依旧掩饰不了商璟煜的风华,照片中他眼神很凌厉,嘴巴紧抿,似乎拍照的时候就很不情愿似的。

我不由感慨:“长得这么帅死了真是怪可惜的!”

我瞟了一眼他的身体,没有伤口,或许有但是穿了衣服看不到吧。

我拿起头发,小心的用那张写了他生辰八字的纸包好放进了自己的兜里。

“商公子,我尽量给你找一个满意的老婆,可是你也别太挑剔了,毕竟你长得这么帅,能和你般配的太少了是吧……”

我说不下去了,因为我越说越感觉冷,甚至能感觉到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让我很不舒服。

我咽了咽口水:“我先走了,过几天就安排给你相亲!”

我说完夺门而出。

门外的刘管家见我的样子,关切的问:“凌小姐,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没事!”

就跟着刘管家下了楼。

商夫人眼眶又红了,显然刚刚又哭了。

“夫人,明人不说暗话了,商少爷的鬼魂没走……”

“我的煜儿啊!”商夫人听到我的话当时就有点崩溃,她忍不住又哭了一会儿。

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商夫人擦了一把眼泪,才说:“凌小姐,你开个价吧,只要煜儿满意,钱无所谓。”

我犹豫了下:“夫人,不瞒您说,商少爷的样貌人中龙凤,恐怕不是很好找……”

“100万!”商夫人直接了当的说。

我“……”

我有点懵,还在计算100万我都能买一套房子了。

商夫人见我不说话,以为是价钱不满意。

“200万!”她又说。

我咬了咬牙:“好……不过……”

我还没说完,商夫人就打断我:“凌小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不管你有什么困难,我只管出钱!”

我当时就懂了。

做成了这一单,我和奶奶这辈子都不用愁了,于是咬了咬牙:“夫人放心,我一定办妥,不过我需要时间!“

商夫人也知道这行的规矩,毕竟女人到处都是,可是死了的又和商少爷相配的不容易。

“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半年之内办不好的话……”

商夫人一改柔弱的模样,凌厉的看了看我:“凌小姐,你要嫁给我儿子!”

我一怔!

刚刚对商夫人的同情荡然无存!

果然是有钱人啊,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不过想到那红红的钞票,我就又动心了,毕竟人家出了那么多钱,这点警告不过分。

而且,我也不信这位商少爷有那么难伺候,一年还给他找不出一个冥婚的妻子?大不了申城不行我去别的城市,总能找出合适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200万拼一把值了。

“好!”我点头答应了。

商夫人冲刘管家示意。

刘管家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份文件。

我看了看内容,抽了抽嘴角。

这位商夫人真是个商人,很会算计。

不过既然答应了我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痛快的签了合同,还按了手印。

临走时,商夫人给了我一张卡,上面有50万,作为活动经费。

我拿着50万,心里美的要死,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了个大馅饼啊。

回去得时候,商家的司机送我,我们走后。

……

商夫人上了楼,看着棺材里英俊的儿子,她轻轻的摸了摸商璟煜的脸。

“煜儿,这个女人你还满意吗?”

桌上的蜡烛诡异的闪了闪。

商夫人又待了一会儿,就出了门,看到刘管家,她问:“那个李娜的封口费给了吗?”

“夫人,已经给过了!”刘管家恭敬的说。

“告诉她,把嘴闭严了,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商夫人扶了扶发疼的额头说。

“是,夫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从梦中来》<<<<


第三章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我把存了50万的卡放在茶几上看了又看,心里美成了一朵花。

放好卡后,我去浴室洗了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夏天,我却感觉到一股凉意,而且洗澡的时候总有种被人盯着看的古怪感觉。

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墙上的钟表也正好走到了12点。

我匆忙跑回床上,钻进了被子。

想着就要拿到的200万,还有今天的50万……

我抽了抽嘴角,250万,还真是个不讨喜的数字。

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商少爷吻了吻我的耳垂,还在我耳边低声的说了些什么话,可惜我没听清楚。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早上9点多了,我暗笑自己是不是单身太久了,居然这种春梦也做的出来,还是和一个死人的。

洗漱好,开门。

奶奶很严格,绝对不允许无缘无故的关门,可是怕什么来什么,我一开门,就看见奶奶黑着脸站在门外看着我。

“奶……奶奶……”我紧张的叫了一句,如果可以,我愿意把头缩进脖子里,以减少一些存在感。

奶奶没说什么,进了门,坐在椅子上,看着我问:“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我一怔!

心想,不会说的是昨天的事吧?原则上说,我那么肯定的答应还欠了合同,最后还把自己搭了进去,这是犯了大忌的。

因为毕竟不是每一桩媒都是能说成的,所以灵媒不会下军令状,更不会拿自己做保证。

而我为了钱,还签了合同。

“我……”

奶奶满脸皱纹,一双眼睛却格外的锐利,仿佛能看穿我的一切。

“我没有!”我第一次对奶奶说了慌。

“真的没有?”

“没有!”

“那你昨晚去哪了?”奶奶严厉的问。

“我和李娜一起出去玩了!”我随口说:“不信可以问李娜!”

奶奶听我这么说,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最近生意好吗?”奶奶突然转了话题。

我摇头:“一般般!”

奶奶叹了口气:“安安,奶奶想过了,你这么年轻,确实没必要整天守着这个小婚介所,不如我们把它关了,你也好早点找个人家嫁了!”

奶奶的话让我一愣。

奶奶一直很重视这个婚介所的,也是她逼我做的灵媒,可是如今她对我态度这么和善,还要关了婚介所,这让我怎么也想不通。

“奶奶,为什么?”我吃惊的问。

奶奶平身第一次对我慈爱的笑了笑:“奶奶老了,不中用了,你还年轻,不应该被这个婚介所困死!”

我眼眶泛红。

“奶奶,我会好好经营的!”

我实在舍不得关掉婚介所,最关键是我昨天刚刚收了商家的钱,找不到合适的女鬼给商璟煜,我就得自己上了……

奶奶狐疑的看了看我:“你不是一直很排斥的么?”

我怕奶奶看出端倪,赶紧说:“可这是奶奶的心血,也是我人生的第一份职业,我不想就这么半途而废!”

奶奶沉默了半晌,最后才点点头:“你爸爸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那个不孝子……”

奶奶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才走,我松了口气。

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电话,给小钟拨了过去。

“什么事啊,安安姐?”

小钟不正经的声音传来,他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我有好多生意得靠着他找。

我把情况一说,小钟听说报酬丰厚,立马爽快的答应下来。

我又挨个给我的下线们全部打了电话,通知他们有30岁以下,年轻漂亮刚死的女尸,千万得给我留着,价钱不是问题。

大家听说有钱赚,纷纷表示有合适的第一个通知我。

打完电话,我美美的吃了个饭,一天就在婚介所无聊的度过了。

晚上,到了打烊的时间我就早早关了门。

因为时间还早,我正准备打开电脑玩一会儿,忽然婚介所一片漆黑。

又停电了。

我无语,这一代是老城区,停电停水都是经常的,我也没觉得稀奇。

好在我不缺蜡烛。

点了一根,刚点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风把蜡烛吹灭了。

我狐疑的看了看门窗,都是关好的,为什么会吹灭蜡烛?

我又点了一次,又被吹灭了。

我一个哆嗦,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我正要再点一次的时候,就感觉身后似乎站了个人。

这种感觉让我有些毛骨损然,我全身发僵,不敢回头去看,只能站着,心跳的很快,那种冷飕飕的感觉就在身后。

我一咬牙,忽然回头……

借着手机的光亮我看清了,身后什么都没有。

我松了口气。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我吓了一跳,打开门,发现是李娜。

“干什么呢?这么久不开门!”李娜站在门口看了看屋子里:“这么黑,又停电了?”

“是啊,这一带就这样!”我心不在焉的说。

“你奶奶不在吧?”李娜小声问。

“不在!”

李娜松了口气:“那正好,你跟我去趟夜总会吧!”

“我?”

“是啊!”

“我去做什么?”我不解。

李娜有些为难。

“怎么了?”我觉得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李娜支吾了一会儿才说:“我今天打算辞职的,可是夜总会的夏姐她一直不放,我想去跟她摊牌,你跟我去壮壮胆!”

我就懂了。

李娜上的大学不错,可她家境不好,所以就找了夜总会的兼职,因为李娜漂亮,总能比别人多卖出酒水,给夜总会赚了不少的钱,所以那个夏姐不肯放她走也很好理解。

眼看着李娜就要毕业了,肯定不能继续干这种活了。

“行吧!”我点头,李娜给我介绍了那么大一笔生意,我还没好好谢谢她,如今她有事,我没理由旁观。

“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我说。

“嗯!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上楼换了衣服,正要下楼,突然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轻声说:“别去!”

我一怔,四下看了看根本没人,我揉了揉脑袋,心想可能是我听错了,

于是拿了包,下了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从梦中来》<<<<


第四章

和李娜到了夜总会,这是我第一次来,有些不习惯,而且进出的看起来都是有钱人。

我跟着李娜到了夏姐的房间,夏姐是个30多岁的女人,长得很漂亮。

“这就对了吗,我早就让你把你的小姐妹也介绍来!”

夏姐上下打量着我:“还真是不错,娜娜很有眼光啊!”

我知道她肯定以为李娜是介绍我来这干活的。

“夏姐,我姐妹是陪我来的,我只想辞职!”李娜说。

夏姐眯了眯眼睛,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说:“小妹妹叫什么名字?跟着夏姐,保证你一个月赚这个数!”

夏姐伸出五个手指说。

我赶紧摇头:“我不做!”

李娜也说:“夏姐,我已经通知你了,明天我就不来上班了!”

“成啊!”夏姐很爽快的说着,看了李娜一眼:“那你那些照片我可就不保留了!”

照片?

我狐疑的看了李娜一眼。

李娜脸很白,很难看。

夏姐又说:“其实我也没有多过分,不是不放你走,只是你知道的,刘总看上你了,除了你谁都不要,只要你再陪他几天,我自然会放你走……”

李娜紧咬着嘴唇。

“怎么样?好好考虑考虑!”夏姐说。

“娜娜,你没事吧?”我见李娜的样子实在不太好。

李娜突然抬起头:“夏姐,你看凌安怎么样?”

我一怔,一时有点没明白她的意思。

“原来叫凌安呀!”夏姐又看了我一眼:“自然可以的,她这么清纯漂亮,刘总肯定会满意的!”

“你们什么意思?”我直觉不太好。

“那夏姐我就先走了!”李娜看了我一眼,就往外走。

“娜娜,别走!”我想拉她,却被夏姐旁边的几个男人拉住了。

李娜看都没看我就出了门。

我还呆立在原地,不能想象刚刚发生的一切。

夏姐上下打量了我半晌,对手下吩咐:“你们都出去!”

几个男人出去后,夏姐点了一只烟,优雅的抽着,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愣了好半晌,才明白了现实,李娜出卖了我。

我心情烦闷,从小到大我没有多少朋友,李娜算是一个,可我没想到她会这样算计我。

“坐吧!”夏姐指了指她对面的椅子说。

我也不客气的坐下,可心里还是忐忑的不行,偷偷的观察四周,想着一会儿怎么逃跑!

“是不是很伤心?”夏姐问。

我点头,不知道夏姐为什么这么问,只能说:“刚刚之前,我以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夏姐笑了:“女人之间会有真的友谊吗?”

我抬头看着她。

夏姐没了之前的妩媚,她很平静的看着我:“我这里辞职其实没有那么麻烦,我们不做逼良为娼的事情!所有的人都是自愿的,何况李娜只是兼职!”

我一怔,随即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李娜设的句,如果说刚刚我还抱有一点幻想,觉得她为了脱身才把我推出来,那么现在我彻底认清了现实,她就是在算计我。

刚刚的一切也都是在演戏。

我苦笑一声。

夏姐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你走吧,看你挺像良家妇女的,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了!”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混场子的然无奈都这么好说话?

夏姐眯了眯眼睛:“怎么?不愿意走?”

我赶紧站起来:“夏姐谢谢你!”

我真诚的说。

夏姐摆了摆手。

我赶紧出了门,直到走出海天夜总会的大门,我才确信,夏姐是真的放了我。

我走在街上,心中有些难过,我和李娜七八年的情意,还不如一个刚刚认识的夏姐,看来我真的是遇人不善。

我拦了辆出租车回家,正要上车,突然又听到那个声音在我耳边说:“别上车!”

我四下回头看了看,却是什么都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从梦中来》<<<<


第五章

“你走不走?磨蹭什么呢?”司机不满意的说。

我又要上车,这一次那个声音更加清楚了,就像有个看不见的人在我耳边说话一样。

“千万别上车!”

我吓得一个哆嗦,又四处看了看,根本没人,我咽了咽口水,刚刚听到的声音不可能是幻觉啊。

就在我迟疑不定的时候,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已经推开车门上了车。

“这是我拦到的!”我不悦。

“谁先上来是谁的!”那个女人挑衅的说。

“你……”我有些生气。

司机却摆摆手:“让开,我们要走了!”

我愤怒的关上车门,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没拦到车,我慢慢的往回走,想去那边大路上打车,联想到刚刚的声音,我不由回头四下看了看,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一般。

我摇摇头,难道是太累了?

这么想着,就看到前面路口围了几个人,旁边还停着两辆车。

看到其中一辆出租车时,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赶紧跑过去,看到车里的两个人,心就是一沉。

是刚刚那个司机和那个妖艳女人。

司机的头撞在方向盘上,流了好多血,而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倒霉,她被路边的树杈戳进了胸口。

看样子应该是出租车撞了轿车后,又滑行到路边,正好被延伸出来的树杈给戳到了。

我心狂跳,庆幸的同时,又不由的十分后怕,如果刚刚是我上了车,那么死的人就是我了。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在我耳边说话的声音……

不自觉的周围空气都是冷的。

我又打了车,很快回到家。

家里已经来电了,我从柜子里拿出一把黑色的雨伞,那是奶奶从一个半仙手里买来的,阴气很重的伞,据说在家里撑着伞就能看到鬼。

我拿着伞,纠结了半个多小时,这才把伞撑开,一打开就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变冷了。

我咽了咽口水,给自己打了气,钻进了伞下,紧张的看着四周,却没看到任何东西。

我松了口气,果然是我疑神疑鬼了。

就在我走到二楼打算收伞的时候,却赫然发现我床上躺了一个人。

很高大的男人,他的身躯几乎将我的整个小床占满了……

“啊……”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那个男人忽然回头看向我。

就在那一瞬间我看清了他的脸……

商璟煜!

是的,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这张脸,毕竟这么帅的男人真的是世间少有。

我捂着嘴,呆立着,和他对视着,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见事主的鬼魂,可是从前都是在冥婚现场或者事主家里,我没想到他会跟着我回来。

我愣是站了好半晌,整理了下思绪,硬着头皮开口:“那个……商先生,我会尽快安排女鬼跟你见面……”

我的话还没说完,商璟煜就消失不见了。

我把伞扔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缓了好半天。

又拿着伞看了半天,确定商璟煜不在了,我才敢上床。

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做灵媒一年多了,第一次遇到事主跑到家里的情况,而且他还躺在我床上?

虽然是个帅哥,可也是活着的时候啊,现在他死了就是只男鬼了,跑到我床上躺着算怎么回事?

我越想越觉得渗人,看来明天我得去问问奶奶怎么回事。

有商璟煜这一出,我倒是没空想李娜的事情了,在床上躺了半天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拿出手机,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输入了:申城,商璟煜。

搜到的结果却让我大吃一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从梦中来》<<<<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