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青天唯念君小说免费阅读_卿尘帝颉漫烟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碧海青天唯念君

作者:万小烟

主角:卿尘,帝颉

类型:奇幻玄幻

简介:卿尘本是狐族帝姬,从出生开始,就被身边人捧在手掌心,生怕她受一丁点的委屈。没成想长大之后,竟然爱上了天族水神,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天作之合,可当她嫁给帝颉之后,才发现这个男人的心,根本不在自己的身上!卸下战袍,披上嫁衣,带着一生柔情,千里迢迢奔赴帝颉的身旁,结果到头来卿尘得到的却是,剜心剜肉,断情绝爱的痛苦!(青禾、慕尧是小说原主角)

碧海青天唯念君小说免费阅读_卿尘帝颉漫烟全文在线阅读

《碧海青天唯念君》免费试读

第1章 他不要她
“碰你,本殿嫌脏。”
大红喜床前,一袭嫁衣的卿尘看着眼前的墨蓝袍子男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天族狐族联姻,她以狐族公主身份嫁给天族水神帝颉殿下,本是九天欢喜之事,但欢喜的似乎只有她一人……
“帝颉,我们百年未见……”卿尘涩声道。
“百年前各族大战,你带领狐族军卫用卑劣手段重伤于我,让我险死于蛮荒谷,像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做本殿的水神妃?”帝颉面若冰霜。
卿尘心头一窒:“可在蛮荒谷是我……”救的你,也是你亲口承诺要娶我的啊。
“够了!本殿今夜来此,只是想警告你,除了这听雨阁,硕大的水神殿再无你的容身之处!”
帝颉冷声说着,拂袖踏出新房,徒留一室冷清。
卿尘攥紧手中的喜帕,眼睁睁看着床头一对龙凤囍烛燃成灰烬。
她为这个男人卸下战袍,披上鲜红嫁衣千里迢迢来嫁给他。
可他,不要她……
百年前族难当头,卿尘厮杀前阵,和帝颉对战之时差点跌落断崖,被他用水鞭缠腰相救。
可狐族将领却在这时对帝颉使了阴招,让他重伤被困幽冥噬魂的蛮荒谷。
卿尘不忍,跟着一并跳下去,找到奄奄一息的他,照顾了他整整三个月。
那三月时间,帝颉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是卿尘用尽自己半生修为,剜出世上独有的五彩琉璃心脏巩固了他的神魄。
尽管当初卿尘易了容,但他依旧知道她的真身是狐狸,并许诺要娶她为妻。
她放下了狐族的一切荣华富贵,带着一生柔情只身一人来到这天族,为何换来的是他冷至骨髓的漠视?
一夜未眠。
翌日清早,卿尘便听到仙娥们在窃窃私语。
“昨日水神殿下大婚,但他却抱着那红狐在惜水宫睡了一夜……”
“据说那狐狸百年前曾在蛮荒谷救过殿下的命,殿下本已发誓娶她为妻,只等她幻化成人形就昭告九天,可半路上被那狐族公主给截胡了……”
卿尘手中的帕子被惊得滑落到地上,当年在蛮荒谷救水神的狐狸明明是她,那红狐是谁?
她正要去追问那两个仙娥,便看到另一个仙娥匆匆奔了过来。
“快!惜水宫的红狐狸幻成人形了,是个绝世美人呢……”
所有人都朝惜水宫跑了过去,卿尘惊愕交错也拂袖飞了过去。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冒充了她的身份!
惜水宫。
繁花似锦,鸟语花香。
相比她冷清萧条的听雨阁,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卿尘收敛情绪,朝宫中走了进去。
入眼看到相拥的一男一女,她的感觉自己的血肉被眼前的一幕撕咬啃噬。
那个男人是她的夫君帝颉,那个女人——
待看清那个女人的模样,卿尘的脑子嗡地一声似炸开一道惊雷!
怎么是她?!
帝颉怀中的漫烟看到卿尘后,脸色苍白地往他怀中又缩了几分。
“你来干什么?”帝颉顺着漫烟的视线看去,一脸柔情瞬间化为冰霜。
卿尘的视线一直落在漫烟身上,眸中带着震惊和痛意。
“我来不是找你,是找她……我想问问她,百年前是怎么救的我夫君的性命!”


第2章 一眼万年
百年前,狐族中人为了寻卿尘下落,找到蛮荒谷。
为了保护帝颉,卿尘救了一只重伤的貉妖,助她化成人形,让她帮忙照顾自己的心上人,这才离去。
只是如今,她救过的貉妖顶替了她的救命之恩,受了她心上人百年恩宠!
漫烟眼神闪烁地缩在帝颉怀中,浑身瑟瑟发抖。
“殿下,我好害怕……”婉转轻颤的嗓音,楚楚可怜。
帝颉抱紧了她,转眸看向卿尘的眼眸带着锋利:“还不快滚!别逼我动手!”
“帝颉,百年前在蛮荒谷救你的人……”
卿尘正要将真相说出,漫烟却忽的揪住帝颉的衣襟,痛苦地低喘了起来。
“痛,头好痛……”
音落,她变成红狐模样,躲在帝颉怀中瑟瑟发抖。
“烟儿!”帝颉抱住怀中的狐狸,看向卿尘的眼眸燃起熊熊烈火。
“她好不容易才重新化成人形,却被你毁了!你居心何在!”
卿尘痛心无比:“她根本就不是狐狸,她是只貉妖……”
“满嘴胡言,你当本殿是瞎吗?!”帝颉彻底怒了,直接以掌幻术挥向卿尘。
猝不及防,卿尘被那猛力甩得跌至宫外台阶下,震碎了一地玉石渣。
“噗——”一口鲜血喷出,她紧捂着胸口,那里似被扎了匕首般难受。
明明已经没有了心脏,为什么还是这么痛?
卿尘跌跌撞撞回了听雨阁,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
贴身照料她的陪嫁宫娥小雀见状,赶紧找来安神丸给她服用。
“公主,您为水神殿下付出了那么多,他怎可这样对您……”小雀声音哽咽。
卿尘不说话,就那样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的茫茫仙雾。
她想不通,漫烟明明是只貉妖,怎么就能幻出狐狸的真身呢?
“我要去告诉水神殿下,当年救他的人是公主不是那假狐狸!”小雀越想越气不过,抹了把泛红的眼睛就要起身,但被卿尘拉住。
“别冲动,眼下我说他都不信,又何况是你……”卿尘不想让小雀为自己惹祸上身。
小雀眼泪汪汪看着她:“难道您要将所有真相埋在心底吗?蛮荒谷之恩,还有狐族帝姬之位……”
小雀的话还未说完,被卿尘出声打断。
“那件事不要再提,若帝颉知道,这婚事怕就作废了……”卿尘沉声提醒道。
“您为了嫁给他,舍弃了所有,奴婢怕您后悔……”小雀哽咽道。
卿尘顿了顿,眸色微微变得柔软。
“一眼万年,大抵便是如此,爱了嫁了,就不存在后悔一说……”
入夜。
一阵猛力将门撞开,随即寒凉的冷风吹拂了进来。
一身墨蓝袍子的帝颉大步走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气。
小雀行礼退下,卿尘则不顾身上的伤支撑着从床上起来。
“帝颉……”
她以为他发现了漫烟的假狐身份,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
帝颉眸色清冷,少了白日的愠怒,但依旧不带一丝温情。
“烟儿惊吓过度幻不成人形,神医说需要同族心头血用来巩固,族中只有你们两只狐狸,我来取你心头血。”
我来取你心头血——
明明是无理的野蛮索要,他却说得理所应当。
卿尘咽下喉头的涩意,无力地扯了扯唇角。
“我的心早给了你,又哪里会有心头血……”
我给不了,因为我没有。
帝颉没细究她话中的深意,有些不耐烦:“只是要你一滴而已,这就是你公主的风度?况且是你伤的她,现在也只是赔她罢了!”
他的话字字带刺,扎得卿尘无处可避。
她向前一步,拉住帝颉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胸口。
那里,没有心跳。


第3章 易容之术

那里,没有心跳。

帝颉一时怔住。
“在蛮荒谷照顾你的人是我,我用我的心脏救了你……我给不了你心头血,因为这里已经空了……”卿尘哑声道,百年的相思尽在言语中。
帝颉却是在这时清醒了过来,他甩开手,有些厌恶地与她保持了距离。
“救我的人明明是烟儿,她的内丹早已融进了我丹田之中!百年前我修为受损灵力被封,看不透照顾我的女子易容之术,但她是只红狐这点我绝不会看错!可你……是血统纯正的九尾白狐,卿尘公主。”
帝颉冷声说完,双手合掌幻出真身虚影,让卿尘看到自己丹田处那橙红的内丹珠子。
卿尘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明明是她将自己的半生修为渡进了自己的琉璃心中,然后给了帝颉。
可现在帝颉身上却没有她的心脏!
“现在死心了?以后少胡言乱语!既然没了心头血,只能剜你的心头肉做药引……”
帝颉神情中带着一丝厌烦,化水为剑,直指卿尘胸口。
卿尘看着他,早已不知心碎为何物。
她把她的心脏剜出来给了这个男人,他却还要剜她的心头肉去救别的女人?
在帝颉要朝前之际,卿尘伸手握住了水剑。
“我自己动手。”她的声音晦涩不已。
锋利的坚韧一点点刺进了胸脯,卿尘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狠狠转动,再麻木拔出!
漫烟是貉妖,自己的狐狸肉对她并没有太多帮助。
想拿她的肉做药引,无非是变相的折磨罢了。
既然那个女人要,那便给,看她还能把这个谎言滚多大。
卿尘的坚韧和主动惊到了帝颉,但一想起还在床榻上躺着的烟儿,他的神色便被冰霜覆盖。
“也罢,省得脏了我的手。”
说完,他用法术包裹住那血肉模糊的心头肉,直接化作水影消散离开。
窗外的月光碎落一地,照得卿尘的脸色惨白无比。
她再也无力坚持,直接瘫软倒地。
小雀匆匆冲了进来,看到自家公主的凄惨模样,她直接哇地哭出了声。
“公主……您怎么伤成这样了……”
小雀颤抖地找出生肌散给卿尘涂药,恨不得自己替她受痛。
“公主,痛就哭出来吧……我们回狐族好不好,天族人对您不好,但狐族上下没人敢伤您一根头发……”
卿尘抬手缓缓擦拭小雀脸上的泪水,没有说话。
连一个下人都知道她很痛,但身为她夫君的那个男人却问都没有问一句。
不爱和被爱,只有一字之差,待遇却是天壤之别。
养伤七日,终能下床。
卿尘看着窗外萧条的花草,心底思绪万千。
一阵清脆铃铛声响起,随即传来一阵沁鼻的馨香。
卿尘转头,看到了多日未见的漫烟。
“漫烟前来谢谢姐姐的心头肉,让我能以人形和殿下恩爱快活。”漫烟娇涩说道。
“冒充我的救命之恩享受他的恩宠,你就如此心安理得?”
卿尘眼眸深处迸射出的尊贵让漫烟不由得背脊发凉,有种被神威压迫的低人一等感受。
“姐姐别生气,我只是无名无分陪在殿下身边,你又何必在意百年前的事呢?”漫烟强稳住情绪。
卿尘冷声道:“你明明是貉妖,为什么变成红狐的模样?别以为你可以用假真身糊弄所有人!”
漫烟听着她的训斥,倒也不恼,而是笑盈盈的抬起掌心幻出一物。
“姐姐看这是什么?”
她掌心悬浮着的,正是卿尘的五彩琉璃心!
“多亏了姐姐的宝贝,我不光修为大增还进化成了狐狸,还得以提前百年变成人形……”
卿尘气得面颊血色褪尽:“我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夺我修为和心脏,还夺我所爱之人!这是我的,还给我!”
不甘和委屈让她没能稳住情绪,直接伸手去夺那琉璃心。
漫烟却慢悠悠放置进了自己的胸口:“没了这心脏,我可变不成狐狸模样,又怎么会给你呢?”
卿尘又气又急,直接幻出薄弱的灵力想夺回琉璃心。
但她的手刚触到漫烟衣襟,一柄幽蓝水剑狠狠刺来,将她的胸膛刺个对穿!
顿时,血如涌注——


第4章 看清我是谁
昏昏沉沉。
一阵浓郁的药香弥漫在整个听雨阁。
卿尘躺在床榻上,浑身的骨头都断裂了几根,无法动弹。
帝颉用灵力治愈着她胸口的剑伤,随即往她嘴中塞了药丸。
“这是续命舒筋丸,能让你恢复得更快。”
卿尘看着他:“不是要杀我吗,为何又要救我?”
方才她只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琉璃心,这个男人却毫不留情地用水剑伤她,足足损了她半条命。
“天族狐族关系还没稳定,你现在还不能死。”帝颉冷漠说着,从床榻边起了身,“但你若是再对烟儿动手,本殿有的是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自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换来的却是他的如此对待。
卿尘嘴里蔓延着苦涩:“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我眼里?你何时入过本殿的眼?”帝颉厌恶看着她,讥诮反问。
卿尘毫无血色的脸又白了几分,她第一次感受到言语能伤人不见血。
“我知道了……”她蜷紧五指,心底做了决定,“和离吧,我会让帝姬跟天君禀明一切……两族交好,无需联姻也能做到……但走之前我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帝颉刚要抬脚离开的步伐一顿,有些狐疑地转眸看向床上那个虚弱的女人。
“你的什么?”
卿尘直直看着他,眸带痛楚:“我放在你那里的心脏,。”
帝颉冷哼:“一派胡言!本殿不屑你的任何东西!”
“五彩琉璃心整个九天上下只有一颗,我给了你,你却给了漫烟那只貉妖……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只要去狐族调查一番便知……”
卿尘的话还未说完,便再次被帝颉打断。
“你说出这种话,那整个狐族上下断然已经跟你串通一气!你是公主,烟儿只是一只被流放至蛮荒谷的普通狐狸……她斗不过你,斗不过狐族,但只要有我在,整个九天界都没人能欺负她!”
帝颉眼神凌厉地扫了她一眼,带着意味十足的警告。
眼见他拂袖离去,卿尘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苍凉。
两行泪落在床榻上,溅起朵朵水花……
修整半月有余,卿尘的身子才勉强好转。
这些天帝颉从未来过听雨阁,她也适应了一人独守空房的日子。
傍晚的夜,带着一丝凉意。
卿尘正绣着手中的鸳鸯帕,房门被人猛地推开,帝颉带着一身酒气走了进来。
“你不去惜水宫,来我这作甚?”卿尘站了起来,眼中早没了前几日的期盼和柔情。
帝颉看着她,带着醉意的眼神有些迷离。
在卿尘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将她拦腰横抱到了床上。
“烟儿,烟儿……”他深情似水地喃呢着,将吻落下。
听着他唤出的名字,卿尘脑中炸过一道惊雷,肆意挣扎。
“帝颉,你看清楚我是谁?!”
帝颉禁锢住她的手,掌控了全部。
“不……”卿尘嘶声痛哭,却根本无比反抗,“你可以不爱我,可以忘了我,但你不能这样侮辱我……”
餍足,已是天亮。
卿尘看着飘逸的床幔,眼底是漫无天日的彻骨绝望。
迟来的洞房夜,绞碎了她残余的梦。
清醒后的帝颉看到床上凌乱的一切,看向卿尘的眼神带着怒火。
“啪!”一个巴掌甩去,让卿尘猝不及防。
“贱人!你居然幻成烟儿的模样勾引本殿——!”


第5章 缘尽于此
脸上火辣辣的,卿尘却似感觉不到疼痛般一脸平静。
她的脸上没有惊愕不甘,也没有悲伤委屈,只有沉寂如水的淡然。
帝颉像碰了瘟疫般匆匆离去,卿尘则不顾一身的酸痛支撑着起床,去盥洗苑狠狠冲刷了自己的身子。
这场欢好,不该属于她。
整理好后,卿尘走到书桌前,研墨提笔,写下了‘和离’二字。
“奉天之作,承地之合,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这是两人婚书上的誓言,卿尘却提笔在和离书上一笔一划写了出来。
看着那刺目而又亲昵的词句,她喉头一阵翻涌直接吐了一口血——
“噗”血染宣纸,模糊了情字。
卿尘旁若无事地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然后换了张宣纸继续书写。
“狐族卿尘与天族水神帝颉,今缘尽于此,一别两宽,各自欢喜,特此昭文,告于九天。”
落笔,指尖彻凉。
如今的她,终是断了残念。
没了修为,没了心脏,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当初她信誓旦旦说不后悔自己选的这条路。
可眼下,她后悔了……
“小雀。”卿尘唤来了小雀,让她收拾两人在听雨阁中的行李,“明日我们便启程回狐族,回我们自己的家。”
小雀看着郁郁寡欢的卿尘,心底又是一阵酸涩。
想起昨夜帝颉殿下留宿于此,她还以为两人能有质的进展,没想到只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小雀气不过,瞒着卿尘偷偷去了惜水宫……
傍晚时分,卿尘一直没看到小雀人影,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她正要出去寻,便听到北边天际传来一声小雀的凄惨哀嚎声!
卿尘呼吸一窒,连忙闻声飞去,在惜水宫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瘦小身影。
“小雀!”卿尘如遭电掣,踉跄着奔过去将她抱在怀中。
小雀胸口插着一柄锋利冰剑,整个身躯渐渐被冰封住,浑身冰冷刺骨。
“公主……奴婢本想拿回您的心……”小雀已经气若游丝,但依旧努力将视线落在卿尘身上,“对不起,不能陪您回去了……”
她的话还未说话,便彻底化作冰人,了无声息。
“不……”卿尘想用自己的体温焐热小雀,融化那厚厚的一层冰,但无济于事。
她看着站在不远处紧紧护着漫烟的帝颉,什么都顾不得地嘶声哀求:“求你,求你放过小雀……”
“这贱婢居然想挖烟儿的心脏,死有余辜!”帝颉还在气头上,见卿尘不分青红皂白求饶,更是怒火燃烧,“放了她?你视我水神殿的威严何在?!”
音落,他大掌一挥,小雀冰封的身躯瞬间震碎成冰渣,再散成雾气飘散无影。
“不——!”卿尘嘶吼道,手足无措的想抓住一丝小雀的气息,但掌中一片虚无。
看到狼狈跪地的女人,帝颉心头莫名烦躁,可一想起怀中人还在瑟瑟发抖,他便收敛了心思扶着漫烟往殿内走。
“来人,带水神妃回去休息,没有本殿的允许,不得出来!”他下达了命令。
卿尘被禁足了。
整个听雨阁被结界困住,连风都吹不进来。
卿尘浑浑噩噩的看着昼夜交替,无法相信小雀就那么没了。
明明说好的,两个人一起回去,怎么只剩她一人了呢?
仙娥送来的饭菜,卿尘连着几日都一口未动。
下人们没了办法,只得禀报帝颉。
结界一阵涌动,带来丝丝凉风。
帝颉看着坐在窗边的卿尘,拧起了眉头:“不吃不喝,想死在本殿这里?”
卿尘有些迟钝地转动眸子,看向眼前的男人。
水蓝抹额映衬着俊朗的容颜,墨蓝袍子修饰着高大的身形。
依旧是她喜欢的模样,却不再是她心底的情郎。
卿尘将早已写好的和离书拿了出来,递给了帝颉。
“放我走吧,我要带小雀落叶归根。”
帝颉看着那透着墨香的和离二字,双眸微微有些刺痛。
“你可以走,但你走之前我需要你一样东西。”他顿声道。
“上次是心头肉,这次是什么?”卿尘讽刺问道。
帝颉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动了动薄唇。
“你的命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