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清欢傅亦寒免费阅读全文,景清欢傅亦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婚宠:傅总宠妻超甜

小说:言情

作者:景清欢

简介:“景清欢,他要娶清莞了。”地下室里一片昏暗,说话间男人走下了阶梯,伸手按下电灯开关。昏黄的光在逼仄又潮暗的空间里散开,照亮了地下室的一角。有一个形容可怖....

角色:景清欢,傅亦寒

景清欢傅亦寒免费阅读全文,景清欢傅亦寒全文免费阅读

《绝世婚宠:傅总宠妻超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生不如死的境地

“景清欢,他要娶清莞了。”

地下室里一片昏暗,说话间男人走下了阶梯,伸手按下电灯开关。

昏黄的光在逼仄又潮暗的空间里散开,照亮了地下室的一角。

有一个形容可怖女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她手脚都被锁链锁住,腿呈现一种别扭的姿势,长而杂乱的头发黏成一团,整个人瘦得只有一把骨头。

她的面前摆着一个绿色的旧铁盆,里面是食物的残渣,散发出难闻的馊味。

她或许是个人,却比豢养的狗还要不堪!

女人听到了声音,手微微颤动,发出了破风箱一样的喘息,挣扎着抬起了头,一张脸上伤痕累累。

隐约可以辨认出来,这竟是八年前于车祸中丧命的景家二小姐——景清欢。

男人阴笑着把手中的平板电脑放在桌上,此时的平板电脑正播放着一则新闻。

“华建集团总裁傅亦寒于前日回国,相传婚期将近……”

闪光灯下,一辆亮黑色的劳斯莱斯停下,车门打开,穿着手工定制西装的男人从车上潇洒走下来。

他高鼻深目,模样冷冽,身形颀长,薄唇抿成一条线,天然的矜贵清冷。

景清欢看到他时,眼睛失神,这个英俊又清贵的男人,曾经是她的丈夫……

可是她最后还是辜负了他。

在他下车后,又有一个穿着绯红长裙,模样娇美大方的女人陪同着他,跟在他身后。

那是白清莞!

景清欢的眼中顿时燃烧起了浓浓的恨意,白清莞,她的表姐,也是傅亦寒的得力干将。

八年前她和白清莞一起出游,遭遇了车祸。

那场车祸中,她双腿尽折,本以为会死去,可没想到……却沦落到了如今生不如死的境地。

“近日相传傅总裁在国外已经举办婚礼,但暂时无图片透露出,请问傅总的新太太是白小姐吗?”

记者蜂拥而上,拿着话筒采访着傅亦寒,跟在他身后的女人面带笑容,落落大方。

地下室中的男人看见白清莞,眼光顿时一亮,激动道:“清莞,清莞,你真美!”随后不忘再度对景清欢道:“看,你老公要娶清莞了。”

景清欢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八年了,傅亦寒怎么会不再娶?

白清莞与他身世相当,还在他身边呆了这么多年,他……

景清欢顿时泣不成声。

男人注意到这一幕,脸色立马阴沉下来,扬起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哭个屁!清莞很快就要成为他的夫人了,你哭什么哭?”

景清欢挨了一巴掌,嘴角流出血,她冷冷地盯着男人,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声音沙哑得如同老人:“祁海云,你真可悲。”

八年前,车祸醒来后她就被祁海云囚禁在这间地下室。

事后才知道一切都是白清莞的安排。

而祁海云就是白清莞的一条狗!他相信白清莞展现给世人的善良,美丽,为了白清莞,他活得像个没有自尊的舔狗。

同时,平板里的傅亦寒听到记者的问题,停下脚步,正视着摄像机,剑眉星目清冷而深邃,他一字一句道:“不是,我的夫人,永远只有一个。”

白清莞的笑容微不可察地一僵。

记者“诶”了一声,立刻伸出话筒追问:“请问是已故的景二小姐吗?”

傅亦寒沉声,带着笃定的意味:“是。”

伴随着白清莞僵硬的笑容,新闻播放结束。

祁海云却像疯了一样,大骂道:“清莞那么好!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不识好歹!!!”

他骂骂咧咧地看向了景清欢,眼中迸发出浓烈的憎恶,挥着拳头就砸了上去:“都是你这个贱人!清莞才是傅太太!你——去死!”

景清欢却哈哈大笑,她用尽全身力气喊道:“祁海云,这辈子我都是傅亦寒的太太,活着也是,死也是!

白清莞算什么东西?!而你这条舔狗还舔了她那么多年

你们囚禁我八年又怎样!下辈子,下下辈子,白清莞都别想抢走我的人,哈哈哈!”

祁海云被她刺激的愈发疯魔,出手狠狠地捶打着她:“闭嘴!闭嘴!”

一记又一记狠拳砸在景清欢骨瘦如柴的身体上,她“噗”地吐出一口血,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一样。

她是要死了吗?

得到傅亦寒爱她的答案,她已经心满意足,同时内心也有着浓浓的愧意。

对不起,傅亦寒。

如有来生,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

>>>点此继续阅读《绝世婚宠:傅总宠妻超甜》 全文<<<


第2章 重生

痛。

浑身都痛。

骨头像是被车碾过一遍又一遍。

心口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景清欢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大口的喘气。

“咳……咳咳!”

景清欢眼神聚焦,迷迷瞪瞪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雪白的墙和天花板。

她扭头,一束洁白的百合花插在花瓶里。

消毒水的味道闯入鼻腔。

这里是……医院?

景清欢有点怔了,她不是被祁海云活活打死了?

开门的声音响起。

一道略显杂乱的脚步声靠近了她,紧接着,低沉愠怒的男声响起:“景、清、欢。”

熟悉的声音,如一道闪电劈入她心口。

景清欢整个人一个颤栗,不可置信地转头看了过去——

平板电脑上的俊秀男人出现在了眼前,只不过他没穿西装,而是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扎在黑色的长裤里,狭长深目浓深如墨,表情阴郁地看着她,一张脸仍旧英俊,但好像……

比平板电脑里年轻了好几岁。

景清欢不由出神,可傅亦寒接下来的话,立刻让她心神回顾。

“景清欢,别忘了,景家的资金还不稳固,如果你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别怪我不留情面,懂吗?”傅亦寒沉着声道。

记忆在景清欢的脑子里慢慢的复苏。

景家的资金……拿命开玩笑……

景清欢急忙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圆润的,光滑的,没有因为营养不良而凹陷下去,也没有被祁海云折磨时留下的伤疤。

她这是重生了?!

还重生回刚嫁给傅亦寒的时候?

上一世,她与傅亦寒之间,是商业联姻,她百般不愿,却还是被景家的长辈嫁到了傅家。

因而她天天同傅亦寒起争执,非要离婚不可,甚至还拿傅亦寒的弟弟傅佑宁做借口。

然而傅亦寒还是不同意离婚。

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她甚至为了威胁傅亦寒离婚,在白清莞的怂恿下,跳进了傅宅后花园的池塘里,差点没被淹死,好在送往医院及时。

她一醒来,就对上了傅亦寒冰冷的眸子,面对他的警告,她怒意更甚。

两人关系因此越来越紧张,加上白清莞有意无意的引导,到了最后她和傅亦寒之间甚至可以用“势如水火”来形容。

景清欢一直以为傅亦寒不爱她,娶她,也只是为了图谋景氏。

可直到最后,她被祁海云囚禁的第一夜,在她的“葬礼”录像上,她看见了傅亦寒疯魔似的掀翻一切,头一次在大众面前毫无形象,口口声声念着她没有死。

那时,她才知道傅亦寒对她有多真心。

还好。

无论是重生还是做梦,她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眼前的男人是第一时间赶来医院的,她明白,他的心不如表面上看到得那么冷,却不明白,他为何对自己如此执着。

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珍惜他,绝不再像以前那样!

她咳了咳,苍白的小脸染上一丝红润,“傅亦寒,我错了。”

傅亦寒沉着脸看着景清欢,却见她小脸苍白,一双明眸望向自己,眼中蕴着水光,看起来可怜至极。

这还是她头一次向自己认错,傅亦寒不由一怔,又沉下眉目:“胡闹也要有个度,记住这是最后一次!”说完大步离去。

“傅……”

他走得太快,景清欢止了声,温柔的目光目送他轻轻的带上房门消失,才收了回来。

真好,那可怕的一切都尚未发生。

她还是傅亦寒的妻子。

不过……

这时的白清莞,也已经进入华建,成为了傅亦寒的秘书,还有祁海云。

景清欢眯了眯眼,一片冷意蔓延开来。

如今重来一世,她一定要让这两个恶毒的人血债血偿!

>>>点此继续阅读《绝世婚宠:傅总宠妻超甜》 全文<<<


第3章 为什么不能在场

病房门再度被人打开。

景清欢侧头,就见一个十四五岁的高个儿少年率先冲了进来,眉宇飞扬冲她喊道:“二姐!”

他后面跟着两个女人,一个年轻,一个中年但保养得体。

见到这三人,景清欢顿时愣住了,紧接着心里满是苦涩。

少年凑了过来,青春飞扬的脸上带着明晃晃的关切,而后面的中年女人看着他的动作,赶忙道:

“景熙,你姐还躺着呢!”

语气也是难掩的关心,景清欢只觉得有人用刀在她的心口破开,一股热意直冲胸口,她脱口而出,

“妈,我没事。”

这一声妈,三个人同时愣住,中年女人的脸色更是受宠若惊。

看到他们仨的反应,景清欢既暖又涩。

中年女人是她的继母肖雪萍,少年和年轻女人则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景熙和姐姐景若晴。

虽是继母,但肖雪萍才是景父的初恋晴人,当年两人被逼分手,肖雪萍躲在边陲小镇生下景若晴,生活困顿。

景清欢生母病逝后,肖雪萍和景父意外相遇,景父便把肖雪萍母女接到景家,还和她生下了儿子景熙。

为此景清欢固执的认为她们三个侵入了自己的家,对他们厌恶到了极点。

可他们其实一直很包容她,景熙甚至因为她,成了高位截瘫。

肖雪萍因此受到刺激,疯了,而景若晴也与她决裂。

即便如此,白清莞邀她自驾出游时,景若晴还是如往常一般提醒她小心白清莞这个人。

是她眼盲心瞎,错把豺狼虎豹当做亲人。

是她一意孤行,才导致之后的凄惨下场。

“清欢……”肖雪萍终于回神。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景清欢喊她妈,心中百感交集,既惊讶,又开心。

“你真是吓死我了,你说你要是真出点什么事,让我们怎么办?”

肖雪萍擦了擦眼泪,对景清欢说:“都是我和你爸的错,景家出了事,我们自己没能力解决,只能让你嫁给傅亦寒,而你爸现在……”她欲言又止。

当初景清欢嫁给傅亦寒,是因为景家出事,资金链断裂,公司摇摇欲坠,危急时刻,傅家伸出了橄榄枝,但点名要娶景清欢。

“没事,我现在觉得,傅亦寒也挺好的。”她微微勾起一抹笑,撑着病床想起身,旁边的景熙赶紧帮着她,还往她腰后垫了个枕头。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再一次被推开。

一个穿着素白色丝绸长裙的女人走了进来,她娇美的面容带着些愁绪的开口,“清欢,你没事吧?”

一见到她,景清欢眸光顿时一冷,又飞快散去。

来人正是她的好表姐——白清莞!

“肖姨、景熙、若晴,我先陪清欢说说话吧。”白清莞上前,坐在了椅子上,立刻握住景清欢的手,对着他们道:“你们也知道清欢的脾气,我和她说话,不喜欢别人在场的。”

这话带着几分得意,更有逐客的意思,肖雪萍与景若晴脸色一僵,却不知如何反驳。

毕竟景清欢不喜欢他们,对白清莞却可以称得上是言听计从。

还是肖雪萍点点头:“好,我们先去给清欢买点水果。”说着就要出门。

白清莞得意地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就要开口讲话。

景清欢却笑了笑,声音清脆如泉:“清莞姐,我妈他们又不算别人,为什么不能在场呢?”

>>>点此继续阅读《绝世婚宠:傅总宠妻超甜》 全文<<<


第4章 使唤白莲花

这句话让肖雪萍等人停下脚步,也让白清莞的神色微僵。

白清莞看着景清欢含着笑意的眼眸,不由有点懵,景清欢什么时候管肖雪萍叫妈了?

下一秒,景清欢不着痕迹地从白清莞手里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眸光淡淡:“怎么了清莞姐?我说的不对吗?”

白清莞回过神来,笑了两声道:“对,是我疏忽了,但是清欢,肖姨说要给你买水果呢。”

景清欢眉梢扬了扬,把素白的手在身前一交叠:“清莞姐,别人又不知道我喜欢吃些什么,到时候买来了我不喜欢也是浪费,但是你最了解我了,你帮我去买好不好?”

她眨眨眼,无辜又俏皮,是平日对白清莞撒娇最惯用的表情。

这下肖雪萍又算是别人了。

白清莞只觉得喉咙口一哽,可她一直和景清欢情同亲姐妹,也不好拒绝她,便起身露出笑,“好,那我先去买水果。”

她转身慢慢离去,景清欢瞧着她的背影,“清莞姐,记得把门带上!”

白清莞身形一愣,快速地带上了病房门,高跟鞋的声音哒哒远去。

景熙是个直肠子,他直接冲到了景清欢身边,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有点好奇:“二姐,你怎么让她去买水果?”

他这话问的不无道理,白清莞是景清欢的表姐,又和她关系好,偶尔也会到景家住一段时间,在景家也算得上半个小姐了。

景清欢平常可不会这样使唤她。

看着景熙的脸,景清欢心头微酸,当初景熙之所以高位截瘫,也是因为白清莞!

那时她去参加白清莞的生日宴,却被一个男人制住,恰巧景熙打来电话,她报了地址,景熙便赶来救她,却在半途中遭遇了车祸,高位截瘫。

后来还是有宾客发现了她,男人跳窗逃走,她才逃过一劫。

可事后,白清莞嘴上说着报警,却又告诉她警方找不到证据,也找不到人。

直到她被祁海云囚禁时,她才知道,当时的那个男人正是祁海云,他听从了白清莞的指使,想要毁了她的清白,让傅亦寒彻底的厌弃她。

因为白清莞,景熙赔上了一双腿,景家愁云惨淡。

如今只是让她去跑跑腿,算得了什么?!

“只是让她去跑腿买个水果,怎么了?”景清欢轻描淡写道,模样无不骄矜,但看着景熙和肖雪萍时,她又缓着语气说:“这次差点丢了命,我才知道,平常真心对我好的人是谁。”

她环视了三人一眼,目光灼灼,“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她这话说得真心实意,肖雪萍听了,差点落下泪来。

当初嫁给景父,肖雪萍也怀着对景清欢的愧疚,所以这些年景清欢一直不满她,她也是一直忍让。

可现在乍见她懂事了,整个人心里都由衷地高兴起来。

景清欢见此心中更加酸涩,暗暗道——这次,她一定会守护好她的亲人!

>>>点此继续阅读《绝世婚宠:傅总宠妻超甜》 全文<<<


第5章 姐夫

肖雪萍是一所高级中学的教师,来探望景清欢也是请了假的,而景若晴早已进入景氏工作,这次也是抽着空来看她。

聊了不久后,景清欢便先让她们回去,留下景熙陪着自己。

“姐,我先去给你买点吃的。”景熙又陪她聊了好一会儿,看见她苍白的脸,提议去买点吃的给她填填肚子。

景清欢应了,并拿出手机,给他打了几千,还叮嘱道:“你快去快回,路上多注意点,好好看路,知道不?”

她对景熙的愧疚最为浓重,生怕景熙会再遭遇那件事。

景熙头一次见她这样关心自己,立马笑得像个傻子一样,转身就出了病房。

前脚景熙刚走,后脚白清莞便提着一袋水果走了进来,大热的天,她的额头上都是一层薄薄的汗,脸上仍旧带着笑意。

“清欢,看,我给你买了什么。”白清莞坐在一边,从袋子里拿出草莓蓝莓,还有樱桃青提等水果,样样价格昂贵。

景清欢却看都不看一眼,伸手拿起刚才景熙给自己倒的水,喝了一口,淡淡道:“清莞姐,不好意思啊,我又不想吃水果了,这些你带回去吧。”

又不想吃了?

白清莞心头窜起一股火,既然不想吃,那还叫自己去买干什么?这不是故意刁难吗?

但景清欢怎么会刁难她呢?她可是从小到大都对自己言听计从,对自己深信不疑的。

可能是这次溺了水,又闹她那大小姐脾气吧。

自己劝劝就好了。

想到这,她吸了口气,把火压了下去,上前便握上景清欢的手,细声说:“清欢,你干什么也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再说了,傅亦寒他又不会在意这些。”

景清欢耳朵动了动,她眸光一转,知道白清莞这是又要挑拨离间自己与傅亦寒了,问道:“他怎么了?”

白清莞抿着嘴,“今天早上,影后陈绯来找过他了……唉,我也不好多说,毕竟我在他身边工作。不过清欢,傅亦寒身居高位,这些也是免不了的。”

如果换作平常她这么说,景清欢一定会炸毛,她本来就对傅亦寒娶她的事很不满,而傅亦寒不跟她离婚还与别人勾搭,更是触怒她。

白清莞眼中掠过一丝笑意,就等着景清欢发作,可几分钟过去了,景清欢仍旧垂着眼睛,一动不动。

“清欢?”她有点疑惑,这个表妹平常最听信自己的话,可为什么这次却……

一阵脚步声传来,景清欢看向门口,就见傅亦寒冷冽着一张脸,身后跟着几个医生走了进来。

白清莞一见,心里一跳,立刻起身颔首道:“傅总。”

傅亦寒瞥了她一眼,“你可以先出去了。”

明显的逐客令,白清莞笑着回话,非常有礼:“好。傅总,清欢她身体还很虚弱,你要多注意点。”

傅亦寒没回话,让身后几个医生给景清欢诊断,白清莞眼中浮现出几分不甘,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出了病房。

景清欢被医生们从上到下诊断了一个遍,最后得出结论,没有后遗症,只是身体虚弱。

她笑眯眯地看向站在一旁,一手插着裤袋的傅亦寒,他向来关心她,只是自己从没有发现。

“二姐!”景熙冲进病房,左手提着一大袋零食,右手提着粥店的海鲜粥,兴奋道:“我买了好多,你看看!”

傅亦寒见到景熙,挥手让医生们都出去,上前走近了他,看了看那袋零食,声音淡淡:“这些不能吃。”

景熙原本就怕这个二姐夫,现在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沮丧了,如果有尾巴,肯定都垂了下去。

景清欢显然发现了这点,她清了清嗓子,摆摆手,对景熙说:“别听你姐夫的,我好着呢,拿过来给我看看。”

她说得自然,傅亦寒听见了却一愣。

姐夫?

景熙完全没注意到这点,欢呼一声,把手中的零食递了过去,景清欢笑眯眯地低头翻拣。

傅亦寒看着她认真的模样,眸色微深道:“下午出院。”

说完再一次大踏步走出了房间。

“傅……”景清欢拧着一袋记忆中他爱吃的零食,抬起头,他人已经连背影都瞧不见了。

>>>点此继续阅读《绝世婚宠:傅总宠妻超甜》 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