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总追妻火葬场小说未删减完结版免费阅读全文(宁婉封言)

小说:封总追妻火葬场

作者:宁婉

主角:宁婉,封言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又名《成为渣总的白月光》。凌晨3点,北城第一监所。“好痛……啊!”一道痛苦的**声从女监里传出,忍到极限的宁婉,终是在惨烈的现实面前,败下阵来!她,要临盆了!

封总追妻火葬场小说未删减完结版免费阅读全文(宁婉封言)

《封总追妻火葬场》在线试读

第四章

“乖,外面冷,你身子弱,小心着凉。”

封言很温柔。

宁雪闻言,只能先往里面走,还频频回头。

呵呵,宁婉啊宁婉,看着曾经心爱的男人对其他女人温柔以待,你一定很难受吧?

封言立在宁婉跟前,先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然后忽然蹲下shen子。

他的大手温柔的将她脸颊的发丝别到耳后。

宁婉犹触电,眼神渐渐朦胧。

她好像看到了少年时的封言。

那时候他总是会嫌弃她的头发碍事,所以每次亲吻她脸颊的时候都会这么做。

他的唇很软,很温暖,她能感受到他的爱怜。

可自从八年前封家和宁家决裂,他们之间就势如水火。

他对她,只有恨。

“嘶……”

一阵尖锐的钝痛忽然从下巴传来,将她的意识拉回现实。

封言似乎要生生捏碎她的下巴。

“宁婉,再敢伤害雪儿,我就要你的命!”

男人的气息喷扑在脸上,却没了曾经熟悉的温度,只有骇人的冰冷。

宁婉笑容苍白,语气嘲讽,“我以为你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温柔的少年,可原来你只是不再对我温柔。”

“你不配!”

宁婉垂下长睫,眼泪无声掉落。

等她再抬眼,已经像湖面一样平静。

“封言,你如果是因为八年前的事恨我,为什么不恨宁雪?”

“因为她不是宁家的人,不像宁家那样心狠手辣的赶尽杀绝!

宁婉,我爸怎么死,你还记得吗?!

你们宁家,谁死了吗?!”

封言句句如刀,字字锋利,眼底更是积云翻滚。

宁婉抿着嘴唇,强忍胸腔的酸涩。

半晌,她重新抬起头,“宁雪是个狠毒的女人,你忘了她之前对我做过什么吗?”

“那又如何?”

轻飘飘的四个字,诠释了封言的不在乎,也像针一样扎在宁婉的心口。

是她蠢,这个时候竟然还以为封言会念着他们曾经的感情。

等封言离去,她才又回过神。

膝盖上的痛逼出她一身冷汗,寒风刺入骨髓,更是痛彻心扉。

她哆嗦着将那棒棒糖用雪搓干净,重新放进了嘴里。

怎么都得熬过去。

她要把孩子抢回来,不能让两个孩子继续留在封言身边。

宁雪就是个魔鬼,她真的会伤害睿睿和甜甜的!

别墅里。

宁雪正在给甜甜和睿睿冲奶粉。

看到他进来,她立刻放下奶瓶,柔声问:“阿言,你冷不冷?”

“不冷。”

封言说着,洗了手,亲自给两个孩子冲好奶粉端上楼。

两个小家伙正趴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宁婉。

“喝奶了。”

封言淡淡的道。

两个小家伙赶紧捧起奶瓶,边喝边往外偷瞄。

唰。

封言拉上窗帘,沉声说:“喝完奶刷牙睡觉,不要看无关紧要的人。”

“爸爸,那是妈妈吗?”

甜甜瘪着嘴,眼圈里已经噙着泪花。

封言眼眸一寒,语气也严厉几分,“不是。”

封玄睿哼道:“我就说她不是妈妈。
妈妈怎么可能那么脏?”

甜甜撇起小嘴,忽然委屈的抽噎:“那妈妈呢?我想要妈妈……呜……”

就在这时候,宁雪慌张跑进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封总追妻火葬场》<<<<


第五章

“阿言,姐姐昏倒了!”

封言的嘴角泛起冷笑,“八年前,你带病陪我跪了一晚上也没昏倒,她倒成了林黛玉。”

“就算是,姐姐也是想让你心疼,不管怎么说,先让姐姐进来吧?”

封言没有吭声,径直往外走。

“雪儿阿姨,爸爸为什么要让那个阿姨跪着呀?”

甜甜还在哭。

宁雪眼眸一闪,温柔笑道:“因为她做了坏事,抛弃了自己的小孩。”

“就像妈妈一样吗?”

“对啊,你们的妈妈不想要你们,你们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就想要弄死你们。”

宁雪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话,嘴角那抹狰狞几乎要藏不住。

甜甜一听,大眼睛里立刻满是委屈,之后“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宁雪赶紧抱起她,嗓音轻柔,“甜甜乖,阿姨做你们的妈妈不好吗?”

“甜甜,喝奶睡觉。”

封玄睿忽然把自己妹妹从宁雪怀里拽下来,黝黑的眼眸充满戒备。

宁雪眯了眯眼睛,暗暗冷笑。

这个小贱种还是相当不好对付。

她忽然蹲下,捏着封玄睿的下巴,笑吟吟的问:“睿睿,‘打针’疼吗?”

封玄睿的小脸瞬间惨白。

“阿姨跟你玩了几次‘打针’游戏?”

封玄睿红着眼眶,却倔强得不肯哭,“我要告诉爸爸!”

“那我就要跟甜甜玩喽?”

封玄睿一把搂过妹妹。

甜甜一脸天真的拍着手,破涕为笑,“哥哥,甜甜也要玩儿,甜甜要当护士。”

“不许玩!”

封玄睿大叫一声,身体已经开始发抖。

宁雪站起身,满意的笑了。

贱种果然是贱种,稍微吓唬一下就搞定了。

“睿睿,记住阿姨的话。”

封玄睿咬住嘴唇。

宁雪跟他说,小贱种,不想你妹妹吃苦,就疼也给我忍着!

……

封言将宁婉抱进房间,赶紧脱掉她的衣服,随即拧紧浓眉。

她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早没了以前的白皙光洁。

怎么会有这么多伤?

来不及多想,他赶紧将她放进浴缸,替她搓洗着身体。

但他脸上始终冷冽如霜。

她太阳穴这里还没退去血痂,但身上却都是旧伤痕。

尤其是胸口这里,这明明是刀扎的。

她在里面被人欺负了?

想到这,封言喉咙一紧,下意识的伸出手摸向她的胸口。

宁婉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只冰冷的大手触碰到自己,蓦地惊醒。

对上这张魂牵梦萦、爱恨交加的俊脸,她顿时惊慌失措,喉咙堵得说不出话来!

她就这么瞪大眼睛看着他,身体僵硬。

封言同样喉咙发紧。

她本来是明艳的长相,五官精致,一头海藻长发,漂亮极了。

以前她总是笑容灿烂,尤其是看到他的时候。

他最喜欢她的笑容,好像能治愈世间的一切不美好。

可是后来,为什么这张脸就成了他憎恨的根源?!

封言忽然扣住她的后脑,狠狠吻住她的唇。

“唔……”

宁婉一惊,像是才回过神,用力的拍打他。

可紧接着,她的双手就被封言的大手一手钳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封总追妻火葬场》<<<<


第六章

宁婉用力挣扎,鼻息间都是男人熟悉的味道。

可这再也不是她认识和深爱的封言了!

趁着他失神的空档,她眸色一寒,齿间用力。

血腥味蔓延,封言却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他更加疯狂的掠夺,一直到宁婉没有力气挣扎。

他的侵略疯狂霸道,似乎是在宣泄对她难以名状的恨,又像是为了纾解这五年的思念!

一直到两人都气息紊乱,封言才缓缓放开她。

“宁婉……”

他嗓音沙哑,叫了她的名字就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记响亮的巴掌!

啪!

这一巴掌,算是彻底打醒了封言,驱散了他心里那丝柔软!

这是他杀父仇人的女儿,他竟然会对她心软?!

封言将她从浴缸里抱起扔到床上,用力扯下领带。

宁婉愤怒看着他,“别碰我,我嫌你脏!”

封言倏然眯紧眸子,正在解衬衫扣子的手也蓦地一顿。

但也只是那片刻的停顿!

他眼底杀气爆裂,冰冷的话语从喉咙里逸出:“我不介意找人把你变脏!”

“你……无耻!”

宁婉红着眼眶,生生从牙缝里挤处这句话。

“我是无耻,可你呢?!在跟我之前,你的第一次给了谁?!嗯?”

这句话,狠狠刺痛了宁婉。

“封言,你就是个混蛋!除了你,我从来没有任何男人!那天晚上……”

封言目呲欲裂:“那晚是宁雪!”

宁婉双眼腥红,手脚并用的拼命挣扎,却还是被他强行占有。

她宛若支离破碎的瓷娃娃,毫无声息的倒在床上。

……

等宁婉第二天醒来,已见不到封言的身影。

她环顾四周,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味道,这是封言的房间。

两人青梅竹马,她小时时候就经常睡在他房间,对这里的一切都再熟悉不过。

可昨晚,封言的占有让她心如死灰,再美好的回忆也无法温暖她。

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她的回忆。

陈妈拿着衣服进来,柔声说:“婉婉小姐,换上吧。”

宁婉眼眶微热。

陈妈是封家的佣人,她被封言囚禁的时候,多亏了陈妈的照顾。

“谢谢陈妈。”

“哎……可怜的孩子。
这个药……”

陈妈叹气,虽然只言片语,却满是心疼。

宁婉毫不犹豫的吃了药,然后换上衣服洗漱就赶紧下楼。

“宁小姐不用找了,少爷和太太带小少爷和小小姐去参加宴会了。”

一个佣人嘲讽的冷笑一声。

这个“太太”,自然说的就是宁雪。

宁婉喉咙一紧,“他们去哪参加宴会了?”

“不知道。赶紧走,自己什么货色不知道吗?竟然也好意思赖在这里,晦气。”

宁婉冷眼看着佣人,是新来的,她没见过。

“陈妈,您知道吗?”

陈妈摇头:“少爷没说。”

“谢谢。”

宁婉出门,然后给继母沈瑶打了个电话。

宁雪去哪,沈瑶肯定知道。

沈瑶没有隐瞒,给她发了个地址。

宁婉直奔酒店。

现场衣香鬓影,宾客云集。

封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刀削的五官在人群中异常出众。

宁雪穿着雪白的晚礼服,小鸟伊人的站在他旁边,两人宛若璧人。

“姐,你怎么来了?”

宁婉不想引人注意,宁雪却非要打招呼,她索性朝着封言走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封总追妻火葬场》<<<<


第七章

“睿睿和甜甜在哪?”

封言眉眼含霜,目光犀利的看着她,寒声问:“谁准让你来这的?!”

“我要见孩子。”

“呵,你跪到一晚上了吗?!”

“封言,我没让你把我抱进去!”

宁婉瞪着他,眼神异常倔强。

封言恨透了她此刻的眼神,唇齿间逸出一个冰冷的字:“滚!”

“我要……”

没等她说完,宴会厅就一阵骚动。

宁婉也寻声看过去,就见两个身穿警服的人朝着她走了过来。

“宁婉,现在你涉嫌杀害第一监所看守杨丽,请跟我们走一趟。”

宁婉的脑袋顿时“嗡”了一声。

杨丽死了?!

什么时候的事?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僵硬道:“我没有杀人。”

“有没有,证据说了算。”

警员说着就要给她戴上手铐。

宁婉大惊,下意识的看向封言,却见他脸上一片漠然。

宁雪却在此时候抱住宁婉,“你们别伤害我姐。”

话落,她又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嘲讽:“这次,我会让你死在里面!”

宁婉瞬间明白怎么回事,“是你?”

宁雪一惊,柔弱的问:“姐,你在说什么?”

“宁雪,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宁婉咬牙,做梦都没想到宁雪竟然可以这么丧心病狂!

宁雪的小脸上顿时闪现泪光:“姐,你怎么能这样?

我昨晚去接你出狱,结果看到杨姐的手被你扎伤了。

我装作不知道,可你竟然诬陷我?”

宁雪外表柔弱,洁白无瑕,看起来就很乖巧善良,演起戏来更是逼真。

周围一片哗然。

“我的天,这宁家大小姐竟然坐过牢?”

“真是够狠的,刚放出来就又杀人,宁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千金?”

“什么千金?现在宁天成对外都不提大女儿,反而总是将小女儿挂在嘴边。”

“昨晚宁天成五十五生日,都没让宁婉回去。”

宁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昨晚出狱时,父亲打电话给她,冷漠得只有一句话:“我过生日,你别回来添晦气。”

她看向封言,眼里有一丝慌乱。

她不能再进去,她还没有抢回孩子,没有报仇,她不能死在那里!

可是封言却端起一杯红酒,跟旁边的男人碰杯,丝毫没有看到她一般。

宁婉攥紧拳头,抛下一切尊严,对封言解释:“封言,我没有杀人,是宁雪陷害我。”

宁雪也梨花带雨的看向封言:“阿言,我没有。”

封言温柔的揽过她:“我信你。”

简单三个字,彻底粉碎宁婉的希望。

他宁可信宁雪,也不信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还挣扎什么?

宁婉任由警员把她带走。

面对审讯,她一口咬定没有杀人。

“你自己看看。”

警员播放了两段监控视频。

第一段,宁婉用削尖的牙刷刺穿了杨丽的掌心,之后打了一个电话离开。

第二段,杨丽出来,一辆卡车直接撞过去,将杨丽碾成了两瓣,身下一片刺目的鲜血看起来极其触目惊心。

宁婉攥紧手指,努力保持镇定:“我扎她是因为杨丽踹我腿窝,把我踹倒了。

至于卡车,我不知道,你们不能凭这个就断定是我杀人!”

“卡车司机咬定是收了你的钱,这里也有你给他的转账记录。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你如果承认,还能争取宽大处理,否则买凶杀人,这可是死刑。”

宁婉再次吃惊。

她的手机一直被没收,出狱的时候才还给她的啊。

是宁雪?!

一定是的。

她出狱前几天,宁雪来过。

理清楚来龙去脉,宁婉沉声说:“我要见封言,这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

可她话音刚落,宁雪温柔的声音就响起:“阿言不会来了。”

“宁、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封总追妻火葬场》<<<<


第八章

“姐,睿睿发高烧,去了医院,阿言在陪他,所以我先来看看你。”

“睿睿怎么会发高烧?”

宁婉瞬间忘了一切,满脑子都是儿子虚弱的小脸。

宁雪坐在她对面,向前倾身,低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我把他推进了露天泳池。

今天温度太低,睿睿在冰水里冻得浑身青紫,差点就昏过去。

宁婉,你知道吗,我还按着他的脑袋不让他起来……”

“啊!”

宁婉瞬间破防,尖叫一声就抓着宁雪的头狠狠撞在桌面上。

她双眼腥红,眼底翻滚着滔天的恨意。

“宁雪,我要杀了你,你怎么可以狠毒!他才五岁啊!”

仇恨让她失去理智,想到儿子不知道被宁雪虐待过多少回,她就像被人凌迟一样!

宁婉疯了,对宁雪又抓又挠,恨不能活剐了她。

宁雪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警员赶紧拉开宁婉,将她的头按在桌子上。

宁雪泪流满面,“姐,为了睿睿和甜甜,你就坦白吧。”

“滚!”

宁婉用尽力气吼出这个字,之后就泣不成声。

“宁雪,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孩子?!有种你冲着我来啊!”

宁雪身上布满伤痕,没去医院,而是狼狈的回了封园。

等封言回来看她这个样子,当即沉眉:“怎么弄的?”

“阿言,你救救姐姐,她现在真的很可怕。”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她去见过宁婉!

那么,这些伤必然就是宁婉弄的!

封言眉眼一凛,“你都被她伤成这样了,竟然还替她说话?”

“那能怎么办呢?她是我姐姐啊,还是睿睿和甜甜的亲妈。”

宁雪别过脸,有些凄然,“虽然这五年一直是我在照顾他们,可我终究名不正言不顺。”

封言喉咙泛赌,“我知道这几年委屈你了,但是我答应过宁婉……”

宁雪伸手捂住他的薄唇,摇头说:“我知道,我不在乎。”

不在乎?!

她想要那贱人的一切,抢走宁家,却始终没能抢走封言,她怎么可能不在乎?!

宁雪回到车上就表情狰狞的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这时候,电话响起。

“妈。”

“雪儿,成了吗?”

“只成了一半,那贱人虽然被抓了,但是不肯认罪。

刚才我又跟封言提起名分的事,还是说答应过宁婉。

这次必须除掉宁婉,实在不行就弄死两个小贱种,没有他们碍眼,封言没道理不娶我。”

宁雪咬牙切齿。

“弄死杨丽,一是为了灭口,二就是不想给宁婉和封言相处的机会。

他们两个虽然反目成仇,但曾经毕竟两小无猜,还有两个孩子。

妈,那两个贱种真的太碍眼了,我真该早点弄死他们!”

“那你可得计划周全了,封言不是没……”

不等沈瑶说完,宁雪就马上挂断,因为封言出来了。

她正打算下车,却见他直接上了路虎。

宁雪咬牙,他肯定是去救那个贱人了。

就如同宁雪所想,封言就是去了警局,将她保了出来。

宁婉看到封言,立刻就扑上去,一个巴掌甩上去。

“封言,我要把两个孩子夺回去!睿睿要是有三长两短,我就算死,也要拉上你跟宁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封总追妻火葬场》<<<<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