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令陈平全文免费阅读_凌天林婉芸龙王战令最新章节

小说:龙王战令

作者:凌天

主角:凌天,林婉芸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战神归来,发现女儿被虐,爱人被囚,一怒之下,世界震动,多方大佬纷纷赶来,跪地高呼:参见小主人!
天龙令陈平全文免费阅读_凌天林婉芸龙王战令最新章节

《龙王战令》在线试读


第一章

“你是我爸爸么?”
“你在天堂么?”
“妈妈说你死了?不让我联系你?”
“我是偷了妈妈的手机。

“你在天堂过的好么?有人欺负你么?人间一点都不好玩,好多人欺负妞妞,还说妞妞是没爹的野种。

“对了,妈妈又要结婚了,我以后真的没爸爸了,你接我到天堂去好不好?”

江北客运站!
一名身穿黑色风衣,戴着墨镜,身材修长挺拔的男人,正站在机场角落,看着手机上面,一连串的消息,怔怔出神。
他五指紧握,心中更有轩然浪潮,就在此时,手机响起,他按下接听键:“查清楚了?”
“殿主,已经查清楚了,六年前救下您的那个姑娘叫做林婉芸,是江北林家林老爷子三子林正然之长女,六年前失身之后,曾想过自杀,被人阻拦。

听到这话,男子手机紧握,脸色一沉,虽然已是六月天,可四周气温猛然下降,周遭之人都不由打了一个激灵,一股寒意,由心低笼罩全身。
他叫凌天,帝都,凌家人!
六年前,一场针对他的阴谋,在凌家展开,在亲信的保护下,他虽逃脱升天,却身中毒药,在江北公园力竭倒地,一个少女将他带回,悉心照顾。
危险也随之而来,药力发作,他将少女的第一次强行夺走, 来不及解释,更有恶人追来,重伤濒死的他, 昏死坠入了滔滔大河,若非如此,他也捡不回这条命。
他流落境外,被执行任务的龙殿士兵所救。
六年过,他从一默默无名的小兵,成为龙神殿主!
他曾一人单挑一万敌军精锐,尽斩!
他曾孤身一人,深入敌军内部,拧下敌军主将头颅。
他是名震境外的龙殿殿主!
他是让敌人闻名胆裂的杀神。
他,更是龙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以及龙国勋章拥有者!
如今,境外安,他为报当年恩情,再归江北。
“我要林婉芸的全部资料,一切!”
“殿主,林婉芸的资料,我已经发给你了,不过你要有个准备。

凌天挂断电话,打开邮箱,接受了一份文件。
林婉芸:女,26岁,江北林家人,江北才女,六年前刚上大三,外出回校路上,偶遇重伤男子,将其带入家中照顾,不料遭人迫害,惨惨失了清白,恶首消失无踪,林婉芸无颜存活,自杀被阻,看押在家,成为江北笑话。
一月后!
江北三流家族周家三少,重金聘下林家,林家为求生意,将林婉芸当做筹码送出,定亲当日,林婉芸当众呕吐,诊断结果,已有身孕,周家当众悔婚,林婉芸成为了整个江北最大的笑话。
后,林婉芸更是在重重阻碍下,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男娃为大!
咔擦!
凌天铁拳紧握:“林婉芸,我凌天欠你的,我凌天必用后半生来报答!”
他定下心思,迈着步伐,走上了角落一辆不曾上牌的黑色商务车。
开车的男子,身穿黑色背心,戴着鸭舌帽,在凌天上车的时候,他尊敬问道:“殿主,今日是林婉芸和柳家柳大海订婚的日子。

凌天挑眉:“这是怎么一回事?”
“殿主,林家在江北来说,也算一个二流家族,林婉芸之前在林家,更是有才女的称号,可是这么几年,却是意外不断,成为了整个江北笑话,林天龙也着急,现在他只想将林婉芸安排了,而且柳家柳大海,为人好色,家族又是一个二流家族,林家为了生意,自然愿意成就这桩婚事。

凌天放下手机:“在哪个酒店?”
“殿主,在君悦大酒店,也是柳家产物,而且……”男人话语一顿:“属下刚得到消息,当初殿主被追杀到江北后,就是柳家暗中帮助凌家,透露了殿主的消息,并且给殿主下药,又将殿主丢下了湍急大河中。

柳家?
凌天轻吐:“去君悦大酒店!”
君悦大酒店!
今晚好不热闹!
早早的就有无数豪车汇聚,宾客往来不绝,酒店化妆间中,林婉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嘲一笑:“我林婉芸不会就这样认输的。

她站起身子,就有两个小娃娃一下扑到了她怀中。
一男一女!
男孩不过五岁年纪,不过乌黑眼眸之间,闪烁着一抹和年纪不相符的成熟:“妈妈,你不想嫁,就不嫁,小云保护你。

扎着马尾的女孩,扑闪着水蒙蒙的大眼:“妈妈,爸爸真的死了么?”
“妹妹,我们没有爸爸!”男孩坚定说道。
小女孩嘟嘴,格外委屈,林婉芸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等下你们要乖乖的,妈妈有事情要处理,你们等下就跟着你们白阿姨去。

“我不!”林云拽着林婉芸的小手:“妈妈,我要跟你一起,那个老男人敢欺负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妈妈还有我。
”林念挥舞着粉拳,涨红了小脸,格外漂亮。
林婉芸看着面前一双儿女,感觉心在滴血。
“好了没有,女婿都已经等不及了。
”李桂芬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林念,林云下意识喊道:“外婆!”
李桂芬有些恶心的推开了林云和林念:“两个倒霉蛋,有多远滚多远,今晚是你妈妈结婚的日子,你们若是敢坏事,我回去不将你们的嘴巴撕烂。

林婉芸连忙挡在了两个孩子面前:“妈,你做什么?”
李桂芬连忙换了个脸:“婉芸啊,柳老板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啊,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年纪大好,知道疼人啊,你现在也不想想你自己,未婚先孕,还是一下生两,现在能有个人要你,就已经是了不得了。

“你做啥还要在这里挑三捡四的。

“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想着那个强奸犯呢?”
“当初好心救他一个逃犯,他居然那样对你?让你现在活的不人不鬼的。

李桂芬骂骂咧咧的:“不过没关系,现在柳老板愿意背锅,这是你最好的归宿了,你可是别不识抬举,你可知道,只要你和柳老板在一起了,你爸爸就能得到一千万的生意合同。

“到时候,你爸爸在家族里,也就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了。

李桂芬的话语,充满了利用,林云牙齿咬的嘎吱作响:“外婆,我妈妈不想嫁给那个胖子。

“闭嘴,你个野种,谁是你外婆,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外孙。
”李桂芬骂道:“若不是你妈妈,我一巴掌拍死你。

林婉芸挡在了李桂芬面前:“妈,你和一个孩子置气做什么?我嫁就是了。

“好好好!”李桂芬大喜:“你只要嫁给大海,妞妞这丫头的病,不也是能治疗了么?”
妞妞?
病!
林婉芸粉拳紧握,一滴泪水落下,这是她生存下来的唯一动力。
李桂芬懒得看她:“婉芸,事情到了现在,已经不由你反抗了,门外宾客都已经到了,你收拾一下就出来。

她砰的一声关掉了房门,走出了屋子。
屋子中。
林婉芸终于坚持不住,蹲下了身子,林云,林念两个孩子更是扑到了李桂芬怀中,林念哭着:“妈妈不哭,妞妞不疼,妞妞没病,妈妈不想嫁人,我们去找爸爸吧,妞妞刚才偷妈妈的手机,给爸爸发消息了,爸爸说他马上就到!”
“什么?”
林婉芸一下就愣了:“妞妞,你在说什么?”
林念小心翼翼的拿出了手机,递给了林婉芸,她看着手机上面的两个字,眼泪再也忍住了。
手机上。
唯有两字——
等我!


第二章

“难道……他真的还活着?”
林婉芸脑中轰鸣,眼角更有泪滴落下,心中暗道:“你居然活着?那这六年你又在哪里?”
林云有点紧张:“妈妈,这肯定是误会了。

“对啊。
”林婉芸擦干眼泪:“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毕竟这个号码……”
林婉芸摇摇头,六年来,她不止一次暗中打过这个号码,都不能接听,今日突然得到了回复,怕是换了号主吧?
她自嘲一笑:“小云,你是哥哥等下你看好你妹妹,妈妈没事的,而且你们白阿姨会来接你们。

林云有点紧张的握着林婉芸的小手:“妈妈,我不离开你。

“听话。
”林婉芸佯怒:“小云也不听话了么?”
“才不是呢?”林云委屈嘟嘴:“我怕那个大坏蛋欺负妈妈。

“傻孩子,你放心吧。
”林婉芸爱怜的摸摸林云脑门:“妈妈不会有事的,他要欺负我,我还不知道跑么?”
林云来不及说话,房门推开,一道妩媚的身影,走了进来,林婉芸看着来人,展颜一笑,似乎是放松了很多……
君悦大酒店中!
一中年男子,大腹便便,身穿西装,即将秃顶的脑门,反射着灯光,脸上闪现着得意色彩,不断和往来宾客打着招呼。
他,就是今晚的男主角,柳大海,那个林婉芸的未婚夫?
柳大海看着到齐的宾客,心中有点期待:“都这个时候了,婉芸咋还没来?”
“表妹夫,你这么着急干啥?”林强端着酒杯,坏笑的来到了他身边:“我那表妹虽然生了两个孽种,不过身材可是一点都没走形哦,想来今晚表妹夫将是整个江北最幸福的男人啊,而且按照我猜测,婉芸那嘴还没开过光呢?”
柳大海心中更急切了,和林强碰了下酒杯:“表哥说的极是,我能和婉芸好事成双,多亏了表哥的斡旋啊。

林强更是爽朗大笑了起来,他是林家长子林正峰的独子,也是将来林家的首选接班人!
不过林婉芸的商业能力太强大了,让他自小忌惮,现在不断出丑,他依然忌惮,只要将林婉芸赶出了林家,那一切又算什么?
整个林家,都是他的。
“你们看,林婉芸来了。

“这个女人,终于嫁人了啊。

“不过她也是真够可惜的,当年被人糟蹋了,一丢就是六年啊。

“现在柳老板能不计前嫌,还给她举办婚礼,这是她的荣幸啊。

“虽然柳老板已经是三婚了,不过多少妙龄少女愿意嫁给柳老板啊。
 ”
……
不少人对着走出的林婉芸指指点点,虽然林婉芸名声坏了,可她依然是全场最为惊艳的女人,一袭白裙,将那玲珑有段的身躯。
衬托到了极致!
傲雪欺霜的脸颊上,更是带着一抹与生俱来的淡雅气质,好似是仙女一般,让人惊艳,柳大海不由吞了两口唾沫:“真美啊。

他姿势都想好了。
宾客席上。
年过花甲的林天龙,看着林婉芸,浑浊眼眸之间,闪现一抹怒火,他可是对林婉芸寄托了不少的希望,只是没想到。
林婉芸为什么成了如今这个模样,不过能嫁给柳大海,林家就能慢慢蚕食掉柳家的力量,也能让林家强大一点,这算是林婉芸最后的价值了!
在林天龙前面,还有三个男人,最前面的那个,胸戴红花,正是林婉芸的父亲,林家三子——
林正山!
在林正山身后,更有两人,一人沉稳之间带着不屑,一人一脸不屑,满是幸灾乐祸。
林婉芸走出,目光落在了林正山身上,四目相对瞬间,林正山不由转身,这让林婉芸心中最后的期望,完全消失。
更有自嘲!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一心压榨自己剩余价值的父亲?
李桂芬更是来到林婉芸身边,压低了声音:“婉芸,你可是别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现在在整个江北,能找到林老板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
 ”
“你真的以为你还是之前的林家小姐?”
“你就算不为你自己想想,你也为你弟弟想想,你弟弟林成今年才刚十八岁,你爷爷可是说了,你只要安安稳稳的,以后林家一些生意,就让你弟弟来打理,到时候咱们三房,才能在林家站稳啊。

“现在为娘可是娘一切希望,都放在你弟弟身上了。

林婉芸心在滴血,一母所生,自己又算什么?
机器?
甚至机器都不算啊!
她不由握紧了一点手中的匕首:“云儿,妞妞,原谅妈妈的懦弱,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与此同时!
江北三环外!
一辆黑色无牌商务车,正在疯狂疾驰,在商务车后,还汇聚了不下十两黑色奥迪,成三角形将商务车拱卫了起来。
“殿主,看来兄弟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其他兄弟正在赶来的路上。
”司机尊敬说道,若是有边境某国首领看见这司机。
怕是能吓的跪在地上。
他不是别人,正是龙神殿十二天王中的夜枭天王!
龙神殿有一主四神十二王!
“让其他兄弟别来了,我刚归来,还是尽量低调。
”凌天闭眼,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夜枭点头,轻吐一字:“是!”
车队疾驰,速度如飞,和所有车辆拉开了距离,凌天依然觉得不够快:“还有多久能到?”
“殿主,按照目前速度,十分钟!”
“再快一点!”
“是!”夜枭不曾丝毫迟疑,再次刷新了车速,维持不到一分钟,车速慢了下来,凌天微闭的眼眸轻开:“怎么了?”
“殿主,前面有一群人正在飙车,此时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夜枭面露为难,凌天剑眉一挑,看了过去,前面一群车队。
都是改装过的,速度极快,不难看出,都是有头脸的富家子弟,甚至在几个超跑上面,有身穿劲爆的女人,对着后面竖起了中指!
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
中间那一辆银色迈凯伦上,更有一青年男子,看着后视镜里面的车队,一脸不屑:“真当自己是什么领导了?还搞个车队?本少今天就不给你让,看你怎么办,吩咐哥几个,将后面的车队,给我堵死了,最好别死他们。

随着他的命令下去,车速极快的表车队,一字排开,故意踩起了刹车,青年大笑:“一群傻子,到了江北,还这么嚣张?”
“也不知道打听打听,江北是什么人都能嚣张的嘛?”
“有本事来超车啊,有本事来撞老子啊。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甚至让车队所有人朝后,竖起了中指!
挑衅!
疯狂的挑衅!
夜枭紧握着方向盘,气的两眼发红:“殿主,他们……”
凌天再次闭眼,嘴唇轻开,吐出一冰冷字眼:“撞


第三章

“是。
 ”
这一刻,夜枭没有丝毫迟疑, 选择了直线 加速。
车队中!
那大少爷也是愣了下:“我就不相信,你们真是敢撞我不是?”
他身边 女人:“李少,你就放心吧,这不过是在忽悠我们,您可是李少,在江北敢撞您的人,还没出生呢?”
女人话语落下,更见李泰面色大变,眼中闪现一抹惊恐。
来了!
他来了。
身后车队,如同暴走犀牛一般,没有丝毫停顿,甚至在后面的车队,依然是没有丝毫变化,就这么直直的冲了过来。
李泰不敢大意,连忙朝着边上打了一点方向!
可惜,晚了!
砰!
一声剧烈响声响起,李泰的迈凯伦直接失控撞在了护栏上面,其他车子更是惨,有几辆没躲过,直接被撞了个底朝天。
李泰眼中满是凶光:“可恶,你们居然敢撞我?我一定让你们后悔。

李泰铁拳紧握,车上夜宵呸了一声:“便宜你了,没撞死你。

杀人!
对李泰来说,不过是极为简单的事情。
五分钟后!
君悦大酒店门口,车队停下,夜宵尊敬道:“殿主,我们到了。

“嗯。
”凌天点头。
低沉的话语之间,透露着一抹至极的森寒,深邃的 眼眸,注视着面前热闹非常的酒店,眼中闪现了一抹异彩:“六年了, 我,回来了!”
酒店中!
李桂芬拉着林婉芸的小手,来到了柳大海面前,一脸媚笑:“大海啊,妈可是将婉芸交给你了。

柳大海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看了一眼林婉芸和李桂芬,不断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对婉芸好的。

他的目光,就没离开两女丝毫,甚至有了双倍快乐的想法。
林婉芸看着柳大海递来的大手,心中恶心,本能后退了一下,小手却是被李桂芬拽着,怎么都动弹不得,李桂芬板着脸,压低了声音:“怎么?你不想给你那个小贱种治病了?”
咯噔!
林婉芸心儿又是一颤,想到了一双儿女,心中失神,柳大海更是伸手去拉前面的林婉芸,后者藏在白裙中的小手,猛然用力,握紧了手中发簪,满心的死意,甚至微微闭眼:“妞妞,对不起,妈妈以后不能再陪你们了。

死心起,压力少,她似乎得到了解脱一般?
六年羞辱,似乎也不过如此,若有天堂,定要找到那人,为何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
酒店中的宾客,看着停止反抗的林婉芸,更是一脸不屑,甚至是鄙夷:“林婉芸真是的,柳老板这么帅气多金的男人,都不爱?”
“你们懂啥?她这是故作矜持。

“等下怕是不知道怎么伺候柳老板啊。

“我看也是。

……
柳大海更为得意,故作绅士:“婉芸,咱们一起去给爷爷行礼吧。

林婉芸死心更盛。
“她是我的女人,你,碰不得!”
陡然,一道话语响起,让本就喧嚣的酒店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林婉芸更是身子一颤:“这是……”
她不由想到了那回复的消息!
难道是他?
可能么?
他不是死了么?
众人更是无不回头看去,酒店入口走来两人,一平头短发,身穿黑衣的男人,跟在一青年人身后,他一身随意装扮。
却是身材挺拔,似是透露着无边自信一般,尤其是那深邃的眸子,犹如星辰浩瀚一般,令人看不清楚在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给人一种极为老练的感觉。
林婉芸看着来人,却是彻底愣住了,眼角更有两行清泪落下。
是他!
真的是他!
虽然六年不见,不过当初烙印在自己灵魂深处的那人,就算是化作灰烬,林婉芸都能记得,怎么能忘记?
没错!
是他!
凌天亦是看着林婉芸,心中一疼,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触碰:“对不起,我来晚了。

语落。
迈步,恍若现场无人。
其他人都懵逼了:“这人是谁啊?”
“真是大胆啊。

“他难道不知道,今晚是柳大海和林婉芸订婚的日子?”
“我看他明明就是知道。

“那他是来干啥?难道是抢亲?”
“我看这八成是林婉芸相好的。

“也对啊,林婉芸这么多年,摆出一副谁也不嫁的臭样子。

“感情是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小白脸啊。

“这小白脸是想上位?”
……
柳大海毕竟是新郎官,顿感颜面扫地:“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凌天都没搭理他,此刻在他眼中唯有——
林婉芸!
很难想,这六年中,林婉芸承受了多大的困扰,忍受了多少屈辱?
柳大海见自己被无视,面色铁青:“你是耳聋么?”
啪!
柳大海话语才落下,夜枭很不客气的一巴掌打在了柳大海脸上,直接将他打的七荤八素的,嘴角都溢血了,这还是控制的情况下。
若是不控制,头都给他打碎!
嘶!
现场之人,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天啊,他打了柳老板。

“完蛋了,今晚的订婚宴,怕是要成丧宴了。

“可不是么 。

“真是不知道,这两个毛头小子,是哪里出来的?”
……
林婉芸亦是微微张大了红唇:“你……”
凌天径直来到了林婉芸面前,伸手划过了林婉芸的面颊,轻声道:“我回来了,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你再遭受一点委屈。

林婉芸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可,在听到凌天话语的时候,内心又是那么安宁。
似乎一切的委屈,都被抛在了脑后。
林婉芸的模样,更是激怒了李桂芬,她骂骂咧咧的:“婉芸,你这个死丫头,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了家里这么多年,对你的培养?”
“你怎么能背着家里,在外面包养小白脸?”
“你怎么对得起你爷爷对你的期望?”
她抬出了林天龙的名头,宾客席上,林天龙一言不发的看着前面这一幕,唯独浑浊眼中,闪现着点点寒光,林婉芸也有些着急了:“妈,你误会了,他……其实就是六年前那个人!”
林婉芸话语一出。
现场登时掀开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凌天:“我的天啊,他就是六年前那个禽兽?”
“他怎么有脸回来?”
“他不是掉在河中死了么?”
“想来是爽完了怕被追究责任,这才跑了。

“那咋今天回来了?”
“这还不简单,看他这个穷酸样,就知道他在外面混得不好,怕是专门来敲诈的吧?”
……
李桂芬亦是瞪大了瞪大了眼珠,一脸的不敢相信,随即更是恼怒了起来:“婉芸,那你还不过来,这个恶人还敢回来,一定给他点教训。

林婉芸刚想说点什么。
砰!
宾客席上, 一言不发的林天龙,终于忍不住了,大手一下拍在了面前桌子上,仅仅一掌,桌面开裂,倒是不弱,林天龙生气,现场登时安静了下来,众人敬畏的看着林天龙,只见林天龙轻轻抬手,指着凌天,吐出一语:“杀了他!”


第四章

嘶!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凌天的眼神更是可怜:“这个家伙真是自找的。

“可不是么?就算他这么多年混的不好,想回来讹钱,也不用在这个时候啊。

“我看他就是脑子有毛病啊。

“我说你们是不明白了吧,他讹钱能弄多少啊,现在若是入赘了林家,那才是人生巅峰啊的。

“我看也是这样。

“这个家伙,莫非今天真是来抢亲?”
“你们可算了吧,林家主都已经下令了,他能咋样?等下就会成为一具尸体了。

“也是啊,林家主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啊,我看完蛋了。

“我想也是这样。

“谁人能说这个时候,不是这样想的啊?”
……
众人议论纷纷,显然是觉得凌天死定了,在酒店也是一下走出了七八个大汉,将凌天给围了起来。
杀意,瞬间蔓延!
凌天神色不曾有丝毫变化,夜枭更是眼露一丝渴望,这是对鲜血的渴望,他,已经很久没杀人,很久没体验撕碎的快感了!
他,正在等凌天的点头,就能在瞬间,让面前七八个大汉,完全化作血水!
“你们做什么?”
林婉芸却是一下挡在了凌天面前,着急的看着林天龙:“爷爷,你若是今日伤了他丝毫,我定不会让你们得到我。

坚定!
果决!
凌天心中一颤,最为柔软所在,再次遭受了碰撞。
她,依然如此良善,正如六年前的初见。
“放肆!”
林正山看不下去了:“你是不是还嫌不够丢人?你爷爷能让你和大海好事成双,这已经是对你最好的结局了。

“难道你觉得在你身后的这个混蛋?能比得上大海的千分之一?”
林婉芸摇头,自嘲一笑:“你们将我嫁给柳大海,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们眼中的利益?这么多年,你们可有在意过我?”
“你……”林正山气的牙痒痒,柳大海面子挂不住了:“婉芸,今日是我们成亲的大喜日子,有什么也要等我们回去在说。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林婉芸一脸认真。
柳大海气坏了,话语低沉:“婉芸,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好,很好。
”柳大海转身阴沉着脸,看着林天龙:“林老爷,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为了今日,我可是准备了很久,现在林婉芸说不嫁,就不嫁了?”
林天龙浑浊眼中迸射出精光,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是要点脸面的,若是说使用强硬手段,那么这里的一切,会成为明日头条?
整个林家将颜面无存,他丢不起这个老脸:“大海,虽然出了这样的意外,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柳大海阴沉着脸:“补偿?怎么补偿?”
林天龙强忍着怒火,林婉芸虽然这几年过的不好,性格依然刚烈,若是强来,今日怕是要血洒现场,心中更是有火:“婉芸,你既然执意护着你身后废物,那我成全你,让他入赘林家,并且一年之间,为林家创造一千万的市场净额,否则一年之后,别怪我翻脸无情。

他转身离开。
现场众人面面相觑,没人想到,事情会成为这样?
林正峰也是拍打了下林正山的肩头:“三弟啊,我这侄女真是越发的可爱了。

咔擦!
林正山忍着心中怒气冲冲的转身,他丢不起这人,李桂芬此时更是来到了林婉芸面前:“你这丫头,你咋就不听劝?”
“大海这么优秀,你都不愿意?”
“你为什么非要护着你身后的废物?”
“你忘记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你是不是忘记了,这个废物给你带来了多大伤害?”
“还是说你已经忘记了,你弟弟的未来,可都在你身上了?”
她更是瞪着凌天:“真是没想到,你这个窝囊废还活着?”
“当初你既然已经死了,那你就不应该在出现,你为什么要出现?”
“你为什么不去死?”
李桂芬的话,让夜枭眼中爆发出一抹骇人寒光,好在凌天对他打了个手势,这才避免了一场杀戮,毕竟,他不想让林婉芸不好做。
这么几年,他亏欠林婉芸的太多了!
不能让林婉芸再次伤心。
林婉芸眼泛泪光,更有坚定:“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决定?
李桂芬笑的不行:“决定?你有什么决定?这是你自己的决定?你就等着为你今天的决定付出代价吧,就你身后的那个家伙,怎么能跟大海相比?”
林婉芸更坚定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我自己的决定,无论如何,”
“你……”李桂芬都要气死了:“你就不为你弟弟想想?你弟弟现在正要接管家族生意了,你咋就这么狠心?”
弟弟?
又是弟弟?
林婉芸更是苦笑,难道自己就不是她们的女儿了?
双标的太过分了吧。
李桂芬可没注意到夜枭眼中的杀意,都恨不得在这个时候,将她完全撕碎了,还骂骂咧咧的看着凌天:“你个废物, 之前婉芸受苦的时候,你在哪里?”
“现在看见婉芸好过了,你就回来捣乱?”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拿你没办法了?”
“我看你就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你才想回来破坏婉芸的生活?”
“我真是想不明白,世界上怎么有你这样恶心的人?”
“婉芸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咋就遇到你这样的人了?”
李桂芬骂骂咧咧的,恨不得将凌天咬死,更是怒气冲冲的来到了凌天面前,抬起了胳膊,扬起了巴掌,凌天眯眼。
李桂芬下意识打了个激灵:“咋这么冷?”
一个空挡的功夫,林婉芸再次将凌天维护在了身后,扬起了小脸:“你要打就打我吧。

“你个逆女!”李桂芬说着就要下手,还没出门的林正山看不下去了,低吼一声:“还没闹够么?爸都说了,这是婉芸自己的选择。

李桂芬这才愤愤不平的收了手,瞪了一眼凌天,似乎是在警告凌天什么,这才转身离开,林婉芸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很清楚,自己若不这样做,今晚的凌天,怕是必死无疑。
对凌天,她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
恨意,是必然的!
若是没有凌天,自己也不会变成这样!
可她一想到一双儿女,那渴望父爱的眼神……
林婉芸迟疑了,走神之间,更有一伟岸身躯挡在了自己面前,林婉芸看着面前凌天,倒是愣了下:“是他?”
柳大海今晚脸面全无,心中火大,目光阴沉的看着凌天:“好你个杂碎,你敢坏我好事,今晚,我必定让你血溅当场,生不如死!”
柳大海话语落下,一群魁梧大汉,纷纷冲了出来,将这里的宾客吓的四散逃逸。
林婉芸眼中担忧非常,不等她说话,凌天转身,双眸中的寒光一下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温柔:“对不起,这六年来让你受苦了,不过我既然回来了,就要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为高贵的女人。

低沉话语!
稍有磁性!
好似能贯穿人心?
林婉芸身子一颤,更见凌天对夜宵打了个眼神:“带你嫂子出去,我要亲手处理一点事情!”
他不想让林婉芸看见那血腥的一幕!
“是!”夜枭尊敬道:“大嫂,请您跟我来。

林婉芸心有担忧,悄悄的拿出了手机,出门求救,也是一个办法。
柳大海见林婉芸离开,眼中不屑更多:“你个杂碎,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装十三?今天我就将你的皮,一点点的刮下来。

刮皮?
凌天负手而立:“柳大海,看来你是真的忘记了,你一个不入流的家族,是怎么在六年之内,走到如今位置的?”
恩?
柳大海心中一颤,他岂能不知?
六年前有人找到他,让他调查凌天,若是发现凌天,就想办法将凌天做了,就能得到大力的扶持!
事实也是如此!
他得到了无数的财宝!
得到了无数的资源!
才让柳家的生意,不断做大,这六年中,他也有想,凌天到底有什么身份,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将他弄死,自己就得到了这么多的好处?
他不是白痴,更不是傻子,想到其中道理,神色更惊:“你,到底是什么人?”
“哼!”
凌天负手而立,一抹拔然气息,平地而起,好似一座大山一般屹立当场,口吐轻语:“吾名凌天!”


第五章

凌天?
柳大海先是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珠:“难道你是那个家族的人?”
凌天?
帝都,凌家!
对!
一定是那样,不然自己怎么能在六年中,就从一个小商贩,做到如此地步?
其中定有高人相助!
他很快就定下心思,眼中露出一抹阴沉:“你是凌家人又怎么样?六年之前就有人那样对你,想来你也不过是凌家弃子而已。

“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咋咋呼呼的。

“我可告诉你,你别想在我面前翻腾出什么浪花来。

柳大海近乎是疯狂的喊道:“六年前,我能将你弄死,现在我依然能将你弄死,只要将你彻底弄死了,没准上面能给我更多的好处。

“到时候我就算是取缔了整个林家,都不是没机会。

柳大海一脸疯狂!
眼中满是阴沉!
没错!
就是这样。
凌天负手:“死到临头,尚,不知悔改,你可真是让人无奈。

死?
柳大海骂骂咧咧的:“死什么死?今天死的是你,可不会是我,我一声令下,大家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将你淹没了。

“你还觉得,你有什么能耐不是?”
“真是可叹啊。

柳大海一脸的不屑:“都给我上,只要弄死他,我就给他十万!”
十万?
现场多人,眼中冒出一抹异彩,他们并非良人,杀人放火这样的事情,也是没少干,在这个时候,能击杀凌天,得到十万的奖励,这可是真的不错。
凌天却是自嘲一笑,原来自己的人头,这么不值钱了?
也不知道境外其他势力知道了,会不会取笑?
当初地下世界悬赏一个亿,都没人能摘下这夺红花,遑论是现在?
可叹啊!
心思落,更有两人控制不住,挥舞着拳头,朝着凌天冲了过来,拳头挥舞,带起一阵劲风。
战者!
不过是小战者而已!
“小子,你是我的。

“我一定要弄死你。

“弄死你这个废物,我就能得到十万元了。

……
两人叫嚣着冲了过来,凌天眯眼,轻哼一声:“跪下!”
一声跪下,如闷雷炸响一般。
轰隆隆!
雷霆一般的轰鸣声,在两人耳中瞬间炸开,几乎是在瞬间,两人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噗通!
强大的压力,让两人膝盖不听指挥,不断颤抖了起来。
可怕!
真是可怕!
很难想,仅仅是威压,就有这样的气势,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柳大海更是凝眉:“看来我真是小看了你,大家一起上。

“只要能将他弄死,老子给他五十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一声五十万!
现场瞬间沸腾了起来!
几乎是在眨眼的时候,在柳大海身边的打手,纷纷冲了出去,恨不得将凌天大卸八块一般?
柳大海更是得意:“也不知道你小子身上有什么秘密?不过你双拳难抵四手。

“你真的觉得,你能有什么本事?”
“不怕告诉你,就你这样的人,老子可是见多了,将你弄死了,老子带着你的头,去找上面,没准上面一开心,老子的地位就更稳定了。

他不知道凌天和凌家之间的关系,不过凌天能遭受追杀,想来是不简单。
其中指不定有什么猫腻。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上面绝对是不希望凌天活着。
既然如此!
那就将凌天彻底击杀吧。
死!
只要凌天一死,那么一切,就都好说了,可很快,他就惊呆了。
砰!
只见前面,凌天随意抬手,淡然的挥出一拳,登时一阵沉闷声瞬间出现,直接将面前的一人完全轰飞。
“啊!”
那人登时发出了惨嚎声,身子就像是断线风筝一般,狠狠落在了地上,在他嘴巴里面,也是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染红了自己的衣衫。
瞬间昏死了过去!
嘶!
对凌天的强势,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忌惮,这样的神色,真是让人感觉到惶恐。
一拳就废了一个战者!
这修为,莫非是战师不成?
柳大海亦是感觉到了一点危险:“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冲上去。

“都不想要钱了是不是?”
金钱!
一想到奖赏!
众人又疯狂了起来,纷纷冲了出去:“大家一起上,将前面这家伙弄死再说。

“对,只要将他弄死了,一切都好说。

“没错,此言有理,咱们什么都不做,也要先弄死他。

“大家一起上。

……
凌天摇头:“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话语落。
杀神现!
他,一步就冲了出去。
砰砰砰!
瞬间。
前面的局面,急转直下,凌天一拳轰出,就有一人骨碎!
咔擦声不断响起,伴随着现场的哀嚎声,构造出了一曲,最为美妙的乐章!
真是可怕啊。
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的时间,面前除开凌天之外,再无人站立。
咕噜!
柳大海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这么多年做生意,得罪了一些人,平时可是没少注意自身安全的事情,特别是在保镖身上,格外舍得下功夫。
愣是找了不少厉害角色,没想到在凌天面前,就像是垃圾一样?
不堪一击?
他抬头,对上凌天的眼神,膝盖下意识一软,身子往后一靠,看向凌天的眼神,更是震撼:“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想做什么?”
柳大海见凌天朝着自己走来,心中更是惶恐了起来。
特别是这个时候,凌天的拳头上面,可是带着鲜血啊,有一点点罗刹的感觉?
不简单!
凌天不曾将柳大海放在眼中,戏虐一笑:“柳大海,我说过,今晚,我会让你为你当年的选择,付出代价。

“柳家,今晚必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王战令》<<<<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