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楚川沈昭昭沈梨雨》抖音小说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第650章章节目录

小说:贵女重生:权臣的心尖宠又撒娇了

作者:小六乖乖

主角:沈昭昭,沈楚川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上一世,沈昭昭憎恶了沈楚川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叔叔一辈子,临死那一刻却只有他策马赶来为她收尸。  重活一次,沈昭昭下定决心痛改前非,虐死渣渣,保住家族。她把沈楚川当成亲人一般来爱护,好好抱住这位未来权臣大人的大腿。  他却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掐着她的下巴,语气森然:“我是从地狱里爬起来的恶鬼,你胆肥招惹上我,往后可别想逃。”  沈昭昭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想象着恶鬼缠身的画面就觉得没法儿活了。  可这位权臣大人怎么越来越不对劲。  “昭昭,我知道你喜欢岭南的荔枝,我让人连夜送来了,你尝尝?”  “昭昭,别走。”他手段狠辣,城府深沉,人人闻风丧胆,唯独面对那小娇女,牵手都不敢太用力。
《沈楚川沈昭昭沈梨雨》抖音小说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第650章章节目录

《贵女重生:权臣的心尖宠又撒娇了》在线试读

第三章

沈昭昭却没有回沈永辛的话,只是坐到了祖母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开口:“祖母,我有件事,要跟您说。”

沈梨雨眸光一亮,总算是要说了!

“何事?”

沈昭昭转头看了一眼沈梨雨,沈梨雨立马冲着她使眼色,让她快说。

她们两个的小动作,自然也是落在了老太太的眼里的。

沈昭昭这才道:“祖母,我不想要赵家的那门亲。”

满屋子人都惊了一惊,这丫头又要整什么幺蛾子?这亲事都快定下了,现在悔亲,赵家不得撕了他们家?

老太太沉着脸道:“为什么?”沈昭昭低着头道:“我想要和常家表哥家结亲,虽然他家是穷了些,但是表哥为人上进,已经中了举了,明年的春闱,肯定可以中进士的。”

王氏立马道:“那常家是个什么小门小户?且不说还没中进士,就算中了进士也只能分个小官来做,怎么配得上你?”

王氏虽说不是她亲娘,可却实实在在的事事都在为她考虑。

只可惜前世她瞎了眼,以为王氏就是故意不让她痛快,想要阻拦她的幸福,一意孤行的忤逆不说,还说了许多让王氏下不来台的话。

“哪个常家表哥?”祖母狐疑的问。

王氏无奈的道:“就是个七弯八绕的亲戚,都出了五服了,今年穷的来我们府上打秋风了,我给了些粮米银钱就让走了,谁曾想让大姑娘······”

沈昭昭立马反驳道:“才不是!四妹妹说了,遇春哥哥才高八斗,中了进士,进了朝堂,凭他的本事,一定可以加官进爵,给我幸福的!”

毕竟话本子里都是这样写的,穷酸书生中个进士,便连公主都要巴巴的嫁给他。

可现实是,常遇春却连个进士都没有中,靠着沈家的关系,在衙门找了个差事做,靠着沈家的提携,苦熬了十年终于才得进士,混了个微末小官,便抖起来了。

沈梨雨登时石化在原地,她怎么能把她给抖出来了?!

“大姐姐,这,这事与我有什么关系?”沈梨雨疯狂给她使眼色。

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能提她的!

沈昭昭立马说错了话似的,捂住了嘴巴:“不,不是,是我觉得,我觉得遇春哥哥才高八斗,我觉得他一定给我幸福的,而且,遇春哥哥还带我去桃林玩,还送了我一支桃花簪,遇春哥哥对我可好可好了!”

沈梨雨急的要死,这蠢货,让她提退亲,说这些做什么?!

这一番解释,却让老太太的脸色更加阴沉,厉喝一声:“谁带着大姑娘去私见了常家哥儿的?!”

她一个高门贵女,怎能私会外男?

沈昭昭的贴身大丫鬟珍珠吓的一个激灵,直接跪在了地上:“老太太饶命。”

“说!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珍珠吓的看了一眼沈昭昭,如果姑娘不让说,她就算是被打死,她也不说!

沈昭昭却给了她一眼许可的眼神,珍珠立马一股脑的说了:“是孙姨娘,就是一个月前,孙姨娘说要去玉清观烧香,便带着我们姑娘一起去了,结果就碰上了常家公子,孙姨娘说自己乏了去寺庙后院儿歇着了,让常家公子带着大姑娘去了附近的桃林玩。”

只听“嘭”的一声,茶盏被摔在了地上。

沈老太太一拍桌子:“让孙姨娘过来!”

老太太身边的嬷嬷立即去请了,府中的妾室姨娘们是没有资格来给老太太每日请安的。

沈梨雨吓的连忙道:“不是的祖母,不是我娘,是,是······”

老太太一记冷眼扫过来:“你闭嘴!”

她老人家历练了一辈子的,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方才沈梨雨和沈昭昭的小动作她看的一清二楚,沈昭昭今日在她面前闹这一出,分明就是这丫头挑唆的!

孙姨娘很快被请过来了,她原本还在院子里等着沈昭昭悔亲的好消息呢,没想到就等来了这凶神恶煞的老嬷嬷,让她这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妾身给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冷声道:“苏嬷嬷,掌嘴!”

孙姨娘吓的一个踉跄,她想过事情是不是出了岔子,万万没想到一来就是这样的暴风雨。

“老太太,妾身不知犯了什么事,”孙姨娘一边说着,还警惕的看了一眼王氏,怀疑是她故意整她的。

老太太冷眼瞧着她:“是你带着昭昭去私见常家外男的?”

孙姨娘这心里咯噔一下,坏了。

“没,没有啊!那日,那日本是出去上香的,结果就偶遇了我那外甥,也只是打了个招呼,并无逾越,更没有私见外男一说的啊!”孙姨娘惯会混淆视听的。

沈昭昭立马道:“是啊祖母,您别怪罪孙姨娘,她那日到了寺庙就染了风寒,一直在寺庙后院歇息了半日,是我自己私自跟着遇春哥哥出去玩的!”

老太太冷声问身边的王氏:“唐心阁一月前可请过郎中?”

王氏摇摇头:“没有,连汤药都没要过。”

孙姨娘连忙道:“不是,不是,我那日就是有些受凉了,在寺庙休养了半日便好了,也不曾惊动府里,怕老爷担心。”

老太太冷笑着道:“玉清观的和尚还会治病不成?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这样低调的作风。”

这孙姨娘平日里便是伤了块儿指甲都得哭着嚷着让老爷心疼的。

孙姨娘吓傻了,万万没想到事情演变成这副样子。

“苏嬷嬷,还愣着做什么?打!”

老太太话音一落,两个粗使婆子便直接将孙姨娘给按着跪在了地上,苏嬷嬷扬起巴掌就开始左右开弓,一声声的巴掌声响起来,惊心动魄。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老太太饶命啊!老太太饶命,老爷救我!救我!”

孙姨娘的哭嚎声响彻了整个寿安堂,沈梨雨想要去阻拦,却压根拦不住,两个人哭成一片。

沈昭昭冷眼看着这两人,沈梨雨,孙氏,上辈子欠我的,这辈子,可得加倍奉还。

等到扇了二十个巴掌的时候,沈大老爷终于冲了进来:“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孙姨娘一看到沈群山,立马使出了浑身的劲儿,挣脱了那两个粗使婆子,跪着爬到了沈群山的跟前,抱住了他的腿,哭嚎着道:“老爷救命!老爷救我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女重生:权臣的心尖宠又撒娇了》<<<<


第四章

沈群山心疼的抱住了她:“这,这是怎么了?”

沈昭昭并不意外沈群山的到来,以孙姨娘的缜密,想必从老太太派人去找她的时候,她就猜到了她今日有一劫,自然提前派人去前院找老爷通风报信的。

孙姨娘哭的梨花带雨的:“老爷,老太太斥责我带着大姑娘私下见了外男,可那日我真的只是带着昭昭和梨雨去了玉清观拜佛,偶遇了我那外甥的,我身子不爽,就在寺庙后院歇了半日,哪里知道昭昭就和常遇春私自去桃林玩耍了,我是想着梨雨都在大殿里虔诚念经,想必昭昭也是和她一起的,谁知·······”

这话四两拨三斤的,责任全推到了沈昭昭头上了。

沈群山听着自然也是火大的很,斥责沈昭昭:“你做出这等丑事,竟然还让你姨娘为你受罚?!”

王氏立马护着沈昭昭:“不管怎么说,昭昭都是她带出去的,怎么能丢下未出阁的姑娘不管自己去歇着?”

“那为什么梨雨就可以自己乖乖的呆在大殿念经?她却跟着别的男人跑去玩?!你看看她有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沈群山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她从小就这样离经叛道,无法无天,沈群山对这个女儿也是万般无奈。

王氏被说的一梗,她能说什么?这分明就是孙姨娘和沈梨雨一起做的圈套!她说出来他能信她吗?

孙姨娘哭的可怜兮兮的:“老爷,是我的不是,我带梨雨带惯了的,她从小谨小慎微,从不敢惹事,我便大意了,没曾想,今日出了这样的事,还请老爷责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看沈梨雨多乖巧,就知道沈昭昭多混账。

沈群山气的指着沈昭昭大骂:“你还有脸在那坐着?还不跪下!”

沈昭昭静静的看着孙姨娘在她面前唱戏。

从前,沈群山的喝斥怒骂就是她心口最痛的一根刺,她永远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就是不愿意相信她,为什么父亲就是不愿意把对沈梨雨的疼爱分哪怕一半给她,她总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娘,所以她才和孙姨娘走得近,她想着,如果她和沈梨雨一样,是不是父亲就喜欢她了。

可直到沈家落魄,父亲一夜白头,却还蹒跚着步子走到常家悄悄给她塞了自己最后的一笔私房银子,生怕她因为娘家的败落而受委屈的时候,她才明白,父亲比任何人都要爱她。

他只是,还不懂得该怎样去爱她。

孙姨娘满脸期待的看着沈昭昭,就等着她爆发一阵,这事儿就会像从前一样,以沈昭昭忤逆不孝跪祠堂结束。

沈昭昭抬起头,看向祖母的眼睛,却浸满了泪水:“祖母,是不是昭昭做错了?”

老太太的心瞬间软了,对于这个孙女,她向来都是又气又疼的,她从小没了亲娘,亲爹也对她过于严苛,所以当初沈群山续弦的时候,她就特意选了王氏这样一个慈爱大度的女子,就想着她能多疼疼她。

可偏偏沈昭昭自己不争气!

老太太拉着沈昭昭坐到软榻上,把她护在了怀里:“昭昭没错,你只是年纪小,容易被人蛊惑,如今经历些事也好,以后就要知道多长个心眼子了。”

沈梨雨看的又气又恨,凭什么那老太婆就知道惯着沈昭昭?

沈昭昭瓮声瓮气的“嗯”了一声,窝在了祖母的怀里,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前世她与祖母不曾这样亲近,因为她惧怕祖母的威严,总觉得她严厉又吓人,尤其她执意要嫁给常遇春的之后,祖母更是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

可常遇春后面屡次受到提拔,都是祖母暗中帮忙,不是为了常遇春,而是为了她的孙女过的体面。

沈群山瞧着老太太这样护着沈昭昭,也是气的很:“娘你不能这样惯着她,这丫头就······”

老太太冷声道:“这事儿就到此为止。”

老太太是家里的一言堂,她决定的事情,便是沈群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娘······”

老太太给了他一个眼神,沈群山立马打住,别说家里的小辈们怕老太太,就是沈群山,他也怕。

“昭昭和赵家的婚事快定下了,你这个当爹的还是多给你大姑娘筹划吧。”

孙姨娘和沈梨雨听着这话,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所以这闹半天,婚事不变?!

她两立即看向沈昭昭,似乎还想这丫头能不能好好闹一闹。

谁知沈昭昭窝在老太太的怀里,一副乖巧的嘴脸:“全听祖母的安排。”

沈梨雨牙都要磨烂了,这没用的蠢货!

孙姨娘更是气的心肝儿肺疼,她这是白挨了一顿打还啥也没落着!

但是现在她还得在沈群山面前扮娇弱,也不敢发作了。

眼看着沈群山领着孙姨娘和沈梨雨出去了,沈昭昭倒是也不在意,她本来也没想借今日之事便能直接扳倒孙氏的,不过是给她一个开胃菜,后面,还有的熬呢。

这场戏落幕,其他人也都散了,就剩下沈昭昭还在祖母怀里腻歪,前世祖母熬到油尽灯枯也没能等到她回家尽孝,这一世,她只想抱着祖母不撒手。

“昭昭,你别怪你爹,他就是被迷了心眼子。”祖母拍了拍她的头。

沈昭昭窝在祖母的怀里:“嗯,我不怪他。”

其实老太太这样的火眼金睛,今日也并不是完全看不出沈昭昭的小把戏的,但是女孩子家有些自己的算计也是好的,至少,她懂得维护自己的利益了,这样,她这个祖母也算是放心多了。

对于这个从小没娘护着的孩子,她本来也是格外偏疼些的。

一个婆子进来通传:“老太太,翠竹轩的来请安了。”

老太太面上的笑容淡了几分:“让他进来吧。”

沈昭昭眼睛一亮,沈楚川?

呵呵,现在的沈楚川还是个无权无势的小可怜呢,且不说之后这小可怜摇身一变成了京都炙手可热的权臣大人,他好歹也是她快死的时候唯一一个给她送行的人,这一世她自然得好生爱(巴)戴(结)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女重生:权臣的心尖宠又撒娇了》<<<<


第五章

“给义母请安。”

不得不说,沈楚川生的是真的好看,尤其是那一双凤眼,似乎比女人还要媚,眼角下的那一颗泪痣,更是给他凭了不少风采,可沈昭昭却知道,这位如今的扮相,都是假的,他在朝堂翻云覆雨的时候,那么一双好看的眸子,都能狠辣的让人不敢直视。

“小叔来啦~”沈昭昭立马笑的眉眼弯弯,仿佛一个小精灵。

隐约之间,似乎还能看到这位小精灵眉眼之中的些许——谄媚。

沈楚川微微蹙眉,似乎有些不习惯这女人突然之间的转变。

“你近日读书可还好?”老太太闲散的问了几句。

“一切都好,先生说下月考察文章,孩儿正在认真习作。”

老太太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那你便去吧,若是有什么,随时来报我。”

“是。”

沈楚川的请安向来这样简单,他甚至能准确的避开沈家的每一次矛盾,每一次战争,简短的几个字便完成任务。

沈楚川转身要离开,沈昭昭却连忙也跟着要跑:“祖母那我也先走了!我正好有些读书的问题要跟小叔请教!”

“去吧,去吧。
”老太太笑了。

看着这两个小的出去了,苏嬷嬷才有些忧心的问:“这大姑娘怎么突然和他走得近了?”

老太太淡声道:“总好过跟唐心阁的那几个走的近。”

“小叔,最近寒窗苦读是不是特别辛苦呀?我才得了一方上好的砚台,我自己用着倒是大材小用了,我送给你吧?待会我就让珍珠回去拿!”

“小叔,我听说你每日读书到很晚,晚上看书很伤眼睛的呀,我那有上好的金盏茶,清神明目的,我待会让珍珠一并给你拿来!”

“小叔,你等等我,你走这么快我很难跟上你,哎呦!”

前面的少年突然停下了脚步,沈昭昭一个踉跄就撞到了他的后背上,鼻子都撞的生疼。

分明也就比她大了五岁的男人,怎么个头就能比她高出这么大一截儿!

沈楚川转过身来,眸光带着几分阴冷:“我没功夫搭理你。”

是了,这男人分明从小就是个狼崽子,只不过掩藏的好。沈昭昭没好气的嘟囔着:“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你干嘛这么凶。”

这娇嗔的语气,像是在撒娇。

沈楚川抬手就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将她压在了假山上,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冷傲的杀气,声音没有半分温度:“我再说一遍,我没功夫搭理你。”

如今他大事未成,关键时刻,并不会因为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而出丝毫乱子。

沈昭昭被掐的喘不上气,疯狂的用手扒拉他的铁钳,珍珠在一边急的直掉眼泪,却也救不下来:“来人啊!来人啊!四爷你住手,你快把大姑娘掐死了!”

周围有了急促的脚步声,沈楚川适时的松开了手,他知道,这丫头又要去告状,让他遭受一顿毒打,他已经习惯了她的伎俩,可这并不代表下次她惹他的时候,他会手软。

沈昭昭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一边猛烈的咳嗽。

沈楚川却已经转身离去了。

一群下人们冲了过来,珍珠立马要去告状,却被沈昭昭拦下来:“算了,算了。”

“姑娘,你都这样了!”

沈昭昭痛苦的摆了摆手,看来这位未来权臣大人的大腿不好抱啊。

但是她还是得去找他,因为她明白,只有这个男人,可以救沈家。

“去,把我的金盏茶和那一方新得的砚台拿来,送去小叔的院子里。”

“姑娘,你这是失心疯了吧?”珍珠万般不解。

沈昭昭摸着被掐的青紫一片的脖子,哼哼着道:“我就不信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姑娘你哪儿来的自信,我看四爷分明就是要杀你。”

沈昭昭想起那日,他在乱葬岗抱着她的尸身,那么不舍,又那么懊悔。

她便觉得,他不会杀她的,他还是很珍惜他们之间的叔侄情分的吧。

沈昭昭轻瞪了她一眼:“瞎说什么?小叔跟我闹着玩儿呢,快去把东西取来,顺便让我院子里的小厨房把午饭也一起送到翠竹轩去。”

“啊?!”珍珠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自家姑娘最看不起这个寄人篱下的小叔了,今儿这是怎么了?

不过珍珠从小就养成了一个优良传统,自家姑娘要求的事儿,那不管再无理取闹,都是圣旨,立刻执行!

到了午饭时间,沈昭昭便带着饭来了。

“小叔叔?”沈昭昭小心翼翼的从门后头探出个小脑袋来,生怕沈楚川又掐她脖子。

沈楚川等了一上午,还没等到家法,就等到了这个小脑袋。

沈楚川看着手上的书,抬眸撇了她一眼,依然是没有搭理她的,沈昭昭堆着一脸笑凑上来:“小叔叔,你学习呢?真刻苦,明年春闱,你肯定能高中状元!”

沈楚川没看她,这个马屁似乎没有拍响。

但是沈昭昭这可不是拍马屁,明年的春闱,沈楚川当真是中了三甲的,他做的那一篇文章,传言可以流芳百世,殿试面圣的时候,皇上因为他容貌出众,硬生生把状元改成了探花郎,即便如此,也丝毫没有耽误他的圣眷,反而得皇上格外青睐。

“你干嘛总不理我?从前我的确是欺负了你的,但是你也掐回来了呀,你看,我脖子到现在还乌青乌青的呢,可疼可疼了。
”沈昭昭委屈巴巴了起来。

她是沈家的天之骄女,从不曾跟人道歉的。

沈楚川看了一眼她那纤细的脖颈,雪白的脖子,此时已经落下了大片的青紫色,他目光上移,微微撅起来的小嘴,藏着几分狡黠的眼睛,轻颤的睫毛,看上去像个受惊的小兔子,实则藏了一肚子的坏水。

“你为什么接近我?”沈楚川冷声道。

沈昭昭真情实感的道:“为了弥补咱两的叔侄情分。”

“嗤。”沈楚川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像是听了一个笑话。

忽而,听到门外传来些许动静,沈楚川面色骤然冷下来,眸中染上了几分阴鸷。

这样的沈楚川,让沈昭昭看着害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女重生:权臣的心尖宠又撒娇了》<<<<


第六章

不多时,沈楚川的贴身小厮德明走了进来,恭敬的道:“爷,外头已经处置了,您看······”

一边说着,看了一眼沈昭昭。

似乎是在询问沈楚川的意思,沈楚川却十分悠闲的往宽大的椅子后背一靠,淡声道:“带进来。”

外头两个侍卫打扮的人,捆着两个黑衣人进来了。

沈昭昭怔怔的看着那两个侍卫,这不像是他们沈府的人,那通身的气派,倒像是沙场上打滚杀人的人。

“爷,怎么处置?”

沈楚川看着那两个黑衣人,声音凉薄:“谁派你们来的。”

那两个黑衣人十分硬气:“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沈楚川冷冷的掀了掀唇,踱着步子走到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跟前,袖中一把短刀瞬间抽出,下一秒,便插|进了他的脖子里,血水从大动脉里喷涌而出,溅了一屋子,却刚刚好避开了沈楚川的方向。

那黑衣人瞪大了眼睛,“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仿佛到死,也不敢置信。

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年郎,这般狠辣!

沈昭昭吓的缩起了身子,小脸上都溅到了血点子,她摸了摸自己纤细的小脖子,原来他随身藏着剑,今日上午,劳烦他动手掐了她半天,真的是已经对她留了情面的。

前世她听说了许多传言说他的狠辣,可今日,她才第一次见识。

沈楚川对着另一个黑衣人道:“若是不说,你死的会比他更惨。”

那个黑衣人已经吓的有些哆嗦了,沈楚川却不打算继续亲自审问,冲着明德使了个眼色,明德立即带人出去了。

沈楚川在水盆里慢条斯理的洗了手,拿帕子擦干净,才闲散的转过身,凉薄的看着沈昭昭:“现在,你还想继续跟我培养咱们的叔侄情分吗?”

这散漫的语气,仿佛刚才他只是杀了只鸡。

沈昭昭小脸发白,看着眼前这个修罗一般狠辣的男人,一抹畏惧,悄无声息的蔓延了整个心房。

她害怕,可她却不能怕,她必须死死的抱住这个未来权臣的大腿,才能让他们沈家免遭灭顶之灾,他跺跺脚就能让整个京都城动一动,她知道他如果想,肯定可以保得住。

“想!”沈昭昭毫不犹豫,那一双眸子,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这一世,她拼了自己这条命,也要给沈家一条活路!

沈楚川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素来刁蛮的丫头,“呵”的一声,笑了。

沈楚川走到她的跟前蹲下身来,掐住了她溅满了血点子的小脸,声音阴冷:“既然想,那就先把咱们从前的账算算清楚,毕竟,咱叔侄两的情分,可不能白来。”

沈昭昭后背一阵冷汗都冒起来了,却还是强装镇定的问:“那你想怎样?”

“算算你害我挨的罚,少说也有百来棍吧。”

沈昭昭咬着牙坚定无比:“好,你打回来便是!”

就算是把她打死,但凡能让他来日保住沈家,她这一世,也算是没有白活!

沈楚川伸手,明德立即将一根手臂粗的棍子送到了他的手心,沈昭昭看着那么粗的棍子,一阵一阵的冒冷汗,不知道她这小身板儿,能受的下几棍?

沈楚川扬手便将一棍子冲着她抽过去,沈昭昭吓的闭上了眼睛,却不闪不躲。

棍子扫到了她的眼前,却没有落在了她的身上,沈昭昭颤颤巍巍的睁开眼,一双杏眸里已经浸满了泪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还,还不打?”

沈楚川最烦的就是女人的哭泣,觉得是这世上最无用又最聒噪的声音,可此时看着她这副受惊的小兔一般的可怜相,冰冷的心却第一次有了一丝丝的裂痕。

沈楚川扔了棍子,一向平静的眸子,难得多了几分真实的情绪,不耐烦。

“你想要什么?”

这个女人一反常态,他不明白她的动机是什么!

沈昭昭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咕噜响了起来,她红着眼睛,委屈巴巴的道:“我,我想吃饭了。”

沈楚川:“······”

“传饭!”

“啊?”明德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刚不还在剑拔弩张么?怎么一转眼就还给这小祖宗摆上饭了?

沈楚川一个冷眼扫过去,明德立马去办。

一桌子的饭菜端上来,今日多了沈昭昭特意送来的几样菜,倒是格外的丰盛了。

沈昭昭缩在桌角,因为对沈楚川的惧怕太深,所以吃饭也不敢大口吃,小口小口的吃着,频率却十分的快,看来是真的饿急眼了。

沈楚川慢条斯理的吃着菜,瞥了一眼缩在桌边离她八丈远的小丫头,开了尊口:“过来。”

“哦·····”沈昭昭小心翼翼的往他身边挪了挪。

沈楚川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沈昭昭只能硬着头皮坐到他身边去。

谁知沈楚川却夹了一块松鼠桂鱼送到了她的碗里:“你坐那么远够的到菜?”

沈昭昭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沈楚川漫不经心:“我向来过目不忘,这点小事,有什么难记的?”

她知道他脑子好,读书都几乎不用读第二遍,可他这种人,又怎会把这些细末小事记在心上?

沈昭昭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心情也跟着雀跃了起来,果然小叔心里还是记挂着她的,这一把,没赌错!

沈昭昭眼睛都还红着呢,这会儿就已经咧开嘴,嘿嘿笑着殷勤的给沈楚川盛汤:“小叔你多喝汤呀,这个参鸡汤很补身子的,你读书辛苦了,得补脑!”

沈楚川哪里看不到她脸上的这点小情绪,掀了掀唇角,这小丫头,还挺容易满足。

——

沈昭昭在翠竹轩吃过了午饭,便回来了,不管怎么说,她今天已经算是摸到沈楚川的裤腿子了,抱稳大腿,指日可待!

沈昭昭才走到自己院子门口,守门的小丫头便道:“姑娘,四姑娘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沈昭昭挑了挑眉,呵,果然还是要找她麻烦的。

“大姐姐这么半天躲在翠竹轩那边,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沈梨雨已经蓄积了一肚子的怒气值了,早就想找她算账,可是听说沈昭昭在翠竹轩那个晦气的地方,她才不愿意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女重生:权臣的心尖宠又撒娇了》<<<<


第七章

“四妹妹这话说的,我有什么可躲的?”沈昭昭笑盈盈的,仿佛今天啥事儿也没发生。

沈梨雨气急败坏的道:“你怎么能这样陷害我小娘?她对你掏心掏肺,你如今却忘恩负义,陷害她至此,她脸都被打花了,你满意了!”

沈昭昭无辜的道:“我只是一时心急,就把孙姨娘说漏嘴了,我也没想到祖母会发这样大的脾气。”

原以为沈梨雨会继续发疯,谁知沈梨雨却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变脸比翻书还快,哭着求饶:“四妹妹你放过我和小娘吧,我小娘也不知道你和遇春哥哥的事,我以后再也不敢·······”

这种明目张胆的栽赃手段,直到沈昭昭嫁给了常遇春,沈梨雨才开始用,毕竟沈昭昭出嫁之前,她还是沈家金尊玉贵的嫡千金,沈梨雨背地里做多少恶事,当着她的面儿都是毕恭毕敬的,装的非常完美。

现在这么早就开始了,看来是真的逼的狗急跳墙了。

可惜,这种把戏,她上辈子就见过了。

沈昭昭直接打断了她:“你求我也无用,祖母决定的事,我也没法儿反驳的,该做的努力我也都做了,和赵家的亲事就是废不了我也没办法呀。”

沈梨雨一脸懵,一时间搞不明白沈昭昭说的什么意思。

沈昭昭笑了笑,果然现在的沈梨雨还是太年轻,轻易就被牵着鼻子走了。

沈昭昭语重心长的道:“我知道你喜欢赵家二公子,你是我亲妹妹,你想要的我理所应当让给你,所以我今日特意去祖母跟前闹了一场要退亲,可祖母的脾气你也知道的,她决定的事我再怎么闹她也不允许呀,今日我就这么小小的闹一场,你小娘便挨了二十个巴掌,你现在还这么求我,你难不成想让祖母把孙小娘打死不成?”

沈昭昭一语戳中沈梨雨藏在心里的算计,脸上瞬间红一阵白一阵的,磕巴了起来:“我,我,我没有,你胡说······”

“妹妹快别跪了,我是帮不了你了,你若是执意想要赵家的那门亲事,你还是去跪着求祖母吧,直接求她把这门亲事给你,没准她就答应了呢。
”沈昭昭语气温柔,却字字带刀。

“昭儿说的是真的?”沈群山脸色沉重的走了进来。

沈昭昭微微挑眉,果然,沈梨雨偷偷把她爹叫来了,不然怎么在她爹面前做戏呢?

若不是她反将一军,只怕她爹现在进来,就能看到她又在“欺负”沈梨雨了,暴怒之下,定是要把她关进祠堂罚跪。

前世,她因为在祖母那大闹一场,害的祖母病倒,她爹气的直接把她关进祠堂,罚跪了一个月,春日宴自然也是没有去成的。

沈梨雨却借着那一场春日宴大放光彩,虽说最终没能让赵家看上,却也还是因此攀上了一门不错的亲事,不过后面出现变故,又是后话了。

这一世,她们自然也是牟足了劲儿不愿意她出现在春日宴上的。

沈梨雨脸都白了,连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姐姐是胡说的!”

沈昭昭“诧异”的道:“父亲什么时候来的?四妹妹,你为了让我放弃赵家的亲事,现在都放下尊严跪在我面前了,还有什么不能跟父亲说的?你就跟父亲直说吧,我也不帮你瞒着了。”

沈梨雨跪在地上的膝盖都僵了,她故意跪在这不就是为了污蔑沈昭昭欺辱她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因为这个,爹,你相信我,我没有······”

“混账!”沈群山一拍桌子,怒斥一声:“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枉我平日里还觉得你乖巧懂事,姐姐的亲事都定下了,你也想抢?!”

“我没有,是姐姐胡说的!”沈梨雨第一次被沈群山骂,吓的脸都白了。

沈群山失望的看着沈梨雨:“你还想在我面前狡辩?来人!把四姑娘带下去,关进祠堂,好好反省!”

沈梨雨傻了,怎么成她进祠堂了?

沈梨雨被拖出去关进了祠堂里。

沈群山这才沉重的开口:“所以你今日闹这一出,就是为了成全你妹妹?”

“她是我唯一的亲妹妹,我自然是该成全她的。”

沈群山有些愠怒:“即便是亲妹妹,有些东西也让不得!赵家这门亲事是你祖母给你千挑万选,赵舒鑫我也是看着长大的,虽说行事有些不拘小节,但确实也是个值得托付的人,更别提赵家老太太和你祖母关系甚好,你嫁过去定会享福的,你是我沈家的嫡长女,怎能找常遇春那样的穷酸书生凑合。”

这同样的话,她前世也听过,但叛逆的她被所谓爱情冲昏了头脑,跟父亲大吵一架,认为父亲看不起常遇春。

如今听来,她才真的明白父亲为她的未来到底做了多少的打算。

沈昭昭眼眶微红,父亲原来,一直一直很爱她。

沈群山对沈昭昭向来很严厉,突然瞧见她红了眼眶,心里又是一阵愧疚,想着是不是自己语气太重了,轻咳两声:“罢了,今日闹这些事,你也累了,先好好歇着吧,听你母亲说你近来听话不少,想来也是终于长大了,日后可要懂事些了。”

“是。”沈昭昭嗓子有些哑,垂下眸子将泪珠子憋了回去,这一世,就让她好好的守护家人吧。

沈群山走了之后,珍珠便愤愤然了起来:“四姑娘实在是太过分了,突然就污蔑起大姑娘来了,平日里大姑娘对她多好的,还好姑娘你反应快,不然今日跪祠堂的肯定是姑娘你。”

沈昭昭把玩着手里的扇子:“就是不知道沈梨雨这次的春日宴,还去不去的了了。”

“那肯定去不了呀!这四姑娘犯了这样大的事儿,怎么也得跪一个月祠堂才行,大门都别想出,还想去春日宴?哼!”

“那,倒也说不准。”

孙姨娘和沈梨雨把这次春日宴看的至关重要,毕竟这样大规模而且上档次的相亲宴,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沈梨雨也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了,想必也筹备了很久,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女重生:权臣的心尖宠又撒娇了》<<<<


第八章

珍珠神色复杂的道:“姑娘,我怎么觉得,你突然变了好多。”

从前的姑娘,心中没有半点城府,从不会这样盘算。

沈昭昭捏了捏她肉肉的脸:“傻珍珠,你只记得,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保护你的。”

珍珠立马重重的点头:“珍珠也一定会保护姑娘的!”

不论姑娘变成什么样,她都要誓死追随!

——

沈昭昭现在清闲了许多,王氏还经常送些衣裳首饰来,给她准备春日宴的行头。

这府中看似平静,但沈昭昭知道,这一切都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终于在春日宴的前一日,变故还是发生了。

“四姑娘竟然被允许参加明日的春日宴!说是孙姨娘在老爷那儿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寻死觅活,老爷竟就真的心软答应了,让四姑娘明日回来了再接着罚跪。
”珍珠说的愤愤然的,跟个机关枪一样叭叭个不停!

沈昭昭却并不意外,这次的春日宴是她们母女两筹谋已久的,怎会轻易放弃?孙姨娘能在这府中得宠十几年,自然也是有些手段的,可以说,她爹的软肋,孙姨娘一掐一个准!

“我爹这几日都歇在哪儿了?”沈昭昭突然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珍珠愣了愣,才道:“好像一直睡在书房。”

珍珠突然反应过来,孙姨娘的脸都被扇成猪头脸了,老爷看着肯定不适啊!

沈昭昭揉了揉额角:“我这个母亲可真是一点儿也不会争宠,孙姨娘的脸都成那样儿了,她也不知道趁着这个机会去笼络笼络我爹的心。”  

不得不说,王氏和沈群山这对夫妻的情分的确是很浅,大孙氏没死之前,沈群山心里装着大孙氏,大孙氏去世之后,沈群山有了替代品小孙氏,至于王氏,他们恐怕也只剩下相敬如宾了吧。

现在孙氏都破相了,她爹竟然宁愿睡书房都不愿意去王氏那院子里。

但凡王氏争气一点,趁着这个机会把她爹的心个笼住了,这沈梨雨也没这么好出来。

“大夫人性子要强的很,哪里会那些小妾的做派,自然是不愿意伏小做低的去求老爷疼爱的。
”珍珠嘟囔着道。

“可惜我那老爹这辈子喜欢的女人都是一个款,那就是柔弱不能自理款,这一点小孙氏可是拿捏的死死的了。”

她的确是她那老父亲心尖尖上的闺女,但是那小孙氏,也的的确确是她老父亲心尖尖上的女人。

要想彻底弄垮小孙氏,还得给她致命一击才行。

“珍珠,你去孙家一趟。”

“孙家?”

“帮我找一个人······”沈昭昭压低了声音。

“是!奴婢这就去!”

这一去,到了晚上才回来。

“姑娘,我去了孙家了,一见着我就找我要钱。
”珍珠有些愤懑。

这好歹也是先夫人的娘家,怎知落魄之后便这样无赖,对自家外孙女一句问候都没有,张口就是要钱。

沈昭昭已经不在意了,若是前世她还会落寞一阵,可如今她已经清楚,若是孙家当真有情有义,就不会在她娘死后就急着把孙姨娘送进来稳固地位,生怕丢了沈家这棵摇钱树,更不会眼看着她被孙姨娘一步步残害,却无动于衷。

她是沈家的女儿,有沈家人的疼爱,她已经很知足了。

“那我那位小姨呢?你可看到了?”

珍珠摇摇头:“没有,他们就搪塞我说什么那位九姑娘已经到了待嫁的年纪不方便见外人,可我找下人偷偷打听,却才知道他们家竟然把她卖了!”

孙家就算家道中落了,但好歹还有沈家接济着,日子也不算难过,即便是那些庄稼人户也没有动不动就卖闺女的,他们竟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前几天。”

沈昭昭秀眉微蹙:“还是晚了一步,你可知卖去哪儿了?”“问了只说是卖给了一个姓李的牙婆,说是要带到外地去卖,也不知道会卖去哪儿,孙家人压根也不在乎,拿了钱就让牙婆带着她卖远点。”

珍珠宽慰着沈昭昭道:“这个孙家的九姑娘也只是个庶女,和咱先夫人也不是亲姐妹,更何况,和先夫人岁数差了十来岁,也没什么感情,姑娘也不必为了她太过难过了。”

沈昭昭摇了摇头:“这个人很重要,一定要找到。”

“为啥呀?”珍珠越来越不明白自家姑娘脑子里想的什么了。

“你知道小孙氏为何专宠这数十年吗?”

“还不就是她有手段会狐媚男人!”

沈昭昭啧了一声:“因为她是我娘的亲妹妹,眉眼有那么三分相似,她又惯会打着我娘的旗号博同情,还整日里装的跟我娘一样的娇弱,我爹这种心里永远住着白月光的男人,怎么可能不心动?”

珍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这跟那位孙家的九姑娘有啥关系?”

沈昭昭狡黠的弯了弯唇角:“因为那位九姑娘呀,竟生的与我娘有七分像,而且,天生的柔弱不能自理。”

珍珠惊喜的道:“那她若是进府,孙姨娘好日子岂不是到头了!”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尽快找到她。
”沈昭昭摸着下巴思考了起来。

前世这位九姑娘第一次出现,还是在十年后,那时候沈家已经摇摇欲坠,父亲整日为了打点关系东奔西跑。

有一日到了林少卿府上拜访的时候,才无意间撞见了被辗转卖到林府的孙九娘,她已经被人卖了十多次了,进过窑子,当过歌姬,还被各路达官贵人当做玩意儿互相赠送,过的十分悲苦。

父亲那日从林府回来,便一病不起,彻底倒下了。

或许那日只见了一面,他便真的把她当成了她娘孙优容了吧。

“可如今人已经卖出去了,不好找呀!”珍珠着急了起来。

沈昭昭眸光闪了闪:“或许,他能帮我也说不定。
” 

“谁?”

——

翠竹轩。

“小叔~”

对于沈昭昭突然冒出来的小脑袋,沈楚川已经习以为常。

这丫头现在天天跑到他这儿来献殷勤。

不知道今天又是什么花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贵女重生:权臣的心尖宠又撒娇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