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摇曳免费全文阅读27章_陈若初姜钰温恬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风情摇曳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三慕里

简介:陈洛初对姜钰掏心掏肺,最后却依旧落得一个,他为别人舍掉半条命的下场,后来她再听到姜钰二字,都心如止水,再惊不起一点波澜

角色:陈洛初,姜钰

风情摇曳免费全文阅读27章_陈若初姜钰温恬小说在线阅读

《风情摇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3 他的认真是别人的

姜钰带着温湉出现在几个兄弟眼前的时候,所有人就知道姜钰这回认真了。

小姑娘算好看,但没法跟他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比。也就姜钰真心喜欢,才会放低之前找女朋友的标准。

顾越一行人又高看了温湉一眼,真诚:“嫂子。”

“你们好。”温湉紧紧的握着身边男人的手,有些胆怯。

姜钰小心翼翼的捏着她的手心,朝他们道:“你们要是吓到她,就给我滚蛋。”

顾越笑着说:“哪有这么护短的。”

姜钰爱喝酒,一上来就点了不少洋酒。但没喝几口,温湉的眼睛就红了。

姜钰注意力一大半在她身上,几乎立刻就发现了,转头问她:“怎么了?”

温湉迟疑片刻,还是低着头说:“我不喜欢看你喝酒。”

他就不喝了,开始给自己倒饮料。

旁边的顾越直摇头:“钰哥,你这已经是妻管严的节奏了。”

姜钰眼神凉凉落到他身上,意思是:有问题?

“我哪敢。”顾越摇摇头,想起姜钰跟陈洛初那会儿,两个人几次因为喝酒的事情吵的不可开交,后来陈洛初跟他闹冷战,他也依旧我行我素,没想过要改。谁又能想到他会有这么听话的一天呢?

想到陈洛初,顾越的心在瞬间就燥热了,很早之前有一回看到姜钰把她摁在落地窗前,嫩白的皮肤晃眼,他就生出了一些不该的念头。

只不过那时候不行,至于现在……

喝了点酒,有些平常有顾虑的话,也就敢说出口了,顾越说:“钰哥,我想追洛初姐。”

“哦。”姜钰忙着给温湉倒饮料,头也没抬。

“可以吗?”

姜钰有些理解不了他的问题:“你追谁来问我做什么?”

“温湉……”

姜钰不干了,踹他一脚,语气也冷下去:“你做梦呢?”

看看这差距。

顾越顿一顿,无奈道:“我当然不是说要追嫂子,我想说嫂子的筷子掉了。”

姜钰立刻叫来服务员换一双。

温湉心里暖洋洋的,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真的是认真的。她自己知道自己很普通,一直以为他就是跟自己玩玩,突然得知自己有名分,已经是惊喜,还这么尊重他,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顾越的心情也很好,他跟陈洛初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他想喝酒,就给姜钰加满了:“哥,再走一个吧。”

姜钰回头拿眼神询问温湉。后者也不想给他的朋友留下一个小气的印象,点了点头。

结果姜钰跟顾越喝了不少,都有些上头。

温湉不会开车,已经打开app开始找代驾。

顾越喝醉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拿起电话打给了陈洛初,闹着要她过来接。

那头陈洛初也没有多想,一个圈子里的,帮帮忙不算事,她也正好有空。

直到来到包厢,看见倒在温湉怀里的姜钰,她才顿了顿,而后朝温湉客气的笑了一下,她走过去拉顾越,但他太醉了,她喊了他两声都没醒。

姜钰倒是被她喊得睁开了眼睛,看见她就推开了温湉,愣是要往她面前凑。她一躲他还不高兴,用力把她从顾越身边拉开,然后双手环上她的腰,弯腰下来头贴在她的胸上,又微微抬头鼻尖蹭她下巴,活像小狗在讨好人,只是语气几分不耐烦:“不许跟他拉手。”

陈洛初平静的说:“你喝醉了。”

“我没。”

温湉这时候走上来拉人,被他甩开了,他反而越抱越紧,轻轻的说:“老婆。”

“老婆。”见她不答应,他声音高了个度。

他醉醺醺的说:“你再不应我,我要生气了。”

陈洛初没理,朝温湉招手:“喊你呢。”

后者脸色很难看,有点惨白,开口说:“姜钰,我在这儿。”

另外两个没怎么醉的朋友过来把姜钰从陈洛初身上拉开了,温湉扶住姜钰,后者也没劲儿了,睡了过去。

陈洛初则是去拉了顾越,注意到温湉打量的视线,开了口:“温小姐,别多想,他喝醉了就这样,逮到谁就抱谁,在场都被他喊过老婆的。”

“这样么。”温湉主动在姜钰侧脸亲了亲,说:“好了,我们回家。”

陈洛初看见了,没说话。

她知道温湉这是亲给自己看的,在宣示姜钰的所有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情摇曳》


4 一个女人的青春

不仅仅是陈洛初知道温湉那一亲是什么意思,周围的人也知道。

这股形容不出来的火药味让大伙悻悻然。

陈洛初当年喜欢姜钰喜欢得要死,大家是看在眼里的。

到底跟她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不忍心看她难过,半数都打圆场说:“洛初姐,要不你先送顾越回去呗。”

“行。”陈洛初点头,“那你们先玩。”

“改天再约你一起聚一聚。”他们打趣道,“洛初姐还是这么美。”

“可以。”陈洛初笑着带着顾越走了。

陈洛初显然和姜钰圈子里的人很熟。

温湉抿着唇,长得好看的女生确实在男人堆里面很受欢迎,反观他们看她时,眼底并没有任何惊艳。这种对比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以及,姜钰刚刚喊陈洛初老婆,哪怕他喝醉了,她还是觉得心里头扎了一根刺。

但转念一想,好看也不是万能的,姜钰还不是照样不要她。

.

陈洛初送完人,就接到了陈英芝的电话,说明天富太太圈的聚会,希望她能跟姜钰一起来。

陈洛初那年被拒婚的笑话,陈英芝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就等着哪一天能扬眉吐气。

今天白天听见姜钰叫陈洛初是一声又一声黏黏糊糊的老婆,那股子缠绵劲儿,她就知道好时机来了。

陈洛初应是应了,但她没把握自己能说动姜钰。

不过试总是得试一试。

第二天上午,她特地抽了一个他酒醒的时间给他打电话。

即便她选了一个合适的时间,那边依旧不是他本人接的电话,娇柔的女声在那头响起:“他洗漱去了。”

陈洛初顿一顿,说明意图。

温湉沉默了片刻,说:“陈小姐,不太巧,我们今天打算去滑雪。”

讨好长辈,本就是双方约定好的事。陈洛初问:“要不问问他?”

温湉的语气虽然还是柔,却依稀分辨得出来她不太高兴:“姜钰说这种事情我决定就好。”

陈洛初就没再问了。

下午的聚会她只身一人前往,陈英芝看到只有她一个人,脸色不太好看。

“姑姑。”

陈洛初难得穿了一身奢侈品,脖子上的首饰更是限量款,她递一份礼物给陈英芝,赔笑说:“姜钰忙着处理跟姑夫合作的那个项目,今天没法来,托我跟您赔礼道歉。”

陈英芝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

这也算是给她长脸了,一来处理的是和陈家的项目,二来动辄上百万的礼物,都看得出对陈家的重视。

富太太们看不惯她炫耀的嘴脸,却也不得不夸陈洛初是个有福气的。

陈英芝笑容中带点遗憾,“洛初爸妈走得早,阿钰体贴也算是弥补她小时候吃的苦了。阿钰这孩子,洛初说一他就不敢说二,以前他对女人哪里是这样的?我都想跟洛初取取经怎么管男人的。”

这不过是在炫耀罢了,有人不屑的撇撇嘴。

陈洛初面不改色的弯着嘴角,“阿姨们先吃饭吧。”

她性格好,不得罪人,对谁都客气有礼,模样好办事也有分寸。富太太们对她倒是挺喜欢的。

只不过让她们的儿子娶陈洛初,她们又不乐意了。陈洛初没父母,陈家也在走下坡路,而且严格算起来她算个外人,以后公司半点都分不到她手里,出生到底是差了点。

尤其跟姜钰当年闹得那一段,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捡别人剩下的。

陈洛初自己也是清楚这点的,所以在姜钰甩了她以后,她很少跟这个圈子里的人暧昧。不然到时候被棒打鸳鸯,还要低头不见抬头见,怪尴尬的。

聚餐进行到一半,陈洛初抽时间去买了单。

她照顾人面面俱到,聚会到散场,大家都还挺开心的。

陈英芝心情也好,非要拉着陈洛初逛逛街,一边又是叮嘱,“姜钰那边,你多上点心,他那么黏你,你努点力就能把他管的死死的,到时候在于家你的地位就高了。地位一高,人家谁不得羡慕你。”

陈洛初也只是在外面撑陈英芝的场,却没想在她面前也装。可姜钰在长辈面前伪装到位,陈英芝也不信他们不好,她索性没开口。

不过今天着实巧合。

她们刚进一家女鞋店,就撞到了姜钰跟温湉。

男人单膝跪在地上,握住女人一只雪白纤细脚腕,小心翼翼恍若珍宝,在给女人试新鞋。女人脚上有一块淤青,不知道是不是滑雪不小心伤到了。

他凑到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温湉脸蛋通红。

温湉胆子也大,红着脸,却弯腰下来亲他的脸,又纯又欲。

陈洛初站着没动,陈英芝却变了脸。她几乎是立刻走上前,狠狠给了温湉一巴掌。

她这动作飞快,谁都没来得及反应。

姜钰反应过来后连忙把温湉挡在身后,看着陈英芝的脸色有点冷,原本他还算尊重她,这会儿愣是懒得搭理闲杂人,只转头去检查温湉的脸。

“疼不疼?”

温湉眼底含泪,却摇摇头,说:“我没事。”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姜钰看着她通红的脸,不太放心道。

“没关系的。”她勉强的笑了笑,“真没那么疼。”

陈英芝简直是火冒三丈,气得气息不稳,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怎么对得起我们家洛初?”

姜钰原本是打算一直演戏,可既然被撞上了,他也就光明正大的承认了。他的语气疏离,还带着几分火气:“我怎么就对不起她了?”

陈英芝双眼通红:“她的青春,都荒废在你身上了!谁不知道你把她玩烂了,还有什么好男人要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情摇曳》


5 你我终将刀刃相见

“玩烂了”三个字,霎时间砸的陈洛初有点头晕。

陈英芝都这么说,其他人想的只会比这还要不堪。

她想开口劝一劝,却喉咙干涩,发不出声音。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她跟姜钰有次车上乱来被拍,他的朋友背后说她浪:陈小姐够骚啊。

以前没放在心上的事情,突然间就变得如鲠在喉。

“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身边这个小贱人的!”陈英芝恨恨道。

这句话,简直像是触到了姜钰的死穴。

他眼神在片刻之内变得阴冷。

陈洛初怕出事,往前走了一步,一面小心翼翼的抓住陈英芝的手安抚她,一面抬头看着姜钰,说:“我会处理好。”

她很快又低下头,语气不轻不重的,“但是你要是动我的家人,我会反抗。我对付不了你,起码不会让她好过,咱们在一起两年,我对付你那些莺莺燕燕,你见识过的,对么?”

姜钰眯了眯眼睛,意味不明:“你威胁我?”

陈洛初说:“这怎么是威胁?”

周围看热闹的人多了,温湉有些怕,上来拉拉姜钰,恳求道:“我们先走吧。”

姜钰没想就这么算了,但拗不过温湉,到底是黑着脸任由她把他给拉走了。

陈洛初也把陈英芝给拖出了店门,后者一路上都很安静,一直到车上,她才突然开口:“你一直都知道?”

“嗯。”陈洛初应着。

“他什么时候……”

陈洛初如实道:“一直就没有和好过。”

陈英芝动动嘴角,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话。

“我跳楼出院后,去找他,每次他不见我。”陈洛初说,“我想明白他什么意思了,就没有再去找过他了。”

陈英芝的眼睛红了:“天杀的怎么能这么糟蹋人?你当时怀孕了逼婚有什么错,他的种难道他不该负责?”

因为陈英芝的话,车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他不喜欢孩子。”陈洛初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姑姑,过去的都过去了,早没事了。”

陈英芝又想起那百万的礼物,道:“聚会你说他送的赔罪礼哪来的?”

“我自己买的。”

陈英芝眼里有淡淡的绝望,陈洛初跟姜钰不成,于家不再帮陈家,那本来就岌岌可危的陈家不知道能撑到哪一天。

她心疼陈洛初,却更加在意陈氏的未来。陈英芝拽住她的手腕,“洛初,你比她好看那么多,怎么能让那个女人骑到你头上作威作福?”

陈洛初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收起情绪,垂眸淡淡的说:“姑姑,她很年轻,有活力,笑得又好看。一万个我,都没有一个她那么有青春朝气,长相模样和这个年纪特有的生气是比不了的。”

陈英芝没反驳,却没打算让这件事情过去。

她两天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姜家。

陈洛初接到姜母电话赶到姜家的时候,跨进大门,就看见姜钰在地上跪着,白色衬衣上泛出淡淡血迹,姜父手上拿着不知道从哪儿荆条,正一下下往他背上抽。

姜母眼睛都哭红了,但是也没有阻止。

“你怎么干得出来背着洛初在外面养人的事情?”姜国山早年当过兵,就是个暴躁性子,“我从小怎么教你的!你就是这么对待爱人的,这他妈叫一心一意?”

姜钰痛得闷哼了一声,语气淡然:“我跟她早就分手了。”

“你这不叫分手,你这叫辜负人家!”姜国山阴沉道。

“我们没有感情了,分手很正常。爸,现在已经不是你当初那个年代了,没那么多从一而终。”姜钰没什么表情的说,“你再怎么打,我也只有这句话,我得对湉湉负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情摇曳》


6 曾经

姜国山连连冷笑,一扬手荆条直接甩到姜钰脸上,俊美的眉眼下方瞬间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印。

姜母到底是心疼儿子,上前拦住了姜国山,说:“儿子,你爸没说错,你要了一个姑娘,让一个姑娘名声坏了,你就是得负责的。听妈的话,把外面的断了,洛初绝对要比你外面那个好一百倍。”

姜钰道:“妈,你去跟湉湉相处相处,你会喜欢她的。”

“你怎么就不听呢?”姜母忍不住皱起眉,“妈不会接受你外面的女人的。”

他就笑了笑:“你为什么非要偏心陈洛初?”

“她很可怜,妈心疼她。”

“她爸妈死了,妹妹不见了,她姑父不待见她,是我们家造成的么?”

姜国山喝道:“你再敢说一句这种话试试?叫洛初听到得多心寒——”

他微微偏头,看见挺直了背站在门口的姑娘,脸色猛得一变。

陈洛初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弯弯嘴角:“叔叔阿姨好。”

姜国山跟姜母,谁都说不出一句话。

陈洛初的视线移到了跪在地上的男人身上,他没有回头,双手紧紧握拳,显然这会儿也在气头上,保持着背对她这个动作一动不动。

“我跟姜钰,我们是真的已经分手了,和平分手的,分手还是我先开口说的。叔叔要教育人,那我估计也该被教育。”她始终很礼貌,又对姜母道,“阿姨,你可以去看看那女孩,真的是很好看的一个姑娘。”

姜母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她这么说,鼻子突然就酸了:“是不是阿钰逼你这么说的?前几天来吃饭你们不是都还好好的么。”

陈洛初摇摇头,“对不起阿姨,我不该瞒着您。”

“傻孩子。”姜母轻声说,“你就是太好说话了,所以外面那个才敢跟你争。”

因为陈洛初的到来,姜国山没再对姜钰动手。

后者听着姜母这句话,从地上起来,面无表情的上了楼。

姜国山冷哼了一声,把荆条丢在地上,面对陈洛初和蔼了许多,“阿絮,你放心,外头那个叔叔会给你处理了,我们姜家就认你一个媳妇。”

姜母同样也不认可温湉,可她态度没那么坚决。眼下她最记挂的,还是姜钰身上的伤口,趁姜国山没注意,偷偷叫陈洛初上去给他上个药。

“好。”陈洛初笑着说。

姜母叹口气:“怎么会这样子呢,我一直觉得你们很好的。一开始他领你回来,我还觉得你长得太过于好看不喜欢你,后来我又觉得你好看也好,外头的比不过你他自然就不会往外看,谁知道会变成这样。”

她爱怜的摸了摸陈洛初的脸:“阿姨现在是真的挺喜欢你,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陈洛初不确定她这是不是想去找温湉麻烦的意思,说:“阿姨,真没关系,姜钰是真心挺喜欢外面那个姑娘,别到时候弄得你们关系不好,他记恨你。您要是觉得对不起我,另外给我介绍一个就行。”

姜母可没法把她给介绍出去,而且姜国山说一不二的性子,也是绝对认定了陈洛初的。

她从储物柜里面拎出来一个医药箱,“今天估计伤得挺严重的,就非要因为一个女人跟他爸倔。”

陈洛初没发表任何意见,只提着箱子上了楼。

姜钰的房间她以前来过无数回,他们第一次就在这个房间里,那会儿她被她姑父赶出来,姜钰就带着她回来了,然后在她洗澡的时候溜进了洗手间,她没有拒绝,事后她泪流满面,他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把他的床和被子分给她,小心翼翼的替她把眼泪擦干净,沙哑的说:“洛初姐,你别哭,他们不要你我要的,我会一直对你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情摇曳》


7 过往与算计

陈洛初推开姜钰房间门的时候,他正在跟温湉打电话。

“脸有没有彻底消肿?我这边没事,我妈没有不喜欢你,改天就带你回来见她。”他耐心的哄着那边。

陈洛初一直等他讲完电话,他放下手机以后,整个人就变得冷漠了不少,尤其是无意一眼看见她时,那股冷漠到了极点,还有些许讽刺的意味。

“你妈让我来给你上药。”她说。

姜钰扫了她一眼,意味不明道:“你真的挺厉害的。”

陈洛初当然不会以为这是什么好话,她把药箱放在他身侧,想去看他背上的伤口,被他伸手挡住了。姜钰冷冷的挑着嘴角说:“不如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我爸妈哄住的?我让我们家温湉来学一学。”

陈洛初冷淡的重复说:“阿姨让我来给你上药。”

“你让你那姑姑以后小心,她越想得到什么,以后越会失去什么。”

陈洛初皱了皱眉,“你要对陈氏动手?”

姜钰现在时没有这个本事的,只要姜国山掌权一天,他就不可能对陈氏造成什么威胁。但他早晚有接手姜家的一天。

他本来就不太喜欢陈家,原本的礼貌只是做给他母亲看的。真要动手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姜钰根本懒得跟她说话,甚至不再看她一眼,疏离的说:“药不需要你上,你人给我滚出去就行。”

陈洛初说:“那你自己上。”

“你最好让你姑姑去给我老婆道个歉。”

她正要走,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趴在床上,这会儿她看见他背上的伤口了,红痕遍布,洗了澡也还有偶尔渗出的血珠。在此之前,他这个人从来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养就一身细皮嫩肉,身上没有半点伤痕。

陈洛初突然就肯定姜国山是打错了算盘,姜钰这次绝对不会服软。

.

要陈英芝去道歉,显然不可能。

陈洛初想了想,说:“她确实不应该动手,但她不知道详情,以为是你出轨了,责任并不全然在她。”

姜钰有些心不在焉:“确实有一半责任在于你我的隐瞒,可我老婆有什么错?”

她哑口无言,没有再跟他争辩。

姜钰又说:“你以为你那姑姑对你有几分真心,还不是为了利用你,别以为你改了陈姓进了陈家,就真是陈家大小姐了。”

陈洛初的手用力的握了握,平静的说:“我从来没这么以为过。”

“是么?”他没什么含义的笑了笑,“以前只要有女的来跟我搭讪,你不都亮出陈小姐这张底牌么。陈家这个背景确实好用,屡试不爽是不是?”

陈洛初看着他,有些心冷。

女人只有在没安全感的时候,才会用自己都不确定的优势,来保证自己的地位。

那会儿他身边女人缘实在是太好了,她是长得好看,却比不上别人跟他有同样的爱好,比不上别人跟他有共同话题,也比不上别人会玩,所以她才会尽量陪他玩得开一些,又在其他女人面前抬出自己的身份。

结果强迫自己玩得开,他觉得她天生就浪。

她抬出“陈家小姐”的身份,他觉得她自以为高人一等爱慕虚荣。

其实她只是自卑,觉得自己没什么优点,看到什么女人跟他走得近都害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情摇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