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全文在线阅读_宁也傅蕴庭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明知故犯

作者:解解不语

主角:宁也,傅蕴庭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宁也是傅家人人嫌弃的私生女,沉默寡言,乖巧娴静。傅蕴庭也是这么认为的。将夜门口,他将人堵住。傅蕴庭:“经常来会所?”宁也:“不是不是,同学聚会来的,第一次。”半小时后,女孩一口闷喝倒五个男人的视频刷爆朋友圈。傅蕴庭:……网吧门口,傅蕴庭看着女孩的背影拨通电话:“在哪里?”宁也:“在学校,小叔这么晚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傅蕴庭走上前去,看着她,一字一字的道:“宁也,你要是为了逃避我,信不信,我让你害怕和逃避的事情,全部成真?”强势步步紧逼闷骚男主vs小可怜人间清醒女主
明知故犯全文在线阅读_宁也傅蕴庭小说免费阅读

《明知故犯》在线试读

第四章

傅蕴庭对着手机看了一会儿,视频拍摄的时间不长,大概一分钟左右,但是宁也已经喝了两杯。

嘴唇不知道是被辣的还是被酒给熏的,红得要命,与之相反的却是她的脸,苍白得没有血色。

傅蕴庭眼神沉了沉,想着刚刚在门口和宁也的对话,他沉默的抽了一口烟,然后修长有力的指尖把烟在烟灰缸里摁灭了,拿起搭在一旁的西装外套,站起身:“我出去一趟。”

“你去哪儿?”周韩深诧异的看着他。

傅蕴庭的眼窝有些深,睫毛长而黑密。

他所有的情绪都蕴藏在那双沉邃的眼瞳里,像潜藏着汹涌的暗礁,让人窥不到底,他说:“有点事。”

说完就出了门,边走边给人发信息。

那边很快就回了过来,信息上面附随一个电话号码。

出了门傅蕴庭直接拨了宁也的电话。

而与此同时,将夜会所门口,宁也闭着眼睛,忍受着嘴里和五脏六腑里痉挛一般灼烧的痛感,半天没有动静。

电话响了好几声,她才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宁也摸了几次才摸到手机,有些神志不清的将电话接起来:“喂,您好,哪位?”

她的话刚说完,听筒里倏地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在哪里?”

宁也猛地听到这声音,心脏条件反射停滞了一瞬,整个人都有些清醒过来。

因为她浅薄的意识里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下意识站直了身体。

宁也脑子混乱了好一会儿,才不敢确定的问道:“小叔?”

“哪个包间?”

“我还在会所给同学过生日,怎么了?”

电话里沉默片刻,宁也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对方应该是在吸烟,片刻后,他道:“宁也,我问你在哪个包间。”

宁也哑声片刻,一边忍着窒息的疼,一边斟酌着傅蕴庭的用意。

但她的胃里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了位,连说话都费劲,根本没有办法思考。

最后只得老老实实的道:“在将夜门口。”

傅蕴庭挂了电话,下了地下室去开车。

宁也一只手摁着胃,一只手撑在门口一颗大树的树干上。

电话虽然挂断了,但因为傅蕴庭的话,反而让她显得更煎熬忐忑。

她不知道傅蕴庭的用意。

没等多久,身后就响起了汽车引擎的声音,然后是车门被推开后“砰”的一声关闭的声音。

有人下了车,沉稳的脚步声在寂静的街道上响起来,离她这边越来越近。

宁也明明背对着对方,却从引擎声传过来的时候,心脏的跳动就让她有点振聋发聩。

她像是有预感,来的人是谁。

没多久,一双皮鞋出现在宁也的视野里,高大的身影罩在她面前。

宁也的视线其实已经不怎么清晰,可还是能够感受到傅蕴庭身上泰山压顶般深重的气势。

让她有种想要往后退的冲动。

傅蕴庭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喝了多少?”

宁也说:“没多少。”

傅蕴庭眸色深谙,他说:“我记得我有告诉过你,让你有事找我。”

宁也脸色白得像张纸,不敢看他,目光只放在他的皮鞋和笔直得几乎没有褶皱的裤腿上,可就算这样,也让她觉得有压力。

她动了动唇,声音又细又软,很容易让人觉得她胆小,怯懦,不敢撒谎。

“小叔,我没事。我记得的,只是没有遇到要麻烦小叔的事情。”

傅蕴庭没再说什么,朝着路边停着的车子走过去,他上了车子,发现宁也没有跟上来,开口:“还不上车?”

宁也不敢上他的车,也抗拒上他的车:“我在等朋友过来。”

傅蕴庭沉了声音:“上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明知故犯》<<<<


第五章

  宁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敢违背他,脚步不稳的来到傅蕴庭的车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了车。

  她一身的酒气,不敢离傅蕴庭太近,只得紧紧贴着车窗,恨不得嵌进玻璃里。

  傅蕴庭车子开得很快,一边开车一边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

  宁也痛得五脏六腑都像是拧成一团,但一直忍着没吭声。

  一路上都很沉默。

  没一会儿,副驾驶的座位上就被她身上渗出来的汗水浸湿,整个人都像是从水牢里放出来的。

  她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意识在。

  只是因为旁边坐着傅蕴庭,他的存在感在逼仄的车厢内实在太强了,让她感到紧张和畏惧,强撑着一口气,才没敢睡过去。

  但是这样的忍受对她来说已经是极限,她慢慢的红了眼睛。

  眼眶胀得酸痛。

  最后还是没憋住,眼泪一颗一颗无声的落下来。

  没多久,她仅剩的一点意识,也随着五脏六腑里剧烈的痛楚而慢慢消失,整个人陷入了一片昏暗。

  ……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入眼就是一片雪白。

  宁也脑子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医院。

  她很快就感觉到房间里有人。

  宁也转过头,一眼看到了一道修长冷峻的身影。

  那道身影身形笔直,西装挺阔,看似温和,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容易亲近。

  反而有种权势傍身的人才有的,让人敬畏的沉稳内敛。

  对方手指间夹着烟,背对着她,站在半开的窗边,正在抽烟。

  宁也只能看到他半边侧脸,却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她昨天见到,她该唤一声小叔的傅蕴庭。

  在看清傅蕴庭的那一刻,宁也心里有些不自觉的紧张,她想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这边的响动声,傅蕴庭倏地转过了头,朝着宁也看了过去。

  四目相对,傅蕴庭的一双眼睛沉得像海,让人触不到底,他问:“醒了?”

  宁也微微垂下眼睫,一个晚上的时间,足够傅蕴庭将昨晚的事情查个底朝天,他有那种本事。

  宁也抿了抿唇,缩在被窝里的手指忍不住蜷缩起来,轻声的“嗯”了一声,声音细软,显得很乖。

  让人和昨晚拿着小尖椒拼酒的那个小女孩,一点也联系不到一块去,道:“谢谢小叔,昨晚麻烦小叔了。”

  傅蕴庭看出她神情里的戒备,没说什么,转头将烟蒂摁灭,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西装裤包裹下的笔直长腿朝着宁也走了过去。

  高大的影子覆盖在宁也身上。

  宁也有些紧张起来。

  傅蕴庭伸出手指钳制住了她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来。

  宁也对上了他有些深的眸子。

  他拇指的指腹摁在宁也有些肿的嘴唇上,从一边唇角用力摩擦到另一边唇角。

  宁也屏住了呼吸。

  她不知道为什么,心慌的叫了一声:“小叔。”

  傅蕴庭钳制着她下颚的手指没有收回来,反而捏得更深,更沉:“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差点死在这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明知故犯》<<<<


第六章

  傅蕴庭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宁也不知道,只觉得被他的手指钳制着的时候,有一种缺氧的感觉。

  幸好当时有医生敲门进来解救了她,加上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没多久就睡了。

  后面一直睡睡醒醒,直到第二天才稍微好点。

宁也出院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

  而自她住进医院后,除了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有见到过傅蕴庭,后面都没再见到他。

  她出院的那天,给学校打了个电话。

  等得到她能继续上学的通知后,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刚好这时候陈芮的电话打了进来。

  “宁也,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在哪里?那天我出去根本没找到你,都快急疯了!后来听说你是被你小叔带走了?可这两天你电话又一直打不通,你没出什么事情吧?”

  宁也愣了一下,心不自觉的往上提:“你怎么知道我是被我小叔带走的?”

  “我那天一直打你电话来着,后来他发了信息给我,说是你小叔,带你回去了,我这两天越想越害怕,觉都不怎么敢睡,就怕带你走的人不是你小叔,还在想要不要报警呢!”

  宁也估计傅蕴庭是怕麻烦,懒得跟她解释,所以才干脆说把她带回家了。

  她沉思了一会儿,也没说自己住院的事情,道:“没什么事情,过两天我就回学校了。”

  “那天真的是你小叔带你回去的?”

  “嗯。”

  陈芮松了一口气,这几天她是真的越想越觉得害怕,那天不该轻易相信那条短信,一想到这件事冷汗就一阵阵的往外冒,直到现在才松了一口气。

  挂了电话以后,宁也想了想,翻了一下手机,果然看到了陈芮打的一连串的电话。

又去短信界面看了一眼。

  上面有用她的手机发的一条信息:我是小也的小叔,她喝多了,我带她回家了。

  宁也看着这条短信,握住手机的手指不自觉收紧。

等坐上公交车的时候,宁也握着那个烫手的手机,又不可遏制想到了傅蕴庭。

她不知道这件事,傅蕴庭会不会告诉傅家的人。

  要是告诉了,回到傅家她该怎么交代。

 直到下车,也没想明白个理所当然来。

  公交车站离附加宅院有点远,宁也走了很久,才看到宅院外面的保安亭。

从保安亭进去,绕过九曲通幽的回廊,到达傅家别墅的大厅。

宁也踟蹰了很久,才抬起脚步,刚要进去。

  却在听到一个声音的时候,心跳漏了半截,迈出的脚步也倏地顿住。

  那声音很短暂,也就几个字,可宁也还是听出来了,那是傅蕴庭的声音。

  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傅蕴庭有种没来由的恐惧。

  屋里的交谈声还在继续,傅老爷子道:“你这次还有多久回去?”

  “十天左右。”

  “这次的任务还是不能透露?”

  傅蕴庭那边没出声,应该是默认的意思。

  傅老爷子从他嘴里撬不出别的话来,大概是气到了,语气不是很好的转了一个话题:“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声音里透着威严。

  傅蕴庭还是没出声。

  “小蔓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当初为了她连书都不读了,跑去部队,她也跟着你跑去,什么苦都跟着你吃,这次我听说她也跟着你回来了,你们选个日子见见家长,把婚事给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明知故犯》<<<<


第七章

  宁也听到这里,抿了抿唇,不打算再进去了,转身想走,背后却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小也?”

  宁也转头,看到是张妈。

  张妈几步朝着她走过来,焦急的道:“你这两天去了哪里?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怎么这个点回来?”

  宁也说:“我在外面有点事。”

  张妈话说得很体面,道:“大少爷和小姐回来了,傅先生让你如果回来,就先别进去了。”

她说的大少爷和小姐,就是宁也同父异母的哥哥和妹妹,而傅先生,自然指的是他们的爸爸傅敬业。

  宁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傅稷和傅悦已经回了家。

  张妈话说得很体面,道:“大少爷和小姐回来了,傅先生让你如果回来,就先别进去了。”

  她说的大少爷和小姐,就是宁也同父异母的哥哥和妹妹。

  宁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傅稷和傅悦已经回了家。

  她明白张妈的意思,他们才是和和睦睦的一家人,而她这个私生子,最好还是躲躲,别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只是这话由自己的亲生父亲说出来,还是让她有些难受。

  宁也说:“我知道了。”

  宁也说完,直接转身回了东边别墅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一直没怎么睡着,后来才迷迷糊糊的眯了一会儿被饿醒,准备下楼找东西吃。

  刚到拐角处,就听到了傅悦朝着爸爸傅敬业发脾气的声音。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回来!我和哥哥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非要让她这几天在家?等过了这个时间段,让我妈安安心心过个生日不行?”

  傅敬业说:“她不回来能去哪里?”

  “那你觉得她在家,我妈这个生日能过得开心?还是说你要把她那个妈也要接过来,来给我妈过这个生日?”

  说完又冷笑一声:“哦,我忘了,那个让我妈忍辱负重的女人已经死了。”

  “傅悦!”陈素的声音响了起来,下一刻,她转身看到了宁也,脸色变了变。

  “小也?”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

  宁也说:“这几天我同学过生日,让我去她家借住一段时间。”

  傅敬业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宁也说:“就是爷爷那里,麻烦阿姨和爸爸说一声。”

  她不想再被关进小黑屋里。

  陈素说:“小也,小悦她……”

  “没事的阿姨。”

  宁也收拾东西出了门,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

  她背着背包,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想打陈芮的电话,又意识到陈芮现在的处境也不好,家里只有一个对她使用暴力的爸爸,和生病的妈妈。

  她走了快一个小时,坐在了公交车站的站牌那儿。

  这边是富人区,反而不好打车,她身上钱也不多。

  这些年陈素对宁也嘘寒问暖,但是从来没给过宁也钱。

  而只要她不回来,陈素就会异常担心她的安危,焦急的去找傅老爷子。

  所以她很害怕让傅家的人知道她不回家。

  宁也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等来车,刚准备站起身,一辆车子从里面开了出来。

  宁也侧过头,逆着光,她看不太清楚车里的人。

  只认出是一辆黑色辉腾,远远看去,像是蛰伏在暗处的猎豹。

  宁也觉得车子莫名有些熟悉,还没想出来怎么回事,那辆车已经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被降下来,宁也看清了车里人的脸。

  车内灯光昏暗,映得男人的侧脸锋利,眼瞳邃黑沉静,宁也站在原地没动,心弦紧绷起来。

  “小叔。”

  她叫了一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明知故犯》<<<<


第八章

傅蕴庭透过半开的车窗往外看,他手指尖夹着一根烟,半明半暗。

  落在宁也身上的目光,依旧沉静得像是带着力度。

  不知道为什么,宁也突然想起了医院的时候,他掐着她的下颚,对着她说话的样子。

  那双眼睛明明没有多少波动,却像是能将人给卷进深不见底的旋涡,让人跟着心惊肉跳。

  而那只掐着人下颚的手,修长有力,犹如钢筋铁骨。

  宁也感觉自己的下颚,现在都隐隐有些发疼发热的迹象。

  但是很快,她就无暇去想更多,那边傅蕴庭已经“啪”的一声,推开车门下了车。

  高定制的皮鞋踩在泊油路上,发出空幽回响,距离宁也越来越近。

  每一步都像踩在宁也的神经细胞上。

  宁也有点想要往后退。

  傅蕴庭大概是察觉出了她的举动,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站定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又落像她侧肩的背包上。

  黑暗里,他的身姿显得更伟岸挺拔。

  “这么晚,去哪里?”

  “去同学家里。”

  “宁也。”

  傅蕴庭声音沉了沉:“说实话。”

  宁也周围全被傅蕴庭的气息包裹,让她觉得很逼仄,压迫。

  “我说的是实话。”

  “这么晚去干什么?”

  宁也站着不吭声了。

  傅蕴庭手指上还夹着烟,他弹了弹烟灰,定定看了宁也一眼:“你去哪个同学家,我送你。”

  “我打的车已经来了。”

  “这条路上。”傅蕴庭的语调都没变,依旧平静沉稳,但却是不容拒绝的强势,犹如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这么晚打不到车。”

  宁也捏紧了手上的背包。

  傅蕴庭说:“上车。”

  说完转身绕过车尾,朝着驾驶座那边走,拉开车门上了车。

  宁也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捏着半挎在肩膀上的背包,在原地站定了一会儿,那辆蛰伏着的黑色猎豹依旧稳稳的停在那里。

  宁也最后还是上了车。

  她不敢拿傅蕴庭当司机,坐的依旧是副驾驶。

  傅蕴庭看了她一眼,说:“把东西放后面座椅上。”

  宁也走的时候,其实有些浑浑噩噩,背包里就随便装了几套衣服,她把身上的背包往后座放,然后乖巧的系上安全带。

  傅蕴庭没问她去哪儿。

  宁也等了一会儿,依旧没听到他的询问声。

  她只好开了口,声音还是软软的,显得很文静:“小叔,我真的去我同学家,你把我放在曙光路就可以。”

  傅蕴庭没理她,启动了车子。

  车内很安静,傅蕴庭显得很沉默,但并不是不想说话的那种沉默。

  反而像是在思考酝酿着什么。

  宁也也不敢多说。

  她想问傅蕴庭,有没有把自己去将夜的事情告诉傅老爷子,可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她的余光能看到傅蕴庭的侧脸轮廓,锋利流畅,像是刀凿。

  傅蕴庭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伸出窗外,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在一片窒息的沉默中,他抽了一口烟,突然道:“那天晚上我喝醉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明知故犯》<<<<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