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风也等你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我在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爱之深,痛亦深

作者:春雷炮

主角:叶北琛,江念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又名《我在等风也等你》三年前,叶北琛的妹妹因为一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江念被冤枉成车祸的主谋,被送进监狱折磨了整整三年。三年后,叶北琛依旧不肯放过她,他一寸一寸踩碎她的尊严和骄傲,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深爱一场,爱到陌路,她的一颗真心,被他伤到麻木,江念不再解释,默默认下所有莫须有的罪名,决绝赴死!(主角原名夏夜,薄亦琛)

我在等风也等你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我在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爱之深,痛亦深》免费试读

第1章 踹掉她的孩子

监狱里,隐约传来女人压抑的声音,夹杂着痛苦。

夏夜无力的趴在地上,神色痛苦,紧咬的下唇已满是鲜血。

她沙哑着求饶,但男人却依旧不肯放过她。

“薄亦琛,放过我吧。”

女人带着祈求的语气,转头看着他帅气的脸庞。

薄亦琛唇角一弯,勾勒出冷冽的笑。

手抓着女人的纤腰,力道很深。

“放过你?呵,你做梦!”

充满报复的动作,让夏夜忍不住哭出来。

她不停的挣扎着,却无能为力。

长时间的折磨,让夏夜全身无力,几乎动弹不得。

“薄亦琛,求你放过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夏夜痛哭出声,丝毫抗拒不了。

“求我?”薄亦琛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笑话。

他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冷笑道:“好啊,你想怎么求我?”

“只要你肯放过我,怎么求我都愿意。”

“取悦我!”

夏夜浑身颤抖,不着寸缕的她艰难爬起来,在男人面前跪下。

“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猪狗不如的样子吧!”

薄亦琛扯着她的手臂,走到监狱里的落地镜前。

“睁开眼睛看一看,你有多丑陋!”

薄亦琛强行掰开她的眼,强迫她看着镜子。

夏夜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镜子里的女人满身伤痕。

而此刻,她被按在地上。

如同一只摇尾乞怜的狗,任他折磨。

她崩溃,心痛不已。

“薄亦琛,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

薄亦琛猛地抓住女人的下巴,狭长的眸如要喷火一般。

他咬牙切齿道:“你还敢问我为什么!你当年设计陷害可人,害她被人侮辱,最后不得不拿掉子宫,失去做母亲的权利!”

“不是……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真的没有!”

夏夜不是第一次否认这件事,可薄亦琛从未相信过。

当时知道真相的人,只有他的妹妹薄亦琳。

可一场车祸,薄亦琳成了植物人。

而她,成了车祸的主谋,罪名就是杀害唯一的知情人,被送入了监狱,生生折磨了三年。

在他眼里,她就是个罪恶至极的女人!

“夏夜,你伤害了我最爱的女人,我说过让你生不如死!”

“你不是喜欢我吗?我就给你机会,让你尝尝做我女人的下场。”

“薄亦琛,你是想为伊可人报仇,所以才一次次故意让我怀孕,然后再亲手把我的孩子杀掉?!”

夏夜哭喊着问,撕心裂肺。

“是!谁让你怀的都是孽种,生下来也得死!”

“薄亦琛,你简直就是魔鬼!”

“是你把我逼成这样的。”

薄亦琛笑了起来,冷肆的笑贴在她耳边。

“我来之前收到你的体检,你又怀孕了!”

夏夜一惊,想起前两次怀孕却被他生生折磨弄掉孩子的痛苦。

她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薄亦琛已经抬脚,狠狠踹在她的肚子上。

“啊——”

监狱里,传来夏夜的哀叫。

可外面值守的人,都不为所动。

疼痛,一波接着一波袭来。

剧痛伴随着腿边流下的血……

夏夜只觉自己疼得快要死去,她瞪大布满血丝双眼,看着男人毫不留情,转身离去……

第2章 我要杀了你

夏夜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雪白。

药水味刺激着她的感官,她自嘲笑了笑。

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死神都不愿意收她。

这里……

不是监狱,而是医院。

想起薄亦琛离去的举动,她下意识摸了摸肚子,宝宝还在吗?

“放心,孩子还在。”

略带安慰的话传来,只见病床边站着一位护士。

孩子,还在。

她没有流产!

夏夜虚弱弯了弯唇,眼里有一丝欣慰。

或许……

是薄亦琛发现自己做错了,决定放过她,才把她从监狱带出来,送到医院的。

至少这一次,他没有亲手杀了这个孩子,不是吗?

护士又说道:“因为你之前非正规流产次数太多,导致子宫壁薄弱,很容易会再次流产。这次如果再小产的话,恐怕会面临摘除子宫的危险。”

这句话如当头冷水,夏夜打了个寒颤。

她下意识护住肚子,暗暗发誓,这次一定会尽全力保住这个孩子。

护士离开没多久,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

只见衣着靓丽的女人走进来,她高傲得如同开屏的孔雀,带着目空一切的姿态。

“伊可人!”

夏夜看到来人,瞳孔猛地一缩,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伊可人红唇轻扬,扭着水蛇腰走到病床边。

她妩媚笑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伊可人,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

“如果不是我,你怎么会有机会出监狱,躺在这里?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保下的。”

“什么意思?”

伊可人眼里闪过阴狠的光芒,死死盯着夏夜。

“意思就是,乖乖把孩子生下来,我会好好照顾他。当初不是因为你,我不会被人轮,更不会失去子宫!”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把孩子给你!薄亦琛不会同意的!”

夏夜怒了,她瞪着伊可人,心里激起了怒恨。

“你以为这是谁的主意,就是薄亦琛!从你生下孩子那一刻起,这辈子你都别想看到他!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他。”

女人刻意咬重好好两个字——

“我会想尽办法折磨他,摧残他,让他做我的男妓。”

“不!”

夏夜当即就要疯了,她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当年的事,与我无关,我是被冤枉的!”

伊可人冷笑:“我当然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因为那些男人……是我找来的。”

夏夜闻言,震惊不已,喃喃问道:“是你……嫁祸给我的?”

“不是!”伊可人怒斥,表情忽地扭曲。

“当年应该被绑架,被轮的人是你!如果不是出了意外,那几个男人坐地起价,我不会跟他们起争执,更就不会被他们给……”

提到那件事,伊可人就觉得耻辱。

“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听到真相的夏夜,不敢置信事实会是如此。

“你简直就是疯了!明明是你作茧自缚,却将脏水泼到我身上,那亦琳的车祸……也是你让薄亦琛误以为,是我做的!”

夏夜终于想通了一切。

没想到自己这么久以来所受的苦,都是伊可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伊可人,我要杀了你!”

夏夜狂怒,扬起手掌,狠狠一巴掌甩在伊可人脸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之深,痛亦深》<<<<


第3章 把墓碑砸了

夏夜狂怒,扬起手掌,狠狠一巴掌甩在伊可人脸上……


伊可人被打红了脸,而下一刻,男人暴怒的声音传来——

“该死的女人!”

她对上薄亦琛狠戾的眼,下一秒,重重的一巴掌扇得她当即摔倒在地。

脸上的疼痛,火辣辣的。

她抬眸望去,伊可人正依偎在薄亦琛怀里哭泣。

可看她的眼神,满是得意。

薄亦琛眼带嫌恶和愤怒,对于夏夜红肿的脸毫不在意。

他看着她,警告道:“夏夜,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动手,我剁了你的手!你能活下来,全是因为可人为你求情。”

“把孩子生下来,给可人养,否则……”

薄亦琛话没有说完,但那冷酷无情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夏夜一张嘴便是满口血,但她还是拉住男人的裤腿,想要解释。

薄亦琛冷哼一声,无情踹开她。

而后,抱着伊可人离开病房。

夏夜眼睁睁看着伊可人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眼泪禁不住滑落。

不管是几年前成为薄亦琛的妻子,还是如今怀了他的孩子。

她都输给了伊可人。

输在,薄亦琛的爱。

……

是夜,夏夜趁着护士不注意,偷偷溜出医院。

满身伤痛的她,只想去见父母。

当年入狱,她都来不及与父母多说半句话。

强烈的念头指引着她回到家,可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人。

那人告诉她,原先这家人早就搬走了。

不等她多问,那人便重重把门关上。

父母搬走了?

他们去哪里了,为什么要搬?

而后,夏夜生怕被薄亦琛找到,抓回去。

她立刻找去曾经老佣人的屋子,老佣人看到她后,老泪纵横。

“李伯,我爸妈在哪里?”

“小姐,你入狱这段时间,一切都变了……”

……

告别李伯后,夏夜浑身都在颤抖。

耳边回响着李伯的话,她不停的摇头,不愿意相信。

她浑浑噩噩朝郊外的公墓走去,循着李伯说的方向——

一座墓碑出现在面前,上面熟悉的名字,刺痛她的眼睛。

“爸,妈!女儿不孝啊!”

夏夜扑通一声跪在墓碑前,凄厉至极的哭声彻响天空。

她不停的磕头,额头磕得血肉模糊,却不肯停。

从她入狱后,父亲生意垮了,债台高筑的他选择了自杀。

而母亲也受不了打击,引火自焚而死。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薄亦琛痛恨她,所以出手报复。

他们死的时候,她都不在身边。

最后还是李伯出钱,为他们买了墓碑,才算有了一个安息之地。

轰隆!

伴随着雷声,豆大的雨点打在夏夜身上。

她浑然不觉,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墓碑。

就在这时,薄亦琛带着人找到了她。

“把她给我带回去!”

冷凛的声音传来,夏夜昏昏沉沉看去,就见男人那张无情的脸。

“不,我死都不会跟你走!”

女人紧紧抱着墓碑,任由别人拉扯,也不肯松开。

薄亦琛当即怒了,夏夜这个贱人,竟然刚跑。

他冷哼一声:“由不得你!监狱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不,我不是罪犯,你才是!”

这一刻,夏夜只想做个疯子。

“你是杀人凶手,是你逼死了我的父母,你这个凶手,恶魔!”夏夜愤恨的盯着他,咬牙切齿。

“那是他们罪有应得,生了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儿!”

薄亦琛冷冷一笑,“不走是吗?来人,把墓碑给我砸了!”

夏夜震惊。

“不……不可以!”她惊叫着阻止,可双手却被人死死拽住。

最后,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父母的墓碑被砸成碎块。

刹那,她恨不得死去。

“薄亦琛,我恨你,我恨你!”

第4章 他妹妹醒了

夏夜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于薄家地下室。

她坐在地上,手脚被戴上了狗链子。

吱呀一声,门打开,刺眼的光亮让她睁不开眼睛。

冰冷的手指狠狠捏着她的下巴,男人讥讽道:“原来你还会哭?像你这种冷血残忍的女人,也懂伤心流泪吗?”

夏夜狠狠拍掉他的手,充满仇恨的看着他,怒道:“你才是冷血无情,狼心狗肺!薄亦琛,我恨你,恨你一辈子!”

“恨我?你有什么资格恨我!是你害我妹妹成为植物人,我凭什么不能报复你?”

薄亦琛说着,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夏夜闷哼一声,脸再次被打肿。

“我没做过,没做过!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薄衍琛,你瞎吗?!”

“闭嘴!”

男人怒极,她竟然敢骂他瞎。

怒气控制不住,刷的一声,他抽出腰间皮带,猛地朝夏夜身上挥去。

“啊!”

夏夜痛呼倒在地上,嘴里却依然倔强的骂着:“薄亦琛,我恨你……我诅咒你和伊可人不得好死!”

她越是叫骂,薄亦琛的怒气越甚,下手也越发狠辣。

地下室里,不停传来抽打声和痛呼声。

直到电话响起,薄亦琛才停手。

“什么,亦琳醒了?我马上过去!”

薄亦琛脸色突变,瞬间欣喜不已。

他瞥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夏夜,冷声道:“亦琳醒了,我会让她亲自指证你!”

夏夜闻言,无声笑了笑。

在昏过去之前,她只想着……

亦琳醒了,真好。

终于有人能证明她的清白了。

……

薄亦琛马不停蹄朝医院赶去,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女孩微弱的呼救声。

是亦琳!

情急之下,他踹门进去。

一眼就看到三个男人按着病床上的妹妹,上下其手,要侮辱她。

“住手!”

薄亦琛怒喝一声,冲上前去。

几秒钟的时间,就把三个混混打得哀嚎不已,不停求饶。

“哥哥……”

薄亦琳虚弱无比的叫了一声,薄亦琛立刻抱起她。

“亦琳……”

他心疼不已,立刻找来了医生。

所幸检查后并无大碍,只是刚醒来身体比较虚弱,需要静养。

薄亦琛这才放下心来,只是怒意不止。

他一把抱起妹妹朝外走去,看了眼门外的助理。

他冷厉的眼神扫了一眼那三个混混,沉声道:“把他们三个带回去,我要亲自审问。”

“是,总裁!”

……

薄亦琛抱着妹妹快步离开,并未注意到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病房的一举一动。

待所有人离开之后,伊可人才从暗处走出来。

她唇角扬起一抹得意而狠毒的笑容。

幸亏她早有准备,插了眼线在医院。

在薄亦琛赶来前,安排了这一出好戏。

“夏夜,你很快就会尝到,何为真正的绝望。”

伊可人笑得肆意。

不把薄亦琛逼到这一步,他是不会让那种事情,在夏夜身上重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之深,痛亦深》<<<<


第5章 好好伺候她

不把薄亦琛逼到这一步,他是不会让那种事情,在夏夜身上重演……


回到薄家,薄亦琛抱着妹妹回了房间。

看着娇弱的妹妹,他的心就止不住的疼。

“亦琳,都是哥哥不好,是我害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

薄亦琳昏昏沉沉间,隐约听到哥哥要报仇。

她的心莫名恐慌,下意识抓住薄亦琛的手。

“哥哥,不要……”

“亦琳,别怕!我会让夏夜付出惨痛的代价!”

夏夜?

为什么哥哥要报复夏夜?

薄亦琳微微睁开眼睛,吃力道:“夏夜她……她不……”

薄亦琛眼看妹妹说话如此辛苦,更加心疼。

他看到妹妹手腕上有被男人抓伤的痕迹,心头的怒气止不住喷发。

“亦琳,你好好休息,我等会儿再来陪你。”

薄亦琳张了张嘴,想阻止哥哥。

但身体实在太虚弱,喃喃了几句,又陷入了昏睡状态。

薄亦琛走到楼下,助理已把三个混混带来。

三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求饶道:“薄少,放过我们吧!”

“我们知道错了,这一切都是有人指使我们做的!”

“是啊,我们收人钱财,也是不得已的,我们再也不敢了!”

薄亦琛眼中闪过嗜血的红。

“说!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

地下室的门再次被打开。

夏夜刚转醒,浑身都是伤,她微眯着眼睛,看向走进来的薄亦琛。

而对方,眼神几乎要吃人。

她心里诧异,难道是亦琳发生什么事了?

正想着,跟进来的三个男人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

个个低着头,对她一副愧疚的模样。

夏夜觉得莫名其妙,又惊慌不已。

“夏小姐,你的钱我们不赚了!早知道那是薄少的妹妹,给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下手啊!”

“你们在说什么……我,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把亦琳怎么样了?”

夏夜说话都喘不上气。

“你还有脸问!”

薄亦琛上前一步,“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亦琳就被他们糟蹋了!”

夏夜震惊,糟蹋……

“夏夜,你用这种方法伤害了可人,如今连我妹妹也不放过,你简直是蛇蝎心肠!”

她?怎么会是她呢,她一直被关在这里,从没有出去过啊。

“不,我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害亦琳,伊可人也不是我害的,我是冤枉的!”

“冤枉?”

薄亦琛冷笑一声掐住她的脖子,厌恶道:“每次看到你这种楚楚可怜的表情,我就想吐!我给过你机会,偏偏你死性不改!”

薄亦琛说完,狠狠把她丢在地上。

他转头看向三个混混,残忍笑道:“你不是喜欢这种龌龊手段吗?今天我也让你尝尝,被轮的滋味!”

“你们三个好好伺候她,直到她满意为止!她满意了,你们才能活命,懂吗?”

夏夜闻言,震惊无比的看着薄亦琛。

她不敢相信,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而那三个男人为了活命,已经如同饿狼一样扑了上来。

她拼命想要挣扎抵抗,却被人死死按在地上。

转过头,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薄亦琛,沙哑道:“薄亦琛,让他们住手!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

薄亦琛眼神一缩,更加锐利的眼刀投向夏夜。

冷冷的,一字一句道:“这个孩子我根本不想要!谁知道,你怀的到底是谁的种!”

这句话如同一把尖刀,刺入夏夜的心脏。

她愤怒又绝望的看着男人无所谓的脸,心痛到鲜血淋漓。

“薄亦琛,这是你的孩子!我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人!”

“马上就不是了。”

薄亦琛笑得凉薄又无情,冷冷嘲笑道:“你们三个,卖力点!”

夏夜绝望尖叫——

“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之深,痛亦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