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不可及全文免费阅读,斯人不可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说:斯人不可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君洛未央

简介:\"林家嫡女,毒手无双,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可惜的是,她之所以修炼毒术,皆是为了一个男人
为了这个男人能得偿所愿,她不惜忍辱负重,换来的却是冷嘲热讽和羞辱
可当所有误会解开,发现他们已经错过太多
\"

斯人不可及全文免费阅读,斯人不可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

角色:林月华,江凤御

《斯人不可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蛇蝎妇人

北延国,重重宫墙之下,偏僻的冷宫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前朝废后林月华倒在地上,面色惨白,左手腕的筋脉已经被挑断,鲜血顺着白皙的手臂涓涓而出,映的她绝望的脸色愈加惨白。

北延新帝江凤御,提剑立于面前,居高临下,满目愤怒。
玄铁的长剑之上,还存留着鲜红的血迹。

“林月华,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解药,朕便饶你一条贱命。
”江凤御提起剑,剑峰再度指向跌坐在地上的林月华。

“阿御,我真的没有下毒,你相信我,好不好?”林月华
“没有下毒?整个北延谁人不知,林家嫡女,毒手无双,一人可抵千军万马,而地灵笑是你独门炼制的毒药,除了你,谁的心思还会如此歹毒?”
“我修毒术,皆是为了你,当年……啊!”林月华话还没说完,江凤御一剑刺下,挑断了她右手的筋脉。

伤口外翻,鲜血奔涌,林月华疼的脸上渗出一层细汗。
她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竟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你还敢提当年,当年若不是你背叛朕,朕会像丧家犬一样流落在外?林月华,你当年害朕的账,还没找你算,如今你大势已去,成为废后,竟还不安分,心狠手辣毒害朕的女人,你好毒的心肠!今日,你若不交出解药,朕就将你凌迟!”
江凤御说着,随手一甩,长剑划过林月华的胸前,直接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林月华被力道催动,直接朝着一旁栽了过去,狼狈的摔在地上,本就从伤口处不住往外奔涌的鲜血,瞬间在地面上染出一大片的猩红。

“你的女人?呵,呵呵,原来如此,原来陛下夺了江山,有了新宠,所以才迫不及待要我死?”她顾不得身上的疼,却突然间大笑起来。

她在这如地狱般的宫中,等他多年,如今他终于归来成为新帝,没想到他们的身份竟然是如此可笑的局面。

他的女人,原来,他早就爱上了别人!
“朕,再说一遍,交出解药,离儿若是出事,我让你全家给她陪!”
“阿御,你我自幼相识,为何就不能信我一次?我林家待你不薄……”
“自幼相识?既然知道自幼相识,那你又是如何报答朕的?蛇蝎妇人,既然不肯交出解药,那你就去死吧!”
江凤御被激怒,挥剑就要朝着林月华刺了下去,这个时候,一个只有半人高的小男孩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江凤御的大腿。

“坏人,不要杀我娘亲,不要杀我娘亲!”
“你,你就是那个孽种?正好,朕不去找你,你到是自己跑出来送死,那我就送你们,一起去死!”
江凤御狭长的眸里透着森森寒意,抬起一脚直接将抱住自己大腿的孩子踹了出去。

接着便提剑转身便要朝着孩子刺下去。

“不要!阿御,他不能杀他,他是你的孩子!”
林月华见了,疯了一样冲了过来,直接用身体护住了孩子。

利剑直接从她的后背穿了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斯人不可及》


第二章折磨

林月华感觉一阵剧痛,口中一阵腥甜,直接吐出来一口鲜血。
江凤御这一剑落下,力道十足,直接刺穿了她的肩膀。

当刀剑拔出的那一刻,她才终于看清楚,眼前这个她拼了命守护,如今已经成为帝王的男人,是真的容不下她,是真的要杀掉他们的孩子。

身边的几个太监,见状立刻上前去将林月华拉开,小男孩受到了惊吓,此刻已经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江凤御拖着剑走过去,一脚踩在了小男孩子的胸口。

“你说什么?林月华,你如今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竟敢妄言他是朕的孩子?呵呵,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既然你这么在意他,那就交出解药,否则的话,我立刻命人将他剁了去喂狗!”
“不要,杀了他,你会后悔的,江凤御,你一定会后悔的!”
“所以,解药,交还是不交?”说着,江凤御作势脚下就要用力。

“不要,好,我给,我给你解药。
”林月华挣扎着朝着小男孩爬过去,一只带血的手,抓住了踩在他身上的那只脚上。

她的力气很小,但江凤御终是嫌弃的将脚收了回去。
林月华趁机将小男孩护在怀里。

“你终于还是承认是你下的毒了!”
“是,是我下的毒,所以,解药我有,但请陛下放过孩子,只要陛下答应,我就给你解药。

“林月华,你以为你配和我谈条件?”江凤御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满眼嫌弃。

“陛下,答应还是不答应?”
“好,不过是个孽种而已,你愿意留着,随你!”江凤御虽然不情愿,但是为了离儿,还是答应了下来。

林月华看着他,心中一阵凄凉,颤抖着将袖口里的一个小瓶子丢了出来。

小太监见了,立刻捡了起来,递给了江凤御。

江凤御拿到小瓷瓶,看都没在看林月华一眼,直接转身大步离开。

“阿御,地灵笑入体,第一日血黑,第二日血白,第三日身亡,你的离儿中毒几何,你当真知晓吗?”
江凤御听了,停了一步,随后继续迈开步子出了冷宫大门。

林月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
众人散去,冷宫终于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林月华低下头去,用脸贴在还在昏迷的小男孩的身上,瞬间一张苍白的小脸,染上了一丝惊恐。

“还儿,还儿,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娘亲啊!”林月华惊慌失措,赶忙跑到一旁的柜子前,颤抖的断手费力的拿了药出来,用嘴喂给了小男孩。

看着小男孩的脸上,渐渐恢复了一丝红润,她才终于放心下来。

接着她用嘴巴将内衣的布料扯开,将手上的伤口绑。
筋脉已断,她的手现在完全使不上力气,若不是她体质特殊,恐怕这双手,以后便完全废了。

未央宫。

江凤御命人给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女人喝下了林月华给的解药,片刻之后,原本躺在床上的美人突然心痛难耐,起身十分痛苦的吐出来一口黑血。

“陛下,不好了,离姑娘她,她中毒了……”
“中毒?这是怎么回事?”江凤御抓着太医的领子,焦急的质问。

“这,这,离姑娘所中之毒,是,是地灵笑……”
“这点朕之前就知道!”
“陛下,陛下,离姑娘之前只是……如今确实是中毒地灵笑之毒!”太医紧张不已,刚想开口,却突然看到内监狠辣的眼色,只得含糊转了话锋。

“蛇蝎妇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斯人不可及》


第三章血玉

江凤御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将太医甩开,大步朝着冷宫而去。

而此刻,凄凉昏暗的冷宫中。

林月华靠墙坐在地上,怀里紧紧的抱着昏睡着的小男孩。

“还儿,你一定要坚持一下,这一次娘一定会拿到血玉为你续命,如果拿不到,娘就跟你一起走,一定不会让你孤单的……”
林月华小声的念叨着,脸色惨白的有些吓人。

“砰”的一声,冷宫本就歪斜的门板被剑劈开,残存的木头碎渣,崩裂而来,直接擦过林月华的脸颊,让她原本惨白的脸上,瞬间到了两道血痕。

“贱人,你竟敢骗朕,你给朕的是地灵笑的毒药,你想借朕的手,杀害朕的女人,好恶毒的心思!”
“陛下,地灵笑的解药,我有。

“交出来,我留你全尸!”江凤御怒斥,以为愤怒眼眶都泛起了恐怖的猩红。

“陛下,地灵笑其毒,若本身已中此毒,继续服下毒药,见血封喉,若本身未中此毒,服下毒药,则第一日血黑,第二日血白,第三日身亡,如今陛下提剑来寻解药,说明陛下心系之人之前并未染地灵笑之毒,这点您可曾想过?”
林月华淡然的拍着熟睡的孩子,似乎丝毫没有在意面前的长剑,缓缓说道。

江凤御听了,心中闪过一丝震惊,但此刻的他焦躁和愤怒交织,根本无暇细想。

“朕懒得听你废话,速速交出解药!”
“臣妾的孩子需要血玉续命,只要陛下将血玉赐予臣妾,解药定当奉上。

“血玉?林月华,你为了救这个孽种,还真的是不择手段!”江凤御气急败坏,这个女人,为了一个和别人生的孽种戏弄于他!
简直恬不知耻!
“求陛下赐血玉!”林月华狼狈的跪在地上祈求。

“好,朕给你血玉,不过,朕如何知解药是真是假,正好找个人试毒,朕看这孩子就正合适!”
江凤御伸手直接去抓林月华怀中的孩子。

林月华赶忙将孩子护住,向后退了退,随后立刻跪在地上。

“陛下,解药只有一颗,若是试毒,便再无解药,还请陛下相信我一次。

“若你再敢骗朕,我就将这孽种剁了喂狗。

江凤御将林月华鲜血模糊的手中捧着的解药拿走,转身的时候像是施舍一般将血玉丢在了地上。

林月华狼狈的爬过去,将血玉捧着跪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这血玉是北延皇室至宝,可造骨血续命,她之前一直留在宫中忍受折磨,日日跪求,只为借血玉一共,却一直无所得。

如今,江凤御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轻易就将血玉给了她,他到底是有多爱那个女人……
林月华挣扎着起身煮了药给孩子服下,随后将他安置给了之前心腹的丫鬟照顾。

江凤御拿走解药之后,冷宫得了三日的安宁。

看着气息渐渐平稳的孩子,她的心里总算是有了些许的安慰。
前院的宫门已经损坏,寒冬腊月,凄冷无比,她只得让唯一还肯跟着自己的丫鬟将孩子带去了后院照顾。

只是,她未曾想到,才从后院看过还儿回来,才安静了没一会儿的宫门,竟突然间被打开,紧接着涌进来许多个宫人随从。

恍惚间,人群簇拥之下,走进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姐姐,许久未见,别来无恙。

“怎么是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斯人不可及》


第四章来人

来人竟然是林湘离,她不敢相信的开口道。

“不是我,你以为是谁?”林湘离一边语笑嫣然的向她走近,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眼中透露出来的得意却深深的刺痛了林月华。

“你……”林月华心中一阵翻江倒海,电光火石之间却是想明白了一些从未想明白的事情。

声音有些不可置信。

“是你,江凤御的新宠是你……。

“不错,是我,听闻姐姐如今落魄,妹妹特地来……关心一下姐姐。

林湘离幽幽一笑,看来真的是她了,那个深的江凤御新宠的人,这女人向来惯会摇尾乞怜,实际却是扮猪吃老虎,只可惜,她直到现在才看清她的真面目。

“林湘离,我只恨当初瞎了眼睛,才会真心把当成妹妹,我林家好心收养了你,你居然恩将仇报,就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你们有真的把我当成家人吗?不过是把我当成你的婢女,明知道我对陛下痴心一片,你还横刀夺爱嫁给他,这就是所谓的恩情吗?”
林湘离双目充满恨意的说完后,冷哼一声又继续对她说道,“好在陛下看清你这个贱人的真面目,重新回到我身边来。

听到她如此说后,林月华心中一阵绞痛,想到江凤御之前的所作所为,被他挑断手筋处像是感受到她心中所想,传来阵阵痛意。

她忍住这痛意,眼中藏不住失望的看着林湘离。

“哈哈哈……违心说出这样的话,你到底还有没有心?自你来到我们家,但凡我有的,必不会少了你的那一份,谁人不知你是林家的二小姐?谁人敢欺你?至于你喜欢江凤御,你何曾对我提起半句?如若知晓你对他的心意,我根本就不会嫁给他。

“哼,到了这个时候,说这些,不觉得有些晚了吗?”
林月华见她死不悔改,想到江凤御对她的伤害,眼中涌上恨意,冷笑着道。

“如果江凤御知道你欺骗了他,你说,他还会像现在这般护着你吗?”
被她语气刺中痛脚的林湘离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恨不得就此将她杀了。

“那姐姐要失望了,那些真相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又怎么可能傻到去告诉陛下,至于你,陛下是不会相信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啪”。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林月华就已经冲到她面前,扬起手一巴掌挥在她的脸上,尽管手腕处不断的涌出血液,痛意让她整只手不住的颤抖,但都比不上她心中的万分之一。

被她举动震惊的林湘离回过神后,叫嚷着身后目瞪口呆的宫女将她抓住后,双目喷火走到她跟前。

“你这个贱人,敢打我,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吗?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对你千依百顺的林湘离吗?”
说着,抬起手“啪啪”几个巴掌挥在林月华脸上,直到将她嘴角溢出血后才停了下来。

“哈哈哈……,林湘离……别高兴的太早,我会好好看着你,看着你跌落得比我还狼狈不堪的时候……。

林月华忍住被她打得红肿的脸,满眼讥笑的一字一句的对她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斯人不可及》

第五章陷害

“是吗?只可惜你等不到那一日了。

林湘离恼怒让心腹宫女拿来一把匕首,在她疑惑不解的目光中狠狠地割了自己手掌一刀,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示意抓住她的宫女走开,把那把匕首扔在她的面前后,瞬间哭得梨花带雨。

“姐姐……你如此伤我……也是应该的,这一切都是妹妹的错,和陛下没有关系,是我不要脸勾引了陛下,你要恨……就恨我吧……。

“你在干什么?”
还没等林月华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被突然出现的江凤御一脚踢翻在地,心口一阵剧痛,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你这毒妇,离儿好心来看望你,你居然伤她,今日朕就了结了你,让你不得在作恶。

“陛下,不要怪姐姐,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伤到的。

林湘离哭得梨花带雨扑在江凤御怀中,假装在为她求情,实际却是在火上浇油,让江凤御更加厌恶她。

看着这一幕,她的心就像被撕碎成几块,痛得她无法呼吸。

“江凤御,如果我说我没有伤她,是她自己弄出来的,你相信吗?”
“陛下,不要责怪姐姐……就如她所说……是臣妾自己伤的……。

看着委屈不已的林湘离,江凤御心疼的将她拥入怀中,看向林月华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不堪入目的东西,满眼的厌恶。

“你果真恶毒至极,离儿处处为你着想,甚至多次在朕面前说你的好话,你不但不领情,还把这些脏水往她身上泼,是真的把朕当傻瓜吗?”
看着林湘离在江凤御怀中对她得意的笑后,又听到他如此维护她的话,林月华的心也慢慢变得麻木起来。

“既然你都说是我做的了,那我就坐实这个罪名。

心一冷,抓起面前的匕首就向着林湘离刺去。

“啊”。

只是还未靠近就被江凤御一脚给踢飞了,身体重重砸在地上,那一刻,林月华恍惚间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陛下……不要啊,姐姐虽然犯下此等大错,但她始终都是臣妾的姐姐,还请陛下再给她一个机会。

林湘离假装死死抱住拿着匕首向她走来的江凤御。

痛楚慢慢席卷林月华全身,她的神智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想着就此死去也好,至少不会再经历这些痛苦。

只是,一想到她如果就这么死了,那就无人可护着她的换儿了,想到她的换儿,她忍住剧痛,用力的咬住舌尖,意识也慢慢回笼。

缓缓抬头看向他们,眼中藏不住愤恨。

“江凤御,你会后悔的,错把鱼目混珍珠,我会好好等着,等着看你悔不当初,痛不欲生。

“还有你,林湘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朕从不后悔做下的事,最后在提醒你一次,如果你胆敢在伤害离儿,朕会让你和那个孽种就此消失在这个世上。

然后不等林月华开口,对着身后的侍卫下令道。

“来人,把这个毒妇给朕打入天牢,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斯人不可及》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