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霆,苏菱《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小说:穿越重生

角色:云霆,苏菱

作者:小皮蛋

简介:又名《重生为妃:殿下请接招》上一世她死的积怨,死后渣男还在她的灵堂里和她姐姐苟且。重生归来,她将前世种种了然于心。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唯独那个当朝太子让她有了几分期许。女追男隔层纱,太子殿下请接招。

云霆,苏菱《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免费阅读

第1章 我们回家

灵堂内,白色幔帐随风飘舞,灵台上面凌乱的摆放着几支香烛,还有一个倒了下来的木牌。

原本该是寂静的灵堂,却忽然发出了暧昧声响。

细细看去,竟是一对男女正衣衫凌乱的抱在一起。

那女子轻笑一声,媚眼似有似无的划过灵台上的木牌,“景爷,咱们这样在姐姐面前做这种事,是不是不太好啊?”

她口中这么说着,语气却没有半点迟疑,眉目之间带着的分明是挑衅与嘲讽。

而她身旁的男子,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都是死人了,还有什么好不好的?平白无故提她做什么,快别扫兴了。”

苏凝语闻言,眉梢一挑,越发妩媚动人起来,她嗓音本就细细柔柔,眼下更是嗲的能滴出水来似的,“景爷,您说要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娶妾身进门的事还作数吗?”

“作数,自然作数。”谢景忙安抚她还来不及,“苏菱都死了,本侯再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苏语凝闻言,唇角止不住的翘起,媚眼如丝却又带着一丝挑衅似的扫过木牌,随后便与谢景翻云覆雨去了。

苏菱透明的身体微微一晃,听着灵堂内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她微微垂下眼眸,只作听不见。

整整七日,她死了整整七日,这七日,她日日目睹她的夫君与她的亲妹在她的灵堂内翻云覆雨寻欢作乐。苏菱的心,早就随着她的身体一起被挫骨扬灰,再也感觉不到痛了。

窗外的雪,细细碎碎无声的下着。今年的冬天,冷的格外出奇。苏菱看着雕花窗外微微透进的光,思绪却飘的很远。

当初她抗旨嫁给了谢景,出嫁那一日,没来多少宾客,苏家瞧不起谢景,她甚至连个娘家人都没在身边。

他却来了,掐着她的脖子冷冷的撂下了一句话,就走了。

苏菱到现在都记得那句话,“苏菱,你挑男人的眼光太过拙劣,将来若是后悔,也是你自食恶果。”

他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可只有苏菱自己知道,他那种按在她脖子上的手,没有使出丝毫力道。

他终究是......连半分也舍不得伤她。

苏菱也的的确确后悔了。

她记得他最后离开时的那个眼神,冷至骨髓,也是失望透顶,还有一抹,她不懂的深邃。

他一语中的,而她怎么也料不到,这个后悔,竟是让她直接命陨了。

他应当是对她很失望的罢,也许此生,她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了。

苏菱怔怔坐着,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眼前却忽然有光闪过,紧接着,耳畔响起了阵阵烟花礼炮的声音。

今日......今日是他的凯旋之日!

苏菱蓦的反应了过来,他终究还是做到了。

澧朝太子,战功赫赫,必将名垂青史。他于她,本就可望而不可即,眼下,却是真真正正的阴阳相隔了。

今日,一定全京城都在为他欢呼罢。宫中必然已经为他设宴庆功,届时,他美酒佳人在旁,哪里还会想起她。

不,应当说,自她嫁给谢景的那一刻起,她与他便再无瓜葛了。

苏菱黯然神伤,无端的竟觉得浑身冰冷了起来。

紧接着,原本充斥着暧昧声的灵台,乍然被一声巨响给撕裂了开来。

紧闭的大门此时此刻已经被踹倒在了一旁,门外“骨碌碌”的滚进了一个人头,乌发凌乱,还滴血鲜血。幽怨的双眼死死瞪出,直吓得在灵台下翻云覆雨的那对狗男女尖叫了起来。

苏语凝吓得衣衫都来不及穿,胡乱的掩盖住自己的身子,猛地往桌子底下钻。

只是还没来得及将自己藏好,门外的身影便霍然而至。

那人冷冷的看了一眼苏语凝,想也没想,直接抽刀,锋利的刀尖刺入了苏语凝的小腹,动作快的苏语凝甚至一句话都来不及说。

鲜血顺着刀柄滴落,他面无表情的抽出了刀,任由苏语凝的血溅了一室,也浸染了那白色的幔帐。

云霆身着战甲,宛若天神而至。只是他眉宇间的森冷与杀气却是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

苏菱痴怔的看着眼前人,一时竟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云霆似有所觉一般,目光缓缓落在了灵台之上,落在了那倒在一旁的牌匾之上,待看清了入目的几个字,他登时身形一晃,脚步踉跄,竟是差点要跪在了灵台之前。

“孤走前,是如何交代你的?谢景!”云霆霍然转身,刀锋直指谢景喉间。

云霆手筋根根爆出,额角汗水缓缓滴落。他双眸猩红,喉间已然有鲜血溢出。情绪,压抑到了极致。

谢景见状,吓得腿都软了,连连摆手,“殿下,不是的!您听我说,都是......都是苏语凝下的毒,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云霆充耳不闻,他抬步一步步走向谢景,铠甲铮铮作响,扑面而来的杀气刺得谢景脸颊生疼,几乎不敢再看眼前的男人。

“殿下,你别过来!你......你可想清楚了,我是当朝一品侯爷,你若杀我,可是要受尽弹劾的!”

“狗屁弹劾!”云霆愤然出声,一刀直入谢景心间,“若是能让她活过来,这东宫之位我便是不要了又如何!”

他这辈子最悔之事,便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谢景这个懦夫!便是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步步走向无法挽回的地步。

都是他的错。

云霆拔出刀,转身,走至灵台前,竟是直接跪了下来。

他堂堂东宫太子,不跪天也不跪地,竟是在此刻跪在了苏菱面前。

苏菱早已看的泪流满面,她抽泣着,拼命摇头,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一句话。

她想要伸手触碰他,却只能穿透他的身体。

云霆看着木牌,双手颤抖的不像话,他想碰一碰她,却又不敢,“菱儿,你方才吓到没有?是我不好,我不该在你面前这般打打杀杀。”

“若早知你厌我,我便早该离京,你也不会这般......都是我的错。”

云霆指尖鲜血落在木牌上,好似落在了苏菱脸上一般。

苏菱似有所感应,泪珠便越发滚滚落下。这七日,她如何受辱,也不曾落一滴,唯有此时此刻,泪却似决堤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她抬手,虚虚抚着云霆脸颊,似在感受他的温度一般,“云霆,我们......回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第2章 来的可真是时候

夜深,倾盆大雨瓢泼而至,扰的人无端心烦意乱。

而国公府内,也是早已乱作了一锅粥。

“这个二姑娘究竟想做什么?她是不是想把全国公府的命都搭上!封她为太子妃这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她竟还敢闹绝食!”苏老太太坐在为首的太师椅上,手中拿着一串佛珠,一颗颗拨着,心中却异常烦闷。

单是闹绝食便也罢了,她竟因饿的太过,脚步虚浮,不慎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了下来,磕破了脑袋,至今未醒!

这若是给皇上知晓了,又会怎么想他国公府?

苏老太太愁容满面,顾氏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母亲,太医方才给菱儿看过了......说是,倘若菱儿再不醒,就,就直接准备后事罢!”

顾氏话音未落,便猛地痛哭了起来,她瘫软的坐在地上,心中的悲痛溢于言表。

她一共育有二女一子,最疼爱的便属这个小女儿苏菱。这真真是她的眼珠子,从小便古灵精怪惹她疼爱的,她哪里能承受的住这种打击!

让苏菱去死,倒不如让她这个娘亲代替她去!

“有什么好哭的?你可知二姑娘她犯了何等大罪!虽说赐婚的旨意还没下来,但阖宫上下,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知圣上的意思?她此行此举是在打圣上的脸!待旨意下来,就是抗旨诛九族的大罪,若是圣上怪罪下来,我们整个国公府都难逃一死!你看看,这就是你生养出来的好女儿!”

苏老太太嘴上是这般指责,处处为国公府着想,可她眼底的悲痛,却也是真真切切的。

整个院内都弥漫着悲哀的气息,却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小厮的脚步声,紧接着,“老夫人!姑娘醒了,姑娘醒了!”

......

苏菱睁开眼的时候,还久久的回不过神来。胸腔内那颗猛烈跳动着的心脏,压抑的痛楚,都让她喘不过气来。

缓了许久,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哪里。

“菱儿,菱儿,你可算醒了!”顾氏连忙跑了进来,发丝凌乱,待看清那个安然无恙躺在床榻之上的苏菱,她才终于安了心。

被顾氏抱在怀中痛哭着好一会儿,苏菱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她这是回到了过去?

看着祖母熟悉的脸,娘亲怀中让她安心的味道,苏菱越发恍惚了。

两年前她嫁与谢景,便再也没有见过苏家任何一个人了。她以为,她们是厌弃了她......

却不想今生今世,竟有机会能够再见到她们!

苏菱心中越发动容,想到前世得知祖母后来为了恳请圣上不要下赐婚的旨意,特地进宫求情,卖上整个国公府的面子,交出祖父勤练几十年的扑虎军,年过七旬的老人那么跪在烈日下跪了整整一日,待回来后双腿都残了。

而娘亲也是为了她的事忧思甚重,最终弹尽竭虑一病不起。

都是她不孝。

这般想着,苏菱的泪便顺着洁白的脸颊止不住的滑落。她一把抱住了顾氏,“娘亲,娘亲,菱儿好想娘亲。”

顾氏看她这般,心中越发的难受了起来,“娘亲在这,菱儿不疼啊。”

苏老太太看着这一幕,心中也越发疼惜苏菱,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头可还疼?可还要叫太医来看看?”

苏菱摇了摇头,抹了抹眼角,片刻,竟是破涕为笑,“祖母,娘亲,菱儿不疼了。这么一跌,菱儿想通了很多事情。终究祖母娘亲也是为了菱儿好的,菱儿愿意嫁给太子殿下。”

乍然一听苏菱这般说,苏老太太和顾氏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良久,还是苏老太太率先反应了过来,“菱儿,你能这样想,那是再好不过,祖母知道,菱儿一向是懂事的孩子。”

苏老太太轻轻抚摸着苏菱的发,看着她纯净的眸,心中一片酸涩,“我们菱儿这么好的姑娘,自当只有太子才配得上。菱儿,太子殿下是人中龙凤,祖母绝不会看走了眼的。”

“菱儿晓得。”苏菱乖乖垂眸。

可叹,她重活了一世方才晓得云霆的好。

苏老太太见她这般听话懂事,心里那口气可算是顺了下去。

她知道,那太子殿下年过二十,常年在外征战,不似京中那些文文弱弱的贵公子。一身杀戮之气,苏菱这般娇小姐见了只怕晚上都会做噩梦。

可她一向听话懂事,就算不满,也决计不敢这般闹腾。

怕只怕是有那么几个有心人在背后挑唆。

老夫人眸光一闪,似有暗流涌动。

她细细询问了苏菱一番,确定她的身子没有任何不适之后,方才离去。

顾氏不放心她,又陪了会儿,见苏菱乏了,叮嘱她好好休息,这才离开。

那顾氏前脚刚走,后脚便又有人上门来了。

白芍从门外走了进来,“小姐,表小姐来了。”

表小姐?

苏菱动作一顿,微微眯了眯眼眸,“让她进来。”

这府上除了苏语凝,还有哪个表小姐?

再遇这故人,苏菱心中竟然意外的平和。

眼睁睁看着她和她的夫君在她灵台前颠鸾倒凤寻欢作乐七日,她早就麻木了。

这苏语凝是苏家一户远方表亲,她家中出了事,苏老太太于心不忍看她一人,便将她接了过来当做亲孙女对待的,可谁知这苏语凝,就是个白眼狼!

不记恩便罢,竟还反过来恩将仇报。

今日她便要好好的收拾这个白眼狼一番,叫她知道她苏家的恩惠可不是白受的!

苏菱手心紧紧握着,面上却没有丝毫显露。

苏语凝甫一进屋,便快步走到了苏菱床榻前,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二姐姐,你没事罢?可真是急死我了,听闻你醒了,我这便立刻过来探望二姐姐了。”

她发鬓微乱,气喘吁吁,那模样倒还真是急切。

苏菱垂眸,掩住了眸中一闪而过的冷光,“妹妹来的可真是时候,恰逢我正要休息。刚醒来,乏的很,妹妹也真会为我考虑呢。”

她话中的讽刺显而易见,苏语凝被这话一噎,登时便面颊微微一红,不敢再说话。

待反应过来后,她却是又抬眸悄悄觑了苏菱一眼。

苏菱对她的态度......何时变得这般尖锐了?

苏菱的性子惯来便是怯懦娇柔的,何时有过这般锐利的时候?竟不像苏菱,反倒是有几分像她那个姐姐苏卿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第3章 是太子殿下

顾氏育有两个女儿,一个苏菱,一个苏卿。苏卿性子活泼开朗,也聪慧的很,苏语凝自觉自己糊弄不过她,便转而挑选了苏菱,与她打好关系。

苏菱常年被养在深闺,没见过什么世面,怯怯懦懦的,何时有过今日这般的针锋相对?

苏语凝心中转的飞快,面上已然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二姐姐怎么这般说我?我是一番好意,二姐姐怕不是误会了?又或是我做错了什么?”

苏语凝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苏菱以前太过单纯,这才一次又一次被苏语凝这副模样欺骗,以至于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而现在,她只是淡淡的看了苏语凝一眼,“妹妹你哭什么?让旁人看了去,还以为我欺负了你。”

“姐姐这是哪里的话,自然是没有的。”她这般说着,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苏菱微微一笑,眸中嘲讽至极,“我方醒,妹妹你便来我这里哭哭啼啼,不是存了心扰我休息又是什么?莫不是......妹妹你根本不希望我醒来?”

“怎么会呢!”苏语凝被苏菱这话吓得连连摆手,“姐姐,我......我只是心疼你。那太子殿下常年在外征战,一身杀戮之气,野蛮至极。我听说......他们在外打仗的,是吃人肉,喝人血都不眨眼的!姐姐你这般娇生惯养,如何受得住那样的男人?”

若是以前,只怕苏菱就信了。可现在,她只是冷冷的看着苏语凝,一言不发。

苏语凝看她这般模样,还以为是被吓住了,她略微思索,又继续道:“姐姐,那谢景世子爷你也是见过的,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可比太子殿下好上不知道多少呢!”

比太子殿下好?这话传出去,苏语凝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得。

苏菱懒得听她胡言乱语,她直接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猛地拿起了一旁的茶杯,狠狠掷到了地上。

“妹妹,我国公府将你当做亲小姐养大,我祖母更是将你当做亲孙女看待,你为何要这般?”

苏菱突如其来的举动,狠狠的吓了苏语凝一跳,“姐姐,你这是......”

她话还没有说话,便见苏菱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太子殿下是谁?太子殿下是人中龙凤,是未来的圣上,他在外征战多年,为的是什么?为的自然是护这一方国土和百姓!你我皆承蒙太子庇护,你现在竟然说这样的话!这般大逆不道的话若是传出去,我国公府全府上百个脑袋都不够圣上砍得!”

“这......”苏语凝吓得恍然失色,她几乎站都要站不住了。

她不过是想哄骗苏菱罢了,怎知这苏菱竟生生给她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

苏语凝心中慌乱,正欲解释,却忽然瞥见了苏菱似笑非笑,含着几分讥讽的目光。顿时,苏语凝的心,就冷了下来。

这个苏菱摔了一跤后竟变得这般聪慧了!她原还想哄骗苏菱将计就计,以死为决心逼迫苏老太太拒嫁太子,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苏菱竟然变得这般难糊弄?

她看着还是那副温柔的样子,可眸底的凌厉却绝不是从前的苏菱有的!

苏语凝心中大乱,却又不得不稳住阵脚。

看着一旁的白芍端着刚煎好的药上来,苏语凝便想都没想,一把夺过,“姐姐,方才是我失言,让我伺候姐姐喝药......”

她话还没说完,便直接叫了出来。

那药是方才才煎好的,碗有多烫可想而知。这苏语凝被苏菱打的方寸大乱,哪里顾得上那么多。

“砰”的一声,那药碗应声碎裂。苏语凝的手直接被烫破了皮,疼的她眼泪都掉了下来。

这回是真眼泪了。

苏菱看着,心中冷冷的想到。

白芍见状,幸灾乐祸道:“表小姐,您是故意的罢?不让小姐休息,还不给小姐喝药了?”

苏语凝百口莫辩,她手上生刺刺的痛着,心里又焦急万分。

苏菱看她自食恶果,唇角轻勾,“妹妹,你快些回去上药罢,再晚,你这手可就不能要了。”

苏语凝样貌不若苏菱出挑,这双手她可是细细保养着的,眼下这么一烫,她更是心急如焚,正欲点头,却恰好对上了苏菱的那双眼睛。

那双冷冷清清,带着讥讽、蔑视、与轻慢。

那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她的神色!

苏语凝顿时心中宛若呕血,她也算是如珠如宝被宠着长大的千金小姐,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

然而她到底寄人篱下,便是苏菱这般瞧不起她,她又能如何!

为今之计,便只有忍。苏菱,且给她等着!

......

夜深。

苏菱院里灯火通明,显然,她还未入睡。

苏菱手中捧着一本书卷,正细细端看着。

此时,门“吱呀”一声被推了开,白兰从门外走了进来,脚步匆匆,气喘吁吁。

“小姐,小姐,奴婢看到了!真如您所料,那表小姐身边的宝珠大半夜悄悄溜了出去!”白兰咬牙切齿,“她们定然是居心不良,不若奴婢这就去通报老夫人,将她们捉个现行!”

“不。”苏菱面沉如水,“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没有证据,苏语凝心机深沉,弃车保帅这一招她不可能不懂。没了个宝珠,对她而言不痛不痒。

“让下面的人继续盯着,每日的行程都要记下来,一有情况立刻通知我。”

“是。”

苏语凝与谢景一早就勾搭上了,可她没想到这么早!原来,他们早就打定了主意吞并苏家家产!

幸亏她重生一遭,今生今世,她绝不会再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心中这般想着时,白芍又从门外走了进来,“小姐,夫人命厨房做了药膳,您要用些吗?”

苏菱大病初愈,这会儿正是补身子的时候,想了想,也没拒绝。

却不想,甫一入口,便顿住了。

这药膳,竟丝毫没有药的苦味,香甜软糯,回味无穷,竟叫她有些欲罢不能。

“这是家里做的?从前我怎不知,家中还有这样一位手艺高超的厨子?”

白芍顿了顿,一时间竟答不上来。

苏菱有些狐疑,白兰瞪了白芍一眼,看着瞒不住了,这才交待,“是太子殿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第4章 拱手相让

“太子?”苏菱放下了碗,轻挑眉梢。

白芍见状,微微有些懊恼的瞪了白兰一眼。

苏菱儿时是在宫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她自小就怕太子殿下,这会儿更是为了不嫁给太子连绝食都闹了出来,哪里敢吃太子给的东西。

白兰见状,也有些忐忑了起来,“小姐,太子殿下也是一番好意。这厨子是太子特意为您寻来的,您方才醒来,不宜大补,这药膳调理最为妥帖,您就算不想喝,为了自己的身子着想,也还是......”

“谁说我不想喝?”苏菱悠悠抬眸,看了白兰一眼,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这药膳,她从前也是喝过的。只可惜,知道是他送的,她当下就拒绝了。

云霆那性子,喜怒不形于色,她从未见他在外面失态过。唯一有的两次,还都是因为她。

眼下,她拒绝嫁与他,还闹了个绝食以死相逼,不知道他这会儿怎么气着,可竟还是能够这般细心周到的为她考虑。

她上辈子究竟是多么傻,才会弃了这样的男人,选了谢景。

苏菱看着手中的药膳,心中五味杂陈,鼻尖微微酸涩,最终这满腔情绪却都全然化作了庆幸。

庆幸,这一世,一切都还来得及。

看着苏菱一勺一勺认真的吃着药膳,白芍和白兰对视了一眼,皆有些茫然。

“好喝。”待一碗喝尽,苏菱方才擦了擦唇,吩咐道:“让那厨子再做两碗,一会儿我亲自给祖母娘亲送过去。”

“小姐,您不赶那厨子?”白芍有些不可思议。

从前太子殿下送什么东西,苏菱都没要过,全数退了回去。怎么这会儿......

自从苏菱醒来,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对表小姐言听计从,这会儿对表小姐倒是像仇人似的。

白芍只觉得又惊又喜,那表小姐一看就居心不良,可她只是个丫头,又哪里好多说什么?

保不齐,苏菱从楼上摔下去也与那表小姐脱不了干系!

这会儿苏菱自己开窍,白芍这才放了心,“小姐,您醒来之后,怎像变了个人似的。”

“是吗?”苏菱似笑非笑,“哪里变了?”

白芍略微思索,“比从前开朗了,也比从前聪慧了。”

“聪慧?”苏菱反问道:“你这丫头,是在拐弯抹角说我笨?”

“没有没有。”她这话可把白芍吓惨了,说着就要跪下,却晃然听苏菱一声轻笑。

“逗你玩的。”

重活一世,若还像从前那般蠢笨,她倒是辜负了老天爷的一番心意。

苏语凝和谢景惯是好对付的,敌在明她在暗,怎么看也是她胜算大些。

可是......对于云霆,苏菱可有些苦恼了。

要如何安抚他?

就这般过去,只怕那家伙不会给她好脸色,甚至还有可能闹别扭直接把她扔出去,可若不理会,只怕他更要生气了。

真是难办。

......

夏日的梅雨季,潮湿的快要让人发霉了。

好不容易放了晴,苏菱终于踏出了房门四处走动。

修养了几日,身子也好了许多。她便领着丫头们将屋内的书画都搬出来晒晒。

苏菱打小身体便虚弱,一直养在深闺,不似寻常姑娘那般爱玩爱闹,闲暇时只得看书作画打发时间。

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有些炙热,苏菱不觉有些乏了,打了哈欠,寻了个阴凉处,随手拿了本书往脸上一盖,便倒在榻上小憩了一会儿。

正睡的迷迷糊糊,忽听耳畔一阵响,紧接着,脸上的书就被人拿了开。

“苏菱,给我起来!”

苏菱被吓了一跳,慌忙睁开眼,茫然的看向面前。

眼前站着一个秀丽明媚的女子,年纪看上去比她稍微大些,面容相似,正是苏菱的姐姐——苏卿。

“姐,你怎么,怎么回来了?”苏卿这几日去了别处探亲,应是过几日才回来的,怎的这会儿就......

看着茫茫然的苏菱,苏卿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抬手戳了戳苏菱的眉心,道:“还不是某个笨丫头,闹绝食威胁便罢了,竟还蠢的从楼上摔了下来。”

言罢,又觉得话有些重了,“罢了,这是我从外祖母家带回来的,送给你了。”

“这是什么?”苏菱浑然不在意苏卿的话,她知道姐姐这是关心她。

接过苏卿手中的包裹,苏菱打开,立刻惊喜的叫了出来,“姐姐,这是......”

“是颜卿的真迹。”

外祖家中收藏了许多名画,苏菱一向喜欢这些,这次因着闹绝食,没能去成外祖家还有些遗憾,却不想苏卿竟还记得!

“姐姐姐姐,你真是我的亲姐姐!”苏菱开心的唇角都快翘上天了,一把抱住了苏卿。

“走开,热死了,别碰我。这会儿知道我是你亲姐姐了。”

“你一直都是!”苏菱嘴甜的很,“我家姐姐人美心善,有你这样的姐姐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

“少贫嘴。”苏卿瞪了她一眼,“知错了没有?下次还敢不敢绝食?这一次若不是你命大,只怕我回来这府里都已经开始办后事了。”

苏菱听了这话,有些愧疚。

前世听了苏语凝的挑拨,与她这位亲姐疏远了许多,今日重生,方才知这亲姐妹到底是亲姐妹,不是旁人可以比得上的。

“姐姐,我知道错了。”苏菱乖乖低头认错。

看她这模样,苏卿心里的担忧也消了大半,“知错就改,还是乖孩子。不过这一次,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怎么回事?”苏菱猛地抬眸看她。

“莫紧张,我这不是好好的?你猜猜我遇到谁了?”苏卿卖了个关子。

看她这模样,也不像是歹人,“是谁,我才不猜,你快说。”

“是宁景琰,这不是长宁公主前些日子喜获麟儿,这会儿满了百日,要请我们吃百日酒。”

长宁公主自小就与她们姐妹两相识,关系很好,要递帖子何必用这般迂回的方式?倒像是怕她不接似的。

苏菱有些困惑,片刻,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霍然抬眸,却对上了苏卿促狭的笑眼,当下便越发确定了。

宁景琰是云霆的伴读,长命公主更是云霆的亲姐,这般做法,除了云霆还能有谁?

想到这点,苏菱立刻就红了脸,全身只觉一股燥热。

苏卿看着她这般,笑的越发揶揄了起来,“你到底怎么想的?看你这般也不似对太子没有意思。妹妹,若是喜欢可要抓紧了,我听说,那日你绝食的消息传入宫中,中宫便有意为太子重新挑选太子妃了。这几日接连有贵女被召进宫面见皇后,你若是不抓紧,太子殿下可是要被人抢走的。更何况,当日便是太子求娶于你,才有这样一桩消息传出来。虽说还未下旨,但太子的心意是板上钉钉的,你何苦拒绝呢。”

苏菱闻言,脑中便像是断了一根弦似的,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法思考。

皇后这般动作,只怕对她已经没了好感,她必须快些与云霆解释清楚了!

她可不能眼睁睁的将太子妃的位置拱手相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第5章 敲打

长宁公主的满月酒席并未办在宫内,而是在京郊一处皇家花园内。

这皇家花园亦是一处避暑山庄,园内阴凉怡神,甫一踏入这里,苏菱便觉一阵清爽,夏日来连日萦绕在心中的烦闷之感也去了不少。

苏卿坐在马车内,掀开帘子,细细看着园内的景致,越看越忍不住感慨,“我在京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般地方。”

她说着,便回头去看苏菱。

苏菱脸色有些不大好的模样,苏卿见状,立刻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怎的了?可是这里太凉了,你受不住?”

苏菱身子骨一向比别人虚弱,怕冷的很。

苏菱摇了摇头,并未说话。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哪里是身子不舒服,只是......只是一想到要见到云霆,她这颗心却是无论如何也安定不下来。

她怕见到他,又怕见不到他。

近乡情怯,说的便是如此罢。

“若是不舒服便及时与我说,姐姐在这呢。”苏卿握紧了苏菱的手,安抚道。

被家姐这般一安抚,苏菱这才稍稍稳了稳心神。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任由那人再如何生气,也绝不可能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罢。

左不过,她今日便将自己这张脸皮子豁出去了也要将他哄好。

约莫半刻钟后,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苏菱跟着苏卿一路走了进去,随着丫鬟的引路,进入了厢房。

彼时,长宁公主正躺在榻上歇息。

面前隔着一层厚厚的珠帘,长宁公主并未出声。

苏菱与苏卿一道行了个礼,“见过公主殿下。”

良久,也未听得长宁公主出声。整个厢房内鸦雀无声,气氛尴尬至极。

苏卿的腿已然有些颤抖了,她稍稍直起膝盖,这才略微好受一些。

可苏菱就更难受了,她打小身子骨弱,这会儿已然是累的头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其实来之前,她便已经料到,今日面见长宁公主决计不会好过。

长宁公主一向护短,她做出这般事,分明就是在打云霆的脸,在打皇家的脸。

苏菱咬了咬下唇,不动声色的继续忍受着。这点子惩罚,根本算不得惩罚,长宁公主是手下留情了。

到底是从小在宫里一起长大的孩子,长宁公主心中有气,可是看着两姐妹这般,到底也是于心不忍。

她暗自瞪了苏菱一眼,摆了摆手,让下人叫了免礼,不过却依旧没有出声。

苏菱暗暗松了一口气,对上苏卿鼓励的眼神,她立刻会意点了点头。

鼓足了勇气,苏菱上前两步,接过一旁丫鬟手中带来的锦盒。

“公主殿下,臣女听闻公主殿下近来无甚胃口,人也消瘦了不少,便特意为公主殿下做了一份小点心,望公主殿下喜欢。”

她说着,便打开了锦盒。

盒子里放着几块精致的糕点,香气扑鼻,一时间竟盖过了屋内的熏香。

片刻,珠帘内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桂花糕?这个时节,哪里来的桂花糕?你莫是拿了不新鲜的过来?”

“臣女岂敢。”苏菱这会儿已经全然冷静了下来,“殿下,这并非桂花糕,而是栀子花所做。臣女特意研究过拿了白醋浸泡,口感更好,也能帮公主开胃。”

她说罢,便低下头,将锦盒向前一递。

室内一阵寂静,长宁公主依旧没说话。两人倒像是较劲似的,只不过,苏菱却是一点也不紧张。

良久,长宁公主方才叹息了一声,“你这个孩子,分明是七窍玲珑心,若是上了心的事,便没有你做不成的。只是本宫实在不明白,怎得有些事你便这么不知分寸呢?”

苏菱闻言,微微一愣。

长宁公主言语间已经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怪罪,她知道,她这是在关心她。

前世,她当真是瞎了眼,偏生一点也不在意这些真正为她好的人,落得那般下场倒也真真是活该。

苏菱眼圈微红,极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酸涩,“公主,臣女知道错了,日后绝不再犯!”

“知错便好。”长宁公主看着苏菱那模样,心中一软,对她招了招手道:“还不快过来?”

苏菱连忙上前,将那栀子花糕奉上。

苏卿见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们三人自小一起长大,长宁公主比她们大了几岁,一直拿她们当妹妹看待,这会儿子没了气,看着苏菱就只剩下怜爱了,“方才腿可站疼了?”

“哪有这么娇气。”苏菱垂眸回答道。

长宁公主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我那弟弟究竟有哪里不好,竟这般入不得你的眼?”

她说罢,却是话锋一转,“这几日那东宫里可算是遭了殃了,云霆没法拿你泄愤,这气可全撒在东宫里的一草一木上了。”

苏菱闻言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反倒是苏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下好了,来时阿菱还担心太子会将她砍了去,眼下太子既已砍了树泄愤,那阿菱的脑袋可就安全了。”

长宁听罢,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被她们二人好肆的取笑了一番,苏菱只觉得丢人丢的头都要抬不起来了。

好在长宁知道,这女儿家脸皮薄,也没再为难苏菱,转移了话题,“今日云霆也来了,只不过这会儿还在忙政务,晚些时候本宫安排你们见面罢,总得将话说清楚。”

话毕,她又意味深长的看了苏菱一眼,“宴会来了许多贵女,母后有意为云霆挑选太子妃,你可得仔细想想清楚,我那弟弟是一块香饽饽,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般没眼光。”

又被数落了一通,苏菱心里却知道长宁说的极是。她就是没眼光,否则从前怎么会看上谢景呢?

三人正说话间,却忽有一女童匆匆从门外跑了进来。正是长宁公主的长女璇玑小郡主。

小郡主甫一进屋,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苏菱,也不要娘亲了。

说来也奇怪,小郡主不知为何对她特别亲近,每次她来长宁这里小郡主都对她黏的紧。

长宁也是见怪不怪了,挥了挥手,“你且陪她玩去罢。”

小郡主闹腾的很,平时没少让长宁头疼,眼下苏菱来了,她反倒落了个清静,只差没眉开眼笑了。

苏菱刚想说话,人已经被小郡主拽走了出去。

“菱姐姐,我们来玩捉迷藏,还是老规矩。”

“好。”苏菱微微一笑,闭着眼开始数数。

一直数到一百,数到周围都没了声音,她这次转了过来要去寻小郡主。

小郡主藏的地方她心里都有数,然而这一次,却是找遍了都没有找到。

苏菱有些慌了。

她四处寻找间,却忽听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苏菱抬眸看去,却霍然愣在了原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