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乐乐贺卿弦的小说是邪魅贺少黏人甜妻_秦乐乐贺卿弦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邪魅贺少黏人甜妻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果子狸爱吃鱼

角色:秦乐乐,贺卿弦

简介:传闻中贺少,冷酷霸道,不近女色秦乐乐接触以后发现,冷酷是真,霸道是真,但是不近女色呵呵!天知道自从当了贺少的替身情人以后,她秦乐乐天天都腰酸腿疼,起不来身!不行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行!秦乐乐下定决心,等合约到期了,就麻溜儿收拾东西走人。但是怎么回事?冷漠的贺少越来越柔情了,不仅体贴了,还学会了浪漫。救,救命。最怕铁汉变柔情。扛,扛不住贺少低头,蹭了蹭秦乐乐的脸,小兔子,在想什么?秦乐乐:没,没什么?贺少:那我们回家!

秦乐乐贺卿弦的小说是邪魅贺少黏人甜妻_秦乐乐贺卿弦免费阅读全文

《邪魅贺少黏人甜妻》免费阅读
第1章 听话

海景别墅,顶楼。
秦乐乐拘谨地坐在床上,耳朵里听到了浴室门开的声响,反射性抬头。
“名字。
”贺卿弦擦着头发走了出来,身上浴袍半开半合。
“秦乐乐。

“多大?”
“二十。

“知道找你过来是做什么吗?”
贺卿弦声音不急不缓,带着特有的韵味,很撩人,但也很冷漠。
秦乐乐身子绷紧了,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知道,贺先生想找个听话的情人。

“很好。
”秦乐乐下巴被捏住了,木质的冷调香味传进了鼻子。
贺卿弦手指蹭了秦乐乐脸颊一下,轻轻一推,秦乐乐就倒在了床上。
“第一次?”
“嗯。

“脱了。

“嗯。
”秦乐乐睫毛抖动了一下,手指慢慢拉开了领口的纽子。
下一刻,粗暴的大手就拽住了秦乐乐的衣服,直接一把就扯开了,随手扔到了一边。
头顶的灯光变成了暧昧的粉色。
窗外开始下雨,雨声又盖过了房间里的声音。
秦乐乐咬着手臂,逆着光朝头顶的人看。
是真的很帅。
贺卿弦轮廓分明,线条圆润。
五官深邃,鼻子高挺,俊美得就像是希腊神话里的太阳神阿波罗。
即使是用力的时候,也还是让人目眩神迷。
但是好疼!
秦乐乐抖了一下,听到身上闷哼一声。
然后贺卿弦俯,嘴唇贴到了秦乐乐眼角,把她渗出的泪水一点点地舔掉了。
“忍着。
”与贺卿弦动作相反的,是他声音的冷漠。
雨一直下到了后半夜。
别墅里的灯开了。
贺卿弦靠着床头抽烟,一张卡随意地丢到了秦乐乐手边。
“两个要求。

“您说。

“一,听话。

“我知道。
”秦乐乐抿了一下嘴唇。
这个打她一接受开始就被反复耳提面命。
她名义上占的是贺卿弦的未婚妻,但实际上是贺卿弦为了报复白月光朱瑶瑶的工具人。
贺卿弦给钱。
她秦乐乐要做的就是听话。
绝对,绝对不能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是要知道,而是遵从。
”贺卿弦目光懒洋洋地落在秦乐乐身上,虽然还带着事后的慵懒,但是目光已经凌厉得如同一把刀。
“我会的。
”秦乐乐顿时改口。
“很好。
”贺卿弦目光收了回去,“二,干净。

“我贺卿弦,不碰别人碰过的东西。

“懂?”
“我懂的。
”秦乐乐喉咙发紧,立马点头。
这也被交代过。
在做情人的这段时间,秦乐乐不能背地里交往其他人。
当然,结束以后,就不会再有这一要求。
“很好。
”贺卿弦按灭了手上的摇头,直接闭上了眼睛。
秦乐乐抿了一下嘴唇,轻手轻脚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套上,抓着卡往门外走。
刚出门,耳朵里又听到了贺卿弦冷漠的声音。
“避孕药。

“嗯。

外面雨小了,但还没彻底停,风吹过来凉嗖嗖的。
秦乐乐先去药店买了药,又直接问店员要水吞了,才坐到了路边,就着头顶的路灯,怔怔地看手里的卡。
手里的卡是储蓄卡。
不用查。
事先就讲好的。
五十万。
秦乐乐把自己的初次,还有今后的四年时间,卖了五十万。
秦乐乐眼睛有点酸,吧嗒吧嗒掉了两滴眼泪,又猛地抬手擦去了。
“秦乐乐你哭个屁,你已经很幸运了!”
“你得感谢你爹妈给了你一张好脸,不然救了你命的弟弟就只能在医院等死!”
“秦乐乐,你给我笑!”
抬手在脸上猛地拍了两下,秦乐乐脸上咧出了一个笑来。
“行,医院走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魅贺少黏人甜妻》<<<<


第2章 我找到钱了

手机响了。
视频通话。
贺卿弦随手按开了,一张脸出现在屏幕里。
贺卿弦:“走了?”
保镖:“老板,走了。

贺卿弦:“药?”
保镖:“我亲眼看着秦小姐吃了的。

贺卿弦闭上了眼睛,保镖顿时闭了嘴,抬手把视频挂断了。
这是规矩。
贺卿弦的脾气不好,又冷漠,又暴躁的。
保镖不想犯了忌讳,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毕竟贺家这位,可是灰色产业出生,最近才刚刚彻底洗白。
而贺家,又是京市数一数二的世家,动一动脚京市都能抖三抖。
秦乐乐打了的去医院。
夜晚收费要比白日里贵,秦乐乐肉疼得紧,忍不住跟司机讨价还价。
秦乐乐:“司机大哥,要不你给我少两块好不好?”
司机:“少不了。
小姑娘,大哥我跑夜车,规定就是这个规定,必须多两块,这钱少不了。

秦乐乐:“可是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嘛!你就给我少点呗。

秦乐乐讨好地笑。
她人长得显嫩,巴巴看过去的时候就跟个初中生似的,脸颊上还有两个小酒窝,看上去又甜又软的。
“我省点钱,买点粥喝。

因为缺钱。
秦乐乐省钱都成了常态了。
司机看着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小的秦乐乐,动了恻隐心。
司机:“大半夜的,你个小姑娘家家的来医院做什么?”
秦乐乐:“啊?哦。
我弟病了,我得陪~床。

司机:“那你爸妈……”
“我没爸妈。
”秦乐乐语气很淡,看司机愣住,秦乐乐挠了挠脸颊,“就爸妈离婚了,又都重组了,所以我跟我弟出来单住了。

其实就是两边讨嫌。
所以就只能出来自个养活自个。
司机问不下去了,朝着秦乐乐挥手,“行了行了,你下车吧。
钱我不收你的了。

“那怎么行?我就要少两块。
”秦乐乐把钱数给司机,一溜烟儿跑下了车。
还朝着司机挥手。
“你恁小姑娘,跑啥?”司机笑骂,调车头走了。
秦乐乐省了钱,乐得嘴角忍不住翘,垫着步子往里走。
医院里都安静了,走廊过道都塞满人,呼吸声此起彼伏。
秦乐乐绕进去,就看到弟弟秦致还睁着眼,巴巴地往门口看。
一见秦乐乐,眼睛就亮了。
秦致:“姐!!!”
秦乐乐:“小声点,咋还不睡?”
秦致小脸粉扑扑,眼神亮晶晶。
两只手抱住秦乐乐的腰,抬着头傻笑。
旁边床的大妈被吵醒了,扭头看是秦乐乐,顿时坐了起来,朝着秦乐乐招手。
秦乐乐:“田婶,吵醒你了。

田婶:“什么吵醒不吵醒的,谁还能在医院睡个囫囵觉,都是闭着眼睛蒙一蒙。

田婶:“你找到钱了?”
秦乐乐:“嗯。

不是找到钱。
是把自己卖到钱了。
秦乐乐心头滞了一下,手指不自在地在裤腿上划拉了两下,又不敢露出异样来,就怕秦致看出来。
秦致的伤势已经不能再拖了。
秦致是粉碎性骨折,大腿全动不了了。
外面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一拍片就骇人得紧。
这是要手术的,如果时间拖久了,里面的骨头发黑了,就只能一整条腿没了。
医院已经催了几次,但是秦乐乐拿不出钱,她爸妈两方都找过了,但是换来的就是一句冷冰冰的没钱。
周边又没朋友,她还要念书。
要不是碰上贺卿弦……
想到这儿,秦乐乐又有些感谢起贺卿弦来。
甭管什么理由。
只要能给她钱的。
就是好人!
秦乐乐笑了,“田婶,我找到钱了。

田婶:“那就好,那就好。
你跟小致都不容易,不容易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魅贺少黏人甜妻》<<<<


第3章 我让人来接你

今天下午,医院里就来催了几次了。
秦乐乐不在,去搞钱了,还是田婶帮忙看护的秦致,也知道姐弟俩确实不容易。
秦乐乐还在念书,文学类专业。
秦致也念,小学。
两人爹妈不管事,平日里连生活费都不给一分一文,全靠秦乐乐在外面打零工撑着,还有就是大大小小的奖学金。
偏偏这次出了意外。
听说要不是弟弟拼了命把秦乐乐从断崖边拽上来,掉下去的就是秦乐乐了,秦致也是命大,才捡回了一条命。
哎,哎。
都是苦命人。
田婶从床头柜摸出了一把小橘子,塞到了秦乐乐手里。
田婶:“我看你忙活一天了,应该还没吃东西。
我这儿也没啥好的,就几个橘子,你吃点垫垫。

秦乐乐眼眶一下红了,“嗯。

“姐姐,不哭。
”秦致敏锐地发现秦乐乐的情绪变化,马上抓住了秦乐乐的手,“等我好了,我去打工,给姐姐买很多很多橘子吃。

秦致还以为秦乐乐是吃到橘子哭的。
秦乐乐又被逗笑了,“好好,我等你好了给姐姐买。
所以你要快点好。

“我会的。
”秦致肃着张脸,认真点头,“我都不疼了,马上就好了。

“行了行了,都吃都吃。
我们都会好起来的。
”田婶也笑了,又抓了一把塞进秦致手里。
“秦致家属在吗?”正和乐融融,外面就有护士过来了,“秦致家属。

“我在,我在。
”秦乐乐站了起来。
护士:“医生让我过来叫你一下。

秦乐乐:“好,好。
我马上来。

秦乐乐过去值班室,一进去,就被医生的脸吓了一跳。
医生:“你是秦致的家属是吧?是他什么人?”
秦乐乐:“我是他姐姐。
医生,我弟的情况是不是不好啊?要不要马上安排手术,我,我筹到钱了。

医生看了秦乐乐一眼,“不,不是钱的问题。

“啊?”
“秦致的这里有问题。
”医生手指按在了心口的位置,“心脏室间隔缺损,而且还有轻微的左右心室血液反流。
需要进行心脏手术。

医生:“手术的准备时间有点长,我们可以先进行接骨,等骨头好的差不多了,再进行心脏上的手术。

秦致:“那,那我弟会不会有事?”
医生:“六七年都过来了,只要不进行剧烈运动,注意着点,没什么大问题的。
你先过来签字,明天一早安排手术。

秦乐乐:“好,好。

秦乐乐眼睛一直睁到了第二天的八点,看着秦致打了麻醉,被推进手术室,才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
半梦半醒,秦乐乐听到手机铃声响了,又猛地惊醒过来。
铃声是特制的。
来电的人是贺卿弦。
秦乐乐把电话接了起来,“喂,贺老板。

“你在哪儿?”贺卿弦长腿出了车子,半个身子闲散的靠在黑色宾利车上,眼神淡漠。
周围来来往往的目光扎了过来,贺卿弦只当没看见。
不,或许说他是不在乎。
“我在市州医院。

“昨晚有撕裂?”
“不,不是。
”秦乐乐耳根红了,做贼一样往周围看了看,这才挪动步子,到了人少的地方。
贺卿弦确实很有资本。
昨晚也像是没有开过荤的饿狼一样,有些粗鲁。
但是动作意外地细致。
秦乐乐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就是腰上腿间还有些酸软。
“我弟手术,我在陪房。

“嗯。
”贺卿弦鼻音也很冷漠,“我让人过来接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魅贺少黏人甜妻》<<<<


第4章 找了什么样嫂子

“啊?”秦乐乐懵了。
让人过来接我?
那我弟弟怎么办!
“贺老板,我……”秦乐乐想开口拒绝。
“秦小姐。
”贺卿弦目光沉了,眼神落在前面的地面,像是汇聚出了无尽的黑暗。
声音也跟着又冰又冷。
秦乐乐看不到,但是被贺卿弦的语气吓了一跳,思维一下就回笼了。
同一时间,手机里也传出了贺卿弦的声音,漫不经意。
“我说过,听话。

“好。
”秦乐乐闭上了嘴巴。
太可怕了。
那一瞬虽然没看到人。
但秦乐乐只觉得自己多说一个字,就要被吃了一样。
电话挂断了。
秦乐乐不知道贺卿弦的人什么时候到,但秦致这边也不能没人看护。
秦乐乐犹豫了一下,又转回了病房。
田婶已经在忙着给老伴翻身了,看到秦乐乐进来,就咧着嘴笑了。
田婶:“你弟手术出来没?”
秦乐乐:“还没。

田婶看秦乐乐一脸犹豫,一下福至心灵,“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出去啊?”
田婶问这话也没别的意思。
秦乐乐一个学生。
身上的事肯定不少,总不能一直都耗在医院里。
说句不好听点的。
姐弟两的生活压力可都在秦乐乐一个人肩上,总不能两个人一起耗死在医院里,不吃饭吧。
“你要是有什么急事的话,你就出去。
我帮你看着。
”田婶想了想,“对了,乐乐啊,你给我一个号码,你弟出来了我给你电话。

“田婶,谢谢你。
”秦乐乐眼眶又想红了。
不过在医院里哭可不吉利,当即又忍住了,“我以后一定好好报答你。

“行了行了,搭把手的事,弄得跟天塌了一样。
”田婶没当回事。
秦乐乐也看出来了,但是也没再多说,只是心里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把田婶当亲人对待。
刚出医院大门,秦乐乐就看到大剌剌停在医院旁边的黑色宾利,脸一下就白了。
人来人往的地方,所有过路的人都在看。
秦乐乐脚下像是生了根一样,怎么都迈不出去了。
这车太扎眼了。
要是秦乐乐就这么上去,恐怕不用多久,就得传进田婶儿和秦致耳朵里了。
秦乐乐手脚发凉,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又给贺卿弦打了电话。
电话通了。
“到了?”贺卿弦特有的冷调嗓音,就算是平平淡淡的说话,也像是能把人冻住一样。
秦乐乐刚到嘴边的话又哽住了,五根手指攥着手机,半天都张不开嘴。
秦乐乐不说话,贺卿弦眉头就锁死了。
他长相俊美,但是神色冷漠,这一皱眉。
整个客厅的温度更是直接就降了八度,像是要被冻住一样,周围坐着的贺家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时候门又开了。
肩上扛了件衣服,跟贺卿弦有四分像的贺卿舟痞里痞气地进来,一看这情景,就吹口哨“哟”了一声。
贺卿舟:“干嘛呢这是?等着我三堂会审呢?”
贺夫人是后来的继母,也是贺卿舟的生母,在贺家没什么地位。
一听贺卿舟的话,整张脸都白了
“胡说什么你,谁管你阿猫阿狗,还三堂会审,没事赶紧滚你房间去。

“那行,我可就滚了。
”贺卿舟瞥见贺卿弦了,嘴角撇了一下,吊儿郎当地往楼上走。
也是。
在贺家能发动这么大阵仗的!
也就只有当家人贺卿舟了!
嘁~
无聊。
脚步刚踩上台阶,贺卿舟就被叫住了。
“谁让你走了,滚回来。
”叫他的是贺父。
贺父敛着眉眼,眼神都是冷漠,“下来等着,看看你哥给你找了个什么样的嫂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魅贺少黏人甜妻》<<<<


第5章 人得看清楚

呦呵!
嫂子?
冰块脸木头人,工作狂人贺卿弦也有开窍的时候?
贺卿舟直接坐回来了,两腿一张,大剌剌地靠坐在贺卿弦对面,目光直勾勾地盯了过去。
贺卿弦一向不把贺卿舟放在眼里。
准确来说,贺卿弦不把贺家所有人放在眼里,贺卿舟这动作,也只是让贺卿弦撩了一下眼皮,脸色都没变上一分。
“大哥,嫂子什么时候过来?”贺卿舟流里流气。
“叫什么嫂子?还没进门呢,就迟到。
要是进门了,还不得在我们头上拉屎。
这事我不会同意。
”贺父直接接话。
其他人噤若寒蝉。
贺卿舟心里嗤了一声,半点不把贺父放在眼里。
要是三年前,贺父说话可能还有点用。
可是现在,啧啧。
连在他面前说话都豪横不起来,还说什么贺卿弦了。
贺卿弦摆明了就是过来知会他们。
贺卿舟:“大哥?”
贺卿弦:“半个小时。

贺卿舟:“那我打把游戏。

贺卿弦抓着手机,抬脚走到了门外,“半小时。
如果你从市州医院过不来景苑,就直接不用来了。

市州医院到景苑有三十多公里,开车快的话,也要十多分钟,还是不算上堵车。
秦乐乐心里紧了一下。
目光又朝着对面的宾利看了过去。
“贺老板,您能不能让接我的人到对面等我?”
“怎么?”贺卿弦不耐烦。
“是这样的。
我,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上这样子的豪车。
”秦乐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
不怪她!
人言可畏。
贺卿弦笑了,清清冷冷的嗓音透过话筒,带上了一点点的电流音,显得冷漠得不真实。
“秦小姐,你要钱还是要脸?”
“我……”
“想清楚了说。

秦乐乐闭了闭眼睛,只觉得自己胸口被扎了一下,像是漏风的气球一样,顿时空落落的。
贺卿弦这话,把她最后一层的遮羞布都给扯掉了。
毫不心软,不留余地。
秦乐乐攥紧了手掌,五根手指深深地掐进掌心,最后又低下头,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太过屈辱。
“我要,钱。

“上车,过来。

车上司机是张致远,也是贺卿弦的助理。
见秦乐乐过来,俯身从里面把车门推开了。
秦乐乐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拘谨地缩在一边,张致远只是瞥了一眼,就直接转过头,发动了车子。
车速很快。
张致远又抄了近道。
短短十五分钟,张致远把车稳稳地停在了景苑。
“谢谢。
”秦乐乐推门下车。
“不客气,这是我本职工作。
”张致远也有些冷淡。
等秦乐乐抬手关门,张致远才转过头,“秦小姐,老板以前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挺合适你的。

秦乐乐:“啊?”
张致远:“人得看清自己想要什么?其他的,都不过是阻碍。

张致远:“希望对秦小姐有用。

秦乐乐脸瞬间又白了,但很快又收敛下去,只提着心,抬步往里面走。
景苑是富人区。
可以说,整个京都的富人,有三分之二都在景苑。
剩下的,就是一些还不够格进入的。
地方太大了。
秦乐乐走了十多分钟,才找到了贺家别墅,也顾不上自己形象,直接就跑了过去。
“等等。
”保安眼疾手快拦了下来,“你什么人?想进这儿,得出示准入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魅贺少黏人甜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