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途鸿天宋刚舒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运途鸿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运途鸿天

作者:隐士记忆

主角:宋刚,舒瑶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抖音宋刚舒瑶小说《运途鸿天》(主人公是宋刚,舒瑶)是来自隐士记忆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运途鸿天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是男人就应该这么做,当官就应该有所作为!大学毕业的宋刚,在官场,成为政界新星;在商界,尽显智慧。面临着诱惑嫉妒与阴谋。他的仕途一路坎坷,他的人生无限精彩!

运途鸿天宋刚舒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运途鸿天全文免费阅读

《运途鸿天》免费阅读

第一章

90年的仲夏,财经大学第五学术厅,第一届本硕连读硕士研究生的毕业典礼,就要在这里举行。

今天是值得高兴的日子,骄子中的骄子,第一批本硕连读的36名研究生,将奔赴各大城市,施展自己的才华。不久的将来,我国的著名经济学家,也许,有的就会从这群人中产生。

可是,来自江南江城县的宋刚,心情就和这鬼天气一样,烦闷的要死。他并不为分配担忧,财大的本科生也没有谁会被分到二线城市的,何况七年制的硕士生?

作为财大骄子,不是分配到京都、魔都,也会在穗州等大城市,这不是他担忧的事。但是,舒瑶,他的初恋情人,会和他在一个城市吗?虽然他已经和学生处的领导打过招呼,但宋刚仍然忐忑不安。

今天,舒瑶也许是因为羞涩,没有和宋刚坐在一起,她在宋刚的后面隔了几排。宋刚发现她也是一脸的忧郁,心想,她肯定也和自己的心情一样。

副校长正在宣读分配令,“刘磬,穗州市白云区;肖文化,魔都复旦大学;舒瑶,财经大学……宋刚,临江市……”

宋刚,怎么也没想到他分配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地级城市。当听到“宋刚,……临江市。”时,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准备问旁边的刘磬,可没等自己开口,他已经明白了,因为,三十几双眼睛都在瞧着自己这倒霉蛋。

“别瞧了,回老家。你得罪谁了?”刘磬痛苦地说。

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宋刚渐渐回过神,他回头看后排的舒瑶,两行眼泪的舒瑶此时也怔怔地看着他,怯生生地说:“对不起,宋刚。”

“黄伟华,我整死他!”宋刚从牙缝里蹦出几句狠毒的话。

舒瑶嘴唇嚅动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出来,脸上的泪水像奔泻的洪水,愣愣地看着宋刚。

舒瑶,财大的校花,90届应届硕士研究生毕业生,宋刚的初恋情人。他的情敌是政教处处长的儿子黄伟华,宋刚的同学。

宋刚的目光在寻找黄伟华,他在最后一排,正冲着宋刚微笑着做鬼脸,还得意地做了个“v”型手势。宋刚瞪了黄伟华几秒钟,心里说:“等着瞧。”

报复黄伟华,他选择的方式从满眼泪水的舒瑶那里找到了答案。他对她说了句:“今晚老地方。”舒瑶顺从地点了点头。许多人听见了,宋刚就是要别人听见。

刘磬惊讶地看着宋刚,在他耳边说:“别做蠢事,你的档案还在人家手里。”宋刚苦着脸,望着空气说:“谢谢。”

刘磬说:“哥们,千万别做傻事啊,今后再想办法,我可以帮你。”

宋刚木然地对着天花板说:“谢谢。”

夜色降临,宋刚来到后山的山林中,在一条石凳上静候着舒瑶的到来。这里,是他们一年前开始经常光顾的地方,许多美好甜蜜的回忆就是在这里留下的,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舒瑶,喜爱红色的连衣裙,这红色成了宋刚眼中的特殊信息,每次,就是这红色让宋刚的荷尔蒙激增。

宋刚孤独地坐在石板上,其实,他并不孤独,不远处,还有几对情侣拥抱在一起,和往日不同的是,今晚所有的情侣们都疯狂起来,热烈而且放肆,甚至还有些张扬。不久,树林里传来抽泣声。

宋刚没有被林中的景象吸引,他在财大,是众人羡慕的对象,舒瑶,来自人间天堂的苏州,一口又糯又柔的嗓音,高挑娇美的身材,一进校门就被封为校花,并且是毫无争议。

鹤立鸡群的舒瑶,并不因为美丽而张扬,她文静恬和,对许多追求她的男子,她都是不冷不热,友善地拒人门外。可,一年前,她的芳心被宋刚打动,才华横溢的宋刚和与众不同的气质,让舒瑶主动送上了她的温情。

这里,是他们幽会的地方,他静静地在这里等待那红色连衣裙的出现。

舒瑶来了,不是红色的连衣裙,而是上下分穿的白色衣裙。宋刚心想,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聚,她有意穿着可以让我放肆的衣裙,那我宋刚就不再做什么绅士君子了,更不做傻不啦叽的柳下惠了。

舒瑶歉疚的脸和含着泪花的眼睛,轻声地说:“他骗我,说会把你分在天津,……我,我……”

宋刚微微一笑,“我什么我?来坐着说。”说完,一把把舒瑶拉在自己的腿上,“你不必有什么愧疚,这不是你的错。”说完,他环抱着她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两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平日羞涩的舒瑶没有反应,嘴里喃喃地说:“对不起,宋刚,对不起。”

宋刚说:“什么都别说了,美景良宵,一刻千金。”舒瑶身子微微一颤,侧过头来吻着宋刚。

亲吻,不是第一次,可这么长长的的吻,宋刚第一次体验,他有点飘飘欲仙。舒瑶感到了宋刚的反应,她准备给他,什么都给他。

宋刚同样感到了舒瑶的激情,他的手更加放肆揽住她,气喘吁吁的舒瑶轻轻地说:“给你,都给你。”

宋刚停住了,他看着前方,舒瑶也感到了异样,回过头,黄伟华满脸怒容地站在他们的前面,手里拿着棒球棒,似乎准备迎击飞来的棒球。

“黄伟华,好看吗?看够了吗?还要不要看?”宋刚站了起来,仍然抱着舒瑶的腰肢,“如果还想看,我们再来一次。”

黄伟华狠狠地瞪着宋刚,眼中的怒火似乎就要喷射出来。宋刚笑嘻嘻地说:“黄伟华,你在寝室经常拿望远镜偷看85级同学,要不要近距离欣赏一次?现在,我和舒瑶就可以成全你。”

“你找死!”

说完,黄伟华挥动手中的棒球棒向宋刚击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运途鸿天》<<<<

第二章

宋刚并没躲闪,往前一推,黄伟华一个趔趄,宋刚加上一脚,他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要不是舒瑶死死拉住宋刚,他准备再在林中狠狠揍黄伟华一顿,“别打了,别打了,要出事的。我求你,宋刚,我求你。”舒瑶哀求着。

宋刚回头看着舒瑶,说:“祝你在财大幸福快乐,你去管你的新情人吧。”

舒瑶眼泪长流,望着宋刚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们骗我。你再考博士吧,那你也就可以在财大任教了。”

宋刚凝视着舒瑶,说:“天下之大,我为什么要赖在这里?看你们幸福快乐?告诉你,舒瑶,总有一天,我将是这里的主人,财大的校长是我宋刚!”

轻松了许多的宋刚回到寝室,刘磬忙问:“你到哪里去了,害得老子到处找你,没做什么蠢事吧?”

宋刚笑着说:“蠢事没做,聪明事倒是做了一件。哈哈,明天的学术报告你参不参加?听说,那陈教授的女儿天姿国色,去不去欣赏一番?”

刘磬说:“学术会肯定去,国际知名人士,陈氏财团老总的演讲,我当然去。先别说这事,说说,你刚才哪里去了?做了什么聪明事?”

宋刚似乎又兴致索然,说:“穷开心,捉弄了黄伟华一番,唉,没意思。”

刘磬来兴致了,说:“说说,怎么作弄这臭小子的?没把他打伤吧?”

宋刚说:“我有神经病,打他干什么?打他,只是皮肉痛,我是让他心痛,哈哈。”

刘磬一副叵测的坏笑:“你把舒瑶咋样了?”“什么咋样了?”宋刚问。

“嘿嘿,你比我在行。是不是碰她啊?你老实交待呀。嘿嘿,肯定碰了,行啊,哥们。”

宋刚没理睬他,一时的报复快感很快消退了,苦着脸对刘磬说:“哥们这次是倒霉咯,没想到我宋刚成为财大第一个到三线城市的人,财大的耻辱呀。”

刘磬说:“红颜祸水呗,谁叫你惹校花呀?我说,你是不知天高地厚,告诉你,回老家,讨个过得去的婆娘,努力干,弄个科级干部当当,在县城里也够风光了。”

宋刚说:“你真的这么认为?难道就不能当个处级、厅级,甚至省部级干部玩玩?”

刘磬说:“宋刚,不是我小看你,在大城市,弄个处级也许就几年的事,但是,在县城里,起点太低,一级级爬,能有个科级就不错了,算你本事齐天,处级厅级那就到顶啦。再说,你这脾气,能不能混个科级还难说。”

宋刚说:“我在舒瑶前面说,我要当财大的校长,我这辈子就为这目标而奋斗。”

刘磬哈哈大笑起来:“勇气可嘉,可嘉而已。哥们,要不这样吧,读博士,要不就干一两年想办法调动工作。别在临江混,那池子太小。”

宋刚默默不语,心想,我就要成为临江出来的一条龙。

宋刚本不想参加陈氏集团董事局主席、国际著名经济学家的演讲,心想,临江哪用得着这些高深的理论?会加减乘除就可以当财政局长的地方,这些经济学知识,就像男人的胡须,除了表示是男人,其他毫无用处。

刘磬死活要宋刚陪他去,用陈小姐美色诱惑、用舒瑶引诱、用黄伟华激惹,最后,他还是去了。

作为世界级金融泰斗之一的陈教授的演讲格外引人注目。

陈教授是香江大学教授,同时也是剑桥大学、哈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等世界著名学府的客座教授,他今天的演讲多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

充当助手的人,一个是年纪四十来岁的精瘦男人,一个是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她就是陈教授的独生女儿陈红。

宋刚深深地被陈红的美丽和高贵的气质所吸引,他想,舒瑶如果是人间美女,那陈红就是天上仙子。舒瑶的美丽动人曾经使宋刚神魂颠倒,可今天看见陈红之后,他觉得舒瑶只不过是陈红衣服上的一点点缀而已,只是月亮旁的一颗小星星。

宋刚释然了,天下何处无芳草?舒瑶算个球,黄伟华又算什么,我宋刚就要做人中之王,说不定哪一天,这堂堂学府还真归我宋刚统领。

豪气顿发的宋刚高高举起手来,“陈教授,请问,您预测世界和亚洲的金融危机将在什么时候发生?”

陈教授被这突然的提问噎住了,愣了片刻,他微笑着说:“这位同学,你认为一定会发生金融危机吗?”

“是,我是这么认为的。”那同学说。

陈教授笑着问:“请问这位同学,您贵姓?”

“宋刚,宋朝的宋,刚毅的刚。今天,我是最后一次在这财大聆听老师的讲座,特别有幸的是能听到您的演讲。”

“宋刚同学,恕我才学浅薄,我没法回答您这个问题。那你知道哪一年会发生金融危机?”陈教授开玩笑地说。

“亚洲不出十年吧。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也不会超过二十年,我相信这次危机是灾难性的。”

宋刚的话引得满堂哄笑,那黄伟华更是笑得夸张,他说:“宋刚,你能预测世界的末日哪一天到来吗?”

宋刚笑了,大声说:“世界的末日还早得很,我不是杞人,所以不担心天会塌下来,我不会傻到去预测世界末日。但我可以预测你的末日,想知道吗?告诉你吧,二十年后,当我主持本校工作的时候,你和你老爸,就该滚出这所神圣的学府了!”

会场寂静!众人哑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运途鸿天》<<<<


第三章

本校的学生都明白是什么回事,外校的学者们吃惊地看着宋刚,心想,这小伙子怎么口出狂言

黄伟华一副尴尬的表情,宋刚并没同情他,继续说:“黄伟华,你这种人在财大任教,是财大的悲哀。误人子弟那还是小事,财大作为国家的智库,希望你不要拿剽窃别人的论文在杂志上去发表,更不要冒充学者、教授,向任何部门提出你的所谓研究报告,因为,你这种人不配。现在我们是在聆听陈教授的教诲,不是你担忧世界末日的时候。”

陈教授大吃一惊。吃惊的,不是宋刚对黄伟华的粗言恶语,他吃惊宋刚的预测,心想,西方国家的学者普遍认为,经济在未来十年二十年里,将持续快速地发展,而他自己虽然并不完全赞成西方学者的观点,并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丝危机,但并不认为米国会发生灾难性的金融危机。

“宋刚同学,您是随意说的还是您研究的成果或者是结论?理由,有理由根据吗?”陈教授打内心想和他探讨这个问题。

“有理由,我认为亚洲货币体系很容易被国际金融投机家抓住漏洞,因此,亚洲很可能会被国际的投机基金引发危机。尤其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它的危机将引发世界性的灾难。它的金融衍生物本身存在巨大的漏洞,并且没有得到有效的监督,特别是国民的消费观念,将导致这一危机的加速。这场危机会是空前的,甚至于那些金融巨头,如花旗银行这类老银行都可能难以幸免。不过,我认为,十几年后,我们在这场危机里将充当救世主的角色……”宋刚侃侃而谈,面对更多的讥笑和奚落,他毫不惧色。

“宋刚同学所说很有见地,佩服。虽然,本人不能完全苟同您的观点,但我不敢保证一二十年内不印证您的这一结论。非常感谢您的这一观点,也许对我本人的公司会帮助良多。如果您有兴趣,欢迎加盟本公司。”

特别是最后一句话,“如果您有兴趣,欢迎加盟本公司。”使很多人都露出羡慕的眼神,甚至包括那些已经成名的经济学家们。

他的独生女陈红不小心把麦克风掉落在地上,弄出巨大的响声。她有些惶恐,不经意地朝宋刚瞟了两眼,羞红的脸更加姣美可人。

这时,又一个同学举手提问,这次,是个矮小的小伙子,他说:“陈教授,我提个问题。刚才,您好像对宋刚同学的‘我们在这场危机里将充当救世主的角色’这句话不以为然,请问,未来一二十年,我国在世界政治格局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陈教授微微地笑着说:“都是些很尖锐的问题呀。我能够回答的是,经济与政治相辅相成,我国在未来世界的格局里,分量会越来越重。请问,这位同学贵姓?您的看法我非常乐意恭听。”

“免贵姓刘,名磬。我认为,十几年后,世界大事离不开我国的参与,西方国家在遏制我国的同时,更多的是选择合作,他们别无选择。”刘磬说。

“厉害,年轻的我国新一代。如果允许我对你们的未来预测的话,你们俩今后无论在政界还是实业界,都会取得惊人的成就。”陈教授显得很愉快。

学术会后,黄伟华等在礼堂大门口不远,看见宋刚出来,大声说:“未来校长,几时来上任?好让我准备红旗牌轿车迎接您哪。”

宋刚看到挑衅的黄伟华,哈哈大笑,说:“催这么急干嘛?就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什么地方疼?”

“你……”不想发作的黄伟华马上一个哈哈,说:“听说临江山清水秀的,不会在那里学道修仙吧?升天时可要把那些鸡犬带上。噢,还有一事差点忘了,那陈小姐对你有意呢,去追呀。”黄伟华戏虐着说。

宋刚说:“那是的,美若天仙,你追她蛮合适的。不过,要追你就得快点,这天鹅一飞走,你就连想都没法子想啦。”

黄伟华怒道:“你才是癞蛤蟆。哈哈,舒瑶呢?她也是只天鹅,你想了几年了?癞蛤蟆,别想了,想不着咯,她才不想跟你去临江穷山沟呢。哈哈。”

宋刚笑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黄伟华不错,很不错。喜欢戴高帽子,是吧?还想多戴几顶吗?红的、蓝的、绿的,我宋刚都给你戴上。”

激怒的黄伟华再也无法忍受了,朝宋刚冲去,可他哪里是宋刚的对手?三拳两脚,黄伟华早趴下了。满脸的鼻血确实有些吓人。

被叫到学生处的宋刚,不屑地看着空气,根本没朝学生处长望一眼。学生处长恼怒地看着宋刚说:“宋刚同学,你怎么可以打人呢?还恶语伤人,你自己说说,这样对不对?”

宋刚不语,不屑一顾看了眼学生处长,回过头,仍然看着空气。

“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你做得对?要不是你们已经毕业,看你也是个人才,我可以重重处罚你。”学生处长说。

宋刚说:“我宋刚不需你们的怜悯。”

学生处长大声吼道:“你的态度恶劣,你不配是财大的学生!”

宋刚突然大声说:“难道我配了吗?我是财经大学的耻辱,我在为自己感到羞耻,我也为财大羞耻,你们竟然让我这种一无是处的学生,进了这堂堂学府的大门。”

学生处长愣愣地看着这个神经质的学生,半天才说:“你发什么飙?你有什么资格发飙。”

宋刚说:“是,我没资格发飙。我一不是学生处长的儿子,更不是政教处长的儿子,我父亲只是个农民,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没权、更没钱,他给我的只有我这副臭皮囊,给我的教导就有一句蠢话,他经常说:‘刚宝,做人就要做一个有良心的人。’呵呵,处长,我有什么资格?没有,所以我说我是财经大学的耻辱,我骂自己还不行吗?”

学生处长管理学生多年,财大的学生个个聪明绝顶,自己经常讨不到便宜,就明智地选择了速战速决,他稳了稳情绪,说:“宋刚,你是对这次分配可能会有些意见,希望你能理解。财大毕业生很少会分配到二线城市,但这次有人提出来希望有人下到基层锻炼锻炼,基层也是工作的需要。我希望你别辜负学校对你的期望,在下面好好干,干出成绩来。宋刚同学,你理解学校的苦衷吗?”

理解学校的苦衷,那是有毛病。工作需要,临江需要财经大学的研究生干什么?他们没有知道一加一等于二的人,没有人会加减乘除?

学生处长还打着官腔:“你是我们财大的骄子,不要辜负学校的期望啊……”

宋刚哈哈地笑起来,对学生处长说:“别辜负学校的期望,哈哈,承蒙看得起,给我如此大的期望。我将在临江研究出经济学的相对论,研究出经济界的万有引力,那里虽然没有苹果,但我可以在水果摊子上买,往空中一丢,看它是上天还是砸在我的头上……”

学生处长说:“你……你,什么态度!”

宋刚说:“处长,我毕业了,我干自己的事还不行吗?我在临江这广阔的天地里,我将会充分运用所学知识,研究新的几何定律,新的微积分,新的博弈论。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为财大争气,永动机,两百多年来,许许多多人都研究不出来的东西,我宋刚将用财大的理论和知识,研究出来,为财大争光。”

学生处长哑口无言,“哎”地一声长叹,半天才说:“你因为打架等原因,本来要开除学籍,但考虑国家培养你们不容易,你的分配指标直接下到临江市的江城县。”

宋刚一听这话,这下懵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运途鸿天》<<<<


第四章

本来还是第九层地狱,现在好,直接到了第十八层!

“我……”他没有再说下去,再说下去就永世不得超生了,望着学生处长,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好吧,我这只蚂蚁认命!”

宋刚回到宿舍,关切的同学马上围拢过来,“哥们,没受处分吧?”“没事吧?”“受什么处分了?”

宋刚嘻嘻一笑:“没事,只是分配改了,真的回老家了,江城。”

“我去,这还不是处分?走,我们抗议去!”刘磬愤愤地说。

“对,抗议去!”另一个同学说。

“抗议去!抗议去!”一片的附和声。

宋刚说:“哥们、姐们,不玩了,再玩下去就直接开除了。”已经气馁和沮丧的宋刚理智了下来。

有个同学认为抗议不是办法,搞不好后果会严重,他说:“抗议有个屁用,宋刚你别出面,我们把那黄伟华揍一顿。”

“对,对,打他一顿,那才出得了这口气。”一群人附和着。

后来,又有同学想出了许多新办法,七嘴八舌的尽是些馊主意,没一个中用的,或者说没一个得到一致的赞同。

还是一个女同学想出了个主意,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这主意绝,她说:“这家伙不就是喜欢舒瑶吗?我们就让他想不着。舒瑶的工作我来做,你们就编排些黄伟华平日的不是,把他的人品、怪僻、不好的习惯都捏造出来,要使舒瑶深信不疑,让舒瑶自己讨厌黄伟华,拒绝黄伟华的感情。”

有个男同学说:“他的丑行不需编排,他书包里有只望远镜,经常偷看85级同学的床上戏,我可以作证。”

那几个女同学露出厌恶的神态,“只怕你也经常偷看吧?有福同享嘛,你不看,你怎么知道的?”那男同学自然被她们说中了心事,怔怔的不再说话。

“他尿床,他每天晚上打呼噜,吃饭时喜欢挖鼻屎,看见女同学就流口水,抱着电影明星的画像亲嘴,喜欢闻臭袜子,专吃臭鱼臭肉……”一个男生滔滔不绝地数落着黄伟华的恶习,还没说完,那女同学打断了他的话,说:“你有没有完?你不觉得恶心我还恶心呢,舒瑶会信吗?你能不能想点高级些的?”

那男生愣愣地,“嘿嘿,高级的?他剽窃别人的论文,要别人帮他做试卷,……这个,嘿嘿,我也干过。”

另一个说:“我知道,他逍遥嫖赌,他……他偷东西……”

“哈哈,哈哈。”一片哄笑声。“你得了吧,你想判他死刑呀?”刘磬笑着说。那男生尴尬地说:“那实在想不出别的了。宋刚,你带着舒瑶私奔了吧。”

又是一片哄笑声,“人家舒瑶就是想留校,所以才有今天的结果。你呀,比黄伟华好不到哪里去。”

这时,舒瑶出现在门前,痛苦的她满脸的泪水和愧疚,“你们别说了,我都听见了。我不会嫁给黄伟华,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宋刚,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这里是陈教授给你的一个纸条,你自己看吧。各位同学,谢谢你们对宋刚的关心,谢谢你们,我的分配改了,武汉财经学院。再见。”舒瑶满脸的凄然,说完转身就走了。

“舒瑶!”宋刚追了出去,可舒瑶头也没回,加快了步伐,宋刚停住了,怔怔地立在那里。

同学们看着离去的舒瑶,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拒绝了黄伟华,她的分配也因此改为武汉财经学院。

宋刚打开舒瑶给他的纸条,看到内容后,微微有些惊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运途鸿天》<<<<


第五章

上面写着:“尊敬的宋刚同学,如果您今晚有时间,希望我们能在八点半一起喝杯咖啡,波士顿咖啡厅。另外,同时也欢迎刘磬同学。陈仕维。”

看见宋刚进来,一位男同学急切地问;“那纸条写了些什么?读一读,宋刚,是陈小姐写的情书吧?”

一位女生厌恶地说:“窥视癖,有病。”

“有福同享呗,我们男生哪像你们?神神秘秘的,就喜欢多几个人给你们写情书。”那男生立即反驳。

宋刚说:“别说了,陈教授请我和刘磬喝茶,仅此而已。”

“相女婿吧?他一个独生女,诺大个家产总得有人去继承呀。宋刚,别到江城去了,就到香江去吧。”

“是呀,到香江去。你别带刘磬去,这家伙不老实,别又出个黄伟华。”

“刘磬?鬼会要他,二等残废。”宋刚看着刘磬说,“刘磬,你到底是一米六二还是一米六零?”

刘磬笑着说:“号称一米六零,其实还差几毫米。不过,宋刚,我别的目标没有,只有个目标,我的老婆一定比你的漂亮。”

宋刚说:“那好,我们就比一比。今晚你去不去?”

刘磬说:“当然去,也许陈红小姐会去,我不去你好独享美色哟?那我们怎么比赛?不过,宋刚,如果陈教授真心邀请你到他们公司,我觉得是件好事。”

宋刚思索了片刻,说:“今后再说吧,在他们公司从小职员做起,熬到高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先回江城再说吧,也许那里并不是地狱呢。”

宋刚和刘磬如约来到波士顿咖啡厅,刚进门就遇见了陈教授和他的独生女陈红,宋刚和刘磬齐声说:“陈教授好,陈小姐好。”

和陈教授一起喝咖啡,宋刚和刘磬多少有些拘谨,特别是陈红炫目的美丽和高贵的气质,宋刚和刘磬虽不说沮丧,但也让他们的自信心受到了一些挫折。

陈教授就聊经济学方面的问题,这倒是给宋刚有了侃侃的机会,但今晚,他不狂,探讨和聆听的神态让陈教授对宋刚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好感。

后来,陈教授说:“宋刚同学,听说您被分配到一个叫江城的县城,那县城经济很发达吗?”

宋刚有些羞愧,说:“经济一般,人口较多,一百五十多万。刘磬的家乡也是江城。”

陈教授似乎有些失望,“可惜,财大的硕士毕业生到江城,有些大材小用。不过,你的起点高,也许在政界会有所发展。我今晚还是那句话,如果您有兴趣,我们公司随时都欢迎您加盟。”

这时,陈红的大哥大响了,那威风凛凛的大哥大在香江电视节目里经常见到,国内也开始流行,只是昂贵得只能是领导干部和企业家才有机会耍耍派头。陈红在大哥大里对香江总部的人说着一二三四五,发出的指令清晰简练。刘磬羡慕地看着她发指令的神态。

宋刚仍然和陈仕维说着话,他说:“现在国内的分配体制还比较僵硬,我先去报了到,看看情况再定夺吧。谢谢陈教授的厚爱。”

陈红接完了电话,听宋刚这么说,她看着宋刚的眼睛说:“宋……宋先生,如果您来我们公司,用不着从普通职员做起,几个月后您应该有机会做中层管理人员,今后的发展,我相信您一定会成为我们公司的骨干。请您慎重考虑。”说完,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宋刚说:“谢谢陈小姐,我会慎重考虑。”

陈教授对宋刚说:“在国内,今后对金融人才的需要会越来越多,要求也会越来越高,你们应该可以大有作为。可惜,国内的官场文化太浓,学术人才很难适应这种氛围。不过,你适应适应社会环境也好,做实业也离不开社会。”

宋刚说:“是,我自己就是典型的例子,上天堂、下地狱,就是有的人一句话的事。”

陈教授:“我希望你来我们公司。作为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我理解,我曾经也年轻过,你自己做决定吧。”

宋刚说:“谢谢陈教授厚爱,是刀山、是火海,我先试试。遇到困难就退缩,那也有愧于十几年的学业,陈教授也不会喜欢一个懦夫。”

陈教授哈哈大笑,“不错,我过去也是这性格。不过,我提醒你,要有最坏的打算,甚至是坏得不能再坏的打算。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才能做人上人。”

宋刚不相信会这么严重,至少自己名牌大学毕业,也许还是江城的第一个研究生,再坏的情况,总还会考虑考虑我的学历吧?

陈仕维看宋刚有些不以为然,笑着说:“社会有多复杂,水有多深,你先试试吧,和你想象的不一样。有些人呐,他们眼中可没有什么人才不人才的,钱财倒认得,只见金不见人。好,年轻人闯一闯也是一种阅历和财富。”

陈红听着他们聊,眼睛不时地向宋刚瞟上一眼,脸上有些绯红,静静的没插一句嘴。宋刚危襟正座,恭敬地听着陈教授的每句话。

宋刚对眼前的这位少女,很少正眼去瞧,太漂亮、太让人不敢直视。他心中喜欢这女孩,但不敢有非份之想,自己一个农村孩子,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学生,对高贵的陈红只能是仰视和敬畏。

最后,陈仕维对宋刚说:“人生的每一步,既要有冲劲,也要慎重地考虑。人生不会一帆风顺,坎坷和风浪肯定是免不了的。当然,这也是人生的意义。”

陈仕维的会见就这么结束了。宋刚并不知道,这次简单的会面却有深层次的含义,陈仕维在考察他,他希望陈红有个中意的郎君,以及为陈氏家族企业集团物色未来的掌门人。当然,陈红自己也不知道,她以为就是普通的学术探讨而已。

可陈红在前两天的学术会上,就已经对宋刚一见钟情。

“慎重考虑”其实不是宋刚,而是陈仕维,他对宋刚的印象不错,觉得这小伙子将来一定是个有出息的人才,“陈红,你觉得宋刚这人怎么样?”

陈红被父亲这么突然一问,微微有些慌乱,说:“我……我觉得还不错,爸,你真的想他加入我们公司吗?”

陈仕维笑了笑:“让他在内地磨炼磨练几年吧,人才、人品都还不错。”

可是,他回香江后不久就病倒了,就因为这句话,宋刚和陈红失之交臂,这是陈仕维意料之外的结局。

陈仕维回到香江后,感到有些不适,维多利亚医院给他的诊断是结肠癌。陈红在伤痛之余,不得不开始挑起陈氏集团的担子。

宋刚回到了江城。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陈教授的话竟然这么快就应验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运途鸿天》<<<<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