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兴盛章子梅【通天奇才】小说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通天奇才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叶兴盛

简介:叶兴盛是公认的劳动模范,工作勤勤恳恳,业绩突出,却不受上司待见
单位盖集资楼,为了分到房子,叶兴盛送醉酒美女上司章子梅回家,却没料到,这次过后,他的命运彻底改变了.......

角色:叶兴盛,章子梅

叶兴盛章子梅【通天奇才】小说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通天奇才》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叶兴盛见周亮容松口,连忙说道:“周领导请说!”
周亮容笑了笑,说道:“很简单,那就是帮我说服你们村的全体村民,答应卖地。

听了这话,叶兴盛愤怒不已,这个周亮容真是太无耻了!
开发商给的征地条款太坑爹,一亩地才给几万块钱,这些土地就算开发商自己不开发,转手也至少能赚一倍的利润。
他要是答应了周亮容的条件,绝对会被村民给骂死的!
“那我见弟弟一面总可以吧?”
周亮容的态度如此强硬,叶兴盛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打算先看看弟弟,然后回去再想想办法。
却不料,周亮容啪地一拍桌子,冷笑道:“不可以!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提条件?”
叶兴盛只觉得浑身的热血往脑门冲,恨不得将周亮容狠狠地揍一顿以泄心头之怒。
但是,多年历练出来的沉稳与冷静告诉他,这个时候跟周亮容来硬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弄不好,还得把自己也搭进去。
悻悻地从周亮容办公室出来,叶兴盛叹了口气,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明天去组织部的时候向上面反映一下这事了。
也不知道领导打电话让自己过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叶兴盛回到家,叶志国见他没把弟弟领回来,脸色更加忧愁了,脸上那一条条很深的皱纹像皲裂的老树皮。
害怕父亲身体愁出毛病,叶兴盛撒谎说,他找同学帮忙了,弟弟叶兴达一定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回来,叶志国那拧成一团的眉毛才舒展开来。
……
第二天上午,叶兴盛精心打扮了一番,带上那封举报信,出发前往市里。
叶兴盛以前没少来市里办事,对这里一点都不陌生。
负责登记的老头都跟叶兴盛熟络了,一见到他就微笑地跟他打招呼,只是,叶兴盛心情不好,脸上的微笑也很勉强。
组织部在五楼办公,叶兴盛来到组织部办公室,里面有两男一女在办公。
叶兴盛轻轻地敲了敲门口,很礼貌地问道:“请问小张在吗?”
话音刚落,就有一名年轻男子站起来:“我就是,请问您是?”
叶兴盛报上自己的姓名,小张立马走过来,很热情地说:“请跟我来,我带您去见我们领导!”
组织部是考察、提拔人员的部门,多少人想上门都没机会。
叶兴盛有点受宠若惊,他那点破事竟然惊动到组织部的领导,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许文跃他们到底给组织部写了什么信,竟然比灵丹妙药还管用?
“小张,昨天给我打电话的就是您吧?”叶兴盛试探着问道。
“额,不是的!”小张笑笑说:“我哪有资格给您打电话呀?昨天的电话是我们老大打的!”
小张的一句“哪有资格”将叶兴盛抬得很高,叶兴盛心生纳闷,他只不过是单位里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干事而已,至于这么抬举他吗?瞧他说的,好像他是个大人物似的。
见叶兴盛困惑的样子,小张补充道:“是咱们组织部一组的冯老大给您打的!”
叶兴盛更加惊讶了,要知道,全市主要领导层的提拔和任用可都是由组织部一组负责。
人家组织部一组老大日理万机的,怎么会管他被下放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还亲自打电话叫他过来?
叶兴盛忍不住问道:“小张,冯领导给我打电话,到底是什么事,你知道吗?”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小张不好意思地笑笑,顿了顿,继续说:“不过一般情况下,冯老大叫来谈话的,将来大都会提拔的!”
叶兴盛何尝不知道,被组织部一组领导叫来的人,大都要提拔,只是,他觉得这种好事绝对不会落到他头上。
俗话说,“若要入仕,须找靠山;没有靠山,难若登天!”
他根本没靠山,谁会提拔他这么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但叶兴盛又想起,小张刚才跟他谈话时,语气十分谦恭,莫不是真的有好事要降临到他头上了?到底是什么好事呀?
转眼,组织部一组到了!
小张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个颇具磁性的男中音:“进来!”
叶兴盛一下就听出,这个声音正是昨天给他打电话的那个声音。
看来,真的是组织部一组的领导亲自给他打电话了。
他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会不会跟他被“下放”有关?
小张推门进去的时候,叶兴盛满脑子都是疑问。
门打开了,这是一间大概三十多平米的办公室,装修和家具布置都很朴实,却因墙上的几幅遒劲有力的毛笔书法作品而显得不失文雅。
红木办公桌靠在墙右,坐北朝南,显然有一些风水上的讲究。
古人的看法是右尊左卑,古诗词中的左迁是降职的意思,相反右迁是升职。
办公室的主人正端坐着,年纪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天庭饱满,双耳长而贴着脑袋,还有小耳垂,一看就是有福之人。
一副金边眼镜镜片十分明净,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深邃而有神!
此人,便是组织部一组的老大,冯天豪。
“冯老大,叶兴盛同志来了!”小张微笑着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通天奇才》


第6章

听到小张的话,冯天豪放下手中的文件,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
他很热情地跟叶兴盛握手说:“小叶,你来了,请坐!”
待叶兴盛坐下,冯天豪还要给他倒水!
叶兴盛受宠若惊,他一个小人物,哪敢劳烦组织部领导给他倒水?
叶兴盛起身抢着要自己倒,一旁的小张抢过来,给两人都倒了杯水,化解了这一场小小的“倒水风波”。
待小张出去之后,冯天豪喝了口水,说了一些客套话之后,慢条斯理地问道:“兴盛同志,你平时都有些什么爱好?”
叶兴盛被冯天豪这个问题给问糊涂了。
冯天豪这么大个领导,平时日理万机的,结果今天把他叫来,竟然问起了他的个人爱好?这是要干吗?
叶兴盛实在摸不透冯天豪的心思,就如实相告:“我的爱好是书法和写作!”
“哦!”冯天豪语气中似乎有些惊讶:“书法肯定很棒吧?”
“额,一般般吧!”叶兴盛有点腼腆道。
但他转而又想到,冯天豪管着全市人员的考察提拔,在他面前显露一下自己的优点绝对不是坏事。
于是赶忙补充道:“在一些国家级的刊物上发表过书法作品,还得过一些奖项。

叶兴盛爱好书法是受初中语文老师的影响,那老师的一手颜体字写得非常漂亮。
老师见他感兴趣就给了他一本字帖,让他回去练习,从此他就喜欢上了毛笔书法。
这些年来,不论是求学还是工作,一有时间,叶兴盛便临池苦练,长年累月下来,练的一手好书法。
“还在国家刊物发表过作品,很不错嘛!”
冯天豪夸道,喝了口水,又问道:“你刚才说,还喜欢写作,应该也发表过文学作品吧?”
“嗯!”叶兴盛点点头:“平时喜欢写些散文,主要发表在《散文》杂志上!”
“不错不错!”冯天豪感叹道:“许多年轻同志参加工作,尤其当干事之后,天天疲于应酬,角逐于名利场,像兴盛同志您这样守住本心的人着实少见!”
被冯天豪这么一夸奖,叶兴盛有些飘飘然起来。
不过,冯天豪接下来的话语,把刚刚才飘起来的他给拽了下来:“兴盛同志,你对你目前的工作有什么看法?给你换一个岗位,你愿意吗?”
该来的还是来了,刚刚被冯天豪夸奖,叶兴盛还有些高兴,现在听到这句话,心顿时就沉下来。
叶兴盛声音有些低沉地说:“我遵从组织的安排,组织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乡下有乡下的好处,相比现在的岗位,农村基层更加锻炼人!”
“农村基层?”
冯天豪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沉吟了片刻:“你说的没错,基层是很能锻炼人。
不过我看过你的个人简历,你不是在基层干过三年吗?”
“是的。
”叶兴盛点点头。
大学毕业后,叶兴盛被分到一个乡镇工作,三年后才调到了单位里。
冯天豪笑了笑,喝了口水说道:“既然你已经有过基层工作经验,就不必要再下乡了!市里秘书处想调你过去!你有什么意见?”
秘书处?
叶兴盛脑子瞬间短路!
那可是全市的权力中心啊,多少人想靠近这个权力中心都没有机会。
可现在却要调他过去,他没听错吧?他这不是在做梦吧?
叶兴盛激动的难以自抑,他不假思索地说:“我听从组织的安排,组织需要我到哪里,我就去哪里!”
冯天豪笑道:“喊你来之前,我们已经去你单位对你做过调查,你工作态度很好,成绩不错,群众基础也好。
现在,你已经通过我们的考察,至于,到了秘书处安排你做什么工作,这个由秘书处来决定!”
叶兴盛拍着胸脯:“非常感谢组织部对我的考察和信任!到了秘书处,我一定努力把工作做好的!”
冯天豪对叶兴盛的表现很满意,又跟叶兴盛聊了一会儿后,他带叶兴盛去见组织部一把手陈一航。
出了门,叶兴盛的心还在扑扑地乱跳。
今天发生的事儿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这么多年了,他任劳任怨,付出了那么多,在章子梅那女魔头眼中,竟然一文不值,还被她笑话是窝囊废!
现在好了,自己终于熬到头了!
组织部一把手陈一航年纪五十岁上下,花白的头发,额头有几丝浅浅的皱纹,看上去很威严的样子。
陈一航简单地问了叶兴盛的一些个人情况,然后叮嘱他,到了新单位要好好工作,不要辜负组织对他的期望。
叶兴盛自然信誓旦旦,千恩万谢!
从陈一航办公室出来,冯天豪说:“关于对你的考察情况,稍后我会反馈给秘书处的,估计今天下午那边就会给你电话通知!至于你的原单位,我已经跟你们单位一把手谈过,他对你的评价挺不错。
待会儿,我也会跟他说这件事。
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去那上班了。

听了冯天豪的话,叶兴盛暗暗感到庆幸,幸好冯天豪是向一把手马家兴了解他的个人情况,这要是向章子梅那女魔头了解,他还有戏吗?
对于马家兴,他从来没有刻意去讨好过他。
但是,只要是马家兴交代下来的工作,他总是按时高质量完成,他的工作态度,马家兴自然都看在眼里了。
马家兴如实向组织部反应他的个人情况,可见,他还是比较公正和正义的一个人。
从办公大楼出来,叶兴盛心情格外轻松,抬头看天,天是那么蓝,天气是多么美好!
叮铃铃!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叶兴盛拿出手机一看,是家里的电话,赶忙按下接听键。
但还没等他发话,话筒里就传出母亲那苍老而焦急的声音。
“兴盛,不好了!你爸被人抓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通天奇才》


第7章

叶兴盛那颗高兴和激动的心不由得一沉。
父亲可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从来不敢惹事,他怎么会被人抓走?难道又是周亮容干的?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爸为什么被人抓走?”
“我和你爸今天去镇里想看看你弟,可是他们不让看,你爸担心你弟被他们殴打,非要见你弟不可。
那帮人就说,你爸扰乱社会秩序,就把他给抓起来了!兴盛,你快点回来救救你爸和你弟吧!”说着说着,母亲哽咽起来。
叶兴盛一下子火冒三丈。
这个周亮容简直太猖狂了!
朗朗乾坤,他动不动就抓人,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要说他弟弟性子过于冲动,跟他们对抗被抓去教育一下,倒还说得过去,父亲只不过是去讨个理,看看弟弟而已,没犯什么事,他凭什么抓人?
但生气归生气,叶兴盛没有失去理智。
他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就算现在去了镇里,等待他的也只是威胁和羞辱。
正好,他马上就要调到总部秘书处,等到那时候他再向领导反映这事,把父亲和弟弟救出来的把握更大!
叶兴盛安慰了母亲一番,要她别担心,等过两天,他一定会回去把父亲和弟弟领回来!
……
正如冯天豪所说,当天下午,叶兴盛便接到总部的电话,要他明天上午九点钟来一趟。
总部的办公地点,和组织部一样。
第二天,叶兴盛九点二十分来到了这里。
接待他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美女,叫孙蓓蕾,清纯可人,长得很漂亮,身材很苗条。
叶兴盛报上姓名,孙蓓蕾粉嫩的脸蛋微微地笑了笑,说:“请跟我来!”
叶兴盛跟在孙蓓蕾身后,看着她那大幅度摇摆的走路姿势,不由想起了章子梅。
这身材跟章子梅有得一比,只是,章子梅位高权重,脸上的傲气更多一些。
很快地,在孙蓓蕾的引领下,叶兴盛来到秘书长黄立业的办公室。
黄立业四十出头的样子,浓眉大鼻,身材微胖,身穿白色衬衫,架一副黑边框眼镜。
和冯天豪的办公室一样,黄立业的办公室也挺讲究布局。
黄立业不苟言笑,给人的感觉有些严肃。
毕竟秘书长是市里的管家,大到接待上级大人物、安排领导的出行,小到主持各种日常琐碎工作,林林总总都要包办。
如此繁琐的工作,必须要严肃认真才能做好。
黄立业让叶兴盛坐下,简单问了叶兴盛以前的工作情况后,他说:“先安排你在综合一组,至于具体做什么,现在还没确定下来。
这段时间,你就多跟一组的同事学习学习。
有什么不懂的或者需要了解的,尽管大胆地向一组的同志甚至向我提问!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我服从组织的安排!”叶兴盛赶忙说。
综合部门,和秘书部门一样,是单位里的一个部门,分为综合一组和综合二组。
综合一组主要负责给领导撰写发言稿,全市最硬的笔杆子就在综合一组。
既然是被安排在综合一组,叶兴盛料想,上面可能让他当笔杆子,之前冯天豪也曾问过他发表文章的情况。
老实说,当笔杆子是非常费脑子,非常辛苦的,而且也没什么机会接近什么大领导。
对于这个安排,叶兴盛有点失望。
不过,他很快安慰自己,哪怕再辛苦点,也总比被下放到乡村好,比原来的工作更有前途!
黄立业随后领着叶兴盛到各个部门转了一圈,介绍他认识同事。
身在衙门,最怕的就是得罪人,尤其怕得罪领导。
这里每个科室的领导,在叶兴盛看来,都是大人物,一个都不能得罪。
因此,哪怕黄立业介绍的领导再多,叶兴盛都努力记住他们的名字和头衔。
因为自己被安排在综合一组的缘故,叶兴盛特别记住组里的一二把手,老大张子杰和老二王文章。
黄立业介绍完,叶兴盛主动跟一二把手握手,黄立业对张子杰说:“张子杰同志,小叶刚到一组,很多东西都还不熟悉,你可得多教教他!”
张子杰微笑说:“秘书长请放心,咱们一组的同志向来团结互助,只要是一组的同志,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人落伍的!”
随后,张子杰把头转向叶兴盛,说:“小叶,明天我就给你安排一张办公桌,以后工作中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提问!”
张子杰和黄立业的对话,满满都是套话,叶兴盛不由得暗自感慨,在这里别说做事,就是说话也得小心翼翼,务必做到任何一句话都滴水不漏才行。
这里考验更多的不是人的智商,而是情商啊!
介绍完各个部门的领导后,黄立业说:“你可以后天才来上班,明天你把个人问题给处理好。
不过,手机务必保持畅通,能随时联系到你。
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可以提!只要是合理的要求,我会让厅务处给你解决的!”
叶兴盛等的就是这时候!
他嘴唇蠕动了一下,鼓起勇气说道:“秘书长,有件私事,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您一下?”
“什么事?你说吧!能帮的,我会尽量帮的!”
叶兴盛受到鼓励,大胆地把他父亲和弟弟被镇上的人给抓走一事告诉黄立业。
黄立业听了,浓黑的眉毛皱了皱,微怒道:“他们怎么能随便抓人?真是操蛋!”
沉吟片刻,他说道:“你先回去吧,回头我给公安局打个电话,他们会跟你联系的!”
黄立业说是这么说,叶兴盛听不出是客套话,还是真的要帮忙。
毕竟,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现如今,找人帮忙,哪个不是提着好礼上门,说尽好话?
黄立业可是堂堂秘书长,他一小人物只张张嘴就想让他给他办事?有这么容易的事儿吗?
但现在,他也只能寄希望在黄立业身上了。
这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
叶兴盛谢过黄立业从办公大楼里出来,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
叶兴盛回过头,一名五十多岁将近六十的男子快步走上来,这人叶兴盛记得,是厅务处的二把手,钱进。
“钱领导,您好!”叶兴盛很礼貌地问好。
钱进笑了笑,说:“好!再怎么好都没有你们年轻人好啊,朝气蓬勃,干劲十足!”
顿了顿,他笑呵呵地说:“小叶啊,踏上了似锦前程,想好怎么庆祝了没有啊?”
叶兴盛笑笑,很客套地说:“庆祝什么呀?只不过是工作岗位变动了一下而已,而且,新岗位很多东西,我都还不熟悉,得花好多时间去学习呢!”
“这岗位可不是普通岗位啊!”钱进表情很夸张地说:“天天绕着全市最高权力身边转,这还不值得庆祝啊?”
叶兴盛听得一头雾水,笑笑说:“钱领导,您说什么呢,我、我听不懂!”
钱进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你真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叶兴盛苦笑道:“我真不懂!”
钱进笑了笑,说:“本来呢,单位的事儿,我不随便议论的。
但是,我快退休了,就算说错话也没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咱们京海市空降了一位一把手?”
“听说过!那又怎么了?”叶兴盛说。
早在教育单位工作的时候,就听同事提起过这事,说空降的市一把手很有魄力,政绩显赫。
但那时,叶兴盛惦记着分房的事儿,对这事根本不感冒。
就算是被调到市里,叶兴盛也从来没想过,这事和他能有什么关系。
他才刚到综合一组,给领导撰写发言稿这类的活儿估计还轮不到他,他还得磨练一段时间才能“上战场”。
“小叶,秘书长没告诉你,你的工作是什么?”
叶兴盛那有点困惑的样子,让钱进有点糊涂,这小子好像有点呆头呆脑的样子,市一把手怎么会挑中他?
“告诉了!秘书长说,暂时让我在综合一组工作!”叶兴盛说。
“在综合一组工作?”
钱进笑了笑,说:“综合一组又不缺人手!单位调动你,其实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通天奇才》


第8章

眼看着钱进就要脱口而出,但突然想到什么,给打住了。
他呵呵一笑,说:“总而言之,小叶,你已经走上了一条金光大道了,好好把握住机会吧!唉,我年轻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呢?”
说完,钱进迈开大步走先走了。
叶兴盛愣在那儿,半天都回不过神。
这个钱进怎么跟他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他只不过是调到到综合一组当笔杆子罢了,还谈不上什么金光大道吧?
听钱进的话,怎么好像他职务很高似的!
回到家,叶兴盛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安慰她,他已经找有关系的朋友了,父亲和弟弟很快就被放出来的。
说是这么说,叶兴盛其实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几个小时,下午六点多的时候,突然有个陌生的号码打进来。
电话一接通,那人非常热情地报上姓名,他是东文区二把手符安强。
叶兴盛脸色一喜,看来黄立业是真的出手了!
符安强先就叶兴盛父亲和弟弟被抓一事道了歉,然后说:“叶兴盛同志,您现在有空吗?咱们一起去大雄镇看看伯父他老人家!”
符安强的客气与讨好让叶兴盛受宠若惊。
原以为黄立业给公安局打了电话,那边让大雄镇把人放了就算了,没想惊动了区二把手,而且对方还要过去看望他父亲。
他只不过是综合一组一个小小的笔杆子,对方未免也太给他面子了吧?
叶兴盛赶忙说:“符领导,大雄镇那边把人放了就算了,不劳烦您了!”
符安强说:“那怎么行?叶兴盛同志,您该不会是记恨我们吧?”
“不不不!”叶兴盛慌忙说:“这事吧,我爸和我弟有点冲动,他们多少也有责任。

符安强说:“兄弟,您住哪儿?我过去接您!”
见符安强一再坚持,叶兴盛没办法,只好告诉他自己的住址。
接下来发生事儿,再次让叶兴盛感到意外和不解。
符安强竟然亲自开一辆皇冠车来接他!
车上还有一名男子,他们两人叶兴盛全都没见过。
符安强先做了自我介绍,再介绍和他一起来的男子,此人竟然是东文区治安一把手李国明。
叶兴盛不由得暗自感慨,想必是秘书长黄立业交代过什么,这两人才亲自出马吧?
黄立业太给他面子了,改天,他再找机会好好地感谢他!
符安强再次向叶兴盛道了歉,然后表示,这事,他一会儿一定严肃处理。
待符安强把话说完,李国明说:“叶兴盛同志,我刚才给大雄镇派出所打过电话了,他们并没抓人!我估计是镇上联合开发商花钱找人冒充派出所,把你父亲和弟弟抓起来的。
不管怎么样,这事,我们一定给您一个交代的!”
叶兴盛说:“谢谢两位领导,其实,这事你们不必亲力而为的,打个电话让他们把人放了就是了!”
符安强说:“那怎么行?我们要是不亲自过问,哪里对得起兄弟您?”
符安强一个兄弟,一下子拉近了和叶兴盛的距离,让叶兴盛听了很受用。
但是,叶兴盛明白,他之所以如此热情和友好,完全是看在秘书长黄立业的面子上。
如果黄立业没打过招呼,这两人估计看都不看他一眼,更别提亲自开车接他去大雄镇放人了。
车行到半路的时候,叶兴盛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哽咽说:“兴盛,你爸和你弟弟怎么还不回来了?你到底找人帮忙了没有?”
叶兴盛瞥了符安强和李国明一眼,说:“妈,您放心吧,他们没事的!”
坐在旁边的符安强听了叶兴盛的话,大概知道他母亲打电话的意思,就故意很大声地说:“伯母您放心吧,伯父他老人家和弟弟不会有事的,他们很快就回家的!”
说话间,大雄镇到了。
叶兴盛远远地,就看到有好些人守在镇上办公楼门口,其中就有那个非常狂傲的镇上二把手周亮容。
只是此时,他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狂傲,相反,满脸惶恐之色。
车子挺稳,符安强微笑地要叶兴盛先下车。
下车这个平常人看来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儿,其实是有讲究的,一般是职务高的人先下车,接着是年长者资历老者。
唯有这样,才表现出对领导和长者的尊敬。
叶兴盛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但论级别,符安强和李国明都比他高,他一小小的笔杆子,哪有这么大面子?
叶兴盛无论如何都不肯先下车,符安强拗不过他,说了些客气话套话才先下了车。
候在外面的周亮容见到符安强,忙不迭地迎上来,紧握着符安强的手,向他问好。
符安强板着脸一言不发,这让周亮容脸上的惶恐之色加深了许多。
叶兴盛紧随着符安强从车上下来,周亮容见到他,顿时怔了一下,不由得叫出声来:“是你?”然后把目光转向符安强,嗫嚅道:“符领导,他、他是......”
符安强丢给周亮容一个白眼,冷冷地说:“进去再说吧!”
一行人在周亮容的引领下,进入办公大楼。
一路上,周亮容不时地朝叶兴盛投去困惑的目光。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跟这两位大人物一块儿来镇里?
这下,他真的是捅了马蜂窝了呀!
早知道这样,那天,他就不该那么嚣张!
这下可好,他不但抓他弟弟,还把他老父亲也抓起来了,弄不好,他头上的乌纱帽保不住呀!
办公楼是一幢仅有五层高的大楼,进入大楼后,一行人来到三楼的会议室。
在会议室门口,符安强让周亮容的随从在外面等候,仅让周亮容和他、李国明还有叶兴盛进入会议室。
几个人进入会议室,符安强将门关上,然后扬手啪的一声,给了周亮容一记响亮的耳光,怒骂道:“你知不知道叶兴盛同志是什么人?瞎了狗眼了你?”
挨了符安强这重重的一耳光,周亮容只看到眼前金星乱闪,脸颊火辣辣地痛,他捂着脸颊,怯怯地看了叶兴盛一眼,结结巴巴地说:“他、他是......”
“兴盛兄弟是市一把手秘书,还不快点向他道歉?”符安强怒喝道。
听到市一把手秘书几个字,周亮容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响,吓得两腿一软,身体一趔趄,差点摔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通天奇才》


第9章

市一把手秘书,那是天天围着领导转的权力大红人啊,职务虽然不高,但是多少人想巴结啊!
他怎么这么倒霉,那天怼谁不好,偏偏得罪了这么个“大腕”?
这下可好,他该怎么收场?
非但周亮容,叶兴盛自己也很震惊。
黄立业说过,安排他在综合一组工作,可没说过让他当一把手秘书。
连他这个当事人都还不知道的事儿,符安强怎么就知道了?他该不会弄错了吧?
忽地,他想起厅务处二把手钱进那隐晦有所指的话,以及他自己受到的不一样的待遇。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叶兴盛,符安强说的可能是真的,他很有可能是市一把手的秘书。
可是,秘书长黄立业为什么不告诉他?还有,为什么别人都知道了,他还蒙在鼓里?这也太奇怪了!
叶兴盛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了。
市一把手秘书,那可是经常跟随在市一把手身边,前途远大!
但激动的同时,他又感到困惑。
他只不过是单位里人事科的干事,平时工作虽然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可成绩没多少人看见,全市这么多人,市里为什么偏偏看中他?
如果他真的是市一把手秘书,那么也活该周亮容这个混蛋倒霉了。
这混蛋太猖狂太目中无人了,得好好地教训教训他,出出心中的恶气!
周亮容这个时候自然不敢再狂傲了,在挨了符安强的一耳光后,他连忙跑到叶兴盛跟前,哭丧着脸道:“叶秘书,我对不起你!都怪我不好,都怪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父亲和弟弟,我该死我该死......”
说着,周亮容扬手狠狠地抽他自己的耳光。
一阵啪啪啪的响声过后,周亮容脸颊已经红肿得看不清人样了。
尽管如此,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叶兴盛虽然心里特别痛恨周亮容,但他也不是得势便张狂的人,于是说道:“周亮容,你别这样!这只不过是个误会,事情过去就算了!”
旁边的符安强一看差不多了,就对周亮容呵斥道:“还不快点把人给放了?”
周亮容这才拿出手机,发了一会儿信息,然后说:“叶秘书,您请稍等一会儿,您父亲和您弟弟马上就放出来!真的很对不起!”
在等待放人的时间里,李国强问道:“周亮容,刚才我给大雄镇派出所打过电话,他们说,派出所根本没抓人,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亮容怯怯地看了符安强和叶兴盛一眼,吞吞吐吐地说:“人其实不是派出所抓的,而是我的主意,全部责任都在我!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好尽早把卖地的工作做下来!”
“我说呢,我们三令五申强调过不知道多少次,抓人一定要合法,派出所怎么会干出这种事的?”李国明说。
李国明这话看似是对周亮容说,叶兴盛心里却是雪亮的,李国明这是努力在他叶兴盛面前树立好的形象,将来他叶兴盛要是在市一把手面前夸几句,他李国明有可能受到重用!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叶兴盛父亲叶志国和弟弟叶兴达被人带了进来。
叶兴盛仔细看了看,见父亲和弟弟身上没有伤痕,心这才放了下来。
叶志国见到叶兴盛很是意外,更多的是害怕,难道叶兴盛也被抓起来了?
惊慌之下,叶志国上前一步,紧紧地拽着叶兴盛的手,颤抖地问道:“兴盛,你怎么在这儿?”
“爸,我、我......”叶兴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叶志国却早已吓坏了,两个儿子,就这个有出息,他们要是将叶兴盛给抓起来,再安个罪名,大儿子的前途可就毁了呀。
情急之下,叶志国转身对周亮容哭求道:“领导,我儿子没犯什么错,你们千万不能抓他了。
有什么尽管冲着我来,放过我儿子吧!求求您了......”
说着,叶志国要给周亮容下跪。
周亮容可吓坏了,这个时候,他最希望的是叶志国痛打他一顿,打得越重,他周亮容才最安全。
叶志国要给下跪,那简直就是害他呀!
周亮容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受,他赶忙扶住叶志国,说:“叶老先生,您可别跪我!要跪,那也是该我跪您啊!是我不好,我不该把你们给抓起来。
我给您老下跪了!”
说着,周亮容真要给叶志国下跪。
叶兴盛自然不希望看到周亮容下跪,得饶人处且饶人,周亮容已经认错,他没必要还继续为难他。
再说了,父亲和弟弟都好好的,没被虐待!
叶兴盛一把将周亮容拽住,说:“你别这样!事情都过去了,你不必自责了!”
周亮容连声向叶兴盛道谢。
叶志国刚刚还吓得魂不附体,突然见到周亮容要给自己下跪,还对叶兴盛这么恭敬,顿时满脑子疑问。
“兴盛,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被他们抓到这儿的吗?”
一旁的符安强微笑道:“老爷子,您儿子可是市一把手身边的红人,谁敢抓他?他抓别人还差不多!”
“你说什么?我儿子是市一把手身边的红人?你又是谁?”叶志国更加困惑了。
叶兴盛赶忙介绍说:“爸,他是咱们区的二把手!”
叶志国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领导就是周亮容了。
听说符安强是区二把手,忙不迭地将手在衣服上狠狠地擦了几下,然后紧紧地握住符安强的手,向他千恩万谢。
完了,叶志国结结巴巴地问叶兴盛:“儿子,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没等叶兴盛发话,符安强微笑地解释道:“老爷子,您还不明白呀?您儿子发达了,他现在是市一把手的秘书!”
叶志国只听到一声惊雷在头顶炸响,高兴得差点就晕死过去。
市一把手地位多高啊,他儿子要是当他秘书,那该有多风光?
目光转向叶兴盛,叶志国激动地问道:“兴盛,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升职当市一把手秘书了吗?”
事情还没确认,叶兴盛也不好点头,只能低声说道:“爸,咱们先回去再说吧!”
周亮容为了道歉,开着他的现代车亲自将叶志国父子三人送回去,一路上还不忘讨好叶兴盛。
回到家,把周亮容送走之后,叶志国十分激动,当晚杀鸡宰鸭庆贺了一番。
明天就要到市里上班,叶兴盛在家吃过晚饭便连夜赶回市区。
回到出租屋,叶兴盛躺在床上感叹了一下。
没想到事情竟然峰回路转,昨天他还要被流放下乡,今天他就被调到了市秘书处。
就是不知道符安强说的事是不是真的,他要做的工作到底是不是市一把手秘书。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叶兴盛的思绪。
叶兴盛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是晚上十点多,都这么晚了,谁会来敲门呢?
叶兴盛喊了声:“谁呀?”然后起身走到门口。
外面传来钟雪芳冷冷的声音:“是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通天奇才》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