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生周葵豆丁(徐长生周葵豆丁)全文免费阅读,万年龙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万年龙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江南龙神

简介:我是一个跨越了无尽时间长河的长生者,由于某些原因,这么多年我膝下无子,举目无亲……直到这一天,有人告诉我,我有了个女儿
 

角色:徐长生,周葵

徐长生周葵豆丁(徐长生周葵豆丁)全文免费阅读,万年龙婿全文免费阅读

《万年龙婿万年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

炎夏。

盘龙村。

“杨老,出来买东西?”

“咳咳……买,买套衣服。”

“那让您孙子跑腿呀,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得在家呆着好点。”

“杨老,不是我说,您那孙子真不像话,不外出闯荡,整天就窝在这乡下地方睡大觉,有什么出息?”

“那孩子也算是废啦,二十好几了,要不是靠老爷子的低保,爷孙俩估计都饿死了。”

听着街坊邻居的议论,风烛残年的杨子野摆手不言,颤巍巍回了家。

他先是在院子里把新衣服换上,接着洗脸、束发。

捯饬干净之后,老头子进入屋里,轻轻敲响卧室的门。

里面的人是他的孙子,徐长生。

当然,孙子是外面人的说法。

杨子野双膝跪地,开口道:“老爷,小野要走啦……”

里头安静了几秒。

嘎吱……

门打开。

一名二十来岁,身穿布衣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

杨子野跪地抬头,深深地注视着这个男人,老眼迅速湿润,干枯的双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徐长生问道:“小野,我打坐多久了?”

“三年零十个月。”杨子野道。

“哦,倒是不长。”徐长生点头,看着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问道:“你寿命尽了?”

“是的,老爷。”杨子野老泪纵横:“小野不能再侍奉您左右了……”

“你无修行之资,百岁已是尽头。”徐长生轻声道:“你去吧,我为你处理后事。”

“谢老爷,此生能够追随您,小野三生有幸,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杨子野用尽最后的力气,恭恭敬敬地磕三个响头。

一分钟后。

看着躺在床上生息断绝的杨子野,徐长生脸上才浮起深深的复杂。

小野啊小野。

我何其羡慕你?

你人生短暂如流星,但你留下了子嗣后代。

我自幼修道,天资异禀,可后果却是,平常女子极难与我有结晶……

我跨越无尽的时间长河,却没有一份属于我的血脉。

那种深入骨髓的孤独感,太可怕了。

徐长生叹了口气,双手结起一个法印。

下一刻,杨子野的身躯化成细散飞灰,融入了天地间。

送走杨子野后,徐长生正要动身离开这座山村。

轰轰轰!

一连串的引擎声突然响起!

徐长生走了出去。

好几辆车停在门前。

第一辆是两百多万的宾利,其它都是面包车。

气势颇为凶煞。

街坊们探头热议。

一名二十八九岁的漂亮女人从宾利下车,趾高气昂道:“我叫周雨晴,晋城周家人。”

徐长生淡淡问:“有事?”

周雨晴被徐长生高高在上的态度弄得愣了一下,冷笑道:“乡下人挺狂啊,孤陋寡闻没听过我周家就算了,没看到我这么多车这么多人么?”

徐长生吐出二字:“说事。”

周雨晴冷冷道:“行,那我就说事,我问你,四年前你是否去过晋城?”

徐长生沉吟道:“路过。”

周雨晴继续道:“那你是不是和一名叫做周葵的女孩发生了关系?”

徐长生皱起眉来:“与你何干?”

四年前外出时,确实与一位姓周的年轻女子行过一次鱼水之欢。

他是活了无数年的修行者不错,甚至可以做到彻彻底底的辟谷。

但也是个男人。

男欢女爱很正常。

“哈哈哈哈,周葵居然真的会看上你这种乡下人。”

周雨晴讥笑几声,一扬手。

哗哗哗,面包车涌下十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

“三天前,杨家在省城找到失联了四年的周葵。”

周雨晴脸上的讥讽化为咬牙切齿,说道:“那个婊子……!!”

“丢了身子也罢了,居然还生了个贱种!!”

“失踪几年,孩子都会打酱油!!”

“她明明知道,杨家大少爷是她的未婚夫!!!”

“为了赔罪,我周家已经将周葵和小野种交由杨家处置了。”

“可是杨家觉得不够!”

“杨家说,如果三日之内,找不到小贱种的生父,就会对周家出手,让周家彻底破产!”

周雨晴满脸后怕地说:“还好最后一天找到你了,真是上天保我周家不死!”

徐长生耳目嗡鸣。

在周雨晴一开始说,周葵生了孩子之后。

他试着感受了一下。

居然真的在数百里外,感知到了自己的血脉……

自己的血脉!!

徐长生双眸陷入失神之中,整颗脑袋嗡嗡作响。

自己有子嗣了?

是个小丫头?

她……长得像自己么?

还是像她妈妈?

回过神来,徐长生再也无法保持平静,急声道:“她……她母子俩现在怎么样?是否平安?”

见他慌乱的模样,周雨晴冷笑道:“怕了?呵呵,她们在杨家呢,死活不知道,但肯定是遭了不少罪,你是要老老实实跟我走,还是逃跑,然后让我的人打断你双腿……”

“走!!”

徐长生眼底杀机汹涌:“现在就走!!”

……

杨家资产七八十个亿,在晋城是一流家族,有钱有势。

三小时后。

杨家别墅前院。

一个大狗笼里,囚禁着一名年轻女人和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

“妈妈……妈妈……”

此时,小女孩口中冒血,目光涣散,无意识地呼唤着:“妈妈……你在哪里……豆丁疼,好疼……”

女人姿容绝色。

赫然是周葵。

她披头散发,泣不成声:“妈妈在这里,豆丁别怕,妈妈在这里……”

她想抱抱自己的女儿。

却不敢。

因为小家伙伤得太重太重了……

一张雪白的小脸布满恐怖的坑坑洞洞,散发着难闻的焦臭味,是被人用烟头烫了整整三天两夜……

这些伤十分残忍,普通的三岁小孩也许早已因剧烈的疼痛而死去。

可是,小豆丁扛下来了。

而真正致命的是。

五分钟前。

杨家大少杨少宗要强行带自己去房间,做那种事……

小豆丁忍着一脸烫伤的剧痛,大声说:“坏人,不准欺负我妈妈,不然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妈妈说了,爸爸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

然后,杨少宗暴怒了,拎起小豆丁狠狠地往地上重砸三下!

导致内脏破裂!

红彤彤的血液不停地从小家伙的嘴巴里涌出来,如同泉涌。

会死的……

这么重的伤,不及时就医,成年人都扛不住,更别说小豆丁了……

她才三岁……

才三岁啊!!

周葵哭得差点断气。

“妈妈,豆丁好冷……”

这时,小豆丁抽搐几下,眼球开始无意识上翻,微弱含糊的声音伴着鲜血从口中流出:“豆丁好困好冷……妈妈……豆丁好像看见爸爸了……”

“妈妈你说过……人去天上之前,会见到最想见的人……”

“妈妈……豆丁真的看见爸爸了……”

“可是……豆丁好困……想睡觉……”

“爸爸……”

小豆丁喃喃着,双目灰白,失去了聚焦的能力。

她眼帘颤抖,无力地抬起小小的肉肉的左手,艰难地抓了抓空气。

仿佛她从未见过的父亲,就站在那里一般。

“豆丁,你不能睡!你不能睡!!”

周葵忍不住了,转身双手死死地抓住狗笼的铁栏,用力得青筋都爆了起来,撕心裂肺地哭喊:“杨少宗!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她快不行了!”

“求求你了!”

“我女儿要死了!”

“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救我女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万年龙婿万年龙》


2

  看到周葵肝肠寸断的模样,笼子周围的人都笑了。

  这些人虎背熊腰,流氓模样。

  全都以那穿着白色西服,三十多岁的寸头男人为首。

  那人赫然是,杨家大少爷,杨少宗。

  杨少宗脸上是阴冷的笑容:“救?周葵,我为什么要救这个小贱种?你觉得我很喜欢带绿帽子?”

  周葵忍不住愤怒地叫道:“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你的追求!那都是你们的一厢情愿!!”

  “你我的婚约,你奶奶可是亲自点了头的,那你就是老子的人了!”杨少宗厉声厉色地说着,手穿过围栏死死地揪住周葵的头发,往自己面前用力一扯,森森道:“所以,你离家出走背着老子生下的小贱种,必须死,谁都不能救她,谁都不敢救她!!”

  周葵闻言歇斯底里道:“杨少宗!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跟你拼了!”

  “呵呵,不急,别急着杀我。”杨少宗笑了起来,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道:“你先听,仔细听。”

  狗笼里,奄奄一息的小豆丁整个身下浸满了血,缓缓流向周围,微弱至极地胡言乱语着:“妈妈……爸爸……”

  连杨少宗都不得不感叹,这个小贱种生命力真他妈顽强!

  一个三岁小孩,用烟头足足烫了三天两夜,不让他睡觉,不喂他食物……都能坚持这么久。

  “…坏人……不准欺负……妈妈……”

  “爸爸是……盖世英雄,马上就来……救豆丁…和妈妈了……”

  “妈…妈……你,在吗……”

  “你在……吗,豆丁好冷……”

  听着女儿的呢喃,周葵心都碎了,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痛哭流涕道:“杨少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送我女儿去医院,求求你,求求你……”

  “求求你,杨少宗,我错了……”

  “我错了。”

  “求求你救我女儿!”

  她的额头一下一下地磕在地上,磕得鲜血狂涌。

  画面凄凉,令人心酸。

  对周葵来说。

  女儿徐豆豆,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出生于晋城周家,一个资产不到一个亿的小家族。

  其父能力不足,不受周老太太的宠,导致她从小在家中屡受排挤、欺负。

  偶然的一次晚会,杨家大少杨少宗看上了姿容绝色的她,然后,她被迫成为了杨少宗的未婚妻。

  从此,她受到了周家所有人的敬畏。

  毕竟,她可是未来的杨家媳妇。

  可是!!

  她不开心。

  一点也不开心。

  她厌恶自己虚伪的家族,痛恨自己被安排的人生。

  然后……

  四年前,她跳江自尽。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救下了她。

  周葵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那个男人。

  次日,分道扬镳。

  她去了省城,打算过自由自在的平静生活。

  没想到……怀孕了。

  十月怀胎,她打工挣钱存款,学习孕妇知识,学习自己一个人应该如何安全分娩。

  她不敢去医院生孩子,怕信息泄露,让周家或者杨家找到。

  这段日子过得小心翼翼。

  但她很满足。

  十个月后,她一个人在家里将孩子生了下来。

  是个小姑娘。

  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

  因此,她常常也会想起那个男人。

  一个她给他生了孩子,却十分陌生,只知其名的男人。

  徐长生。

  但她不怨他。

  “小豆丁,你的爸爸是个盖世英雄,救过妈妈的命,你长大了也要像他一样,做个好人哦……”

  她总是这么告诉女儿。

  可是……

  眼睁睁地看着女儿遭受了三天两夜的折磨,如今就要死去了……

  她开始恨徐长生了。

  你在哪里?

  为什么不来救我和孩子?

  为什么?

  为什么啊!?

  周葵拼命地对着杨少宗磕头求饶的同时,心中充满了对徐长生的痛恨。

  她满脸泪水混着额头流下的鲜血,模样十分凄惨。

  “你都这么求我了,我肯定听你的……将笼子打开!”

  杨少宗竟答应了,温柔地拂去周葵俏脸上的泪水,说道:“你说得对,小家伙要是睡着的话就死了,所以我们得先让他保持清醒。”

  周葵顿时又哭又笑:“谢谢,谢谢……”

  一个打手打开狗笼的门,杨少宗命令他把小豆丁带出来。

  打手粗鲁地将孩子拖出之后。

  杨少宗右手解下胸前的别针,蹲在小豆丁身边,然后……将尖锐森冷的针头,对准了小豆丁右手的大拇指指甲缝!!

  周葵脸上的欣喜倏地凝固,面色煞白,惊恐尖叫道:“杨少宗,你干嘛,你要干嘛!!”

  听到周葵的话,杨少宗微笑道:“这样她就会清醒了!”

  “不要!”

  周葵吓得瘫坐在地,眼泪漱漱而下:“杨少宗,不要!!不要再折磨她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她了!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我来承担,求求你不要再折磨他了……”

  “……周葵,你可知道,你越是心疼这个小贱种,我越是不爽啊……”

  杨少宗森森地说完,狰狞着脸拉出周葵的右手。

  锋利的针尖,猛地刺进周葵食指指甲里!

  “啊啊啊啊啊!”

  周葵痛得发出凄厉的尖叫。

  痛!

  剧痛!

  生不如死的痛!

  “喜欢偷男人是吧?”

  “贱货!”

  “贱货!!”

  杨少宗狂笑不止,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

  “啊啊啊啊!!!”

  周葵撕心裂肺地哭喊,很快,两只手十个指头都鲜血淋漓了。

  “叫!叫大声点!哈哈哈!”

  杨少宗狂笑不止。

  周葵厉声尖嚎,痛得身体搅动,痛得神智都昏沉了。

  “少宗,先休息休息,告诉你个好消息。”

  这时,一名六十多岁的白发老者从别墅客厅里踱步而出,双手负背,微笑道。

  老者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不少人。

  杨少宗站起身,好奇道:“爸,什么好消息?”

  老者赫然是杨家家主杨明德。

  在晋城,掌控着数十亿资产的杨家的杨明德,是真正的上位者。

  权财。

  他都有。

  杨明德老脸带着冷冷的笑:“周家打来电话,说找到小贱种的生父了,呵呵,马上就要到了……”

  “什么!?”

  杨少宗愣了一愣,接着兴奋大声道:“好,太好了!我要在那个野男人面前,亲手杀死他的孩子,在他面前疯狂凌辱周葵,哈哈哈哈!”

  话音落下。

  不知为何,整个杨家庄园的气温骤然降低。

  冷。

  深入骨髓的冷。

  下一刻……

  砰!!!!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扬起漫天灰尘。

  杨家人面色齐齐一凝。

  就这出场的势头,便可知来人不一般……

  满天蒙蒙的尘雾之中。

  隐约可见来人的修长身段,面容却看不清。

  只有冷冷的声音传出来:“呵,杨家,奇怪的缘分。”

  缘分?

  杨明德微微眯起眼,扬了扬手。

  旁边老管家及几名下人,立即做好动手的准备。

  烟尘散去。

  所有杨家人看到,来人一身黑布衣,如似乡野村夫。

  徐长生俯身进狗笼,将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人抱了出来,轻声道:“周葵,好久不见。”

  周葵整个人窝在他怀中,艰难抬起沉重的眼帘,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然后……

  她早已流干的泪水又涌了下来,止都止不住!

  “徐长生!我恨你!恨你!!”

  周葵带着浓浓的哭腔尖叫。

  徐长生抱紧她,一字一顿道:

  “以后,你就是我妻子。”

  “我会保护你和孩子的。”

  “即便天塌下来,有我徐长生在,都不会伤到你们一丝一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万年龙婿万年龙》


3

“即便天塌下来,有我徐长生在,都不会伤到你们一丝一毫!”

听到这话。

周葵忍不住了,扑进徐长生怀里放声大哭:“我恨你!恨你!”

她重复着这句话。

却将徐长生越抱越紧。

“对不起。”

徐长生低声道。

“呜呜呜呜……”

周葵哭得像是要断了气。

杨少宗不爽了。

睡了自己未婚妻的野男人,来到杨家,当着自己的面和周葵你侬我侬,当他杨大少是什么了?

“喂喂喂!”

杨少宗指着徐长生,冷笑道:“杂碎,和这个贱人重逢的短暂喜悦该结束了,算算咱俩之间的账吧?”

“这样,让你选择好了!”

“我是当你的面,先奸后杀周葵好,还是先杀后奸?”

“你更喜欢哪个?”

“当然,你最后的结局都是死,我要把你千刀万剐,让你极度痛苦地死去,哈哈哈哈!”

杨少宗说着说着,又啧啧狂笑起来。

“真是聒噪啊。”

徐长生低声轻喃,松开周葵,说道:“我先处理一下。”

岂料周葵死死抱住他不肯撒手,带着哭腔道:“徐长生,我疼,手疼!”

徐长生愣了一下。

无尽的时间长河里,他娶过许多任妻子。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们重复着生老病死,最后化为一幅枯骨,一抔黄土。

所以,他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再爱上任何一个女子了。

万分焦虑地赶来杨家,主要的原因是,自己的女儿。

可是这一刻,徐长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急跳了两秒。

他正要说话,却发现周葵的脑袋在自己怀中蹭动,喃喃道:

“徐长生,我好累好累……”

“没看到你的时候,我好恨你……”

“可你来了,我后悔了……”

“我们逃不出杨家的,我们和小豆丁都要死在这里了……”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这辈子我们有缘无分,下辈子我们真正做一对夫妻……”

周葵说着说着,昏睡了过去。

徐长生轻叹口气,将她放在女儿身边。

然后,转身面对杨家众人。

深邃的眸光来回扫视。

见其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杨家一群人愣了一下,继而齐齐笑了起来:

“这人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能打?”

“看他来时的势头,确实是个练家子不错。”

“呵呵,再能打,能打十个,二十个,三十个么?”

“周家说了,这小子住乡下的,农村人见识浅,不知道权财才是这个社会最有力的武器!”

“家主,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个惨痛的教训吧!”

众人纷纷大叫。

“杂碎,想多活几分钟就给老子跪下!”

杨少宗盯着徐长生,冷笑大喝。

徐长生没理会他。

目光依然扫视。

掠过杨明德,掠过杨少宗,一众杨家直系,旁系……

徐长生开口了:“主仆一场。”

“我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

“限期一个月。”

“杨家直系旁系所有人,一个不能少,跪在周家门前,向我的妻儿磕头忏悔。”

“少一个人,我灭杨家满门。”

闻言,整个杨家别墅一片寂静。

所有人傻傻地望着徐长生。

少顷。

哄堂大笑!

所有人笑得直不起腰来。

“这个人在说什么?”

“要我们杨家所有人磕头认错?”

“我要笑死了!”

“神经病要多严重,才说得出这样的话……”

他们捧腹直笑,个个笑出了眼泪。

一时之间,也忽略了徐长生话语中的那句‘主仆一场’。

所有人都在讥讽徐长生。

场面一时十分热闹。

杨少宗又是怨恨,又是好笑地说道:“周葵这个婊子……尊贵至极的杨家媳妇不当,居然看上了你这么个蠢货……”

“当然!”

徐长生陡然提高的声调,打断了杨少宗的话。

“他,还是要死!”

话音落下。

徐长生面无表情,朝着杨少宗勾了勾手指头。

下一刻,杨少宗双脚迈动,朝着徐长生跑了过去。

在所有人看来,还以为杨少宗是被徐长生激怒了,要过去揍他。

只有杨少宗自己才知道……

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杨少宗大惊失色。

“少宗,站住!”

杨明德嗓音浑厚,喝止杨少宗:“此人毕竟是练家子,要泄恨,让下人们动手就好!”

“爸,我回不去啊,救我!!”

杨少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不受控制的脱离杨家众人,面露惊恐大叫道。

杨明德众人有点摸不清头脑。

你回不来?

这是什么道理?

愣神之间,杨少宗已经跑到徐长生跟前。

徐长生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飞起两脚,踢在杨少宗膝盖上。

咔嚓,咔嚓!

“啊啊啊啊!”

杨少宗两片膝盖骨直接被踢得粉碎,发起凄厉的惨叫,整个人跪在了徐长生面前。

与此同时,徐长生一脸平静,双手轻轻摁在杨少宗的头颅左右两边。

这下子,杨家众人面色大变!

“少宗!”

“大少爷!”

“杂碎,住手!”

听着杨少宗凄惨至极的哀嚎,有人怒吼,有人惊叫。

一大群杨家养的打手已经气势汹汹、凶神恶煞的,朝着徐长生冲了过去!

杨少宗跪在地上,被徐长生按住脑袋,一股森森凉意止不住地涌上脊背。

他怕了。

就是有一种感觉。

自己要死了!!

杨少宗恐惧大叫道:“不要!不要杀我!!不要啊!”

“看在你爷爷侍奉了我大半辈子的份上,给你一个痛快。”

徐长生说了一句杨少宗完全听不懂的话,双手一扭。

咔嚓!!

杨少宗的脖骨发出清脆的响声!

整颗脑袋转了个一百八十度!

死透了。

轰!!

冲过来的打手们停下了脚步。

杨家众人一个个面容呆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万年龙婿万年龙》


4

  看着杨少宗跪在徐长生面前,整个脑袋却诡异地扭向这边,眼睛瞪得大大的,残留着生前的惊惧。

  死……

  就这么死了?

  直到这一刻,杨家人的内心才真正地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杨家,晋城一等家族,资产七十多亿,人脉广阔,在这座城市可以说有头有脸,地位崇高。

  而杨少宗,可是杨家的继承人!!

  是一挥手就能唤来无数拥趸的杨大少!

  是周家老爷子巴不得将孙女周葵送到他床上的杨大少!

  就这么死了?

  在杨家大别墅,当着所有杨家人的面,被一个不知名的小角色杀了!!?

  老年丧子的杨明德眼前一阵发黑,整个人差点站不稳。

  几个小辈赶紧扶住他。

  杨明德的弟弟,杨明理厉声咆哮道:“都他妈愣着干什么!!动手!杀了他!!”

  杨家养的三十多个精英打手浑身一抖,大吼一声,围住徐长生,齐齐掏出腰间的54式手枪!

  对准正中的徐长生!

  无数黑漆漆的枪口,仿佛在昭示着死亡!

  “开枪!!开枪!!”

  杨明德终于回过神来,双目血红,使尽浑身的力气怒吼道:“徐长生,我要把周葵卖去妓院,受尽万人凌辱!!我要生吃你女儿的血肉!!啊啊啊!”

  怨恨狂怒的吼叫,响彻整个杨家。

  数十个精英打手阴沉着脸,就要扣动扳机,将徐长生射成马蜂窝。

  突然,一阵引擎声由远至近地响起!

  一辆汽车缓缓驶入杨家别墅,朝着众人聚集处驶来。

  十几万的红旗。

  和杨家人停在院子里的顶配路虎,法拉利等豪车比起来,这辆普普通通的红旗是那么黯淡无光。

  但是杨明德看到那‘南88832’的车牌号,面色骤然大变,急忙挥手:“收枪!收枪!!让开让开!!”

  一众打手还没见过家主如此激荡的神情,吓了一跳,赶紧把枪塞回腰间,退到角落。

  位置空开后,红旗便极其嚣张地停在院子正中央。

  停在徐长生身边。

  一名管家模样的老者下车,推了推镜框,扫了徐长生,以及徐长生面前死去的杨少宗一眼。

  似乎不认识杨少宗,同时也见惯了死人,老者只是就那么一眼掠过,目光便投向杨明德等人。

  杨明德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颤声问:“蒋家贵客何事莅临我杨家……”

  蒋家!

  盘踞整座江南省的擎天巨兽,百年豪族!

  家族产业遍布炎夏,资产至少五百个亿以上。

  人脉之广,恐怖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可以确定的是,蒋家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让晋城的势力重新洗牌。

  整个江南省谁不知道,三个8开头的车牌号,都是蒋家的车!?

  而且,军伍出身的蒋老爷子,这老家伙命还特硬。

  跨越了两个朝代,今年103岁,还活得好好的!

  有蒋老爷子坐镇的蒋家,毋庸置疑是一尊庞然大物!

  “我叫傅忠,蒋家下人。”

  老者微笑着开口:“我家老爷一百零三岁的寿宴,三日后在晋城举办,特来邀请杨家家主赴……”

  哗!

  说着,傅忠突然顿了一下。

  他倏地扭过头,直勾勾地瞪着徐长生。

  刚才就觉得不对劲……

  这年轻人怎么跟老爷卧室里那幅画中的人,那么像!?

  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神态,韵味,年纪……一模一样!

  “……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傅忠难以置信地瞪着眼。

  徐长生轻轻皱眉。

  “傅老!”

  杨明德跑来,先是朝着傅忠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然后一脸杀机地道:“此人来我杨家闹事,还杀了我儿,非我杨家欺凌弱小,只是一命偿一命,待我杀了这个畜生,再请您进屋畅叙!”

  他气势很足。

  杨家众人也是一幅与有荣焉的激动模样。

  “蒋家老爷子的寿宴,居然请家主赴宴!”

  “简直是天大的荣幸!”

  “徐长生,你看到了吗?看到我杨家的本事了吗?”

  “呵呵,仗着一点拳脚功夫,就敢来杨家闹事!”

  “找死罢了!”

  杨家二爷杨明理等人纷纷笑了起来。

  受到蒋家的邀请之后,徐长生在他们看来,更是可笑,更是渺小。

  一个必死之人罢了。

  他们心想。

  一时间,杨少宗的死带来的悲伤驱散了不少。

  而傅忠却没搭理杨明德,重复着:“你叫什么名字?”

  徐长生反问:“你家老爷叫什么?”

  “大胆!!”

  杨明德勃然大怒,口水都要喷到徐长生脸上:“蒋老爷的名讳也是你配知道的?”

  “无碍。”

  傅忠如实道:“我家老爷名,蒋斯年。”

  “有点印象,记不太清了。”

  徐长生摇摇头。

  两只手分别抱起地上遍体鳞伤的女儿和周葵,他转头冷冷地看着杨家众人:

  “记住,一个月。”

  “所有人跪在周家面前忏悔。”

  “不然,全部死。”

  说完,徐长生转身离开杨家。

  小野。

  我已经仁至义尽。

  希望你这些子孙把握最后一个活命的机会吧。

  “追!给我追!杀了他!”

  杨明德咆哮道。

  杨家一大帮打手冷着脸冲了出去。

  “站住。”

  傅忠开口。

  杨明德不解大叫:“傅老,这个小畜生杀了我儿子!!”

  傅忠眼底掠过一抹光,淡淡道:“蒋老大寿,为期一个月,晋城各大家族不可犯杀戒。”

  “傅老!!?你这!!”

  闻言,杨明德目眦欲裂,脑袋像是快要炸开一般。

  傅忠微笑,假传圣旨:“蒋老说的。”

  轰!

  杨明德一屁股瘫坐在地,满脸惨然。

  杨家所有人都气得差点吐血。

  一个月!?

  徐长生当着大家的面杀了杨大少,竟然要让他再活一个月!?

  草!!

  徐长生,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碰上蒋老寿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万年龙婿万年龙》


5

  周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难闻的药水味瞬间刺激得她脑子精神起来。

  “徐长生!!”

  周葵倏地坐起,惊恐叫道。

  左右扫视。

  没人。

  病房里空无一人!!

  “徐长生!”

  周葵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涌下。

  他一定是死在杨家了……

  怎么办……

  小豆丁呢!?

  周葵俏脸煞白,捂着脸哭得似要崩溃:“徐长生,小豆丁……你们怎么能留我一个人……呜呜呜!”

  “妈妈!妈妈!”

  这时,一个年轻护士领着一个三四岁的小丫头进来。

  小丫头拿着一串糖葫芦,嘴里塞几颗,一张粉雕玉琢的雪白小脸鼓鼓的,满脸兴奋地喊着。

  见周葵在哭,徐豆豆吓了一跳,赶紧扔掉糖葫芦,跳上床擦掉妈妈的眼泪,瘪着嘴道:“妈妈不哭,妈妈哭,豆丁也想哭。”

  周葵愣愣地看着她:“小豆丁?”

  “爸爸让豆丁照顾妈妈呢,妈妈要是哭的话,爸爸会打豆丁屁股的。”徐豆豆大眼睛满是委屈。

  “爸爸?徐长生没死?我睡了多久?”周葵三连问。

  “妈妈睡了一天一夜啦。”

  见妈妈不哭了,徐豆豆跳下床,捡起地上的糖葫芦就要塞进嘴里,得意洋洋道:“豆丁和爸爸见过面了喔,爸爸说豆丁是个坚强的孩子喔!”

  “小家伙,不许吃掉到地上的东西。”

  护士抢过徐豆豆的糖葫芦,丢进垃圾桶里。

  “知道啦陈姐姐。”

  徐豆豆奶声奶气道。

  “你和徐长生相认了?”

  周葵错愕,接着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自言自语道:“不对……小豆丁伤得那么重,脸上那么多疤……还有我的手……这才一天,就都好了?”

  “周小姐,你和豆豆的伤,是本院医术最高超的华医生治好的。”陈护士开口解释道:“华医生德高望重,妙手回春,所以你不必惊讶。”

  周葵怔怔地看着护士:“这么厉害的医术?”

  实际上陈护士心里也是一阵尴尬。

  这个小医院哪里有什么华神医?

  都是编的。

  再说了,这对母女来时伤得很重,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估计也没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她们治好。

  动手施救的,是这个小丫头的父亲,那个叫徐长生的男人。

  那个男人神乎其神的医术,此刻依然在她脑中震荡。

  不过他交代了要保密,陈护士只能硬着头皮胡编乱造了。

  “谢谢护士小姐照顾豆丁,我要亲自去跪谢华神医!”

  周葵回过神来之后,自觉失礼,下床就要往外走。

  “华神医已经下班了!”陈护士一惊,急忙编了个理由。

  “这样啊……”

  周葵一脸遗憾,再问道:“请问陈小姐,徐长生去哪里了?”

  “您老公出去了,好像是去见一个故人。”陈护士应道。

  “老公?”

  周葵脸红了红,慌乱解释道:“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她迫不及待地要见到徐长生。

  不是想他,更不是爱他。

  自己才见过他两面。

  怎么可能喜欢他呢?

  只是……自己是怎么从杨家活着出来的?

  正思考着,一只大脚踹在病房的门上!

  砰!

  一群面带不善的人鱼贯而入。

  周葵脸色大变!

  ……

  一小时前。

  市中心,一幢中式别墅里。

  这幢别墅原是晋城市书李春风的住所。

  蒋家老爷子莅临晋城之后,李春风为了讨好蒋老,搬走了。

  一辆挂着‘南88832’车牌的红旗驶进别墅,在重重护卫下,畅通无阻。

  一老一少下了车。

  傅忠回过头,看了眼年轻人脸上的冷意,说道:“徐先生,不是老傅非要让您走这一趟,只是我回去跟老爷子一提,老爷子非说要去医院找您……”

  昨天他离开杨家之后,回来跟蒋老一说,蒋老先是不信,说画里的人如果正常来算,今年应当比他还要大个十岁左右。

  就算还活着,也是老得不成人样了。

  不可能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傅忠便说,有没有可能是画中人的后代呢?

  蒋老登时激动得浑身发抖,眼泪哗哗的,嚷嚷着要亲自见一面。

  老爷子吵了一天一夜,没办法,傅忠今天中午便到医院请徐长生来这一趟了。

  不过这年轻人似乎并不如何情愿……

  可能不知道蒋家的体量究竟有多大吧?

  傅忠心想。

  徐长生忍着不耐烦道:“行了,来都来了,不用解释了。”

  傅忠皱眉道:“徐先生,即便您是画中之人的后代,请您见了老爷子之后,态度端正一些,您还年轻,也许并不知道蒋老的存在,具体是个多么恐怖的概念。”

  “我知道蒋家对普通人来说很厉害,但那与我无关。”

  徐长生冷冷道:“要不是担心老头子去了医院,影响太大,吵到我老婆女儿休息,我根本不会来。”

  傅忠忍不住气道:“你这年轻人,简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蒋老戎马一生,杀敌无数,希望你进屋之后,不会被一个百岁老人的气势吓得跪在地上!”

  两人说着,已经进入别墅客厅内。

  一个瘦巴巴的小老头站在门边,皮肤皱如橘皮,一米六高一点,早已挂印多年,却还穿着得体军装,一身凛然之势依然气吞万里,十分骇人。

  似乎是为了表示对画中人的后代的尊重,亲自站在门口等候。

  傅忠也没想到蒋老会伫在门边,大吃一惊,正要说话,却发现蒋老爷子浑身一抖,死死地盯着徐长生的脸。

  那双浑浊的老眼先后闪过疑惑,惊疑,震惊,最后是一颗一颗的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流出来。

  啪嗒啪嗒。

  泪水纷纷掉在地上。

  徐长生也看着这个小老头,思索两秒,突然笑了起来:“哦,想起来了,是青木城的小年子啊。”

  “徐哥!!”

  蒋老爷子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抱住徐长生的大腿,哭得像个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万年龙婿万年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