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月顾辞【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小说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江清月

简介:原名《和离后,全京城大佬都想求娶我》顶级杀手江清月一朝穿越就和离,转头遇到冷情冷性、不近女色的世子顾辞
不近女色?这是骗鬼的吧!!!“世子,夫人把公主打了?”“去问问夫人手疼么?”"世子,夫人把将军府烧了!”“火势够大么,去加把柴
”"世子,小侯爷大将军邻国皇子都来求娶夫人了
"一直懒懒散散的男人,终于睁开了眼,戾气全开:“他们这是都活腻歪了?...

角色:江清月,顾辞

江清月顾辞【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小说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而来

  大雪纷扬而落,冬日暗灰色的天宛如一块密不透风的幕布,沉闷而又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

  江清月是被冻醒的。

  她打了个喷嚏,浑浑噩噩,脑袋里仿佛有千万根针在扎一般。

  费劲地眨眨眼,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茫茫白雪,不是她的房间。

  这……

  艰难地撑着身子坐起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拖着长音的妖媚女声:“哎呦,姐姐,你醒了?”

  江清月机械地转头,看到一扇足足三米高的赤色大门,上边的鎏金牌匾明晃晃的“齐王府”三个字几乎就要亮瞎她的狗眼。

  一个身着华丽古装的女人朝着她走来,脸上嘲讽得意的神情愈发的清晰。

  江清月脑海中飞快地闪过很多片段。

  任务、子弹、突然爆炸……火光中血肉模糊的她。

  院落、酒坛、陌生男人……被众人捉奸在床的她。

  她瞬间明白了,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让她遇到了。

  否则她一个被炸死在弹药火光中的女杀手,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狼狈不堪红杏出墙的贱人?

  她被算计了,任务得手之后拎着那人的头颅打算回去领赏金,车上却被内鬼放了炸弹,她被炸得尸骨无存。

  女人蹲在江清月跟前,见她正出神,伸手在她脸上拍了拍,口中笑道:“好姐姐,你莫不是冻傻了?”

  冻僵的脸感受不到什么痛意,但是这个动作让江清月十分不喜。

  她侧脸一甩,语气不善:“拿开你的脏手。

  女人一怔,语调倏然拔高:“你竟敢这么说我?”

  江清月哼笑一声:“一个小小侍妾而已,我怎么不敢?”

  女人夸张地大笑起来,脸上的讽刺表情愈发刺眼:“哎呦你们听到了吗?她说我是侍妾!可是你自己又是什么,你还真当你自己是齐王侧妃了?你问问全府有谁当你是侧妃?王爷怕是连你的眉毛眼睛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这样的出言讥讽,并未使江清月生气。
前世,作为一位靠杀人赚佣金的女杀手,她早已练就出了一颗异常强大的内心。

  所以现在,江清月依旧镇定自持:“小茹,身为我的丫鬟,使手段爬上王爷的床成了侍妾,就敢在我这个旧主面前耀武扬威了?一日为婢,终身为婢,这句话没听过么?”

  一句话,将这个被唤作小茹的女人,直接惹怒了。

  她平生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和她提以前是丫鬟的事情,而且是江清月这个最不受王爷待见的侧妃的丫鬟!

  “你……”小茹盛怒,直接扬手欲教训江清月。
没料到江清月右手捏住了她的手腕,左手在她脸上就是一个耳光。

  她是用了力的,而且手掌上全都是泥沙子冰碴子,直接在小茹脸上刮出了两道血痕。

  小茹直接被扇翻在地,身后的两个丫鬟急忙扶她,在见到她脸上的血痕的时候,惊呼出声。

  小茹摸了摸刺痛的脸,见到手上的血迹,发出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穿江清月的耳膜。

  江清月站了起来,宛如看着蝼蚁一般,俯视着小茹。

  “刚刚的一巴掌,是我以小姐身份,打你背主求荣。
”然后她扯着小茹的头发,在她左脸上又是一个巴掌,“这一巴掌,是我以侧妃身份,打你尊卑不分。

  她又扬起手,便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怒喝:“住手!”

  抬头一看,一行人自府内匆匆而来,为首的男子长身玉立,一身绛紫色朝服尊贵无比,正是这王府的主人,齐王燕礼。

  江清月保持着扬起手的姿势,在燕礼下了台阶的时候,当他她的面,又重重扇在了小茹脸上。

  她打的是小茹,看着的却是燕礼,甚至脸上,还带着笑意。

  小茹直接被这三个巴掌扇懵了,一见到燕礼,就扒着他的袍角,呜呜哭了起来。

  燕礼不看小茹,目光沉沉地盯着江清月:“我让你住手,你没有听到吗?”

  “听到了。
但是我看她不爽,就是想要扇她。

  “你……”

  “怎么,齐王殿下?”江清月并没有被他给吓到,“我一个入了皇室宗谱的侧妃,教训一个侍妾,不过分吧?”

  “侧妃?”燕礼被这两个字给逗笑了。
他拿一种悲悯而又嫌恶的表情看着江清月,“这个侧妃名号是怎么来的,你心里不清楚么?我对你的态度你也不知道?侧妃?你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江清月歪着头看他:“王爷,我是不受你的宠没错,但是我怎么说都是由皇上圣旨赐婚入齐王府。
圣旨上说我是侧妃,那我就是。
就算你们没有一个人承认,那我也是!”

  “你可真是厚颜无耻!”燕礼的眼神和看一堆垃圾别无二致,“不日我便会禀明父皇,休了个你这个与人苟且的贱人!我看你到时候,还怎么拿齐王侧妃的名号耀武扬威!”

  “王爷,您眼神不好就传太医来看看,省得在这里颠倒黑白。
麻烦您弄清楚,是我在耀武扬威,还是这个尊卑不分的奴才在耀武扬威!”

  小茹闻言,脸色一白,楚楚可怜地拽着燕礼的衣角,柔弱地唤着:“王爷……”

  “江清月!”这是燕礼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在以前,他光是听到这个名字,都会厌恶到反胃。

  “干嘛?”

  “我现在就休了你,我看你还拿什么在这里摆架子!”

  小茹脸上瞬间展露出一抹笑意。

  而江清月……

  更是心中大喜。

  休了我,快点休了我!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新新人类,断断无法接受为人侧室这种事情,与别人共享一个夫君,这简直太挑战她的三观了!

  而且以前那个江清月在齐王府的日子,过的连个下人都不如。
不受宠,是个人就能欺负她。
她才没有那个受虐倾向,去继续过那种水深火热的日子。

  休了她,她就自由了!

  于是她立刻开口:“王……”

  “王爷!”

  江清月的声音被突然传来的一声呼唤给打断了。

  几人循声望去,看见一辆黑色的马车叮铃而来。

  谁在马车上挂铃铛?这是什么癖好?

  而燕礼和小茹以及其它几个下人,在见到这辆马车的时候,皆是神情骤变,仿佛见到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东西一般。

  江清月一头雾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


第2章 我替皇上教训你

  马车临近,一位公公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拂尘一甩,便朝着燕礼一跪:“请齐王殿下安!”

  然后朝着江清月一跪:“请侧妃娘娘安!”

  “看吧,齐王殿下,终究是有人承认的。

  “欢公公,您怎么来了?”燕礼并不理会江清月,而是虚扶了一把公公,“本王正要去上朝,可是父皇有什么吩咐?”

  “是。
”这公公的声音有些尖细嘶哑,“皇上请侧妃娘娘一并入宫!”

  入宫?

  江清月懵了,要去见皇上?

  燕礼比她还要紧张:“可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欢公公一摇头:“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
皇上圣意,奴才怎敢妄自揣测呢?”

  燕礼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辆黑色马车,压低声音问道:“顾辞可是来了?”

  “顾世子正在宫里陪皇上下棋呢!所以特意让奴才用他的马车接侧妃娘娘入宫,说是就停在宫门口,方便!”欢公公说着,侧身弯腰,“侧妃娘娘,您请!”

  既然是圣旨,她是万万不能违抗的。

  只能先去,看情况再做打算。

  “江清月!“燕礼突然叫住她,沉声警告,”见了父皇,别胡言乱语!”

  江清月没有搭理他,直接上了马车。

  胡言乱语不胡言乱语的,看她心情吧。

  这马车,内饰十分豪华,不但坐垫十分柔软舒适,还具备茶水餐点,车壁上还挂着横笛竖萧,车角还放着字画书籍。

  看来这位顾世子,还是个雅人。

  齐王府距离皇宫,约莫半个时辰的路程。
江清月正靠在车壁上假寐,便觉马车骤然停下,欢公公的声音传来;“侧妃娘娘,皇宫到了。

  “呦,大姐来了?”刚下车,江清月就听到这么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她转头一看,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如今的太子良娣江香。

  “因为和人有私情才被传召入宫的,大姐您可是头一人呢。
”江香用帕子捂着嘴娇笑着,“啊不对,你已经被逐出将军府了,或许我这声大姐叫得不合适。
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即将下堂的齐王侧妃?”

  江香见江清月不说话,凑近她,刻意压低的得意声音伴随着浓重的脂粉味传来:“即将下堂的,还有你那个废物娘亲!等我娘被立为正室,我离太子妃的位置,还远么?”

  江清月眸光一淩,原来下药的是她!

  对上江香得意洋洋的神情,江清月便知道了,江香就是拿准了她没有证据,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依照齐王对你的厌恶程度,没有将你直接杀了,真是让人意外。
”江香啧啧嘴,“不过你一会儿见了皇上,估计也活不长。
我的好姐姐,到时候,我会大发慈悲给你烧点纸钱的!”

  江香一说着,放肆笑了起来。

  半晌,她见江清月依旧一个字都不言,便指着她对身侧婢女大笑道:“你们看啊,她果然是个草包,都不敢和我说话!”

  江清月盯着这几乎就要戳进自己眼珠子里的手指头,冷声警告:”放下你的爪子。

  “哎呦,说话了?”江香非但不放手,反而一下一下点着江清月的胸口,语气愈发的放肆了,“我就是不放,你能怎样?”

  江清月握着江香的手指,轻轻勾唇一笑,手下用力一掰,只听十分清脆的“嘎巴”一声,江香撕心裂肺地尖叫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


第3章 力挽狂澜

  痛……痛!好痛!她的手指好痛!

  欢公公一见到这个场景,一个哆嗦,懵了:“侧妃娘娘,这……”

  “皇上选儿媳,当然是选贤选德。
江香刚刚说我是草包,不就是说皇上眼光不好吗?她这么侮辱皇上,我替皇上教训她,只是断她一根手指,已经是便宜她了。

  “可是……”欢公公竟无法反驳。

  “走吧,要是让皇上等着,咱们吃罪不起。

  江香捂着手指大声哭喊着,小脸煞白泪水涟涟,看起来痛不欲生。

  江清月顿时觉得心旷神怡。

  她走在前边,步子很快,燕礼在后边一直盯着她的背影。

  她怎么……

  这么狠了?

  轻而易举就断人手指,震惊到他说不出话来。

  突然觉得这样的江清月,陌生而又可怕。

  皇宫很大,一行人花了大半个时辰才走到御书房。

  一路欣赏着皇宫雪景,倒是也不觉得累。

  欢公公进去秉告,不时,房门打开了。

  御书房很大,两边一共站着四排大臣。

  听闻动静全都转过头来看着她,各种各样的眼神,变幻莫测的神情,江清月瞬间感到了鸭力。

  江清月深吸一口气,迈过了高高的台阶。

  金砖铺就的地面十分光滑,江清月每踩一脚心都在痛。

  金子,金子啊!

  燕礼停下,她也跟着停下。

  然后她跪地,口呼:“吾皇万岁!”

  话落,便听闻一个留着两撇胡子的大臣一声呵斥:“江清月,你竟然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地面圣,你这是大不敬!”

  反方辩友这就开始了?

  “启禀皇上,臣女着急入宫不敢耽搁,还望皇上恕罪。

  “你已经被逐出护国将军府,臣女二字不是你该用的。
”胡子大臣说着,看向一边,“您说是吧,江大人?”

  江清月转头,也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护国将军江郴。

  江郴别过了眼,似有些不忍看这个女儿。

  其实江清月知道,这个父亲对自己,还是有点儿感情的。
否则也不会当初在和她断绝了父女关系之后,还和她母亲偷偷准备了很多嫁妆,让她带入了齐王府。

  “罪妇江清月!你做出此等违背纲常伦理之事,折损皇家声誉,还不向皇上磕头请罪!”

  江清月对着上首的广元帝磕头一礼,清声道:“皇上明鉴,臣女冤枉!”

  那胡子大臣冷嗤一声:“你所行之事乃是齐王殿下亲眼所见,谈何冤枉?”

  “臣女不认识那人。
而且臣女是被人下了药,并不知发生了什么。
臣女在齐王府一直深入简出安分守己,绝无半点有损皇家颜面之举!”

  “下药?你有何证据?”胡子大臣咄咄逼人。

  江清月依旧理直气壮:“暂时没有。

  “那你觉得我们是该信你的胡言乱语,还是该信齐王殿下亲眼所见之事?”胡子大臣说着,朝着上方一拱手,“皇上,此女所为着实不堪,实不配为皇家中人。
还请皇上将此女处死,以正视听!”

  江清月瞬间转头,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很想一拳解决掉这个死老头子。

  这老头子和她有什么仇?她进入这大殿,别人都没说什么,他就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就他长了张嘴叭叭叭的?

  燕礼见到江清月的动作,低声道:“这是在皇上面前,你还想动手吗?”

  江清月看向燕礼,嘴角勾起一抹充满蔑视的冷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


第4章 穷途末路

  听到那老头子大臣的话,朝堂之上的其它大臣也跟着跪地。

  江清月所面对的情形实在是不利,现在堂上除了她父亲江郴和寥寥几个人站着之外,其他人全都请旨处死她。

  不行,她得想办法。

  片刻,江清月倏然开口,朗声道:“皇上明鉴!臣女倾慕齐王许久,对齐王一往情深,绝不会做此等背弃齐王之事!”

  胡子大臣又开始了:“众人皆知,你入齐王府之后并不受宠,谁知你是不是寂寞空虚,想要其它人来寻求慰藉?”

  “这位大人倒是很懂嘛。
”江清月锐利的目光射向他,“倘若我真有这个心思,必然是万般小心,又岂会让齐王抓个正着?”

  “百密一疏,做得多了总会露出马脚的。

  “大人如此疾言厉色做什么?于公,皇上是君臣女为臣。
于私,皇上为公父臣女为儿媳。
皇上还一言未发,倒是大人在这里咄咄逼人,难道大人是想替皇上做主吗?”

  “你……”胡子大臣被江清月这么一连串怼得无话可说,立刻向广元帝连连叩头,“臣绝非此意!”

  燕礼侧首,看着江清月挺直腰板,跪得笔直。

  面临大臣的刁难,面临砍头的大罪,居然还能不卑不亢据理力争。

  让他意外。

  “齐王。
”广元帝终于开了口,声音沉稳,不怒自威。

  “儿臣在。

  “你详细道来。

  “是。
儿臣本与王妃宴宾客,便听下人禀告侧妃院落有生人进入。
因是晚上,深觉于理不合,于是前往,刚好看见……看见侧妃与人在床榻之上,两人酣睡未醒。

  “敢问齐王,那男子是谁?”

  “是本王门客。

  “这便是了!”那胡子大臣又懂了,“此人时常出入齐王府,必有机会与侧妃结识,于是两人暗生款曲,行苟且之事。
辱齐王家风,败皇室声誉!”

  “这位大人,您是刑部的么?”江清月突然问。

  “本官乃礼部侍郎。

  “真是可惜了,您这办案能力是一流的。
人证物证都不需要,只要凭着三言两语就能推论出事情始末来。
当事人的陈词在您这里就是废话。
您要是去刑部,哪里还有什么陈年悬案的存在呢?”

  “你……你竟然如此嘲讽本官!看来必须对你施以重刑,才能……”

  “够了!”广元帝一拍龙椅,下边大臣皆是一惊。

  “就先将江清月关入宗正院,此时,交由刑部查明。

  众位大臣齐齐一礼:“皇上圣明!”

  江郴闻言大惊,立刻跪下求情:“皇上!小女……”

  “江大人,您注意言辞,她已经不是您的女儿了!”胡子大臣阴恻恻地警告。

  宗正院那是关押犯了大罪的皇亲国戚的地方,在里边关上十年八载的多的是,一进去,就真的不好出来了!

  江清月大脑飞速运转。

  她不能进去。

  “皇上!”江清月挣脱了那几双要来拽自己的手,再叩一头,“既然众人皆认定了臣女与人有私,那就请皇上传那男人前来,容臣女当面问他几句,否则臣女死不瞑目!”

  胡子大臣用一种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江清月,摇摇头:“死到临头,你还想着要拖延时间!”

  “倘若我真是与人有私,就算我拖延再多的时间也无济于事。
臣女只是觉得冤枉想要努力找证据为自己证明清白而已。
既然大人心中既定事实,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皇上九五之尊,怎么浪费时间在你这区区小人身上?”

  “是,臣女是区区小人,可是这是可是事关皇室清誉的大事!孰重孰轻,大人分得清吗?”

  “你……“胡子大臣显然没有想到江清月居然如此的能言善辩,今天已经被她摆了好几道了!

  “来人!“广元帝丢下一块儿令牌,”去请人!“

  外边立刻有人捡起令牌去了,江清月垂首跪在那里,调整呼吸。

  她现在心跳太快了,几乎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垂头闭目,她开始想着一会儿那人来了之后,最坏的可能性。

  很快,刚才走的那侍卫便回来了,只是身后带着的,是一个小丫鬟。

  胡子大臣见状,当先发问:“你是谁?那奸人何在?“

  小丫头噗通一声跪下,朝着广元帝连磕三个响头,哭喊道:“皇上!我家公子已经死了!“

  又有人问: “你家公子可是与江侧妃通奸那人?“

  “是!“

  众臣一片哗然。

  江清月也惊了。

  她千想万想,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然后,那小婢女又是一阵磕头:“求皇上为我家公子做主,我家公子是被人逼死的!“

  燕礼眉头一皱,侧目看着那婢女:“被何人所逼?“

  小婢女慢慢看向江清月,咬牙切齿地指着她:“是她!“

  江清月心下一寒,觉得有一个更大的阴谋在等着她。

  数十双眼睛再次聚焦于江清月身上,燕礼离得近,发现江清月的脸色已经有些微微泛白。

  “江侧妃!“那小婢女泪眼朦胧地看着她,”您不是爱慕公子吗?您不是说要永远都和公子在一起吗?怎么在事情败露之后,您就不敢承认了呢!“

  江清月冷笑:“你说的要是真的,我早就和他远走高飞了,我还会在这里被你们诬陷吗!“

  那胡子大臣亦是冷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能跑到哪里去?”

  小婢女以头伏地,抽抽噎噎:“皇上,确实是江侧妃勾引我家公子,说自己在府中寂寞,让我家公子作陪。
公子不允,侧妃便以身份相压!“

  “侧妃身份?“胡子大臣的脸色狰狞无比,”她这样的德行,配得上吗?“

  “我家公子在男女之事上向来迟钝。
侧妃貌美又有手段,花言巧语哄得公子不明所以没了心神。
侧妃还给了我家公子贴身肚兜作为定情之物!“

  “荒唐,荒唐!“一位年长的大臣哪里听得了这话,顿时老脸一抖面红耳赤,”世上竟有如此混账之事!“

  燕礼猛地看向江清月,见她水凌凌的眸子盯着那婢女,似要看向她心底。

  “公子始终没有越雷池一步,是因为公子守着底线,但是公子昨日告诉奴婢,说侧妃逼迫太紧,他晚上只能前去了!公子说深知对不起齐王殿下,回来之后会以死以报齐王殿下的知遇之恩!今早奴婢发现,公子已经服毒自尽了!“

  小婢女说着,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她满面凄楚地看着江清月:“江侧妃,虽然你不是直接杀死公子的,但是你逼死了他!若不是你一直逼着他与你偷情,公子怎么会死呢!“

  “刚才江侧妃不是说,她是因为被下药了所以才……“

  “不可能!“小婢女哭得声嘶力竭,”江侧妃,公子因你而死,但你敢做不敢当,你对得起死去的公子吗?明明是你昨夜让我家公子去侍奉你,你怎么能说你是被下了药呢?“

  “你说的没一个字是真的。
“江清月死死盯着她。

  小宫女从怀里拿出许多东西,扔在江清月面前,哭喊道:“这是奴婢整理公子遗物的时候看到的,是不是你的肚兜?是不是你写给公子的情诗?是不是你的珠花?这些都是不是你的!“

  江清月瞟了一眼:“肚兜和珠花是被人偷走陷害我的,那诗是我习字时抄录的,不是写给人的情诗。

  “哈哈哈……“那小婢女突然大笑了起来,她抬头望天,凄厉喊道,”公子,公子你听见了吗?这么一个女人逼死了你,奴婢真为你不值啊!“

  接着,小婢女朝着广元帝一扣头:“奴婢前来,就是要为公子解释清楚,根本没有什么迷药,就是江侧妃勾引我家公子。
皇上可以不相信奴婢说的话,奴婢愿以死明志!愿皇上查明真相,惩治贱人,还公子清白,奴婢好告慰公子在天之灵!“

  说罢,小宫女突然起身,喊了一声:“公子,奴婢还来服侍您!”

  下一秒,她便用力撞到了门外的柱子上。

  “砰“的一声闷响,鲜血四溅,众臣惊骇!

  这个小婢女竟然以死明志!

  江清月死死咬着嘴唇,在这个时代,以死明志,是最忠贞最诚实的表现!

  燕礼转过头,红着眼睛看着江清月,声音都在颤抖:“又逼死一个,你满意了?“

  比这惨的死法,江清月可见过太多了,她的语气依旧没有一丝波澜:“她自己选择的,我没逼她。

  “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吗?“燕礼失态,怒吼一声,”她说的还不够明白?“

  说罢,燕礼跪下,再难容忍:“父皇!事情到此已然清楚,江清月不光与人有私,还背负着两条人命!还请皇上重重发落,以慰冤魂!”

  众臣齐齐下跪,口中不断高呼:“请皇上处死江清月!”

  江清月转头看了一眼外边,小婢女的尸体已经被拖走了,禁卫军正在处理满地的血渍。

  那个小婢女自尽,现在她是真的,死无对证了。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她百口莫辩。

  江香她们是真的狠,竟然还留了这么完美的后手!就算她今天不提出要对峙,她们也会安排这个小婢女进宫说出这些,好将她置于死地!

  所有种种,就是要让她死!

  “江侧妃,你还有什么话说?”广元帝问,声音低沉,威严万分。

  “指使她诬陷臣女的和给臣女下药的是一人,臣女是被被人诬陷的!!”

  “你刚刚不是在和老臣讲证据么?”胡子大臣指着地上的物件,“人家的证据在这里,你的证据在哪里?”

  江清月紧咬牙关,她没有。

  片刻,广元帝的声音再次响起:“罪女江清月,行为不检德行有亏,殿外赐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


第5章 请求和离

  帝王为了保全皇家掩面,根本不会顾忌寻常草芥的死活。
更何况她现在众矢之的,所有证据桩桩件件指向她,她却一点儿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都没有!

  现在她要是说是江香所为,没有任何益处,反而多加了一个“诬陷他人”的罪名。

  “皇上,臣女冤枉!”江清月挣扎着,不让那些禁卫军将自己拖走,“倘若皇上真的相信死能明志,臣女也愿一死以证自身清白!”

  “混账!死到临头还嘴硬!”胡子大臣广袖一甩,“皇上,对于此女,非凌迟处死不能解恨!”

  越来越多的禁卫军过来把她朝着外边拖,江清月盯着他们腰间的佩剑,作势就要拔出来。

  反正都是死,那就多拉几个垫背的,大家一起死!

  尤其这个长胡子的,她第一个就把她大卸八块!

  想着,江清月直接朝着那柄剑扑了过去。

  下一刻,一个果子凭空飞了过来,直接将那名禁卫军击倒,江清月扑了个空。

  “皇上,辞有一言。
”一个清越的男声突然响起。
声音虽不浑厚,却荡在整个大殿之中。

  旁边的禁卫军们住了手,所有人齐刷刷看向了前边。

  一人自偏殿走出,锦袍光滑流滟,似披光而来。

  他手里拿着一柄不合时令的折扇,一下一下缓缓扇动着。

  “顾世子!”下边的大臣们皆是拱手一礼。

  “各位大人有礼。
”顾辞收了折扇,还了一礼。

  广元帝看着顾辞:“顾世子有何话说?

  江清月猛然抬头,看着突然出现的人,不知道他是不是要为自己说话。

  “辞有一法,或可证是非。

  江清月闻言,眼睛一亮。

  她定定地看着那锦衣男子,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法子,但只要是法子,她就愿意试!

  “哦?”

  “药入体内,经奇经八脉。
既然江侧妃口口声声说被人下了迷药,现在还不够十二个时辰,可派太医为江侧妃把脉,看脉象是否有迷药残留便可知。

  下边大臣们闻言,窃窃私语了起来。

  广元帝沉吟片刻:“这倒是个法子。
顾世子,你去。

  顾辞道了声“是”,便下了台阶,朝她走了过来。

  脚步愈近,江清月愈能看清楚他清冽的面容,淡薄的眼神。

  这是一个宛如画中仙一样精致好看的男子。
尽管他的气质淡漠疏离仿佛距人于千里之外。
但是他刚刚说的法子,给了她生存的希望。

  他在她身前一步站定,微微弯腰,墨发随着他的锦袍倾泻而下,一股淡淡的梅香萦于江清月鼻端,清冽的声音自他唇边溢出:“伸手。

  江清月抬手。

  两人离得很近,江清月可以看到他根根分明的眼睫。

  道了一声“冒犯了”,顾辞便握住了江清月的手腕。

  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江清月没忍住一个哆嗦。

  顾辞冰凉的指尖在她腕间动了动。

  江清月有些紧张,几乎连呼吸都不会了。

  这是她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大殿内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在等着顾辞的一个诊断结果。

  良久,顾辞放开了江清月的手。

  江清月抬眸望着他,吞了吞口水,像是在等宣判一样。

  整个大殿鸦雀无声,数十双眼睛都聚于顾辞身上。

  “脉象来看,江姑娘确实服用过迷药。

  话落,江清月闭眼,松了口气。

  好了,一切都解释清楚了。

  毕竟没人蠢到和人偷情还要先用迷药迷晕自己的。

  “顾世子,您当真诊断清楚了?”那个讨人嫌的胡子大臣又说话了。

  江清月猛然看向他,身子一动,燕礼突然拽住了她的衣袖。

  “别在殿前失仪!”

  这死老头子是见不得她好吗?不说话没人拿他当哑巴!

  “大人要是不信,大可再传太医前来。
”顾辞不多言,“唰”地一声打开了折扇,迈步上了金玉台阶。

  “臣不敢。
”皇上素有头疼之症,在顾辞的调养下才有起色。
况且顾辞是浮生山回来的人,他不敢怀疑顾辞的医术,“只是刚刚那婢女所言……”

  顾辞清冽的声音自上首传来,沉稳有力地回响在所有人耳边:“要是心中先入为主,断定江侧妃与人有私,那些物品自然是铁证。
但是在辞看来在,这些皆是身外之物,被人偷走用来诬陷江侧妃也未尝不可。
毕竟能将迷药下给江侧妃,能将男人送到江侧妃床上,偷走这些东西,还不轻而易举么?”

  顾辞说着,扇面遮住了脸,哼笑一声。

  他的笑声轻蔑而又不屑,似乎是在嘲讽大殿内这一众迂腐木讷的大臣。

  “好了。
”广元帝一挥手,让堂中禁卫军退下,对燕礼道,“既是误会,你带你的侧妃回府,好生安抚。

  燕礼抿唇,道了声“是”

  这是父皇赐给他的侧妃,哪怕他千不般万不愿,也要遵从。

  江清月想着个中种种,突然又道:“皇上,臣女有一请求,还望皇上恩准!”

  广元帝没有立刻回绝:“你且说来听听。

  江清月深吸一口气:“臣女入齐王府后,眼见齐王与王妃恩爱和睦伉俪情深,便知自己不该介入这段感情招人嫌恶。
以前所为都因臣女为满一己私欲而胡作非为,现在臣女已深刻反省痛改前非,所以臣女希望皇上……”

  江清月一顿,俯首:“希望皇上能恩准臣女与齐王殿下和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妃在上:世子别乱来》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