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仔咩【浮沙】小说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浮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浮沙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胡椒仔咩

简介:一,周央一直都以为周衍是爱她的, 两人在一起秘密交往了三年, 直到看着他带着已经怀孕的女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周央才幡然醒悟,原来,他对她,没有爱,只有欺骗....再相逢时,她已婚,他嫉妒得发狂;男人拽着她的手不肯放,他说:央央,跟我回家...二,蒋砚与周央的婚姻,不过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的一纸协议,为期两年
两人均清楚,她有曾经深爱的少年郎,他有无法忘怀的明月光
少年郎负了她,明月光嫁他人
在这场无关情爱的关系中,不知道是谁先渐渐入了心
后来,两年到期,她在筹划着离开,他却问:蒋太太是否愿意焚了那些个前尘旧情,与我共度余生?

角色:周央,周衍

胡椒仔咩【浮沙】小说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浮沙全文免费阅读

《浮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周央一早便订了飞往西贡的飞机,她算了算时间,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便能跟那男人见面了。

想到这里,她的内心泛起一阵愉悦,要知道,他们俩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这次偷偷的过来,她是想要给那个男人一个惊喜。

刚下飞机,一阵热气熏得周央整个脸蛋一阵燥热。

跟京都已经入秋的天气不同的是,这边依旧一片热火朝天。

出了机场,本来就方向感极差的她一下子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她来的时候其实就在网上搜罗了一番,她听说这边的的士专门宰杀不懂行情的中国客人。

她突然有点后悔没在飞机上跟隔壁的乘客打好交道,如果有那么做的话,说不定出来的时候就能让对方帮忙。

不过想到她隔壁坐着的那个男人,全程没讲过一句话,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她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更别说套近乎了。

叹了一口气后,周央一边走一边抬头看着指示标志,就在这时,突然的一阵踉跄,周央的脚步顿住,她哎呀了一声后,感觉额头上传来一阵疼痛。

光顾着看指示标志的她,一下子忘了看路,直接撞到了一个大柱子上。

周央的第一反应不是关心额头上的疼痛感,而是立马抬起头,往四周看看有没有被人瞧见这一幕,就在她的目光四处巡逻之际,突然撞上了一双眼睛。

那男人的双眸此时正好落在她的脸上,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男人的嘴角噙着一抹让人不易察觉的浅笑,周央看到那张脸,怔住了几秒后,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然后佯装镇定的移开自己的眼睛。

她肯定,她刚刚出糗的那一幕肯定是被那个陌生男人看到了,不过,他突然的那一抹浅笑,倒是給他原本的那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增添了一丝的人间烟火气。

周央抿了抿唇,思虑了一番后,决定上前搭话。

就在她抬脚之际,那男人已经转身,正准备离开。周央一阵情急,立马快步跟上。

“AreyouChinese?”

蒋砚才走两步,手腕便突然被人给抓住,而且耳边还传来一句英文。

他侧过头俯下脸,看着自己手臂上多出来的手掌,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周央见状,立马松手。

她的手掌所抓到之处,刚好是在男人的手表上,迎上男人疑惑探究的目光,因为不好意思,周央的双颊一下子红了起来。

“讲中文。”男人的声线低沉中带着一丝淡漠的疏离感。

不过听到这句话,周央倒是一阵亲切,原本内心的羞涩感也一下子烟消云散。

“是这样的,我不知道这边怎么打车,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周央见男人没有立马回答她的话,又附加了一句话:“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

蒋砚听到后面那句话,嘴角微不可见的扯了一下。

“去哪里?”

周央闻言,立马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打开来,翻到第一页,然后递给蒋砚:“就是这里。”

蒋砚只是看了一眼,便把本子合上,还给周央,说:“走吧。”

“你要带我过去,是吗?不用这么麻烦的,帮我叫个不会宰人的的士就行了。”周央见他说完,便往前走,她只好紧跟男人的步伐,不过她一边走,一边开口道。

虽然说他也是中国人,但是安全意识她还是有的,她不可能在这异国他乡随便跟一个男人同行的,这样子太危险了,比较起来,她还不如多出几个钱,直接被宰。

“周衍是你什么人?”蒋砚并未回复周央的话,反而问了这么一句。

周央听到他这一句话,第一反应便是,这个男人难道认识周衍?不会这么巧合吧。

“你认识他?”

蒋砚淡淡的嗯了一声,好像是为了让周央放下警惕之心,他又说:“京大校友。”

周央闻言,心下大喜,她的眉眼一下子弯了弯,脸上的笑意很是明显,嘴角那两个小梨涡在烈日下显得尤为明晃,“我叫周央,周衍是我的男朋友。”

“蒋砚。”

“蒋先生,麻烦您了!”

蒋砚淡淡的颔首,转身,周央会意,立马跟上。

周央跟着蒋砚一起上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两人刚一上车,蒋砚便问道:“要不要给阿衍打个电话先?”

“不用,不用。”周央脱口而出,似乎生怕他会立马拨过去一般。

蒋砚见她那紧张的模样,薄唇微扯了一下。

周央轻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他还不不知道我要过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蒋砚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移开视线,闭着眼小憩起来。

周央则望着窗外,看着外面的马路,西贡不似京都繁华,没有独特的名胜古迹,没有宽阔的马路,也少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

倒是那些法式的建筑尤为惹眼,周央怔怔的望着街道上那浓郁的法兰西风格,脑海里想的都是周衍的模样。

她今年已经毕业了,按照周衍之前说的,等到她毕业,两人就公开。

她甚至想,如果周衍答应的话,她会很愿意跟着他在这边生活。

一路的畅想,周央的心情越来越澎湃,直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她已经兴奋到心脏开始砰砰乱跳了。

蒋砚的眼睛在车子停下来的那一刻睁了开来,他有些疲惫的揉了一下眉心,然后才侧过头,冲坐在他旁边的周央道:“到了。”

“蒋先生,谢谢您。”周央又冲蒋砚道了一声谢。

蒋砚眸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

“那我下去了。”

他看得出来,这女孩心情很好,就是不知道她等会是不是也能保持这份心情。

“来都来了,我下去跟他打个招呼。”

继续阅读《浮沙》


第2章

两人一同下了车,周央站在这栋陌生的楼房前,似乎有那么一刻的恍惚。

恍惚后,她又开始期待等会周衍见到她时的情形。

“去按门铃吧。”蒋砚见她怔站着不动,于是上前提示了一句。

周央闻言,冲他微笑着点了个头,然后才迈开步伐,往前走。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两次,门开了。

“请问找谁?”开门的是这栋房子的佣人。

周央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话时,只见她又开口,只不过这会,她的视线落在了距离周央几步远的蒋砚身上。

“原来是蒋先生,赶快请进。”

蒋砚上前,他冲那女佣颔首微笑。

周央这才意识到,这位蒋先生跟周衍的关系真的是非同一般,从女佣的话也听得出来,他过来这边的次数应该不少。

“走吧。”蒋砚走到周央旁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好的。”周央冲他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你们先坐会,我去叫先生下来。”佣人把两人带到了客厅,交代了一句后,便往楼上的方向走去。

周央在沙发上坐了下去,目光却紧随着那女佣的身影,她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浅笑,放在大腿上的手指也不自觉的绞绕了起来。

她确实有点紧张,但是更多的还是兴奋。

蒋砚坐在她侧方,坐姿有些随性懒散,周央这一系列的行为全数落到了他的双眼中,他饶有兴致的又多看了几眼,直到听到耳边传来脚步声时,才缓缓的移开了视线。

他会留在这里,无非就是想要看看一向做事滴水不漏的周衍,等会要怎样来介绍这个女人,或者说这个摊子他会用什么态度来收拾。

真是太阳打西边来,他周衍也有留下情债的一天,这点倒是令他意想不到。

跟蒋砚的玩味与气定神闲不同的是,周央的整个神经始终紧绷着。

她是先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人,毕竟她的眸光可是一刻都没有移开过。

然而,她的脸色在看到来人时,已经在那一瞬间就僵住了。

周衍的身边,跟着一个女人,而且,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周央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女人的肚子上,还有两人紧紧相牵的手,她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而周衍只是出现的那一刻,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他的所有目光都落在那女人身上。

周央紧抿着唇,眼眸里已经有滚烫的东西作势要顺流而下,她的整个脑袋更是一片空白,她努力的强撑着自己这笔直的站姿。

“央央,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她的狼狈,在周衍的这声平淡如水的问候声中,稍稍回了些神。

她没有作答,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这位长相清隽的男人,他依旧如往常一样,讲完,冲她露出了温润的笑容。

他笑着,但是周央此刻却完全笑不出来,连装都装不出来。

眼前的一切,有些模糊,但是对面女人的肚子,周衍脸上的笑容,还有他们紧紧相牵的手,是那么的清晰,就像刻在她的脑海里一般。

“阿衍,人给你带过来了,不介绍一下。”蒋砚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眉梢轻挑了一下,这话里的恶趣味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当然,如果周央的脑袋还清晰的话,也能听得出他这话里的意思。

不过,此时她的全部身心都投在了周衍这边,哪里还有心思去揣摩蒋砚这句话呢。

“我妹妹,周央。”

“央央,我朋友蒋砚。”

“你嫂子,方影”

周央脑海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在听到最后那一个介绍中,彻底断了。

“好了,你们一家人相聚先,我就先走了。”蒋砚再次开了口。

“来都来了,吃顿饭再走。”回复他话的是方影。

“不了。”蒋砚应了这么两个字,最后跟周衍两人对视了一眼,挥了挥手,直接离开。

他的形象,从踏进家门的时候,就跟周央在飞机上见到他时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有着千差万别。

在场的人,当然除了周央外,均似乎早就习惯了他这随性的样子,也没再讲什么客套的话,方影脸上挂着一抹温婉的笑容,她看着蒋砚离开,这才把目光转到周央这边。

“央央,你好。”她松开了周衍的手,主动伸出手,去挽周央。

周央这才真正的回过神来,她咬了咬唇,泪眼婆娑的冲拉着她手的方影,露出一个很是牵强的浅笑。

“一路上受委屈了吗?怎么哭了。”方影说完,走到茶几上,抽出一张纸巾,帮她擦拭着。

她的声音很温柔,动作更是轻柔,但是周央的眼泪在她的擦拭下,却如洪水开闸一般,掉个不停。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周衍走过去,很是自然的安慰了这么一句话。

这语气就犹如一个长辈一般,周央的内心顿时有种苍凉的感觉。

“饿了吗?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我让厨房去做。”方影说完,给了周衍一个眼神。

周衍对她说:“你让阿姨做个鲜虾粥。”

“哎,好的。”

“辛苦了。”

“央央是你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方影嗔了周衍一眼,然后又对周央说:“央央先休息哦,我先去厨房那边吩咐一声、”

周央一句话都没有应,就这么看着面前的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围绕她的问题说着。而她就像是个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小孩一般没有礼貌,充耳不闻,不言不语。

周衍没有介意,方影也没有介意,两人含笑的对视了一眼,方影转身准备离开。

“我是他女朋友,不是他妹妹!!”

继续阅读《浮沙》


第3章

方影的脚步霎时顿住,她回过身,眉头紧锁。

周央说完,就这么仰着脸看着周衍,双眸里满是倔强。

“阿衍,怎么回事?”方影重新走到周衍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咬了咬唇,问道。

此时,她的脸色已经有些煞白,语气也跟着哆嗦起来。

周衍那原本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在看到上前的方影时微微动了动,他伸出手,将人揽在怀中,安抚着说道:“有些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说,但是,你知道的,至始至终,我都只有你一个女人。”

“那她,怎么弄?”方影带着警惕的目光看了周央一眼。

如果周央是周衍的妹妹,她可以无条件的对她好,但是现在这个女生觊觎上自己的男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还没有心善到那个程度,任着这个女人在这里撒野。

周央就这么站着,看着相拥在一起的这两人,她只觉得可笑又荒唐至极。

而周衍,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他此时的所有心思都在怀里的女人身上。

周央那垂在两旁的手掌有些无力的紧握成拳,她死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再次哭出来,尽管面前的这一幕是多么的刺眼,尽管周衍的话是多么的刺心。

“我想跟你谈谈。”最后,她还是放低了姿态,从牙缝里低喃出这么一句话。

“没有什么好谈的,你走吧。”周衍这才把视线转到周央身上,但也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那眼神,满是疏离淡漠。

“不要这样看我,你没有资格用这种眼光来看我,周衍,我告诉你,从我踏进这个门,听到你同我介绍她是我嫂子,我是你妹妹的时候,我就对这段关系宣判了死刑。”

“我周央再不济,再喜欢你,也不屑做这等舔狗之事,我只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能表现得如此云淡风轻又心安理得,你的良心在哪里?”

“一个背叛感情的人,在我心中,跟死人没有任何区别。”

周央此时的情绪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周衍的所作所为,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但是,要强的性格使得她不允许自己在这两人面前展现出任何懦弱的一面。

“砰”的一阵响声,艳红色的玻璃瓶成了碎片,支离破碎的散落满地,周衍沉着脸,双眸尽是寒意看着周央的这突如其来的举动。

也是的,从小在蜜罐里长大,不知道人间疾苦的大小姐,难免是有点气性。

同样,方影此时看周央的目光已经是别有深意了,这个女孩子,虽然还小,但是绝对不简单,她那放在周衍腰上的后不自觉的紧了紧。

就在两人各有所思的时候,周央已经扬长而去。

而她的眼泪,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终究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周央从未如此狼狈过。

离开后,她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走,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走到一处热闹的街区,她才停了下来。

炎炎烈日下,周央有点想要晕眩的感觉。

她将这晕眩感归咎于太阳太过毒辣的原因,因为她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因为一个背叛自己的男人而失魂落魄。

周央并未立刻离开这座城市,她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

整整三天,周央都没有踏出酒店房门,反正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大概是没有什么比这种日子更为轻松自在的。

半夜,她总会在梦里几度魂醒,醒来时方觉泪湿红枕。

这天晚上,她不愿意再辗转达旦,夜不成眠,于是在傍晚的时候,便出门,准备到处逛逛。

周央不喜欢酒吧,但是喜欢清吧,很是巧合,在她所住酒店的斜对面,便有一家清吧。

她想都没想的,就往前目的地。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到蒋砚。

当蒋砚端着酒杯过来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也喝得有些微醺。

“周小姐,又见面了。”

继续阅读《浮沙》


第4章

周央闻声,掀起眼皮,看着打了招呼就自顾自而落坐的男人,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快。

她看起来确实是微醺的状态,但是此时她的脑袋还是清醒着呢。

这个男人,跟周衍一样恶劣,都是一丘之貉来着。

“是不是要过来嘲笑我的。”周央语气十分不善的开口冲蒋砚问道。

蒋砚闻言,嘴角微扯了一下,说:“你想多了。”

“在车上的时候,我说周衍是我男朋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在这里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怀着孕,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看我笑话的,是不是。”

蒋砚无语,这女孩子还真的有点不讲道理,况且,她是他的谁了,他凭什么要告诉她那些了,他还没吃饱撑着没事干到这个程度。

再退一步讲,当时那个情况下,他说了,她还未必相信呢。

“你走吧,别在这里碍我的眼。”周央见他一下子哑然,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蒋砚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很是认真的盯着杯中那红色的液体,就像是没有听到周央的话一般,继续坐着不动。

过了一小会,他仰起头,将那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周央也只是说了一句赶人的话,见他无动于衷,她也懒得再继续跟这个人交涉,她侧过脸,专注于看台上的表演。

很是凑巧,台上的歌手正在唱着一首中文的曲子,虽然周央叫不上那曲子的名字,但是到底在这个异国他乡,听着熟悉的语言,多少还是有点亲切的感觉。

近几年,中国的电视,歌曲,很多都有引进西贡,而且还挺火的,就像十多年前,韩剧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差不多。

蒋砚深邃的眸子,不知怎的,一下子定格在对面女孩子微仰着的侧脸上。

舞者般的脖颈,微微上扬的朱唇,精致小巧的翘鼻,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昏暗迷醉的灯光下,在她的眼睑下投射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透过她,在看另外一个人。多少年过去了,她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依旧是那么的清晰,以至于,他在这种情况下,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也能幻想出她的模样来。

周央回过头的时候,见到就是盯着她看而失了神的男人。

她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就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对面的男人终于回过神,他低下头,轻笑了一声,道了一句:“抱歉。”

周央看了看他,并未应声。

“阿衍跟小影的感情很好,你呆在这里也改变不了什么,早点回去吧。”

周央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情指手画脚的,何况这人还是周衍的朋友,她呵了一声,说:“周衍给你多少好处了,让你来当说客?我在这里又不是为了他,他算个什么东西呢。”

还真的是跟个刺猬一样,到底还是年纪小,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蒋砚的眉峰轻拧了一下,有些话,他还真的不好说,说了伤人心。

周衍如果真的让他来当说客,说明他还把这女孩子当做一回事儿。

关键是,他怕是一点都不想管她了。

继续阅读《浮沙》


第5章

“年纪小小,口气倒是大得很。”蒋砚见她那副高傲的模样,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周央听到这句话,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然后垂下脸,抿着唇思虑了一会,抬起头,她问:“她呢?她多大呢?他们在一起多久了?”

从一开始,周衍就总说,她还小,等大一点了,再公开。

周央从来都是无条件的相信他,小时候,因为他是哥哥,所以依赖他,十五岁那年,知道了他只是周家的养子后,她对他的感情,也渐渐的发生了变化。

直到后来,这层关系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他从哥哥变成了男朋友,周央依旧是同小时候一样,至始至终的信任他依赖他。

可是,结果呢,他竟然背后给了她如此狠厉的一刀,这种被背叛的感觉,比当面杀死她还要令人难以接受。

周央想到他用那种温柔的眼神去看另外一个女人,想到那个女人高高隆起的肚子,她实在无法真正安生的去过生活。

蒋砚不想随口的一句话,竟然给自己挖了个坑。

他看着对面的女孩子,问完那句话后,便沉默了起来,而且还一脸哀伤的样子,突然又有点于心不忍起来。

啧啧啧,看看,刚刚那傲气铁定是装的,蒋砚的内心腹诽道。

说到底,还不是感情这东西捉弄人。

爱而不得这事儿,蒋砚太有感触了。

从来都不会随便怜香惜玉的他,在这一刻却因为同病相怜的原因,对一个仅有两面之缘的女生产生了恻隐之心。

而且,这个女孩子,还是他好朋友的前女友。

这种感觉,还真TM的奇怪。

“事情已成定局,你问这些也没有任何作用,何必自讨苦吃呢。”蒋砚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

周央有些自嘲的轻笑了一声,道:“我就是想知道,我哪里比不上她。”

“他不喜欢你,就是你永远比不上的地方。”蒋砚几乎是脱口而出。

说完这句话,他在内心忍不住又艹了一句,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条神经搭错,在这里跟一个小姑娘谈论爱情这种没意义又矫情的鬼东西。

周央闻言,一双迷离的水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蒋砚看。

“别这么看我,有事说事。”蒋砚被她盯得心里发毛,这女孩子,看人的态度可真不好。

换了其他男人,被她这么一看,指不定得发生点什么。

幸好,他现在可是对任何女人都没有感觉。

周央抿着唇,并未立马回复蒋砚的话,而是先深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站了起来。

蒋砚凝着眉看着她这举动,有些不解。

谁知,这女孩直接走到他这边,然后在他的隔壁坐了下来。

“你有没有女朋友呢?”周央侧过脸,看着蒋砚,先是轻舔了一下有些发干的下唇,而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蒋砚被她这突然的行动搞得一阵无语,他的嘴角微微扯了一下,说:“我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你也不是我的喜欢的类型。”

周央听到他这么说,原本还有些发紧的心脏松懈了一些。

她鼓足勇气,趁蒋砚一个没注意,直接往他的身上靠了过去,整个头抵在他的胸膛上。

蒋砚的身体条件反射般的僵了一下,就在他准备把人推开的时候,就听到怀里的女孩闷声道:“你帮我叫周衍过来好不好?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

继续阅读《浮沙》


第6章

听到最后那句跟上次一模一样的话,蒋砚就差失笑。

“你倒是随便,赶快起来吧。”

周央依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不动,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这么做,大概是走投无路,亦或者是酒精壮胆。

“你先答应我,我就起来。”

蒋砚还真不知道自己哪点让这女孩以为自己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了,竟然还赖上他了,早知道就不该过来同她打这个招呼。

他想了想,倒是燃起了一丝捉弄她的心思。

“你是准备怎样做到不让我白白帮忙的,要知道,上次搭你一程,这话你还欠着的。”

周央闻言,小声应道:“我家里有钱,不会亏待你的。”

这声音,听起来还有点底气不足。

“说好了,家底没盖过楚家我可看不上?”蒋砚故意戏弄道。

楚家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凡是京都人都知道。

“那你想我怎么报达你,只要不是以身相许,让我怎么做都行。”

周央的话刚一落,头顶上便传来男人的轻笑声。

蒋砚笑完,轻咳了一声,道:“放心,我对你没有一点兴趣,不过,看这架势,倒像是你在迫不及待的向我投怀送抱。”

果然,他的话刚说完,胸膛上抵着的那个脑袋,倏地退了起来。

女孩一下子跟他对视着,灯光下,她的双眸闪烁着水雾一般的光。

不过,这光却显得有些迷茫,不知所措。

蒋砚的眉头下意识的拧了一下,见周央看着他,又紧抿着唇沉默着,似乎在等着他的答复一般。

于是,他只好开口,“他们俩从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所以,你不要再做这种无畏的挣扎,回国去,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日子,不就一段感情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蒋砚的话还未说完,面前的女孩就已经泪流满面。

他不知道,这女人的眼泪怎么能那么多,而且说来就来的。

“好了,不要哭了。”蒋砚递了个纸巾给周央。

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这个失恋的人,不过他明白失恋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哭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周央并未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她低垂着脸,任着那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着。

按照蒋砚的说法,周衍跟那女人从大学就在一起,那么也就是说,她周央还成了那个闯入他们生活的第三者。

原来,她还是这么可笑的存在。

周衍呢,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周家人对他那么好,几乎是把他当成亲生儿子在养着的,而她,从小到大,都是那么的相信他。

结果,他却用这种方式来欺骗她,羞辱她。

蒋砚见纸巾没被接收,只好收回自己的手。

“蒋先生,真的麻烦你,帮我叫周衍过来,就当做我求求你了,我只是想把事情问清楚。”周央抬起头来,她带着乞求的目光看着蒋砚。

蒋砚见她这副不达到目的不死心的模样,只好应下了她这请求。

“你不要说我找他,就说你找他的,好不好。”

“知道了,真是怕了你。”蒋砚有些无奈的回答道。

继续阅读《浮沙》


第7章

周衍刚走下车,便看到了正倚靠在酒吧门口抽着烟的蒋砚,他凝着眉上前。

蒋砚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嘴角噙着一抹别有深意的浅笑,眸光里尽是戏虐。而后正了正身形,才将叼在嘴上的香烟拿了下来,揿灭。

“人在里面,你进去吧,我的任务完成了。”蒋砚说完,拍了拍周岩的肩膀,完了,准备离开。

周衍闻言,脸上的表情一滞,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蒋砚口中的这个她说的是谁。

他的脸色霎时间沉了下去,双眼一眯,随之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解与不满,说“你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多管闲事了,还有,你跟她很熟?”

也是的,在周衍看来,周央跟蒋砚两人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处的人。

这短短几天的功夫,就熟络到这个程度。

周央过来的时候,是蒋砚带到他家去的,这两天,他也没过多的去想这件事。

但是这会,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蒋砚,竟然为了她,把他忽悠到这边来。

这不是很扯嘛,说他们俩不熟,怎么样都解释不过去了吧。

听到这话,蒋砚的脚步顿住,他回过头,有些无所谓的嗤了一声,道:“有点无聊,找点乐趣呗。”

“那还真是巧,找乐趣找到她身上。”周衍的言语不自觉的带了些嘲讽的意味。

蒋砚依旧一副散漫样,他撇了撇嘴,轻笑道:“还真就是这么巧了。”

“看上她了?”

在周衍看来,一个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打破自己以往的行为习惯,除了看上她之外,没有别的原因。

更何况是是蒋砚这种人,想到这里,他的心就莫名的不爽了起来。

“你TM有病吧。”蒋砚直接靠了一句。

周衍:“以后她的事,你不用再管。”

“阿衍,你都说了我不是爱管闲事之人,但是这件事,既然这么巧合的让我遇上了,我就多说两句,既然不喜欢人家,就直接一点说清楚,好歹把人安全送回去。”

蒋砚跟周衍认识也有八九年了,两人的关系面上来看确实挺不错的,但是说白了,周衍这个人让他有点看不懂。

就比如,他从来都不会在他们这些朋友面前谈起自己的家庭,不仅不谈,他似乎是有意在避开这一块。

在蒋砚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要言说的事情,很正常,他也尊重。

要不是突然冒出个周央,他还真的不知道周衍有这样的一面,要知道,在他们所有人看来,他对方影,那是十足的宠爱。

怎样看都不像是会忽悠人家小姑娘的感情。

而且,那个小姑娘还是他口中的妹妹。

“这是我跟她的事情,你走吧。”周衍直接不想回答他的话。

蒋砚略微拧了下眉头,应了声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这件事他确实没有立场管。

周央早在蒋砚说要出门抽根烟没多久的时候就跟着走出了酒吧,她一直隐匿在一旁的拐角处盯着蒋砚,因为怕他言而不信,不仅没帮她把人叫来,还逃之夭夭。

蒋砚离开后,她才走了出来。

“周衍。”

周衍闻声,并未回头,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站着。

周央只好迈开步伐,跑到他面前。

周衍这才俯下脸,两人目光一下子交织在一起。

男人那本就深邃的轮廓在夜色的勾勒下,显得更加分明,只是,他看着女孩的眸光却寒冷如冰,不带一丝温度。

“为什么要欺骗我?”

继续阅读《浮沙》


第8章

周衍依旧不言,他收回视线,抬起头,目光直直看着前方,薄唇始终紧抿着,只是下颚微微动了一下,但是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周央看着他这副模样,只觉得万分的陌生,她好像从未真正认识过这个人一般。

她的整颗心瞬间跌入冰窖,寒冷无比。

“周衍,在你心里,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想了好些天,实在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是你的女朋友,那我呢,我是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给我个答复。”

周央无论怎样克制自己的情绪,浑身还是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她说完,双手紧紧拽着,死咬着牙,不愿让自己显得那么的软弱无能。

对于周衍,她可以说是已经是失望透顶,

她承认,她爱他,而且还爱得很深很深,但是她怎样都不允许自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的再去爱一个如此欺骗她的人。

她现在,就只想要一个答案,一个让自己给这段关系彻底划上一个句号的答案。

说到底,她还是不甘,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周衍回头神,低睨了面前的女孩一眼,而后满不在意的开口道:“至始至终都是你在自作多情,这就是答复。”

周央闻言,松开紧咬着的牙齿,她自嘲一般的轻笑了一声,她盯着周衍,双眸里尽是猩红。

“我自认为已经做得够好了,而且我们周家待你不薄,所以,周衍,你今天不要给我打哑谜,你说实话就够了,我周央还真的不会下贱到去当一个第三者。”

周央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她的话刚落,周围的气氛似乎一下子降至冰点。

周衍那那冷若冰霜的眸子一瞬不瞬的落在了周央的脸上。

她则仰着脸,一点都不退让的跟他对视着。

“混蛋----”周央的下巴突然传来到一阵疼痛,她哆嗦着低吼了一声。

男人的手死死捏着她的下颚,他的手劲很大,全然不顾女孩脸上所露出来的痛苦神色。

“谈慧的种,不是下贱是什么。”周衍脸上的神色阴鹜至极,他又冷冷的低喃了一句:“周家,呵。”

这话刚落,他便丝毫不怜惜的将周央给甩开。

周央被他这么一甩,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砰的一声,她的脑袋直接往墙上撞了过去。

伴随着这一声响,她的眼泪一下子不停的往外冒了出来。

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回荡着周衍刚刚说的那句话,整个人怔忡着站在原地,而周衍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将人一甩开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周央并未去看他走远的身影,她只感觉眼前的一切一片模糊,这个夜很黑很黑,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抱着头,呜咽着恸哭了起来。

后来她是怎么离开,周央是有印象的,是去而复返的蒋砚很是不耐烦的将她给拖走的。

这一夜的周央还以为,这是痛苦的结束,却不想,原来是她想得太过天真了。

许多年后,蒋砚再回想起这一幕,只觉得心疼又好笑,好像周央的狼狈便是从遇到他之后开始的。

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就gui斧神差的返回去,又gui迷心窍的多管了这等闲事,但唯一清楚的是,他很庆幸,自己的重返。

当然,这是后话。

继续阅读《浮沙》


第8章

周衍依旧不言,他收回视线,抬起头,目光直直看着前方,薄唇始终紧抿着,只是下颚微微动了一下,但是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周央看着他这副模样,只觉得万分的陌生,她好像从未真正认识过这个人一般。

她的整颗心瞬间跌入冰窖,寒冷无比。

“周衍,在你心里,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想了好些天,实在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是你的女朋友,那我呢,我是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给我个答复。”

周央无论怎样克制自己的情绪,浑身还是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她说完,双手紧紧拽着,死咬着牙,不愿让自己显得那么的软弱无能。

对于周衍,她可以说是已经是失望透顶,

她承认,她爱他,而且还爱得很深很深,但是她怎样都不允许自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的再去爱一个如此欺骗她的人。

她现在,就只想要一个答案,一个让自己给这段关系彻底划上一个句号的答案。

说到底,她还是不甘,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周衍回头神,低睨了面前的女孩一眼,而后满不在意的开口道:“至始至终都是你在自作多情,这就是答复。”

周央闻言,松开紧咬着的牙齿,她自嘲一般的轻笑了一声,她盯着周衍,双眸里尽是猩红。

“我自认为已经做得够好了,而且我们周家待你不薄,所以,周衍,你今天不要给我打哑谜,你说实话就够了,我周央还真的不会下贱到去当一个第三者。”

周央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她的话刚落,周围的气氛似乎一下子降至冰点。

周衍那那冷若冰霜的眸子一瞬不瞬的落在了周央的脸上。

她则仰着脸,一点都不退让的跟他对视着。

“混蛋----”周央的下巴突然传来到一阵疼痛,她哆嗦着低吼了一声。

男人的手死死捏着她的下颚,他的手劲很大,全然不顾女孩脸上所露出来的痛苦神色。

“谈慧的种,不是下贱是什么。”周衍脸上的神色阴鹜至极,他又冷冷的低喃了一句:“周家,呵。”

这话刚落,他便丝毫不怜惜的将周央给甩开。

周央被他这么一甩,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砰的一声,她的脑袋直接往墙上撞了过去。

伴随着这一声响,她的眼泪一下子不停的往外冒了出来。

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回荡着周衍刚刚说的那句话,整个人怔忡着站在原地,而周衍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将人一甩开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周央并未去看他走远的身影,她只感觉眼前的一切一片模糊,这个夜很黑很黑,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抱着头,呜咽着恸哭了起来。

后来她是怎么离开,周央是有印象的,是去而复返的蒋砚很是不耐烦的将她给拖走的。

这一夜的周央还以为,这是痛苦的结束,却不想,原来是她想得太过天真了。

许多年后,蒋砚再回想起这一幕,只觉得心疼又好笑,好像周央的狼狈便是从遇到他之后开始的。

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就gui斧神差的返回去,又gui迷心窍的多管了这等闲事,但唯一清楚的是,他很庆幸,自己的重返。

当然,这是后话。

继续阅读《浮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