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南南帅《医武帝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武帝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徐南

简介:“南帅,这是敌国递来的投降文书,愿割地三千里,换我南疆退军
”“主动挑衅我泱泱龙国,被南帅杀得溃不成军,现在区区三千里,也想罢战?可笑!”龙国南疆边地,战区作战会议室....

角色:徐南,红妆

徐南南帅《医武帝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医武帝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代价!

为什么?

为什么!

徐南目眦欲裂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充斥浓浓死意的妹妹,铁拳紧紧握住,指甲都潜入了掌心,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很痛!

可这种痛,比不上内心伤痛的万分之一。

他重重喘息,内心似乎有一座火山要爆发出来,想毁灭这个世界!

堂堂南疆主帅,掌百万大军,力抗敌国入侵,整整六年时间,血屠千里,一次次守护龙国。

所有人都能听闻他于边地如何大展神威,却没人知晓他为国为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无数次生死徘徊,无数次险死还生!

若是剥开衣服,会看到他身上遍布狰狞的伤痕。

一层又一层!

这是铁与血交织的勋章,是他为这个国度而烙印在身上的荣耀!

可是,蓦然回头,才发现自己是这么的脆弱。

护了亿万百姓,却护不住自己唯一的妹妹!

这个从小就开朗活泼,看似娇柔却从不服输的妹妹,她的精气神都几乎崩溃!

她在求死啊!

这个世界,于她而言,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她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而之前的求生欲,不过是为了在临死前,最后再看一眼,她那失踪了六年,始终心心念念的哥哥!

这一眼,让她满足了,也让她再无任何遗憾的,想要离开这个世界!

到底,发生了什么?!!

身周氤氲着可怕的气息,桌上的水杯遍布裂纹,轻轻一触就会碎成齑粉。

“红妆,让易天龙进来见我。”

蓦然,令门外红妆娇躯发颤的声音响彻,似万年的寒冰,深入骨髓与灵魂。

红妆瞳孔微微扩散,一颗饱经战火洗礼而坚毅的芳心,剧烈收缩。

南帅第一次如此愤怒的结果,是以一己之力,抹杀了敌国九大战神强者,奠定了这一战,天龙胜利的战局。

而今,是第二次!

一旦处理不好,偌大重城,必将血流成河,震惊天下!

脚步声响起。

易天龙来了。

徐南的声音很大,根本不用红妆传达,易天龙也能听到。

与红妆一样,易天龙内心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恐惧情绪。

金龙监察使,等同持尚方宝剑的天子使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专门负责监察南疆边地,掣肘南疆主帅,避免南疆主帅兵权过大,诞生异心。

从地位上来说,他甚至要高于徐南才对。

可他内心的恐惧,来得如此汹涌,如此强烈!

这恐惧并非针对自身。

易天龙跟徐南是朋友!

更是惺惺相惜的战友!

南疆曾被告破,易天龙本该战死,是徐南救了他,也救了南疆。

但正因为如此,他对徐南十分了解。

这个男人,他的怒意,自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重城的天,要塌!

红妆侧身,让易天龙进了病房。

易天龙看到脊梁如山一般挺拔的徐南,也看到了那从掌心顺着手指滴落在地的鲜血。

这一刻,易天龙深深吸了口气。

他为某些人,感到悲哀!

“她。”

徐南没有回头,缓缓抬手,指着病床上面目全非的徐北,语气平静得近乎麻木。

“我的妹妹,徐北。我要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

南疆主帅,掌一方兵权,位高权重至极,堪称封疆大吏,但也因此,受到很多的制约,于内陆城市,不准有边疆大帅的爪牙,否则以叛国罪论处。

任何人不得例外。

金龙监察,是一个庞大的部门,情报网遍布全国,是龙国利器。

只要金龙监察想要查的消息,就没有查不出来的。

徐南笃定,易天龙已经查出了前因后果,他想知道。

易天龙之前是不想说,因为牵连太广,涉及到核心高层。

可现在,不能不说。

徐南的怒火已经无法熄灭,必须要有人付出血的代价!

但是,说多少,怎么说,易天龙得细细思量。

再度看了眼病床上那除了呼吸之外,与死人无异的徐北,易天龙眼底深处,也不禁涌现出一抹怒意。

不管什么原因,对一个女孩如此折磨,都太过了!

“在今日之前,我并不知道徐北的存在,也不知道她是你的妹妹。”

易天龙斟酌着开口道:“你是重城人,应该知道重城四大家族。”

徐南点头。

重城四大家族,周、秦、魏、古。

四大家族皆有边地背景,是名将之后,后来弃军从商,以重城为根基,编制一张庞大的蜘蛛网,掌控力非凡。

可,如果妹妹变成这样,是因为重城四大家族的话……

徐南眼中一抹血色泛起。

这四大家族,老老少少!鸡犬不留!

“你妹妹的事情不是四大家族出手,但也有些关联,真正动手的,是三个富家子弟,其中最关键一人,叫做柳萱……”

易天龙急促的说着。

徐南平静的听着。

如此,大半个小时过去。

直到后来,易天龙还没说完,就已经下意识闭上了嘴巴。

他隐瞒了很多,但关于徐北受到的折磨,却是半点都没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说得连他这个监察使都心头发毛。

明明是年纪轻轻的女孩,心思之狠毒,手段之狠辣,却连他都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可徐南,没有反应!

易天龙心沉入谷底。

没有反应,才是最可怕的反应。

“我知道了。”

徐南抬头要走:“安排人照顾我妹妹。”

“南帅!”

易天龙呼吸粗重,眼中露出万分的复杂,甚至有一抹哀求:“别出手……真的!以你的权势地位,一举一动都在有心人眼里,一旦……一旦你……”

“我知道。”

徐南平静回头,看易天龙。

易天龙只觉得那双目光,如刀似剑,刺得他眼睛疼。

同时,这双眼里,又饱含痛苦与悲哀。

“你隐瞒了不少,我却听得出,我妹妹之所以遭遇这些,并不是所谓的意外知道了什么秘密,是有人要对付我,我妹妹只是个幌子。”

易天龙急忙道:“你既然知道还……”

话没说完,徐南抬手打断。

“他们很聪明,但也很愚蠢,既然如此,我就遂了他们的愿吧。”

徐南说着,抬起了手。

易天龙仿佛想到了什么,惊骇得五官都扭曲:“不要……”

嗤啦。

来不及阻止!

徐南的手,已经扯掉了肩上,那印着金色龙纹的肩章!

“我不再是南疆主帅,而所有人,将为此付出代价!”

啪嗒……

易天龙脚下踉跄,跌坐在地,眼前一阵发黑。

位高权重的金龙监察使,却于这一刻仿佛置身寒冷冰窖,瑟瑟发抖。

重城,势必血流成河。

无人能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第5章 不负责任的父亲!

冷。

很冷!

这种感觉,像是当年倒在血泊里,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照见死亡。

不同的是,那时,徐南出现,如温暖的光,以无上医术,将他拉回了人间。

而现在,这种地狱般的冰冷,就来自于徐南!

天塌了啊!

那个谋略滔天,于方寸之间,掌控战场,永远理智得不似人的南疆主帅,为了妹妹,竟冲动至此!

地上的龙纹肩章,是那么的刺眼!

易天龙突然有种感觉。

主导这一切的背后之人,犯了大错!

错得离谱!

无论如何,都不该以徐南的妹妹为突破口!

同时,易天龙内心里的愤怒也越发汹涌。

他太清楚,太了解眼前这个男人!

为了龙国,为了南疆,为了亿万万百姓无忧无虑,徐南付出太多太多。

他在前方拼命流血,他的至亲,却被人给欺负成这样!

如果不是徐南的医术了得,病床上的女孩,此刻应该是已经成了尸体吧?

这仇,这恨,已经滔天!

换做是他的至亲被人如此对待,此刻会比徐南理智到哪里去?

徐南迈步,即将离开。

易天龙眼前恍惚,似看到了尸山血海。

“不!”

易天龙连忙起身,匆匆上前,一把拉住徐南的手腕。

“你挡不住我,你很清楚。”

徐南的语气始终是那么平静。

平静的背后,是毁天灭地的杀意。

易天龙颤抖,但却依旧开口:“南帅,你别乱来,我帮你!”

徐南闻言,蓦然回头,眼中闪过一抹讶然:“你帮我?”

“是!我帮你!”

易天龙重重点头。

“南帅,你在南疆无人能挡,但在重城,有些事情是你无法企及的,我不同,可调动一切能量帮你复仇,所有牵连其中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徐南深深看着易天龙:“你是怕我彻底发疯,对么?”

易天龙没回答,等于默认。

他帮徐南,是违背国法,事情了结后,必然被问责。

但如果不帮,徐南自己动手,这重城都会被笼罩上一层血色!

他的责任虽然会减轻,可徐南……

“好,我让你帮我。”

徐南点头,目中忍不住泛起一抹极致的怨怒:“帮我查查,我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在哪里?他的女儿,被人折磨成这样,几乎死去!他,在哪?”

易天龙一怔,然后不假思索道:“KTV。”

徐南笑了。

拳头却发出咔咔之声。

眼中怨怒之色浓得快凝成实质。

好父亲啊!

女儿都快被人折磨死了,这位好父亲,居然还在KTV吃喝玩乐!

……

夕阳再怎么挣扎,依旧是被散尽最后一抹余晖,被夜幕笼罩。

而繁华的重城,以各色的霓虹灯,开始书写纸醉金迷的夜生活。

三重门,是一个KTV的名字。

重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销金窟。

而三重门的掌控者,便是易天龙口中那个柳萱的父亲,柳三重。

重城地下,无冕之王!

此时,三重门中,一个小型包厢里。

徐耀中腆着笑脸,举着盛满酒水的水杯,谄媚的对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说道:“曲总,感谢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我徐耀中倍感荣幸!我敬您。”

曲总瞥了眼徐耀中,眼中满是鄙夷与戏谑之色,没有丝毫隐藏。

勉强举杯,都不等徐耀中主动凑低来碰,手一抬,杯中的酒水全都泼在了徐耀中脸上。

徐耀中笑容僵硬,但反应过来后,却不敢有半句怨言,反倒是兴奋不已:“能让曲总泼我一杯酒,往后我徐耀中说出去也算是荣幸之至啊!谢谢曲总!谢谢曲总!”

“哈哈哈……”

包厢里,曲总的手下们肆无忌惮的嘲笑着。

徐耀中强忍着内心的悲愤之情,一仰头,将杯中酒水全都喝下,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带着自己都恶心的讨好笑容,递了过去:“曲总,这是我能凑到的所有钱了,不算多,整好两百万,孝敬您的,求您看在往日情分上……啊哟!”

话没说完,曲总突然抬腿,一脚把徐耀中踹倒在地。

徐耀中额头碰到了墙角,眼前一阵犯晕。

猩红的鲜血,在五彩的灯光下,顺着额头流淌下来,显得有些诡异。

“往日情分?往日徐家家大业大,老子就跟你今天一样谄媚讨好你,可你呢?竟然只舍得给老子一点剩汤喝。”

曲总狰狞的笑:“徐家主,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你知道吗?你那时候的热情笑容,在我眼中看来,是那么的恶心!”

“不过也要多谢你,要不是你当时给了我一口剩汤,我就没办法积累资本,也就巴结不上柳先生,哪能有资格让你徐家主在我面前卑躬屈膝?哈哈哈!来,爬过来!”

曲总拿起一瓶价值不菲的酒,倒在了地上,狞笑道:“舔干净。”

“我……”

徐耀中颓然的低下了头。

鲜血还在顺着脸颊流淌,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他悲愤得想毁灭这个世界!

曾经几乎能够跟重城四大家族相提并论的徐家家主,今日,落到这般地步,被曾经连狗都不如的小人肆意羞辱!

可他,必须忍!

否则女儿怎么办?

儿子已经失踪六年,就当没生过吧。

可女儿,不能再出事了啊!

痛苦的闭上了眼,徐耀中双手撑在沾染鲜血的地面,右膝,跪在了地上。

低着头,无人能看到他歇斯底里的痛苦。

为了女儿!

为了女儿!

让他羞辱!让他尽兴!让他把脚踩在自己脑袋上,惬意狂笑吧!

只有这样,才有一丝丝救出女儿的机会啊!

闭着眼的徐耀中,左膝盖还没跪好,他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按住了。

“曲总,您放心,我一定爬得跟狗一样稳当。”徐耀中低声道。

“你跟狗一样,那我呢?狗儿子?”

平静的声音回荡在耳旁,徐耀中猛的一颤,然后抬头。

额头上的鲜血,已经快要模糊视线。

包厢里本来光线就暗淡。

可即便如此,徐耀中依旧看清了眼前这个穿着军装,年轻男人的脸。

他嘴唇颤动,良久良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久,他低下头。

不敢跟儿子对视啊!

失踪六年的儿子回来了,本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

他让儿子看到了跟狗一样卑微的父亲!

这一刻,徐耀中恨不得一头撞死!

“哟,这是谁啊?徐大少?哈,对!没错!是徐大少!”

曲总似乎认出了徐南。

六年时间,对很多人而言很漫长,但对很多人而言,太过短暂。

“来!”

曲总脸上露出变-tai般的快感:“徐大少,也给我爬一个!快爬!快啊!”

徐南抬头,笑。

“六年……我在南疆,护的就是这样的败类人渣?”

笑容,隐去。

徐南淡淡道:“这六年,不值得!”

同一时刻,红妆大步向前。

她的杀意,浓烈至极!

这些败类,比敌国烧杀抢掠的士-兵更加令她觉得恶心!

面对这种人……

只有……

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第6章 失望!

曲海只是柳三重身边的一条狗,或许是狗当得久了,也就拥有了狗的敏锐嗅觉。

当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军装,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面带杀意而来的时候,他面部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抖,色厉内荏的吼道:“你想干什么?知道我是谁吗?”

“不需要知道。”

红妆一步步逼近曲海。

曲海有种直面凶狠母兽的感觉,朝着手下吼道:“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动手啊!”

四个身材魁梧的手下连忙跑来,大手朝红妆抓去。

红妆脚步不停,眼角余光扫过,在这只手抓向自己的时候,瞬间抬起白皙青葱一般的玉手,骨节弯曲成爪,扣住对方手腕,随手一拧。

咔嚓!

“啊!”

骨裂声响起,一声凄厉的哀嚎。

简单一抓之下,这人的手已经废了。

稍落后半步的其他三人,目光变得凶残。

他们都是在道上混迹多年的人,街头斗殴的经验很是丰富,知晓这女人难缠,但更激发他们的凶性。

谁够狠,谁就能赢。

可这一次,他们失算了。

几乎看不清红妆出手的速度,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剧烈的疼痛,从手臂神经传到大脑。

不由自主的,就发出一阵阵惨叫。

红妆听着回荡在包厢里的惨叫声,觉得太吵,修长的腿横扫。

砰砰砰!

四个捂着手臂惨叫的手下全都倒地昏迷。

曲海面色苍白得没有血色,下意识要起身跑,却被红妆轻易抓住了本就不多的头发,往后一带。

砰的一声闷响,曲海后脑勺撞在墙上,痛得他龇牙。

下意识摸了摸后脑勺,只觉得手中滑腻腻的,放在眼前借着包厢里的昏暗灯光看去,浑身哆嗦。

那是血!

他的血!

而此时,红妆已经拎了一个还没开盖的酒瓶,居高临下冷漠的注视着他,似乎在看往哪里砸能一击致命。

“你……你敢动我?”

曲海控制不出的颤抖,却依旧想要威胁:“我是柳先生的人!你敢动我,柳先生饶不了你!重城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不管你是谁,都要死!”

“是吗?”

红妆眼中杀意越发的浓了。

一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渣,竟然有这样的权势地位?

太可笑!

敢威胁她的人,这世界上找不出几个。

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人中,绝对没有柳三重。

握着酒瓶的右手高高抬起。

她本可以直接捏碎曲海的喉咙,但觉得脏手,还是酒瓶好用。

“不……不……”

曲海怕了,彻底怕了,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真的想杀了他!

“住手!”

惊呼声从身后传来。

不是徐南的声音,但红妆还是顿住了,回头看去。

确实不是徐南喊的住手,而是徐耀中。

红妆历来只听从徐南的命令,但徐耀中,是徐南的父亲。

徐耀中之前被惊呆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连忙爬起,绕开徐南,踉跄着跑到曲海身边,急促道:“曲总,曲总您没事吧?”

见徐耀中这般模样,曲海恐惧的心突然安定了不少,指着红妆,道:“你让她离我远点!快!离我远点!”

徐耀中吞了口唾沫。

对于这个年轻漂亮,但手段狠辣的女人,他也心里发毛。

下意识看向徐南,徐耀中道:“姑娘,有话好说,你别冲动……”

红妆看徐南,徐南点了点头。

于是,红妆扔掉了手中的酒瓶,往后退去,守在包厢门边,一动不动,整个人似融入了灯光照耀不到的阴影里。

“他把你当狗一样对待,你还要贴上去救他?”

徐南目光深邃如海,看不出任何情绪。

“混账!”

狗这个字眼,触动了徐耀中的情绪,一种极致的羞耻在心中蔓延。

他狠狠咬牙,走到徐南身前,抬手就要一巴掌扇下去。

阴影里,红妆握住了拳,她不知道该不该阻止。

徐南的眼睛一直看着愤怒的徐耀中,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徐耀中的手,终归没有扇下来。

阵阵无力感在身上蔓延,他双腿发软,往后踉跄两步,跌坐在沙发上。

曲海眼中满是慌乱,暗地里偷偷拿着手机,发了个‘99’出去。

“你回来干什么?”

沉默良久,徐耀中再度怒吼:“谁让你回来的?”

昏暗灯光下,徐耀中拿着纸巾擦拭脸上已经半干的血渍,心里满是痛苦。

女儿出事了,儿子回来了,可他不该回来!

“如果不是因为小北,我不会回来。”

从徐耀中的两鬓,徐南看到了一丝丝白发。

这个让他一直怨恨在心的,不负责任的父亲,老了很多。

“你怎么知道的?”

徐耀中闻言大惊,立刻起身:“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重城!”

“我滚?”

徐南冷笑:“眼睁睁看着小北死吗?”

“那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徐耀中眼珠子都快要瞪出眼眶,指着曲海,道:“给曲总道歉!快道歉!”

曲海连忙摆手:“别别别,都是误会,误会,没事。”

嘴上这么说,心底里阵阵发狠:“等老子的人到了,就不是误会了!”

徐南不言不语,就这么盯着徐耀中看,眼中满是失望。

都说父亲是孩子的大山,是孩子的英雄。

可这个父亲,从来没有让他感受到过父爱,从来没有让他生出哪怕一丁点的崇拜。

徐耀中见徐南这样子就知道他不可能道歉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哪怕是消失了六年,本性并不会更改。

从小就倔,现在更倔。

“曲总,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管教儿子,让您受惊了。”

说着,徐耀中从桌上再度拿起那张银行卡,双手递了过去:“曲总,求求您了,别跟我们家计较,我给您跪下……”

徐耀中还是没跪得下去。

他被徐南拉住了。

徐南眼中的失望越发浓郁,像是一把把尖刀,把徐耀中的心脏刺得鲜血淋漓。

“你给我滚!”

这句话,徐耀中咆哮大吼,声音都几近嘶哑。

得罪了曲海,想救女儿已经没有希望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保住儿子。

柳三重在重城只手摭天,只要儿子离开了重城,就有生还的机会。

只要儿子能逃走,就算是为老徐家留了根,留了传承。

而他自己,根本没想过活着。

他要舍了这条命,去尽最后的努力,救女儿!

最多也就是跟女儿一起死罢了,儿子还活着就好。

“好。”

徐南忽的笑了,耸耸肩,转身就走:“我听你的,谁让我是狗儿子呢。”

徐耀中浑身一颤,心头滴血。

本就不挺拔的脊梁,越发的弯了一些。

砰!

突然,包厢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然后,十几个身上有纹身的男人气势汹汹而入。

一直唯唯诺诺缩在墙角的曲海眼睛一亮,立刻站了起来,狞笑道:“走?老子没说让走,谁都走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第7章 再晚就来不及了!

小包厢,容纳五六人都觉得拥挤,更何况是十几个人。

一个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身上有着各种纹身,一眼看去就给人极其浓烈的威慑感。

而且,他们可不是被打晕在地的那四个酒囊饭袋,而是柳三重麾下,擅长格斗的高手。

徐耀中瞬间脸色惨白,双腿都在发软,哀求道:“曲总!曲总求求您饶了我儿子吧!都是我的错!我……”

“滚一边去!”

曲海看都没看徐耀中一眼,甚至都没看徐南,目光落在从阴影里走出,护在徐南身前的红妆身上,眼神很是阴冷,还带着一抹淫邪。

这个女人差点要了他的命!

要让她生不如死才行!

“你是徐大少的相好吧?”

曲海舔了舔嘴唇,傲然笑道:“你知不知道,他还是个逃犯?我给你一次机会,乖乖跪下,我可以当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从今往后,跟着我,吃香喝辣。”

“天作孽尤可存,自作孽不可活。”

徐南目光淡漠:“其他的处理掉。”

“哈哈哈……”

曲海闻言大笑:“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徐南,你已经不是曾经的徐大少了,还这么耀武扬威呢?怎么?穿上一身军装,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说着,曲海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从兜里拿出了一根雪茄,点燃,深吸一口,吞云吐雾的道:“徐大少,我也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磕头,求我,我说不定会大发善心的放了你,不然……”

曲海话音转冷,阴森的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这狗儿子和你狗老子的忌日!”

“狗胆!”

红妆目眦欲裂:“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竟敢辱骂他,你……”

徐南拍拍红妆的肩膀,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并不是想要隐瞒身份,而是因为徐耀中还在。

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自母亲死后,就只会饮酒作乐,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算是自找的。

如果他知道徐南是南疆主帅,必然会仗着徐南的身份狐假虎威,让人不耻。

徐南可以不在乎这个父亲,但他也无法抹去血缘关系,不想因为徐耀中,让南疆主帅这四个字,蒙羞。

“怎么不继续吹下去?还没打好草稿吗?”

曲海哈哈大笑:“我帮你吹怎么样?他是曾经的徐家大少,是逃犯,是让秦家咬牙切齿,恨不得剁成肉酱的混账,是徐耀中这条老狗的狗儿子,说个大头兵!我好怕哟。”

仰头灌下一口酒,曲海皮笑肉不笑的道:“我说过,给你们一次机会,乖乖跪下磕头道歉,不然的话……呵呵。”

所有人的目光里,满是戏谑,看向红妆的眼神,又满是贪婪。

这么漂亮的女人,哪怕是在美女如云的重城也少见,更何况身穿军装,有种英姿飒爽的风范,玩起来肯定更过瘾……

如此想着,他们只觉得血液涌动,难以自控,恨不得立刻尝尝这女人的滋味。

徐南摇了摇头。

人不会在意蚂蚁的叫嚣,但蚂蚁还敢往人身上爬,想要咬一口的话,那也只能捏死了。

“谢谢你给我们机会,可我不想给你机会。”

按在红妆肩上的手,松开了。

众人瞩目下,徐南上前几步,拉住徐耀中的手臂,带着他往外走。

其中一个花臂男想拦,曲海却开口道:“让他们出去,这个女人留下来就行,吩咐外面的兄弟好好招呼招呼徐家主和徐大爷。”

花臂男心头一热,嘿嘿笑着侧身让开。

徐南和徐耀中毫无阻碍的走出了包厢,但在走廊上,一个个KTV的打手,不怀好意的笑着。

“你快走!”

徐耀中甩开徐南的手,把他往旁边推,自己就要朝着那些打手冲过去。

脸上故作的凶狠,根本遮掩不住他的懦弱和恐惧。

可即便这样,他还是不顾一切的打算拦住所有人,让儿子能够平安逃离这龙潭虎穴。

徐南眼疾手快,扣住了徐耀中的肩膀,心里莫名有一股暖流趟过。

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终归稍稍承担起了父亲应尽的责任。

可即便如此,想要徐南原谅他,不可能!

如果不是他,母亲不会死!

十几个打手围了上来。

但还没动手,一阵惨叫声从包厢里传出,伴随着一阵嘈杂的哐当声。

打手们面面相觑,各自茫然。

此时,包厢门打开,红妆从容走了出来。

“把这里处理一下。”

徐南说着,走进了包厢。

徐耀中愣了愣,心里生出一种荒谬的想法,连忙跟上徐南。

刚踏入包厢,他心脏狠狠抽搐起来。

狭小的包厢里,所有人胡乱躺着,一动不动。

怎么可能?

徐耀中不敢相信。

一个看似娇娇柔柔的女人,居然撂倒了十几个身手不错的大汉!

而后,便是莫大的恐惧感席卷全身。

完了!

这是柳三重的地盘,这些人是柳三重的手下!

得罪了柳三重,重城没人能保得住他们!

“快走……快……徐南,你快走……”

徐耀中面色惨白,喉咙干涩的对徐南道:“快走啊!再晚就来不及了!”

徐南没理他,抬腿迈步。

角落里,曲海肥胖的身躯蜷缩着,一脸的鲜血,眼神恍惚。

他裤子湿了,有一股尿搔味混杂酒精味,飘荡在包厢里,令人作呕。

徐耀中以为这些人只是被打晕过去,但曲海却知道,这些人,全都死了!

被那个漂亮得如天使,却狠辣得似魔鬼的女人,杀了!

徐南走来,蹲在曲海身旁,淡淡开口:“曲总?”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不要!”

曲海跟神经病一样歇斯底里哀嚎起来,肥胖的身躯十分麻溜的跪在了徐南眼前,不断磕头:“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不要啊……”

脑袋磕在地板上砰砰作响。

他很用力的磕头,想要让徐南饶了他。

在死亡面前,他彻底崩溃。

“我不杀你,带我去找柳萱。”

“徐南!”

徐耀中一脸哀容,心急如焚:“算我求你了行吗?快走啊!离开重城,走得越远越好!”

徐南回头,深深看着徐耀中,叹道:“这次回来,我就没打算离开,你做不到的事情,我来做!你保护不了小北,我来保护!”

“你根本不了解柳三重是什么样的人!”

徐耀中歇斯底里大吼:“再能打又怎么样?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在他眼中只是路边的垃圾!蚂蚁!丧家犬!而他,是重城的天!”

徐南伸手拎着曲海的衣领,拖死狗一般拖着他离开,头也不回的道:“从我知道小北出事的那一刻,天就已经塌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第8章 血色的天!

KTV包厢外,红妆束手而立。

十几个打手躺了一地,每个人看起来都跟晕过去似的,但无一例外,他们所有人的心脏,都已经被暗劲炸开,彻底死亡。

徐南拖着曲海的衣领走出,随意瞥了一眼,没有在意。

都是一群为虎作伥的混账,吃的是刀口舔血的饭,死不足惜。

徐耀中已经不再震惊红妆的身手,也并不知道这些人跟包厢里的人一样死去,可他依旧浑身发颤。

这一次算是彻底得罪了柳三重。

那是柳三重啊!

重城的无冕之王!

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四大家族,都必须要给面子的大人物!

就算是曾经徐家最鼎盛时,徐耀中依旧要仰望的大人物!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可你能不能听我一次?我来救小北,你赶快离开重城,这辈子都不要回来!”

“徐南,你难道真的要老徐家断在我手上吗?留点香火行不行?”

“算我求你了!”

徐南对父亲的苦苦哀求无动于衷,随手将因为神经崩溃而陷入昏迷的曲海扔给红妆,厉声道:“你来救?你知不知道小北现在的状况?她在医院里躺着!如果不是我赶回来,她已经死了!你知道她遭遇了怎样的折磨吗?”

“什么?”

徐耀中急忙问道:“小北救出来了?在哪个医院?”

“救出来?呵呵。”

徐南冷笑:“没人救她出来,她遭受酷刑,趁着看守她的人松懈,凭着最后一股劲逃跑,却被逼着从五楼跳下来!面目全非,五脏破裂,一身是血!她还活着,却跟死了没什么区别!这是我的妹妹,是你的女儿!”

“徐耀中!你真是一个好父亲啊!”

深深吸了口气,徐南面无表情:“你走吧,先离开重城,我会为小北报仇,任何伤害小北的人,我都会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等事情结束之后你再回来。”

“我……我……”

莫大的悲痛,在心中蔓延。

徐耀中在这一刻仿佛苍老了几十岁。

他死死握拳,恨自己无能。

徐南没有再理他,大步而去,走得沉稳。

红妆单手拖着曲海的脚,不紧不慢跟在徐南身后,一言不发。

三重门KTV外,徐耀中失魂落魄,满目茫然。

一阵夜风吹过,明明是八月盛夏,他却觉得如寒冬腊月一般刺骨。

好一会,徐耀中回神,看向某个方向,眼中浮现屈辱之色。

那个方向,是徐家祖宅。

艰难迈步,他朝着祖宅而去。

在如今这情况下,如果说还有人能救他一家三口,只剩下那个人。

即便,那个人曾给他带来深入骨髓的羞辱和伤痛。

可,那是最后的机会了!

为了儿子和女儿,无论如何,他要去试一试!

夜色下,徐耀中发出一声低吼,变走为跑,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被漆黑的夜幕吞噬。

……

霓虹灯绚烂,为这座城市披上一层七彩的纱衣。

徐南一路行来,不疾不徐,不言不语。

身后拖着曲海的红妆也在沉默,只是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心疼和浓浓的戾气。

这个男人背负了太多,承受了太多,他太累了。

忽的,徐南止步。

微微抬头,看向霓虹灯闪烁的招牌。

鸿通酒店。

徐南下意识握拳,可怕煞气透体而出。

自己的妹妹,就是在这里,遭受了让他都心颤的折磨,而后,被逼着从窗户跳了出去!

他有种将这栋建筑都彻底毁去,一点痕迹都不留下的冲动!

再度抬腿,迈步,进入酒店。

门铃叮的一声,玻璃大门敞开。

“欢迎光临。”

化着浓妆的前台连忙起身。

徐南道 :“开个房间,我要502。”

“什么?”

前台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502?

那个房间还能住人?

而后,前台视线下移,看到了满脸是血的曲海。

“曲……”

前台忍不住惊呼,但立刻用手捂住嘴巴,眼神惊恐的看向徐南。

身穿军装,敢对曲海动手,这人是谁?

如此想着,她伸手朝着柜台下方的红色按钮按了下去。

徐南淡淡问道:“酒店里没有其他客人吧?”

“没……”

前台下意识摇头。

下午出了大事,应付各种检查,好不容易结束,才重新营业不久,徐南是第一个进门的。

“那就先别营业了吧。红妆,锁门。”

“是。”

红妆扔下曲海,转身走到大门处,将大门关上,拿起挂在把手上的锁链锁,用力一拧,打了个结。

前台呆愣愣看着,眼睛都快凸出来。

这还是人么?

别说是个娇柔的女人,就算是身材魁梧的大汉,也没办法把锁链锁拧起来打结吧?

紧接着,她回神,往后退去。

对方来者不善!

嗒嗒嗒……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酒店两旁的旋转楼梯,以及两部电梯,都出现了人。

表面上这里是个酒店,事实上,这酒店下方是一个地下拳场,打黑拳的地方。

也是柳三重旗下重要产业,有不少人守在这。

当前台按下了红色按钮,这些人就知晓有人来闹事,全都冲了出来。

看到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为首的光头先是一愣,然后浮现狞笑。

“两个人就敢找麻烦,胆大包天!上,男的弄死,女的留下!”

众人包围上来。

红妆默默的,从腰间拔出一把暗红色的匕首。

而后,身形如电,主动冲出!

……

三重门KTV被巡查围住了。

易天龙坐在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轿车内,眼角狂跳。

很快,手下走来,恭敬开口:“大人,三十二条人命,一击致命,不见血。”

易天龙吞了口唾沫:“压下去。”

“鸿通酒店,三十五条人命,动了兵器,血流遍地。”

易天龙沉默良久。

“大人?”

“还是……”

易天龙声音低沉得可怕:“压下去!”

“是。”

手下离开了。

易天龙浑身无力的坐了好久,只觉得心情复杂至极。

好一会,他打开车门下车,浑身的冷汗,被夜风一吹,不禁抖了抖。

从兜里拿出香烟,按打火机的时候,他的手在发颤,打了好几次没打燃,气得直接将打火机扔在地上。

就这么叼着烟,抬头望天,怔怔出神。

天空漆黑,他却仿佛看到了一片血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