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安陆子琛(沈安安陆子琛)最后结局免费阅读,余生念你情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余生念你情真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春雷炮

简介:终是大梦一场空从此山水不相逢

角色:沈安安,陆子琛

沈安安陆子琛(沈安安陆子琛)最后结局免费阅读,余生念你情真全文免费阅读

《余生念你情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新婚夜,他跑了

“是当初你要嫁的那个男人,碰了你?”

沈安安的脸色一白。
自然不是徐卓岸,她跟徐卓岸清清白白,连手都没牵过。
当初她跟陆子琛误会重重,而沈家需要联姻才能不破产,她为了父母不得已放弃了他,但他那时候连着发高烧,又酗酒,她其实还是跑去照顾了他一段时间的。
也是在那个时候,被他强迫夺走了第一次。
没想到他竟然不记得了,现在还误会她跟徐卓岸。
她抿紧了唇,想解释什么,陆子琛却兀自笑出了声,讥嘲,不知道是对他自己的,还是对她的。
他把烟头丢在一侧的烟灰缸里,掐着她的下巴,“沈安安,你太贱了。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嫌他穷,不准他碰,还踹了他。
而跟沈家商业联姻的徐卓岸都没有娶她,连聘金都没有给还逃婚了,她却这么迫不及待的爬上了他的床。
贱不贱?
沈安安细长的眼睫一颤,“你说什么?”
他的话比他的眼神更残忍,“我说你下贱,要是早知道你这么脏,我不会娶你。

沈安安脑子一片空白,她咬紧了唇,眼泪差点滚出来,“可当初是你……”
她刚要解释,男人的手机忽然响了。
陆子琛看了一眼,是陈紫芸的电话。
他甩开了沈安安的下巴,当着她的面接起了电话。
陈紫芸生了病,现在在医院住着,今晚打点滴的时候走针了,针口处肿了起来好疼,她撒着娇问他能不能来看她。
电话那端的声音不算大,可沈安安却听得一清二楚。
陆子琛扫了她一眼,故意道:“我马上过去给你吹吹,伤口很快就不疼了,嗯?”
沈安安听他温声细语,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另一个女人,心口像是被人撕开了一个口子,又冷又疼。
陆子琛下床,沈安安垂下眼眸,没有开口。
他披上外套,走的毫不犹豫。
她躺在床上,看着房间里贴着的一张单薄的“喜”字,闭了闭眼睛,掩藏住了眼底的脆弱。
结婚证都没有捂热乎,她的新郎就要去见别的女人了。
手机提示音响起,沈安安看到医院发来的消息,脸色微变,立即翻身下床。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陆子琛发了消息要钱。
陆子琛没有回复她,但钱很快就到账了。
新婚夜。
新郎在陪他可怜的心上人。
新娘在陪她病重的老父亲。
谁也没有联系谁。
但第二天,太阳都没出来,陆子琛就找到了沈安安。
他看着她,语气强势的道:“紫芸病重,我要你的肾救人。

隔了一晚,新婚夫妻终究还是貌合神离了,哪怕昨晚做了爱人间最亲密的事情。
沈安安也知道陆子琛愿意娶她,是想要她的肾。
可她皱紧了眉头,“但是我给不了,这件事我已经跟你说过了。

陆子琛的秘书徐毅却不像陆子琛那样有耐心,他看了一眼沈安安,“陆总,不如直接让沈小姐见见陈小姐,也许沈小姐会有点慈悲心的。

这跟慈悲心没有关系,她只有一个肾了,再挖一个她不能活。
沈安安正要说话,陆子琛却扫了她一眼,冷着眼眸道:“带她去见见。

徐毅直接将沈安安带出了医院,塞进了车里。
不管她说什么,徐毅都当做没听见。
陆子琛临走前看了一眼沈安安刚刚呆的病房,满眼冷意,却终究还是没迈步进去。
他转身,跟着徐毅走了。
陈紫芸确实病重,她昨晚情况突然危急,不久前才刚刚出了手术室,现在转入了ICU。
隔着一道门,徐毅将沈安安推到窗口看。
“沈小姐,请你好好看看这个女人现在有多可怜。

透过窗口,沈安安看见了阔别多年的陈紫芸。
她跟陈紫芸不算很熟悉,点头之交,印象中陈紫芸虽然长得不算好看,但很安静,挺乖巧的。
现在却瘦骨嶙峋,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
陆子琛站到了她的身边,“看见了吗,如果她没有你的肾,可能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

沈安安没回答,轻声问道:“不能找过别人吗?”
“时间来不及,只有你的肾源数据是匹配的。

沈安安听着觉得很遗憾,抿着唇道:“但很抱歉,我真的不能捐,希望你可以谅解。

“可我要她活,”陆子琛看向沈安安,冷冷的笑,“你父亲的情况不好吧,你说说他要是明天就死了,你是不是会很难过?”
沈安安的神色一变,“你在威胁我?”
“是又怎样,这件事由不得你拒绝。

下一秒,他直接拽着沈安安就要往医院里面走。
沈安安伤了他那么多,如今他要她一颗肾去还陈紫芸的人情,不过分。
沈安安抓着他,“陆子琛你放手,陆子琛——”
突然,一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直接横断在她和陆子琛之间,护在她的跟前。
“陆子琛,光天化日之下你凭什么这么强迫人?”
质问的话语从一个男人的嘴里脱口而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念你情真》


第4章 她竟然怀过别人的孩子

是徐卓岸。
沈安安曾经的准未婚夫,但是后来徐卓岸逃婚了。
“我为什么不能强迫她?”陆子琛的俊脸愈发的冷,“沈安安,过来。

沈安安摸着被攥疼的手腕,没有动。
从徐卓岸逃婚后,她就再没有和徐家有任何的来往,也不知道徐卓岸会突然出现。
徐卓岸薄唇冷漠,“她凭什么过去,你是她的谁?”
说着,他转身却见她脸色苍白,眉头不禁蹙起,“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当初的流产手术还没有调养好?”
什么?
陆子琛难以置信的看向沈安安,眸底的怒火彻底被挑起。
流产手术,沈安安居然有过别人的孩子!
陆子琛的秘书徐毅也变了脸色,“沈小姐,你竟然怀过别人的孩子?”
沈安安真的不配陆总的念念不忘。
“我……”沈安安想要解释,可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走!”下一秒,陆子琛直接拽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徐卓岸看到陆子琛的怒气冲冲,担心沈安安,想要追上去,徐毅却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
“沈安安你给我听好了,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给我生孩子,要么给紫芸捐肾。
否则,我要你父亲直接死在医院里!”
走了一段距离,陆子琛直接将沈安安甩在了墙上。
他用了蛮力。
沈安安的身体猝不及防之间撞上坚硬的墙壁,那一瞬间,除了痛,还是痛。
“沈安安,现在就选!”陆子琛单手撑在她的身侧,妒意燃烧了他的神经,他咬牙切齿,眸光猩红。
沈安安抿着唇,被他晃的也晕。
“我都做不到。

当年她被人莫名其妙的暴打了一顿,导致流产。
那次她的子宫破裂已经被摘除,这辈子再也没有办法怀上孩子了。
而且那一次过后,她的大脑严重受创,有时候视觉和听觉都会不见。
“做不到?”陆子琛冷冷的咀嚼着这三个字,忽然狠狠的掐住了沈安安的下巴,“给别的男人能怀能生,给我就不行?”
她咬着唇,盯着他看。
他的力道更重,“好,很好,那你捐肾!”
沈安安摇了摇头,“我只有一个肾,我捐不了……”
“沈安安,你的谎话是不是张口就来?”陆子琛怒声打断了她的话。
她要是只有一颗肾,他怎么会不知道?
不愧是沈安安,他要她做什么,她都跟他反着干。
不生孩子就不生,她也不配。
沈安安的喉口一涩,眼神痛苦的望着他。
她想说,她没有说谎,没有欺骗。
可陆子琛不相信她的话。
这时,他接到徐毅的电话,说陈紫芸转入了普通病房,现在清醒了。
陆子琛目光冷厉的看向沈安安,直接拽着沈安安直接去见了陈紫芸。
沈安安被他拽的连反抗的机会和力气都没有。
很快,沈安安就见到了躺在床上的陈紫芸。
“子琛,”床上的陈紫芸虚弱地张开眼睛,看到陆子琛的时候,嘴角勾出一抹笑,“你来了。

“嗯。
”陆子琛走到陈紫芸的面前,对陈紫芸嘘寒问暖的关切,完完全全的把沈安安给忽略在一旁,“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陈紫芸虚弱的笑了一下,“我好很多了,子琛,你很担心我啊?”
沈安安看着他们亲昵的样子,心如刀割。
然而,更让她心痛的还在后面。
陆子琛指挥她去端茶倒水,去倒垃圾,去帮着叫医生,甚至还不能走。
还要亲眼看着,他给陈紫芸喂水吃药。
沈安安抿紧了唇,脸色苍白,心在滴血。
虽然她当年说了些很伤陆子琛的话,但她都是口是心非的。
她爱的人,从头到尾都只有陆子琛一个。
然而现在,陆子琛却当着她的面对另外一个女人好,还要让她捐肾,要她的命!
“我去车上拿个东西。

陆子琛忽然想起什么来,朝着陈紫芸低声出口,“你等我回来,嗯?”
陈紫芸乖巧的点头,甜甜的笑。
“好。

看到陆子琛离去,沈安安也想要离开。
却被陈紫芸给叫住,“沈小姐是吗?我能和你谈谈吗?”
沈安安停住了脚步,看向陈紫芸。
陈紫芸依旧虚弱,可刚刚柔情似水的眼眸已然冷厉无比。
“我知道,你跟子琛有过一段过往,但刚刚你也看到了,子琛现在满眼里都是我,而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也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了,你再也不能伤害到子琛了。

沈安安看着她,唇角微抿,“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些吗?”
“不,我是要告诉你,就算我活不了太长时间了,但是有我在,我绝对不允许你留在子琛的身边!他是一个好人,我不允许,他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沈安安没说话,她微微低了头。
下一秒,陈紫芸又追着往她的伤口上面撒盐,“曾经你对子琛那么的绝情,那么的伤害他,如今你有什么资格留在他的身边?缠着他不放?”
沈安安无话可说,因为陈紫芸说的是事实。
看到沈安安话也不说一句,陈紫芸忽然来了气。
可她阴戾的神色却又一瞬间压了回去,温柔的道:“给我倒杯开水吧,我要泡药喝,这种小事,沈小姐能帮我吧?”
要说帮也能帮,要说不帮,也可以不帮。
沈安安落魄过,看透了人情冷暖。
但这是陆子琛,现在喜欢的人……
沈安安拿起床头柜上的开水壶,找了杯子要倒水的时候,眼前的视线却一片模糊。
“嘶!”
滚烫的开水直接浇到了沈安安的手上。
该死!
她居然在这个时候看不见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念你情真》


第5章 她瞎了

她居然在这个时候看不见了。

陈紫芸看到沈安安忽然尖叫起来,才发现她把水倒在自己的手上了。
而沈安安站在床头柜前一动也不动。
这个模样让陈紫芸感到奇怪。
难不成沈安安瞎了?
她伸手晃了晃,沈安安没有反应。
既然是瞎子,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陈紫芸从床上起来,自己去倒开水。
正要下床的时候,沈安安却开口说话了,“刚刚有点不舒服,现在好了,我给你倒水。

陈紫芸就没动。
但是门外却传来一阵黑皮鞋叩地的声音,陆子琛回来了。
陈紫芸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在沈安安倒好水给她递来的时候,她没接,还故意惨叫一声
“啊!”
沈安安听到声音,以为开水也泼到了陈紫芸的身上,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小……”
“砰!”
话还没有说完,她就被一股大力给推开,踉跄不及,直接摔到地上。
在摔到之前,沈安安直接撞到床头柜。
那开水壶碎裂一地,滚烫的水落在她的身上,玻璃渣子刺穿了她的肌肤,沈安安痛苦的低叫,“疼……”
她痛苦的声音,也吸引了门外追来的徐卓岸!
“沈安安?你怎么回事?”徐卓岸见状脸色都变了,忙将沈安安给扶起,“你烫伤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沈安安在这时,眼睛恢复了正常。
她看见徐卓岸紧张的神色,还有陆子琛抱着陈紫芸,紧张担心的模样。
她的心狠狠一疼,靠着徐卓岸,眼睛里的疼痛像是从心里蔓延出来的一样,痛,且苦涩。
“好……”
徐卓岸带她离开。
这一幕刺痛了陆子琛的眼睛。
这个女人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这么的相贴,她的脑子里面还记不记得他这个丈夫?
陆子琛狠狠地掐住掌心,手背上青筋乍现。
“子琛,这个就是你喜欢的人吗?很漂亮呢。

陈紫芸仰头看向一旁的陆子琛,呐呐地问出声,语气中是难掩的羡慕。
她知道一切,但在陆子琛的面前,她还是一样装傻充愣。
“我刚刚跟她说话了,她的声音也很好听。

她甚至还火上浇油的提了一句:“这么漂亮的人,身边应该有很多的追求者吧。

“追求者”这三个字仿佛是利刃一般,狠狠地穿过陆子琛的心。
所以,徐卓岸是她的追求者?
她要是没同意的话,怎么可能跟徐卓岸走?
念头一起,陆子琛只感觉自己胸腔内部窜起一股无名火,而且燃烧的旺盛,胸口起伏特别的叫他压抑。
凭什么?
沈安安她凭什么?!
明明他才是她的丈夫,他还和她拥有那些年。
然而,回想起那些年时,陆子琛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阴郁。
沈安安那个女人没有心。
她从来都没有在意过那些年,否则分手不会分的那么干脆,不会到现在,还在婚内允许陌生男人的靠近。
想到这里,陆子琛便压不住心头的那股怒火。
而陈紫芸瞧见陆子琛这样,便知道他心里面对沈安安有多在乎。
要不是那晚陆子琛把她当成了沈安安,她永远也没有机会可以留在他的身边,永远都不可能被他这样照顾着。
他的心里面,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沈安安,无论沈安安怎么地伤害他,沈安安永远都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之前她处处跟沈安安作对,暗中陷害沈安安,甚至还找了人去打沈安安,都改变不了陆子琛喜欢沈安安的局面!
现在她不满足了。
她想要沈安安死!
只有沈安安死了,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陆子琛的心才不会继续落在沈安安的身上!
而她陈紫芸,则可以仰仗着那一晚,还有这么多年的陪伴,从而取代沈安安在陆子琛心目中的地位。
因为,她和陆子琛是才同一路人。
她吃的了苦,可以为陆子琛付出任何。
沈安安这种千金大小姐,一身的公主病,压根什么都不是!
“子琛……”
陈紫芸压下自己的思绪,抿唇刚要跟陆子琛开口时,陆子琛却抢先打断了她:“饿了吧,我出去给你买饭。

不等陈紫芸再说什么,陆子琛就已经迈开了步伐。
陈紫芸抿着唇,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指甲是狠狠地嵌入掌心。
他哪里是怕她饿而买饭?
这分明就是找一个借口,去找沈安安!
她嫉妒的发狂。
可是她不能跟,她在陆子琛的面前必须要表现的非常大度。
但是!
她绝对不会让沈安安继续活着,绝不!
……
离开后的陆子琛,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打了电话给自己的秘书。
“徐氏最近猖狂的不行,给压压。

说这句话的时候,陆子琛薄唇冷漠,整张脸宛如阴霾所覆,一双黑眸厉厉如刀。
“啊?”
秘书有点反应不及。
徐氏虽然猖狂,可跟他们公司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陆子琛冷声道:“我说的话,你哪句听不明白?”
秘书立即察觉到陆子琛此刻的愤怒,“没有,我马上去办!”
他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以如此亲近的方式去接近沈安安,沈安安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跟别的男人走。
徐卓岸既然要挑衅他,那他就让徐卓岸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掉徐氏的系统,用最大力度去打压。

陆子琛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冷笑。
敢抢走他的女人,只能下地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念你情真》


第6章 失去了记忆

在所有人的眼中,徐卓岸带走了沈安安。
但沈安安也不过是那瞬间的依附,出了病房,沈安安就和他保持了距离,“刚刚,谢谢了。

“谢什么啊,你都烫伤了,我带你挂个急诊看看。

“不用了,烫水大部分被衣服挡住了,疼也刚刚疼,现在不碍事。

她一边说一边走,“谢谢你,你回去吧。

徐卓岸看她面色不太好,不放心的跟着。
“你的状态不是很好,确定不需要我帮忙?”
徐卓岸看她那苍白到几近透明的脸色,一颗心紧紧的揪住。
虽然他们不熟,可是她的一举一动处处牵着他的心。
这种感觉让徐卓岸自己都很意外。
可能是她此刻虚弱中又强撑着,那一抹倔强深深的触动了他。
沈安安敛唇道:“不用。

刚刚只不过是刚好而已,她就跟着他一起走了,但具体而言,他们两并不熟。
她也不喜欢和除陆子琛以外的男人接触。
“可是你这样……”
徐卓岸对她始终是不放心。
他看她瘦弱的身体,仿佛风一吹就能倒的那种。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是他的助理打来的电话。
徐卓岸只能接起:“怎……”
“徐总不好了,公司出事了,我们公司系统被黑,损失过重!”
不等他把话给说完,助理的话就沉沉地响在耳边。
徐卓岸抿唇,“好,我马上回来。

其实,他是想帮沈安安一把的,可眼下这样的状况,他必须要先回公司一趟。
走之前,他还不忘对沈安安交代着:“你自己路上小心一些,如果感觉到不舒服的话,你就先去看看,不要等到离开了医院,要不然时间上来不及。

“嗯。

虽然不是很熟,但是徐卓岸叮嘱她的这些,沈安安还是低低地应了声。
尽管他们没有成为夫妻,但她感觉,他是一个好人。
沈安安在医院门口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一家私人医院的名称。
司机开了四十分钟,才将她放在私人医院的门口。
沈安安结账后,熟门熟路的来到住院部的三楼。
她接到医院通知,她的父亲已经醒来了。
这是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推开门,沈安安就看到自己的父亲身穿着蓝白色相间的病号服坐在窗户前,那一头花白的发刺痛她的眼。
她的父亲,老了。
“爸,我来看你了。

开口,沈安安的喉咙仿佛卡了一根倒刺般,声音哑然,隐藏着最致命的痛。
可椅子上的人却半点动静都没有。
沈安安以为,父亲还是在责怪她。
她抿紧了唇,“爸爸,我知道您还在怪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您能不能……原谅我?”
她很无能,什么都没做好。
就算舍弃了爱情,也一样什么都做不好,还连累了家人。
可沈安安红了眼睛,对方也没有一点回应。
“爸爸?爸爸?”沈安安一下就慌乱起来,忙不迭的去查看她父亲。
结果父亲却茫然地看着窗外,那一双黑眸空洞没有焦距。
“爸爸!”
沈安安急了,伸手就去摇晃。
可手还没有碰到沈青山,就被沈青山一把给推开。
沈青山“蹭”的一下从椅子上面起来,两眼厌恶恼怒地盯着沈安安,“你是有病吗?瞎跑到这里来喊什么爸爸呢!”
下一秒,他又紧接着怒道:“我才二十三岁,怎么生的出你这么大的女儿!”
沈安安懵了。
父亲这是大病一场,失去了对她的记忆吗?
直到她匆匆喊来医生,详细的检查之下她才知道,原来,她的父亲现在已经患有老年痴呆。
他不记得她了。
得知这个结果,沈安安奔溃到泣不成声。
母亲出车祸死掉,现在父亲晚年还得了这样的病,而她身为女儿,居然没能早点发现。
她悔。
好后悔啊。
这世上唯一的亲人,都不认识她了。
沈安安忙让医生用最好的药物对父亲进行治疗,她也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父亲的身边。
但问题很严重,父亲不记得她也就算了,记忆还出现了混差。
刚开始只是对她的嫌弃,后面就是对她的谩骂,指责,是直接指着门口的方向叫她滚。
甚至言语如刀般,狠狠地砸在她的心口。
“你这个杀人凶手,要不是你,我的蓉儿怎么会死?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的蓉儿!”
何止是言语成刀?
他甚至控制不住的动手打她,一耳光一耳光的打在沈安安的脸上,身上,甚至那些吃食还全部都泼给她,开水壶也砸在地上。
椅子也砸向沈安安!
沈安安没有躲避,也没有逃离。
母亲的死,一直都是她心口上的一道伤痛。
她甚至还被要求跪在地上,就跪在碎裂的开水壶上,还有一些玻璃渣子。
玻璃渣子是直接贯穿了她的肌肤,以最近的距离相贴的她的骨肉,那种痛更是在瞬间就蔓延开。
沈安安愧疚不已,闭了闭眼睛如他所愿,听他数落着:“最该死的人就是你,你还我蓉儿的命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念你情真》


第7章 你以为,他能护你一生

沈安安不动,任凭父亲在她的身上加诸一切的痛苦。
直到医生来,拉开了父亲,并且给父亲注射了镇定剂后,沈安安这才从地上站起身来。
跪在玻璃渣子上太长时间,以至于起身的时候,沈安安踉跄了一步,好在及时扶着床边的扶手。
“病人现在老年痴呆,记不得以前的事情,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幻想比较严重。

医生看着脸色苍白,浑身狼狈不堪的沈安安,不由地出声提醒道。
听到这话的沈安安,心脏是揪揪的疼。
“那我爸爸他……”
担忧地问起这件事时,沈安安的嗓子眼里疼的不行。
这一瞬间,几乎连话语都难出口。
医生见惯了这样的生死离别和为难,实话实说:“沈小姐,你爸爸他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你要好好照顾着,要不然的话,走丢或者是自杀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老年痴呆患者,比精神病人还要麻烦。
浑浑噩噩,记不得所有的事情,还因为年老,周围的人就是看到了也不敢随便帮忙,就怕被讹上。
而且老年痴呆这个病,会伴随着时间的拉长而越来越严重。
但要是吃药的话,就能控制住。
沈安安感到窒息,“医生,这个病,还能治好吗?”
“沈小姐,老年痴呆这个病是没有特效药治疗的。
只能压制不让病情严重,但你们的医药费,已经欠了两万多,再不缴纳的话,你们可能要强制出院了。

医生看着沈安安,还是实话实说。
一时之间,沈安安慌的六神无主。
忽然,沈安安想起了陆子琛。
陆子琛现在是陆氏的大陆总,他有钱,而且他要她一个肾。
只要她捐了肾给陈紫芸,陈紫芸就能活。
如果她再利用这个谈谈条件的话,陆子琛就可以出资给她父亲治病。
她的死,好像可以换来所有人的平静。
沈安安的眼睛里有泪,却忽然扯唇笑了。
也许是吧,她才是最该死的那一个。
她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沈青山,发现他被注射了镇定剂后在病床上面睡的很安详。
医生也说了,老年痴呆虽然不能被治好,但是病情却能控制住。
再安排人在身边好好照顾他的话,老年也是能很安详的。
至于陆子琛。
陈紫芸那么爱他,为了他可以不择手段到不顾一切的地步,必然不会像自己一样,抛弃他,离开他的。
她还有什么好不放心陆子琛的呢?
全世界都有归属,唯独她沈安安。
沈安安苦苦地一笑,然后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拨出了那个她烂记于心的号码。
响铃很久,陆子琛才接起了她的电话。
陆子琛冷漠至极,“怎么,沈小姐这个大忙人有何指教?不是身边有了人吗?”
他的话语嘲讽至极,仔细辩听的话,就会发现是醋意浓浓。
沈安安压下心头的疼痛,朝着陆子琛一字一句道:“陆子琛,你不就是想要我捐肾给陈紫芸吗?我同意,但是我有个条件。

她爱的人就只有陆子琛一个,如果当年沈家没有出事,如果不是母亲以死相逼,她不会跟他分手。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陆子琛阴着一张脸,整个人相当的不悦。
一个嫌贫爱富的拜金女,有什么资格在他的面前谈条件?
真当现在他还是以前那个为了爱可以放下尊严,不管不顾的穷小子吗?
这话犹如利刃,是狠狠地刺穿沈安安的心。
不过是瞬间的功夫,她的心就已经鲜血淋漓,更是千疮百孔。
可是,她只能疼痛继续。
“如果你想救陈紫芸的话,你就答应我的条件。
而事实是,你要救她,否则的话你也不可能找上我,更不可能三番两次的,在我面前提起要我挖肾给陈紫芸。

沈安安掐住自己的掌心,朝着陆子琛冷漠出声道:“陆总,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出资给我父亲治病,找人照顾我父亲后半辈子的生活,并且和我签字离婚,我就立马捐肾给陈紫芸。

她就只有一个肾了,要是捐了,她也就死了。
这辈子,她影响陆子琛太深了,死后,不能再影响他了。
所以,她宁愿是他的前妻,也不要是他的亡妻!
这样的语气又让他回到了那个时候,那个她要求分手的时候。
她高高在上,目无一切。
她所提出来的要求,就人人都要满足?
尤其是她在跟那个徐卓岸走人之后,这才多长时间,居然敢对他提条件,提离婚。
陆子琛咬牙切齿地怒喝,“沈安安,你以为那个叫徐卓岸的臭小子,能护住你一辈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余生念你情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