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岁嫡女要翻天稻花萧烨阳全文阅读_颜花溪颜文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九岁嫡女要翻天

作者:画笔敲敲

主角:颜花溪,萧沫希

类型:古典架空

简介:又名《胎穿九岁小娇娇》。(1v1,双洁,甜宠)西凉威远王府。 虎头虎脑、年仅5岁的小王爷萧沫希见自家娘亲又扔下他跑到田野去了,包子脸皱得都鼓了起来。 小王爷哀怨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爹爹,老气横秋道:“父王,你当初怎么就看上了我那没事就喜欢往外跑的娘亲呢?” 萧烨阳斜了一眼自家人小鬼大的儿子,随即做出思考状。 是呀,他怎么就喜欢上了那个女人呢? 沉默半晌...... “谁知道呢,脑子被门夹了吧!” 同命相怜的父子...
九岁嫡女要翻天稻花萧烨阳全文阅读_颜花溪颜文涛小说免费阅读

《九岁嫡女要翻天》免费试读

第1章,胎穿

有花,有鸟,有微风。

啊!

重生到古代的感觉真好啊!

颜花溪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小胳膊小腿的,显得滑稽可爱。

只可惜这副身体实在太小了,才九岁!啥也干不了。

“花溪!”

忽然,一道爽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颜花溪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少年朝自己奔跑过来,是她的三哥颜文涛,除了奶奶最疼她的人。

“三哥!”

颜花溪甜甜的笑了一下,清澈明媚的笑容,让颜文涛不由得一愣。

不知不觉间,他都没有发现花溪居然长得这么好看了,可惜她就要去到父母身边了,他真的舍不得!

颜文涛心里低落,嘴巴上却止不住的关切:“花溪,你又偷偷跑出来玩,你爸爸来信了,奶等着你回去读信呢。”

“好,那我们走吧。”

颜花溪上前挽住了三哥的胳膊,这个朴实的少年脸蹭的一下红了,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此时竟有些扭捏。

“花溪,你想见大伯和大伯母吗?”

“想见呀!”

花溪很是不走心的回了一句,“我爸爸现在可是七品县令呢,不过啊……听说他在任上娶了一位书香门第的小妾,那小妾生了一对龙凤胎,我爹喜欢的不得了是吗?”

“谁说的!”颜文涛瞬间满身牛气的握紧了拳头,这等腌臜的话,居然传到了花溪的耳朵里,他气得不得了,“花溪你告诉我,我去揍他!”

“哎呀,我又不是小孩了,三哥你不用瞒我。”

颜花溪一脸小大人的模样说着,看得颜文涛哭笑不得,心中更加的不舍。

“花溪,你听三哥的,你是咱们颜家的嫡长女,那小妾的女人肯定不能爬到你头上去。就算……就算……”

“就算什么?”

颜文涛一咬牙:“就算大伯真的喜欢那小妾的女儿,你也别怕,你还有祖母和我们呢,我们肯定不会让你被欺负了去!”

花溪嘿嘿的一笑,露出有些晃眼的白牙,“有三哥这句话,那我就安心的去当我的混世小魔王喽!”

“恩!”

两人刚进院里。

就传来奶奶的声音:“花溪你这个死丫头,天天往外跑,把你晒成块炭你就高兴了!”

“黑炭杂啦,黑炭才健康呢奶奶,外国人还专门晒太阳美黑呢,阳光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

“你这小丫头片子,除了咱们村你去过哪?洋毛子都给我扯出来了,一天真能瞎叭叭!”老太太被花溪这古灵精怪的模样逗的忙敛起笑容,瞪她一眼说道。

“走,跟我进屋!”

说完,就拉着她的手朝堂屋走去。

花溪亲昵的依偎着老太太的胳膊上,撒娇的说道,“奶,我不想去城里,我就想在农村呆着。”

“哼,没出息的样子。”颜老太太伸手点了一下孙女的脑门,佯装着生气,心底却十分的欣慰:“你呀你,有些人想住进县城还没机会呢,偏偏你是个怪胎,让你去还不肯。”

花溪撇了撇嘴:“县城我早都待腻了。”

“又说瞎话了!花溪,你再给我扒瞎,看我揍不揍你的屁股!”

颜花溪闻言,想要解释,但是奶奶怎么会信,她是胎穿过来的现代人。

想想解释不通,她一个小孩又挡不住大人的决定,只能唉的长叹一口气,活像个小老头。

颜老太太摸了摸她的小羊角辫,一脸的苦口婆心。

“在村里长大,日后你就是村姑,去了县城你就是官家小姐,你这脑子里是装稀泥了,才不想去!”

“你父亲来信说了,这一次他可能还要连任,你娘在那边购置了一些田地,你三叔他们过去刚好帮忙照看一下,怕你不愿意,还让我跟着你一起去。”

花溪依旧惆怅的不行:“那我们走了,家里这些怎么办?”

“你真是操不完的闲心,小财迷!”颜老太太终于展露了笑容:“我已经想好了,家里的田地就佃给族里那些日子过得紧张的人家照看。

至于房子,五房的致信去年因救人断了一条腿,平时找不到什么活计补贴家用,就让他们一家住进来帮忙看着吧。”

见颜老太太将一切都打算好了,花溪彻底死了心:“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过两天秋收了就走!”

……

秋收很快就到了。

忙完了农活,颜花溪跟着老太太依依不舍的启了程。

花溪坐在马车上,意兴阑珊的晃悠着小短腿,就在她准备爬到车厢里小睡一会儿的时候,她奶奶总算挥手和族长他们道别了。

上了马车,颜老太太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模样。

颜花溪问她:“奶,你怎么和族长他们扯皮这么久,我都等困了。”

“你说为啥,还不是为了你爹!”颜老太太瞪了花溪一眼,又叹了口气,“你爹当县令当了快九年了,一直都升迁不了?不就是因为没人帮他说话,这些年,族里出了好几个能读书的后辈,日后他们高中,官场上,你爹也能有人相帮了。”

说到这里,颜老太太像是想到了什么,愤愤的说道:“你四姑父看你爹这几年都没动静了,直接都不和咱家来往了,这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货,等你爹上任了,要他们好看!”

颜花溪闻言,对老太太竖了一个大拇指。

“奶,你真是女强人。”

“什么女强人?我还女强盗呢!”颜老太太哪能听懂她这满口新词,甚至还觉得这个孙女是不是哪有点毛病。

一旁的颜文涛一脸懵,挠了挠后脑勺,他咋听不懂祖母和花溪在说什么呢?

颜花溪偷偷的吐吐舌,用手指戳了戳颜文涛:“三哥,我们到外面坐,让孙妈进来陪祖母。”

“好!”

通往临宜县的官道上,一辆马车不快不慢的走着,马车上,一个50多岁的老汉架着马车,在他旁边坐着一大一小两个少年。

大的憨厚壮实,小的软萌可爱。

因为要赶路,花溪觉得女装不方便,就换了男装。

对此,颜老太太没说什么,反而还很鼓励,觉得花溪聪明,这些年虽然各地都还算太平,可出门在外,能低调一些还是低调一些。

一路上,就这么走走停停,花溪他们是遇到客栈就休息,遇到城镇,来了兴致还要进去逛上一逛。

不过,半个月之后,当他们开始踏入北方地界,这样的机会就不多了。

越往北走,路上的难民就越来越多。

看着路上骨瘦嶙峋的难民,颜老太太忍不住叹气:“哎,看来去年北方的大旱还挺严重的。”

花溪见大片田地干枯龟裂,心情也不是很好,一路上,话都少了很多,垂头盯着手心处那朵从家乡田里摘得稻花,不知在想什么。

“老太太,前面有家客栈,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孙伯询问的声音响起。

颜老太太掀开车帘看了看客栈,见客栈还算不错,便点头同意了,带着花溪和颜文涛下了马车。

客栈就修建在城门外,来往行人比较多,道路两旁都是马车牛车,非常的热闹。

花溪对古代的一切都十分好奇,一下马车就东张西望了起来。

“这里人比较多,大家跟紧点,文涛,护好你妹子。”颜老太太死死的拉着花溪的手,还不忘提醒三孙子多看着点。

花溪这时很是乖巧,一只手拉着颜老太太,另一只手拉着颜文涛,毕竟虽然她是成年人,但外表还是个小孩子。

她可不想被人贩子给抓了。

“唔……”

当快要进入客栈大门的时候,忽然一阵呜咽声和闷哼声从旁边的马车里传出,花溪下意识的就回头看了过去。

行人往来不绝的一辆马车前,一双带着浓浓希翼、祈求的眼睛就这么猛的闯入了花溪的视线中。


第2章,少年

“花溪,看啥呢?该进客栈了。”

颜文涛见花溪一直转着脑袋往后看,拉了拉她的手,同时又往她身旁靠了靠,小心的护着她,不让周围的人冲撞到她。

花溪生得好,即便现在女扮男装,穿着粗布麻衣,还是粉刁玉琢的,十分的引人注目,下了马车后,好多人都在往他们这边看。

颜老太太也看了过来:“别东张西望。”

在两人的拉扯中,花溪迅速收回视线,压下心中的不平静,没敢在回头多看一眼。

她不是真正的小孩子,透过那角被掀开的车帘显露出来的那张青紫红肿的稚嫩脸颊,她一下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可她不敢去探查真相。

毕竟那辆马车旁站着两个牛高马大的壮年男人。

很快,花溪就被颜老太太拉进了客栈,这时,去放马车的孙伯孙妈也回来了。

颜老太太要了两间客房,一间她带着花溪和孙妈住,一间孙伯带着颜文涛住。

“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回房休息吧。”

颜老太太拉着花溪就朝房间走去,期间,花溪有些忍不住,再次转头往客栈外看了过去。

可惜,那辆马车的车帘已经完全放下来了,从外看,看不出任何不对劲儿。

不过,那两个壮年男人还守在旁边。

花溪扫了一眼两人鼓鼓的腰间,眸光闪烁不定。

回到房后,花溪就有些心不在焉的,伙计送来饭菜,也只是草草用了几口。

见此,颜老太太以为孙女是赶路赶累了,就催她赶紧上床休息。

晚上,花溪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每当她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那张青紫红肿的稚嫩脸颊。

是人贩子?

还是高门大户里的龌龊事?

不管是哪样,好像都不是她能管的,她也没那个能力去管。

那两个腰间可能藏着凶器的壮年男人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徒,她这边,祖母、孙伯、孙妈都老了,三哥也只是一个13岁的少年,他们根本没能力和他们斗。

一个不注意,说不定还会把他们自己都给搭进去。

花溪只能劝着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切莫多管闲事。

饶是如此,她这一晚上却睡的极其不稳。

第二天一早,颜老太太就将花溪叫了起来。

“路上的难民越来越多,我们还是早点到临宜县的好。”

颜老太太担心路上不太平,想了想,还是决定加快赶路速度。

吃过早饭,交了房,颜老太太就领着孙子孙女离开了客栈。

离开时,花溪留意了一下客栈里的马车,发现昨天看到的那辆可疑马车不见了,心中有些复杂,不知该因为没办法救人松口气,还是该为马车里的人感到担心。

之后的一路,花溪他们看到的难民越发多了。

并且,不时的还会看到一些难民抢劫路人的事。

为了安全着想,颜老太太使了一些银子,搭上了一队镖局,和他们一起上路。

由于路上抢劫的事层出不穷,行程速度不可避免的被耽误了,傍晚时分,镖局没能赶到指定的客栈,只能找了一处破庙休息。

一进破庙,花溪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那辆马车!

只见马车被拴在破庙院子里,两个壮年大汉就蹲在马车旁点了一堆火,此刻正在烤一块不知是什么的肉。

“呜呜呜~”

众人经过马车的时候,听到马车里传出声响,纷纷看了过去。

这时,一个妇人笑着钻出了马车:“家里孩子在闹脾气呢。”

闻言,镖局的人没说什么,径直走入破庙。

颜老太太沉着脸,紧抓着花溪和颜文涛,快步跟上了镖局的人。

“大哥,那马车不对劲儿,里面起码有十多个孩子。”镖局里的一个小伙子低声对着镖局老大说道。

镖局老大回头看了一眼院里的马车:“出门在外,不要多事。”

听到对话,花溪抬头看了一眼两人。

颜老太太也觉察到了什么,挨着镖局的人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低声嘱咐孙子孙女千万不要乱跑。

夜晚来临,又有几波人来到了破庙。

期间,不少人都察觉到院中马车不对劲儿,可却没一人站出来。

花溪将头埋在颜老太太怀里,仔细的打量着破庙中每个人的神色。

事不关己、习以为常、无视、麻木……

见花溪一直盯着院中看,颜老太太突然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她知道自己这个孙女从小就比常人聪慧,可有时太聪慧了,未必是件好事。

“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颜老太太低声对着花溪说道。

花溪听了,点了点头,适时的闭上了双眼,可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做不到心安理得的坐视不管,可是,她能怎么办呢。

一整个晚上,花溪又睡了一个浑浑噩噩的觉。

天一亮,在她无力中,在其他人的漠视中,那两个壮年大汉架着马车离开了。

颜老太太无声叹了一口气,拿出干粮吩咐孙子孙女吃,自己却没吃一口。

就在镖局收拾妥当,准备离开的时候,破庙外突然传来一道道喧哗声。

“不好了,那些难民饿疯了,看到人就抢。”

镖局老大神色一变,立马大声说道:“快,赶快离开这里。”要是被难民围堵在了破庙里,货物肯定会不保,说不定他们还活不到明天。

颜老太太也是一脸惊恐,紧拉着孙子孙女,急声吩咐孙伯去牵马车。

孙伯别看快60岁了,可身子却十分的矫健,动作比镖局的年轻人还要快上一些,拉来马车,颜老太太他们一坐上去,立马架着马车冲出了破庙。

一番疾驰,跑出破庙十多里,路上看不到什么难民后,孙伯才慢慢放缓了速度。

“速度慢一点,等一等镖局的人。”

颜老太太担心独自上路不安全,还是决定和镖局的人一起走。

马车里,花溪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直跳。

人在饿疯了的情况下,真的是无比癫狂。

冲出破庙的时候,她有看到破庙外一地的猩红。

长在和谐社会的她,哪里见过这个,现在想想都还觉得头皮发麻。

花溪觉得马车里有些沉闷,快速将车帘掀开了一角,企图用车外的风景冲淡脑海中血腥的画面。

可谁知,正当花溪的心情缓缓平复下来的时候。

突然,路边上停留的一辆马车,引得花溪猛地一颤。

又遇见了!


第3章,救人

“花溪,怎么了?”颜老太太担忧的问道。

花溪飞速放下车帘,故作镇定道:“我没事。”

颜老太太将她拉到怀里,没说话,只是拍打着她的后背。

花溪乖乖的依偎着老太太,可过了一会儿,突然直起身,再次掀开了车帘,往后看了过去。

车帘掀起,放下;又掀起,又放下,往复数次。

花溪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颜老太太:“祖母,我想下车方便。”

颜老太太神色有些不愿,可也知道人有三急,也不好憋着孙女:“祖母跟你一起。”

花溪立马摇头:“不用,三哥和我一起就好了。”

颜老太太想了想,看向颜文涛:“看好你妹妹,快去快回!”

“花溪,你方便吧,我在旁边帮你看着。”

下了马车,花溪拉着颜文涛就钻进了路旁的树林。

“嘘!”

花溪猫着身子,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颜文涛不要说话,伸手往前面路边指了指。

“怎么了?”

颜文涛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花溪低声说道:“看到那辆马车没,像不像破庙里的那辆?我们过去看看。”

颜文涛想也没想就直接摇头:“不行!花溪,听三哥的,方便完了我们就赶紧回去,祖母还等着呢,别让她担心,其他的事不是我们能管的。”

他不小了,世道的艰险他也听说了不少。

在破庙里,就连镖局里那些有大本事的人都没多管,他们最好还是不要去趟这浑水。

花溪沉默了下来。

从理智上来说,她确实不应该多管闲事;

可一想到马车里的小孩子可能被人贩子拐卖到各种见不得人的地方,她的心就十分的煎熬。

“三哥,我们就摸过去看看。刚刚我仔细看了一下,昨天那两个壮汉都不在,只有那个妇人还守着马车,就她一人,我就能对付。”

“你?”颜文涛不客气的打量了一眼长相娇小的花溪,眼里、脸上都是怀疑。

花溪挺了挺胸:“我的力气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颜文涛没好气的说道:“你那算什么力气,也就比一般小姑娘强了那么一点点,我一只手就能把你按趴下。”

“哎呀,三哥,先别说这些了,机会稍纵即逝,等会儿那两个大汉回来了,我们可就真的什么都不能做了,你想想,马车里面被抓的都是和我、和文辉一般大的小孩,你忍心看到他们被拐卖吗?”

到底是心善之人,颜文涛听后烦躁的抓了抓脑袋,最后无奈道:“就过去看一眼,能帮咱们就帮,不能帮立马就撤回来。”

花溪猛点头:“我知道,我保证。”

老天似乎都在帮着他们,就在两人朝马车摸过去的时候,马车居然自己驶进了树林。

紧接着,马车就剧烈摇晃了起来。

没一会儿,两个十岁左右、双手被捆绑在背后的少年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跌跌撞撞的往树林深处跑去。

“该死的小兔崽子,竟敢偷袭老娘,老娘抓到你们非撕烂你们的皮不可。”

身形彪悍的妇人也跟着跳下了马车,快速追赶了上去。

看着这一幕,花溪双眼一亮,‘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拔腿就跑向马车。

颜文涛想阻止都来不及,只能跟着跑过去。

“砰!”

花溪打开马车,就看到七八个小孩子被捆绑在拥挤的车厢里,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

“三哥,快,给他们解绑。”

花溪快速将绑在小腿上的匕首拿了出来,跳上马车,就开始割小孩身上的绳子。

颜文涛看到花溪拿出匕首,愣了一下,“花溪,你怎么还带着匕首呀?”

花溪头也没回:“出门在外,哪能不准备一两把防身的武器?三哥,先别说话,速度快点,那妇人就要回来了。”随即又看向马车里的孩子,“还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吗?”

车里的小孩先是点头,后又摇头。

见此,花溪有些头痛。

这些小孩大的十多岁,小的只有七八岁。

想了想,花溪快速将身上的荷包取了下来,给每个小孩子分了一个银稞子:“等会儿下了马车后,往人多的地方跑,遇到县城就进,然后去找官府,让他们送你们回家,千万别再被抓了。”

这时,颜文涛已经将所有小孩身上的绳子解开了,“花溪,我们该走了。”说着,一把拉着花溪,跳下了马车。

“我们只能帮你们到这了,你们也赶快逃吧。”对着小孩们说了这一句,也不等他们有什么反应,颜文涛拉着花溪就跑走了。

“三哥跑慢一点。”

花溪边被颜文涛拉着跑,边回头往后看。

见那些小孩都机灵的跑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古代不比现代,她也不知道这样做能不能帮到他们。

只能祈祷他们都能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吧。

突然,不远处的树林里传出一道刺耳的尖叫声。

颜文涛被花溪拉得脚步一顿:“三哥,还有两个。”

“那两个管不了,你没看那妇人追他们去了?”颜文涛不由分说就要拉花溪离开。

“三哥,我们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呢。”

“你呀!”

颜文涛被花溪缠的没法,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她朝声音传出的方向走去。

很快,在一片灌木丛后,两人看到了扭打在一起的三人。

强壮的妇人骑坐在一少年身上,死死的掐着少年的脖子。

因为呼吸困难,少年双目鼓起,一脸胀红,青筋暴起。

另一个少年躺在地上,双腿死死的缠住妇人的脖子。

三人就这么交缠在了一起。

看着这一幕,花溪二话不说,抄起脚边的一块篮球大小的石头,就朝着妇人的脑袋砸了过去。

颜文涛反应过来的时候,妇人已经脑袋开花,往地上倒去了。

鲜血从妇人的脑袋上喷出,猩红的颜色刺得花溪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她就丢开了,跑过去,推开妇人,救下了被她压在身下的少年。

“三哥,别愣着了,赶快救人呀!”

颜文涛回过神,急忙去扶另一个少年,刚扶起,就听到花溪的惊叫声。

“哎呀,你中刀了?”


第4章 他的名字

花溪愣愣的看着少年被血液侵透的腹部。

少年十分虚弱:“你们快走,那两个大汉就要回来了。”

花溪看了一眼另外一个少年,又看了看颜文涛,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

扔下这少年,他怕是必死无疑。

这时,路边传来了呼唤声。

另一少年面色大变:“那两人回来了,谢谢你们出手相救,你们快离开,我带他进树林躲一躲。”说着,就去扶中刀少年。

看着他那虚弱无力的四肢,花溪躲了躲脚,“三哥,把人背上,我们回去。”

颜文涛看了一眼花溪,咬牙弯下身子,背起了中刀少年,快速朝着自家马车跑去。

花溪扶住另一个,急忙跟了上去。

“花溪和文涛怎么还没回来?”

树林外的马车上,颜老太太伸长着脖子不时的往树林里看,脸上带着明显的担忧。

孙伯神色也有些着急:“老太太,要不我去找找?”镖局的车马在前一刻已经过去了,他们要是再不去追,怕是就要追不上了。

颜老太太摆了摆手:“别,要是你和他们错过了,就更麻烦了。”

就在这时,孙妈惊喜的叫了起来。

“回来了,回来了!”

颜老太太和孙伯具是一喜,快速转头往树林里看出,当看到文涛背着一个少年,花溪扶着一个少年,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时,两人都是面色大变。

“快,快去接他们。”颜老太太几乎是本能的开口。

孙伯二话不说,就朝着花溪四人跑去。

有了孙伯的帮助,很快,花溪四个就上了马车。

四人一上车,孙伯都不用吩咐,驾起马车就飞奔而去。

两个少年一上马车就昏了过去,

马车里,花溪来不及和颜老太太解释,快速从自己的包裹里取出一个小瓷瓶:“三哥,掀开他的衣服,我给他上药。”

颜文涛立马照做,只是触碰到中刀少年腹部处的血迹时,手微微有些轻颤。

中刀少年的衣服被掀开,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立马映入了众人眼帘中。

花溪举起瓷瓶就往中刀少年伤口上倒起药粉来。

……

这期间,颜老太太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花溪将药上好,她才满脸怒容的瞪向花溪和颜文涛。

“祖母,你不要生气了,日后花溪再也不敢了。”

“这天底下还有你不敢的事?你说你,胆子咋就那么大呢?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人贩子,你可想过,要是万一……万一你被他们抓去了,会有什么后果?”

“还有你,颜文涛,花溪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尽跟着她瞎胡闹。”

“祖母,我错了。”

“你是错了……”

浑浑噩噩之中,萧烨阳模糊的听到三个人低声的对话,刚开始他还有些茫然,可等他想起,他好像从人贩子手中逃出来了,顿时清醒了过来,猛地就睁开了双眼。

这一辆有些老旧的马车,一看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人家用的。

此刻马车里只有他和中刀少年。

见中刀少年呼吸平缓,面色也没想象中的苍白,萧烨阳暗中松了口气。

“你醒了?”

突然,车帘被掀开了,花溪上了马车。

花溪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去看了看中刀少年,这才从马车里翻出一个水葫芦,递给了他。

见少年直直的看着自己,也没接水葫芦,花溪翻了个白眼。

小屁孩,戒心倒是挺重。

“喝吧,没毒。”

萧烨阳犹豫了一下,接过水葫芦,他倒不是担心有没有毒,只是从小受到的教养告诉他,最好不要随意拿别人的东西。

可是现在,他实在是饿的不行了。

教养什么的,先放一边。

“咕噜咕噜~”

萧烨阳一口气喝了大半,要不是看到对面小孩脸都鼓起来了,他怕是会直接喝完。

讪讪的将水葫芦还了回去,为了缓解尴尬,有些别扭的问道:“这是什么汤汁?”

真好喝!

即便他从小就生活在这世间最尊贵的地方,什么好东西都见过了,可吃的食物中,还真没一种比得过这水葫芦里的汤汁。

而且,喝下汤汁过后,虚弱无力的身体似乎一下就有了力量。

是他的错觉吧?

花溪收回水葫芦,用手摇了摇,发现里面的汤水没剩下多少了。

水葫芦里装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米汤。

可这熬煮米汤的材料却是不一般,是她空间里产出的。

是的,空间。

胎穿古代,老天估计是怕她在古代活不下去,给了她一个金手指——空间,一朵绿色的小稻花,就长在她右手手心处。

空间不大,灵泉、修仙机缘什么的就不要想了。里面只有三块地,一块黄土地,一块红土地,一块黑土地,每块地只有一亩大小。

这空间挺坑人的,需要时常吸收外界的草木之气,其中,稻谷之气最佳,所以她才天天往外跑。

总而言之,就是她必须多和大自然接触,这样,她掌心的稻花才会鲜翠有光泽。

稻花越鲜翠,空间里的土壤就越肥沃,种出来的东西,营养就越高。

花溪想到马车里还有一个人昏迷着,索性将水葫芦里剩下的米汤给他喂了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给中刀少年喂了米汤,花溪看向另一个少年。

少年沉默了一下,似有些不想说,不过最后还是开口了:“萧烨阳!”


第5章,童养夫

名字一出来,花溪就知道这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孩。

普通人家不会取这样的名字。

花溪将萧烨阳上下打量了一番。

十一二岁的样子,脸脏脏的,头发像鸡窝,身上的衣物又脏又臭,从这些来看,和外面的难民也没差什么了。

不过,从那笔直的坐姿,以及从容不迫的神情的来看,这小孩显然是受过良好的教养。

花溪在打量萧烨阳,萧烨阳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花溪。

细皮嫩肉!

这是萧烨阳对花溪的第一印象。

花溪现在是男孩子装扮,他也自动将人当成了男孩子,可是,这男孩子不是很和他心意。

在他看来,男孩子就要长得高大威猛,娇娇弱弱,比女孩子还有白嫩算怎么回事?

虽然长相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不过胆子倒是很大。

那一石头砸晕人贩子的举动,不可谓不勇猛、果敢!

对萧烨阳有了初步的判断,花溪指着昏迷中的中刀少年继续问道:“那他呢?他叫什么?”

萧烨阳摇了摇头:“不知道!”人贩子手中的小孩都是从各个地方拐来的,他们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相互之间根本不认识。

花溪诧异:“你们不是一块的?”

“不是。”

“那你们怎么一起逃跑?”

萧烨阳神色变得有些郁闷:“其他人都太胆小了,不敢反抗人贩子,只有他不甘心,私底下和我一起想办法逃跑。”

花溪点了点头:“你两胆子倒是很大的。”

萧烨阳瞥了花溪一眼,问道:“那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花溪。”

“花溪?”萧烨阳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一眼花溪。

怎么取了一个女娃的名字?

察觉到萧烨阳异样的眼神,花溪有些疑惑,不过略一思索也就明白了,她现在是男娃,取个女孩名字,不让人觉得奇怪才怪。

“咳咳~”

中刀少年醒了。

一睁眼,少年眼中全是戒备,等看清花溪和萧烨阳,这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我们……逃出来了?”中刀少年看着萧烨阳。

萧烨阳点了点头。

这时,中刀少年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花溪检查了一下中刀少年的伤口,又给他上了一次药:“我这只是初步帮你止了血,之后你还是要进城找大夫仔细看看,知道吗?”

中刀少年感激的看向花溪:“谢谢。”他知道,他能活下来,多亏了眼前这位小兄弟。

要不是他及时用石头砸倒人贩子,他怕是要被直接掐死。

还有这止血的伤药,应该不是很便宜,反正他们村里拐脚老大夫用的就比不上这个。

萧烨阳沉默的坐在一旁,连连看了好几次花溪手中的小瓷瓶。

那是什么药?

止血效果比军营用的金疮药都还要好。

花溪看向中刀少年:“对了,你叫什么?”

中刀少年:“赵二狗,你们可以叫我二狗子。”

花溪点了点头,这名字倒是很符合当下农家人的审美:“你们是怎么被人贩子抓去的?”这两人都十多岁了,按理说不该被拐的呀!

这话一出,两人面色都不是很好。

赵二狗先开口,语气很是低沉:“老家大旱,爹娘偷偷把我卖给了一户人家做童养夫,我不相信,偷跑回去,半路上遇到了那伙人贩子……”

花溪叹了一口气。

古代的老百姓活得很艰难,她相信赵二狗的爹娘也不愿意卖他,可为了活下去,却不得不如此。

在颜家村,她也听说过不少,活不下去不得不卖儿女的事。

“那你呢?你又是怎么被拐的?”花溪看向萧烨阳。

萧烨阳脸色臭臭的,闷声说道:“我是被顺带的。”

“嗯?”花溪和赵二狗同时看向萧烨阳。

萧烨阳:“我那天心情不好,不知怎的就走进了一条巷子里,刚好看到人贩子将一个小孩给敲晕了,然后……我就被一起绑了。”

花溪一言难尽,不知该作何表情:“你可真够倒霉的!”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千里送人头吗?

就在这时,颜文涛上了马车。

一上来,就急急的说道:“人贩子找来了,现在正在后面搜人呢,祖母让我告诉你们,千万不要出声。”

这话一出,花溪、萧烨阳、赵二狗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花溪掀起车帘一角,小心的往后看去。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一个路边酒肆旁。

周围不仅有他们,还有镖局的人,以及好些其他各处的人。

此刻,两个气势汹汹的壮汉正在挨个人查找,就连别人的马车也要查看。

看他们一副不找到人不罢休的模样,花溪放下车帘,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萧烨阳打量了一下马车内部,根本没藏人的地方,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还是下车吧,要是被人贩子发现,我怕他们会迁怒你们。”

这救他们的人,老的老,小的小,根本不是人贩子的对手。

花溪直接给否定了:“现在下车已经晚了,你们一下去,他们就会发现。”

颜文涛心里紧张,额头上都渗出了细汗:“祖母说,只要你们不出声就不会有事。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和镖局一起的,那两个人应该不敢和镖局对上。”

花溪摇头:“镖局的人未必会管我们。”

说着,再次拿出了她的包袱,翻找了一下,拿出两个小瓷瓶。

萧烨阳眼神闪了闪,随即就看到花溪拿着瓷瓶下了马车,朝着镖局的人走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岁嫡女要翻天》<<<<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