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洛洛顾廷钧苏知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顾少宠妻有瘾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替嫁甜婚:顾少宠妻有瘾

小说:霸道总裁

角色:苏洛洛,顾廷钧

作者:贝宁

简介:他是权势滔天,深情如斯的顾氏集团掌门人,与妹妹早有婚约!一夜惊喜,她珠胎暗结 苏洛洛从未想过,自己竟嫁入豪门!成为那个瘸子残废的老婆!闺蜜陷害,弟弟绝症,渣爹扒皮,顾廷钧强势的将她拥入怀中,这女人,我罩的!
苏洛洛顾廷钧苏知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顾少宠妻有瘾最新章节目录

《替嫁甜婚:顾少宠妻有瘾》免费阅读

第1章 二十万

“苏女士,请你在今日内缴费,否则我们将断了苏淮的一切治疗!”

苏洛洛关掉了手机,一颗心渐渐下沉。

三天前,弟弟被查出了白血病,必须马上住院治疗,高昂的费用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只要能救弟弟,自己什么都愿意。

她站在走廊上,身穿酒店的服务套装,终于鼓足了勇气,葱白的指尖叩响了房门,“先生你好,我是酒店来送餐的,请你开门。”

门一打开,腰身立刻被拽住。

难,难道事情败露了?

苏洛洛双手推着男人,“赵总,我只是来送餐……啊!”

“别动。”

男人低沉的嗓音像是来自地狱里的鬼魅。

苏洛洛嗓子忽然卡壳,紧接着,男人直接将自己拦腰抱起,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立刻剧烈的挣扎起来。

“混蛋!王八蛋,别碰我!”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赵总!

男人眼底闪过了一抹阴鸷,立刻控制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

低沉的声音,如同修罗,说道,“女人,骂我,你还不配。”

“你,你不是赵总,你是谁……”

“呵……”

男人趴在她的身上,随着她的挣扎,撩动了自己的欲望。他额头上青筋已经全部凸显出来。

怪就怪这个女的主动送上门来。

两个小时前,他被人暗算,现在全身燥热,偏偏小女人还不知趣的乱动,搅的他某处更是要爆炸了似的……

“如果你乖一点,我会负责的。”

说罢,温暖的唇瓣精准的捕捉到了女孩的唇……

泪痕,划过了白皙的脸蛋。

……

三个小时后,苏洛洛醒来。

男人早已不知去向,双腿间传来难言的不适,提醒着她发生了什么,那个男人,竟然拿走了自己的初夜!

苏洛洛来不及哀伤,就接到了闺蜜唐染的电话。

唐染让自己拍摄赵总和嫩模苟且的照片,答应给自己二十万,可现在,没了,什么都没了……

“染染,我…… ”

“苏洛洛!你为什么没去赵总房间?我也帮不了你了,你自生自灭吧!”

这个苏洛洛,竟然坏了自己的好事!

只要自己将她送到了赵总床上,赵总下部戏的女主就是自己了。

可是她竟然没去!

“喂,喂?”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憋了半天的泪水,终于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

从房间里出来,苏洛洛才知道自己竟然进错了房间。

为什么,为什么要针对她……

她的初夜没了,二十万也没了,弟弟该怎么办……

她想要去央求唐染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可是刚刚到了办公室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了暧昧的男女交合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啊~赵总,你看我不比苏洛洛好嘛?”

“好,好!”

“那你就别生气了~我多陪你几个晚上,那个苏洛洛,我再找机会送到你床上好不好呀……”

听着里面唐染娇媚的声音,她顿时什么都清楚了。

最好的闺蜜,竟然在她弟弟生病时,趁火打劫想要将自己送到老男人的床上……

漆黑的瞳孔里满是震惊和不解。

苏洛洛踹门进去,里面的人立刻惊慌的抱着衣服裹着身体,唐染看见来人,“苏洛洛,怎么是你?”

“我不来,又怎么能知道你的丑事。”

苏洛洛冷笑,最好的姐妹啊,竟然给自己设了个圈套。

她拿起手机,对着他们开始录视频,“唐染,你信不信我马上把这个视频发出去。”

她不仁,就不要怪自己不义了!

果然,一听苏洛洛这么说,唐染吓的魂魄都丢了。

她可是第一清纯玉女,如果这种视频传出去,自己的后半辈子就毁了!

“苏洛洛!你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钱,你把手机放下!”

“钱呢?”

唐染吓坏了,只好将提前准备的二十万现金交给她。

那二十万,不只是现金,还是弟弟的命!

苏洛洛拿了钱,确定无误,这才当着唐染的面将视频给删了,“唐染,从今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只当自己以前交友不慎!

她警惕的转身就跑,身后不一会就传来了保安的追捕的声音。


第2章 求你,救我

该死的,唐染竟然还留了后招。

就在这时,“啊!”

“什么人?敢往大少的身上撞。”

她只顾着躲避身后的追捕,却不料没看见眼前,直接撞入了一个坚硬的怀抱里。疼的眼角都泛起了泪花。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洛洛连忙道歉。

她想要走,可手腕处一道力量缠住了她。

惊慌中苏洛洛抬头看清了眼前男人的脸庞,如同斧凿刀削的面庞,五官轮廓分明,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他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让人忍不住仰望!

光是看了一眼,苏洛洛就下意识胆寒。

“臭娘们,我看你要往哪里跑,竟然敢拍我的视频,你不想活了!”

“这位小姐,你撞了我们顾爷,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顾爷?是哪位?

眼看着 身后的人都快追上来,苏洛洛都要急哭了,这笔钱,可是弟弟的救命钱。

管他什么爷,是个爷,就没人敢惹是不是?

“亲爱的,你怎么才来呀,我都想死你了。”苏洛洛瞥了眼那只攥着自己胳膊的手,忽然八爪鱼似的趴了过来,黏在男人身上就不撒手。

顾廷钧的脸色,当时黑如木炭。

他脸上 冷如冰霜,声音出气的冰冷道,“亲爱的?”

现在这个时候,是骑虎难下!

苏洛洛重重的点头,挤出了一个笑容,“对啊,我好怕,刚刚你没来的时候有人跟踪我,他们想将我卖给一个老头!”

果然,身后一个大约 四十多岁的男人 正带着几个人跑过来。

顾廷钧面色一凌。

“先生, 求你,救我,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

顾廷钧听见女孩软糯的声音带着绝望,她央求的抱着自己的胳膊。刚才,自己似乎在她身上闻到了熟悉的皂角香,这才伸手拉住了她。

却不想,是个贪得无厌的小丫头。

顾廷钧懒得多管闲事,冷漠的推开了她的胳膊……

赵总的人已经追了上来,“苏洛洛,你这个小贱人,让你陪我睡觉是看得起你,好啊你还敢威胁我,我让你威胁我!”

苏洛洛刚刚猝不及防的被推开了,她跌坐在地上。

怀里的钞票顿时撒了一地。

她跪在地上去捡,赵总看见她这个模样,顿时来了兴致,肥胖的双脚踩在了那些钱币上,“你不是很傲气吗?你答应我给我做小情人,我就给你弟弟付医药费,怎么着,这笔生意划算吧。”

这小妮子衣衫凌乱,指不定早就被人玩腻了。

不过自己不在乎,别人玩过的,更爽。

“小娘们,反正你都让人睡了,能服侍我,是你的福分!”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男人肮脏的肥住手摸到了自己的下巴,她只能含泪躲避,去捡地上的钞票……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啊”的一声,紧接着是杀猪般的嚎叫!

赵总嗷嗷直叫,“你,你是谁!敢搅合我的事情,信不信我,……啊!”

“连我们顾爷都敢惹,你不要命了。”

苏洛洛吓的小脸惨白,跌坐在地上,一只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自己面前。

男人的声音低沉清冷道,“起来。”

“先生,谢谢你。”

女孩的身体在抖,她浓密的睫毛上挂着精致的泪痕,软糯的样子让人充满了保护欲。这一刻,男人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保镖早已将赵总控制,他还想辱骂,被“顾爷”的手下给堵住了嘴巴。

“小姑娘,碰见我们爷,算你走运! 赶紧拿了钱走吧,没事找个干净的工作多好啊,别出来卖了!”助理道。

苏洛洛死死的咬着唇,男人的助理已经将散落在地上的钞票都给捡了起来。

他又转手交给了苏洛洛。

男人的指尖碰见了她的,微凉湿润。

苏洛洛止住了哭泣,立刻撑着身体站起来,冲着他深深的鞠了个躬,“顾,顾爷,你救了我,我就算是当牛做马,也愿意报答你!”


第3章 新娘子

“呵。”

“行了吧,你还想攀上我们顾爷啊,快走快走。”

助理赶走她的态度像是赶走一只蚂蚁似的,苏洛洛不敢上前。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酒店外的限量款保时捷里,

“顾爷,是属下办事不力!你惩罚属下吧。”助理脸上满是决绝。

若不是自己的失误,怎么会让顾爷被人暗算下了药。

还,还被别的女人给……

“你是该罚!”顾廷钧脸色阴沉,犹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阎罗王。不过,思绪渐渐回到了昨天晚上…… 那个女孩青涩的喊叫,和颤抖的身体,无一不在自己的脑子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刚才,若不是忽然想起了昨晚的女孩,他也不会帮那个出卖自己身体的女孩。

她也是初次,只是,自己让顾白去找时,那女孩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床单上一滩干涸了的象征着清白的血迹。

“老,老大?”顾白试探道。

顾廷钧冷哼,眼底闪过了一抹暗芒,“去找,哪怕掘地三尺,也要将她找出来。”

与此同时。

苏洛洛不敢耽误。

她到了医院,立刻迫不及待的将弟弟的医药费缴上了。

只是,刚刚到了病房,却发现弟弟不见了!

“你就是苏洛洛?”

“你,你谁?我弟弟呢!你把我弟弟弄哪去了?”苏洛洛瞪圆了眼睛。

病房里,到处是一片肃穆的白,只有一个中年男人站在窗户旁。

苏洛洛一眼认出来,他身上穿着昂贵的西装,佩戴着昂贵的手表……一看,就是个有钱人。

来人是他们姐弟的亲生父亲。

早些年,她听邻居说过,母亲是被一个飞黄腾达的穷小子给抛弃了,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拉扯着他们姐弟俩,三年前母亲生病撒手人寰……

……

三个月后,沪市。

“苏柏然,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让我见我弟弟? ”辉煌的房子里发出了一声稚嫩却急促的声音。

当时在医院里,“父亲”以弟弟威胁,将她带回了沪市。

“只要你嫁进了顾家,我自然会让你见他。”

苏柏然的话,跟放屁一样!

原来,苏柏然当年在沪市为了站稳脚跟,娶了一个豪门千金,千金的母亲在临终前曾经承诺过,如果自己女儿生了女儿,就跟顾家结亲!

可,传闻顾家的大少爷,不仅是个瘸子,而且还是一个不能人事的废物。

苏柏然自然不肯将自己的女儿嫁过去。

但是,顾家是何等显赫的家族,他想要搭上顾家这根线,必须要有人牺牲!

“洛洛啊,只要你听话嫁进去顾家,我不仅让你见弟弟,给你弟弟最好的治疗,最好的学校,而且,你还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你可想清楚了!是你弟弟的命重要,还是你的婚姻重要!”后妈在一旁嘲讽道,“一个村姑,能嫁入豪门是你这辈子求不来的机会!你要是不帮忙,我这就让人将你弟弟的氧气管给拔了! ”

她作势就要去打电话。

自己跟苏家比,无异于以卵击石。

苏洛洛最终眼中含泪,点头答应,“我嫁。”

“这不就行了啊?一个小贱人,嫁给顾家都是你高攀了!上辈子祖坟冒青烟了。”

那自己的亲生父亲攀上他们家,是不是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反正自己初夜没了,再嫁给一个残废能换来弟弟的未来,是值得的。只是,要对不起她的“未婚夫”了

很快,就到了出嫁的日子。

没有八抬大轿,没有婚礼,有的只是顾家派了一辆保时捷来接,并且将厚重的礼金交给了苏柏然。

夫妻俩笑容满面,嘱咐她嫁过去一定要好好孝敬公婆!

“爸,妈,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弟弟,我会回来看的。”上车前,她漆黑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暗示他们。

但凡弟弟出事,自己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新娘子,快点吧。”管家催促道。

苏洛洛点头,上了车。

黑色的保时捷直接朝着最雍容华贵的顾家行驶去……


第4章 新郎官

顾家,一片张灯结彩。

顾廷钧嘴角挂着一抹嗤笑,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婚礼意味着什么,瘸子结婚,笑话而已。

这些天,他让顾白去君悦酒店查了无数次,给自己下药的那个是个新晋嫩模,想凭借自己扶摇直上,当然,早就被顾白给秘密处理了。

只是,那个小可爱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顾廷钧。”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嗓音。

大哥顾廷云正坐在轮椅上,身上穿着昂贵的西装,眉眼间和自己有三分相似。只是大哥身上多了几分儒雅和谦逊,他身上则是多了几分桀骜和不羁。

两个男人,各有千秋。

顾廷钧眼眸变深,他将手上的大红色请柬扔到了大哥身上,语气清冷,“大哥,你和爷爷一起算计我?”

“是,也不是。二弟,我知道你多年来没交往过女朋友,可爷爷身体 不行了!今天这个婚,你必须结来冲喜。让爷爷安心。”

没错, 今天的婚礼,对外都以为是苏家的千金嫁给了顾家瘸腿的大少爷。

可实际上却是大少爷联合老爷子做的一个局!

“你为人冷漠孤傲,我们知道你看不上那些贪慕虚荣的女孩子,这才出此下策,苏家……小姐竟然肯同意嫁给我这个残废,想必肯定很善良!”顾廷云字字铿锵。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让弟弟早日成家,给顾家开枝散叶。

顾廷钧嗤笑一声,“大哥,你怎么知道那丫头不是贪财?嫁给你或许只是图你的身份你的钱!”

“胡闹!总之,这个婚,你必须结。”

“大哥,我有喜欢的人了。”

“……”

想起那一个晚上, 女孩身上淡淡的清香,顾廷钧冷漠的瞳孔里渐渐浮现出一抹柔情。

他说过, 他要对她负责。

所以,今天这个婚,他是不会结的!

顾廷钧周身散发着一股冷意,他对大哥告别,刚要大步流星的离开,脑袋却突的一蒙。

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大,大哥,你对我下药?”

顾廷云:“对不起了弟弟,为了顾家的后继有人,我只能出此下策。”

他不仅是个残废,还不能人道,所以……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弟弟倒在地上,顾廷云招手叫来了两个佣人,吩咐他们将二少爷给搬到了婚房去。

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对亲人的人毫无防备……

对不起了,弟弟。

……

顾白暗中调查了很久,都没有丝毫的收获。

那天的女孩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

唐染正为了苏洛洛的事情十分担心,就看见了顾白。堂堂沪市顾氏集团顾廷钧的高级助理,谁不认识!她立刻上去攀关系,当从顾白的嘴巴里打探出来,她心里为之一颤。

天,苏洛洛那天晚上原来是睡了……

“唐小姐,你真的能帮忙?”唐染是唐氏集团的千金,在a市的确有不少人脉和路子。

因此,顾白才告诉了她。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那可是顾廷钧啊,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只见,唐染立刻挤出了几滴眼泪,‘其实,我知道那天晚上的人是谁……’


第5章 顾爷?

车子缓缓的在顾家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苏洛洛局促的攥着自己的手指,下了车,立刻被佣人给带到了房间外。

“夫人,少爷在里面等您。”

“不举办婚礼吗?”她怯弱的问。

初次到了陌生的环境,全身的防御细胞都打开了。

正常的婚礼都不举办了吗?

佣人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这不是我们下人应该过问的事情,我只负责送你进去。快进去吧!”

“啊!”

苏洛洛被推了一把,她踉跄的进了房间,就听见身后传来关门锁门的声音。

心里一惊,她下意识转身去拍门,“喂,为什么锁门啊……

“夫人,好好享受新婚夜吧!”

苏洛洛尝试使劲儿拧门,可是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他们将自己锁在这里想干什么?

她最终放弃,朝着身后的卧室走去。

借着外面流泻进来的太阳光,可以隐约看见房屋的结构和布置,这样大的一个房间,比自己见过的所有房子都要辉煌……

房子是简单的布置,房顶挂着红色的幔帐。

她小心的坐在床上,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从今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了。

“啊!你,你是谁?”她忽然从床上跳起来,震惊的望着床上的那一团

这里怎么会有个人!

是谁,竟然敢躲在婚房了?

等了半晌,床上都没有动静,只是隐约感受到了有人细微的呼吸声。

苏洛洛凝神屏气,慢慢靠近。

阳光透过薄纱打在了男人英俊帅气的脸庞上,他的五官斧凿刀削,帅气的像是神。细碎的刘海下是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如同上帝精心雕刻的存在。

完美的像是神话!

“怎,怎么是你啊?”

刚看清了男人的五官,苏洛洛越发觉得眼熟!

这个男的不就是那个什么顾爷?他也是顾家的人?

苏洛洛的心里更加混乱了, 她想了想,最终去洗手间接了一盆水,朝着床上的男人泼了过去。

“咳,咳咳咳……”

“你醒啦?”苏洛洛赶快将水盆放下,惊喜的看着床上的人。

她眼睛里含着三分期待七分担忧,“我是苏洛洛,顾爷你还认识我吗?在那个君悦酒店,我们见过的!”

上次他救了自己一回,所以,她这次会帮他。

“顾爷。这是顾家大少爷的婚房,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你还是赶快离开吧,否则他们要找你麻烦的。”

她上手扶着顾廷钧的胳膊就要将他给拽起来。

自然是拽不动的

顾廷钧他眼底闪过了一抹愠怒,试问谁敢往自己的脸上泼水?

这个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他一把将女人的胳膊甩开,只见女人又扑了过来,“顾爷,你是不是还糊涂着呢,你快走哦,被他们发现了你和我就完蛋了”

“哦?”顾廷钧皱眉。

他摸了一把脸,这才打量起了面前这个女孩。

她身上穿着洁白的婚纱,素净的小脸蛋上满是担忧和急切,快哭了似的。

这种表情,莫名让他心里一痒。

“你,你不是想抢婚吧?”

苏洛洛脑子一蒙。

难道是顾爷上次对自己一见钟情,再见起意,所以……

她警惕道,“虽然上次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也说得过去,可……”

“做梦!”顾廷钧立刻翻身下床。

他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小女孩可不就是卓悦酒店的被人追杀的那个。

小小年纪就将初夜卖给了那种老男人,现在竟然还借此机会嫁进顾家,爷爷和大哥脑子秀逗了吗?

这种人也要。

顾廷钧英俊的脸上布满了阴霾,他走到门口想要出去,却发现怎么都拧不开。

“那个,顾爷,房门被外面锁上了,不如你……跳窗户?”身后传来女孩试探的声音。

顾廷钧背脊挺的很直。

他走过来,和苏洛洛面对面,眼神阴鸷。

“窗户外是一层高级电网,只要触碰,必定触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替嫁甜婚:顾少宠妻有瘾》<<<<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