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玉颜若雪的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_我的大小姐老婆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大小姐老婆

作者:银剑书生

角色:叶风,陈雨溪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我的大小姐老婆》(主人公是叶风,陈雨溪)是来自银剑书生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我只是个屌丝,那天晚上我捡了一个绝色白富美,而且,她非要做我老婆!

秦玉颜若雪的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_我的大小姐老婆免费阅读

《我的大小姐老婆》免费阅读

第1章:捡了个美女

叶风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一个难得的好人!
不抽烟,不酗酒,不打架,不赌博……不乱搞男女关系。
待人热情,乐于助人,但凡18周岁至30周岁漂亮女性有事求于他,他从不吝啬自己的帮助。
这不,今天听天气预报得知有雨,他再一次积极主动地帮助邻家女孩收了她晾在露台的小衣物。
还有更伟大的事儿,今天他救了一个女孩。
一片城中村,一处不宽敞的小屋,这里便是叶风的住所。一张大木板床就占了屋子一半的空间,床上躺着个年轻女孩。
女孩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睫毛弯弯、樱唇贝齿、肤白如雪,一款性感的Shinena连衣裙紧裹住她的娇身。
天使的容貌、魔鬼的身材!即使在龙海这样莺燕齐飞的大都市,也从来没见到这样的绝色美人儿。
绝色容颜和淡淡高档香奈儿气味,和房间里的简陋显得极不和谐,简直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只不过这时候美女醉意很浓,头发衣衫凌乱一身酒气,实在让她的气质打了不少折扣。
叶风是在下班回来的路上发现这女孩的,当时这女孩就靠在观海大堤的长椅上醉意很浓。
天气预报说了今晚上会下暴雨,美女昏睡在大堤边肯定很危险,而且这一带据说常有各类色狼出没,就在不久前还发生了夜跑小男生被抠脚大汉猥亵的恶性事件。
作为一个好人,叶风觉得自己不能够放任不管。
这时候窗外在下雨,并且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要送这美妞儿回家肯定不现实,再说她醉成现在这样,身上又没什么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根本没法知道她家在哪儿。
难道要和他共度一夜?
当然重点是——她醉得不省人事。
叶风的目光瞟向了床上那副曼妙躯体,思想天平稍稍往不纯洁的方向倾斜了一点。
唉!谁让自己是一个正常的男性、具备雄性荷尔蒙分泌能力呢!
努力抛掉自己乱七八糟不纯洁的想法,叶风打开衣橱,一边找出干衣服给自己换上,一边想着这美女到底该怎么处理。
“咳咳——!”
那美女轻咳了两声,蜷缩了一下娇躯,叶风忽然想起来,这美妞的衣服同样是湿的。
他是用自己的电动三轮车载着这美女回来的,虽然速度已经很快,但还是不可避免地一起被淋到了,两人身上都湿漉漉的。
“是不是有必要把她的湿衣服脱下来烘干?”
叶风脑子里忽然蹦出了这个想法。
的确,这么浑身湿漉漉地睡觉怎么行,很容易感冒的,作为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好男人,怎么可以对一个美女这么残忍。
虽然脱衣服很禽兽,可放任不管的话就是——禽兽不如了。
做人怎么可以禽兽不如呢!
“风哥哥——!”门外忽然传来熟悉的叫门声,打断了叶风的想法。
“啊?小溪!”叶风险些吓尿,他可不想让外面的小姑娘知道自己房里有个女人,这太有损他在这小姑娘心中的光辉形象了。
要说床上的美女是自己捡的,小姑娘也不能信啊,指定认为是自己招来解决生理需求的。
“你在啊?我进来了哦!”门外的女孩道,说话间就听到门吱呀一声。
“啊——!我没穿衣服耶!”
“啊——!”
女孩已经推门而入了,听到叶风这么一说立刻又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风哥哥,你讨厌耶!”女孩娇嗔。
“哈哈,小溪有事吗?”
“没有啊,就是看看你回来了没有。”
“谢谢小溪关心,今天学习怎么样啊?有没有被老师夸啊?对了,那个——今天你晾在楼顶的小衣服我已经帮你收了,哈哈,小溪又漂亮了!”叶风坏笑道。
“风哥哥你真坏,不理你了!”女孩嗔怒道,红着脸头也不回跑开了。
确定女孩已经离开,叶风舒了口气,之前的那个他也不打算实施了。
当然,他也实施不了:艾玛!这裙子设计得也太另类了,拉链口都找不到,叶风居然不知道怎么把它脱下来。
叶风在心里把这款裙子的设计者祖宗问候了一遍。现在的世界级大品牌服饰真够人性化,连防备色狼这一领域都设计进去了!
雨在半夜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叶风已经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包括用电吹风把那美女的裙子勉强吹干。然后他躺在美女的旁边,一边灌着听装啤酒一边舒展着自己的身躯。
那女孩仍然醉得很厉害,一点也没有醒,绝对不会知道自己这时候睡在一个陌生地方陌生的床上,身边还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叶风倒是没有去想美女知道这一切后的不良反应,他觉得人得乐观一点,一切往好的方面想才对。
根据柏拉图的女性观推理,叶风构想了一个美好蓝图:美女醒来后,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倾慕自己美色面前不动摇的高尚人品,最终以身相许……!
伴着这种想法,叶风的嘴角咧开,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美美地进入了梦乡。
…………
初夏的阳光透过纱帘照射进来,温暖和煦得像少女的手。
不大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荷尔蒙气息。仔细闻了才更清晰,分明是酒精夹杂着诱人的茉莉花香水味儿。
叶风微微睁开眼,光线有些耀眼,他想舒展一下身躯,却感到手臂上压着什么东西,脸上一阵痒痒,一阵更清晰的气息均匀地吐在脸上。
一扭头,一张精美绝伦的脸赫然眼前,距离他的鼻尖不过几公分,那股清晰甚至是诱人的气息,就是这样不断地赐予给他的。
女孩的脸埋在叶风肩膀处,大方地枕着叶风的肩膀和胸口,双手紧搂住他的脖子,腿直接耷拉在叶风的身上。胸口更是硬挤在叶风的小肚子,带给叶风的是很清晰的挤压感。
叶风觉得这一切挺像自己的梦,上帝把这么一个尤物送到他的床上他怀抱中。
“遭了……!”
叶风当然知道这不是梦,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孩,迅速回忆了一下,他大概能想到昨晚上发生了什么。
还好从自己身体和床上的情况,他并没有找到战斗遗迹,可以确定昨晚上他俩儿的状态是和平。
自己的酒量他清楚,几听低度灌装啤酒,还不至于让他到乱性的程度。
扭头便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小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上午十点。
来到这个莺燕齐飞的繁华都市三年多了,昨晚还是第一次抱着枕头以外的东西睡觉,没想到睡眠质量如此的高。
看来某些东西是世界上最好的枕头,这说法一点也没错!
叶风尝试着把自己的身子抽开,他当然知道现在的姿态虽然不是他造成的,但是这美女如果醒来,他的麻烦也随之而来。一顶猥琐色狼的帽子扣上,他在广大女性朋友们心目中的形象就会轰然倒塌。
要是真的已经生米煮成熟饭,自己背了也就背了,关键是什么都没发生,太得不偿失了。
女孩抱得太紧了,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而就在叶风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时候,那女孩忽然醒过来了。
一双漂亮妩媚的大眼睛中带着惺忪与迷茫,瞬间为原本就娇俏无比的容颜又增色了不少。
而刚睁开眼,女孩就忽然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近在咫尺,用一种茫然无奈的目光看着自己,两人直接对视了。
现在这种状态是叶风昨晚上没有想到的,所以他自然没有这方面的准备,包括这种情况下自己该准备什么样的台词,才能让自己的名节和声誉保持完整和安全。
他很设身处地地站在了女孩的立场上,想着她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想到美女的玻璃心,叶风有些小怕怕,她该不会报警吧?一瞬间他耳边甚至都能听到手铐的声音。
女孩果然吓得不轻,花容失色,尖叫了一声触电一样地远离了叶风的身子,拿起盖着的薄毯子护住自己的胸。
好在她很快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侵犯,微微放下心,但面对四周陌生的环境和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她的美眸中还是止不住透出惶恐。
空气中荷尔蒙的气味儿还在,不过这时候蒙上了一层尴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大小姐老婆》<<<<


第2章:别逼我使用暴力

两人就这样对峙了一小会儿,叶风打破了沉默解释。
“呃——!你昨晚喝多了,海边危险,我带你回来,然后什么也没有!”
麻痹的,简单的几句话居然让自己冒汗了。虽然在说话的同时,叶风在心里对着未来老婆发誓,他绝对没有说谎。
沉默,还是沉默。
对方还是没有出一点声,不过叶风看得出,她努力想表现出自己很淡定,可是眼神中的慌乱和委屈出卖了她。
女孩扯开护在自己胸前的毯子,下床来不及穿上自己那双鱼嘴凉鞋,赤着脚快步就往门的方向跑,慌乱中,她竟然打不开房门。
“呃,要不要帮忙?”。
女孩没有理会,她这时候只想赶紧远离这里、远离这个男人!
叶风起身很有绅士风度地帮助她开了门,女孩夺门而逃。在这一瞬间,叶风看到女孩的眼中有些东西在闪动、噙满,继而直接滚落了下来。
她是哭着跑出去的。
泪眼婆娑的模样,更为她平添了几分美艳。
这时候的叶风有些小乱,也有些冤,他可是个伟大的救人者,昨晚如果不是他带女孩回来,现在这女孩是被冲进海里还是被色狼……还不好说呢。
做人要讲良心!
可是目前看来,自己所说的什么也没有,这女孩压根就不相信。
想说声对不起,更想追上去向这美妞儿强调一下这世上正人君子还是有的,比如你眼前就有一位。
“喂,你的鞋……!”
女孩儿跑出了叶风住的院子,叶风光着膀子,提着女孩的鞋追出了门口。女孩已经消失在清晨的小巷子里了,空气中隐约残留着让人想入非非的香味。
连声谢谢都没有,真是个没礼貌的女人!
————
华灯初上,龙海市笼罩在夜幕之中。
炫丽的霓虹灯光在为这座国际大都市添彩的同时,偶尔也会眷顾一下这座城市中某些不起眼的角落。
一处建在废弃工地区的小集市,这时候也一如既往地热闹起来。
残垣断壁交错的场地已经聚集了不少小吃摊位,空气中弥散着盛夏白天残留下来的灼热,阵阵热浪和各类碳烤食物、油炸品、臭豆腐的气味儿交织在一起。
小摊主们或光着膀子或者穿着廉价的白背心,在炭火熏烤中忙得不亦乐乎。
叶风就在临街自己的摊位上,一样忙活着。他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把烤熟的肉串抹上酱撒上调料,再用盘子装好。
自己的身后是几套塑料桌椅,一个女孩把桌椅整齐地摆好,擦得干干净净的。
初夏的天气已经显得炎热了,再加上忙前忙后的,小姑娘一张俏脸红扑扑的,额头和鼻尖都渗出了细汗。
“小溪,累坏了吧?”叶风抽出两张餐巾纸递给那女孩。
“不啊,一点也不累!”女孩接过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嘟着小嘴甜甜地笑道,大眼睛闪烁着,倒看不出有任何的倦意。
叶风有些过意不去地道:“小溪,从明天开始你就别过来了,我这里忙得过来。你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耽误了你的前程,我以身相许也赔不起啊。”
“没事的,我……!风哥哥,你又没正经了!”小姑娘一脸嗔怪,伸出青葱小手轻打了叶风一下,眸子中掩藏不住娇羞。
他们没有多说话,因为现在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就在他们说话间又来了几位客人,小姑娘乐呵呵地又去招待客人去了。
叶风望着小姑娘娇俏玲珑的身影,会心地一笑。
他清楚地记得三年多以前第一次见到陈雨溪的情形,一次很偶然的相救使得他认识了陈雨溪母女,进而成为她家的租户,一直到现在。
如今,女孩虽然青涩仍在,但已经完成了女大十八变的完美蜕变,杀人曲线已经初步形成,而且趋势良好,绝对是朝着风华绝代、美艳不可方物这一方向发展的。
叶风其实经常觉得,这是未来老婆的绝佳人选。
“待你长发即腰,我娶你可好?”叶风轻吟着这首诗,随即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
还是别祸害人家大好姑娘了!
陈雨溪很娴熟地收拾好桌椅,招呼客人坐下,递过点菜单甜甜地问了声:几位大哥吃点什么呀?拿起点单认真地记着客人点的东西。
“风哥哥,这是那几位客人点的菜。”陈雨溪记好把点单递给叶风。
就在这时候,集市区忽然一阵小骚乱,然后人群里挤出来几个年轻人,为首的那个打着耳钉露着胸口的纹身,几个人直奔叶风隔壁的米线摊而来。
“生意不错嘛,没忘记上个月的管理费还没交吧?”耳钉男环视了下米线摊四周,阴阳怪气地对那小摊主道。
所谓的管理费其实就是保护费,这个小集市本来就不正规,所以这帮地头蛇才趁虚而入,经常盘剥这些小摊主们,不少小摊主因为实在忍受不了盘剥只能转地方了。
每每遇到这帮人,叶风的心里都会腾起愤怒的火焰,但每一次他又强行把那股火焰遏制下去。
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三年多了,叶风已经完全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方式,简单惬意,他甚至觉得这就是自己曾经想要过的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叶风明明可以有很多种更舒适的生活方式,却偏偏要选择做一个做小生意的小贩并且乐在其中。
“对不起龙哥,暂时没钱,能不能下次再交?”那文弱小摊主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客气地递上一根烟,这帮人他是得罪不起的。
“少他妈的给我来这套,再不交老子砸了你的摊儿!”那龙哥不吃这一套,一听这话立即翻脸。
“真的没钱啊!”小摊主继续哀求。
“动手!”耳钉男一挥手,几个手下就准备动手。
“先别动手,我替他交吧!”叶风站了出来,然后从自己装钱的小铁盒里把里面的纸票都拿了出来,数也没数都递给了那小摊主。
耳钉男立即一脸愠色,今天他来的目的可不是单纯找人收管理费的,最近管理费收得不顺,总有人不自觉,他今天其实就是杀鸡给猴看,故意找个人发发狠,威慑威慑这帮小贩们。
竟然来了个搅局的!
“小子,奉劝你少他妈当出头鸟,我连你的羊肉摊一块砸了!”耳钉男瞪着叶风恶狠狠地道。
一个穷烤串儿的,敢搅他的事,耳钉男止不住火冒三丈。
“按规矩管理费大家都交了,你也别为难大家了。”叶风淡然一笑道。
“规矩,规矩他妈的就是老子定的!现在是新规矩,老子最近手头紧,从今天开始管理费加一倍,小子,就从你开始,拿钱!”
“兄弟你过分了!”叶风好言相劝。
“砰——!”
叶风的烧烤炉被踹倒了,炭火撒了一地,烟灰四漫,叶风刚烤好的肉串也撒了。叶风摊位的客人见这情况,吓得直接走人了。
“你小子算什么东西!砸——都给我砸了!”耳钉男气急败坏地吼着,他的手下立即开始砸冰柜掀桌椅。
“住手——!”一阵娇喝传来,耳钉男的手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还真愣住停下了。
“你又算什么东西,大家都是凭辛勤劳动赚点辛苦钱,你呢,欺行霸市、无恶不作的坏蛋!”陈雨溪走上前,立在了叶风身前指着耳钉男骂道。
横眉冷对,身影娇俏,但这时候却显得很有力量。
“小溪——!”叶风拉住了陈雨溪。
“嗯?”耳钉男一时间有些懵。
陈雨溪无所畏惧,望着耳钉男继续道:“我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的陈雨溪,我才不怕你,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哟嗬,小姑娘有性格,我喜欢!”耳钉男的目光在陈雨溪身上逗留了一番,嘴角的笑容显得猥琐起来,伸手去摸陈雨溪的脸。
陈雨溪吓坏了,尖叫一声然后被叶风伸手护在自己身后,小姑娘瞬间梨花带雨。
“小溪,你先回家,这里没你的事!”叶风柔声对陈雨溪道,而这时候他看着耳钉男他们的目光,已经露出了久违的可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大小姐老婆》<<<<


第3章:有钱人的恶趣味

几年的时光,简单的生活,也许让叶风改变了很多。当年的那个叶风呢?难道真的随着时光流逝,在言不由衷中下落不明了吗?
耳钉男他们的打砸还在继续,很快叶风的小摊位就被毁了,叶风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耳钉男看到叶风还是一头怒火,走到他身前,用手捅了捅他的胸口。
“小子,正式通知你,这地方没你的份儿了,别让我再看到你。我数到三,马上给我滚!”
“一,二……!”
嘟——!
刚数到二,一只拳头重重地砸在耳钉男脸上,他压根就没看清拳头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就感到口鼻一阵剧痛,一只门牙连着血水一起飞了出去。
“打烂我的东西无所谓,但我绝不容忍有人欺负你!”叶风抚着陈雨溪的小脸,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珠。
“嗯,我也不允许有人欺负风哥哥你!”陈雨溪咬牙倔强地道,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再滚落出来。
耳钉男被打懵了,差点连话都不能说,折腾了好久嘴巴才把话说利索。
“都他妈的死人啊,抄家伙废了他!”
耳钉男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从身上抽出了铁棍、弹簧刀。
四周的小摊主们都吓坏了,一时间手足无措,虽然心里都忿忿不平,可是谁也不敢得罪那帮人。
叶风拉紧陈雨溪的小手,嘴角浮现起一丝冷笑,这几只废物他根本无需放在眼里,他担心的其实是,一会儿自己近乎残忍的出手会吓到陈雨溪和周围的人。
“警察来了!”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果然一辆警车停在了路边,几个警察径直往这边跑来。
原来,被叶风帮助的那名小摊主偷偷报了警,最近的巡逻警很快赶了过来。
“谁打架?”警察厉声质问道。
“我!”叶风举了举手,耳钉男和他的手下在之前就把手中的家伙都扔掉了,然后指着自己的脸又指着叶风,对警察恶人先告状。
“都跟我回警局!”那警察一声令下,几名警员把耳钉男等几个人都押上了警车。
叶风对陈雨溪道了声不会有事的,然后也被押上了警车。
…………
几个小时后,叶风还在临时关押的拘留所,这时候一名领导模样的警员走了过来,招呼手下的警员释放了叶风。
“有人保释你出来。”那警员对叶风道,说话间上下仔细打量了下叶风,那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看什么?我难道不是地球人么?
叶风很纳闷,要是被一个漂亮女警员这样盯着,还能让他体会到作为一个帅气男人的优越感。被这么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这样瞅着,鸡皮疙瘩都能掉一地。
走出警局门口叶风也没看到那个保释他的人,在这个城市他没什么朋友,当然也不相信陈雨溪和她妈妈有这个能力这么快保释他出来,尤其是知道这个一直送他到警局门口的人是这个警局老大的时候。
“王局,请问是什么人保释的我?”叶风忍不住问道。
“关于江桥那一带地头蛇欺压小商贩乱收保护费的事情,警方已经决定严肃处理,会很快还那边一个安宁的秩序,叶先生,你可以走了!”王局没有回答叶风的问题,不过他的态度比在警局内可好多了。
“谢谢!”虽然王局答非所问,但叶风还是主动道谢,王局还主动地和他握手再挥手告别。
打人了不但顺利被保释,而且连自己摆摊地儿那一带的麻烦问题也一并解决了,再加上局长亲自送行,那态度……,叶风用脚底板想也知道,保释他的人是大有来头的。
会是谁呢?
走在大路上,叶风还在纠结这个问题,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人帮助他,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身后一道刺眼的车灯,接着一阵劲风,伴着刺耳却又性感的刹车声,他的左边已经多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一辆红色跑车停在他的旁边,右侧车窗已经摇下。叶风有些好奇地弯下腰,看到了驾驶位上一张靓丽无比的脸,四目相对的一幕倒让车里车外两人都有种熟悉感。
“原来是你啊!”叶风愕然。
驾驶者不是别人,正是昨晚上与他同床“共度一宵”的那绝色美女。
和上次的装束不同,美女改变了之前的性感娇媚路线,一件浅米色小外套,搭配着同色系的休闲裤,头发也束了起来,简单休闲之间又略带职业风,非常得体。叶风觉得,这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起来顺眼了不少。
那美女没说话,只示意叶风上车,叶风倒不推脱,直接钻进了车。
车里是熟悉的香奈儿香味儿,和昨晚上的一模一样,毋庸置疑这款香水很受这美女钟爱。
当然了,也很受异性喜爱,叶风头偏向主驾驶位的方向,贪婪地多深吸了几口,一脸的惬意。
那美女察觉到叶风的这个举动,黛眉随即一蹙,油门一踩,一道火红的影子向前疾驰。
“法拉利LaFerrari,6.3LV12引擎,960匹马力,全球限量499辆……!”叶风玩味地笑了笑,仅凭这辆车就能知道这女的身家不菲,也能证明保释自己的人就是她了。
叶风试探着主动找这个女的说话。如果不是人家的帮忙,自己接下来若干天都得在局子里呢,一声谢谢总是应该的。
即使自己昨天救了这位美女,她一声谢谢也没有。
“美女,谢谢你保我出来!”
那美女没有理他,听着车载音乐专心致志地开着车。
“还没请教?”
“其实昨天晚上……!”
“你闭嘴!”那美女似乎被击中了软肋。
“终于证明你会说话了,我只是要你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儿?这好像不是我回家的路。”
那美女还是没有回答叶风,只是加大了油门,驶上了海边公路,快速驰骋几分钟后就在一个观景台处停了下来。
地方有些熟悉,叶风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昨晚上他救这位美女的地方。
“我们谈谈!”美女终于正视了叶风,正色对他道。
叶风很纳闷:深夜十二点,一个绝色美女亲自开车载着自己,到这么个特别的地方,然后告诉他要和他谈谈。
“谈谈?哦,还是为昨天晚上的事吧?”叶风道。
那美女似乎很忌讳叶风说昨天晚上,每次他提到这个词都会惹得她黛眉一蹙,眸子中的不满几乎要溢出来。
她这才意识到叶风还穿着干活时的那套衣服,脏兮兮油腻腻的,浑身还散发着一股羊肉特有的肉猩味儿。对于有洁癖的她来说这是不可原谅的,一瞬间她真后悔让叶风上车了。
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了一些,她打开了车窗止不住咳了几声。
“谈谈可以,能换首曲子吗?我今晚心情还不错,这曲子太影响心情了。”
那美女伸手关掉了车载音乐,再次深呼吸了几口,那态势就像是即将要做一个关乎地球人命运的重大决定。
“我调查过你,你在这个城市有几年时间,一直在江桥那边卖烧烤,住在安宁街城中村,目前是单身一人!”美女望着叶风,正色道。
“差不多都对吧,只是——你想怎么样?”叶风愕然
“跟我订婚!”美女正色道。
“啊?你说什么?外边风挺大的,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次!”
美女瞪了叶风一眼,只得蹙着眉又重复了一次:“你跟我订婚!”
“如果我没听错,你说的是——订婚?”叶风觉得自己有种眩晕感。
“是!”
“……”
“不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要你尽快和我订婚。”
叶风摊手道:“就因为昨天晚上吗?其实我昨晚上我救你目的单纯得不得了,
我对你这款限量版法拉利发誓,我没想过要你任何回报!”
没想过回报是假的,只是这回报未免太大了些吧?以身相许?叶风还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这不过是昨晚上自己乱七八糟的臆想而已,成真了?
那美女正色道:“我去医院做过全面检查,结果可以证明你说的话。我提出的不是要回报你,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现在的我,需要一个人跟我订婚!”
“如果我没猜错,是要我当挡箭牌么?用你和我之间的订婚,来为你阻挡一些人和事?”叶风的反应倒是挺快,毕竟除了这,好像也没其它可能性。
那美女见被点破,倒也并不吃惊,只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风撇了撇嘴:有钱人的恶趣味,他其实挺讨厌的!
“你放心,既然只是场交易,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你直接说吧,你想要多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大小姐老婆》<<<<


第4章:无赖的女人

叶风有些无语:你怎么肯定我一定就会答应你呢!
“小姐,你也调查过我了,所以你肯定不会是因为我的帅气而选中我的吧?以你的条件,你可以选择任何人担任这个角色,并且应该不会有人拒绝的。”叶风笑道。
“还是因为昨晚的事儿?或许对你来说,上了烧烤小哥的床是一件让你很郁闷的事,不过,我也不会因为搂过一个漂亮的名门大小姐睡觉而荣耀。我对你保证,昨晚的事情我会烂在肚子里,不会对任何人说。当然了,其实你完全不必担心,我压根就不认识你!”
“哼!我想保守秘密需要那么麻烦吗?我可以让你在这个城市消失。”
“杀人灭口吗?你真狠!”叶风道。
上帝,你为什么创造了这个女人?这谁敢要啊!
“是让你没法在这个城市呆下去!”她纠正了一下。
然后,她拿出了几张照片丢给叶风,示意他自己看。叶风拿过一看就明白了:照片上居然是她赤脚从他住的那个院子跑出的情景,然后叶风拿着她的那双鱼嘴靴追出了院门。
日了狗了,这不是今天早上的情景吗?怎么被偷拍了?
“这是某些居心不良的人跟踪我偷拍到的,哼!他们这样做,无非就是想知道我平时对他们谎称的男朋友是谁罢了。”美女的脸上带着些胜利的笑意。
“所以你决定将错就错?”叶风再次苦笑了一声,这位大小姐的古怪请求,原来是将错就错的产物。
他现在明白了,自己昨晚上救了她,而她又一直对某些人谎称自己有男友,某些人跟踪她,得到的是她衣冠不整地从他的住处出来的暧昧画面。
更可恶的是,那照片上自己居然露出了正脸,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很是清晰,如果登在报纸上,第二天他肯定会被整个市场的异性围殴。
弄巧成拙了!
那美女点了点头,继续道:“我一年给你一千万,不满一年的也按照一年计算,放心,我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两年。怎么样?”
说完了她一身轻松,抬起美眸瞟了一旁的叶风一眼,算是征求他的意思。
“如果我现在答应你了,我不是连我未婚妻叫什么都不知道?”叶风望着对方那张美到极致的脸调侃道。
那美女拿出一张自己的照片,上面写着一个名字。
“林安琪!”叶风念了一下这个名字,体会着这个名字的美感,他觉得还能算得上是人如其名。
“好,你这是答应了吧?”
“谁说的,我可没答应你!”叶风撇了撇嘴道。
林安琪随即面露愠色,美眸中尽是不解。她是个很自信的女孩,当然了,她有自信甚至是自负的理由。
以她的身份,绝不缺乏众星捧月的生活,因为只要她愿意,她的追求者可以从龙海的东城排到西城。所以她在对叶风说出这件事情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拒绝这个词。
而现在,眼前这个三流市场的小贩,面对众星捧月、身份尊崇的她以及千万的年薪,会一口气拒绝。
这是羊肉串吃多了脑袋反串了吗!
“你说什么?”林安琪美眸中除了不满就是不可思议。
叶风道:“我说的是中文,你的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
看到林安琪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叶风有些哭笑不得:我为什么不能拒绝?难道我们这些人,就应该成为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玩物吗?
“因为这不是我的风格,林小姐你不是我钟情的人,我也不可能受林小姐你爱慕,这样子大家在一起,不觉得憋屈吗?没有感情基础的人订婚有什么意思呢!”
“一年两千万,三千万……!”林安琪来了气,娇俏的小嘴也因为生气而嘟了起来。
叶风更是无语,明明就是个刁蛮顽劣的千金大小姐,玩什么深沉装什么高冷,这下原形毕露了吧!
“小姐,你觉得我像是能轻易被金钱诱惑的人吗?”叶风很装逼地道。
“要怎样你才答应和我订婚?”林安琪的态度仍旧咄咄逼人,叶风的拒绝让她恼羞成怒。
“我说过了这是我的原则问题,如果你追求我,并且很有诚意,作为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正常男人,或许我是可以被你的美貌和真情打动的!”
“但是,现在的这种方式我肯定不能接受,我没有假订婚的习惯,更没有当挡箭牌的爱好。再说,我也不至于是没人要的男人,何必为了两年的富贵而失去一大片森林!怎么说我也是我们那市场首帅,暗恋和主动追求我的小姑娘也不少。”叶风有些玩味地摇了摇头道。
“我追求你?哼!今天晚上我不是来听笑话的!”林安琪有些无语,这男人,自我感觉未免也太良好了。
“所以啦,我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叶风倒是很知趣。
听到叶风这么说,林安琪似乎对他不抱什么希望了,眸子中呈现出的是淡淡的失落。
“再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答不答应?”林安琪的声音很是委屈。
“不答应!”
别逼我!别逼我!你要再逼我我就……我就从了!
“下车!”林安琪恼火了。
“林小姐,你不至于残忍到这么晚让我一个人走路回家吧?”
“下车!”
“下车可以,只是你千万别想不开啊,虽然我拒绝了你,但还有大把优秀高富帅在等着你。”
“你不下车我下!”林安琪气嘟嘟地下了车,往海边护栏的方向走去。
海风很大,吹拂起林安琪的长发,娇俏的身影在黑夜的海边,显得孤寂而单薄,楚楚可怜。
看着林安琪海风中单薄的身影,叶风一时间有些过意不去,自己这么一位一向以护花使者自居的好男人,今天是不是有点小残忍了?
“喂——!你干什么?”
叶风看到了惊恐的一幕:林安琪居然翻过了观海栏杆,直愣愣地立在岸边,原本抓着栏杆的双手,现在已经松开了一只……。
叶风下车风一般追了上去。
“你干什么?有话好说!”叶风抓住了林安琪的一只手臂。他很郁闷,他完全没想到林安琪会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这女人真是没救了!
“放开我!”
“你先上来!”
“你是谁呀?我吹吹海风,管得着吗你!”林安琪不以为然,挣脱开叶风,然后连另一只手也松开了,单薄的身体在海风中摇曳着。
“好吧好吧,不就是要当我未婚妻嘛,给你这个机会就是了!”叶风一副有话好说的姿态。
“你说什么?外边风挺大的,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次。”林安琪重复着叶风之前说过的话。
“我答应你,假扮你的未婚夫!”
林安琪作不以为然道:“这个啊?你说的是真话?”
“对着大海发誓,是真的!”
“如果假的怎么办?”
“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叶风欲哭无泪:小姐,你真幼稚!
“是你自己说的哦,我没有逼你是不是?”林安琪一脸得意。
“是!”
尽管沉寂在这个城市里已经三年多了,叶风已经让自己来了个彻底转变,整个人如同回炉再造了一般。
但有一点却没有改变,一直以来他都不允许自己出现一个错误,那就是见难而不救,这也是他昨晚上要救素不相识的林安琪的原因。
虽然明知道林安琪是在要挟他,不可能真的跳海,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要努力避免任何意外的发生。
事实上,林安琪提出的这个,在某方面还是打动了他的,叶风现在的确很需要一笔数目不小的钱。
而现在叶风很想哭:见过无赖,见过女人,可是没有见过这么无赖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大小姐老婆》<<<<


第5章:邻家女孩

叶风被林安琪送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进去坐坐吗?”叶风下了车,指了指自己位于二楼的小屋方向友好地面对林安琪问道。
“没兴趣!”林安琪不高兴地道。
如果不是那个房间里一夜的暧昧,她也不至于将自己珍藏许久的爱情之箭射向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只是假射。
“好吧,那早点回去,大半夜的一个人开车小心点!”叶风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准备进院子的大门。
“等等——!”林安琪一声娇喝。
“还有什么事儿?”
林安琪正色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正式是那种关系,之前我在车上和你说的那些,你都记住了吧?”
“记住了,老婆!”叶风又是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那就好!嗯?你刚才叫我什么?不许你这么叫我!”林安琪一脸不满地道。
叶风道:“是你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正式是那种关系的,我这不是正式进入角色嘛。”
“那也不行,不许你这么叫我!”
“那什么时候行?”
“什么时候都不行!”
“那我应该怎么叫?”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看着办,叫个人还不会吗?”
“老婆!”
“你——去死!”
伴随着法拉利性感的发动机声,火红的影子迅速驶出城中村上了大路,顷刻就消失在叶风的视线中。
院子里只有一户灯还亮着,正是陈雨溪和她妈妈住的地方。陈雨溪是学习很用功的女孩,现在备战高考,每天晚上都会学习得很晚。
她的妈妈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家,非常辛苦地供陈雨溪读书,并且还欠下了一笔数目巨大的欠款,多年来母女俩的生活一直很拮据。
一切只因为她当年嫁的是一个很没责任感的男人。
陈雨溪的爸爸原本有一份很稳定的工作,虽说不能大富大贵,但生活安逸,有漂亮的妻子和女儿,一家人其乐融融。
但就在十多年以前,陈雨溪还非常小的时候,她的爸爸和一帮人下海去了海外淘金。可是非但没能让妻子女儿过上富裕生活,反而欠下了二百多万元的巨额债务,本人也从此了无音讯,生死不明,这笔巨额的债务直接到了她们母女头上。
这件事情陈雨溪一直都不知道,她妈妈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叶风也是今年才从陈雨溪妈妈口中得知的。
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那笔债务仍然还有将近二百万,是她们母女尤其是陈雨溪妈妈极大的负担。
“小风,是你回来了吗?”楼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正是来自陈雨溪的妈妈李青兰。
这是个还不到四十岁的女人,这些年的生活压力,使得她看起来比正常女人显得憔悴和忧郁一些,但好在她的积极坚强,使得她并不显得比别的女人老。
“嗯,回来了兰姨!”
“你怎么出来的?听说你被抓进去,小溪急得直哭,我还在想办法看怎么尽快保你出来呢。”李青兰关切地对叶风道。
“谢谢兰姨,我已经没事儿了,小溪呢?”叶风问道。
听到叶风没事,李青兰放下心来,随即又叹了一声:“这丫头一直担心你,一晚上都没心思学习,也是太累了,哭着就睡着了。”
叶风干笑了声,脸上浮现出一丝过意不去的表情。
“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了,兰姨你早点休息吧。”叶风道,本想去看看陈雨溪,但一想既然她已经睡下了就不便打扰了。
“小风,你过来下,我有件事情和你说。”李青兰招呼叶风进了屋子,一脸神秘,不过叶风随即就猜到她所说的是什么事儿了。
就在刚才,李青兰接到了一条银行信息,她的银行卡里一下子打进了两百万。这笔钱除还清所有的欠债外,还能留下足够陈雨溪上大学几年的费用。
对于李青兰来说,这笔钱自然来得太蹊跷,所以让她不安。殊不知,这正是叶风的杰作。
在答应了林安琪的那个要求后,叶风也直接提出了请求:让林安琪先支付两百万的定金。
这大小姐倒是爽快,二话不说就直接用手机给叶风提供的银行卡转了两百万。
来到这个城市几年,叶风和陈雨溪一家相处得很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在得知陈雨溪家有那一大笔欠款后,叶风一直就想着怎么去帮她们还上。
不过现在听到这,叶风先是故作惊愕,然后再故作思索后对李青兰道:“兰姨,也许这就是小溪爸爸寄给你们的。”
“都这么多年了,他怎么会突然这样呢?如果是他,他又为什么不来见我们?”李青兰不相信,而提到那个男人,她的目光中又透射出一种埋怨和愤怒。
李青兰担心这钱来路不明,是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打给她的。陈雨溪的学校就有家境比较好的男同学,有追求陈雨溪的意思。
并且那家人不知道从什么途径知道了她家的情况,那家家长还来找过李青兰,对她表示他们可以帮助她把这笔账还清,而且陈雨溪今后上大学费用,毕业后工作等问题都由他家解决,目的是陈雨溪和他家儿子交往,今后做他家儿媳妇。
不过,李青兰当即以陈雨溪年纪还小为由断然拒绝了。
现在这莫名打到卡里的两百万,不能不让她往那家人身上想。
叶风不知道还有这一出,不过要说陈雨溪追求者众多这倒是肯定的。
陈雨溪中考时成绩很好,但是因为家庭经济原因才放弃了重点高中,而选择了一所私立中学,因为这所中学免除她的一切学费。
这是一所类似贵族学校的中学,那里的学生除了成绩优异的,就是家庭条件特别好的。
陈雨溪聪明漂亮,品学兼优,是她所在学校的校花。这样的女孩,吸引一些花花草草再正常不过了。
叶风对李青兰说了几句,让她不用为这个担心,他可以通过银行转账信息帮忙查查钱的来源。
他心想着回头给这笔钱找个合理的来头,让李青兰把这笔钱接受了。
“唉!其实要真有个家里条件不错并且真心对小溪好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李青兰轻叹了一声道。
因为母女二人这些年实在吃了太多苦,李青兰当然希望女儿以后能过上好的生活。虽然她现在不会同意有人追求陈雨溪,但她当然希望她以后能有个很好的归宿。
“放心吧兰姨,小溪以后肯定会找到对她好的人了,还是金龟婿。”叶风安慰李青兰,对她道了声晚安回自己房间睡觉。
李青兰微笑颔首,静静地望着叶风离开的背影出神。
第二天一早,叶风就被熟悉的敲门声唤醒。
“风哥哥——呜呜!”叶风一开门就被少女的藕臂环抱,他很幸福地享受了一小会儿。
“风哥哥你没事吧?昨晚我和妈妈好担心你,呜呜!”看到叶风安然无恙回来,陈雨溪娇俏的脸上尽是喜悦,可是眼圈却红红的,很明显昨晚哭过,现在激动之下眼角还挂着泪珠,梨花带雨。
叶风笑道:“当然没事了,而且还是警局老大亲自放的我,他还准备留我吃大餐呢,让我给推了,我家小溪还在家等着我呢,我哪有空陪他们。”
“好啦好啦,风哥哥你又吹牛没正经了,哼!”陈雨溪破涕为笑嗔怪道,然后问叶风到底是怎么这么快出来的。
叶风只告诉她警方认定他出于自卫没有过失,就直接把他放了,陈雨溪当然也相信了。
“好啦小溪,时间不早了,你该上学了,迟到了老师打屁屁!”叶风伸手在陈雨溪瑶鼻上刮了一下道。
“哎呀!是啊,我快迟到了!”陈雨溪看了下时间,嘟着小嘴道。
“小溪,我送你。”叶风道,陈雨溪自然很愉快地答应了。
“妈妈,我上学了!”陈雨溪收拾好坐上叶风的小电动三轮车,和妈妈告别。
“路上慢点!”李青兰目露慈爱,目送着他们出门。看着陈雨溪和叶风融洽投缘的样子,一瞬间她的目光又有些出神。
“小风倒是个不错的孩子!”李青兰轻叹了一声,口中喃喃地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大小姐老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