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神帝秦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秦苏公孙灵儿小说完结版

小说:修罗神帝

作者:孤寂星河

主角:秦苏,公孙灵儿

类型:奇幻玄幻

简介:少年秦苏,被家族之人挖骨敲髓,失去灵骨血脉,然而,一颗神秘的珠子,让失去灵骨血脉的秦苏,再次走上强者之路,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一个被命运操纵的少年。一个被轮回剥夺的宿命。天道不容,地势无情。仙,妖,神,魔,鬼!一念化妖斩万仙,一念为魔诛仙尘,一怒焚天裂星河!平凡少年,身负异血而上,叱咤星宇,大闹众界,弹指崛临神迹!
修罗神帝秦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秦苏公孙灵儿小说完结版

《修罗神帝》在线试读

第四章

郭家府邸外。

“来者何人,闲杂人等速速滚开!”一个侍卫模样的大汉,站出爆喝道。

“瞎了你们的狗眼!”

“好好看看我是谁!”李长风怒吼一声。

如果是平时,这些侍卫自然认识他。

可现在他断了一条手臂,看起来极为狼狈,这侍卫将他当成了乞丐。

“李公子?”

“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侍卫大惊失色,急忙擦了擦眼睛,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还不快让开!”

李长风叫骂一声,痛的几乎快要昏厥过去。

可一想起秦苏就站在身后,他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秦苏?”

“你这个废物怎么来了!”

“难不成提前过来,讨杯喜酒喝?”一个侍卫眼角一撇,看到了站在后方的少年,当即咧嘴一笑。

整个流云城,谁不知道秦苏的废物之名!

他们不是秦家的人,自然不用把秦苏放在眼里。

可他话刚说完,整个人便愣住了。

因为李长风和王邹两人的目光,露出了浓浓的同情之色,顿时让他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噗嗤!”

一道剑光横扫,直接刺中了他的胸口,连带着鲜血飞洒了出来。

这一剑虽不致死,但却让人痛不欲生。

秦苏看了他一眼,目光蔑视道:“一个贱奴,也敢羞辱我?”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拿下他,把他双腿双脚都要剁掉!”

“啊!还不快动手!”

他神色惊骇,咬牙发出嘶吼。

其余几个侍卫,全都目瞪口呆,如同化作石雕。

“阻我者,死!”

秦苏手持长剑,低声冷喝。

他看也未看其他几人,大步踏入,选择无视。

“你们都死了吗!动手啊!”

那侍卫满脸怨毒,冲着其余几名侍卫咆哮。

话音落下,几人依旧没有反应。

“天啊……他们都死了!”

李长风忍不住伸手一推,瞬间四五道身影噗通倒地,早就死了。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刚才出手……”

两人心中狂吼,骇然到了极点,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楚,秦苏是如何出手灭杀的。

“灵气化形,剑气脱体,这是凝血六层才有的境界啊!”

“六年前的那个他……回归了!”

这绝对是轰动全城的大事,甚至会让各大家族坐立不安。

甚至一些大势力,都会被吸引而来。

千风学府,作为流云城最大的学府,每年都会挑选资质不错的天才,进入庞大的宗门圣地。

那里才是强者的天堂!

要知道,秦苏废了六年。

六年前,他便是凝血六层巅峰境界!

而如今的流云城,年轻一辈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才凝血六层而已!

可想而知,今日之事若传播出去,会引起多么大的轰动。

……

此时,郭府上下,已经装点的喜气洋洋。

一道少女身影,肤若白雪,在折射的光束下,整个人如同染上了淡淡的红彩,显得格外美丽。

“苏哥哥,清儿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

“我不会嫁给郭炎,哪怕是死……”

“只要你能重新修行,清儿牺牲这条性命也不后悔!”少女目中露出一抹绝望,她正是秦清。

对于秦苏在族中的遭遇,她还不知道。

族中长老告诉她,郭家在皇城有背景,只要答应嫁给郭炎,郭家便会送来聘礼!

这聘礼,便是能够治疗秦苏的奇药!

至于秦苏突然消失不见,则是称他外出采药,寻找恢复修行的方法去了。

她自然想不到,秦苏已经遭到了家族的毒手。

“小美人,你先好好呆着,明晚我便要宠幸你!”

郭炎看着房间中的秦清,一想到再过不久,就能够得到这个美人儿,他就感觉浑身酥软,一阵激动。

“秦苏?”

“哼,就他也算天才?”

“我郭炎最看不起的就是天才!”郭炎心中冷哼。

他虽然看起来风流倜傥,但骨子里却奸诈心狠,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子,贪恋秦清的美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少爷!”

“大事不好……”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匆忙跑了进来。

可他话还没说完,整个人便跪倒在地上。

“大胆,什么人敢来郭府撒野!”

郭炎身边的一个跟班冲出,发出冷喝。

这跟班名叫刘德彪,乃是郭炎身边的走狗,十分得宠。

“滚开!”李长风第一个走了进来。

紧接着便是胖胖的王邹。

他们两人,在秦苏的威慑下,直接带路来到了这里。

此时,两人都有些麻木。

一路之上,但凡有人阻止,全都被秦苏一剑横扫!

这样恐怖的实力,让他们生不出一丝忤逆的想法。

“长风兄?”

“你没有长眼睛吗,这是李长风公子,还不退下!”郭炎露出不快,对着下人呵斥。

见两人身受重伤,他正想询问时,只见两人身后又出现了一道身影!

一道紫衣长衫,长发乌黑的少年身影!

“哈哈!”

“我倒是谁,原来是苏小弟,我正想邀请你前来一座,与众位俊杰相识一番,没想到你随着长风兄一起来了!”郭炎哈哈大笑,看似极为的亲切。

“只是……”

他话音一顿,盯着秦苏质问道:“他们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对于外面的事,他这里还不知道,那进来通报的下人,则被秦苏踩在脚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秦苏杀上郭家?

这怎么可能!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一个废掉的人,怎么能够做到!

可秦苏手中的血剑,以及李长风两人的恐惧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说此子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原来是他就是曾经那位秦家天骄!”

“呵呵,天骄!”

“他现在沦为废物,哪里配得上天骄的称呼?”

“我记得秦战那个老疯子,进入那个地方已经有五六年了吧,如果早知道九死无生,恐怕就后悔了吧。”

大厅中,一道道冷笑声响起。

除了郭炎,还坐着数位年轻俊杰,皆是流云城中的名门望族。

瞬间,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秦苏的身上。

他们虽然惊讶,但却不认为是秦苏出的手。

因为,秦苏不能修行这一个事实,在众人心底已经根深蒂固。

不然,他的爷爷秦战,也不可能为了恢复他,前往绝地去送死了。

郭炎看似镇定,内心却十分疑惑,他从秦家多少知道一些,秦苏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应该被镇压了才对……”

“难道秦家有强者暗中出手相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修罗神帝》<<<<


第五章

“秦苏哥哥!”

“是他来了!”

大厅后,一间华丽的厢房中,一道柔美的身影闻声冲出,正是秦清。

“清儿!”

“我来带你回家!”

秦苏大步冲出,无视众人异样的神色,他此行的目的,便是要带走秦清。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个人都清晰可闻,闻言露出诧异。

“带她走?”

“抢婚?”

“这简直太可笑了!”

如果是曾经的秦苏,他们或许还会忌惮。

可现在,完全是自取其辱。

更何况,秦清已经被秦家许配给郭炎了,这是钉在铁板上的事情了。

郭炎冷冷一道:“念在你是清儿的哥哥,我才给你脸面!”

“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明日便成为我的女人,她是我的妻子,你算什么东西!”

若不是今日众多俊杰在场,他早就将秦苏镇压,当着秦清的面狠狠羞辱了。

“看在清儿的面子上,今日你闯我郭家的事便不和你计较了!”

郭炎狂傲道:“自断一臂,滚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数十道侍卫身影冲出,将秦苏死死包围。

“自断一臂!”

“哈哈!”秦苏冷冷一笑道:“你觉得你是皇子,还是神轮强者?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只愚蠢至极的蠢猪罢了!”

“放肆!”

“你竟然敢辱骂少爷,实在是该死!”

刘德彪怒吼一声,第一个冲了出来。

“难道族内出现了变故!”

秦清惊呼,她极为的聪明,尽管不知道缘由,但也猜测出了大概。

那所谓的聘礼,不过是一场骗局!

她想冲出,可还没走出半步,便被人困住,身体无法动弹。

“你还是老实看着比较好,如果有可能,将来我还要叫你一声少夫人!”

秦清的身后,守着一位老奴。

这老奴头发花白,半只脚踏入黄土,修为赫然是凝血八层境界。

“唰!”

刘德彪手握冷刃,瞄准了秦苏的手臂,猛的砍了过来。

他虽然是跟班,但实力确实不俗,乃是郭炎手下的得力干将。

“自如其辱!”

“曾经的天才,现在要被一个跟班废掉手臂了。”

见刘德彪出手,众人一阵冷笑,有些唏嘘。

“杀你太便宜了!”

可就在这时,一道冷声传出,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秦苏猛地挥手,剑光如风雷电闪,快到令人咋舌。

“啊!”

随着一声惨叫,刘德彪的手臂,竟然被瞬间斩断。

由于速度太快,他的身体还处在紧绷状态,一剑之下,鲜血喷涌出两丈多高,画面让人不寒而栗!

“我虽然废,但是还轮不到这样的贱奴来嚣张!”

秦苏面不改色,又是一剑落下,将他的左臂也斩了下来。

这一幕,透着狠辣!

霸道!

狂妄!

这是众人能想到的所有词语。

“哧!”

见此一幕,数十道侍卫身影,立刻拔刀就要将秦苏轰杀。

“都退下!”

突然,郭炎皱眉开口。

他心中在犹豫,真的在这里杀掉秦苏,他还没有那个胆子。

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秦苏的剑已经破空而出。

“噗!”

当先一人被洞穿,面如死灰。

只是一剑,简单而直接,但落在众人的眼中,却是恐怖至极。

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轰!”

大厅中,剑气滚滚,冲来的数十名侍卫,齐齐喷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的跪倒在地上,惨叫声不断。

秦苏立身在中央,一字一句冷冷道:“放了清儿,我只带她走!”

“难怪你如此狂妄,这就是你依仗的资本?”

郭炎心中一惊,没想到秦苏突然变得这么强,而且出手果断,丝毫没有将在座的众人放在眼里。

“清儿心甘情愿随我来此,何来拘禁之说?”

“你敢伤我的人,如果就这样放了你,我脸上无光,所以只好亲自出手教训你一番!”

“如果你能接我一招而不败,我就让你带走,如何?”

郭炎暗暗思索,冷声笑道。

同时,他暗中吩咐下人,前去秦府打探消息。

秦苏独自前来,让他感觉隐隐有些不妙。

不过,秦家已经收了自己的聘礼,秦清便是他的人了。

就算让秦苏带走,又能怎样?

他一招之下,就算不能杀死秦苏,也会将他彻底打成残废,永远都站不起来!

“我答应!”

闻言,秦苏没有犹豫。

如果拖延下去,到时候不但带不走清儿,消息还会传回秦家,那时候他就危险了。

“原来是个白痴!”

“他这辈子,只能躺着度过余生了!”

众人议论,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郭炎早已成年,比秦苏年长几岁,修长更是突破了凝血七层。

就算秦苏恢复了修为,也不是他的对手。

“接招吧!”

郭炎露出狞笑,他身上的气势便不断攀升,和之前的感觉判若两然。

凝血六层!

凝血七层!

……

“不对!他的气息还未停止,竟然还在攀升!”

“凝血八层!”

“天啊!这才多少时间!”

“怎么可能!郭炎兄竟然突破到了凝血八层!”

这突然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就连地上躺着的刘德彪也停止了嚎叫,双目之中带着震撼和兴奋!

他巴不得,主子一招将秦苏当场灭杀!

郭炎俯视着秦苏,好似有一道光环笼罩在身上。

就算秦苏是天才又能如何,不废又能如何,他早已将其超越!

“我给你最后机会,现在低头,将来还有命喝杯喜酒!不然……”郭炎冷笑,带着一股傲气凌然。

“如果你再敢多说一句,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秦苏直接打断话语,冷冷咆哮:“放她出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为之发愣。

没想到,他竟然比郭炎还要嚣张?

“沧伯让清儿小姐出来!”

郭炎令下,那老奴手持拐杖轻敲地面,秦清瞬间恢复了自由。

“秦苏哥哥,是我拖累了你,你这样会送死的!”

秦清眼角湿润,冲到了秦苏的怀里。

直到此刻,她还不知道家族对秦苏做了什么。

“我没事,他们把你怎么了!”

察觉到她的气息全无,秦苏眉头不由微皱。

“别担心,不过是暂时的,过两天她就会恢复了!”郭炎闻声开口,眼睛却在盯着秦清,露出一丝邪欲的目光。

‘卑鄙无耻,你不怕爷爷有天回来,找你们算账么!”

秦清面色怒红,郭炎虽然没把自己怎么样,但是那老奴却暗中给自己下了药,让其使不出力量。

“你想的太多了,别说是他,就算神轮秘境的强者,但凡进入那种地方,有几人活着出来?”

“人交给你了,现在可以接招了吧!”郭炎阴阴一笑,手中黑光闪动,出现一把乌黑的战刀!

刀身极重,足有一人多长,看起来充满了爆发力。

上面布满了纹路,隐隐有神光流淌四溢。

“灵器!”

“不对!”

“这竟然是……”

见到这兵器的瞬间,众人猛的起身,眼眸紧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修罗神帝》<<<<


第六章

“这是蕴含道纹的道器!”

寻常修士所用的乃是灵器,可以通灵,十分的珍贵不凡。

而道器,只有神轮秘境的强者才可以炼制,可是说拥有一件道器,同等境界中立于不败!

以郭炎的身份,要得到一件道器并不难。

众人万万没想到,对付一个秦苏,竟然动用了最强的手段。

“不要!”

秦清双眸一缩,知道这道器的可怕,就要冲出去为秦苏抵挡,可是郭炎的速度之快,她根本来不及去阻挡。

“来吧!”

秦苏紧咬牙关,他太压抑,太需要实力了!

他虽然看似轻松,但体内的伤势却无比严重,能够逃出秦家的关押坚持到现在,已经极为的不易。

“想带她走,就接我一刀!”

郭炎此时不在冷笑,而是发出一声嘶吼,似乎要将秦苏活活劈成两截。

“凝血八层实力,加上这件道器,就算是凝血九层的强者也不敢徒手去接啊!”

“咔嚓!”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郭炎一刀劈出,化出一道惊天长虹,直逼秦苏眉心。

“轰!”

秦苏猛然张开双臂,一道道血光在身前汇聚,轰然爆发!

在疯狂的呼啸下,空气竟然发出一声声颤悚。

“咔嚓!咔嚓!!”

刹那间,脚下的地面被震的寸寸爆碎,如同龟纹一般密布开来,向四周席卷。

秦苏死死的抵挡住刀刃,身上发出一声声暗响,那都是骨头发出的声音。

“噗!”

他脸色惨白,鲜血的血液从口中喷出,下方大地再次崩碎,延伸至所有人的脚下。

“快退!”

瞬间,众人纷纷倒退,生怕殃及到自己身上。

“他竟然徒手接下了道器!”

“我没有看错吧?”

众人目光阴沉,露出惊骇。

秦苏竟然徒手接住了道器一击!

只不过,他浑身染血,膝盖强弩的弯曲着,好似随时会栽倒下去一般。

“我已做到,我现在就带她走!”

秦苏双眸冰冷,如同九幽寒地一般,睫毛之上挂着的不是泪,而是血。

虽然同样温热,但滋味却不同。

“苏哥哥,清儿这就带你回家……”

秦清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扶着秦苏向外走去。

“轰隆隆!”

就在两人迈步的一瞬间,忽然天空风云变幻,雷霆轰鸣!

一片片乌云遮笼天地,雨水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

“看来,老天不想让你们走啊!”

大厅中,一个始终沉默的青年,双手把玩着一盏精致的茶杯,轻轻饮了一口。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秦苏开口说话。

这个青年,并非流云城之人,而是来自楚国皇城。

“主人!不能放过他,要替我做主啊!”

刘德彪被人封住了经脉,性命算是保了下来,见秦苏两人要走,他咬牙发出低吼。

他恨死了秦苏,恨不得要喝了他的血,扒了他的皮。

失去了双臂,他的未来不堪设想。

“我让你走,不代表他们放过你!”郭炎闻声,忽然露出一丝淡淡的阴笑。

大厅之外,一道道侍卫身穿铠甲,站在雨中纹丝不动。

这些侍卫,修为大多在二三层境界,甚至还有几个凝血四五层境界的样子。

可以想象,当年在众人眼里,秦苏十岁凝血境六层巅峰,是多么的变态!

“不想死的都滚开!”

秦苏双目冷漠,看着众人蓦然开口。

“咳咳。”

秦苏忍不住呛了一口血水,随即被雨水冲散,铮亮的铠甲透着肃杀之气。

显然,他们暗中得到了命令,不能让秦苏把人带走。

“我留下!”

“我不走了,求求你们放苏哥哥离开!”秦清忍不住心痛,哭泣的叫喊。

她不忍心看着秦苏,为了自己牺牲掉性命。

“哦!”

郭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从出手到现在,他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哈哈!”

可就在这时,秦苏忽然笑了起来,一字一顿道:“我与公孙家族有婚约在身,你敢食言,必灭满门!”

“嗡。”

话音落下的瞬间,所有人心头都是一颤!

公孙家族!

楚国第一世家!

第一骄女,公孙灵儿!

他们都忘了婚约的事情,随着秦苏沦为废物,随着秦战消失陨落,这件旧事早已被众人渐渐忽视了。

这六年之中,虽然公孙家族没有与秦家往来。

但这婚约……依旧是存在的!

“苏哥哥……”

秦清心中震动,惊讶的望着秦苏,她知道秦苏从来不想提及此事,甚至不愿提及,这是他心中的痛楚。

没想到,眼下为了自己,竟然主动开口了。

如果公孙家族得知此事,就算不在意秦苏,仅仅为了面子,对郭家降下怒火,那也不是郭家能够承受的。

郭炎面色难堪,他还未开口,那把玩茶杯的青年,猛的站了起来,手中茶杯爆碎。

“你说什么!!”

“你刚才说你和谁有婚约!”

青年面色如玉,声音低沉而冰冷,甚至有些疯癫之色。

“我说,公孙灵儿是我的未婚妻!”

秦苏半个身子几乎麻木,伤势十分的严重。

他可以看出,眼前这位青年必然与公孙灵儿相识,甚至对她还有爱慕之情!

公孙家族高高在上,公孙灵儿集天地宠爱于一身,他自己也很想见见,与自己有了婚约的这位骄女,到底长什么样子!

他不想提起,但今天他必须提起,用来震慑!

“我不杀你,也不会拦你!”

青年缓缓靠近秦苏,声音冰冷道:“你后不准再说此话,你和她没有关系,永远也不会有,如果让我再听到你胡言乱语,我会把你一片一片的撕碎!”

“是么!”

秦苏冷笑,暗暗猜测这青年的身份。

“好自为之,我只想说,你不配,连仰视她的资格都不配!”

青年声音冰冷,直接转身走开,没有阻拦秦苏二人。

“公孙家族会管你的死活,别做梦了!”

“你断我手臂,我就要你命!”刘德彪心中疯狂,他已经看出秦苏身体虚弱。

当即没有犹豫,猛的张口喷出一道玄光,哧然是一把三寸长的飞剑!

这是他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得到的一件灵器,且只能动用一次!

察觉到不妙,秦苏双眸寒芒四射,身体爆冲而出。

“轰!”

他强悍袭出,掌心猛的扣在了他的嘴巴上,体内血脉咆哮,顺着整条手臂疯狂轰出。

那喷出的玄光,被秦苏生生挡住,鲜血狂撒。

“你真该死!”

秦苏低吼,长发飞扬,五指颤抖间连带着刘德彪的半个身子,瞬间被轰成了灰烬。

“天啊!”

“这……这是什么力量!”

众人发呆,纷纷都倒吸着冷气,感觉天灵盖都冒出了冷汗。

他们见过杀人的,可这般恐怖的景象,还是第一次看到。

此时的秦苏,简直就是一尊杀戮修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修罗神帝》<<<<


第七章

“死了!”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刘德彪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没有人知道他在那一刹那经历了什么。

秦苏面色苍白如纸,五指依旧停留在半空中。

“轰!”

他没有停手,又是一掌轰出,刘德彪整个人,彻底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感觉可怕。

那些阻拦的侍卫,一个个毛骨悚然。

郭炎都没有开口,他们不会傻到再去白白送死。

秦清小嘴惊讶的张起,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但更多的则是激动和欣喜。

她知道,曾经惊艳众人的秦苏,他回来了!

秦苏走了,没有人在阻拦离。

“噗!”

直到安然的离开郭家,秦苏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喷出了大口鲜血。

他双手发黑,充满了腐蚀的力量,正是抵挡道器一击留下的后果。

“你的手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秦清只看了一眼,泪水瞬间便如雨帘一般。

她骇然的发现,秦苏的手掌满是黑气,已经开始腐烂,甚至背后的衣衫都被血水染透,看起来触目惊心。

“秦家不仁,定然会暗中出手,我们赶快找个地方躲避。”秦苏低声开口,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

街道之上,因为雨水而变得有些空旷,人群早已四散。

繁华落尽,人生冷,登高辉煌,众人拥……

人生如雨,扶摇而死,修行如雨,落满城……

“我要修行!我要力量!”

秦苏心中下定决心,他对力量前所未有的渴望,他要踏出修行!

他要登峰绝巅!

他要一切触逆他的人俯首颤抖!

……

……

公孙家族,为楚国第一大世家。

公孙家族传承数千年,没有人怀疑他的地位,甚至连楚国皇室也礼带三分。

据闻公孙家族来历神秘,追溯其祖上,与起源之祖有些关系,不过这些都太过遥远,没有人证明过。

公孙灵儿!

乃是数百年来,公孙家族最为出色的天骄。

六岁修行!

十岁觉醒!

十三岁凝血六层!

十五岁凝血八层!

如今刚及十七岁之龄,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凝血九层巅峰!

甚至有人猜测,她已经到达了凝血十层的境界,凝聚十道血纹的恐怖程度!

这样的进度,这样的实力,让老一辈的强者都自愧不如。

因为天资惊艳,甚至被宗门圣地的一位长老,亲自例收为弟子!

宗门圣地,不同于凡俗修士,乃是真正的天才聚集之地。

尽管如此,她依旧是如此耀眼,对其爱慕的青年俊杰不知道有多少。

可偏偏堪称完美的她,心里却是有着一个心结!

有一个少年名叫秦苏,而她却没有见过,那人与她有一纸婚约……

有一个少年,九岁觉醒,十岁凝血六层巅峰!

有一个少年……从此变得默默无闻,多年过去,被人笑称废物……

楚国境内,一座苍翠青峰上。

一道白衣身影独自而立,绝美的面孔上,一缕青丝点缀,衣裙随风飘漾。

她便是第一骄女,公孙灵儿!

虚空中,一道纸鹤破空缓缓飞来,最后化作一道气流,落在了她的手中。

“小姐,家族长老送的资源已经到了!”

公孙灵儿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

她的手中捧着一块玉盘,上面只有一个柔软的锦囊,其中装着一枚黑色的戒指。

“琴儿,我此次只停留一些时日便会离去,我不希望有俗世打扰!”

公孙灵儿缓缓开口,对于那锦囊中的戒指,并未多看一眼。

如果打开便会发现,黑色戒指内存放着许许多多的灵石!

而这黑色戒指,乃是乾坤戒,每一个都价值连城。

“慢着。”

眼见叫做琴儿的侍女就要退下,公孙灵儿不由叫住道:“最近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没有啊!”

叫做琴儿的少女不由疑惑,眼睛水灵灵的。

“我是说流云城。”

“流云城怎么了?”琴儿依旧好奇。

公孙灵儿略微犹豫,不由挥手道:“没什么,你退下吧!”

“小姐是不是想问那个人?”琴儿似乎猜出了端倪,不由古灵精怪笑道。

“算是吧!”

公孙灵儿轻轻点头,依旧神色清冷,仿佛只是好奇随口一问。

“琴儿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听说那人六年也没有长进,传言已经废了!”

“家族众人更是后悔此事,不允许任何人对外宣称,更不敢有人多言,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也早已没有了特别的关注。”琴儿略微思索,小声开口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公孙灵儿点点头,不在多问。

琴儿抿了抿嘴,偷偷的看了她一眼,飞快的跑了出去。

公孙灵儿听到这些话,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她没有见过秦苏,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毕竟,曾经秦苏比她还要惊艳。

风云吹拂而过,萦绕几缕青丝,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美如画卷,如同绝世。

……

……

流云城,秦家府内。

这一刻,所有人都颤颤巍巍,因为秦苏不见了!

而且看守的侍卫全被杀死。

“该死,实在是该死!”秦天仁面色难堪,猛地一脚将身旁的侍卫踢飞。

一个临死之人,竟然从家族中逃走,竟然没有人第一时间发现。

这对秦天仁等一众族中长老来说,无疑是震撼的!

他们无法想象,秦苏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被剥夺了灵骨,被抽走了灵血,打成重伤,关押起来,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不好了,秦苏前去郭家,将秦清带走了!”

众人还未从震撼中恢复过来,便传来消息。

秦苏冲进郭家,竟然从郭炎的手中带走了秦清,而且实力恐怖,连杀了数十人!

甚至,徒手硬接了道器一击!

很快,郭家前来打探消息的下人,也证实了这一点,匆忙回去禀告。

“哼!”

“速速搜查,就算将整个流云城翻个底朝天,也要将他给我找出来!”秦天仁面色狰狞,一声令下,顿时大批的族中侍卫出动。

很快,郭家得到了消息,暗中联合要将秦苏击杀!

“该死!”

“实在是该死啊!”

郭炎更是后悔不已,仰天怒吼。

早知道秦家对秦苏动手,让他成为丧家之犬,在郭家之中,就该将秦苏直接斩杀!

日后,就算公孙家族质问,将责任推给秦家就是。

流云城。

一处破旧的房屋内,正是秦苏两人的栖息之地。

以秦,郭两族的势力,整个流云城内,就算秦苏藏的在隐蔽,也难逃踪迹。

“秦苏!”

“如果你废掉也就罢了!”

“没想到你如此强硬,我那一刀竟然没有要你的命,实在是出乎我的预料啊!”郭炎双目狰狞着火光,不由舔了舔舌头。

“我要得到的女人,还没有上不了的,秦清我一定要把你好好享受一番。”

“给我杀,记住秦清给我留下!”

在其身后,有大批侍卫跟随,皆是来自郭家和秦家之中。

秦苏能杀一人,难道还能杀所有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修罗神帝》<<<<


第八章

无数黑影靠近,冷风狂起。

已经停止的雨水,随着夜幕的来临,更加浓重!

秦苏双眸紧闭,眉宇间露出痛楚之色,秦清则在一旁,手忙脚乱的为其弄药疗伤。

“秦苏哥哥……你不要吓清儿啊!”

没有灵石,没有丹药,只是些寻常草药,哪里能有效果。

得知家族对秦苏下毒手之后,秦清的心中无比疼痛,她想流泪,可是雨水已经将她的眼泪全都流干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郭炎亲自带领众人,围杀而来,咔嚓一声,原本残破的门窗被震的爆碎。

“哼!”

“你这个废物居然还没死,敢接我道器一击,实在是好胆!”

“我要留一条狗命,让你好好看看,我是如何玩弄她的!”

“这种飘飘欲仙的滋味,你没有体会过吧!”

郭炎大步迈出,发出讥笑:“把他给我围起来!”

在郭炎看来,眼下这种情况,就算是神仙来了,也阻止不了他!

秦苏抬头,双眸冷冽无比,他早该想到,郭家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只是他没想到,秦家竟然也来了,而且来的那么快!

“就算我死,你们也别想伤害哥哥!”

秦清柔弱的身体,死死挡在了秦苏的身前,目中露出决死之意。

她对家族彻底心寒,这个世界上,除了秦苏这么一个亲人,她再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死可以,至少让我玩腻了再死也不迟!”

“大擒拿手!”

郭炎冷喝一声,猛然一抓,一道玄光化成的大手,瞬间直奔秦清。

“你们出手,给我将这废物给我杀了!”

郭炎目露疯狂,一把将秦清抓在手中,命令众人围攻秦苏。

“遵命!”

瞬间众人纷纷出手,一道道玄铁长枪对准秦苏,就要将其捅成马蜂窝。

“不要啊!”

秦清拼命的捶打叫喊,可哪里是郭炎的对手,就算她修为恢复,也不过凝血四层的境界。

“哈哈,这身姿真是香软啊!”

郭炎哈哈大笑,刻意在秦苏的面前,做出无比的享受的样子。

见此一幕,秦家前来的众人,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却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秦清已经许配给郭炎,那便算是他的人了。

“哧……”

“哧……哧!”

就在这时,一道低吟而沉闷的声音突然响起,赫然来自秦苏体内。

他的双目,一点点化为血色!

他的血液在咆哮,仿佛有荒古凶兽,即将破体而出一般!

“该死!”

“你……们……全!都!该!死!!”

就在数十道长枪刺来的刹那,秦苏猛然抬头,双眸中爆射出三尺血芒!

原本漆黑的瞳孔,好似红色火焰在燃烧一般。

他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深渊,夹杂着嘶吼和疯狂。

“我说过,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刹那间,秦苏整个身体,顿时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的风暴漩涡,恐怖而惊骇。

“这……这是什么!”

“竟然是异血魂!”

郭炎瞳孔骤缩,发出惊吼,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凝血为顺,则为修!

血魂为逆,则为魔!

整个神穹大陆,自古以来,修行便分为凝血境,神轮境,阴阳境,天命境……

而凝血境,一共分为十一个小境界,也是最为关键的第一步!

传说,凡是诞生血魂的人,必定为魔!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秦苏被夺走了紫极灵骨,以及觉醒之血,竟然还拥有异血魂!

这要是传出去,简直太疯狂了!

异血魂!

整个楚国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郭炎也是偶然在一本古籍上,看过简单的一些介绍。

“嗡!”

随着秦苏抬头,袭来的数十道长枪,刹那间凝固在虚空中。

“都要死!”

秦苏仰天低吼,瞬间数十道长枪被震的寸寸爆碎,连同众人的双手也难逃幸免。

秦苏长发飞扬,整个人猛的冲出,体内如同炽热的烘炉。

“啊!”

“我不想死啊!”

众人神色大骇,一个个头皮炸裂,吓的屁滚尿流。

秦苏携带着滔天杀机,背负血色魂海,所过之处众多修士当场惨死!

颤悚,恐惧,震撼!

这一刻,所有人都后悔不已,迫切的想要逃命。

“秦苏少爷,是我们有眼无珠,我们该死!”

“我们是秦家的人啊!不……不要……”

几个秦家之人,纷纷吓得神色颤抖,跪地求饶。

“既然该死……那就死吧!”

秦苏呼啸而过,没有丝毫心慈手软。

“轰隆隆!”

这一刻,苍穹之上风云滚动,原本黑压压的乌云,此时翻滚变色,仿佛因为某种禁忌而产生了变化。

竟然变得诡异血红!

苍穹上,闪电倾天密布,但却没有一丝声响,远看流云城的上空,此刻好似裂开了一道缝隙!

如果仔细看便会发现,那赫然是一道天眼!

秦苏燃烧自己的血魂,他的双眼,同样也在滴血。

“停下,不要啊!我不许你这么做!”秦清泪如雨下。

她知道秦苏的身体,这么做的后果,他自己也活不了。

郭炎带来的众多修士,无一生还,甚至连一根骨头,一丝气息也没有留下!

整片区域,化为一片死亡地带!

“恶魔!”

“你是个疯子!”

郭炎整个人都疯狂了,歇斯底里的嘶吼。

他万万没有想到,秦苏竟然如此疯狂,将两族前来的人马,全部屠杀!

眼下,秦清便是他的活命王牌。

他不信秦苏敢如此疯狂,不顾及她的性命。

再者,他已经看出,秦苏这种状态,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便会暴毙而亡!

“哈哈,你这个怪胎!”

“如此惊艳也就罢了,竟然还有用血魂,异血魂啊!”

郭炎死死的勒住秦清,道器出现在手中。

“你敢动一步,我就杀了她和我一起做同命鸳鸯,大不了一起死!”

秦苏妖孽又如何,他同样也有保命的手段。

秦苏犹豫了……

他还有最终的底牌,那就是丹田之内的神秘珠子。

直觉告诉他,只要触碰到那一层禁忌,阻止自身六年修行的焚噬力量,便会汹涌而出。

这股力量他无法控制,他怕会将整片区域都淹没。

甚至,连同半个流云城,都有可能化作一片炼狱火海。

包裹他自己,以及清儿的性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修罗神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